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切響子

霧切響子

霧切響子(きりぎり きょうこ,Kirigiri Kyoko)是動畫及遊戲《彈丸論破:希望高校和絕望高中生》中的女主角,超高校級的偵探(超高校級の「偵探」),在匯集的學生中唯一不明自己才能的人物。霧切響子是有非常陌生的感覺、擁有相當神秘感的美少女,經常給予苗木能夠解決事件的提示。她在《彈丸論破》、《超級彈丸論破2》、《彈丸論破·霧切》、《彈丸論破:希望高校和絕望高中生》均有出場。

角色設定

角色身份

動畫截圖動畫截圖

希望之峰學院第78期學生,才能是超高校級的???(前期未知)

,在匯集的學生中唯一不明自己才能的人物。後期逐漸獲取回憶後透露,其父為原希望之峰學園院長霧切仁,實際頭銜為“超高校級的偵探(超高校級の“偵探”)”

非常無口的屬性,並擁有相當神秘感和第六感的美少女。雖然面無表情,看似冷漠,但破案能力超強的霧切對於解決事件的提示使苗木誠在調查和學級裁判期間獲得許多重大突破。

外表設定

遊戲CG:在學級審判上展示燒傷的瘢痕遊戲CG:在學級審判上展示燒傷的瘢痕

高挑,俏麗的美少女,紫色瞳孔,膚色蒼白。身材非常理想,是一個冰美人。

紫色頭髮長及腰際,在左耳一側用黑絲帶繫著三股辮。

上身著暗紫色翻領夾克,白色襯衫,褐色方形領帶;下身著短裙與高跟高筒靴。

總戴著特製黑色手套不摘下來,用以掩蓋偵探初階時留下的燒傷瘢痕。霧切自稱這樣的傷痕只有“成為家人的人”才能看到,並調侃苗木誠說:“要成為候選人嗎?”(與苗木有著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奇妙關係。)

人物性格

不怎么說自己的事情,讓人感覺哪裡有一股神秘感的美少女。

對待偵探物品和櫻花花束有著自己的喜好。

人物公式書人物公式書

堅忍,神秘的美少女。遇事沉著冷靜,似乎完全不會被絕大多數事件所影響——即使發現屍體。響子無疑是少數能夠客觀看待事物的學生之一,反對在學級審判粗暴地得出結論,這讓她成為了苗木誠的重要同伴。

遊戲CG:「男人的浪漫」遊戲CG:「男人的浪漫」

“希望之峰學園校長”是響子的敏感話題(其後顯露出原校長是其父親),以至於在Alter Ego提及他時一度喪失

平日的冷靜。苗木誠感覺,她似乎也並不喜歡別人有秘密瞞著她。

自第一次謀殺案發生後,不斷的互動使得霧切響子與苗木誠的關係更為接近。當苗木誠在第五章中被判為有罪並必須接受處刑時,他意識到霧切對於真相的渴望甚至遠遠超越了他生命安危的重要性。但是當霧切發現苗木誠憑藉「超高校級的幸運」在垃圾處理廠存活下來時,立即冒著生命危險送去食物並救出苗木誠。

霧切同樣善於發現人們行為的背後所隱藏的良好動機。比如在第一場學級審判後,霧切和苗木誠提到,舞園沙耶香在死前拼盡全力留下的死亡訊息,是為了揭發兇手進而表明苗木的清白。在第二場學級審判中,她指出,大和田紋土在浴場將不二咲千尋的電子學生證銷毀,以及轉移殺人現場都是為了守住不二咲千尋的秘密,堅守“男人間的約定”。

角色經歷

早年經歷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霧切響子來自有著“先完成偵探工作,再來送家人最後一程”祖訓的偵探世家,深受祖父影響,早年母親病逝,父親離家出走後就任希望之峰學園校長。自小被教導要掩藏自己的感情,並且對真相有著莫名的偏執——“指認兇手的時候要拼上性命,爺爺就是這么教我的”。掌握程度相當的防身術——“不說在外國,至少在這個國家走夜路的時候,是沒有什麼能威脅到我的”,說完便撂倒了五月雨結以證明自己的防身術水平。自稱有著“在情況危急的時候會聽到死神的腳步聲”的不科學第六感。

