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樺

陳淑樺

陳淑樺(1958年5月14日生人),是台灣的流行歌壇知名女歌手。童年即投入歌壇的她,經過發展後,於1982年的台灣後民歌時期,以《夕陽伴我歸》等歌曲,擠進實力歌手行列,並榮獲台灣多項歌曲競賽獎項。1989年,加入滾石唱片的陳淑樺更以《跟你說,聽你說》專輯,創下台灣歌曲百萬賣座的紀錄。不只如此,她還是“金鐘金曲雙料歌后”。1998年,陳淑樺因故淡出台灣演藝圈,雖多次傳言復出,不過均未成真。

基本信息

早年經歷

陳淑樺的好歌喉曾受金鐘獎、金曲獎陳淑樺曾受金鐘獎、金曲獎。

1966年,年僅八歲的陳淑樺參加當時台灣最大型的歌唱比賽,中廣的“台灣歌謠比賽”,以一首《個個滿足》勇奪冠軍,被譽為天才童星。陳淑樺1967年,九歲的陳淑樺於天使唱片公司錄製單曲,不久則正式加入五虎唱片公司,開始籌劃個人專輯。同年,陳淑樺與江蕾共同錄製名為《唱歌成名》的閩南語專輯,而其中水車姑娘,即為陳淑樺初試啼聲的個人專輯歌曲。至此,陳淑樺以童星身分正式踏入歌壇。
1971年,14歲就讀金華女中,固定於中視《 金曲獎》《蓬萊仙島》演出。

演藝經歷

1973年,陳淑樺加入海山唱片發行了個人首張專輯《愛的太陽》,不過因為台灣歌壇盛行民歌,非屬校園歌手的陳淑樺並未受到真正矚目。儘管如此,被歸屬於唱將的陳淑樺,仍於1970年代出版了《美麗與哀愁》、《自由女神哭泣了》等數張專輯。值得一提的是,1979年發行的《自由女神哭泣了》專輯雖仍屬情歌專輯,不過因發行時機逢台美斷交,故該專輯以專輯內唯一一首反美歌曲作為專輯名稱。

陳淑樺陳淑樺

1977年,成為華視基本歌手,並主持《千里單騎》節目。
1982年,是陳淑樺於歌壇的第一個真正高峰。在該年的農曆年前,她發表了以主打《夕陽伴我歸》同名的個人專輯,並採用快歌慢歌皆有的唱片製作模式,該專輯成為當年台灣賣座最佳專輯。1983年,跳槽至EMI的陳淑樺,則出版了數張至今仍相當特殊的彩色LP黑膠片。另外,也因陳淑樺的歌唱實力,在入圍多次後,她於1985年獲得台灣地區金鐘獎最佳女歌手獎項。
1988年,加入滾石唱片且已經出兩張專輯的陳淑樺改變曲風,與知名流行音樂人李宗盛合作了《女人心》專輯。該專輯不但引起新生代的年輕歌迷矚目,輯內《那一夜你喝了酒》、《別說可惜》於台灣首先引進的POP的新流行歌曲路線成為華人流行歌曲主流。陳淑樺1990年,陳淑樺發行的《跟你說,聽你說》專輯(《夢醒時分》),則是張完整度極高的唱片,在李宗盛、黃建昌與李正帆三知名音樂人合作之下,《跟你說,聽你說》成為台灣音樂史第一張破百萬銷量的專輯唱片,至今該專輯仍與吻別(張學友)視為台灣樂壇最賣座的大碟。
1991年3月,她因為接續夢醒時分風格的《一生守候》專輯獲得金曲獎最佳女歌手。之後數年,她與滾石合作出品的約十張專輯,其賣座雖然無法超越《夢醒時分》,但仍保持一定銷售量。另外,她與成龍合作的《明明白白我的心》暢銷歌曲,則開創了新型態男女合唱的先河。
1993年,陳淑樺為《青蛇》演唱主題曲《流光飛舞》,主題曲隨著電影而風靡大陸。
1997年,相傳陳淑樺因誤食含有安非他命的減肥食品,歌唱生涯中斷。1998年,因事業長期依賴母親經營,在個人感情與事業發展、對外處理上形成心理性依賴,故在此年受母喪影響,完全退出演藝事業。之後,如周華健、李宗盛等知名歌手所辦演唱會,都事先傳出陳淑樺出任神秘嘉賓的訊息,不過均未成真。據相關報導,陳淑樺並沒有復出歌壇的計畫。到目前為止,陳的專輯《跟你說,聽我說》依然是台灣與華語音樂史上最成功的專輯之一。
2007年,新加坡新傳媒(前稱新加坡廣播局)電視為慶祝製作戲劇25周年舉辦了一場隆重盛會《戲劇情牽25》,其中一個獎項是由觀眾投票選出這25年來最喜愛的5大電視劇主題歌。新加坡觀眾並沒有忘了陳淑樺,她在1986年為電視劇《紅頭巾》所主唱的主題歌,在漫長20年之後,依然能打敗幾百首主題歌,榮登新加坡人心目中最喜愛的5大電視劇主題歌,可見她的魅力與動人歌聲並沒有因為她的淡出而被大眾遺忘。

