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圓圓[明末清初“秦淮八艷”之一]

陳圓圓[明末清初“秦淮八艷”之一]
陳圓圓[明末清初“秦淮八艷”之一]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陳圓圓(1624年-1681年),原姓邢,名沅,字圓圓,又字畹芳,幼從養母陳氏,故改姓陳,明末清初江蘇武進(今常州)人。居蘇州桃花塢,出身於貨郎之家,少女時便艷驚鄉里。因家貧父母將其寄養於經商的姨夫家中。圓圓冰雪聰明,詩詞歌賦,一點就通。時逢江南年穀不登,重利輕義的姨夫,將圓圓賣給蘇州梨園。圓圓初登歌台,扮演《西廂記》中的紅娘,人麗如花,似雲出岫。鶯聲嚦嚦,六馬仰秣,使台下看客凝神屏氣,入迷著魔。圓圓遂以色藝雙絕,名動江左。後為明末山海關名將吳三桂妾,最終被李自成手下劉宗敏擄走成為其妻。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遂引清軍入關。冒辟疆後與董小宛結合。據說陳圓圓跟吳三桂到了雲南,後出家為尼,又一說自縊而死。被後人附會為明末清初“秦淮八艷”抑或“江南八艷”之一。

基本信息

生平經歷

蘇州名妓色絕江南
陳圓圓陳圓圓

陳圓圓(1623―1695),原姓邢,名沅,字畹芬。明末清初江蘇武進(今常州)人。出常州奔牛公園內的陳圓圓塑像身於貨郎之家,少女時便艷驚鄉里。因家貧父母將其寄養於經商的姨夫家中。圓圓冰雪聰明,詩詞歌賦,一點就通。時逢江南年穀不登,重利輕義的姨夫,將圓圓賣給蘇州梨園。圓圓初登歌台,扮演《西廂記》中的紅娘,人麗如花,似雲出岫。鶯聲嚦嚦,六馬仰秣,使台下看客凝神屏氣,入迷著魔。圓圓遂以色藝雙絕,名動江左。陳圓圓的母親早亡,從姨父姓陳。圓圓,傾國傾城,能歌善舞,色藝冠時,時稱“江南八艷”之一。崇禎時外戚周奎欲給皇帝尋求美女,以解上憂,遂派遣田貴妃的父親田戚畹下江南選美。後來田畹將名妓陳圓圓、楊宛、顧秦等獻給崇禎皇帝。其時戰亂頻仍,崇禎無心逸樂。陳圓圓又回到田府,田戚畹占為私有。一日吳三桂在田府遇見陳圓圓,一見傾心,後吳三桂納圓圓為妾。據傳李自成攻破北京時,手下劉宗敏擄走陳圓圓,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遂引清軍入關,攻破李自成,但陳圓圓卻下落成謎。有一說吳三桂為平西王,圓圓隨往,以女道士卒於雲南。

紅顏傾國——傾國名姬陳圓圓陳圓圓“容辭閒雅,額秀頤豐”,有名士大家風度。每一登場演出,明艷出眾,獨冠當時,“觀者為之魂斷”。父業“驚閨”,俗呼貨郎。母早故,育於姨母陳氏家,改姓陳,居蘇州桃花塢。隸籍梨園,為吳中名優。戲曲家尤西堂少時“猶及見之”。陳圓圓“容辭閒雅,額秀頤豐”,有名士大家風度。每一登場演出,明艷出眾,獨冠當時,“觀者為之魂斷”。

才貌雙全
陳圓圓憑聰慧天姿也學得很快,不僅知書識字,還會作詩填詞。時崑山拍曲之風普及,楊知縣附庸風雅,常傳藝人至衙署唱崑曲助興,圓圓耳濡目染,久而久之也學會唱曲,又兼嗓音圓潤,天生麗質,備受楊知縣青睞,他讓曲家為圓圓教習指點,使她技藝日精,名聲逐步傳出。

時有太倉籍榜眼吳偉業(梅村)赴京蒞任途經崑山,特拜訪楊知縣,於座中為陳圓圓所傾倒,欲收為妾。15歲的圓圓不為心動,為“雅拒”糾纏,便以崑山城中酒坊橋、通河橋、無不利橋出題為上聯“酒坊通河無不利”,稱若能對出,便願嫁為小妾。吳偉業雖對崑山景物熟悉,但一時卻無法對出極工的下聯,大詩人竟被難住,遂無顏再提納陳圓圓為妾。10年後,吳偉業依舊思念陳圓圓,寫下長詩名篇《圓圓曲》,記述陳圓圓命運,內有“金牛道上車千乘”句,指陳圓圓出自奔牛。此時,吳偉業再赴崑山,見城中有果老弄、管家弄、東太平弄,恍然大悟,遂對下聯云:“果老管家東太平”,但此刻圓圓早被吳三桂所占,昔日才子佳人美夢已斷。當然,也有人認為這段傳說是附會,吳偉業認識陳圓圓應在崇禎帝寵妃田氏家的宴席上,《圓圓曲》中有“相見初經田竇家”之句可為證。

