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糊塗[鄭板橋書法]

難得糊塗[鄭板橋書法]

難得糊塗,指人在該裝糊塗的時候難得糊塗。“難得糊塗”是清朝乾隆年間鄭板橋傳世的名言,乃是他為官之道與人生之路的自況。後人感慨這“難得糊塗”四字中富含的哲理,便以橫幅的形式掛於家中,作為每每處世的警言。

基本信息

來歷

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鄭板橋受莒州知州之邀遊歷莒州。行至莒北碁山西山旺時,得當地王員外大宴款待,員外久聞板橋大名,並渴望得到其墨寶,就用當地名吃“糊塗菜”招待板橋。

糊塗菜就是先用麵漿把雞、魚、肉等包裹起來,小火慢慢油炸,炸至表面金黃。

鄭板橋品嘗湖塗菜後,讚不絕口,就問王員外這些菜的名字,員外答:“我們當地叫糊塗菜。”員外見板橋正在興頭,就請板橋題字。

板橋早察其意,還是欣然提筆寫下四個大字:難得糊塗。

從此,難得糊塗便流傳開來。

難得糊塗 書法 難得糊塗 書法

乾隆年後,鄭板橋所寫的“難得糊塗”四個字竟象傳單那樣被製成各種禮品或是拓片或是作為像章推銷,由此也引起人們對這位玩世不恭的鄭板橋先生更增添了一層興味;對“難得糊塗”也就出自自己的心理需求作出了解釋,由此而順延到對“難得糊塗”四個字的思維定勢和價值取向,可是鑒於作者當時沒有明確自己的意向,因而現時會產生出相異的認識。來歷

清代書畫家、文學家鄭板橋題過幾副著名的匾額,其中最為膾炙人口的是“難得糊塗”與“吃虧是福”這兩副。

李少白書法 難得糊塗 李少白書法 難得糊塗

據說,“難得糊塗”四個字是在山東萊州的雲峰山寫的。有一年鄭板橋專程至此觀鄭文公碑,流連忘返,天黑了,不得已借宿于山間茅屋。屋主為一儒雅老翁,自命“糊塗老人”,出語不俗。他的室中陳列了一塊方桌般大小的硯台,石質細膩,鏤刻精良,鄭板橋十分嘆賞。老人請鄭板橋題字以便刻於硯背。板橋認為老人必有來歷,便題寫了“難得糊塗”四字,用了“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的方印。

因硯台地,尚有許多空白,板橋說老先生應該寫一段跋語。老人便寫了“得美石難,得頑石尤難,由美石而轉入頑石更難。美於中,頑於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寶貴之門也。”他用了一塊方印,印上的字是“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板橋一看大驚,知道老人是一位隱退的官員。有感於糊塗老人的命名,見硯背上還有空隙,便也補寫了一段話:“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安心,非圖後來報也。”

字畫小字是:“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

意思

自我解嘲說

公元1751年,鄭板橋在濰縣“衙齋無事,四壁空空,周圍寂寂,仿佛方外,心中不覺悵然。”他想,“一生碌碌,半世蕭蕭,人生難道就是如此?爭名奪利,爭勝好強,到頭來又如何呢?看來還是糊塗一些好,萬事都作糊塗觀,無所謂失,無所謂得,心靈也就安寧了。”於是,他揮毫寫下“難得糊塗”。因此它被稱為“真乃絕頂聰明人吐露的無可奈何語,是面對喧囂人生,炎涼世態內心並發出的憤激之詞。”(《廣陵奇才--鄭板橋傳》)

抗議之聲說

中國一級書畫家王靖先生作品《難得糊塗》 中國一級書畫家王靖先生作品《難得糊塗》

公元1754年秋,鄭板橋由山東范縣調任濰縣知縣,上任之日正遇百年未見的旱災。而欽差姚耀宗卻不聞不問,反而向他求字畫。鄭板橋就以鬼畫諷刺,欽差姚耀宗怒而撕畫,鄭板橋見百姓慘像,心力不支,非常憂鬱。其妻相勸:既然皇上不問,欽差不理,你就裝作糊塗嘛!鄭板橋怒言:裝糊塗,我裝不來。你可知道,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變糊塗更難,難得糊塗。由此而有所啟發,就以“拯救萬民,在所不惜”激勵自己,並開官倉賑災。他所說的這句話,後來就成了“難得糊塗”的自註:“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台灣徐蘭州說:“這句話文義,似乎喻人凡事不要太認真,得過且過,所謂‘不痴不聾,不作阿家翁’的另一註解。加以句讀,聰明者有俗庸之智慧,有賴於人的先天遺傳和後天的環境教育,才能培養成完美的性格,是以人慾聰明並不容易。”蘇東坡詩云:“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所以,聰明人難做。什麼是糊塗呢?糊塗就是不精明。糊塗有兩種:一種是真糊塗,懵懵處世,似是與生俱來,裝不來,求不到;一種是裝的假糊塗,明明是非黑白瞭然於心,偏偏裝作良莠不分,既由‘聰明轉入糊塗’了。根據鄭板橋的這種性格和心理結構,出污泥而不染的高雅品格,要他違背自己的理念和道德行為,顯然是一種痛苦與折磨。聰明人如基於良知道德有所為,而要他裝作糊塗而無所為,的確很難。所以徐蘭州認為:“鄭板橋這段感慨‘難得糊塗’的題書,其中有段非常感性的心路歷程,也是知識分子從政,在專制制度腐敗政權中無法展現宏志的一種抗議之聲。它具有為所當為的失敗涵義,不可為而為的膽識。因此,這種‘心理調節’乃是‘試圖把自己的心理反差平衡一下,以求得方寸的短暫安寧。”(《難得糊塗是鄭板橋的抗議之聲》)

