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膏

雪花膏

雪花膏(vanishing cream; face cream),一種非油膩性的護膚化妝品。塗在皮膚上立即消失,類似雪花,故名雪花膏。一般是硬脂酸和鹼類溶液中和後生成的陰離子型乳化劑為基礎的油/水型乳化體。能使皮膚與外界乾燥空氣隔離,調節皮膚表皮水分的揮發,從而保護皮膚,不致乾燥、皸裂或粗糙。雅霜是中國最早有規模生產的化妝品之一,俗稱“雪花膏”,產地上海,並由上海“大陸藥房”總經銷。

基本信息

名稱

雪花膏(xuě huā ɡāo)

(英文:vanishing cream; face cream)

歷史

20世紀三四十年代,城市的街頭到處都能看見上海女人雪花膏的廣告。上海是中國最早有規模生產的化妝品之一,俗稱“雪花膏”,產地上海,並由上海“大陸藥房”總經銷。舊日的廣告上,印著當時的當紅明星白楊,甜心一般的笑容,胸前一束鮮花,那扮相讓當時的女人心嚮往之。廣告上說它是“最為愛美仕女之妝檯良伴”。

發展介紹

護膚品牌還有鐵盒裝的百雀羚、上海牌和紅梅,雅霜已經算奢侈品了。但如果把蚌殼油也算進去的話,品種就多了一樣。那時,精打細算的女人會把用完的雅霜瓶子留到第二年冬天,到百貨公司去買分零的雪花膏,這樣就有了雅霜長用不竭的感覺。然而雪花膏這玩藝兒香氣襲人,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驚弓之鳥的人們比較脆弱,對這類香氣沒有抵抗能力,誰擦了它誰就會變成資產階級。

來源介紹

那只是護膚品,而香粉之類的美容用品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膽大的女子,也會偶爾將嬰兒痱子粉拍在面頰上,再住顴骨上擦一點已經不香的胭脂。照照鏡子,穿著時髦的綠軍裝,怯怯地走出門去,但招來刺人的目光,便生出千夫所指的恐慌。女子趕緊逃回家,舀一盆清水,洗淨痱子粉,素著一張臉出門,心裡方踏實了。

一段時間裡,西哈努克親王和他的夫人頻頻上鏡。那個法蘭西女人高棉王后,總是濃妝艷抹嘴唇塗得緋紅。模仿她的女孩,便在百貨公司發現了一種叫“面友”的東西,它比後來的雅芳牌粉底霜更粗劣,更抹不開。傳統審美觀說,“一白遮七醜”,所以黃皮膚的女孩有了它就等於擁有了一張白臉。胭脂是不敢拿來在臉上調弄的,它只能藏在女孩的小抽屜里,偶爾拿出來把玩,和躲在屋裡和小姐妹一起在眉心點一顆硃砂痣。因為,一張人工白臉就已經很小資情調了,再增加一點紅顏色,就有放蕩之嫌。而僅有“面友”那單調的白,是鎮不住物質匱乏帶來的一臉菜色的。那東西在眉毛周圍和鬢角那地方就頑固地翻出一些藍來,愛美的女人並不自知,昂著一張蒼白泛青的臉走上街去,卻讓人以為是一缽麵粉扣在了臉皮上。

不過,還是有人為塗脂抹粉找到了正當理由--當她們要到舞台上去唱歌跳舞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時候,無論她們往臉上堆好多顏色人們都是可以接受的。然而,人們往往發現,舞台上的女孩兒們,不知是因為心太切還是手太生,那些粗劣的粉底,濃重的油彩灰一樣刮在臉上,反倒遮蔽了她們亮麗的青春。當她們在台上高唱“東風吹,戰鼓擂”的時候,那正兒八經的宣傳活動倒像是一場莊嚴的假面舞會了。

