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阿尼什·卡普爾設計雕塑]

雲門[阿尼什·卡普爾設計雕塑]

雲門被稱為具有標誌性和革新性的作品,它在主題上和很多卡普爾以前的作品有著共通點。塑像的鏡子效果讓人聯想到以前遊樂園裡的哈哈鏡,但這些效果有著更嚴肅的目的,他們讓巨大的“雲門”看起來相當輕巧。雲門被認為是卡普爾最有野心的作品,因為這個鏡子形的藝術品結構十分複雜。

基本信息

設計

雲門雲門
從19世紀中旬開始,位於密西根湖東部和河床西邊的格蘭特公園成為了芝加哥主要的公園。1997年,芝加哥城市委員會決定在格蘭特公園西北方的伊利諾伊中央鐵路公司鐵路站場和停車場的所在地蓋千禧公園。2007年,這個新公園成為芝加哥的第二大景點,排名僅次于海軍碼頭。
1999年,一個由千禧公園工作人員、藝術收藏者、管理人員和建築師組成的委員會在該公園參觀了30位藝術家的作品,並邀請了其中兩位提交計畫書。美國藝術家傑夫·昆斯提交了一份關於豎立滑梯塑像的計畫書,其設計由玻璃和不鏽鋼組成,並帶有一個90尺高的瞭望台和升降機。可是委員會選擇了第二位藝術家的計畫書,也就是阿尼什·卡普爾的設計。他的設計為一個以液態水銀為靈感的無縫不鏽鋼塑像。它的外殼可以映射芝加哥的城市輪廓,但映像會因其橢圓外形而扭曲。每當遊客們走過塑像時,他們的映像都會被扭曲,如哈哈鏡一樣。
塑像的底部是一個反射重疊映像的凹狀空間“omphalos”。這個空間的頂尖離地9米高,其拱門能讓遊客走進塑像。當他們走到塑像外圍時,他們又能看到整個藝術品。記者們於公園的開幕周中把“omphalos”形容為“勺形的下腹”。在設計過程中,塑像原為公園東北部分的植物園(LurieGarden)的中央裝飾品,但工作人員認為它對植物園而言實在是太大了,於是決定忽略掉阿尼什·卡普爾的反對,把它放在了AT&T廣場。此外,塑像的東西兩面會反射斯莫菲-斯通大樓(Smurfit-stoneBuilding)、保德信廣場與Aon中心(PrudentialPlaza&AonCenter)和滾石飯店(OnePrudentialPlaza)等摩天大樓的映像。
阿尼什·卡普爾沒有在設計過程中使用電腦畫圖。可是電腦建模是分析複雜結構的必需品,因此卡普爾的設計引起了很多憂慮。比如說,熱量可能在夏天的時候保持下來使塑像過熱,其在冬天的時候則有可能變得過冷,這種極端的氣溫變化會讓塑像的結構變得脆弱。塗鴉、鳥屎和指紋也是潛在問題,因為它們會影響塑像的外表。但最緊迫的問題是為塑像建造一個無縫的外殼,聞名的建築師諾曼·福斯特曾經一度認為這無法實現。
在塑像完工時,公眾和媒體都因其豆子的外形稱它為“豆莢”,但阿尼什·卡普爾認為這個外號“非常愚蠢”。塑像在幾個月後正式被命名為“雲門”。塑像有四分之三的外表反射著天空,它的名字象徵著塑像把天空和遊客連線在一起的作用。塑像和廣場有時候會被一起稱為“在AT&T廣場上的雲門”。“雲門”是阿尼什·卡普爾在美國的第一個戶外作品。根據金融時報的說法,這亦是其在美國的成名之作。