陳圓圓為奔牛鎮人,還有兩大硬證,一是清道光年間修《武進縣誌》,內中點名陳圓圓為本邑奔牛鄉人;二是清代光緒間武進籍進士錢名山曾作《摸魚兒》詞:“君知否?鄉里風流掌故,金牛曾有神女。紅掌一代關興波,曾有梅村樂府。”

李自成一見傾心
李自成李自成

崇禎末年,李自成的農民起義軍威震朝廷,崇禎帝日夜不安。外戚嘉定伯周奎(一說為田國丈)欲給帝尋求絕色美女,以舒解皇帝的憂慮之心,遂遺田妃的父親田畹下江南覓艷。田畹尋得蘇州名姬陳圓圓後,被其姿色醉迷,遂私下占為己有。

不久李自成的隊伍逼近京師,崇禎帝急召吳三桂鎮山海。田畹對農民起義軍整日憂心惶惶,便設盛筵為吳三桂餞行,圓圓率歌隊進廳堂表演。吳三桂見蘇州名姬陳圓圓後,神馳心蕩,高興得摟著圓圓陪酒。酒過三巡警報突起,田畹恐惶地上前對吳曰:“寇至,將若何?”吳三桂說:“能以圓圓見贈,吾首先保護君家無恙。”未等田畹回答,吳三桂即帶圓圓拜辭。

衝冠一怒為紅顏
吳三桂畫像吳三桂畫像

吳三桂在其督理御營的父親勸說下,將蘇州名姬陳圓圓留在京城府中,以防同行招惹是非讓皇帝知道。李自成打進北京後,吳三桂的父親投降了起義軍,陳圓圓被李之部下所掠。當吳三桂答應投降李自成時,聞圓圓已被李之部將所占,衝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為?”遂投降了清軍與農民軍開戰。這就是吳梅村在《圓圓曲》中所曰:“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

李自成戰敗後,將吳三桂之父及家中38口全部殺死,然後棄京出走。吳三桂抱著殺父奪妻之仇,晝夜追殺農民軍到山西。此時吳的部將在京城搜尋到蘇州名姬陳圓圓,飛騎傳送,自引吳三桂帶著陳圓圓由秦入蜀,然後獨占雲南。

可憐郎情薄似紙

順治中,吳氏進爵雲南王,欲將圓圓立為正妃,圓圓託故辭退,吳三桂別娶。不想所娶正妃悍妒,對吳的愛姬多加陷害冤殺,圓圓遂獨居別院。圓圓失寵後對吳漸漸離心,吳曾陰謀殺她,圓圓得悉後,遂乞削髮為尼,從此在五華山華國寺長齋繡佛。

後來吳三桂在雲南宣布獨立,康熙帝出兵雲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吳三桂死後,陳圓圓亦自沉於寺外蓮花池,死後葬於池側。直至清末,寺中還藏有陳圓圓小影二幀,池畔留有石刻詩。(前身合是採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家強載歸?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只有淚沾衣。)

結局爭議

在吳三桂所部和清軍的聯繫夾擊下,李自成農民軍遭受重創,倉皇逃離北京,盡棄所掠輜重、婦女於道。吳三桂在兵火中找到了陳圓圓,軍營團圓。此後陳圓圓一直跟隨吳三桂輾轉征戰。吳三桂平定雲南後,圓圓進入了吳三桂的平西王府,一度“寵冠後宮”(《十美詞紀》)。

吳三桂獨霸雲南後,陰懷異志,窮奢侈欲,歌舞徵逐。構建園林安阜園,“採買吳伶之年十五者,共四十人為一隊”(《甲申朝事小紀》),“園囿聲伎之盛,僭侈逾禁中”(王澐《漫遊紀略》)。

關於陳圓圓的最終結局,眾說紛紜。
其一,入為官婢說。即言歸於清朝平定吳三桂有功的將領,如“諸姬紅粉皆官婢”。細想,其若在世,恐已年邁多病,未會收為姬妾。清朝更不會給吳三桂留下紅顏,定會將其處死。

