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崧

陳維崧

陳維崧(1625—1682年),字其年,號迦陵,宜興人。明末清初詞壇第一人,陽羨詞派領袖。明末四公子之一陳貞慧之子。 明熹宗天啟五年(1625年),陳維崧出世,幼時便有文名。十七歲應童子試,被陽羨令何明瑞拔童子試第一。與吳兆騫、彭師度同被吳偉業譽為“江左三鳳”。與吳綺、章藻功稱“駢體三家”。明亡後,科舉不第。弟弟陳宗石入贅於商丘侯方域家,陳維崧亦寓居商丘,與弟同居。 順治十五年(1658年)十一月,陳維崧訪冒襄,在水繪庵中的深翠房讀書,冒襄派徐紫雲(雲郎)伴讀。 康熙元年(1662年),陳維崧至揚州與王士禎、張養重等修禊紅橋。康熙十八年(1679年),舉博學鴻詞科,授官翰林院檢討。卒於清聖祖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享年五十八歲。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陳維崧 陳維崧

陳維崧出生於講究氣節的文學世家,陳維崧的祖父陳於廷是明朝的左都御史、東林黨的中堅人物。父親陳貞慧與商丘的侯方域交善,二人為“明末四公子”其二,曾因反對“閹黨”,同罹阮大鋮之禍。

明天啟五年(1625),陳維崧出世。少年的時候便擁有了才名,冠而多須,浸淫及顴準,陳髯之名滿天下。嘗客如皋冒氏水繪園,主人愛其才,進聲伎適其意。陳維崧少時作文敏捷,詞采瑰瑋,吳偉業曾譽之為"江左鳳凰"。

明思宗崇禎十七年(1644年),明朝滅亡,陳維崧才20歲。入清後雖補為諸生,但長期未曾得到官職,身世飄零,游食四方,接觸社會面較廣。又因早有文名,一時名流如吳偉業、冒襄、龔鼎孳、姜宸英、王士禛、邵長蘅、彭孫遹等,都與他交往,其中與朱彝尊尤其接近,兩人在京師時切磋詞學,併合刊過《朱陳村詞》。清初詞壇,陳、朱並列,陳為“陽羨派”詞領袖。侯方域將女兒許配給陳維崧的弟弟陳宗石後,陳宗石入贅於商丘侯方域家,陳維崧亦寓居商丘,與弟同居。

康熙己未(1679年),召試鴻詞科,由諸生授檢討,纂修《明史》 ,時年五十四。

越四年(1682年)卒於官。

文獻記載

清《河南通志卷六十九》:“皇清,陳維崧,字其年,宜興人,祖於庭,前明左都御史。父貞慧與商丘侯方域交善,同罹阮大鋮之禍。方域避亂陽羨以女許維崧弟宗石後,宗石入贅,遂為宋人,維崧亦寓宋,與弟同居。維崧為文長於排偶。長洲汪琬稱為七百年一人,後以博學宏詞徴除翰林檢討,纂修《明史》,卒於官。”

斷袖之癖

即使是出身在這樣一個氣節之重享譽天下、書香仕宦之家的陳維崧,也頗好男風。陳維崧與名優徐紫雲的一段生死纏綿情事,曾使無數清代士人為之傾倒,似乎成了他們心目中理想情愛的標準。據野史筆記載,陳維崧對徐紫雲一見神移,當時正值梅花盛開,他就天天“攜紫雲徘徊於暗香疏影間”,從此開始了兩人長期的形影相隨的同性戀生活。陳維崧為徐紫雲寫作了大量的詩詞。其中《惆悵詞二十首·別雲郎》中滿是如“旅愁若少雲郎伴,海角寒更倍許長”、“獨坐待君歸未歸,不歸獨坐到天明”、“檢點行裝,淚滴珍珠,疊滿箱”之類的濃濃痴語。陳維崧還請名畫師為徐紫雲作肖像,其中僅《紫雲出浴圖卷》就有名士七十四人題詩一百五十三首、詞一首,卷中充斥著諸如“莫怪君王勤割袖,漫同羅倚浣春紗”、“江南紅豆相思苦,歲歲花前一憶君”等纏綿詩句。雖然這些題詩的士人未必都是同性戀者。

