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好漢[2003年版馮凱執導的古裝電視連續劇]

青龍好漢[2003年版馮凱執導的古裝電視連續劇]

《青龍好漢》是由馮凱執導的古裝電視連續劇,於2003年3月11日台灣民視無線台播出,由馮凱執導,狄龍、黃維德等主演 。 該劇講述了一個家庭中幾兄弟之間的故事。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第一單元

青龍好漢 青龍好漢

公元1864(同治三年)太平天國作亂,福建省驃騎將軍林文豪 連年爭戰沙場,趁著回台空隙探望妻兒,不料竟撞見其妻寶霞因不耐長年忍受丈夫不在身邊的孤獨,決心與文豪多年好友朱士貴私奔,林文豪幾經掙扎, 決定放寶霞走,往後孤獨一人帶著女兒林玉環在戰場上殺長毛軍報效國家。

林文豪率著官兵一路疾馳而至,看著村子硝煙四散,屍橫遍野的慘狀,文豪眼中含淚,大聲喝令官兵四處搜查,只要有活口,絕不放棄希望。突然官兵在一口破灶里,發現二個男孩子,天保和青龍。

文豪得知二人為台灣同鄉,遂收二人為養子,與自己的女兒玉環為伴。文豪把照顧他們的責任交給侍衛連輝,二個孩子在文豪如父親般的慈愛之下,與 玉環三人結成如兄妹般的情誼。

不久太平軍又開始作亂,林文豪不慎中了太平軍埋伏偷襲,文豪傷重被俘。連輝危急中帶著三個孩子躲在一旁的溝渠中,不敢出聲,此時朱士貴竟然出現,原來他早與文豪有著新仇舊恨,於是勾結太平軍拿下文豪,並陷害林文豪勾結太平軍,玉環等人在旁親眼看見林文豪被大火活活燒死,無力反抗。

林文豪最終還是被誣陷而死,玉環、天保、青龍三人被清朝俘虜打為賤民,從此不得翻身,三人的未來也走向不可知的命運。

第二單元

青龍好漢劇照 青龍好漢劇照

躲過了朱士貴的追殺,受傷的群英為高文泰所救,與金標三人結伴同行來到鹿港;與天保相 約鹿港的青龍和玉環也輾轉來到此地,希望找到失聯多年的大伯,行經湖畔,卻發現此地陰氣逼人,兩人正急於離開此地同時,卻正好碰上了文泰,一行人重聚,天保卻還不知身在何處。

青龍、玉環一行人發現鹿港當地居民竟對當年林文豪叛國事件引以為恥,造成玉環找到大伯,大伯卻不肯相認。青龍、群英不忍玉環傷心,決定兩人連袂進入林家照顧大伯,期望能化解心結,也讓玉環早日與林文杰相聚。不料青龍及群英進入林家後,發現林家與當地首富江家有著不可解的仇恨,林文杰一口咬定,江家侵占林家財產並害死自己嫁入江家的女兒林美秀,而對方竟然就是天保失散多年的親身母親。

青龍好漢 青龍好漢

奪得風水秘籍的朱士貴,得知鹿港擁有一塊風水好地,朱士貴野心勃勃決定啟程前往奪取以興建聖天壇,先控制地方政府,並明與江吳春綢合謀,實想暗中侵吞江家產業,有助其 霸業早日完成。而心繫女兒的寶霞,一面擔心朱士貴會再對玉環不利,一方面希望能找到玉環與她相認,故隨朱士貴前往,希望能暗中監視朱士貴。

天保歷經艱辛萬苦回到了老家,憑著記憶來到江家祠堂,在這與悼念美秀的得昌不期而遇,原來得昌是天保的親哥哥,得昌趕緊帶著天保回家與母親相認。而得知天保相戀的女友竟是林家人,春綢極力反對,為天保及玉環兩人的情感埋下不可知的未來。

來台察訪民情的的高文泰,幾日來暗中探訪鹿港此地,與江、林兩家相遇後,發覺美秀自殺似有冤屈,決心查個清楚。

春綢最終答應天保與玉環的婚事,唯一條件是得昌能與明月完婚,得昌迫於無奈答應,聽聞此事的林文杰,心疼女兒死因不明,屍骨未寒,江家卻狠心再娶,不料婚禮當天鐵牛帶著美秀意外現身,林文杰氣恨前往江家理論,刺殺春綢不成,卻誤殺得昌,春綢一急將文杰推撞牆,眾人赫然發覺美秀沒死。

文杰的死,讓玉環及天保感情再度面臨考驗。天保難過表示一定化解兩家的恩怨,今生定要與你共白頭,玉環卻表示兩人有太多不可能了。另一面當春綢發現美秀沒死,為害怕當年失手害死美秀的陰謀被揭穿,春綢立即勾結縣令並與朱士貴合作,一口咬定美秀與文杰串通刺殺得昌,陷害美秀入獄,並將林家地收歸國有,捐贈給朱士貴蓋聖天壇。

第三單元

《青龍好漢》宣傳照 《青龍好漢》宣傳照

平靜的小鎮掀起波濤,紅玫瑰突然出現,殺人搶劫,專割人耳,一時之間,人人聞之色變。青龍和金標四處尋找喪父後的群英,耳聞紅玫瑰肆虐,懷疑與群英有關,決定兵分二路前去尋找。

該鎮制茶旺族洪家獲得皇上御賜“御茶”牌匾,無上光榮,洪家決定大肆慶祝,由於洪家擁有天下第一的制茶技術,何家有舉世無雙、精心栽培的茶園,兩家原本是世交,更是制茶合作無間的好親家,但皇上御賜的「御茶」牌匾卻獨獨只有洪家獲得殊榮,使得何家不平,決心向洪家討個公道。