心安理平說

鄭板橋任濰縣知縣時,其堂弟為了祖傳房屋的一段牆基,與鄰居訴訟,要他函告興化縣相托,以便贏得官司。鄭板橋看完信後,立即賦詩回書:“千里捎書為一牆,讓他幾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稍後,他又寫下“難得糊塗”,“吃虧是福”兩幅字。並在“難得糊塗”下加注‘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在“吃虧是福”下加注‘滿者損之機,虧者盈之漸,損於己則盈於彼,各得心情之半,而得心安既平,且安福即在是矣’。此處引用的詩句其實為同時期的大學士張英所作,而此處將“難得糊塗”比喻為就是聰明;難得做一次糊塗,心安理得,也可取得心態平衡。因為“吃虧是福”既是“難得糊塗”最恰切的詮釋。

自我解嘲說

鄭板橋從不糊塗,他之所以興嘆“難得糊塗”,自有其苦衷在。朱鐵志認為“鄭板橋是個極為清醒的人。唯其清醒,正派,剛直不阿,而對讒言無能為力時,才會有‘難得糊塗’的感嘆,‘難得糊塗’的難在那裡呢?難在他畢竟清醒自明,心如明鏡,無法對惡勢力充耳不聞,視而不見;難在他一枝一葉總關情,對百姓的疾苦不能無動於衷。他只有假裝糊塗,然則終不能無視現實,遂於痛苦於內,淡然於外,而生‘難得糊塗’之嘆。”(《讀書參考》)

鄭板橋以“難得糊塗”而出名。他所說的“難得糊塗”,卻有不同的解釋,有望文生義的;有作詞語解釋的;也有就其深邃的內涵進行探討的,諸說不一。那么它該作何種解釋更為恰切呢?看來,“不知古人之世,不可妄論古人之辭也;知其世矣,不知古人之身世,亦不可以謬其文也。”(《文史通義.文德》)後人難知前人心態和處世的複雜文化環境,要有正確的解釋,有時也難以自圓其說了吧。

傳奇故事說

一日,年少時的鄭板橋在月光下,從私塾往家中走去。忽見一女子,在路邊的小溪邊上對著月色在梳妝打扮。鄭板橋在她身邊走過後不禁又回頭望了她一下,那女子也把目光對準了他,對他說:“現在是晚上,月色太淺,溪水裡看不見我的影子,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我打扮好了沒有?”於是鄭板橋朝她走去,走到她面前借著月光看著她對她說:“打扮的很好了。”那女子又問:“明天此時,你還會來到這裡嗎?”鄭板橋說:“也許會吧。”其實,鄭板橋已經在心中暗自許諾,明天的這個時候,一定要再來到這個地方。於是明天的這個時候,鄭板橋來到了這個地方,明天的明天的這個時候鄭板橋又來到了這個地方,之後的幾天幾十天也都是這樣。一開始,鄭板橋與這個姑娘談一些閒話,談著談著不知不覺就開始說了一些情話。就這樣他們有時說一些閒話,有時說一些情話。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著。一日情話說到正濃時,鄭板橋想拉那姑娘的袖子卻發現觸不到。於是鄭板橋一時心急,想一把抓過那女子的袖子卻發現還是觸不到。他更著急了,情急之下,用自己的雙手去拉那姑娘的手卻發現依然觸不到。那姑娘突然落淚了,對鄭板橋說:“你是觸不到我的,你還是走吧!”鄭板橋卻不肯,他依舊站在那裡,說著剛才未說完的話。自那以後他們之間說的話中的閒話漸漸的少了,情話漸漸的多了。但是,既然戀人是觸不到的,那么就總難免會有遺憾,鄭板橋為她買的點心她不能吃,鄭板橋買的酒她不能喝,鄭板橋為她買的衣裳她不能穿。為了讓她至少看起來在吃,鄭板橋把點心舉到兩個人的中間,各自咬著點心的一端一起吃,雖然最後只能是鄭板橋全吃下去;鄭板橋舉起酒杯,讓兩個人各自在酒杯的一端喝同一杯酒,雖然最後還只能是鄭板橋自己都喝下去;鄭板橋用樹枝把為她買的衣裳撐起,也用小棍把袖子撐開,好讓她的身影可以嵌到新的衣裳里。