雖然陳維崧是嚴格意義上的同性戀者,卻對異性戀持欣賞態度。陳維崧家有妻妾子女,徐紫雲成年也要娶親,他在紫雲洞房花燭夜時寫了一首《賀新郎》相贈:“六年孤館相偎傍。最難忘,紅蕤枕畔,淚花輕颺。了爾一生花燭事,宛轉婦隨夫唱。只我羅衾寒似鐵,擁桃笙難得紗窗亮。休為我,再惆悵。”陳維崧對徐紫雲的相思依戀躍然紙上。徐紫雲婚後,二人仍親密來往,後陳維崧攜徐紫雲歸宜興老家居住。徐紫雲病逝後,陳維崧又寫了大量動情懷念的感傷詩句,詞句淒婉,令人傷感。

部分作品

陳維崧作品 陳維崧作品

1.歲暮雜憶 2.虞美人·無聊 3.題秦郵露筋祠 4.蜀山謁東坡書院 5.同前題

6.蘧庵先生五日有魚酒之餉醉後填詞 7.五人之墓 8.夜行滎陽道中 9.送姜西溟入都

10.正月二十日,從吳天石處讀緯雲弟京邸春詞 11.南鄉子·邢州道上作12.春日游平山堂即事

13.癸丑除夕 14.夜宿翁村時方刈稻苦雨不絕詞紀田家語 15.詠美人鞦韆

16.縴夫詞 17.感舊 18.冬夜不寐 19.秋懷 20.醉太平·江口醉後作

21.送蘧庵先生之廣陵,並示宗定九,孫無言,汪 22.卜運算元·租風瓜步

23.夜宿翁村時方刈稻苦雨不絕詞紀田家語 24.自封丘北岸渡江至汴梁

25.江行 26.春日游平山堂即事 27.作家書竟題范龍仙書齋壁上蘆雁圖

28.好事近 29.題曹實庵珂雪詞 30.投金瀨懷古

31.春夜聽客彈琵琶,作《隋唐評話》 32.歲暮雜憶 33.秋雨過紅板橋

34.題徐渭文《鐘山梅花圖》,同雲臣、南耕、京 35.雨 36.詠滇茶 37.懷阮亭 38.詠菜花

陳維崧作品 陳維崧作品

40.紀艷 41.七夕感懷用尤悔庵原韻42.荊南詞 43.夏日吳中寄內 44.秣陵懷古

46.甲辰廣陵中秋小飲孫豹人溉堂歌示阮亭

47.蘧庵先生五日有魚酒之餉醉後填詞 49.詠菜花 50.席見獅兒

51.悵悵詞 52.蜀山謁東坡書院 53.江南憶同雲臣和蘧庵先生韻

55.客有言西江近事者感而賦此

56.泥蓮庵夜宿,同子萬弟與寺僧閒話(庵外有白

57.夏五月大雨,南畝半成澤國,而梁溪人尚有畫

58.游京口竹林寺 59.紀艷 60.歲暮雜憶 61.贈何生鐵(鐵,小字阿黑,鎮江人,流寓泰州

62.伯成先生席上賦贈韓修齡(韓,關中人,聖秋 63.將歸留別練塘諸子 64.詠滇茶

65.梁溪顧梁汾舍人過訪賦此以贈兼題其小像 66.清明感舊 67.詠馬貴陽畫冊

68.陳郎以扇索書為賦一闋 69.蜀山謁東坡書院 70.乞巧同蘧庵先生賦 71.牆外丁香花盛開感賦

72.江村夏詠 74.秋懷 75.夏日吳中寄內 76.送三韓李若士省親之楚(若士尊公時提督湖廣

78.阻風江口 79.癸丑除夕 80.懷阮亭 82.贈成容若 85.同友人過野寺 86.荊南詞