頒匾當天,何世昌不滿匾額只有洪家獨享,鬧上洪家,然洪家獲賜御茶成名後,洪金榮一腳把何世昌踢開,兩人一言不合將原本洪嘉生與何女美蘭指腹為婚的誓言反悔,嘉生與美蘭的戀情也因長輩恩怨受阻。

嘉生與指腹為婚的美蘭相戀,幼時美蘭曾為救嘉生一命,不慎被毒蛇咬傷,自行斬斷左手無名指,因此嘉生對美蘭深懷愧疚,毀婚訊息傳至二人耳中,兩人難過不解。

嘉良與小舅子友德合謀欲奪財產,無奈礙於無法取得洪老爺的制茶烘培秘方,不能下手。有次嘉生中途遇刺,差點喪命,幸為青龍所救,送回洪家。嘉生和洪老爺賞識青龍,請青龍留下來當護院,防護紅玫瑰入侵。

諸羅山擺渡女王文玲的弟弟王文輝遊手好閒,造成文玲相當大的負擔。文輝在某次偷竊時,得到紅玫瑰鏢,自此假扮紅玫瑰四處恐嚇劫財,不想有一天,他碰上真的紅玫瑰了。

嘉生終於在嘉良的謀害中失蹤,洪老爺哀痛病倒,想起被退婚的美蘭,想冥婚娶她進門沖喜,希望有一天嘉生能回來,但為美蘭所拒。玉緞想起擺渡女玉玲敢言敢沖的個性,決定把文玲冥婚娶進門,文玲迫於弟弟文輝的命,只得屈服,當天被青龍抱著一隻公雞娶進門。

家道中落的美蘭被退婚後,心性大變,見嘉良對她有好感,心想嘉良是洪家唯一的繼承人,便將計就計的嫁給了嘉良,試圖謀得洪家家產。不想有一天嘉生卻突然回來了,後悔自己押錯寶,又企圖勾引嘉生,回到他身邊。

分集劇情

第1集

清末年間,台南安平有位林文豪將軍,被朝廷徵召打仗,在去唐山的前夕,林文豪帶著禮物趕回去看妻女,不料其妻陳寶霞竟趁文豪在軍中欲與情人朱士貴私奔,文豪氣得與朱士貴動手,朱士貴不敵,寶霞以身相護,文豪傷心,放走了兩人,但寶霞心疼幼小的女兒林玉環竟將玉環帶走,玉環掙扎要找父親導致馬車翻覆,文豪快馬在後頭追,朱士貴見情勢不對,只得拉走寶霞,文豪追到女兒玉環,兩人傷心,從此文豪帶著玉環四處征戰。這日來到清河鎮,鎮內遍地屍野,只尋獲二個小男孩李青龍和江天保,原來他們也來自台灣但無依無靠,林將軍看他們兩人和玉環交好且有義氣,把他們留在身邊,封他們為大將軍保護玉環。朱士貴趁林文豪兵力最弱之時抓了林文豪,只有一名護衛連輝帶著三個小孩逃走,朱士貴為報私仇,將林文豪活活燒死;玉環擔心父親,堅持回頭找父親,卻親眼看見自己的父親被燒死。玉環、李青龍和江天保三人被當作叛賊抓到孤島賤民村當奴隸,吃不飽穿不暖,兩個男孩又常常被處罰,受盡折磨。連輝教天保、青龍武功。

第2集

一天,從台灣來的商人錢四海前來買奴隸,但要挑最好的一個,玉環也被挑中準備賣去台灣當女傭,另外男的則要經過生死拚鬥分勝負才能一個人離開賤民村,連輝為了玉環等人能活著離開在打鬥中自盡,只剩下天保和青龍;天保和青龍原本約好誰活著就照顧玉環一輩子,但兩人實在下不了手,錢四海賞識兩人的勇猛,決定將兩人都買下。青龍、天保、玉環等人被當作動物鏈起來,青龍、天保不服被錢四海用馬拖、被手下的人打得半死活動不了,玉環以為兩人死了。

第3集

玉環不願被賣去做妓女,便縱然跳入海中,剛回到台灣的趙群英看不慣錢四海的惡行,跟著跳下海要救玉環,卻找不到人。而青龍、天保則被帶到錢四海的磚窯場去做工,兩人互相勉勵再苦也要支持下去找到玉環 。而跳海的玉環卻沒死,被一年老的夫婦所救。錢四海與未婚妻十一姑 為一蒙面人手下,蒙面人野心大欲稱霸一方,利用錢四海的磚窯場在煉刀劍。趙群英回到哥哥趙金標的身邊,趙金標領著一批兄弟成立孤雲寨,因看不慣官府欺壓百姓到處劫富濟貧,被稱做土匪,因為寨中一個小妹失蹤,懷疑和錢四海有關,金標和群英前去磚窯場察探,不料,群英中毒劍受傷被青龍所救,群英對青龍產生好感,金標急帶走群英,青龍、天保為引開錢四海,四處亂竄,跑進煉刀處,錢四海鞭打兩人,要兩人死。

