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機

陸機

陸機(261年-303年),字士衡,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 。西晉著名文學家、書法家。出身吳郡陸氏,為孫吳丞相陸遜之孫、大司馬陸抗第四子,與其弟陸雲合稱“二陸”,又與顧榮、陸雲並稱“洛陽三俊”。 陸機在孫吳時曾任牙門將,吳亡後出仕西晉,太康十年(289年),陸機兄弟來到洛陽,文才傾動一時,受太常張華賞識,此後名氣大振。時有“二陸入洛,三張減價”之說。歷任太傅祭酒、吳國郎中令、著作郎等職,與賈謐等結為“金谷二十四友”。趙王司馬倫掌權時,引為相國參軍,封關中侯,於其篡位時受偽職。司馬倫被誅後,險遭處死,賴成都王司馬穎救免,此後便委身依之,為平原內史,世稱“陸平原”。太安二年(303年),任後將軍、河北大都督,率軍討伐長沙王司馬乂,卻大敗於七里澗,最終遭讒遇害,被夷三族。 陸機“少有奇才,文章冠世”,詩重藻繪排偶,駢文亦佳。與弟陸雲俱為西晉著名文學家,被譽為“太康之英”。與潘岳同為西晉詩壇的代表,形成”太康詩風“,世有”潘江陸海“之稱。陸機亦善書法,其《平復帖》是中古代存世最早的名人書法真跡。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荊衡杞梓

陸機 陸機

陸機生於吳郡橫山( 今江蘇崑山)。 他出身名門士族,為孫吳丞相陸遜之孫,其父陸抗亦為孫吳大司馬,陸機為陸抗第四子。他身長七尺,聲如洪鐘。年少時有奇才,文章蓋世,傾心儒家學術,非禮不動。

鳳凰三年(274年),陸抗逝世,陸機與其兄陸晏、陸景、陸玄及弟陸雲分領陸抗部曲 ,擔任牙門將。

太康元年(280年),陸機二十歲時孫吳滅亡,他於是退居家鄉,閉門勤學,累積十餘年。由於陸機父祖宗親在孫吳都位居將相,功勳卓著,他深深感慨吳末帝孫皓拋棄祖業,投降西晉。便評論孫權得天下、孫皓亡天下的原因,又追述自己祖父、父親的功業,於太康九年(288年)創作了《辨亡論》( 分上、下兩篇) 。

二陸入洛

太康十年(289年),陸機與弟弟陸雲一同來到京師洛陽,初入洛陽時,二人志氣高昂,自認為是江南名族,不重視中原人士,只拜訪當時的名士、太常張華。張華一向重視陸機的名聲,陸機與張華相見便感到一面如故,他欽佩張華的德望風範,以師長的禮儀對待他 ( 後張華遇害,陸機為他作了 誄文 ,又創作《詠德賦》來悼念他 )。張華說:“伐吳之戰,獲得了兩個俊士。”並把他們推薦給諸公 ,使得二陸名氣大振。時有“二陸入洛,三張減價”之說( “三張”指 張載 、 張協 和 張亢)。

志匡世難

太熙元年(290年),太傅楊駿徵召陸機任祭酒。元康元年(291年),晉惠帝皇后賈南風發動政變,誅殺楊駿。

元康二年(292年),陸機接連擔任太子洗馬、著作郎。 他喜歡交遊權貴門第,與外戚賈謐親善,為“金谷二十四友”( 一作魯公二十四友)之一,因而遭到譏諷。

元康四年(294年),吳王司馬晏出京鎮守淮南,任命陸機為吳國郎中令。 元康六年(296年),隨吳王游梁、陳之地,其冬,轉任尚書中兵郎。元康七年(297年),轉為殿中郎。