個人生活

2007年4月,陳淑樺被爆疑似患憂鬱症,引來大批媒體在其住家附近守候,她只好把自己再度關起來,這一關就是1個多月。為了安全,家人還輪流照顧她,不讓她離開視線。5月2日陳淑樺於悄悄出門,戴著墨鏡,未施脂粉,顯得十分蒼白和瘦削,但其強調自己沒得抑鬱症只是經濟失調。
2010年8月,陳淑樺的父親證實了陳淑樺病重的傳聞。

主要作品

專輯

發行時間
專輯名稱
唱片公司
2003-12-26
給淑樺的一封信
滾石唱片
1984-10-31
無盡的愛
EMI Music Arabia
1983-07-01
海洋之歌
EMI Music Arabia
1984-10-31
念舊
EMI Music Arabia
1984-04-04
浪跡天涯
EMI Music Arabia
1988-11-01
明天,還愛我嗎
EMI Music Arabia
1987-01-01
等待風起
EMI Music Arabia
1988-02-01
女人心
EMI Music Arabia
2003-01-01
鄉愁拾韻:陳淑樺精選集
中國文采聲像出版公司
1991-01-02
往日情懷
EMI Music Arabia
1994-05-23
愛來時
Cn Music
1999-01-01
情牽淑樺
滾石唱片
1998-01-01
失樂園
滾石唱片
1997-02-14
口琴的故事
EMI Music Arabia
1995-01-01
淑樺盛開
滾石唱片
1994-01-01
愛的進行式
Rock Records (HK)
1992-07-01
淑樺的台灣歌
滾石唱片
1990-11-03
一生守候(特別版)
滾石唱片
1989-01-01
跟你說,聽你說
滾石唱片
1981-06-01
她的名字是愛
海山唱片
1976-01-01
再會吧!心上人
---
1973-07-31
愛的太陽
---
1979-09-02
自由女神哭泣了
可登唱片
1979-09-10
美麗與哀愁
海山唱片
1980-01-01
歸程
可登唱片
1982-02-02
寧靜海
海山唱片
1981-06-01
她的名字是愛
海山唱片
1982-11-01
夕陽伴我歸
---
1990-11-03
一生守候
滾石唱片
1995-12-22
生生世世
滾石唱片

單曲
發行時間
歌曲名稱(歌曲說明)
1986
》(黑髮變白髮)
1986
《紅頭巾》((新廣連續劇主題曲及片尾曲)-只在新加坡發售)
1993
做個真的我》(《笑紅塵》粵語版)
1993
流光飛舞》(電影《青蛇》主題曲)
1994
如願以償》(電視劇《俠義見青天》片尾曲)
1993
萍水相逢》(與周華健合唱)

獲得榮譽

時間 獎項 備註
1985
第20屆年度最佳女歌星演員(獲獎)
台灣電視金鐘獎
1996
第七屆 最佳女歌手 生生世世 (獲獎) 台灣金曲獎
1992
第三屆最佳女歌手 一生守候(獲獎)
1991
第十屆最佳電影歌曲 滾滾紅塵(提名)
香港電影金像獎
2007
新加坡新傳媒戲劇情牽25五大最受歡迎主題歌 紅頭巾(獲獎)
歌曲類
1996
世界華人票選85-95年十大華語金曲 夢醒時分(獲獎)
1991
香港無線國語勁歌金曲國語歌曲過江龍金榜夢醒時分(獲獎)

