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世忠

韓世忠

韓世忠(1089年—1151年),陝西省綏德縣人,字良臣,兩宋之際的名將,漢族,與岳飛、張俊,劉光世合稱“中興四將”。身材魁偉,勇猛過人。出身貧寒,18歲應募從軍。英勇善戰,胸懷韜略,在抗擊西夏和金的戰爭中為宋朝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在平定各地的叛亂中也作出了重大的貢獻。為官正派,不肯依附奸相秦檜,為岳飛遭陷害而鳴不平。死後被贈為太師,追封通義郡王;孝宗時,又追封蘄王,諡號忠武,配饗高宗廟廷。是南宋朝一位頗有影響的人物。明朝李廷機在《五字鑒》中以“宗澤韓世忠,盡心以死命。”評價韓世忠。《臨江仙》、《南鄉子》、《題雲居壁》、《奉詔討范汝為過寧德西陂訪阮大成》為他所著。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韓世忠(1089~1151)字良臣,綏德(今陝西)人,一說延安人,南宋抗金名將。行伍出身,早期參加鎮壓方臘起義,後在河北抗金。1130年以浙西制置使據鎮江,兵困金兀朮部10萬大軍於黃天盪(今江蘇南京附近)。他一生力圖恢復中原,曾多次上疏反對奸相秦檜議和。1141年同岳飛等被詔還臨安(今浙江杭州),授樞密使職,解除兵權。岳飛下獄死,他面詰秦檜“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後自請解職,居西湖誦佛自娛。孝宗時追封蘄王。

人物生平

初顯將才

韓世忠畫像韓世忠畫像

韓世忠出身於普通農民家庭。自幼喜歡練武,學習刻苦認真。少年時期就有過人的力氣。性情憨直善良,喜歡行俠仗義。不慕功名。韓世忠長到十六、七歲時,生得身材魁梧高大,渾身是勁兒,勇力過人,家鄉有人對他說,有如此好的功夫,應該去當兵為國效力。於是,年僅十七歲他就參軍當了一名士卒。

韓世忠所在的部隊駐在西北地區,經常與西夏軍隊發生衝突。韓世忠入伍不久就參加了戰鬥,因作戰勇敢就由士卒升為小隊長,只管十幾個人。官職雖小,但韓世忠仍能積極負責,他領導的那些士兵都比他年紀大,可是韓世忠作戰勇敢,處事公道正派,說話正直在理,所以大家都聽他的。有一次宋軍攻打西夏的一座城池,久攻不下,韓世忠打紅了眼,一個人爬牆衝進去,殺死守城的敵軍頭領,把他的腦袋扔出城外,宋軍受到鼓舞,一涌而上,攻下城池。不久,西夏王的監軍駙馬親率夏軍向宋軍反擊,宋軍有畏怯之狀。韓世忠問清駙馬的身份和作用,然後率幾名敢死士卒,沖入敵陣,這突如其來的衝擊讓敵人驚慌失措,韓世忠沖入敵陣直奔元帥帳,還沒等西夏兵明白過來,手起刀落,將西夏監軍駙馬的頭砍了下來。西夏兵大亂,爭相奔逃。宋軍將領都稱讚韓世忠的勇敢,說他年紀雖小,卻是個不可多得的將才。因此,經略使上報朝廷,請求破格提拔韓世忠。可是,當時主持邊事的童貫卻懷疑匯報的真實性,只同意給韓世忠升一級。

抗擊金兵

1121年(宣和三年),宋政權派出的部隊與金兵戰於燕山南。幾路兵馬均被金兵打敗。韓世忠率五十餘騎巡邏於滹沱河上,不巧與金兵大隊人馬遭遇。金兵是一支兩千人的騎兵主力。韓世忠遇事冷靜而果斷,他告訴士卒:“慌亂就等於死,不要亂動,一切聽我安排。”他讓一個叫蘇格的小隊長率部分人搶占高坡,列陣其上,觀而不動。又派出十餘個騎士,把在河準備搶渡的散亂宋軍組織起來,得眾數百,讓他們列陣擊鼓吶喊。然後,他率幾名敢死騎士,徑直衝入金兵隊陣之中,專砍打旗的金兵,連殺幾個之後,其餘舉旗的紛紛將旗放倒,河邊的宋軍士卒擊鼓高喊:“金兵敗啦!金兵敗啦!”傾刻間金兵大亂,蘇格率占據高地的騎兵自上而下殺來,金兵丟下上百具屍體,亂紛紛向北逃去,韓世忠又追了一程才收住坐騎。