後來,“四人幫”被審判了,“奼紫嫣紅”這樣的詞才合法化了。百貨公司的櫃檯里,又擺出了上海日化廠生產老牌子“四合一”增白粉。那是一種裝在紙盒子裡的粉末,那盒子比香菸盒略小。不諳化妝術的女子要上街了,就拿兩根指頭撮一點粉末放於手心,滴兩點水珠兒打濕,兩手往臉上仔細搓揉,再勾下頭掬一捧清水洗淨。女子猛一抬頭,那張被漂得慘白的臉,也是可以將人嚇一踉蹌的。再後來愛美心切的女人們,開始把各種顏色往臉上堆積。她們在採光不好的老房子裡,就著暗淡的晨曦把一張年輕的臉蛋搞得七暈八素。嚇人的白臉是沒有了,卻來了太多的胭脂,太黑的眼圈,看上去個個都青紅紫綠仿佛昨晚被丈夫痛打了一頓。其實,她們的丈夫在面對她們臉上的花顏色時,根本不敢說半個不字。

生產知識

雪花膏搽在皮膚上會立即消失,與雪在皮膚上融化相似,故而得名。它是水和硬脂酸在鹼的作用下進行乳化的產物。生產雪花膏的主要原料為硬脂酸、鹼、水和香精。但為了使其有良好的保濕效果,常常添加甘油、山梨醇、丙二醇和聚乙二醇等。雪花膏的膏體應潔白細密,無粗顆粒,不刺激皮膚,香氣味宜人,主要用作潤膚、打粉底和剃鬚後用化妝品。

原料加熱

(1)油脂類原料加熱甘油、硬脂酸和單硬脂酸甘油酯投入設有蒸汽夾套的不鏽鋼加熱鍋內。總油脂類投入量的體積,應占不鏽鋼加熱鍋有效容積的70%-80%,例如500L不鏽鋼加熱鍋,油脂類原料至少占有350L體積,這樣受熱面積可充分利用,加熱升溫速度較快。

油脂類原料溶解後硬脂酸相對密度小,浮在上面,甘油相對密度高,沉於鍋底,硬脂酸和甘油互不相溶,油脂類原料加熱至90-95℃,維持30min滅菌。如果加熱溫度超過110℃,油脂色澤將逐漸變黃。夾套加熱鍋蒸汽不能超過規定壓力。如果採用耐酸搪瓷鍋加熱,則熱傳導性差,不僅加熱速度慢,而且熱源消耗較多。

(2)去離子水加熱去離子水和防腐劑尼泊金酯類在另一不鏽鋼夾套鍋內加熱至90—95℃,加熱鍋裝有簡單渦輪攪拌機,將尼泊金酯類攪拌溶解,維持30min滅菌,將氫氧化鉀溶液加入水中攪拌均勻,立即開啟鍋底閥門,稀淡的鹼水流入乳化攪拌鍋。水溶液中尼泊金酯類與稀淡的鹼水接觸,在幾分鐘內不致被水解。

如果採用自來水,因含有Ca2+、Mg2+離子,在氫氧化鉀鹼性條件下,生成鈣、鎂的氫氧化合物,是一種絮狀的凝聚懸浮物,當放人乳化攪拌鍋時,往往堵住管道過濾器的網布,致使稀淡鹼水不能暢流。

因去離子水加熱時和攪拌過程中的蒸發,總計損失約2%-3%,為做到雪花膏製品收得率100%,往往額外多加2%-3%水分,補充水的損失。

前期製作要點

乳化攪拌鍋操作

乳化攪拌鍋有夾套蒸汽加熱和溫水循環回流系統,500L乳化攪拌鍋的攪拌槳轉速約50r/min較適宜。密閉的乳化攪拌鍋使用無菌壓縮空氣,用於製造完畢時壓出雪花膏。

預先開啟夾套蒸汽,使乳化攪拌鍋預熱保溫,目的使放人乳化攪拌鍋的油脂類原料保持規定範圍的溫度。

油脂加熱鍋操作

測量油脂加熱鍋油溫,並做好記錄,開啟油脂加熱鍋底部放料閥門,使升溫到規定溫度的油脂經過濾器流入乳化攪拌鍋,油脂放完後,即關閉放油閥門。

攪拌乳化操作

雪花膏雪花膏

啟動攪拌機,開啟水加熱鍋底部放水閥門,使水經過油脂同一過濾器流入乳化攪拌鍋,這樣下一鍋製造時,過濾器不致被固體硬脂酸所堵塞,稀淡的鹼溶液放完後,即關閉放水閥門。

水加熱鍋操作

應十分注意的是:油脂和水加熱鍋的放料管道,都應裝設單相止逆閥。當乳化攪拌鍋用無菌壓縮空氣壓空鍋內雪花膏後,可能操作失誤,未將鍋記憶體有0.1~0.2MPa的壓縮空氣排放,當下鍋開啟油或水加熱底部放料閥門時,乳化攪拌鍋的壓縮空氣將倒流至油或水加熱鍋,使高溫的油或水向鍋外飛濺,造成人身事故。