第4集

錢四海得知玉環下落,就派人抓走玉環。青龍、天寶被錢四海打成重傷,他們得知玉環跳海的訊息悲痛欲絕。金標在查探磚窯場的過程中發現一蒙面人,跟蹤其後,卻消失在朱士貴的後院,於是群英假扮孤女混進了朱府。玉環被錢四海關在一密室,知錢四海不懷好意要跑,錢四海阻止;十一姑怒來找錢四海,錢四海急哄十一姑,十一姑要錢四海帶自己離開,錢四海表示要走可以,但不論天涯海角都會被主人抓回,請十一姑等,十一姑無奈;被關的玉環看到一本冊子竟是台灣的布兵圖。群英擔心青龍,打聽才知被十一姑抓去,群英蒙面探見二人受傷,因群英學過醫術帶傷藥幫二人療傷,不料回朱府時,驚動了朱士貴,寶霞以與女兒年紀相仿護著群英,群英感動,哥哥金標知道後,要群英小心,問及朱士貴,群英表示朱士貴是生意人,毫無可疑之處,金標疑惑。而青龍、天保二人經群英的調養傷勢逐漸痊癒,決定要找回玉環。玉環記性好將台灣布兵圖記住並燒了冊子,錢四海看到大驚卻來不及阻止,玉環威脅錢四海自己可以寫出來給他,但不許錢四海碰自己,錢四海沒輒只好求助十一姑,卻遇到青龍、天保二人押著十一姑要找回玉環。

第5集

錢四海下令抓二人,二人不是對手,天保帶著玉環先逃,青龍漸不敵,幸好被前來的金標、群英出手相救,將青龍帶回孤雲寨,而錢四海及十一姑則被藏鏡人狠狠修理。金標看出群英喜歡青龍而勸群英,希望群英不要和青龍在一起,群英表示青龍是個好漢,自己喜歡他,群英百般對青龍好,青龍卻只想去救天保和玉環。天保、玉環兩人躲在破廟,天保受重傷玉環傷心,玉環幫人洗衣以換取藥物給天保,天保難過,想要找粗活還被認出是逃跑的奴隸,但在無意中救了朱士貴,朱士貴對他印象深刻。

第6集

天保和玉環來到玉環老家,人去樓空,一片荒蕪,玉環憶及幼時和父親的種種更加傷心,天保全慰玉環將來自己一定要出頭天,讓玉環過好日子。青龍希望群英能教自己武功,群英要他多休息,青龍想趕快去救天保及玉環,群英表示青龍只有蠻力沒有招式,打不過錢四海等,青龍不顧群英及金標的反對,仍去找十一姑,果然只有挨打的份,最後還是群英和金標把他救回寨里,群英勸青龍,天保和玉環不在錢四海手裡,兩人應是平安,青龍無語。錢四海的手下找到林家,玉環無奈只有敲昏了天保,自己跟著錢四海回去;寶霞回來看林家老宅,看到昏倒的天保,將天保帶回朱家。

第7集

青龍求金標教自己武功,金標開始賞識起青龍,但金標帶著鐵牛等人搶劫金子的行為,青龍卻不恥,金標帶青龍前去貧窮人家分銀兩,青龍感動,自此青龍也加入了金標的行列。群英回到朱府,驚訝見到天保,勸天保朱士貴並非善類,同時告知天保青龍平安,在她哥哥處養傷。錢四海與十一姑設計讓玉環交出布兵圖,錢四海將布兵圖交給藏鏡人並告知藏鏡人女奴名叫林玉環,藏鏡人震驚,要錢四海關好玉環,不準動她;地方士紳感到土匪猖獗,請朱士貴出面做主抓土匪,天保獻策。

第8集

金標、鐵牛劫貨,卻不知天保設有埋伏,鐵牛的弟弟阿木被抓,朱士貴稱讚天保頭腦好,要逼阿木說出餘眾,群英知道後焦急,阿木被朱士貴手下逼死,屍體掛牌樓下要引孤雲寨的人,金標被抓,群英更急,氣天保助紂為虐並與青龍爭執天保的清白,天保看金標乃重情重義之人,金標告之玉環不在孤雲寨,天保疑惑;青龍來救金標,群英故意在朱宅放火聲東擊西,兩人遇到天保,青龍、天保互問玉環下落皆表不知,青龍勸天保與自己一起離開,但天保表示朱士貴幫自己去“奴”字有恩,要留在朱士貴身邊,讓青龍帶金標離開。寶霞聽到朱士貴與天保的對話,問天保有關玉環的身世,才知原來寶霞是玉環的母親,寶霞要天保畫了玉環的畫像,到處去張貼。

第9集

玉環發現了被十一姑誘拐的小孩,她帶著小孩逃出並將小孩交給縣官。玉環從縣府里出來,遇到寶霞,玉環心情百轉千廻,只言寶霞認錯人了。錢四海與十一姑栽贓玉環拐跑小孩,官府到處抓人,天保和蒙面的朱士貴救人,天保驚訝朱士貴的武功高強,朱士貴為難表示早答應寶霞不再動武,天保守候著昏迷的玉環,寶霞激動不已,也欣慰天保的保護。

第10集

青龍要下山尋找玉環,金標勸阻不了,只好一起下山。醒來的玉環得知自己為寶霞所救,氣天保瞞自己,轉頭就走,寶霞痛心,朱士貴為寶霞求玉環原諒,自聽說林文豪死後,寶霞從沒放棄找她,也望玉環諒解二人的愛情,但玉環無法釋懷要走,正好青龍來到朱家,玉環欲跟青龍走,天保勸,仍無效。青龍帶玉環上孤雲寨,半路上蒙面人跟蹤而至,金標等人奮力逼退蒙面人。

第11集

蒙面人要錢四海先打擊朱士貴,同時朱士貴為了玉環,叫天保去修林家老宅。玉環來到孤雲寨,群英看到青龍全心全意的關心玉環,而玉環也看出群英對青龍的好,群英也向玉環坦言自己心意,玉環則憂心天保迷失而要青龍珍惜,青龍掙扎,鐵牛也喜歡群英對青龍充滿了敵意;玉環父親的祭日到了,眾人趁天微亮祭拜林文豪的衣冠冢,才知玉環是將軍之女,寨中大部份都是林將軍部眾,玉環感激眾人的關心,眾人誓言要替將軍報仇。