1126年(靖康元年)十月,正在滹沱河一帶擔任防守任務的韓世忠被金兵數萬追逼退入趙州城內。敵兵圍城數重。城中兵少糧乏,軍心不穩,有人主張棄城而遁。韓世忠傳令下去,有敢言棄城者斬。當天夜裡,天降大雪,韓世忠選精壯士卒三百人,悄悄出城,偷偷摸進金兵圍城主帥營帳,殺死主帥,後偷襲金兵駐地,挑起金兵內部誤相攻殺。一夜大戰,金兵死傷過半,當得知主將被殺,看到遍地都是自家兄弟的屍體,流出的血把雪都染成了紅色的,金兵無心再戰,潰散退去。

韓世忠在河北一帶堅持抗金鬥爭數年,官階不高,所率兵馬並不多,但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因此,其威名震懾金兵。

解救高宗

韓世忠畫像韓世忠畫像

靖康之變,開封城陷,宋徽宗和宋欽宗父子兩人作了金兵的俘虜。徽宗的第九個兒子康王趙構在南京(商丘)當了皇帝,是為宋高宗。這是南宋小朝廷的第一任皇帝。趙構不想有所作為,只圖苟且偷安。在商丘就任之後,一路被金兵追擊,從商丘跑到楊州,又從楊州跑到杭州,最後跑到海上去躲避金兵。在岳飛等將的抵抗下,金兵退出江南,趙構又從海上返回杭州。為了平息輿論,他罷免了投降派宰相汪伯彥、黃潛善等人,任朱勝非為宰相,王淵掌樞密院事,呂頤浩為江東安撫制背使。將官苗傅、劉正彥對朝廷不滿發動兵變,殺死了王淵和宦官康履,逼高宗讓位給三歲的兒子。呂頤浩約韓世忠、張浚等大將平息叛亂,解救高宗。

韓世忠身邊兵不多,就在鹽城一帶收集散卒,組織起幾十人的部隊,從海上來到常熟。約見張浚等人進兵到秀州,然後詐稱休兵,不再前進。實際暗中作攻城的準備。苗傅、劉正彥知韓世忠來攻,就俘虜韓世忠的妻子梁紅玉作為人質。宰相朱勝非已假意屈從苗、劉,對他們說,與其逼韓世忠戰,不若遣梁紅玉去撫慰韓世忠,只要韓世忠能降,大事可成矣!苗、劉果然讓使者跟隨梁紅玉去見韓世忠。梁氏回到丈夫身邊,使者到來後,韓世忠燒了詔書,砍了使者,下令進攻杭州。韓世忠在杭州北關擊敗叛軍防守部隊,苗、劉驚懼,率二千主力逃跑。

韓世忠救出高宗趙構,高宗告訴他,宮中的中軍統制吳湛和苗、劉是一夥的,此賊不除,宮中不安。恰在此時,吳湛率兵前宋迎接韓世忠,伸手與韓世忠相握,韓世忠力大,順勢捏斷了吳湛的手指,喝令拿下,與其他叛將一併斬於市曹。苗、劉之亂遂平,南宋小朝廷穩定下來。韓世忠功勞最大,從此成了高宗的親信,被任命為武勝軍節度使、御營左軍都統制。此次平亂,確立了韓世忠在南宋將領中的名聲和地位。

