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道情

陝西道情

陝西道情是陝西地方戲曲劇種之一,因由古代道士念經唱詞,誦說道教情理而得名。陝西道情有陝北,關中,商洛和陝南四大流派,亦稱四路道情。他們之間的差別主要在演出形式上。陝北和關中道情多為坐班演唱和廣場演出;商洛和陝南則主要以皮影戲形式演出。陝西道情主要有幫腔的形式。扮演者在前台演唱,後台附以幫腔,幾乎是每兩句唱詞都要幫腔一次。

起源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道情又名“拉波戲”。因有幫腔伴唱而得名。流行於關中、安康和商洛地區。傳統道情有圍桌坐唱,廣場踏席,皮影演出等三種形式。1956年後發展為舞台戲曲劇種。

道情的聲腔來源不詳,根據關中民間長期有“一經二詞三道情”的說法,可能源於關中道教的說唱音樂,由道教的誦經唱詞發展而來。(1963年《陝西省文化局關中道情調查材料》)具體形成時間無考,從寶雞陽平鎮姜馬道情班現藏清乾隆六十年(1795)的道情抄本《五果爭先》、《石佛衣》等劇目考證,乾隆末年,關中西府地區,已有道情的班社演出活動。與此同時,安康商人賴世魁,因常往關中經商,還把關中道情帶至安康,組建了賴泉班。嘉慶以後,道情進入了發展盛期。關中的西府、中府、東府各地,都

有道情的演唱活動。出現的班社,主要有:西府眉縣王長官寨班,岐山蒲村進香會班、麥禾營班、八家村班,中府西安市郊的新築、灞橋、三橋、引鎮的道情班,東府大荔的沙苑村班、蒲城的石羊村班等。主要藝人有:西府的姜卡來、李德勝、馬富崗,中府的楊老五、趙廣慶、李文用、許成禮、李來生、白米蟲等。安康地區先後出現的班社,主要有:安康的李家班、王家班、劉家班、郭家班、徐家班、周家班、楊家班以及旬陽的趙家班等。出名的藝人有:李九祥、劉海山、王全能、楊登科、牛海山、李久科、郭覺財、郭天鵬、郭老七、楊天長楊天才李光宗、徐遠占、李榮福周大鵬等。主要活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動於安康的恆口、五里坡及北區等地。其中,李家班還收藏有嘉慶年間的道情抄本《望夫山》、《趙王村》、《戰漳河》等。鹹豐、同治年間(1851-1874),關中臨潼行者村道情藝人白米蟲(因愛吃大米,故名“白米蟲”),還南往商縣,以小磨溝王彥傑祖父家為基地,組班授徒,將道情傳入商洛地區。同治七年(1868),洛南桑嶺興辦的張天泰班,歷時較長,共經四代。除此,還有洛南靈口的張福海班,兌山的劉中喜班,保全的趙朝娃班、張西雲班,永豐的謝德班,石門的樊虎娃班,及商縣的李柯義、王彥傑、李興臣、楊江湖、楊花蠟班等。光緒八年(1882),丹鳳竹林關徐明啟辦的成順班,後歷徐崇福、徐盛榮等輩,先後相傳五代,其藝術造詣及影響,久為民間所傳頌。

發展

民國年間,道情仍有發展。安康地區,僅旬陽、安康兩縣,就有二十餘班。安康有李守金、王自成、王鵬舉、郭榮華、楊朝洪、李清魁、馮成秀等領的班子,旬陽有龐世堂等領的班子,繼續於安康縣城、恆口鎮、老君關及旬陽縣城、趙灣、甘溪等地活動演出。每年安康縣城的土地會,可有十多個道情班賽戲演出,觀眾擁滿大街小巷,連唱半月之久。商洛地區有商縣的袁根祥班、蘇效瑞班、王占鰲班、周子舉班、李緒平班、王讓班、崔啟運班、舒金貴班、張銀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貴班、劉雙合班、李興臣班、李仁傑班,丹鳳的李昌林班、善念班等。關中地區,大荔的沙苑,寶雞的姜馬,眉縣的王長官寨道情班,以及西安附近的新築,長安的引鎮等地道情會,仍在繼續活動。
新中國成立初期,傳統道情的演唱活動,依然有增無減,並湧現出一批新的班社和藝人。歷史悠久的寶雞姜馬道情班,培養也了一代新人,有姜福、馬生福、馬定乾、姜得用、姜銀科等二十餘人。商縣出現了金鼎班、科義班、新安班等班社及藝人王治銀、賈西明等。安康還相繼建立了專業道情班,當地政府分派專職幹部予以領導和管理,除演傳統劇目外,還演出了《北京四十天》、《赤膽忠心》等新編歷史劇與現代戲《白毛女》、《窮人恨》等,為配合土地改革運動,做出了貢獻。