87.江南雜詠 89.二月十一日夜風月甚佳過水繪園聽諸郎弦管燈 92.讀屈翁山詩,有作

陳維崧作品 陳維崧作品

93.秋夜聽梁溪陳四丈彈琵琶94.歲暮雜憶 95.三月三日尉氏道中作

96.讀孚若長歌,即席賦贈仍用孚若原韻

98.本意(癸丑三月十九日,用明楊孟載韻) 99.投金瀨懷古

102.家善百自崇川來,小飲冒巢民先生堂中。聞百

104.新安陳仲獻(名策)客蜀總戎幕府,嘗贖一俘 105.乞巧同蘧庵先生賦

106.清平樂·夜飲友人別館,聽年少彈三弦 107.過虎牢

108.汴京懷古(博浪城) 112.席見獅兒 113.和少游原韻

114.秋日經信陵君廟 115.三月三日尉氏道中作 117.夏日吳中寄內 120.汴京訪李師師故宅

123.感舊 125.自封丘北岸渡江至汴梁 127.許月度新自金陵歸,以《青溪集》示我,感賦

131.何明瑞先生筵上作 132.鉅鹿道中作 133.乞巧同蘧庵先生賦 134.點絳唇·夜宿臨洺驛

136.贈蘇崑生(蘇,固始人,南曲為當今第一。曾

詞集節選

《醉落魄·詠鷹》

寒山幾堵,風低削碎中原路。秋空一碧無今古。醉袒貂裘,略記尋呼處。

男兒身手和誰賭?老來猛氣還軒舉。人間多少閒狐兔。月黑沙黃,此際偏思汝。

《望江南·歲暮雜憶》

江南憶,少小住長洲。夜火千家紅杏幙,春衫十里綠楊樓。頭白想重遊。

江南憶,白下最堪憐。東冶璧人新訣絕,南朝玉樹舊因緣。秋雨蔣山前。

江南憶,懊惱十西湖。秋月春花錢又趙,青山綠水越連吳。往事只模糊。

江南憶,罨畫最風流。白屋山腰煙內市,紅蘭水面雨中樓。樓上漾簾鉤。

《南鄉子·江南雜詠三首》

戶派門攤,官催後保督前團。毀屋得緡上州府,歸去,獨宿牛車滴秋雨。

雞狗騷然,朝驚北陌暮南阡。印響西風猩作記,如鬼,老券排家驗鈐尾。

萬艘千船,今年米價減常年。乍可宣房填蟻穴,愁絕,不願官家言改折。

《醉太平·江口醉後作》

鐘山後湖,長乾夜烏。齊台宋苑模糊,剩連天綠蕪。

估船運租,江樓醉呼。西風流落丹徒,想劉家寄奴。

《夜遊宮·秋懷》

耿耿秋情慾動,早噴入、霜橋笛孔。快倚西風作三弄。短狐悲,瘦猿愁,啼破冢。

碧落銀盤凍,照不了、秦關楚隴。無數蟄吟古磚縫。料今宵,靠屏風,無好夢。

秋氣橫排萬馬,盡屯在、長城牆下。每到三更素商瀉。濕龍樓,暈鴛機,迷爵瓦。

誰復憐卿者?酒醒後、槌床悲詫。使氣筵前舞甘蔗。我思兮,古之人,桓子野。

箭與飢鴟兢快,側秋腦、角鷹愁態。駿馬妖姬秣燕代。笑吳兒,困雕蟲,矜細欬。

齷齪誰能耐?總一笑、浮雲睚眥。獨去為傭學無賴。圯橋邊,有猿公,期我在。

一派明雲薦爽,秋不住、碧空中響。如此江山徒莽蒼。伯符耶?寄奴耶?嗟已往。

十載羞廝養,孤負煞、長頭大顙。思與騎奴游上黨。趁秋晴,蹠蓮花,西嶽掌。

詞作賞析

《南鄉子 ·江南雜詠六首》