圍困兀朮

1129年(建炎三年),金兵再次南下,突破長江天險,攻破了建康(今南京)等重要城鎮,躲在杭州的宋高宗趙構又要逃跑。韓世忠面見高宗,慷慨陳詞:“國家已丟失河北、河東、山東諸地,再把江淮丟掉,還有何處可去?”趙構根本聽不進去,他所想的只有保住性命。趙構任命韓世忠為浙西制置使,防守鎮江,而趙構則跟隨投降勢力逃到了海上。鎮江其時已處敵後,韓世忠領命僅率所部八千人急趕鎮江.金兵在江南搶掠一陣之後陸續退去。韓世忠駐守於松江、江灣、海口一帶,聽到金兵撤退的訊息,韓世忠立即分兵把守要地,準備乘機斬殺金兵。埋伏的宋兵差一點兒活捉金兵元帥兀朮。

兀朮乃好戰之將,他給韓世忠下了戰書,約期會戰。韓世忠與敵約定日期,在江中會戰。金兵因不習水戰,韓世忠就利用敵人這一弱點,封鎖長江,幾次交戰大敗金兵,還活捉了兀朮的女婿龍虎大王。兀朮不敢再戰,率十萬兵馬退入黃天盪,企圖從這裡過江北逃。

黃天盪是江中的一條斷港,早已廢置不用,只有進去的路,沒有出去的路。韓世忠見金兵誤入岐途,就抓住這一難得的機會,待金兵進去之後,立即率兵封鎖住出口。兀朮率金兵被困於黃天盪內,進退無門,眼見十萬士卒就要被餓死盪中,兀朮派使者與韓世忠講和,願意把搶掠的財物全部送還,向韓世忠獻寶馬,以此為條件,換條退路,韓世忠一概不答應。兀朮只好重金懸賞求計。兀朮重金從一個漢奸那裡買來了良策。黃天盪內有一條老鸛河,直通建康秦淮河,因年久不用而淤塞,派人挖通即可從水路逃出。兀朮派人,一夜之間挖通此河,企圖從水道入建康。途經牛頭山,剛收復建康的岳飛在此處駐有軍隊,見敵人從這裡出來,立即調集大軍猛擊,兀朮只好退回黃天盪。

韓世忠準備置敵於死地,他派人打制鐵索和鐵鉤,一遇敵船定要消滅。眼看敵人無計可施,只有等死,此時又一個漢奸向金兵獻策,教他們乘宋軍揚帆行船之時,集中火箭射船帆,燒毀宋軍戰船,這樣便可逃出黃天盪。兀朮大喜,依計而行,果然有效,宋軍船隻被燒毀許多,金兵乘機衝出黃天盪,向北逃過長江,撤回黃河以北地區。韓世忠僅用八千軍隊,困敵十萬兵馬於黃天盪,戰四十八天,殲敵萬餘。此戰意義非凡,激起了江淮人民的抗金情緒,使人民看到了金兵並不可怕。韓世忠因黃天盪戰役以巧制敵,其威武雄姿和將帥風範傳遍江淮地區。

大儀鎮大捷

1134年(紹興四年),韓世忠任建康、鎮江、淮東宣撫使駐紮鎮江。岳飛收復襄陽(今湖北襄樊)等六郡後,偽齊主劉豫派人向金乞援,金太宗完顏晟命元帥左監軍完顏宗弼率軍5萬,與偽齊軍聯合,自淮陽(今江蘇邳縣西南)等地,兵分兩路,南下攻宋。企圖先以騎兵下滁州(今屬安徽),步兵克承州(今江蘇高郵),爾後渡江會攻臨安(今浙江杭州)。九月二十六日,金軍攻楚州(今江蘇淮安)。宋淮東宣撫使韓世忠軍自承州退守鎮江(今屬江蘇)。宋廷急遣工部侍郎魏良臣等赴金軍乞和,並命韓世忠自鎮江北上揚州,以阻金軍渡江。十月初四,韓世忠率兵進駐揚州後,即命部將解元守承州,邀擊金軍步兵;自率騎兵至大儀鎮(今江蘇揚州西北)抵禦金騎兵。十二日,魏良臣路一行過揚州,韓世忠故意出示避敵守江的指令,佯作回師鎮江姿態。待魏良臣走後,韓世忠立即率精騎馳往大儀鎮,在一片沼澤地域將兵馬分為5陣,設伏20餘處,準備迎擊金軍。翌日,金將萬夫長聶兒孛堇從魏良臣口中得知韓世忠退守鎮江,遂命部將撻孛也等數百騎直趨揚州附近江口,進至大儀鎮東。韓世忠親率輕騎挑戰誘敵,將金軍誘入伏擊區,宋伏兵四起,金軍猝不及防,弓刀無所施。韓世忠命精騎包抄合擊,並命背嵬軍各持長斧,上劈人胸,下砍馬足,金軍陷於泥淖之中,傷亡慘重,金將撻孛也等200餘人被俘,其餘大部被殲。