道情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經過藝人的不斷創造,加上各地所用方言語音的不同,藝術上出現了明顯的差別,形成了三路道情,即關中道情商洛道情陝南道情

關中道情

以長安為正宗,故名“長安道情”,亦稱“關中道情”。演出主要為坐唱和廣場踏席形式。盛行於長安、臨潼、藍田、戶縣、鹹陽、興平等縣,尤以西安市郊的灞橋、三橋等地最為有名,號稱道情的戲窩子。向西流布到西府寶雞、岐山、眉縣、長武、禮泉、扶風等縣市,向東流播於東府大荔、蒲城等縣。關中道情的傳統劇目中,本戲有七十餘本,折戲一百餘本,有“正扎戲”和“亂扎戲”之分,正扎戲即神仙道化戲,以道教故事為題材,旨在宣揚道教教義,代表劇目有《大孝傳》、《湘子出家》、《賣道袍》、《拜壽》、《認母》、《哭五更》、《掛畫》、《歸山》等。亂扎戲以歷史故事戲、神話民間故事戲為主,在演出劇目中占多數,主要的有《黃風嶺》、《江流化緣》、《下崑崙》、《五雷陣》、《走麥城》、《五龍陣》、《玄武關》、《柳家坡》、《破洪州》、《石龍洞》、《楊二姐趕會》、《姐妹爭嫁妝》、《王公敬怕老婆》、《四岔捎書》等。音樂唱腔以板式變化體為主,有歡音苦音之分,俗稱“陰波”和“陽波”。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傳統的唱詞曲牌———九腔十八調,流傳保存下來的僅有八腔十一調。八腔有《節節高》、《高腔》、《推句子》、《皂羅袍》等,十一調有《大紅袍》、《蛤蟆跳門坎》、《哀連子》、《拖音》、《氣頭子》、《塌句子》等。板式變化體系統,基本唱腔板路有《慢板》、《二六板》、《飛板》、《串板》、《滾白》等。麻韻即幫腔,是道情音樂的重要表現手段,常用的有皂羅袍韻、大歡韻、小歡韻等五種。最能突出道情音樂特色的樂器為漁鼓、簡板和三才板,藝人有“頂天立地的漁鼓,降龍伏虎的簡板”之說。

商洛道情。

盛行於洛南、商縣縣境,流行於丹鳳、鎮安、山陽、商南、柞水等縣。多以坐唱、廣場踏席和皮影演出為主要形式。傳統劇目大致與關中道情相同。民間故事戲更有特色,主要有《老鼠告貓》、《小女婿》等。音樂唱腔為梆子擊節的板式變化體。唱腔板路主要有《緊板》、《二八板》、《轆子》、《尖板》、《滾白》等,除有歡音、苦音之分外,兼用麻韻。以說唱體靜板為主要演唱形式,唱白在音樂間歇中進行。唱腔多用真假聲結合,民間有“平、壓、吼、跳”之說。平用真聲,壓用假聲(即二音子),吼用喉音,多為花臉所用,跳音音程變化較大,多用於生、旦唱腔。