元康八年(298年),陸機出補著作郎。

永康元年(300年),趙王司馬倫發動政變,誅殺賈后並輔政後,陸機被請為相國(司馬倫)參軍。因參與誅討賈謐有功,賜爵關中侯,不久,司馬倫將要篡位,任命他為中書郎。

永寧元年(301年),三王( 齊王 司馬冏 、河間王 司馬顒 、成都王 司馬穎)舉義,誅殺篡位的司馬倫,齊王司馬冏認為陸機任中書之職,懷疑加司馬倫九錫以及惠帝禪詔之文陸機有參與,於是收捕陸機等九人交付廷尉治罪。仰賴成都王司馬穎、吳王司馬晏一齊救援疏理,陸機才得以減免死刑,被流放邊地,遇到大赦才沒去。當時中原多難,與陸機交好的江南名士顧榮、戴淵等都勸陸機回到江南,陸機仗著才能聲望,志在匡正世難,所以不從。司馬冏主政後,恃功自誇,受爵位不禮讓,陸機厭惡他,便作了《豪士賦》來諷刺司馬冏。司馬冏仍未覺悟,而最終失敗被殺。

當時,成都王司馬穎推讓功勞而不自居,慰勞下士。陸機既感謝他救過自己的恩德,又見朝廷屢有變異禍難,認為司馬穎必定能使晉室興隆,於是委身於他。司馬穎讓陸機參大將軍軍事,任平原內史,後世遂稱其為“陸平原”。

河橋鼓哀

陸機畫像 陸機畫像

太安二年(303年),司馬穎與河間王司馬顒起兵討伐長沙王司馬乂,讓陸機代理後將軍、河北大都督,率領北中郎將王粹、冠軍將軍牽秀等各軍共二十多萬人。陸機因家中三代為將,是道家所忌諱的,外加客居他鄉做官,位居群士之上,王粹、牽秀等都有怨恨之心,所以陸機堅決請求辭去都督之職。司馬穎不同意。陸機同鄉人孫惠也勸陸機把都督之職讓給王粹,陸機說:“你是說我要躊躇躲避賊子,正好會招致災禍。”於是就任。司馬穎對陸機說:“如果事情成功,封你為郡公,任台司之職,將軍你要努力啊!”陸機說:“從前齊桓公因信任管夷吾而建立九合諸侯之功,燕惠王因懷疑樂毅而失去將要成功之業,今天的事,在您不在我啊!”司馬穎的左長史盧志內心嫉恨陸機得寵,對司馬穎進言道:“陸機自比於管子、樂毅,把您比作昏君,自古以來命將派兵,沒有臣子欺凌國君而可以成事的。”司馬穎沉默不語。

陸機開始治軍時,軍旗折斷,他內心很是厭惡。軍佇列陣出發,從朝歌至河橋,鼓聲傳數百里,自從漢魏以來,還不曾有過這樣盛大的出兵場面,長沙王司馬乂挾持惠帝與陸機在鹿苑交戰,陸機軍大敗,赴七里澗而死的士兵如同積薪,澗水為此不流,將軍賈棱也戰死。

