順風車[搭便車、拼車]

順風車[搭便車、拼車]

順風車環保節能、減緩交通壓力、促進人與人之間信任的理念,讓更多的人了解順風車,支持並加入這項公益活動之中,推動綠色出行、文明交通、人人關注環境保護等方面。 順風車是在21世紀比較流行的詞語,是指搭便車、順路車、拼車的意思。順風在中國漢語字典里有順利、和順之意,也指順著風向行進。倡導同路的朋友搭乘一輛車出行,為交通減壓,為環境增分。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網約預約計程車經營服務管理細則》正式對外發布。 2018年8月31日,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召開第二次會議,決定自9月5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對所有網約車順風車平台公司開展進駐式全面檢查。

基本信息

政策監管

2016年7月28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網路約車管理辦法,明確了網路約車合法地位,並對網約車實行市場調節價,必要時實行政府指導價。《關於深化改革推進計程車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和《網路預約計程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管理暫行辦法》)

一個人的公益

從1998年開始,王永開順風車搭載的路人超過萬人。從最開始遭遇白眼和不解,漸漸獲得人們的理解和認同,贏得了越來越多的信任和感謝。他曾經向有關部門提過很多建議,希望能夠把順風車制度化,鼓勵更多的車主像他一樣加入順風車活動。

一群人的公益

順風車公益活動發起人 順風車公益活動發起人

“讓你身邊的空座,成為他人的希望!”2012年1月10日,王永聯合鄧飛、趙普、郎永淳、陳偉鴻五位公益人士在新浪微博發起的“春節回家順風車”活動,倡議大家開順風搭載同路的老鄉一起回家,緩解春運困難。截至2月10日,參與活動的微博網友超過18000人,500餘車主幫助約1000名余乘客免費回家過年或返城工作。得到了網友和社會各屆的支持和好評。

一個社會的公益

讓更多的人加入順風車公益活動,倡導同路的朋友搭乘一輛車出行,為交通減壓,為環境增分!大家都做點身邊的小事,這個世界會變成美好人間。

不能以順風車名義行非法營運之實

2018年5月21日,交通運輸部表示,順風車和網約車是不同性質的出行,規範私人小客車合乘,要探索建立政府部門、企業、合乘雙方等共同參與的多方協同治理機制。

交通運輸部表示,合法的私人小客車合乘應當具備兩個核心要件:一是以滿足車主自身出行需求為前提,二是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而且駕駛員提供合乘服務每車每日不超過2次。

活動意義

節能環保

2012年2月北京機動車保有量突破500萬輛,預計到2020年,中國汽車保有量將超過2億輛。2013已經有十多個城市的機動車保有量超過了數百萬輛。根據國外經驗,“順風車”每天可有效減少10%-25%的車輛。

以北京500萬輛車最低標準10%進行計算,除去北京市平均每天尾號限行的100萬車輛,每天可減少40萬輛。據數據顯示,我國在售轎車的平均油耗約為百公里8.06升。以每輛車每天行駛20公里為例,油耗約為1.6升,那么40萬輛車每天可減少油耗約464噸,每年則可減少油耗約17萬噸。

而汽車發動機每燃燒1千克汽油,就要消耗15千克新鮮空氣,同時排出150克-200克一氧化碳、4克-8克碳氫化合物、4克-20克氧化氮等污染物。如果按38萬輛車每天節約一千克汽油計算,那么我市每年將少消耗新鮮空氣約250多萬噸,減少排放一氧化碳約3萬噸。

緩解交通壓力

日益增長的城市人口和機動車數量給道路交通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都面臨著汽車保有量驚人增速的嚴峻考驗。車越來越多,路上越來越堵,尾號限行和錯峰出行等措施也層出不窮,但北京的交通狀況並沒有得到改善。究其原因,“限”和“堵”並不是辦法,“疏”才是解決之道。所以,除了大力發展舒適快捷的公共運輸和軌道交通之外,減少汽車出行率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順風車”每天可減少10%-25%的車輛,以北京500萬輛車最低標準10進行計算,除去北京市平均每天尾號限行的100萬車輛,每天可有效減少40萬輛。可從小區內部或單位內部做起,同一社區在同一地點(沿線)上班的四個人開順風車上下班,大家每人開一星期的車,一個月下來,每人只需要開一周的車。這樣就會在上下班高峰期里有效的減少汽車的出行率,進而緩解交通的壓力。