陝南道情。

多以皮影形式演出,盛行於安康、旬陽,流行於白河、平利、紫陽、漢陰、石泉、西鄉、城固、洋縣、南鄭、漢中等縣。傳統劇目有一千二百餘本,多為歷史故事戲和民間故事戲,神仙道化題材戲不多。劇目特點是:本戲多,折戲少,還有連台本戲《粉妝樓》、《文天祥》等,可演十幾天。文戲重唱工,詞藻秀麗,武戲重表演技巧。常演劇目有《大鬧紅燈》、《廣寒圖》、《荊釵記》、《五侯山》、《六巧圖》、《雄黃劍》、《反冀州》、《黃花鋪》、《筆硯仇》、《快活林》、《盤蛇山》、《張良賣布》等。音樂唱腔為板式變化體,主要板路十六種,有《二流》、《代板》、《尖板〕等。歡音稱“軟調”,苦音稱“硬調”,有麻韻。絲弦曲牌有《點點花》、《柳青娘》、《風入松》、《寄生草〕等二十六種。嗩吶曲牌有《清水令》、《大開門》、《滿江紅》等六十五種。伴奏樂器,清光緒二十年(1894)由藝人楊天才增加了嗩吶,民國初年又由藝人杜柄增加了板胡,使伴奏音樂得到了豐富和提高。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各地道情均由坐唱廣場皮影等形式,發展成舞台演出形式。1956年,陝南道情皮影老藝人張子成,在安康恆口農業社成立了文藝俱樂部,首次試排了道情戲《三進士》。嗣後,安康漢劇團的專業文藝工作者向他們學習,把皮影道情搬上了戲曲舞台,這一次改革活動,引起陝西省文化主管部門的重視。1959年陝西省文化局一面指示陝西省戲曲學校設立道情班,為關中道情培養新生力量,同時又指示長安縣劇團商洛地區劇團分別通過試排《隔門賢》等劇目,將關中派和商洛派道情,搬上戲曲舞台,於1960年參加了陝西省新搬上舞台劇種會演,至此,道情戲正式發展為舞台演出形式。六十到七十年代先後改編創作演出的劇目有六十多種。改編劇目有關中道情的《相爺搬兵》、《槐蔭媒》、《小姑賢》、《隔門賢》、《牆頭馬上》,商洛道情的《水潑大紅袍》、《一文錢》等。創作劇目有商洛道情的《山花姑娘》,陝南道情的《枯水新波》,關中道情的《嫁妝鐮刀》、《趕雞蛋》、《麻利嫂》等。1960年《一文錢》被西安電影製片廠拍成戲曲藝術片,發行全國各省市和香港、新加坡等地。

舞台表演多學習秦腔、漢劇。音樂更加秦腔化。關中、商洛、陝南各路道情全部採用了秦腔的武場樂器,二胡、大鑼、手鑼、大鈸、牙子等一起進入了道情樂隊。長安縣劇團還使用了中、西單管混合樂隊
陝北道情原名“清澗道情”,後因“隴東道情”和山西“神池道情”流入陝北,形成了“三邊道情”和“神府道情”,故統稱為“陝北道情”。流行於清澗、子長、志丹、綏德、榆林、子州、保全、吳起、定邊、靖邊、神木、府谷等地。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陝北道情最早出現於清澗縣東解家溝的玄武村。據該村道情藝人王儒倫口述,清道光年間(1821-1850),山西忻州一批道情藝人前來本村和附近的寨溝演出,始將山西道情傳入清澗。後與當地的民歌結合,並吸收了眉戶、秧歌的藝術成分,形成了清澗道情。最早組班演出的是王儒倫的老爺爺,稱王家班,以坐唱形式演出。光緒年間至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清澗縣出現了史家河、岩頭、袁家河、樂堂堡等村的道情班子。他們經常出外演出,使道情戲傳播到子洲、子長、志丹、橫山、綏德等地,出現了村村社社有班子的興盛局面。演出形式從坐唱發展為舞台演出,成為各地廟會賽戲的主要娛樂品種。往往是白天演出道情戲,晚上鬧秧歌社火。每年春節期間,村與村的道情、秧歌班子還要進行下帖和還帖式的相互邀請演出活動,當地稱為鬧紅火。