第12集

玉環聽聞天保修林家老宅,擔心天保,獨自下山去找天保,青龍急追。玉環回到家,看著一草一木,更恨朱士貴搶走母親,破壞自己的家庭,埋伏的官兵出現將玉環抓走,錢四海和十一姑用刑逼玉環認罪,即將問斬,朱士貴和天保用銀兩欲買通縣官,卻只見了玉環一面,不論天保如何勸說,玉環仍要天保離開朱士貴,天保無奈,寶霞焦急女兒生死。

第13集

蒙面人高興玉環被抓,孤雲寨的人必來救,即可一網打盡,再沒人可以破壞大事,要錢四海及十一姑加快進行武器製造。孤雲寨得知訊息,既是大小姐被抓,無論多危險,孤雲寨必然要救。天保、寶霞等不到朱士貴的訊息,天保衝上刑台救人,金標率青龍等也來救,青龍受傷但也救到玉環,金標、群英、鐵牛等卻被抓,同時朱士貴、天保、寶霞等人也被列為通緝犯。

第14集

蒙面人故意表示朱士貴非殺不可,朱士貴回家,家已被查封,幸好天保、寶霞躲密室無恙,朱士貴和天保先救了金標、群英等人,鐵牛不爽,朱士貴道歉,金標感謝朱士貴相救,邀朱士貴上孤雲寨,鐵牛有怨言。青龍受傷怕自己再也見不著玉環,終向玉環表明自己喜歡她,玉環為難,急著出去採藥,迷路卻遇錢四海,寶霞突然衝出保護,不敵,朱士貴追來打退錢四海,並表明自己就是藏鏡人,警告錢四海不準傷寶霞,錢四海震驚,朱士貴表示自己欲進孤雲寨,找機會個個擊破,徹底消滅孤雲寨。金標等人找到玉環、青龍,帶青龍回孤雲寨療傷,聽說朱士貴也同行,皆不悅,鐵牛等甚至要打朱士貴,朱士貴也無悔,但金標表示朱士貴救了大家,有恩且朱士貴為了玉環有家歸不得,眾人無奈。

第15集

玉環勸天保朱士貴狡猾,但天保將信將疑,群英無微不至的照顧青龍,甚至扮成紫衣女修理了縣官一頓,青龍漸好,朱士貴發現金標有意將大權交給青龍,務必要先除掉青龍。玉環是掛念母親的,看到母親腳傷,上山採藥,寶霞感動跟蹤,玉環來到父親墓前感慨,寶霞震驚欲拜,玉環阻止,表示永遠也無法原諒母親與朱士貴所為。

第16集

寶霞傷心離去並告訴朱士貴,孤雲寨乃林文豪的部眾,朱士貴震驚,更要儘速滅了孤雲寨。金標請朱士貴正式拜進孤雲寨,便是要朱士貴與寶霞跪拜文豪,玉環阻止,才說出當年的往事,寶霞哭跪道歉,玉環不願接受現實,要離開孤雲寨,青龍要跟,天保阻止。朱士貴故意討好鐵牛,並願支持鐵牛當二當家,慫恿鐵牛建功,鐵牛去磚廠,眾人驚,金標急帶群英、天保去攔,鐵牛不是錢四海的對手,群英急帶鐵牛回,金標、天保卻發現磚廠內正在搬運的兵器要阻止,十一姑氣,用火藥炸磚窯。

第17集

青龍,群英二人趕到磚窯廠,群英痛心哥哥,青龍安慰,玉環聽訊息急來挖掘,毫無結果傷心,朱士貴以孤雲寨不能一日無主,推鐵牛暫代,群英雖氣但只掛心哥哥下落無心顧及。玉環不信天保就這樣走了,要青龍帶自己去找,群英也擔心哥哥,與其同行下山;朱士貴趁寨內兵力最弱之時要錢四海及十一姑上孤雲寨殺了餘眾,孤雲寨餘眾不敵,沒一個存活。天保搖醒負傷的金標出密道,金標掛念孤雲寨、天保掛念玉環,先回寨。天保跟金標到寨中,痛心驚見屍體處處,天保驚呼玉環。朱士貴跟鐵牛回,眾驚心同伴死。

第18集

玉環發現天保躥出密道掉落的手帕,料定天保沒死,三人急趕回寨,見金標與天保平安高興,但鐵牛與朱士貴卻言青龍有通敵之嫌,時間太巧是否害了寨中兄弟,群英做證,金標也護青龍,但眾人已聽命於鐵牛,群英氣,金標凜,青龍遭禁足,群英急欲為青龍脫罪,放青龍跟蹤朱士貴。朱士貴不滿十一姑擅自炸了磚場,令錢四海殺之,青龍跟蹤,十一姑被打落懸崖,直抓住突出岩石,青龍不忍,救她,十一姑表示願意指認朱士貴跟錢四海的惡行,青龍感激,請十一姑暫安歇。群英擔心青龍,來到朱士貴家,被朱士貴發現,群英質疑朱士貴,朱士貴怒抓了群英,令錢四海看守,群英趁錢不備,尋機逃脫。青龍帶天保及玉環見十一姑,不料被朱士貴見到。