後期製作

雪花膏乳液的軸流方向

乳化攪拌葉槳與水平線成45安裝在轉軸上,葉槳的長度儘可能靠近鍋壁,使之攪拌均勻和提高熱交換效率。攪拌槳轉動方向,應使乳液的軸流方向往上流動,目的使下部的乳液隨時向上衝散上浮的硬脂酸和硬脂酸鉀皂,加強分散上浮油脂效果。不應使乳液的軸流方向往下流動,否則埋人乳液的攪拌葉槳,不能將部分上浮的硬脂酸、硬脂酸鉀皂和水混在一起的半透明軟性蠟狀混合物往下流動分散,此半透明軟性蠟狀物質浮在液面,待結膏後再混入雪花膏中,必然分散不良,有粗顆粒出現。

攪拌雪花膏乳液的位置

在攪拌雪花膏乳液時,因乳液鏇轉流動產生離心力,使鍋壁的液位略高於轉軸中心液位,中心液面下陷。一般應使上部攪拌葉槳大部分埋人乳液中,使離轉軸中心的上部攪拌葉槳有部分露出液面,允許中心露出葉槳長度不超過整個葉槳長度的1/5,在此種情況下不會產生氣泡。待結膏後,整個攪拌葉槳埋人液面,當58-60℃加人香精時,能很好的將香精攪拌均勻。

上部攪拌葉槳的位置

如果上部攪拌葉槳裝置過高,半露半埋於乳液表面,必然將空氣攪人雪花膏內,產生氣泡。如果上部攪拌葉槳裝置過低,攪拌葉槳埋人雪花膏乳液表面超過5cm,待雪花膏結膏後加入香精,難使香精均勻地分散在雪花膏中,香精浮於雪花膏表面。

攪拌冷卻

(1)乳化過程產生氣泡

在乳化攪拌過程中,因加水時衝擊產生的氣泡浮在液面,空氣泡在攪拌過程中會逐漸消失,待基本消失後,乳液約70-80℃,才能進行溫水循環回流冷卻。

(2)溫水循環回流冷卻

乳液冷卻至70~80℃,液面空氣泡基本消失,夾套中通人60℃溫水使乳液逐漸冷卻,用原輸送循環回流水的溫度,要控制回流水在1-1.5h內由60℃逐漸下降至40℃,則相應可以控制雪花膏停止攪拌的溫度在55-57℃,如果控制整個攪拌時間為2h±20min,重要的因素是控制回流溫水的溫度。尤其是雪花膏結膏後的冷卻過程,應維持回流溫水的溫度低於雪花膏的溫度10-15℃為準,則可控制2h內使雪花膏達到需要停止攪拌的溫度。如果是1000kg投料量,則回流溫水和雪花膏的溫差可控制在12~25℃。

雪花膏雪花膏

如果溫差過大,驟然冷卻,勢必使雪花膏變粗。溫差過小,勢必延長攪拌時間,所以強制溫水回流,在每一階段溫度必須很好控制,一般可用時間繼電器和二根觸點溫度計自動控制自來水閥門,每根觸點溫度計各控制60℃和40℃回流溫水,或用電子程式控制裝置。此觸點溫度計水銀球浸入溫水桶,開始攪拌半小時後,水泵將60℃溫水強制送人攪拌桶夾套回流,30min後,6012觸點溫度計由時間繼電器控制,自動斷路,並跳至40℃觸點溫度計,觸點溫度計的線路與常開繼電器接通,當雪花膏的熱量傳導使溫水的溫度升高時,則觸點溫度計使繼電器閉合,電磁閥自動打開自來水閥門,使水溫下降到40℃時,觸點溫度計斷路,繼電器常開,電磁閥門自動關閉自來水閥門,使溫水維持在40℃,回流冷卻水循環使雪花膏單到所需的溫度為止,觸點溫度計的溫度可根據需要加以調節,維持60℃或40℃的時間繼電器也可以加以調整,找到最適宜溫水的溫度範圍和維持此溫度時間的最佳條件,然後固定操作,採用這種操作方法使雪花膏的細度和稠度比較穩定。