其二,城破老死說。《庭聞錄》載:“城破,圓圓老死。”但當時的政治氣候,不會讓陳圓圓自然老死。

其三,城陷自縊說。《平吳錄》載:“桂妻張氏前死,陳沅(圓)及偽後郭氏俱自縊。一雲陳沅不食而死。”他書亦言陳圓圓自縊身亡。

其四,出家為尼說。《吳逆始末記》載:“當吳逆將叛,圓圓以齒暮乞為女道士,於弘覺寺玉林大師坐下薙度,法名寂靜。”(亦即陳圓圓因年老色衰,加之與吳三桂正妻不諧,且吳三桂另有寵姬數人,於是日漸失寵,遂辭宮入道,法名“寂靜”,“布衣蔬食,禮佛以畢此生”(《天香閣隨筆》)。一代紅妝從此豪華落盡,歸於寂寞。)亦有言其死於康熙16年(1677年),年八十。此說法或有疑,吳三桂死於康熙17年,年67歲。陳圓圓比吳三桂大14歲。恐屬虛言。

其五,為尼病死說。意即陳圓圓先出家,在吳三桂敗死前已病死。持此說法之學者頗多。

人物爭議

總體評價

陳圓圓,雖遠不如梁紅玉英姿颯爽,但她以她的美貌傾倒了吳三桂,傾倒了劉宗敏,傾倒了大順王朝,也傾倒了許多年後的無數的男人。即便李自成不敵悍滿,但吳三桂若不投降多爾袞,滿人最少要晚入關幾十年。所以說,陳圓圓以她個人魅力的影響著別人而改變了歷史。在隨後的日子裡,身負國賊之名的吳三桂以陳圓圓作為精神支柱,自山西,渡黃河、入潼關、克西安、平李闖、定雲南、驅永曆,可謂風塵僕僕,東征西伐,為清廷統一中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名人評價

陸次雲稱讚曰:“聲甲天下之聲,色甲天下之色。”(《陳圓圓傳》)

吳三桂曰﹕“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見人耶!”(劉建《庭聞錄》)

冒辟疆曾說:“婦人以資質為主,色次之,碌碌雙鬢,難其選也。慧心紈質,淡秀天然,平生所見,則獨有圓圓爾。”(《影梅庵憶語》)

冒襄稱“其人澹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鸞之在煙霧”,觀看陳圓圓演弋陽腔《紅梅記》,為其演技所迷醉:“是曰演弋腔《紅梅》,以燕俗之劇,咿呀啁哳之調,乃出之陳姬身口,如雲出岫,如珠大盤,令人慾仙欲死。”(《影梅庵憶語》)

鄒樞稱她“演《西廂》,扮貼旦、紅娘腳色,體態傾靡,說白便巧,曲盡蕭寺當年情緒。”(《十美詞紀》“陳圓”)

後世紀念

墓碑

陳圓圓墓陳圓圓墓
1934年生,貴州省文獻研究理事和思州學研究會會長。主編《岑鞏縣誌》等5部志書。“思州通”和“陳圓圓研究家”。

一代佳人陳圓圓死後,世傳雲南上海蘇州都有其墓冢,但惟雲南昆明找到其衣冠冢外,其餘均缺乏真憑實據。而今,位於貴州省岑鞏縣水尾鎮馬家寨,曾經隱藏了300餘年的明末名姬陳圓圓的墓葬經專家學者近些年大量調查,神秘面紗已基本揭開。今年5月和9月首次對外披露發現一代佳人墓地的歷史真相。擔心株連九族,吳三桂後人隱居貴州數百年,至今仍然諱談“陳老太婆”陳圓圓。

《岑鞏縣誌•文物名勝篇》第834~835頁載:“陳圓圓墓(考)。明末清初名妓陳圓圓葬於思州城東北38公里,今水尾鎮馬家寨獅子山上,鰲山寺南端。”另外還有:“……據考,陳圓圓墓碑上沒有直書其名,系對外保密而隱諱……馬家寨名為馬家,實際居住者全部姓吳,歷來自稱吳三桂後代,如今吳氏已有後裔1000多口。為保護陳圓圓墓,雍正年間立碑之後未進行重修。……據吳氏相傳,陳圓圓晚年住天安寺(又名平西庵)……留有皇傘、御字簿、大刀、金銀等物。同時,馬家寨還有《七顆針的壽鞋》、《吳啟華藏身達木洞》、《襄子家屋場》和《馬寶護送陳圓圓》等傳說故事。”

既然墓碑上沒有“直書其名,系對外保密而隱諱”。那么,陳圓圓的墓地當初是怎么發現的呢?又怎么論證出來的呢?在貴州省岑鞏縣馬家寨,有一個地方叫襄子家屋場,歷史資料記載,該地名的來歷是以吳三桂父親吳襄的名字取得。除此之外,外人並不知道陳圓圓的墓地也隱藏在當地。