建設和維修

雲門雲門
英國的工程公司工作室壹(AtelierOne)和工程師克里斯·翰茲瓊斯提交了塑像的結構設計,性能結構公司(PerformanceStructures,Inc.)因其無縫建造技術被選為塑像的建造公司,它在工程開始的時候計畫把塑像改小。此外,卡普爾用了一個高密度的聚氨酯模型來設計包括內部組件在內的塑像結構。性能結構公司原本想在加州奧蘭克建造並組裝塑像,並通過巴拿馬運河和聖勞倫斯河海道把它運到芝加哥。但公園的工作人員否決了這計畫,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做的風險很高。他們於是決定用貨車來運載嵌鑲板,並就地組裝。這個工程由MTH實業公司(MTHIndustries)負責。
塑像的重量也引起了很多憂慮。比如,估測工程所需不鏽鋼的厚度就相當困難。最初,“雲門”的重量被估測為60噸,但塑像的重量最後達到了接近兩倍的110噸。這額外的重量使工程師不得不重新設計塑像的支架。不僅如此,“雲門”的所在地,也就是公園餐廳的屋頂,也需要加以改造來承受這等重量。最後,分隔芝加哥梅特拉火車軌道和格蘭特公園北部車庫的擋土牆承受了塑像一大部分的重量,並成為了餐廳的後牆。此牆和剩下的車庫地基在塑像的建造工程中都需要額外的支撐。“雲門”的內部結構則由在廣場下的側部桿件以橫拉桿固定著。
“雲門”的外殼下有幾個用來固定塑像的不鏽鋼組件。工程隊伍於2004年把前幾個組件(兩個304不鏽鋼鋼環)放進了預計位置。這些組件由十字形的管型桁架固定著。它們只在塑像建造階段中出現,因塑像在完工後不需要任何支架支撐。它們的作用是保證塑像在建造過程中不會因某處負荷過大而形成凹陷,同時還能隨著溫度的波動而和塑像一同膨脹和收縮。
建築人員在塑像的內部結構完成後,開始在外殼動工。其外殼由168個不鏽鋼板組成,每個都有10毫米厚,重450至910公斤不等。設計團隊使用了三維建模軟體來設計這些鋼板。計算機和機器人在這些鋼板的成型過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它們操作著滾壓機和機器人掃描裝置來讓鋼板成型。建築人員在每個鋼板的內側焊上金屬加強劑以增加其強度。此外,整個內部結構和三分之一的鋼板都是在奧蘭克製成的。在這些鋼板接近完成的時候,便被用具有保護作用的白薄膜圍上,由貨車送往芝加哥,並在芝加哥的工地上把它們接焊起來,接縫總長達744米。在焊接過程中,焊工用的是孔型焊接器,而不是傳統的焊槍。這些鋼板都製造得非常精準,因此它們在安裝過程中不需要任何剪裁。
建造外殼的工程於2004年6月開始,建造人員特意為此建了一個巨大的帳篷,以遮蓋塑像,避開公眾視線。建造外殼的工程從“omphalos”開始,因為其鋼板連線著內部不鏽鋼支撐結構。此外,塑像的外形在其底部安裝完成後變得跟墨西哥帽一樣。
“雲門”的外殼在2004年7月15日的千禧公園開幕禮前完成,但其組裝落後於計畫時間。團隊也沒有在計畫時間前完成外殼的磨光工作。千禧公園的工作人員為了讓參觀者在7月8日的開幕式中見到塑像,於是把它暫時地展示了出來。此舉並沒有討到卡普爾的歡心,因為他們讓公眾看到了塑像未完成的樣子。團隊原本計畫在7月24日把帳篷重新架起來,好讓磨光工作進行,但是人們對塑像的讚賞說服了工作人員讓塑像在公眾視線中多留幾個月。帳篷在2005年1月重新架了起來,24位來自國際橋樑、結構、裝飾及加固鐵協會的工人也開始了塑像的磨光工作。為了打磨和拋光接縫,團隊在塑像的四周建了一個6層高的腳手架。在磨光過程中甚至使用了登山繩和登山背帶等工具。團隊在外殼上部及周邊部分完成後再次拆除帳篷。公園也因工人要進行塑像最後部分的磨光工作,於10月3日封鎖了“Omphalos”。“雲門”的每個接焊都要經過5個階段才可以製成其跟鏡子一樣的外表。塑像於2005年8月28日徹底完工,並在2006年5月15日正式面世。這塑像最初造價為600萬美元,但在公園於2004年開幕時上升至1150萬美元,並於2006年的時候變成了2300萬美元(此為其最後造價)。資金中並沒有包含任何公共費用,所有資金都來自個人和企業捐款。
雲門的下部分每天都由人手清潔2次,而整個塑像則每半年以150升的清潔劑清洗。每日用的清潔劑類似於穩潔(Windex),而半年用的清潔劑則類似於汰漬(Tide)。清潔工作也會在塑像遭到故意毀壞後進行,例如於2009年發生的事件,塑像的東北部分在這次事件中被蝕刻上了2個由英文字母組成的名字。最後這個塗鴉由製造時負責磨光塑像的公司去除了。