(3)內相硬脂酸顆粒分散情況乳化過程中,內相硬脂酸分散成小顆粒,硬脂酸鉀皂和單硬脂酸甘油酯存在於硬脂酸顆粒的界面膜,乳化攪拌後,硬脂酸許多小顆粒凝聚在一起,用顯微鏡觀察,猶如一串串的葡萄,隨著不斷攪拌,凝聚的小顆粒逐漸解聚分散,攪拌冷卻至61-62℃結膏和61℃以下,解聚分散速度較快,所以要注意雪花膏55~62℃冷卻速度應緩慢些,使凝聚的內相小顆粒很好分散,製成的雪花膏細度和光澤都較好。

如果雪花膏在55~62℃冷卻速度過快,凝聚的內相小顆粒尚未很好解聚分散,已冷卻成為稠厚的雪花膏,就不容易將凝聚的內相小顆粒分散,製成的雪花膏細度和光澤度都較差,而且可能出現粗顆粒,發現此種情況,可將雪花膏再次加熱至80~90℃重新溶解加以補救,同時攪拌冷卻至所需溫度,能改善細度和光澤。

如果攪拌時間過長,停止攪拌溫度偏低,約50-52℃,雪花膏過度剪下,稠度降低,製得的雪花膏細度和光澤都很好,用顯微鏡觀察硬脂酸分散顆粒也很均勻,但硬脂酸和硬脂酸鉀皂的接觸面積增大,容易產生硬脂酸和硬脂酸鉀皂結合成酸性皂的片狀結晶,因而產生珠光,當加入少量十六醇或中性油脂,能阻止產生珠光。

靜止冷卻

乳化攪拌鍋停止攪拌以後,用無菌壓縮空氣將鍋內製成的雪花膏由鍋底壓出。雪花膏壓完後,將鍋內壓力放空,雪花膏盛料桶用沸水清洗滅菌,過磅後記錄收得率。取樣檢驗耐寒、pH值等主要質量指標。料桶表面用塑膠紙蓋好,避免表面水分蒸發,料桶上罩以清潔布套,防止灰塵落人,讓雪花膏靜止冷卻。

一般靜置冷卻到30-40℃然後進行裝瓶,裝瓶時溫度過高,冷卻後雪花膏體積略微收縮;裝瓶時溫度過低,已結晶的雪花膏,經攪動剪下後稠度會變薄。製品化驗合格後,隔天在30-40℃下包裝較為理想,也有製成後的雪花膏在35-45℃時即進行熱裝灌,雪花膏裝入瓶中刮平後復蓋塑膠薄片,然後將蓋子鏇緊。

貯存方法

雪花膏含水量70%左右,所以水分很容易揮發而發生乾縮現象,因此如何長期加強密封程度是雪花膏包裝方面的關鍵問題,也是延長保質期的主要因素之一。防止雪花膏乾縮有下列幾種措施:

①蓋子內襯墊用0.5~lmm有彈性的塑片,或塑紙複合墊片;②瓶口復以聚乙烯襯蓋;③傳統方法是在刮平的雪花膏表面澆一層石蠟;④用緊蓋機將蓋子鏇緊。

以上防止乾縮措施,主要是瓶蓋和瓶口要精密吻合,將蓋子鏇緊,在蓋子內襯墊塑片上應留有整圓形的瓶口凹紋,如果凹紋有斷線,仍會有漏氣。

注意事項

包裝時應注意與雪花膏接觸的容器和工具,用沸水沖洗或蒸汽滅菌,每天檢查包裝重量是否符合要求,做到包裝質量能符合產品質量標準。

貯存條件應注意下列幾點:①不宜放在高溫或陽光直射處,以防乾縮。冬季不宜放在冰雪露天,以防雪花膏冰凍後變粗;②不可放置在潮濕處,防止紙盒商標霉變;③雪花膏玻璃瓶經撞擊容易破碎,搬運時注意輕放。