捷報傳到杭州,群臣入賀,高宗命令令對韓世忠及各部將論功行賞。大儀鎮之捷,是南宋十三處戰功之一,當時論者有認為這是南宋中興武功第一。

斥責秦檜

在南宋政權內部始終存在著抗戰與投降之間的鬥爭。以岳飛、韓世忠等戰將為代表的主戰派,拒絕妥協投降,反對與金議和;而以秦檜等文臣為首的士族勢力,企圖偏安一隅,因此,反對抗戰,主張妥協定和,最終走向了屈膝投降的道路。

《中興四將圖》中的韓世忠《中興四將圖》中的韓世忠

韓世忠不管率兵多少,從不畏懼金兵,不管在什麼地方,聞警則動,見敵則戰。他堅決主張打過長江、打過黃河去,收復所有失地。1140年,在金兵大肆南侵的形勢下,韓世忠竟然率領為數不多的軍隊包圍了被金兵占領的淮陽,然後大敗金兵主力於泇口鎮。在這個時期,抗戰派略占上風。韓世忠因功被封為太保,封英國公,兼河南、河北諸路討使。

正當韓世忠招兵買馬,擴大隊伍準備大幹之時,形勢急轉直下,投降派勢力獲得了宋高宗的支持,因為岳飛率領的抗金大軍已在中原一帶大得其勢。宋高宗所擔心的是一旦打敗金兵,迎回他的父皇(徽宗)和哥哥(欽宗)。所以,在他的支持下,秦檜收了韓世忠、岳飛、張俊三位抗金大將的兵權。秦檜一日之內連發十二道金牌,強令處在抗金最前線的岳飛罷兵回臨安。因韓世忠對宋高宗有救駕之恩,因此,升樞密使,明為升官,實為剝奪其兵權。

岳飛父子被捕下獄,秦檜獨霸朝政,無人敢言,但韓世忠不管這一套,他面見秦檜,當面指斥道:“岳飛父子何罪?為何將其關押?”秦檜答曰:“飛子云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韓世忠斥道:“‘莫須有’三字能服天下嗎?”好友勸他,得罪秦檜日後難逃報復,而韓世忠卻說:“今吾為已而附合奸賊,死後豈不遭太祖鐵杖?”

韓世忠見岳飛父子被處死,大好的抗金形勢白白喪失,自己又無能為力,便毅然辭去樞密使的官職,終日借酒消愁。

晚年喜釋、老,自號清涼居士。

最終還是憂憤而死,卒於1151年(紹興二十一年)。

典故軼事

赤手擒野馬

韓世忠畫像韓世忠畫像

有一年,二郎山跑來一匹野馬,襲擊過往的路人。官府貼出告示,說只要能降服這匹野馬就能得到重賞。一天韓世忠正好路過,他二話沒說揭下榜文,便赤手空拳直奔山上而去。不多時,只聽見山樑後長嘶一聲,山樑上果然躍出一匹白鬃野馬。野馬一看見韓世忠,便直撲過來。韓世忠待那馬衝下山坡,縱身一躍騎上了馬背。野馬見狀前蹄騰空,想要把他掀下來。韓世忠兩腿緊夾,雙手抓住馬鬃。野馬狂奔亂跳,一直跑到了一道山崖前。眼看連人帶馬就要跌下深溝,韓世忠朝馬背上連捶幾拳,野馬竟停在了離深溝只有一步的地方。