華亭鶴唳

陸機蘇州石刻像 陸機蘇州石刻像

當初,宦官孟玖及其弟孟超一併被司馬穎寵幸。孟超率領一萬人任小都督,還未交戰,就放縱士兵擄掠,陸機逮捕了主凶。孟超帶鐵騎百餘人,徑直到陸機麾下搶人,回頭對陸機說:“貉奴( 北人對南人的蔑稱)能作都督嗎?”陸機的司馬孫拯勸陸機殺了他,陸機不同意。孟超公開對眾人說:“陸機將要謀反。”又給孟玖寫信,說陸機懷有二心,不趕快決戰。作戰時,孟超又不受陸機管轄,輕易率兵獨自進軍而覆沒。孟玖卻懷疑是陸機殺了他,便向司馬穎進讒言,說陸機有異志。將軍王闡、郝昌、公師藩等都被孟玖利用,與牽秀等共同證明。司馬穎大怒,讓牽秀秘密逮捕陸機。當晚,陸機夢見黑車帷纏住車子,手撕扯不開,天亮後牽秀的部隊就到了。陸機脫下戎裝,穿上白帢,與牽秀相見,神態自若,對牽秀說:“自從吳國覆滅,我兄弟宗族蒙受大晉重恩,入朝陪侍帷幄,剖符帶兵。成都王把重任交給我,我推辭卻沒有獲準。今日被殺,難道不是命嗎!”便給司馬穎寫了一封信,言辭非常悽惻。臨刑時,陸機感嘆道:“華亭的鶴鳴聲,哪能再聽到呢?”於是在軍中遇害,時年四十三歲。兩個兒子陸蔚、陸夏也一同被害,弟陸雲、陸耽也隨後遇害。陸機既不當死罪,士卒都因此感到痛惜,沒有誰不為此流淚。這一天白天大霧彌合,大風折樹,平地積雪一尺厚,議論的人認為是陸機冤死的象徵。 他死後,好友紀瞻贍養接濟陸家,無微不至。

陸機遇害後,還葬雲間,今其墓周河套尚存遺址,仍可辨認。

主要成就

文學

劉亨繪《松江十二俊之陸機》 劉亨繪《松江十二俊之陸機》

兩晉詩壇上承建安、正始,下啟南朝,呈現出一種過渡的狀態,西晉詩壇以陸機、潘岳為代表,講究形式,描寫繁複,辭采華麗,詩風繁縟。所謂太康詩風就是指以陸、潘為代表的西晉詩風。 陸機天才秀逸,辭藻宏達佳麗,被譽為“太康之英”。

陸機作文音律諧美,講求對偶,典故很多,開創了駢文的先河。陸、潘諸人為了加強詩歌鋪陳排比的描寫功能,將辭賦的句式用於詩歌,豐富了詩歌的表現手法。他們詩中山水描寫的成分大量增加,排偶之句主要用於描寫山姿水態,為謝靈運、謝朓諸人的山水詩起了先導的作用。

追求華辭麗藻、描寫繁複詳盡及大量運用排偶,是太康詩風“繁縟” 特徵的主要表現。從文學發展的規律來看,由質樸到華麗,由簡單到繁複,是必然的趨勢。正如蕭統所說:“蓋踵其事而增華,變其本而加厲,物既有之,文亦宜然。”陸、潘發展了曹植“辭采華茂”的一面,對中國詩歌的發展是有貢獻的,對南朝山水詩的發展及聲律、對仗技巧的成熟,有促進的作用。

陸機流傳下來的詩,共105首,大多為樂府詩和擬古詩。代表作有《君子行》、《長安有狹邪行》、《赴洛道中作》等。劉勰《文心雕龍·樂府篇》稱:“子建士衡,鹹有佳篇。”

陸機賦今存27篇,較出色的有《文賦》、《嘆逝賦》、《漏刻賦》等。散文中,除《辨亡論》外,代表作還有《吊魏武帝文》。陸機還仿揚雄“連珠體”,作《演連珠》五十首,《文心雕龍·雜文》篇將揚雄以下眾多模仿之作稱為“欲穿明珠,多貫魚目”,獨推許陸機之作:“唯士衡運思,理新文敏,而裁章置句,廣於舊篇,豈慕朱仲四寸之璫乎!夫文小易周,思閒可贍。足使義明而詞淨,事圓而音澤,磊磊自轉,可稱珠耳。”

張華曾對陸機說:“別人作文,常遺憾才氣少,而你更擔心才氣太多。”其弟陸雲曾在給他的信中說:“君苗見到兄長的文章,便要燒掉他的筆硯。”後來葛洪著書,稱讚陸機的文章“猶如玄圃的積玉,沒有什麼不是夜晚發光的,五條河噴吐流波,源泉卻一樣。他的文辭弘達美麗典雅周全,英銳飄逸而出,也是一代的絕筆啊!” 劉勰《文心雕龍·才略篇》評其詩文云:“陸機才欲窺深,辭務索廣,故思能入巧,而不制繁。”明朝張溥贊之:“北海(孔融)以後,一人而已”。