陝北道情的傳統劇目多表現道教故事、歷史故事和生活故事。有連台本戲、本戲和回回小戲。常演的劇目有一百餘出,主要有《高老莊》、《湘子度林英》、《唐王游地獄》、《王祥臥冰》、《+萬金》、《劉秀走南陽》、《李大開店》、《兩世姻緣》、《合鳳裙》、《毛鴻跳牆》、《二女子游花園》等。最長的連台本戲《雪擁藍關》,可連演三天三夜。陝北道情生、旦、淨、醜齊全,並以鬚生、正旦、小生、小旦、小丑為主,花臉無唱腔,均為道白。秧歌風味濃厚,動作大方,以扭、擺為主,無嚴格程式,生活化動作較多。重唱工,無武打戲。包頭(旦角)和花臉化妝額戴明鏡片,下吊兩個絲帕。服裝多借用秧歌衣袍,有的則沿用大戲服裝。有用民間土布製作的,也有用紙剪成的,因地制宜,無一定規範。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陝北道情音樂為曲牌體,曲調有《平調》、《土字調》、《十字調》、《耍孩兒》、《終南調》、《高調》、《陽北調》、《二五錘》、《十字調》、《八字調》、《太平調》、《浪堂調》、《金絲疙瘩調〕等二十餘種。每調又有《平板》、《陽板》、《落板》、《代板》、《導板》等板頭和板尾。無幫腔〔嘛韻〕,曲調詞格一般為六字、八字、十字句式,也有三字、四字不等。四句一段。伴奏音樂分文武場面。文場樂器有小三弦、四音子(用四股弦、雙馬尾制弓)、管子,號稱三大件。武場有簡板、漁鼓和陝北道情特有的脆鼓子和小鉸鉸等,構成了陝北道情音樂的顯著特徵。

成熟

1935年紅軍長徵到達陝北,陝北道情進入新的發展階段。道情藝人在傳統道情的基礎上,於橫山等地創造出一種新道情,因多演出反映陝甘寧邊區人民革命鬥爭生活的現代戲,故被民眾稱為“翻身道情”。藝術風格與老道情迥然不同,老道情深沉悲壯,新道情歡樂、豪放和明快,多富有新的時代特色,普遍受到了歡迎。老道情因之日益衰落,各地城鄉班社均改唱新道情,如清澗下武村班、曹家塔班、陳家坪班、坡家溝班、八斗岔班、淮家灣班、橫山破羅村班、柴辛梁班、子洲裴家灣班、強家溝班、劉家川班、子長強家溝班、榆林鎮川堡班、延川白家河班等。從這些班社中湧現出許多優秀藝人。樂師有:田思、任攔擋、劉仲眾、曹存書、白世亮、黃金鰲、劉永海、白鳳海、李振有、張玉合、郭占山、張成祥等;演員有:張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海生、張國蒼、張國萬、劉漢珠、黃德銘、李向海白樹林劉永義、李敬勝、惠克儉、李培成、郭呂才、惠萬年、惠萬國等。民間自編自演的道情劇目數以百計,以現代戲為主,主要的有《家庭圖》、《二流子轉變》、《王長生攬工》、《勸子歸隊》、《紡紗》、《南下開荒》、《難民圖》、《王三小求妻》、《禁洋菸》等。新道情的唱腔,經過藝人改造,板式變化體成分不斷增多,採用了〔二流板〕、〔大起板〕、〔箭板〕等板路。樂器上,改用板胡為主奏,並增加了提琴、打琴、長笛等,豐富了音樂表現力。清澗駱兒巷一琴師還在四音子的基礎上,改制出一種六音子,受到廣大觀眾的讚賞。
新中國成立後,陝北新道情有了進一步發展。各村堡的民間班社不斷擴大,一些班社還購置了新箱,培養出了一代新的演員,並創作演出了大批現代戲,主要有《支農忙》、《朝陽人家》、《挑女婿》、《兩家親》、《賽畜會》、《意中人》、《接婆姨》、《沙海紅旗》、《土地風波》、《贊新婚》、《小四德》等五十餘出。