擂鼓戰金山

黃天盪之戰,南宋初年抗金戰役之一。高宗建炎三年(1129)冬,金兀朮率軍渡江,連破臨安(今浙江杭州)、越州(今紹興)。次年,宋將韓世忠率水師八千,乘海艦從海口(今上海)進趨鎮江,截擊其歸路。韓夫人梁紅玉親自擊鼓指揮,使金兵不得渡。

定勝糕來源

鏖戰黃天盪時,如何以少勝多,頗讓韓世忠費心。一天有人送糕到軍中,此糕兩頭大,中間細,梁氏感到事有蹊蹺,遂掰開此糕,發現內夾紙條,上書“敵營如定榫,頭大細腰身;當中一斬斷,兩頭不成形。”梁氏知道這是高人在暗獻破敵之計,便說服韓世忠傳令連夜出兵,直衝敵營中部,攔腰截之,果然大獲全勝。民間至今稱那塊兩頭大、中間細的糕為“定勝糕”。

個人作品

《臨江仙》

《南鄉子》

《題雲居壁》

《奉詔討范汝為過寧德西陂訪阮大成》

歷史評價

趙構:“世忠忠勇,朕知其必能成功。”

沈與求:“自建炎以來,將士未嘗與金人迎敵一戰,今世忠連捷以挫其鋒,厥功不細。”

張浚:“諸將中尤稱韓世忠之忠勇,岳飛之沉鷙,可倚以大事。”

楊萬里:“異時名相如趙鼎、張浚,名將如岳飛、韓世忠,此金人所憚也。”

脫脫:“古人有言:‘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將。’宋靖康、建炎之際,天下安危之機也,勇略忠義如韓世忠而為將,是天以資宋之興復也。方兀朮渡江,惟世忠與之對陣,以閒暇示之。及劉豫廢,中原人心動搖,世忠請乘時進兵,此機何可失也?高宗惟奸檜之言是聽,使世忠不得盡展其才,和議成而宋事去矣。暮年退居行都,口不言兵,部曲舊將,不與相見,蓋懲岳飛之事也。昔漢文帝思頗、牧於前代,宋有世忠而不善用,惜哉!”

李廷機:“宗澤韓世忠,盡心以死命。”

謝肇淛:“宋之人物,若王沂公、李文正、司馬溫公之相業,寇萊公、趙忠定之應變,韓魏公之德量,李綱、宗澤之撥亂,狄青、曹瑋、岳飛、韓世忠之將略,程明道、朱晦庵之真儒,歐陽永叔、蘇子瞻之文章,洪忠宣、文信國之忠義,皆灼無可議,而且有用於時者,其它瑕瑜不掩,蓋難言之矣。”

王世貞:“韓蘄王一健鬪將也,而忠志材氣有古大臣風,晚節優遊物外以智藏身,則庶幾留文成。”

蔡東藩:“得趙鼎、張浚為相,得岳飛、韓世忠為將,此正天子高宗以恢復之機,令其北向以圖中原,不致終淪江左也。觀岳飛之一出襄、漢,而六郡即平,觀韓世忠之獨扼江、淮,而二寇屢敗。”