思想

陸機創作時恪守道家崇尚自然的思想,並深受黃老思想內修之學的影響。理論見解在許多方面都跟道家思想密切相關,或直接引用,或是對其加以發揮,很有老莊思想的風範。

陸機在政治上主張實行分封制,曾著《五等論》以說明。

書法

陸機善書法,其章草作品《平復帖》是中國古代存世最早的名人法書真跡,也是歷史上第一件流傳有序的法帖墨跡,有“法帖之祖”的美譽,被評為九大“鎮國之寶”。

宋陳繹曾云:“士衡《平復帖》,章草奇古”。《大觀錄》里說《平復帖》為“草書、若篆若隸,筆法奇崛”。《平復帖》對後世也產生過較大影響。清人顧復稱“古意斑駁而字奇幻不可讀,乃知懷素《千字文》、《苦筍帖》,楊凝式《神仙起居法》,諸草聖鹹從此得筆。”這些評論或許有牽強附會之感,但若是懷素、楊凝式當真見到,也確會為之動情。董其昌贊雲“右軍以前,元常之後,唯存數行,為希代寶”。《宣和書譜》還曾收錄有其行書《望想帖》 。

陸機《平復帖》 陸機《平復帖》

個人作品

文學

據《晉書·陸機傳》載,陸機所作詩、賦、文章,共300多篇,今存詩107首,文127篇(包括殘篇)。 原有文集四十七卷 ,《隋書· 經籍志》亦著錄有《陸機集》十四卷,均佚。南宋徐民臆發現遺文10卷,與陸雲集合輯為《晉二俊文集》,明代陸元大據以翻刻,即今通行之《陸士衡集》。明人張溥《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中輯有《陸平原集》。 《全晉文》卷96~卷99錄有其作品,逯欽立《秦漢魏晉南北朝詩》輯有其詩。

中華書局1982年出版金濤聲校點的《陸機集》,今人劉運好有《陸士衡文集校注》。

史學

陸機在史學方面也有建樹,著有《晉紀》四卷、《吳書》(未成)、《要覽》、《洛陽記》一卷等。

繪畫

據唐代張彥遠《歷代名畫記》記載,陸機還著有《畫論》。

人物評價

兩晉

張華:①伐吳之役,利獲二俊。 ②人之為文,常恨才少,而子更患其多。 ③二陸龍躍於江、漢,彥先風鳴於朝陽。

陸云:君苗見兄文,輒欲燒其筆硯。

孫惠:不意三陸( 陸機、陸雲、 陸耽)相攜暗朝,一旦湮滅,道業淪喪,痛酷之深,荼毒難言。國喪俊望,悲豈一人!

蔡洪:陸士衡、士龍鴻鵠之徘徊,懸鼓之待槌。

葛洪:機文猶玄圃之積玉,無非夜光焉,五河之吐流,泉源如一焉。其弘麗妍贍,英銳漂逸,亦一代之絕乎!