天水淪漣①,穿籬一隻撅頭船②。萬灶炊煙都不起。芒履③,落日撈蝦水田裡。

陳維崧 陳維崧

雞狗騷然④,朝經北陌暮南阡⑤。印響西風猩作記⑥。如鬼,老

券排家驗鈐尾⑦。

注釋

①天水淪漣--水波蕩漾,與天相接。②撅(juē嗟)--翹起。③芒履--草鞋。④騷然--騷動不寧。⑤阡、陌--田野間的小路,南北向曰阡,東西向曰陌。⑥猩--紅色,指印戳的顏色。作記--在契據上蓋印章。⑦老券--管理債據的小吏。排家--挨門挨戶。鈐(qián前)--圖章。驗鈐尾--查驗契據底端的印記有無遺漏。

講解

農村題材的詞在詞史上不多見,直面農民之慘痛疾苦的就更少。然而在清初的陽羨詞派手中,“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的現實精神與歷史責任感使這一類型成為了他們著力抒述的重大主題。陳維崧作為該派宗主,自然首當其衝,《南鄉子·江南雜詠六首》即是其中一組力作。這裡選的是組詞的第一首和第四首。前一首寫水災。在天水交接的浩茫中,一隻小船穿過籬笆。這是詞人在蒼蒼澤國中給我們攝取的一個特寫鏡頭。尋找湮沒在水下的可憐的財物?或者尋找一點可以果腹的吃食?詞人不說,但一種蒼涼已透現紙端。由此展開去,豈僅這一隻小船在孤寂地漂泊?千家萬戶其實都在饑寒交迫之中!他們只能穿著草鞋,迎著夕陽,撈幾顆蝦來作一家人的晚餐了。可是即便這樣蕭瑟的生涯,依然還不能躲開令人窒息的苛捐重稅。後一首開篇就是酷官暴吏的《下鄉圖》。所謂“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柳宗元《捕蛇者說》中這怵目驚心的一幕依舊不走樣地上演於每一寸土地!詞人不作評論,輕輕點染以“如鬼”二字,即已活畫出了暴吏們猙獰可憎的面目與民眾發自心底的極端憤懣之情,筆調冷峻之極。以詞特別是小令的形式抒寫類似杜甫《三吏》、《三別》的主題,是陳維崧的創新,足以見出他的真膽識、真精神。用筆則意不說破,鋒芒內斂,若綿里藏針。評論家多有為迦陵詞不能“沉鬱”而感到遺憾的,此類作品可正其謬。

《點絳唇夜宿臨洺驛》

①晴髻離離②,太行山勢如蝌蚪③。稗花盈畝④,一寸霜皮厚⑤。趙魏燕韓⑥,歷歷堪回首。悲風吼,臨洺驛口,黃葉中原走。

注釋

①臨洺驛--在臨洺關設定的驛站,在今河北省永年縣西,為古時冀晉豫地區交通要道。②晴髻--比喻的說法,形容晴空之下,群峰起伏,有若髮髻。黃庭堅《雨中登岳陽樓望君山》云:“滿川風雨獨憑欄,綰結湘娥十二鬟”,此用其意。離離--排列密集貌。③太行山--山名,蜿蜒於河南、山西、河北三省,由臨洺驛西眺可見。④稗(bài敗)--即稗子,雜草名,形狀似稻。稗花--指稗子抽穗,遠望如花開。⑤霜皮--月光照著稗草,表面如霜般清冷。⑥趙魏燕韓--古國名,為戰國七雄之四國,位於今河北、河南、山西一帶。