國中一年級時,霧切響子為了繼續學業而歸國,轉入有500多年歷史的貴族女校並結識五月雨結。在此前的五年里,響子一直跟從祖父在海外輾轉多地。響子無疑受到了祖父的巨大影響,擁有一本“上面寫著爺爺教給我的所有跟偵探有關的事情”的黑色筆記本。五月雨結:“她能夠以十三歲稚齡在偵探領域嶄露頭角,想必正是因為有霧切的血脈和歷史在背後推動……”在被五月雨結問起成為偵探的原因時,響子表示沒想過這個問題——“我不是想當。……我一生下來就是偵探。……對我來說,當偵探就跟活著是一回事。”家人從小就是這么告訴響子的,她似乎對此從來沒有疑問。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國中時的響子左右兩鬢皆編有三股辮,大多數時間著學生制服,雙手還沒有燒傷的瘢痕。響子居住在被白色圍牆環繞的莊嚴大宅里,即使在圍牆內還種植著大量杉樹,所以住宅的輪廓並不清晰,相當神秘。家中除了響子和祖父外,還有三個傭人,每晚至少保證有一個人在此守夜。五月雨:“你果然是個千金大小姐啊。”外人都通過日式厚木門進入霧切家,而家人則繞過圍牆用鑰匙通過後門回家。祖父甚至給響子設立了門禁時間,只有去做和偵探事務有關的事情可以打破門禁時間的限制。祖父答應說,如果響子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偵探,則立即廢除門禁時間。至於花銷問題,作為“千金大小姐”的響子似乎完全不需要擔心。在聖誕夜,兩人組被七村彗星“坑”了一頓飯後,響子可以不慌不忙地給六萬多日元的賬單付全款。五月雨的評價是,霧切妹妹好瀟灑……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響子稱呼五月雨結為“結姐姐大人”,五月雨結則稱呼她為“霧切妹妹”。那時的五月雨說,她有著一張天真無邪的臉,也有著一張偵探的臉。在五月雨打聽到響子的教室時,注意到,在紛紛攘攘的教室中,“霧切響子的身影看起來有種孤立的感覺,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也像一個不起眼的影子一樣,徹底融入了整個班級之中”。在響子國中一年級的那年,和五月雨度過了聖誕夜。五月雨將試管玫瑰送給響子,並說這份禮物和響子給人帶來的感覺一模一樣。在五月雨心裡,響子的形象幾乎和自己意外身亡的妹妹重合,是自己想要保護的對象。在諾曼茲旅館偵探競拍事件的最終章,五月雨將響子攔在身後,欲為其擋槍。

霧切不比等,響子的祖父,與各類國際案件交手的高規格大偵探——“本來爺爺基本上是在國外生活的。他在工作上經常跟海外各國打交道。”偵探圖書館的設立者之一,但是對偵探等級制度表示反對。“爺爺對於霧切的姓氏懷有無上的驕傲……所以他不可能容忍自己身為一個偵探被劃分等級。關於DSC制度的採用,聽說他也是唯一一個表示反對的人。”雖然霧切家對於血緣有著至高無上的自豪,但是同時小心翼翼地保護著這個形姓氏不被過度曝光於世,因此大多數偵探對於響子的姓氏不會有太大反應。祖父對於響子相當疼愛,即使是在偵探圖書館登記都是祖父一手代辦(所以五月雨對響子一次都沒去過圖書館這件事感到驚奇),就算是響子大晚上和男人出去吃飯這種事情祖父也能迅速接到訊息。在祖父面前,響子比平時更為拘謹,顯得十分溫順。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霧切仁,響子的父親,原希望之峰學園的校長。對才能極其執著,有關才能的活動應對十分迅速。偵探DSC等級最多5~6級。否定自身的霧切之血,對霧切家家訓極端反感。其後,霧切仁與不比等決裂,並以妻子的死作為藉口離家出走,進入希望之峰擔任校長。在響子與父親一同度過的時光里,兩個人甚至很少交談。天狼星天文台事件時,響子說:“我是說父親的手是什麼觸感,我已經忘了。”

天文台事件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國中一年級時與五月雨結(DSC編號888,1冊之後升為887,擅長應對自由犯)、燕尾椎太、犬冢甲及網野等三名偵探收到署名為大江由園的案件偵破委託,於是前往天狼星天文台,發現委託為騙局之後,被捲入由犯罪者權益委員會策劃,朝倉忠實行的分屍殺人遊戲。

成功破案後,霧切的偵DSC編號升為917(原為919,9開頭的偵探擅長應對殺人犯)。

競拍事件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天狼星天文台事件後,響子與五月雨結聯手調查“黑之契約”事件。與主動前來和她們聯繫的雙零級偵探“激情最速(allegro agitato)”七村彗星前往諾曼茲旅館調查。

在這場事件中,七村為了贏取金錢而選擇不指證犯人,最後更企圖屠殺所有人以獲得更多金錢,只有響子和五月雨兩人僥倖逃過一劫。

最終,看到三位三零級偵探(最高級)是黑幕的七村,說道「開始墮天了嗎」,接著飲彈自殺。

彈丸論破

希望之峰學院第78期學生,才能是超高校級的???。後期知道自己的才能為“超高校級の偵探”。

霧切響子人設霧切響子人設

經常給予苗木能夠解決事件的提示。後來在取回被奪去的記憶時,想起自己的真實身份“超高校級的偵探”,並透露給了苗木。和苗木誠等人在最後的學級裁判中打敗了“超高校級的絕望”江之島盾子,與其餘五名同伴成功逃出學院並加入了“未來機關”,努力消滅著世界上的絕望殘黨。

超級彈丸

霧切響子霧切響子

在最後的學級裁判中,作為未來機關的成員與苗木誠和十神白夜一同登場,共同幫助陷入絕望的日向創確立了新的自我、發揮了“超高校級の未來”的才能把江之島盾子徹底消滅。

登場作品

動漫

《彈丸輪舞:希望的學園與絕望的高校生》女主角,並在《超級彈丸論破2:再見絕望學園》、彈丸論破前傳小說《彈丸論破zero》、特典小說IF,個人外傳《彈丸論破 霧切》系列中均有登場。

遊戲

霧切的胖次霧切的胖次

此為PSV遊戲《彈丸論破1·2Reload》中霧切結局中獲得的胖次。

顏色為純黑,沒有任何的圖案。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