第19集

朱士貴當著天保面下手殺十一姑,天保難過痛心才知朱士貴真是壞人,暫忍下不表,要青龍帶玉環走,自己暫留在朱士貴身邊。朱士貴帶鐵牛及天保功打錢四海,朱士貴表示錢四海知悔,錢四海接口把過錯全推給十一姑,鐵牛滿腔熱情,朱士貴笑說百姓都需要像你我這種豪情者,鐵牛佩服朱士貴胸襟,願率孤雲寨效勞!朱士貴高興,盼錢四海、鐵牛化敵為友,偕天保一同努力成就霸業,天保驚愕朱士貴的野心。金標、群英碰上青龍與玉環,四人喜相逢,但仍被朱士貴碰上,寶霞出面阻止朱士貴殺人,玉環問寶霞是否願意離開朱士貴與自己同行,寶霞卻仍選擇跟朱士貴,玉環又傷心又擔心,無奈攜青龍等逃走。

第20集

第一單元大結局金標憤怒鐵牛及朱士貴事,孤雲寨多人死於朱士貴手,要報仇,青龍得知也趕至錢四海處,錢四海不敵,二人追錢四海,路上卻遇上朱士貴等人。朱士貴懷疑天保對自己的忠誠,要天保殺青龍、金標,天保挺身護眾人走,青龍、玉環、金標無奈逃,朱士貴勸天保留在自己身邊,天保表示已不可能,朱士貴出手打暈了天保。群英為救青龍卻被錢四海打下山崖,正巧遇高文泰,高文泰救了群英,同時金標、青龍合力將錢四海打死。金標終於找到了群英,並在路上與青龍、玉環重逢。(第一單元完結)

第21集

青龍好漢之情義文泰行蹤不定,金標有所懷疑。美秀回江家後,其母以美秀不能生育為由,要她離開江家,美秀不允,拉扯中,美秀落水。天成回家,江母告知美秀自殺。

第22集

玉環因傷心伯父不肯相認,眾人力勸,但文泰對文杰的行為持保留態度,群英、青龍不悅。文杰因女兒美秀之死,到江家討說法,卻被江母趕出。

第23集

天保發現祠堂中竟然有自已的牌位,驚愕。江母趕至祠堂,不讓天成立美秀牌位。天成不堪其母的所做所為,決意出走。江母自知有愧美秀,來到湖邊祭拜,遇正在湖邊徘徊的美秀,誤以為鬼,江母回到家中,天成忙向母親細說,經詳細詢問,天保終於母子相認。

第24集

玉環為父親遭陷害而連累伯父感到歉疚,青龍、群英等商議由其兩人出面接近林文杰伺機化解文杰對玉環一家的誤會。江母帶天保到祠堂認祖歸宗,玉環在街上看到天保。隨後跟到祠堂,兩人終於相會。

第25集

江母知天保、玉環兩人感情,對玉環另眼相待。江母叫天成到廟裡插頭香,不料,朱士貴搶插了江家的頭香,並宣布爐主歸他。青龍、群英在林家,見文杰房內有文豪親筆題的“精忠報國”牌匾,文杰卻要賣給青龍,青龍與群英困惑頗多,青龍、群英兩人專心練功,終煉成“龍英雙拳”。

第26集

青龍不知自己對群英已有感情,在文泰的有意刺激下,終於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歸屬,寶霞來到林家詢問玉環下落,文杰一陣譏諷趕她走,寶霞無奈。

第27集

天成喝醉歸家,美秀夜探天成,天成睡醒,不見美秀,誤以為只是美夢一場。 玉環送手絹給江母,表示謝意,江母向玉環了解身世,驚悉玉環是文豪之女,便不允天保與她的婚事。文杰得知玉環失蹤,即與金標、青龍等到江家理論,江母開出條件,要天成娶明月,兩兄弟同時成親。

第28集

金標、天保四處查找,終於找到玉環,於是帶玉環回到住處。玉環醒後,告訴天保不能因為對她的感情而拋棄母親。江母前來探視玉環,應允了天保與玉環的婚事,並要玉環住進江家。

第29集

江母親自到林府提親,文杰提出要讓美秀的牌位入江家祠堂,江母咬牙答應,眾人皆大歡喜。玉環將文豪的牌位迎進林家,寶霞也來到林家送禮物給玉環,玉環和文杰皆不諒解寶霞當初的選擇,寶霞含淚離開。

第30集

天保和玉環拜別文杰,將玉環娶進江家,天成亦同時與明月成親。不料鐵牛將美秀送回林家,江母勸天保忘了玉環。青龍悉心照顧玉環,引起群英的感慨。

第31集

負傷的天成堅持要見美秀,明月攔不住,手推天成,卻在江母面前哭訴是天成自己跌倒。玉環生病,不肯進食吃藥,眾人正勸,文泰與鐵牛帶人殺來,群英怒文泰為虎作倀,青龍護玉環走,趕來的金標護美秀,群英斷後卻遇朱士貴,朱士貴出手傷群英時卻發現群英身上的玉佩,朱士貴愣,群英趁機在朱臉上劃了一刀。群英退,文泰佯追,並帶群英避開追兵,群英對文泰仍是不解。天保得知玉環等人遭追殺後,趕到林家,卻是人去樓空,只留下斑斑血跡,天保誤認是母親派人所為,江母也痛心天保竟會誤會自已,天成聽後也誤認為是母親所為,情急之下昏了過去。天保拋下一切去尋找玉環。一蒙面人救了文杰,原來是高文泰。文泰向文杰說明了他出手的原因,要文杰暫時先隱藏一段時間。朱士貴趁江家大亂,稚嫩的明月掌權,利用江家貨船沉沒向其索要賠償,要脅明月與其共同合作經營貨運行,明月答應。