孫綽:①潘文爛若披錦,無處不善;陸文若排沙揀金,往往見寶。 ②潘文淺而淨,陸文深而蕪。

張騭:雲性弘靜,怡怡然為士友所宗。機清厲有風格,為鄉黨所憚。

南北朝

檀道鸞:自司馬相如、王裒、揚雄諸賢,世尚賦頌,皆體則詩、騷,傍綜百家之言。及至建安,而詩章大盛。逮乎西朝之末,潘、陸之徒雖時有質文,而宗歸不異也。

陸機 陸機

沈約:降及元康,潘、陸特秀,律異班、賈,體變曹、王,縟旨星稠,繁文綺合,綴平台之逸響,采南皮之高韻。遺風餘烈,事極江右。

劉勰:①晉世群才,稍入輕綺,張、潘、左、陸,比肩詩衢。 ②陸機才欲窺深,辭務索廣,故思能入巧而不制繁。

魏收:曹植信魏世之英,陸機則晉朝之秀,雖同時並列,分途爭遠。

蕭統:但以當世之作,歷方古之才人,遠則揚、馬、曹、王,近則潘、陸、顏、謝,而觀其遣辭用心,了不相似。

蕭繹:吟詠風謠,流連哀思者,謂之文……筆退則非謂成篇,進則不雲取義,神其巧惠筆端而已。至如文者,惟須綺縠紛披,宮征靡曼,唇吻遒會,情靈搖盪…潘安仁清綺若是,而評者止稱情切,故知為文之難也。曹子建、陸士衡,皆文士也,觀其辭致側密,事語堅明,意匠有序,遺言無失。雖不以儒者命家,此亦悉通其義也。觀遍文士,略盡知之。

鍾嶸:晉平原相陸機,其源出於陳思。才高詞贍,舉體華美。氣少於公幹,文劣於仲宣。尚規矩,不貴綺錯,有傷直致之奇。然其咀嚼英華,厭飫膏澤,文章之淵泉也。張公嘆其大才,信矣!

庾信:(諸)葛瞻始嗣兵戈,仍遭蜀滅;陸機才論功業,即值吳亡...毛修之埋於塞表,流落不存;陸平原敗於河橋,生死慚恨。

唐宋元

李世民:古人云:‘雖楚有才,晉實用之。’觀夫陸機、陸雲,實荊、衡之杞梓,挺圭璋於秀實,馳英華於早年,風鑒澄爽,神情俊邁。文藻宏麗,獨步當時;言論慷慨,冠乎終古。高詞迥映,如朗月之懸光;疊意回舒,若重岩之積秀。千條析理,則電坼霜開;一緒連文,則珠流璧合。其詞深而雅,其義博而顯,故足遠超枚、馬,高躡王、劉,百代文宗,一人而已。然其祖考重光,羽楫吳運,文武奕葉,將相連華。而機以廊廟蘊才,瑚璉標器,宜其承俊乂之慶,奉佐時之業,申能展用,保譽流功。屬吳祚傾基,金陵畢氣,君移國滅,家喪臣遷。矯翮南辭,翻棲火樹;飛鱗北逝,卒委湯池。遂使穴碎雙龍,巢傾兩鳳。激浪之心未騁,遽骨修鱗;陵雲之意將騰,先灰勁翮。望其翔躍,焉可得哉!夫賢之立身,以功名為本;士之居世,以富貴為先。然則榮利人之所貪,禍辱人之所惡,故居安保名,則君子處焉;冒危履貴,則哲士去焉。是知蘭植中塗,必無經時之翠;桂生幽壑,終保彌年之丹。非蘭怨而桂親,豈塗害而壑利?而生滅有殊者,隱顯之勢異也。故曰,炫美非所,罕有常安;韜奇擇居,故能全性。觀機、雲之行己也,智不逮言矣。睹其文章之誡,何知易而行難?自以智足安時,才堪佐命,庶保名位,無忝前基。不知世屬未通,運鍾方否,進不能辟昏匡亂,退不能屏跡全身,而奮力危邦,竭心庸主,忠抱實而不諒,謗緣虛而見疑,生在己而難長,死因人而易促。上蔡之犬,不誡於前,華亭之鶴,方悔於後。卒令覆宗絕祀,良可悲夫!然則三世為將,釁鐘來葉;誅降不祥,殃及後昆。是知西陵結其凶端,河橋收其禍末,其天意也,豈人事乎!