評價

芝加哥市長理察·M·戴利(RichardM.Daley)在2006年5月15日把塑像面世那天訂為“雲門日”。卡普爾參加了慶祝典禮,爵士樂小號手及領隊奧爾博·戴維斯(OrbertDavis)和芝加哥爵士交響樂團並在典禮上演奏了由戴維斯創作的“為雲門吹奏(FanfareforCloudGate)”。公眾從不一樣的出發點看塑像,並親切地稱它為“豆莢”。“雲門”成為了一個很受歡迎的公眾藝術品,並成為了明信片、運動衫和海報等紀念品上的必備之物。塑像吸引了很多的市民,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和藝術愛好者。它是卡普爾眾多藝術品中最為人知的一件。
《時代》雜誌稱該塑像為遊客合影留戀的必去之地,作為一個藝術品來說,這更是一個大師級作品。時代雜誌還把該塑像形容為“遊客磁鐵”和“非凡的藝術品”,而《今日美國》則認為其堪稱為“抽象派的不朽作品”。芝加哥藝術評論員愛德華·利弗森(EdwardLifson)認為“雲門”是世界上最好的公眾藝術品之一。美國焊接工程協會則向MTH實業公司和性能結構公司頒發了“非凡接焊大獎”。時代雜誌也把千禧公園命名為2004年十大建築成就之一,稱“雲門”是公園裡的主要景點之一。
我想在千禧公園裡設計一個能夠以天空為背景映出輪廓的東西,以便人們能夠在上面看到漂浮的雲和摩天大樓的倒影。而且,由於它如門般的形狀,人們可以進到塑像內,就像在外部看到城市一樣看到他們自己。
阿尼什·卡普爾
梅特拉的警察在公園於2004年對外開放時,制止了一名正在攝影的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新聞系的學生(他當時正在做一份以千禧公園為主題的攝影功課),並以擔心恐怖活動為由,沒收了他的膠捲。公園因在2005年拒絕了一名沒有許可證的專業攝影師入場而引起一些爭議。由於所有藝術品都受到美國著作權法的保護,因此卡普爾擁有此塑像的著作權。雖然公眾被允許自由地為“雲門”拍照,但是任何相片的商業性活動都必須先得到卡普爾或芝加哥政府的允許才可以進行。芝加哥政府第一次制訂了向照片徵收費用的政策,他們計畫向專業攝影師收取每天350美元、專業錄像師每天1200美元和婚紗攝影師每小時50美元的費用。但他們後來修改了這些政策,只有需要10人小組和儀器的大型電影、錄影和攝影製作團隊才需要繳費。
公園因私人活動而關閉的行為也引起了很多爭議,公園於2005和2006年兩年中,幾乎都為企業活動關閉了1天。作為公園熱門景點的“雲門”在這兩次事件中都成為了焦點。豐田汽車美國銷售公司(ToyotaMotorSalesUSA)在2005年9月8日支付了80萬美元以租用包括“雲門”在內的景點,其租用時間為早上6點至晚上11點。好事達保險公司(Allstate)則於2006年8月7日支付了70萬美元租用公園,這個費用包括了於下午4點後參觀公園不同景點及獨家使用“雲門”的權利。這些公司都不允許遊客接近“雲門”,並強迫他們通過別的通道繞過塑像。芝加哥城市委員會其後聲稱這些資金都會用來支持千禧公園裡的免費公眾節目。