第32集

青龍保護玉環至一洞中,玉環病,青龍緊抱她,被尋來的群英看見,英不語,欲走,青龍回頭便追,青龍解釋,群英表示體諒,二人回洞找玉環,玉環不見蹤影,倒是朱士貴找來了,朱士貴打斷青龍手臂,並將其逼落山坡下,抓走了群英,朱士貴問群英身上玉佩的來歷,群英不知,朱士貴百思不得其解,但朱士貴對群英百般禮遇,群英困惑。青龍受重傷,被一蒙面人救至山洞,默然為其療傷,青龍憂自己有心無力。金標帶著美秀躲在一間破屋,蒙面人到來,並留下紙條要他們速離,金標欲追,無果,只好離開。天保找到玉環,遇一婦人收留,天保求玉環原諒,但玉環始終不理他,也不吃不喝。

第33集

朱士貴明里放了群英,卻暗裡跟蹤,文泰也暗中跟蹤朱士貴,途中群英被一紫衣女子救走,朱士貴追不及。原來紫衣人是群英的師父雲娟,群英跟師父提及朱士貴因玉佩而放了自己,雲娟冷然表示知道玉佩的人皆該殺。蒙面人來到青龍的藏身之處,給他療傷,並留下拳譜,要他繼續練功。金標告知天成美秀下落,天成不顧一切去找美秀,江母傷心明月氣。天成在湖邊找到美秀,金標勸二人和解後,去找妹妹群英。

第34集

青龍在蒙面人的照顧下,恢復武功,而金標也在蒙面人的指引下找到青龍,青龍、金標二人發覺蒙面人是文泰。雲娟欲查朱士貴,潛入朱家並與朱士貴動手,朱士貴驚竟有些不敵,但云娟也被朱士貴手下逼走,朱士貴跟進破廟裡,這才知道紫衣人乃是前妻。玉環與天保返回婦人處找解藥,找到一間暗室,朱士貴忽然出現屋外,斥罵婦人辦事不力,朱士貴殺了婦人,叫手下再找天保與玉環兩人。玉環為救天保,不惜生命,喝了毒藥,再去試滿屋的藥罐,果然讓玉環找到並救了天保,兩人真情擁抱。

第35集

天明,玉環醒,因不知如何面對林家,只好留書請天保顧全母親再回江家,自己仍選擇離開。雲娟生病,群英急送藥,雲娟直言自已來日無多,要群英一定聽話。朱士貴也倍感壓力,要閉關修煉。青龍、金標與群英師徒巧遇,青龍誤會雲娟與其動手,群英急忙解釋,金標高興邀雲娟回到自己舊部的武館。群英問金標自己身上的玉佩從何來,金標含糊帶過,群英不解,青龍勸群英並傾訴多日來的相思被雲娟撞見,雲娟不悅他們荒廢武功談情說愛,欲試兩人,兩人以“龍英雙拳”和雲娟對打,雲娟倒認為若要打敗朱士貴,兩人尚需再加強,青龍請雲娟指導,自已不怕苦,雲娟吃驚,群英擔心。天保找不著玉環,只得回江家,卻在街上遇到開鴉片館的鐵牛,天保斥鐵牛,不料鐵牛竟言鴉片館是江家經營,天保氣急趕回家責問江母,江母見兒子回來,雖對自己不熱烈,但看天保如此氣憤鴉片一事,即不管明月反對,要明月立即通知朱士貴不做鴉片生意,天保見母親如此,也怪自己太衝動了,明月在一旁又爐又恨氣得跑去找朱士貴,朱士貴勸明月換個名字繼續合作,利潤都是明月的,明月高興答應。

第36集

玉環聽說天保被關,前往探監,江母求環指認自己是兇手放過天保,玉環含淚無語。天成為救母親竟將江家家產盡數給朱士貴,卻只救了母親出來,江母氣極,只得去求美秀了。玉環得知美秀懷孕,孩子是江家子孫,勸美秀放棄官司,春綢跪求美秀,美秀嘆氣去縣衙撤消官司,但縣令收了朱士貴的買通費,朱士貴欲致天保於死地,叫縣令開棺驗屍,豈知原來文泰對文杰下手,只讓文杰假死,文泰看情勢不對,讓文杰出面救了天保。

第37集

江、林兩家合家團圓。朱士貴因文杰未死,對文泰起了疑心,要文泰殺了青龍以示忠心,文杰不諒解江家所為,尤其聽到美秀有孕更覺占了上風,不讓孩子姓江,天保急忙通知母親,江母雖氣美秀告江家,明月也煽動美秀出走這么久,孩子非江家的;但江母還是帶著兩個兒子向文杰賠罪,文杰怕女兒再受欺負,堅決不肯,江母保證美秀定是大老婆,明月是小,加上天成求,文杰才勉強答應,江母並當著眾人叫明月奉茶給美秀,文杰終於放心走了。雲娟逼青龍、群英練武,對青龍尤其嚴格,群英百般不捨,文泰知朱士貴跟蹤自己,但怕自己身份曝光,不得已欲殺青龍,三人將文泰打傷,朱士貴也上前攻雲娟,但又不敢傷群英,朱士貴無奈帶文泰離去。

第38集

朱士貴對群英叫雲娟師父百思不解,文泰也發覺其中微妙的關係。群英察覺玉佩上有雲娟的名字,另有一人叫飛雄不知是誰?明月妒嫉美秀,欲破壞兩人好事,江母阻止,但明月另有打算,原來她早趁天成受傷時,讓天成吸食鴉片,天成也已上癮。玉環有喜,江母高興,望天保重振江家,並將賬冊全部交給玉環,明月愕然,天成則因忍不住鴉片癮而長呆明月房中,明月斥天成無用,江家大權已落二房,天成不耐,明月見慫恿天成無效便找朱士貴想辦法,朱士貴叫明月將江家貨源管道交給自己以斷天保的路,再幫她收拾天保、玉環二人,江家即是明月的。