駱賓王:①河朔詞人,王、劉為稱首;洛陽才子,潘、左為先覺。若乃子建之牢籠群彥,士衡之籍甚當時,並文苑之羽儀,詩人之龜鏡。②文昌隱隱皇城裡, 由來奕奕多才子。潘陸詞鋒駱驛飛,張曹翰苑縱橫起。

王勃:陸平原、曹子建,足可以車載斗量;謝靈運、潘安仁,足可以膝行肘步。

魏元忠:理國之要,在文與武。今言文者則以辭華為首而不及經綸,言武者則以騎射為先而不知方略,是皆何益於理亂哉!故陸機著《辨亡》之論,無救河橋之敗,養由基射穿七札,不濟鄢陵之師,此已然之明效也。

李白:①陸機作太康之傑士,未可比肩;曹植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駕。②陸機才多豈自保。

柳冕:文章本於教化,形於治亂,繫於國風。故在君子之心為志,形君子之言為文,論君子之道為教。易云: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君子之文也。自屈、宋以降,為文者本於哀艷,亡於比興,失古義矣。雖揚、馬形似,曹、劉骨氣,潘、陸藻麗,文多用寡,則是一技,君子不為也。

盧藏用:孔子歿二百歲而騷人作,於是婉麗浮侈之法行焉。漢興二百年,賈誼、馬遷為之傑,憲章禮樂,有老成之風;長卿、子云之儔,瑰詭萬變,亦奇特之士也。惜其王公大人之言,溺於流辭而不顧。其後班、張、崔、蔡、曹、劉、潘、陸,隨波而作,雖大雅不足,其遺風餘烈,尚有典型。

陸機 陸機

獨孤及:且文之為體也,必當詞與旨相經,文與聲相會。詞義不暢,則情旨不宣;文理不清,則聲節不亮。詩人因聲以緝韻,沿旨以制詞,理亂之所由,風雅之所在。固不可以孤音絕唱,寫流遁於胸懷;棄徵捐商,混妍蚩於耳目,自當晞聖藻於天文,聽仙章於廣樂,屈、宋為涯島,班、馬為堤防,粲、植為陸落,潘、陸為郊境,搴琅玕於江、鮑之樹,採花蕊於顏、謝之園,何、劉準其衡軸,任、沈程其粉黛,然後為得也。若乃才不半古,而論已過之,妄動刀尺,輕移律呂,脫略先輩,迷詿後昆,此明時所當變也。

崔祐甫:曹、劉之氣奮以舉,潘、陸之詞縟而麗。過此以往,未之或知。

姚鉉:至於魏、晉,文風下衰,宋、齊以降,益以澆薄。然其間皷曹、劉之氣焰,聳潘、陸之風格,舒顏、謝之清麗,揭何、劉之婉雅,雖風興或缺,而篇翰可觀。

何去非:陸生之不講乎為將之術也。機以亡國羈旅之身委質上國,於術無所持,於氣無所養,徒矜才傲物,犯怒於眾。司馬潁強肆不君,舉犯順之師,豈足為託身之主哉?機以怨仇之府,一朝身先群士,都督其軍,而眾至數十萬,漢魏以來,出師之盛,未嘗有也。彼既失所任矣,而機內無術以探其所以任我者之心,外無權以濟其所以屬我者之事,乃方掀然自擬管、樂。臨戒之始,孟超以偏校乾其令,而辱之若遇仆虜,而機不以為戮而舍之。以是而將,用是而戰,雖提師百萬,孰救其敗哉?故鹿苑之潰,死者如積,眾毀因之,遂致其誅,為天下笑。才不足勝其所寄,智不足酬其所知,一投足舉踵,則顛踣隨之。乃歸禍於三代之將,豈不繆歟?

葉適:自魏至隋唐,曹植、陸機為文士之冠。植波瀾闊而工不逮機。植猶有漢余體,機則格卑氣弱,雖杼軸自成,遂與古人隔絕,至使筆墨道度數百年,可嘆也!