講解

一般說來,小令由於篇幅短狹,很難寫得波瀾壯闊,騰躍激揚。陳維崧則以他出眾的才華和驚人的創造力在令詞中描繪出一般只能寓於長調的慷慨沉雄境界。這無疑是他對詞的發展作出的又一貢獻。本篇作於康熙七年(1668)十月。這年夏天,陳維崧由避禍八載的如皋冒襄家入京謀職,雖得到龔鼎孳等大僚的激賞,仍失意而歸,去河南商丘探望入贅的四弟陳宗石。初冬日,途經臨洺驛投宿,在蒼茫夜色中俯仰今古,感慨萬端,故國之痛與身世之悲一併兜上心頭,因有此作。詞上片寫眼中景,開頭便連用兩個奇特的比喻:一是把岩巒靜矗之狀比作髮髻,一是把山嶺躍動之勢比作蝌蚪。前者猶可,後者則氣魄特大,眼界特高,詞境頓時為之一振。此種句子非胸吞雲夢者不能道,最能見出迦陵的獨異處。三四句寫近景,以盈畝的稗草暗示連年兵禍帶來的荒涼滅寂,為下文弔古之幽情伏筆。其“一寸厚”三字質感逼真,力透紙背。下片轉入抒情,激盪的情思漩起。“趙魏燕韓”誠然是弔古,卻也未始不是一個“故明”的符號。就在不到三十年前,此地不還是血火交映,滿目瘡痍?而自己心懷黍離之悲,行役天涯,日暮途窮,此時心境又怎一個“愁”字了得?於是,悲風怒叫,黃葉飆飛中,一個詞人踽踽獨行、蒼涼悲憤的形象纖毫畢現。“悲風吼”三句凌厲之極,那吼聲里也正包涵著詞人的鬱勃心音。

詞作風格

陳維崧工駢文及詞,嘗與朱彝尊合刊所作曰《朱陳村詞》,傳世有《湖海樓詩文詞全集》。(《國朝先正事略》卷三十九《文苑》)其弟宗石序其詞集云:“方伯兄少時,值家門鼎盛,意氣橫逸,謝郎捉鼻,麈尾時揮,不無聲華裙屐之好,故其詞多作旖旎語。迨中更顛沛,飢驅四方;或驢背清霜,孤篷夜雨;或河梁送別,千里懷人;或酒旗歌板,須髯奮張;或月榭風廊,肝腸掩抑;一切詼諧狂嘯,細泣幽吟,無不寓之於詞。甚至里語巷談,一經點化,居然典雅,真有意到筆隨,春風物化之妙。蓋伯兄中年始學為詩餘,晚歲尤好不厭,或一日得數十首,或一韻至十餘闋,統計小令、中調、長調共得四百一十六調,共詞一千六百二十九闋。先是京少有《天藜閣迦陵詞刻》,猶屬未備,今乃盡付梓人。自唐、宋、元、明以來,從事倚聲者,未有如吾伯兄之富且工也。”近人朱孝臧題云:“迦陵韻,哀樂過人多。跋扈頗參青兕意,清揚恰稱紫雲歌,不管秀師訶。”(《彊村語業》卷三)維崧詞具有創作天才,固宜其不為前人所囿矣。