藝術主題

與卡普爾有關的主題
我希望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這件事涉及到很多關於形狀、公眾用地和空間中物體的嚴肅問題。你可以捕捉想像力和持有不同的興趣,這些都能有驚人的壯舉,但這並不是我想做的。
阿尼什·卡普爾
阿尼什·卡普爾因設計形狀和比例極端的藝術品而得到一定的名譽。他在設計“雲門”之前,就已經設計過很多會扭曲映像的藝術品。它們都不會顯示自己的映像。卡普爾這樣做可以讓“有限和無限變得含糊不清”。他在2001年設計的藝術品“天空鏡”(SkyMirror)是一個長6米,重10噸的凹形不鏽鋼鏡子,能夠反射和扭曲映像。
卡普爾的作品經常以虛無為主題。這主題是“將漆黑的虛空雕成石片”或“通過作品來反射光線”而得到的。這位印度裔藝術家的作品沒有固定的特性,但都具有佛教、印度教、道教以及非三維空間的特色。卡普爾經常以他的作品來探究含糊的主題。他會把觀看者放在一個“兩者之間”的處境,因為他經常以一些對立的條件為主題,例如:“實在與虛無”、“現實與映像”、“肉體與精神”,“靜止與超越”,“東方與西方”和“天空與地球”等,但這樣做會讓“裡面與外面”,“表面與隱蔽”和“有意識與無意識”的主題產生衝突。卡普爾也為參觀者製造了有趣的體驗。如果遊客站在正確的位置上,他們的映像就會重疊和扭曲。
“雲門”的主題
卡普爾有時提起要把任何可以讓參觀者追溯到他蹤影的特徵從作品中移除掉,他稱這些特徵為“手的追溯”。他渴望把他的作品做得更像是它們有各自的故事,一些他能透露的故事。對他而言,所有“雲門”上的接縫都必需消失,因為這樣塑像才像是一件完成品,從而變得“完美”。他企圖讓這些接縫消失的想法,與設計傑·普利茲克露天音樂廳(JayPritzkerPavilion)和BP步行橋(BPPedestrianBridge)的建築師弗蘭克·蓋里的想法剛剛相反,因這位建築師的作品都突出了它們的接縫。塑像像鏡子一般的外表也增加了其魅力,讓遊客想知道這是什麼及其來源。
“雲門”被稱為具有標誌性和革新性的作品,它在主題上和很多卡普爾以前的作品有著共通點。塑像的鏡子效果讓人聯想到以前遊樂園裡的哈哈鏡,但這些效果有著更嚴肅的目的,他們讓巨大的“雲門”看起來相當輕巧。“雲門”被認為是卡普爾最有野心的作品,因為這個鏡子形的藝術品結構十分複雜。此外,他希望參觀者運用他們的才智和學過的理論來記住他的作品。“雲門”通過反射天空、參觀者、行人和周圍的大廈使參觀者每次只能看到局部映像。參觀者通過搖擺身體所產生的映像讓“雲門”登上更高的層次。這塑像也被稱為“一個脫俗和亮麗的形態”。
參觀者在走入塑像中央時可以親密地與它接觸。“Omphalos”是一個“以扭曲形式出現的空間”,讓參觀者出現了固體變成液體的幻覺,這樣的設計也增強了他們的體驗。這是卡普爾把空間變得抽象的標誌性作品。它更被稱為“一個由多重外表組成的藝術品”。
MTH實業公司的經理婁爾德·塞爾尼(LouCerny)稱:“如果光線處於正確的狀態下,你會看不到塑像的盡頭和天空的開端。”塑像通過扭曲附近建築物的映像來挑戰參觀者對感知的認識。此外,塑像的東西兩面會反射斯莫菲-斯通大樓、保德信廣場、Aon中心和滾石飯店等摩天大樓的映像。它也通過改變動作的速度,例如雲的速度,來改變參觀者對時間的認知。
儘管從傳統的角度來看,“雲門”不會是具有紀念性的成就,但它為自己確立了一個不朽的地位。這尊塑像引領藝術達到新的層次而得到了一定的聲譽。它是“材料的變體”,還含著卡普爾在其1979年到印度旅行的深刻體會。卡普爾在這次旅行後創作了名為“一千個名字”(1000names)的藝術品,並於25年後創作了“雲門”。
卡普爾時常在作品中體現印度教的原則,並說明:“對立的經驗為完整的表達留出了空間。”最基本的二元性是“一”,例如印度教的男性生殖器像和女性外陰像,對印度教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而“雲門”則以象徵陰道和睪丸來代表男女為一體的思想,因此它象徵著男女之間的張力。

流行文化

該塑像經常成為電影的背景。其中最有名的就是2006年的好萊塢電影《分手男女》(TheBreak-Up),電影中有幾段因在最開始的時候沒有拍到塑像而重新拍攝。此外,它也在《啟動原始碼》(SourceCode)的結尾中出現過。導演鄧肯·瓊斯(DuncanJones)覺得這塑像代表著電影的主題,所以安排它在電影的開場及結尾中出現。該塑像也成為了2012年電影《誓約》(TheVow)里主角在其下面親吻時的見證物和美的襯托。其中印度電影《幻影車神3》中也出現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