元好問:斗靡夸多費覽觀,陸文猶恨冗於潘。心聲只要傳心了,布穀瀾翻可是難。

陶宗儀:天才秀逸,辭藻宏麗,能草書。

明清

謝應芳:切見晉散騎常侍、贈侍中、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顧元公,相門華裔,文武全才。當時與陸機、陸雲並稱三俊。王導慕江南之望,張華號南京之奇。

王世貞:①陸士衡翩翩藻秀,頗見才致,無奈俳弱何。 ②陸病不在多而在模擬,寡自然之致。

張溥:士龍與兄稱論文章,頗貴清省,妙若文賦,尚嫌綺語未盡。又雲作文尚多譬,家豬羊耳,其數四推兄,或雲瑰鑠、或雲高遠絕異、或雲新聲絕曲,要所得意惟清新相接。士衡文成,輒使弟定之,不假他人。二陸用心,先質後文,重規沓矩,亦不得已而後見耳。哲昆詩匹,人稱如陳思《白馬》。...士衡枉死,遂同隕墮。聞河橋之鼓聲哀,華亭之鶴唳,巢覆卵破,宜相及也。

王夫之:士有詞翰之美,而樂以之自見,遂以累其生平而喪之,陸機其左鑒已。機之身名兩隕,瀕死而悔,發為華亭鶴唳之悲,惟其陷身於司馬穎,不能自拔,而勢不容中止也。其受穎之羈紲而不能自拔,惟受穎辯理得免之恩而不忍負也。機之為司馬倫撰禪詔也,無可貰其死。人免之於鈇鉞之下,肉其白骨,而遽料其敗,速去之以避未然之禍,此亦殆無人理矣。故機之死,不死於為穎將兵之日,而死於為倫撰詔之時。其死已晚矣!雖然,機豈愚悖而甘為賊鵠乎?謝朝華,披夕秀,以詞翰之美樂見於當世,則倫且資其諛頌以為榮,蓋有求免而不得者。其不能堅拒之而仗節以死,固也。雖然,不死則賊,不賊則死,以瑣瑣之文名,迫之於必死必賊之地,詞翰之美為累也若斯!

沈德潛:士衡詩跡推大家,然意欲逞博,而胸少慧珠,筆又不足以舉之,遂開出排偶一家。西京以來空靈矯健之氣,不復存矣。降自梁、陳,專工對仗,邊幅復狹,令閱者白日欲臥,未必非士衡為之濫觴也。

石韞玉:韜略家風,文章餘事。河橋一蹶,英雄短氣。

近現代

蔡東藩:①才高班馬露英華,一跌喪身並復家。何若當年先引去,好隨雲鶴隱天涯。 ②夫陸機附逆逼君,死本自取,但不死於朝廷之大法,而獨死於逆黨之讒言,則不得不為之呼冤,實則亦非真冤也。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誰令彼甘心事逆,自蹈死地?

錢基博:①兩晉文章,其迴翔於漢魏之際而漸定所趨者乎?其大要不出二派:其一派奇麗藻逸,擷兩漢之葩,潘岳、陸氏機雲、左思其尤,以開太康之盛。 ②魏季,才士放達,振起玄風,文采頓減。至晉武帝,底定吳蜀,區宇始一;太康之中,文彥雲會;而三張、二陸、兩潘、一械,勃爾復興,踵武前漢,風流未沬,亦文章之中興也……二陸則弟遜於兄,兩潘則尼不如岳。而冠冕群英,實推潘陸。史稱之曰:“機文喻海,岳藻如江。”一世之雄也。然潘之機利而筆不遒,陸之體重而勢不駿。潘岳才思清綺,秀爽有餘,承建安之風流。而機則文章麗典,宮商相變,開永明之新制;特是語多偶排,氣未清壯,情隱於辭繁;勢駑於藻縟;所患意不逮辭,情急於藻,偶語勝而古意亡矣。