陳維崧詞作的風格。自宋代以來,詞的風格分類不外乎兩種,即婉約與豪放。陳的詞是明顯屬於後一種的,這點無可非議。我們知道,宋代的豪放詞派主要以蘇軾和辛棄疾等人為主,雖然也有劉克莊、張元乾、陳亮等,但成就遠遜此二人。如果加以留意的話,我們會發現,蘇東坡的豪放詞更多的是表現出一種曠達,而辛棄疾的詞則是雄深雅健,在刀光劍影中仍不失儒雅的氣度。陳維崧的詞不但延續了他二人的寫作格調,還增加了一種霸悍之氣,更加咄咄逼人。這種霸悍之氣主要表現在抒情的爆發力上。我們不妨在此與稼軒的詞風作一下比較。我們常說稼軒的詞“橫絕六合,掃空萬古”,多撫時感事之作,雄深雅健的詞風匹世無雙。這種詞風的構成,一種說法是來源於鄒祗謨所說的“他的詞是從南華、沖虛中得來”,即受老莊的影響更為深遠,這是辛氏的詞深的一大原因;另一種說法是劉熙載在《藝概》中論述蘇、辛詞時指出的“瀟灑卓犖,悉出於溫柔敦厚”,就是說受到了儒家詩教的滲透。另外,稼軒所處的時代,他本人的閱歷、學識、身份、個人稟賦等也決定了他的詞風。那么為什麼陳維崧的詞風與稼軒有那么大的差異呢。前面已經講過了,陳維崧經歷了歷史的巨大動盪,這對他的思想觀念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古代儒家曾有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的處事原則,但滄海桑田的變化淡化了陳維崧的老莊思想,心理的重創和身世的磨難,已經自覺或不自覺地沖刷了他溫柔敦厚的觀念,他的悲愴心緒,他的無可排解的憤悶化作了“剗然嘯空”之音。壓抑的情懷在詞中得以激射出來,因而使他的詞中有一種獨異的霸悍之氣和巨大的衝擊力。這霸悍二字,應當這樣理解,從藝術風格的概念來說,是骨力勁挺,氣勢渾茫磅礴,神思飛揚騰躍,情致酣暢淋漓。這種氣勢,一是他在詞的寫作藝術上達到了自由超越的程度,以往的觀念難以再作束縛;另一方面,又由於他精通歷史,有史才,同時將歌行和賦等筆法充分運用到了他的詞中,縱橫議論,洞照古今的手法使他的詞在抒情的空間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拓寬。所以,主客觀等多方面的因素促使他的詞能夠另拓疆域,自辟門徑,發揮了蘇、辛的短處,成就了非凡的造詣。前面我們講了陳維崧的所處的時代、詞的歷史地位和他的藝術風格。下面,我想結合他的幾首詞來分析一下他的詞的藝術特點。

陳維崧是位比較全面的詞人,他不僅擅長寫長調,寫豪放一類的詞,而且也兼擅小令和慢詞,且藝術性都比較高。但如果從他才力展現的角度來看,長調則是最能體現他的才情和駕馭能力的。而且在長高調中,豪放類的詞居於主要地位,這就構成了他的詞的主要風格。要總吉他的詞的特點的話,我想就我的看法而言,應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他精於用典。這和他熟讀史事關係很大,他往往一首詞中參雜著十幾個典故,如果不熟悉這些典故的話,就很難理解詞中所含的深意。我在此舉一首詞為例。陳維崧曾寫過一組汴京懷古的詞,調子用的是滿江紅,共十首。這十首詞,結合地理、歷史、人物等,用了大量的典故。其中第四首寫的是“吹台”,全詞如下:

太息韶華,想繁吹、憑空千尺。其中貯、邯鄲歌舞,燕齊技擊。宮女也行神峽雨,詞人會賦名園雪。羨天家,愛弟本輕華,通賓客。梁獄具,宮車出;漢詔下,高台坼。嘆山川依舊,綺羅非昔。世事幾番飛鐵鳳,人生轉眼悲銅狄。著青衫,半醉落霜雕,弓弦砉。