作品風格

陳淑樺陳淑樺
1、 陳淑樺在70年代末就已經出道了,最早簽在了海山旗下,唱的是很民歌的東西,那時的淑樺很樸素,歌好聽卻沒有自己的風格;後來淑樺加盟EMI,延續的依舊是民歌風格,沒有太大突破。1987年,陳淑樺正式加盟滾石,開啟了一個專屬的音樂時代。
2、滾石的每一位女歌手在李宗盛手裡都可以煥發出迷人的無限光彩,潘越雲齊豫林憶蓮辛曉琪萬芳還有張愛嘉無不如此,而有人說陳淑樺跟李宗盛的合作更可以稱作是天作之合,相得益彰。相對於淑樺雍容典雅的氣質來說,李宗盛為淑樺打造的都會女子的形象,真的可以說是再適合她不過了。陳淑樺最好的幾首歌像《問》《夢醒時分》《笑紅塵》《這樣愛你對不對》《愛的進行式》《你走你的路》全部都是出自李宗盛之手。還記得《女人心》的文宣:剎那間我突然了解,我要的不只是愛--陳淑樺、女人心,李宗盛所製作的音樂喚起一個歌手或者說女人較不為人知的一面,而表現出另一種潛力。
3、在捲起驚濤駭浪的《夢醒時分》之後,陳淑樺毫不眷戀地跳出那個“都會漩渦”,以一塵不染的曲風襯托出她交溶古典與現代的純情,好像《聰明糊塗心》、好像《說你愛我》、又好像《這樣愛你對不對》,陳淑樺是音樂天空里一朵不敗的玉蘭,總在深情相擁外綻放淡淡的清新與清純,那是一種超然時空的永恆貼心。初見陳淑樺的人,似乎都難以將她熱情坦誠的外表與那個唱得如此淒婉柔美、絲絲入扣的歌喉聯繫在一起,然而她身上流露出來的那股特有的靈氣和難以言傳的魅力,又令人對她為何能傾倒千萬歌迷而多了一點點理解。

外界報導

1998年,陳淑樺依賴很深的母親過世,無法承受喪母之慟的她自此退隱歌壇,數年來屢次傳出她罹患憂鬱症,但都未獲證實。
2010年8月27日,滾石唱片宣布舉辦30周年演唱會,有媒體去按陳淑樺家電鈴,陳父表示她生病,結果內地某入口網站就轉載報導指稱她病得很嚴重、不樂觀,詢問她大姐陳姿璇,她表示陳淑樺罹患輕微憂鬱症,但不願看醫生。陳姿璇嘆氣說:“我講了好多次,但她會不高興。”也透露她當慈濟義工後期,因為義工把她當病人而不開心,“她打電話給我,說那裡待了不舒服,不去了”!但若陳淑樺沒看過醫生,如何認定她得憂鬱症?陳姿璇說:“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有吃飯時間出來,這不是憂鬱症嗎?”也認為她應該不會出席滾石30周年演唱會

人物評價

媒體評價

上世紀80年代演唱過《夢醒時分》的陳淑樺是滾石最成功的歌手之一,她開啟了一個專屬的音樂時代。用《夢醒時分》宣告了一個瀟灑年代的來臨,讓聽眾毫不猶豫地與拖泥帶水的流行音樂告別。
陳淑樺1970年代末出道,最早唱的是很民歌的東西,像《紅樓夢》,《最後一次攜手》都是很棒的歌,《娃娃的故事》是一首很頑皮的兒歌,讓人童心大發。那時的陳淑樺很樸素,歌雖好聽,卻沒有自己的風格。
1989年,《跟你說,聽你說》專輯發行,其中《夢醒時分》這首經典的情歌將陳淑樺的成熟女性代言人的形象推向全亞洲。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有這樣的一位短髮的都市白領形象的女子,在唱著女人寂寞的心事,男人渴求的秘密。《夢醒時分》,《你走你的路》的MV里陳淑樺乾脆的轉頭離去的經典形象深入人心。還有一首歌,就是《你走你的路》,當時我不知為了這首歌醉了多少次,可以說李宗盛+陳淑樺的經典組合實在難以逾越,這張專輯首首都是經典,每首歌都可以讓人品位再三。
1996年,萬眾期待下,陳淑樺的專輯居然做回了經典形象,減去了長發的淑樺總是那么簡潔自然,《生生世世》是小蟲操刀的一張懷舊專輯,讓人驚訝的的居然是張國榮和淑樺的《當真就好》打開了整張專輯,二人合作得天衣無縫,纏綿悱惻。在滾石,和淑樺合唱的男歌手都是天王級的人物,像是李宗盛,像是周華健(《萍水相逢》),還有成龍(《明明白白我的心》,《守住永遠》),這張專輯我很喜歡在十二點之後聽,完全因為那份靜謐和歌中的風花雪月。同年,淑樺憑這張專輯獲金曲獎最佳女歌手。
陳淑樺的歌一直被拿來做電影電視劇的主題曲,不過歌迷最喜歡的當屬陳淑樺的灑脫和厲蔓婷的才氣,原來女人也可有如此的胸襟。《流光飛舞》是《青蛇》的主題曲,不過卻沒有電影的那份詭異。太多太多,舉不勝舉。
陳淑樺是很謙和的女人,和她的歌一樣,理智,成熟卻從不傷悲,即使在最紅的時候,也能清楚的看輕自己的方向,淑樺就是淑樺,她的歌,已經成為記憶中的一個完美的形象。(國際線上評價)