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地過著。一日,姑娘對鄭板橋說:“妾願與郎君結為連理,不知郎君意下如何。”鄭板橋說:“好是好,只怕媒人也沒有,喜宴也辦不成呀。”那姑娘說:“不必擔心,妾自有良法。”又是滿月當空的夜晚,在這個晚上鄭板橋與他心愛的姑娘舉行了婚禮。婚禮上的媒人是樹梢上的烏鴉,雙親是溪邊的垂柳,賓客是夏夜名鳴叫的知了。在他們的喜宴上,賓客一如尋常喜宴上的賓客那樣喧鬧;在他們的喜宴上,新郎也像其他新郎一樣幸福,新娘也像其他新娘一樣幸福。喜宴結束後,鄭板橋的新娘對他說:“妾為鬼魅已有一些時間,修得一點法力,可在滿月之時得到一刻肉身,不知那時郎君是否願和我像尋常夫妻那樣修得燕好。”鄭板橋當時只當她是在說笑,但還是點了點頭。只是那女子並非說笑,鄭板橋和他的妻子的新婚夜與常人的並無二致。

十月之後,鄭板橋的妻子為他生下了一個孩子。只是,鄭板橋發現他既觸不到自己的妻子,也觸不到自己的孩子。一日,他的妻子抱著孩子對他說:“君為世間凡人,而妾為陰間鬼魅,妾法力低微,福分淺薄無力久留,只得去矣。妾與郎君相處的時光,妾永世難忘。望郎君勿忘妾身,但也莫為妾身憂傷。”說罷,鄭板橋的妻兒在頃刻間化為烏有。

見妻兒化為烏有後,鄭板橋悲痛地不能自已,坐在地上放聲大哭。這時一老僧突然從道旁走到鄭板橋的身邊。對他說:“貧僧觀察先生已有些時日,還請先生到貧僧寺中一座,好讓貧僧將先生所遇之事的緣由說與先生。”於是鄭板橋與老僧一起行至一處古剎。入座後,老僧將一封書信交於鄭板橋,鄭板橋打開一看是其妻子的筆跡。上面寫道:妾乃郎君前世之妻,特來盡未盡之緣分。崇禎七年清軍入關,兵至山東。那時,君為山東名士名叫王冰傑,妾為鄉間女子名叫李秀娟。當時妾與郎君已有婚約。君不忍大好河山遭韃虜蹂躪,於是毅然舉兵抗清。然清兵眾而義軍寡。君料抗清之事凶多吉少,於是將妾與雙親請到家中說:“小生此番抗清,只怕是凶多吉少,我若兵敗身死,秀娟即可改嫁不必為我浪費青春。”說罷郎君飛身上馬,直撲清軍。數日過後,清軍開至鄉里。妾聽聞君率義軍與清軍血戰三日後,身殉沙場。妾當即動身去尋君屍首,行至飲馬河畔,見君身中數箭倒在河邊。妾欲將君裝殮,不料被一旁的清兵揮刀砍死。妾與郎君生不得同處一室,卻共死於流水之側。而後,君轉世投胎而妾為孤魂野鬼,妾之所以為鬼魅只為與郎君再續前緣,而前緣盡則妾雖有萬般不捨也只有離去,蓋因天命不可違,望郎君自珍重。

鄭板橋讀罷頓時淚如雨下,老僧勸他看開些。他居然破涕為笑,說道:“此刻的我只想得到數日的糊塗好讓我忘了如此種種。”

心理分析

鄭板橋寫的“難得糊塗”字幅下,有他題的一行款跋:“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這行款跋,當是鄭板橋對“難得糊塗”的解釋了,即對自己處世哲學的一種解釋。

從字幅上標明的日子看,字幅寫於乾隆十六年,當時鄭板橋正在山東濰縣當知縣。一向正直、率真、清正廉明的鄭板橋在當時黑暗的官場上很吃不開,常常受到惡勢力的嘲諷、刁難。他一面以嬉笑怒罵來抗爭,一面又彷徨悲觀,產生了脫世思想。這時他的情緒,是壓抑、苦悶、孤獨、自嘲、彷徨、悲觀、痛苦交織在一起。就是在這種情緒下,他寫了“難得糊塗”的字幅,不久便辭官歸隱。

這樣,就可以明白款跋的意思了:“聰明難”———要進取,要“眾人皆醉我獨醒”當然難。“糊塗難”———得過且過本來並不難,但一個一心想勤政執法,為百姓做事的人心中並不願意這樣做,因此也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抗爭不過官場的黑暗勢力,又不願昧著良心去“糊塗”,這種“聰明”之後的“糊塗”更難。款跋最後一句“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在前面種種的“難”面前,只有小心從事,知進知退,不冒失,不惹禍,只求心裡安寧,不求後世福報。

鄭板橋的這種心理和處世哲學,既有積極的一面,即表現了不同惡勢力同流合污的立場和骨氣;也有消極的一面,即看破紅塵的悲觀脫世思想。“難得糊塗”中表現出來的,更多的是消極的脫世思想。

許多人愛買鄭板橋“難得糊塗”的字幅,主要是他們很欣賞鄭板橋的處世哲學。不過,據我看,不少人是取消極態度的。“難得糊塗”中儘管有積極的一面,但畢竟趨於消極,和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格格不入,終不足取。

不過難得糊塗這種精神恰好是當代人所需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