這首詞寫的是漢梁孝王一系列豪華的生活場面,感嘆世事變遷,人生易老,無以為懷,其中寓含理趣。這些我們都先不說,只說用典。首先,吹台是什麼?吹台又名繁台,是梁孝王修的,後來有個姓繁的人居住其側,所以後人又稱作繁台。現在河南省開封市東南。邯鄲歌舞這句中,邯鄲是戰國時趙國的都城,古時趙女善歌舞,所以王維的詩中有“趙女彈箜篌,復能邯鄲舞”之句。燕齊技擊,技擊是一種用於搏鬥的武術,《荀子.議兵》中說,齊王隆技擊,就是說齊人好以武力斬敵人也。神峽,說的就是巫山神女,宋玉的《高唐賦》中有朝為行雲,暮為行雨的典故,這個典故大家都知道,就不多解釋了。名園,是指梁孝王所築的兔園,後人稱為梁苑或梁園。賦雪也有典故。《文選》中謝靈運的《雪賦》中說:梁王不悅,游於兔園,乃置旨酒,命嘉友,召鄒生、延枚叟,相如末至,居客之右。俄而微霰零,密雪下。王乃歌,……為寡人賦之”。天家,是帝王的代稱,這裡說的是漢景帝。愛弟:梁孝王是漢景帝的同母弟弟。輕華,是指年輕而有才華。通賓客,就是好賓客的意思。這裡也有典故。《史記、梁孝王世家》中說:招延四方豪傑,自山東遊說之士,莫不畢至;齊人羊勝,公孫詭、鄒陽之屬皆游梁。這是上片的用典。

下片的梁獄具,說的是一段歷史。歷史上說,梁孝王是漢景帝的同母弟弟,因為有功,得到天子賜的旌旗,他可以自由出入王宮。梁孝王非常寵信羊勝公孫詭。栗太子廢了的時侯,太后就想立梁王為太子,但是被袁盎等人給諫止了。梁王因此十分恨袁盎,就和羊勝、公孫詭等人密謀,暗地裡派人刺殺了袁盎和他的十幾個議臣。由此漢景帝對梁王產生的懷疑,後來經過調查,證實果然是梁王所為,就派田叔去抓捕羊勝和公孫詭,羊勝與公孫詭得知訊息後自殺。這時太后因為梁王的事整日憂心忡忡,寢食不安,日夜哭泣不止。漢景帝也感到不安了。於是梁孝王上書請罪,太后和景帝非常高興,敕免了梁王。但是從此以後卻疏遠了梁王。漢詔下,說的是梁王死了以後,漢景帝下詔書,將梁王的屬地分為五國。鐵鳳,說的是世間的事就像鐵鳳凰那樣飛逝了。鐵鳳出自《西京賦》:宮闕上作鐵鳳凰,令張雙翼,舉頭敷尾。是指在宮闕上的裝飾物。銅狄,是指銅人,這個典一般讀史的人都了解。唐詩人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並序》中提到過,神明台,是漢武帝所造,上面有承露盤,有銅仙人伸出手掌捧銅盤玉杯承雲表之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道。