齊豫訪談評論

主持人秋微:滾石在你們那個時代的時候有兩個我們最愛的人,一個是女歌手裡面你和陳淑樺,好像大家就找不到陳淑樺這個人了,然後關於傳言很多就是傳說她得了抑鬱症或是什麼的,就是很怕她活的不開心,我覺得主動宣傳和被動的變成一個狀況這個可能是不一樣的。
齊豫:很多人認為把約定俗成的東西給予你的限制,都當成是一個必要的東西,如何打破他這樣的想法?讓他知道自己自主的重要性或者是像你講的,真的很難。其實我還是蠻宿命的,因為你特別講到了陳淑樺,因為我也認識她,那個時候我覺得她急於想要出來跟跟大家打成一片或者交朋友,可是她就是走不出來,你會接到她的訊息說我們可以怎么樣怎么樣嗎。
主持人秋微:這是什麼時候?
齊豫:這是在什麼時候?可能就是她母親過世前的幾年吧,你可以感受出來她的那種不穩定,或者是說她的那種掙扎。她要跟你接觸,要接觸就要伸出手,可她又不想伸出手。所以她可能在個性上本身就有一些這樣子。那你說這個個性怎么造?也許跟她長大的過程有關係,這是我們無從得知的。可是就是她那種感覺讓我覺得有問題,因為一個人不會說又想要跟你伸出友誼的手,可是當你伸出友誼的手她好像又害怕、又退縮,所以想必她那時候已經在情緒上或者生活上,有一點點障礙或者什麼。這個障礙是怎么造成的,我們無法得知,因為沒有跟她那么熟悉,只是在工作上有這樣的,只是她看到我特別的開朗,特別的喜歡幫助人,跟大家這樣的,她就有一點很想要,可是又退縮,再過不多久,可能還是跟她母親去世是很有關係的,因為這個是一個非常斷然的結束,她根本沒有預料到,可能是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情。
還有我覺得可能有一些其他無形的東西影響到她,我覺得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比較不願意再出來面對人群。原來她就是一個比較害羞內向的人,以至於造成很多東西加注於她。我覺得有時候或者是說一個貴人或是什麼,比較宿命的說,有些人在某些時候會提拉你一把,在那個點如果你能夠解開的話,可能很多東西就會打開,有些人在他最糾結的時候沒有這樣一個貴人去提點他或者幫助他,可能他突然就鎖死了,都有可能。所以怎么樣去預防或者怎么樣建立自己,我覺得這個真的是一個很大的題目。
主持人秋微:那么信仰其實帶給你的是安靜的高興,不是亢奮。
齊豫:對對對,沒錯,就是一個安靜的高興,那種幸福感,那種無煩惱的感覺,那種一事沒有的感覺其實是很舒服的,想到以前,我怎么會把我自己搞成那個樣子?或者怎么會把自己陷在那個地方?怎么會有那種蘑菇罩頂到我什麼都看不見?怎么可能?所以在你出來以後你才會發現那種愚笨或者是那種誤解,讓自己糾結了這么久,就覺得很無謂,很浪費。可是又說回來,當初可能也有很多人拿著棒子敲我,或者是想要給我一點一絲幫助我也是走不出來。
主持人秋微:怎么就走進來的呢?
齊豫:我走進來不是在我絕望的時候,我真的覺得我突然相信有一個老天爺存在,我相信這個無形的力量的存在。
主持人秋微:這個是悟到了?還是碰到什麼事情了?
齊豫:可以說是碰到事情了,是有些事情讓我覺得有些事情並不是人的一雙眼或者經驗可以解釋或者說可以看得到的,可以理解到的。所以可能有些不能解釋的事情讓我去相信這個力量,我就願意走近、接近這樣子的力量。所以那時候我不是因為說正好是婚姻失敗或者什麼東西,自己情緒很散然後去念經什麼的,這叫什麼?吃素念經的感覺,並不是那樣子,那都是已經過去了的,那時候我覺得我純粹就是對這樣的世界的好奇,我要去接近這樣的力量。你越接近,你就越能夠看到一些很神奇的東西,不可思議的事情。就是越信神有神在嘛,不信就是一塊泥巴,對不對?如果你信的話就會有那樣的力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