道情的聲腔來源不詳,根據關中民間長期有“一經二詞三道情”的說法,可能源於關中道教的說唱音樂,由道教的誦經唱詞發展而來。(1963年《陝西省文化局關中道情調查材料》)具體形成時間無考,從寶雞陽平鎮姜馬道情班現藏清乾隆六十年(1795)的道情抄本《五果爭先》、《石佛衣》等劇目考證,乾隆末年,關中西府地區,已有道情的班社演出活動。與此同時,安康商人賴世魁,因常往關中經商,還把關中道情帶至安康,組建了賴泉班。嘉慶以後,道情進入了發展盛期。關中的西府、中府、東府各地,都有道情的演唱活動。出現的班社,主要有:西府眉縣王長官寨班,岐山蒲村進香會班、麥禾營班、八家村班,中府西安市郊的新築、灞橋、三橋、引鎮的道情班,東府大荔的沙苑村班、蒲城的石羊村班等。

主要藝人有:西府的姜卡來、李德勝、馬富崗,中府的楊老五、趙廣慶、李文用、許成禮、李來生、白米蟲等。安康地區先後出現的班社,主要有:安康的李家班、王家班、劉家班、郭家班、徐家班、周家班、楊家班以及旬陽的趙家班等。出名的藝人有:李九祥、劉海山、王全能、楊登科、牛海山、李久科、郭覺財、郭天鵬、郭老七、楊天長、楊天才、李光宗、徐遠占、李榮福、周大鵬等。主要活動於安康的恆口、五里坡及北區等地。中,李家班還收藏有嘉慶年間的道情抄本《望夫山》、《趙王村》、《戰漳河》等。鹹豐、同治年間(1851—1874),關中臨潼行者村道情藝人白米蟲(因愛吃大米,故名“白米蟲”),還南往商縣,以小磨溝王彥傑祖父家為基地,組班授徒,使道情傳入商洛地區。同治七年(1868),洛南桑嶺興辦的張天泰班,歷時較長,共經四代。除此,還有洛南靈口的張福海班,兌山的劉中喜班,保全的趙朝娃班、張西雲班,永豐的謝德班,石門的樊虎娃班,及商縣的李柯義、王彥傑、李興臣、楊江湖、楊花蠟班等。光緒八年(1882),丹鳳竹林關徐明啟辦的成順班,後歷徐崇福、徐盛榮等輩,先後相傳五代,其藝術造詣及影響,久為民間所傳頌。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民國年間,道情仍有發展。安康地區,僅旬陽、安康兩縣,就有二十餘班。安康有李守金、王自成、王鵬舉、郭榮華、楊朝洪、李清魁、馮成秀等領的班子,旬陽有龐世堂等領的班子,繼續於安康縣城、恆口鎮、老君關及旬陽縣城、趙灣、甘溪等地活動演出,每年安康縣城的土地會,可有十多個道情班賽戲演出,觀眾擁滿大街小巷,連唱半月之久。商洛地區有商縣的袁根祥班、蘇效瑞班、王占鰲班、周子舉班、李緒平班,王讓班、崔啟運班、舒金貴班、張銀貴班、劉雙合班、李興臣班、李仁傑班,丹鳳的李昌林班、善念班等。關中地區,大荔的沙苑,寶雞的姜馬,眉縣的王長官寨道情班,以及西安附近的新築,長安的引鎮等地道情會,仍在繼續活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傳統道情的演唱活動,依然有增無減,並湧現出一批新的班社藝人。歷史悠久的寶雞姜馬道情班,培養出了一代新人,有姜福、馬生福、馬定乾、姜得用、姜銀科等二十餘人。商縣出現了金鼎班、科義班、新安班等班社及藝人王治銀、賈西明等。安康還相繼建立了專業道情班,當地政府分派專職幹部予以領導和管理,除演傳統劇目外,還演出了《北京四十天》、《赤膽忠心》等新編歷史劇與現代戲《白毛女》、《窮人恨》等,為配合土地改革運動,做出了貢獻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各地道情均由坐唱、廣場、皮影等形式,發展成舞台演出形式。1956年,陝南道情皮影老藝人張子成,在安康恆口農業社成立了文藝俱樂部,首次試排了道情戲《三進士》。嗣後,安康漢劇團的專業文藝工作者向他們學習,把皮影道情搬上了戲曲舞台,這一次改革活動,引起陝西省文化主管部門的重視。1959年省文化局一面指示陝西省戲曲學校設立道情班,為關中道情培養新生力量,同時又指示長安縣劇團、商洛地區劇團分別通過試排《隔門賢》等劇目,將關中派和商洛派道情,搬上戲曲舞台,於1960年參加了陝西省新搬上舞台劇種會演,至此,道情戲正式發展為舞台演出形式,六十到七十年代先後改編創作演出的劇目有六十多種。改編劇目有關中道情的《相爺搬兵》、《槐蔭媒》、《小姑賢》、《隔門賢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牆頭馬上》,商洛道情的《水潑大紅袍》、《一文錢》等。創作劇目有商洛道情的《山花姑娘》,陝南道情的《枯水新波》,關中道情的《嫁妝鐮刀》、《趕雞蛋》、《麻利嫂》等。1960年《一文錢》被西安電影製片廠拍成戲曲藝術片,發行全國各省市和香港、新加坡等地。