溝通信任

人和人最遠的距離,是兩顆心的間距。因為缺乏信任,人與人之間變得冷漠;因為缺乏信任,一些社會良俗正在離我們漸漸遠去。

讓路人搭順風車,這是新型的文明行為、是和諧社會的一種體現。同時順風車也給我們帶來了更多的思考,其實期待友好互助的人際關係需要的是真誠與執著。因此,我們與其喋喋不休人世間的冷酷,不如打開心扉,把友好互助的手伸向陌生的人群,那么信任與真誠的人際關係就能回歸到我們身邊。

可提供工作效率減少經濟損失

順風車減緩交通壓力,如減少10%的車輛則可提升10%的效率。還是以北京為例,由於北京地面交通壓力巨大,居民出行速度慢,以平均每人每天出行時間1小時為例,按照提升10%的效率計算,每人每天可減少6分鐘的出行時間。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北京職工年平均工資為56064元,即每月4672元,每天(按22天計算)212.3元,每6分鐘(按8小時計算)2.6元。2012年初,北京市常住人口為2000萬人計算,按50%出行人數計算,每天可提高效率的價值為2600多萬元。每年按照200個工作日計算,則順風車提升效率帶來的價值為66億元。

公益活動

春節回家順風車

順風車 順風車

2012年,從1月10日開始至2月10日結束,參與活動的微博網友超過 18000人 ,參與城市達到 20個, 500余車主幫助 1000余名乘客免費回家過年或返城工作 。

2013年春運期間,“溫暖2013——春節回家順風車”大型公益行動,吸引來自全國各地超過40萬熱心車主和乘客參與,成功幫助超過 9678人免費回家或返程工作。

2014“驚鴻回家·春節回家順風車”累計幫助25755人免費回家返程工作。

順風車日

首屆順風車日 首屆順風車日

順風車日,時間在每年的6月6日,寓意為“六六大順,一路順風”。 旨在宣傳順風車環保節能、減緩交通壓力、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打造成由中國人發起的全球性公益活動,引起全世界的廣泛關注。

“首屆順風車日”於2012年6月6日在北京中華世紀壇舉行。順風車日”正值一年一度的聯考期間,作為首屆順風車日成立後的第一次愛心傳遞,順風車向全國所有車主及在國內生活、工作的港澳台同胞及外國友人共同發出“聯考順風車”倡議書,倡導所有車主在聯考期間,儘量少開車,或者不開車,乘坐公共運輸工具出行,減輕聯考期間交通壓力;倡導接送孩子參考聯考的車主,也能為同社區、鄰里或者朋友中有參加聯考的考生提供順風車;倡導儘量不要在考場周圍鳴笛、停車、久留,儘量保證考場周圍交通暢通。

順風車[搭便車、拼車] 順風車[搭便車、拼車]

“第二屆順風車日”於2013年6月6日在北京中華世紀壇舉行。除北京外全國還有銀川等六個城市同步舉行順風車日相關活動。會上宣傳順風車將開展對滿載的順風車代付高速費的試點,試點活動將從6月17日至9月20日(每天7:00-9:00早高峰期間內)開展為期三個月的試點,針對從京藏高速進京方向的回龍觀載有3人及3人以上且貼有順風車車貼的私家車將由順風車公益基金代為支付高速通行費用。此次試點旨在觀察優惠政策對順風車的推動作用,有望成為民間組織通過試點來探索和推動政府出台公共政策的先例。

2014年6月6日,第三屆順風車日在京啟動,順風車發起人王永和來自全國28個城市的42位順風車地方站負責人齊聚首都組 成“綠色車隊”在京展開巡遊,向公眾宣傳順風車綠色、低碳、環保的公益理念。歷經16年,順風車從王永一個人1998年開始“單打獨鬥闖天下”到如今發展成為在北京、廣州、深圳、天津、鄭州等全國40個城市設立地方站,愛心車主總數達10萬人,已頗具規模和社會影響力的公益組織。目前,順風車也正在積極探索,作為一個民間公益組織如何在非盈利模式下解決發展過程中的資源短缺問題以及在不斷的組織擴大中如何形成合力,更好地對各地分站進行勾連和增加粘性,維護組織的可持續性和良性發展。