第39集

半夜美秀肚子痛,天成卻在明月房裡抽鴉片,美秀擔心胎兒,自己去找大夫,路遇金標,金標忙幫美秀並帶美秀回家,不料明月竟挑撥江家懷疑美秀與金標的清白,天成氣憤難忍,美秀傷心,金標更是有理說不清。金標一肚子氣回武館,群英卻哭問自己真的不是趙家女,金標無奈承認,坦言從小就當群英是親妹妹,群英感動金標的照顧。明月也懷孕,美秀燉雞湯給天成,天成因金標事連看都不看。

第40集

明月讓天成抽鴉片,天保來看到,痛罵天成一番,江母、玉環、美秀勸。群英為自己的身世煩惱,青龍盡力勸慰。明月私開鴉片館一事被玉環查知,天保氣罵天成,天成反擊自天保回來後,自己一無是處,江母不忍,唯天保堅持要天成戒掉鴉片。雲娟日夜教群英武功,定要群英報仇親手殺掉朱士貴,青龍擔心,群英態度堅定,青龍無奈,但要群英答應和自己一起去殺朱士貴。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岳翎林玉環
黃維德李青龍
韓瑜趙群英
宋逸民江天保
狄龍林文豪
游安順連輝
王耿豪趙金標
王美雪十一姑
李佩怡王文玲
張銘傑朱士貴
高欣欣陳寶霞
徐亨錢四海
李國超鐵牛
石英林文杰
陳莎莉江春綢
林煒江天成
林美秀趙永馨
霍正奇高文泰
梁又南吳明月
潘麗麗劉雲娟
徐貴櫻白雲
李佩怡王文玲
倪齊民洪嘉生
李羅洪嘉良
楊寶瑋何美蘭
劉長鳴洪金榮
慕鈺華邱玉鍛
談學斌何世昌
洪誠陽王文輝
葉歡蕭淑婉
龍隆周三元
李滔蕭正宏
陳亞蘭張飛鳳
陳怡真張飛雪
翁家明王平貴
邰智源廖金髮

職員表

製作人李朝永、蔣明燁
監製蔡崇哲、蘇維國
導演馮凱
副導演(助理)劉玲均
編劇溫麗芳、葉雲樵、黃郁欽、姜明衡
攝影周啟隆、、、江育明、徐志遠
剪輯周坤誠
動作指導鄔汝彬
燈光莊明達、陳炳源、陶龍海