個人成就

(一)詞方面

陳維崧的詞,數量很多。現存《湖海樓詞》尚有1600多首。風格豪邁奔放,接近宋代的蘇、辛派。蔣景祁《陳檢討詞鈔序》說:"讀先生之詞者,以為蘇、辛可,以為周、秦可,以為溫、韋可,以為《左》、《國》、《史》、《漢》、唐、宋諸家之文亦可。……取裁非一體,造就非一詣,豪情艷□,觸緒紛起,而要皆含咀醞釀而後出。"雖嫌誇張,但陳維崧以豪放為主,兼有清真嫻雅之作,是為事實。更難得的是陳維崧各體詞都寫得很出色。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說:"國初詞家,斷以迦陵為巨擘。""迦陵詞氣魄絕大,骨力絕遒,填詞之富,古今無兩",《湖海樓詞》最為可貴的,是能注意反映社會現實,如〔賀新郎〕《縴夫詞》,寫清兵徵發10萬民夫替戰船拉縴,"列郡風馳雨驟",使得"閭左騷然雞狗",還寫到一民夫與"草間病婦"的"臨歧訣絕",情狀悽慘。〔南鄉子〕《江南雜詠》揭露官府對勞苦人民敲骨吸髓的罪惡:"戶派門攤",使賣屋納稅的農民"獨宿牛車滴秋雨",而官吏的兇惡卻"如鬼"。此外多寫自己的懷才不遇及國家興亡之感,如〔點絳唇〕《夜宿臨□驛》、〔醉落魄〕《詠鷹》、〔夜遊宮〕《秋懷四首》、〔夏初臨〕《本意》、〔沁園春〕《贈別芝麓先生,即用其題〈烏絲詞〉韻》等,傷時感物,豪放蒼涼。〔沁園春〕《題徐渭文〈鐘山梅花圖〉同雲臣、南耕、京少賦》詞,則把歷史故實、眼前新事、畫面景色,作者胸臆全都攝納詞中,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評為:"情詞兼勝,骨韻都高,幾合蘇、辛、周、姜為一手。"這說明陳維崧能將不同風格冶於一爐,而能抒寫自如。此外,〔念奴嬌〕《讀屈翁山詩有作》,雄奇壯闊,兼富情趣,〔唐多令〕《春暮半塘小泊》信手拈來,口語入詞;也顯示出他能運用多種藝術手法的特點。〔望江南〕、〔南鄉子〕等組詞,以清新筆調,寫江南、河南的風光和社會生活;〔蝶戀花〕《六月詞》寫農民入城的情態;〔賀新郎〕《贈蘇□生》寫藝人的遭遇,這些詞又顯示出陳維崧詞題材廣闊的特點。陳維崧詞的缺點是有時傾瀉過甚,一發無餘,便缺余蘊。稍嫌輕率。

(二)詩方面

陳維崧亦能詩,但成就不如其詞與駢體文。他的駢體文,在清初亦是一大家,毛先舒為其作序,評為:"具龍跳虎臥之奇","得歌行頓挫之致";毛際可作序,評為"言情則歌泣忽生,敘事則本末皆見。至於路盡思窮,忽開一境,如鑿山,如墜壑……"。《與芝麓先生書》、《余鴻客金陵詠古詩序》、《蒼梧詞序》等,都寫得跌宕悱惻,有很強的感染力。著作有《湖海樓詩文詞全集》54卷,其中詞占30卷。

名家集評

蔣景祁《陳檢討詞鈔序》

讀先生之詞,以為蘇、辛可,以為周、秦可,以為溫、韋可,以為左、國、史、漢、唐、宋諸家之文亦可。蓋既具什伯眾人之才,而又篤志好古,取裁非一體,造就非一詣,豪情艷趍,觸緒紛起,而要皆含咀醞釀而後出,以故履其閾,賞心洞目,接應不暇;探其奧,乃不覺晦明風雨之真移我情;噫其至矣!

譚獻《篋中詞》二

錫鬯、其年出,而本朝詞派始成。顧朱傷於碎,陳厭其率,流弊亦百年而漸變。錫鬯情深,其年筆重,固後人所難到。嘉慶以前,為二家牢籠者十居七八。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三

國初詞家,斷以迦陵為巨擘。後人每好揚朱而抑陳,以為竹垞獨得南宋真脈。嗚呼!彼豈真知有南宋哉?迦陵詞氣魄絕大,骨力絕跡,填詞之富,古今無兩。只是一發無餘,不及稼軒之渾厚沉鬱。然在或初諸老中,不得不推為大手筆。迦陵詞沉雄後爽,論其氣魄,古今無敵手。若能加以渾厚沉鬱,便可突過蘇、辛,獨步千古,惜哉!蹈揚湖海,一發無餘,是其年短處;然其長處亦在此。蓋偏至之詣,至於絕後空前,亦令人望而卻走,其年亦人傑矣哉!其年諸短調,波瀾壯闊,氣象萬千,是何神勇!

中國古代名人(二)

古代之文化名人,崇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遊歷名山勝境乃其本生所願。他們放蕩不羈,他們悠然自樂,他們憂國憂民。他們當中有詩人,有學者,有為官者,他們推動了社會的發展,推動了人類的進步。我們要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清詞三大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