活動困境

制度障礙

順風車之所以得不到民眾的回響,很大一個原因是釣魚執法的影響。沒有制度的保障,很多想開順風車的人望而卻步。

2008年7月18日下午安徽合肥67歲退休職工老人免費騎摩托捎帶陌生人,結果被當做非法營運處罰3萬元。

2009年10月14日,司機孫中界本是好心搭載"路人",卻被認定"非法營運",遭遇"釣魚執法",18歲司機孫中界憤而斷指自證清白。

搭順風車看似簡單,但必須考慮如何把需求和供給有效結合起來,如何區別順風車和非法營運問題,避免黑車鑽順風車的漏洞。因此,有關部門需要對順風車問題重視起來,使順風車制度化,儘快提出解決方案。

安全問題

順風車安全問題涉及兩個層面,一是車主或乘客對另一方主動造成的搶劫等蓄意傷害,還有就是發生交通事故。如何避免和降低順風車的安全問題,保障車主和乘客雙方的安全,是順風車發展的關鍵。

信任問題

不用花錢買票,不用耗時排隊,符合節能減排、有助於減少路面交通壓力,但是需要一點勇氣去搭乘陌生人的“順風車”,面對這樣的邀請,您會怎么選擇呢?絕大多數人是選擇拒絕,社會都有防禦心理。信任的缺失是導致順風車無法常態化可行化的普遍因素。

解決之道

制度方面

2002年8月30日,王永起草《順風車志願者協會策劃草案》。

2008年3月,兩會期間王永委託全國政協常委歐陽明高提交《倡議節能環保順風車的提案》。

2009年3月,委託皇明太陽能董事長、全國人大代表黃明提交《倡議節能環保順風車的建議案》。

2010年12月1日,品牌中國產業聯盟秘書長王永在《人民日報》撰文《匯聚全球智慧,求解堵城之困》。

2011年3月8日,組織舉辦兩會順風車提案座談會,討論兩會順風車提案。

2011年3月,委託全國政協委員華旗資訊集團總裁馮軍提交《建立順風車制度緩解北京交通壓力提案》。

2012年3月,委託駐豫全國政協委員金正新建議《設立“世界順風車日”建議案》。

當前可先採取以下一些簡便易行的措施:

一、在進出城的高速公路收費站設定專門通道,對於乘坐3人及以上的小型車輛減半或免收高速費。

二、市內交通擁堵地段,提高停車費標準是合理的,但同時可規定小型車輛乘坐3人以上可減半徵收。如果城市交通徵收“擁堵稅”,應對3人以上乘坐的小型車輛減免徵收。

三、政府倡導並支持民間組織推動免費順風車制度,比如在一些大型住宅區內倡導建立順風車互助聯盟,吸收車主和乘客自願參與,簽訂相關協定,提供規範服務。

王永連續多年委託政協委員遞交關於順風車的提案,希望政府可以從實際行動上支持順風車,以讓人們享受到優惠與便利,相信很多人都會支持這一行動。

安全問題

安全問題是順風車活動中最為關鍵的問題。2012年“春節回家順風車”為了保證參與活動車主和乘客的安全,也是鼓勵更多的愛心車主加入到活動中來,陽光保險集團為愛心車主提供了2012份保險,保險期限一個月,每份保額50萬元,以自駕(乘)汽車意外傷害為保障責任的“志願者關愛計畫”保險。

順風車與太平洋保險簽訂“順風車安全出行保障計畫”,為順風車前66666位實名車主及乘客免費提供行車中的意外傷害保險及醫療保險,每人保額為3萬元,期限為一年,總保險金額近22億元。同時車主和乘客在順風車平台確定搭乘順風車時會簽署一份電子搭乘協定書,裡面包含如不是車主違反道路交通乘客所造成的傷害,車主將不向乘客賠付任何費用等規定以來免除發生交通事故的後顧之憂。

信任問題

順風車建立實名認證體系,加入順風車的車主和乘客需要進行實名認證,實名認證的內容有真實姓名、手機號,同時車主需要實名認證的信息還有車牌號、車型。

只有認證通過後的車主和乘客才能進行順風車路線的發布,乘客選擇車主的順風車只能先行進行預約和留言,只有車主確定同意其搭乘的請求,此時乘客才能看到車主的聯繫方式。

相關規定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網約預約計程車經營服務管理細則》正式對外發布。北京市依舊延續了此前“京車京人”的規定,此外細則還規定網約車司機的駕駛證件需為北京市核發,接入網約車平台的個人和車輛必須經過審核,具備相關資質後方可上路參與營運。