總製作人:週遊

執行導演:王圻生、劉建律

助理監製:陳怡婷、蔡佩珊

策劃:趙惠光

執行製作:戎俊義

片頭題字:蕭世瓊

角色介紹

角色人物簡介
第一單元主要人物
林玉環(岳翎飾) 二十歲,外柔內剛,為林文豪獨生愛女,父親遇難後和天保青龍淪落在賤民村一起長大,三人之間有一段糾纏不清,難以割捨的感情。
李青龍(黃維德飾) 二十多歲,台灣人,遇戰亂成為孤兒。個性直爽衝動,樂觀進取,從小練功自創“紫砂掌”。與天保、玉環擁有深厚感情,後認識趙群英,發展出一段若有似無的感情。
趙群英(韓瑜飾) 二十歲,金標之妹,聰明爽朗,與青龍相識後便一見鍾情,但夾在青龍對玉環的苦戀中痛苦煎熬,歷盡波折後終於得與青龍長相廝守。
江天保(宋逸民飾) 二十多歲,台灣諸羅山人氏,因水災不甚被沖走後與家人失散,輾轉流浪認識青龍,一同被林文豪所救,與玉環自小定情。聰明有野心,智謀百出,與青龍攜手打擊惡勢力。
林文豪(狄龍飾) 為清朝“福建省驃騎將軍”,台南安平人氏,在平定太平天國之亂中,救了兩名孤兒李青龍和江天保,收為義子,後來被另一大將朱士貴設謀陷害慘死。
連輝(游安順飾) 三十多歲,林文豪貼身侍衛,忠心耿耿,為了照顧林玉環及青龍、天寶兩名義子,在賤民村忍辱負重,傳授了三人武功學問及人情義理,後來為了保護三人離開賤民村而犧牲。
趙金標(王耿豪飾) 三十五歲,為林文豪部將之後,自創孤雲寨劫富濟貧,以平反林將軍冤屈為職志,武藝高強,最重視自己的妹妹趙群英後來與青龍、天保結識並授以武功。
十一姑(王美雪飾) 三十歲,朱士貴手下,組織聖天教,擔任聖姑,精通風水地理,後因朱士貴猜疑被殺,心裡愛著錢四海卻一再被利用。
朱士貴(張銘傑飾) 五十多歲,本為“福建省水師總兵”,與文豪因官場衝突與奪妻之事結怨,一心圖謀稱霸台灣,故在南台灣推展“聖天教”神秘組織愚民。外在身分為鄉裡間造橋鋪路的大善人,真實身分卻為神教中的“藏鏡人”,欺壓百姓無惡不作。
陳寶霞(高欣欣飾) 四十多歲,本為林文豪之妻,當年因愛上風流倜儻的朱士貴,不惜拋夫棄女,投入了朱士貴的懷抱。與玉環重逢後,陷入了丈夫與女兒之間的恩怨衝突與矛盾中,終於以死贖罪收場。
錢四海(徐亨飾) 四十歲,朱士貴手下,亦為其智囊,為人奸惡好色,開設磚窯場壓榨百姓,以追隨士貴圖謀造反,姦殺民女不計其數,後來為群英設計拆穿真面目,死於非命。
鐵牛(李國超飾) 原孤雲寨部下,後受朱士貴利誘,投靠成為朱士貴左右手。
第二單元新增人物
林文杰(石英飾) 玉環的叔叔。怨天尤人、唯利是圖但仍有令人心酸的一面,氣憤家業因文豪判國中落,後為保護“亡故”女兒身亡,並接納玉環。
江春綢(陳莎莉飾) 天保的母親,精明幹練的婦人,對兒媳美秀見死不救。與朱士貴有利益衝突。
江天成(林煒飾) 春綢的長子,天保的大哥,美秀的丈夫。侍母至孝,對“亡故”的妻子念念不忘。
林美秀(趙永馨飾) 林文杰的長女,玉環的堂姊,天成的妻子,遭婆婆失手推落,死裡逃生,為保護自己,只好扮起女鬼。
高文泰(霍正奇飾) 唐山來的總捕頭,亦正亦邪,亦文亦武,沈葆禎的先遣部隊,暗中調查朱士貴,對群英一見鍾情。
吳明月(梁又南飾) 春綢的外甥女,喜歡天成,但因美秀的出現備感威脅,煽動春綢除掉美秀。
劉雲娟(潘麗麗飾) 群英的師父,著紫衣裝行俠仗義,遭朱士貴負心背棄,設計青龍與群英所練龍英雙拳殺害朱士貴,並帶來群英的身世之謎。
白雲(徐貴櫻飾) 玉環被賣入妓院“春風樓”之老闆娘,暗中保護玉環免受欺凌。朱士貴舊識、昔日太平軍女將,知當年朱士貴燒死林文豪真相。
第三單元新增人物
王文玲(李佩怡飾) 女,二十歲,外剛內柔,靠撐竹筏載人渡河維生,賺取一家的溫飽,暗中心儀洪金榮的長子嘉生,在得知嘉生為自己弟弟無心之過害死之下,不得不嫁給一雙代替嘉生的公雞嫁入洪家為洪金榮沖喜。因為她的認命卻不認輸,歷經種種挫折和因難,終究成為洪氏的替代掌門人。
洪嘉生(倪齊民飾) 男,二十四歲,洪金榮的獨子,溫文儒雅,富正義感,對父親的作為一直不能認同,造成父子決裂,因而遠走他鄉,沒想到卻搭上死亡船隻而失蹤,大家都認為他準死無疑,年後,他回來了,讓讓處心積慮想爭奪家產的嘉良暗恨,決心除掉嘉生。
洪嘉良(李羅飾) 男,二十三歲,心胸狹窄的小人,二房的獨子,父母雙亡,一直十分自負制茶的才氣,但卻受制於有伯父而不能當家,加上妻子美蘭的居心叵測的搬弄是非,以致橫起心來,無所不用其極的和伯父爭奪大權。
何美蘭(楊寶瑋飾) 女,二十四歲,溫柔婉約,原和嘉生指腹為婚,父親原本與洪家有交易來往,沒想到生意垮了,家道因此中落,加上嘉生毀婚,經過雙重打擊,美蘭整個人性情大變,嘉生誤傳死訊後,洪家企圖冥婚,她以已被退婚拒絕,事後又嫁給嘉良伺機謀奪財產報仇,差點弄得洪家家破人亡。
洪金榮(劉長鳴飾) 男,六十歲,林氏制茶廠的掌門人,由於戰戰兢兢承傳,難免流於霸氣嚴苛,以致造成眾怒民怨,連唯一的兒子也跟他斷絕父子關係,後為文玲的規勸和感化,慢慢轉為和藹可親,但已來不及,整個制茶廠已被侄子嘉良暗中搞鬼,大權旁落。
邱玉鍛(慕鈺華飾) 女,四十歲,洪金榮之妻,與嘉良勾結。
何世昌(談學斌飾) 男,五十歲,自武夷山研壁上自學栽種茶樹,接枝改良為龍鳳茶,原和洪金榮為合作夥伴,但洪家採用何所栽種的龍鳳茶獲得皇帝御賜御茶,何沒分到半點好處,心裡不平衡,憤恨洪家。
王文輝(洪誠陽飾) 男,二十歲,文玲的弟弟,街頭小痞子,不長進,常被人利用做壞事,表面故意裝得橫眉豎眼,其實膽小如鼠。
蕭淑婉(葉歡飾) 蕭正元之女,愛上天保。天保為仕途娶淑婉拋棄玉環。
周三元(龍隆飾) 蕭正宏舊識,天保的救命恩人,賞識天保並引薦認識蕭正宏。
蕭正宏(李滔飾) 洪金榮之元配為蕭正宏之青梅竹馬,但洪失手殺害元配,蕭憤 恨遠赴唐山,經商成功後回來報復。現為明月的相好。
張飛鳳(陳亞蘭飾) 風趣討喜的客棧老闆娘,因緣際會遇上青龍,毫不掩飾對青龍的欣賞。
張飛雪(陳怡真飾) 飛鳳的妹妹,隱瞞自己殺手身分,後因故失去記憶,與金標發生感情。
王平貴(翁家明飾) 欽差大人,微服來台調查周三元命案,卻半途遭劫遇上群英,與群英發生感情。
廖金髮(邰智源飾) 飛鳳的未婚夫,對飛鳳一往情深,陰錯陽差假冒欽差找上天保,後為私情反鐵堡山。

(參考資料來源 )

音樂原聲

片頭曲《人間有勇者》

作詞:陳維祥 李子恆

作曲:李子恆

主唱:宋逸民 韓瑜

片尾曲《情深深》

作詞:謝君毅

作曲:吳東龍

主唱:袁小迪、龍千玉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播出日期播出時段接檔節目被接檔節目
台灣民視無線台 2003.03.11-2003.08.06 周一至周五20:00 不了情 日正當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