家族成員

夫人梁氏(梁紅玉): “嘗于軍中助王督兵,屢建奇功,誥封一品賢德夫人”。

韓彥直:(生卒年不詳),字子溫。南宋大臣。延安(今陝西延安市)人,名將韓世忠之子。進龍圖閣學士,轉光祿大夫致仕。卒贈開府儀同三司,爵至蘄春郡公。

韓彥質:(生卒年不詳),延安(今屬陝西)人,世忠第三子。元柘二年,以司空、檢校太尉致仕。三年卒,年七十七,贈太傅,謚獻肅。

韓彥古:(?——1192), 字子師,延安(今屬陝西)人,世忠第四子。官至戶部尚書,紹熙三年卒。

韓復六:諱文呂,字天壽,世忠嫡孫。率家人隱居長興,著書立論,學者尊其號曰‘文昌先生’。所著有《四書小說》、《五經會議》、《澗谷文集》行於世。

祠廟墓地

祠堂墓地

韓世忠墓韓世忠墓

南宋名將韓世忠的墓碑,矗立在江蘇省蘇州市靈岩山麓。韓世忠的墓碑全名為“宋故揚武翊運功臣太傅鎮南武安寧國軍節度使充禮泉觀使鹹安郡王食邑一萬八千三百戶實封七千二百戶進封蘄王溢忠武神道碑”。據測:碑寬近

3米,連同龜趺碑座高達10餘米。碑文共88行,每行150字不等,總計約13200餘字,所以人們都稱其為“萬字碑”或“蘄王萬字碑”。碑文的主要內容是記述韓世忠的抗金事跡,突出他正直無畏、忠憤激烈的愛國精神。如碑文寫道:“檜(指秦檜)主議(指議和)甚力,自大臣宿將萬口和附。王(指蘄王)獨慷慨泣涕上章以十數,為太上(指宋高宗)開陳和議不可之狀。”

清道光十二年(公元1832年)林則徐任江蘇巡撫時,曾為韓祠(即紀念和祭祀韓世忠的祠廟)寫一副楹聯。上聯就提到“萬字碑”:“祠廟肅滄浪,更尋來一萬字,彎碑(指蘄王的大墓碑)新煥岩前榱棟。”這正是以懷念這位英雄名將來激勵自己。

韓世忠死於南宋紹興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同年十月葬在蘇州靈岩山麓。當時,他並沒有被封為“蘄王”,墓前也沒有墓碑。因為當時秦檜還在,竭力阻止高宗“車駕臨奠”,喪事簡略,營墓也不可能鋪張。直到葬後26年,即南宋淳熙四年(公元1177年),宋孝宗才追封韓世忠為蘄王,並為他立碑,敘述韓世忠抗金功績,用字萬餘,成為一篇最長的悼念文章。

1939年6月,蘄王萬字碑被颶風吹倒,碎為十餘塊,1946年才由當地靈岩寺住持妙真等請工扶正。可惜碑已斷碎,只好分兩段並立。解放後又進行修整加固,供遊人觀仰。

蘄王廟

蘄王廟占地面積不大。一尊高約5米的韓世忠雕塑佇立在山門前,通體為花崗岩雕刻而成。“韓世忠”頭戴戰盔,身披紅色披風,左手持劍,右手呈拔劍狀,眼望戰陣、表情堅毅。

蘄王廟蘄王廟

雕塑背後是蘄王廟前殿,殿前里有一對古時的石獅,殿中陳列著十餘方清代、民國的石碑,記錄的是一步

岩與蘄王廟的歷史。跨過前殿便可進入正殿大院。一孔高大、寬敞的石拱窯洞便是蘄王廟的正殿,正中是韓蘄王和梁(紅玉)娘娘的坐像。大殿西側為古佛殿,再西則為供奉關帝、文昌的樓閣。

前殿的西側立有一座牌樓。其橫額分上下兩段,上段寫著“宋韓蘄王故里”,下段寫著“中興佐命”,橫額兩面相同。廟正面的石柱子上,刻有一副對聯,上聯是“恢復中原志同諸葛”,下聯是“再扶宋室功邁汾陽”。在這裡,把韓世忠比作三國時期六出祁山的諸葛亮和唐代平定安史之亂的汾陽王郭子儀。石柱背面也刻有對聯一副,上聯是“東南半壁仗孤撐,至今江水滔滔如聞鼙鼓”,下聯是“西北一天祟血食,撫此山川鬱郁隱護風雷”。這座牌樓,建於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聯語為綏德知州凌樹祟所書。

蘄王廟東側的山崖之上,還留有清道光年間綏德州知州江士松題寫的“福祿壽”等石刻。

影視形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