退出市場

護膚品美容化妝品就千軍萬馬攻打開放的市場來了。儘管老而又老的品牌如龐氏,如屈臣氏都在市場上占有了份額,而雅霜卻被人徹底遺忘了。化妝品櫃檯總是放在商場最顯歸的地方,百貨公司已經被叫做“廣場”或“大都會”了,美容院遍街都是,那些當年用過痱子粉和四合一的女人,正在用黃瓜敷面用中藥換膚。而“雪花膏”這樣的詞,也就成為陳跡了。

美容雜誌正在振臂高呼:素麵新時代!女人們在經因了慘白臉、大紅腮和青紫眼圈艱苦歷程之後,在聽說了武俠小說“無招勝有招”這句精典明言之後,終於明白,化妝的最高境界竟是:塗抹了各種各樣的顏色卻讓你看不出來。

化妝用品

“素麵朝天”曾經是個很時髦的詞,代表著現代女性一種灑脫的生活態度,讓人讚嘆,不過現在卻沒有幾個女人真正有勇氣效仿。其實放在上世紀70年代,絕大多數中國女人都是素麵朝天的,因為根本沒有化妝品可用,即便有也不敢用,會被謂之“臭美”。1977年我上了國中,第二年被選入了學校宣傳隊,於是成了全家第一個經常化妝的人。所謂化妝其實非常簡單,每次演出之前由老師幫我們完成,無非是擦一下口紅,然後左右腮幫子各塗一大坨紅胭脂,兩分鐘就搞定了。現在回想一下當時化的妝一定很可笑,像古裝戲裡的媒婆。

70年代末,城市百姓家庭中流行一種化妝品叫“雪花膏”,雪花膏的最大用途是滋潤皮膚、散發香氣,在當時老少鹹宜,花幾毛錢就可以到巷子口的百貨商店打一小瓶。雖然雪花膏的顧客群年齡跨度大,從四五歲到五六十歲都可以用,但既然是化妝品,在那個年代當然就有“性別”,雪花膏的性別是“她”,“他”是不能用的。記得那時遇到秋天,小弟的臉就會幹燥起粉子,我便常常偷偷給他擦點雪花膏,每每他出門時總是忐忑不安,怕被人聞到了香味,說他是“娘娘腔”。

轉眼到了80年代,忽一日鄰居家的萍萍鬼鬼祟祟地把我拉到她家,要我仔細看看她有什麼變化?我一眼發現她比平時白了,臉上好像糊了什麼“白灰”。

“這是粉底粉。”她驕傲地說。

“粉筆粉?這也能擦在臉上?”我很好奇,她笑得直不起腰,說我快成鄉下人了。

80年代初期,化妝品已經不再是雪花膏一枝獨秀了,指甲油、眉筆紛紛進入了市井人家。街面上的女人開始產生了分化,一部分依然臉色或灰或黃,一部分已經不太像傳統的“黃種人”了,有了幾分洋氣。

到了80年代末,各種品牌的化妝品在商場裡已經琳琅滿目,雪花膏漸漸成為了偏僻農村的日常化妝品。到了90年代以後“雪花膏”基本就成為了歷史名詞,不為新一代國人所知了。

“雪花膏”學名“雅霜”,是中國最早規模生產的化妝品之一,產地上海。舊上海街面的雪花膏廣告牌上,印著當時最紅的明星白楊,甜心一般的笑容,胸前一束鮮花,那扮相讓當時的女人心嚮往之……

那天查資料,知道了雪花膏有如此悠久的歷史,整整“紅”了半個多世紀,而改革開放短短三十年間,中國化妝品的繁榮遠遠超過了過去許多個“三十年”。

化妝品是人們溫飽之餘的更高生活追求,從這個角度看,它更能夠直觀地反映出社會文明程度,最近這三十年是中國人的黃金“三十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