記者採訪了發現陳圓圓墓的當地古文獻學專家、思州(岑鞏古稱)學學者黃透松。他介紹,1983年,貴州省文化局轉發國家文物局關於編寫《中國歷代名人名勝錄》的通知,要求蒐集名人軼聞逸事,檔案中點到與思州有牽連的吳三桂張三豐田佑恭李白等人。當時任宣傳部副部長的黃透松第一次正式去馬家寨調查,希望找到傳說中陳圓圓的墓地。

遺憾的是,當地眾多的吳三桂後人一致反對公開這段歷史,幾經周折,也不願意透露他們稱之為“陳老太婆”的陳圓圓埋葬在哪裡。其後人的理由是,“老祖宗吳三桂兵敗後,想留下吳家之根。後世子孫為免遭誅滅九族,逃難隱藏,才世代隱居此處。族人不願‘出賣祖宗’。”

陳圓圓墓暗藏鄉間,神秘對聯透露王妃身份。陳圓圓後人創“聶”字。

黃透松等調查者在尋訪的過程中,在馬家寨一名吳三桂後人的一處墓碑上,無意中發現了一副奇怪的對聯:“阭姓於斯上承一代統緒,藏身在此下衍百年箕裘”,其中“阭”字不知到底是“阮”還是“院”字,怎么讀都不通,不知道隱含著什麼意思。也許是黃透松等人的誠懇打動了吳家後人,經過反覆做工作,吳三桂的一個直系後人吳永松老人才解除了思想顧慮,告訴他們:“阭”字是“隱”字的簡化,是吳家文人自己造的,字典上沒這個字。表示後世隱藏此處。終於,在打消了顧慮的吳家後人幫助下,調查者得以在寨右邊的山凸上找到了根本不起眼的“陳老太婆”陳圓圓的墳墓。

代表作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
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宴。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
相見初經田竇家,侯門歌舞出如花。許將戚里空侯伎,等取將軍油壁車。
家本姑蘇浣花里,圓圓小字嬌羅綺。夢向夫差苑裡游,宮娥擁入君王起。
前身合是採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家強載歸?
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只有淚沾衣。熏天意氣連宮掖,明眸皓齒無人惜。
奪歸永巷閉良家,教就新聲傾座客。座客飛觴紅日暮,一曲哀弦向誰訴?
白皙通侯最少年,揀取花枝屢回顧。早攜嬌鳥出樊籠,待得銀河幾時渡?
恨殺軍書抵死催,苦留後約將人誤。相約恩深相見難,一朝蟻賊滿長安。
可憐思婦樓頭柳,認作天邊粉絮看。遍索綠珠圍內第,強呼絳樹出雕欄。
若非壯士全師勝,爭得娥眉匹馬還?蛾眉馬上傳呼進,雲鬟不整驚魂定。
蠟炬迎來在戰場,啼妝滿面殘紅印。專征簫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車千乘。
斜谷雲深起畫樓,散關月落開妝鏡。傳來訊息滿江鄉,烏桕紅經十度霜。
曲伎師憐尚在,浣紗女伴憶同行。舊巢共是銜泥燕,飛上枝頭變鳳凰。
長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當時只受聲名累,貴戚名豪競延致。
一斛珠連萬斛愁,關山漂泊腰肢細。錯怨狂風颺落花,無邊春色來天地。
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君不見館娃初起鴛鴦宿,越女如花看不足。
香徑塵生鳥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綠。換羽移宮萬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
為君別唱吳宮曲,漢水東南日夜流。

【賞析】

吳偉業擅長七言歌行體,這首《圓圓曲》被認為是其最優秀的代表作。此詩以陳圓圓與吳三桂之間悲歡離合的故事為線索,展現出一幅明清之際的廣闊社會畫卷。全詩規模宏大,人物身世與國家民族的命運交織融會,既塑造出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又反映了當時的重大歷史事件。詩人運用多種結構手法,追敘、插敘、夾敘等互動為用,使情節曲折多變,富有傳奇色彩。其他如心理刻畫、歷史典故與前人詩句的化用、敘事中的議論穿插等,無不恰到好處。而蘊涵於全詩的歷史滄桑感,透露出濃厚主觀情思,增加了詩歌的感染力。

影視形象

鹿鼎記

TVB84版 陳圓圓-商天娥

TVB97版 陳圓圓-梁小冰

華視00版陳圓圓-朱茵

帝女花 陳圓圓-向海嵐

江山風雨情 陳圓圓-張瀾瀾

桃花扇傳奇 陳圓圓-趙靚

明末風雲 陳圓圓-翁紅

鹿鼎記(黃曉明版)陳圓圓—寧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