整治辦法

2018年8月31日,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召開第二次會議,決定自9月5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對所有網約車順風車平台公司開展進駐式全面檢查。

2018年9月10日,交通運輸部、公安部發出通知,自即日起至12月31日,在全國範圍組織開展打擊非法從事出租汽車經營的專項整治行動。加強順風車平台駕駛員背景核查、嚴格督促企業落實安全生產和維穩主體責任、健全完善投訴報警和快速反應機制、嚴厲打擊非法營運行為。

活動事跡

12輛順風車返家

1991年出生的謝子健2013年就讀於上海大學,家鄉在甘肅蘭州。2013年寒假回家,謝子健另闢蹊徑,自上海開始先後搭乘12輛“順風”車,途經5省8地,全程分文未花,歷時2天1夜到達家鄉。談及搭車的感受,謝子健直言:“一路經歷了太多的感動,這次旅途是我永遠的青春記憶。”

順風車[搭便車、拼車] 順風車[搭便車、拼車]

2013年1月16日早上謝子健僅僅攜帶了100元,背著帳篷和一塊寫著“學生求搭車回家”的木板從上海郊區出發,開始自己的“搭車之旅”。

謝子健印象最深刻是第一個願意讓他搭車的司機,從上海到崑山的路途上,兩人交談甚歡。當司機知道謝子健是名大學生且只帶了100元路費返家,臨別時,硬塞給謝子健50元錢。“司機大哥經濟並不富裕,還擔心我路途費用不夠,真是出門遇好人。”謝子健說。

謝子健每次搭車都在高速服務區詢問有無順風車,“只要順路一般都沒有人拒絕,還遇到看我背著‘求搭車’的木板主動邀我搭車的好心人。”謝子健自上海開始途經江蘇、安徽、河南、陝西、甘肅等5省8地,途中一共搭了12輛“順風車”,其中3輛貨車,9輛私家車。

邯鄲9歲女童搭37輛“順風車”游7省

邯鄲9歲女童劉子墨搭37輛“順風車”游7省 邯鄲9歲女童劉子墨搭37輛“順風車”游7省

9歲女童劉子墨用一種讓人震驚的方式度過了自己的暑假,近一個月的旅行中,她和父親用徒步搭乘陌生人“順風車”的方式,遊覽了河南、湖北、湖南、貴州、四川、重慶、山西等7個省市,整個行程4000餘公里。沿途中,小子墨問路、求搭車、買車票全部獨立完成,父親僅充當了“保鏢”的角色。、

父母策劃為9歲女童度過“特殊”暑假,經過慎重考慮和精心謀劃,夫妻倆決定整個行程由只有9歲的小子墨主導,包括:問路、買飯、搭車、住宿等等行為。而爸爸劉濤只是一路隨行,並充當“保鏢”角色,保障女兒人身安全。

2014年7月5日,劉子墨和爸爸背起行囊,正式從邯鄲市出發。

第一次和陌生人搭訕,小子墨各種的不好意思,內心充滿了膽怯,不時的回頭望著爸爸,但是爸爸站在身旁只是含笑望著她,一言不發。“不能還沒有開始就失敗。”小子墨給自己打著氣,並勇敢的邁出了第一步。

在爸爸劉濤的眼中,女兒的成長很迅速,最開始的幾次搭車,孩子的聲音仿佛蚊子哼哼,但後來越來越順利,不僅能夠準確的表達自己的意圖,有時還會扮扮“小可憐”。最明顯的變化出現在孩子的表情上,起初的表達搭車想法的時候,小子墨很是扭捏,有時眼中還會噙滿淚水,慢慢的臉紅不好意思的神情消失了,變成了一臉燦爛的笑容。

談起搭車的經歷,劉子墨對燕趙都市報記者說,最多的感受是“正能量”。在貴陽的時候,她和父親遭遇了一次“雪中送炭”。當時他們在荒郊野外差不多等了一個半小時,天色越來越暗,卻始終沒有一輛車往他們下一站的方向行駛,幾近崩潰的時候,一輛轎車停在了身邊,“那個叔叔本來往南走,我們往東,了解我們的事後,叔叔專門開車繞了一大圈送我們。好叔叔,我記得他。”一路行來統計,劉子墨父女倆搭乘了37輛“順風車”,足跡遍布7個省,4000餘公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