軼事典故

陸機輟筆

西晉初年,陸機曾撰寫《三都賦》,當時出身寒門的左思也在寫,陸機對此很不以為然。但當左思歷時十年,完成了《三都賦》時,“豪貴之家,競相傳寫,洛陽為之紙貴”。陸機看完左思寫的《三都賦》之後讚嘆不已,將自己的《三都賦》手稿燒掉,以示輟筆。後便有“陸機輟筆”的典故。

巧對王濟

陸機曾到侍中王濟那兒,王濟指著羊乳酪對陸機說:“你們吳中有什麼與此匹敵?”陸機回答說:“千里的蓴菜羹,未下的鹽豆豉。”當時稱為有名的對答。

二陸優劣

盧志曾當著眾人問陸機道:“陸遜、陸抗跟你誰近誰遠?”陸機道:“正如同你跟盧毓、盧珽一樣。”盧志沉默不語。起身後陸雲對陸機說:“遠邦異域,理當不熟悉我們的祖輩,何至如此計較?”陸機說:“我們的父親、祖父名揚四海,哪有不知道的呢?”評論者以此評定二陸的優劣。

駿犬傳信

當初陸機有一隻名犬,名叫黃耳,他喜愛它。後來寄寓在京城,很久沒有過問家事,便笑著對狗說:“我家久無書信,你能否送信取回訊息呢?”狗搖著尾巴叫出聲。陸機便寫信用竹筒裝著系在狗脖子上,狗沿路向南走,便到了家中,得到回信返回洛陽。此後便習以為常。

兄弟異同

蔡謨在洛陽的時候,看見陸機、陸雲兄弟住在僚屬辦公處里,有三間瓦屋,陸雲住在東頭,陸機住在西頭。陸云為人,文雅纖弱得可愛;陸機身高七尺多,聲音像鐘聲般洪亮,言談大多慷慨激昂。

戴淵投劍

戴淵年輕時,很俠義,不注意品行,曾在長江、淮河間襲擊、搶劫商人和旅客。陸機度假後回洛陽,行李很多,戴淵便指使一班年輕人去搶劫。他在岸上,坐在摺疊椅上指揮手下的人,安排得頭頭是道。戴淵原本風度儀態挺拔不凡,雖然是處理搶劫這種卑劣的事,神彩仍舊與眾不同。陸機在船艙里遠遠地對他說:“你有這樣的才能,還要做強盜嗎?”戴淵感悟流淚,便扔掉劍投靠了陸機。他的談吐非同一般,陸機更加看重他,和他確定交友,並寫信推薦他。後來,戴淵在東晉官至征西將軍。

親屬成員

祖父

陸遜,字伯言,三國孫吳時官至丞相,封江陵侯,死後追謚“昭”。

父親

陸抗,字幼節,官至大司馬、荊州牧,死後諡號“武”。

兄弟

•兄長

陸晏,官至裨將軍、夷道監。

陸景,字士仁,官至偏將軍、中夏督,封毗陵侯。

陸玄,陸抗死後領其部曲。

•弟弟

陸雲,字士龍,西晉文學家,官至清河內史。

陸耽,官至平東祭酒。

後世紀念

宅邸

陸機宅,據李善注引陸道瞻《吳地記》曰:“海鹽縣東北二百里有長谷,昔陸遜、陸凱居此。”李太白《題王處士水亭》云:齊朝南苑,是陸機宅。《太平寰宇記》;“二陸宅,在長谷,谷在吳縣東北二百里,谷周廻百餘里,谷水下通松江,昔陸凱居此谷。”

墓址

陸機墓又稱丞相墳,將軍墓。旁有庵,在福泉山腳下,通波塘西畔,系縣古蹟,常有文人學士來竭墓憑弔。按正德《松江府志·卷十七·冢墓》記載:陸氏十三墓俱在松江府西北二十里左右。

古代書法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