舞台表演多學習秦腔、漢劇。音樂更加秦腔化。關中、商洛、陝南各路道情全部採用了秦腔的武場樂器,二胡、大鑼、手鑼、大鈸、牙子等一起進入了道情樂隊。長安縣劇團還使用了中、西單管混合樂隊。

道情藝術

道情源於唐代道教在道觀內所唱的經韻,為詩讚體。宋代後吸取詞、曲牌,衍變為在民間布道時演唱的新經韻,又稱道歌。用漁鼓簡板伴奏,和鼓子詞相類似。之後,道情裡面的詩讚體一支主要風行於南方,為曲白相間的說唱道情;曲牌體的一支風行於長江以北,並在陝西、山西、江河南、山東等地發展為戲曲道情,以〔刷兒〕、〔皂羅袍〕、〔清江引〕為主要唱腔,採用了秦腔同梆子的鑼鼓、唱腔,逐步形成了各地的道情戲。內容有升仙道化戲、修賢勸善戲、民間生活小戲、歷史故事小說文學和傳奇公案戲4類。有的地方稱漁鼓或竹琴。在陝西有關中道情,是陝西的皮影戲劇種,分東路調和西路調。前者風行於黃江河兩岸,後者風行於陝北同內蒙古等地。在不同地區又形成了長江以北道情”、商洛道情”、安康道情”同西涼調”等分支劇種。其唱腔特點凡至落音拖腔的地方,眾人相和,以增強氛圍。劇目約有二百多個,均屬老藝人口傳,當中若干劇目有深厚的宗教色彩。

道情是漁鼓的前身,道情”又名黃冠體”(黃冠懷疑也許能夠是指道人的裝束)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是道家所唱的道家的情事,神遊廣漠、寄情太虛,有餐露服曰之思,名曰道情。唐代懷疑也許能夠已經有了道曲,漁鼓簡板則始於宋朝,雖然道情湧現的早,但是流傳下來的作品卻不多見,現在能看到的僅有本篇鄭板橋的道情十段(一般演唱僅收錄以上5段。)同徐大椿的。此一曲種已經沒落以至於將要絕跡,民國以來並沒有留下來可供學習的資料,這門藝術已經是後繼無人了。

一、開匙楓葉蘆花並客舟,煙波江上使人愁,勸君更盡一杯酒,昨日少年白頭。自家板橋道人是也,我先世元和公公,流落世間,教歌度曲,我如今也譜的道情十首,無非喚醒痴聾,消除煩惱。每到青山水綠之處,聊以自遣自歌,若遇爭名奪利之場,正好覺人覺世。這同時也是風流事業,措大生活,不免將來請教諸公,以當一笑。

二、唱辭5段(1)老漁翁,一釣竿,靠山崖,傍水灣,扁舟來往無牽絆,沙鷗點點清波遠,荻港蕭蕭白天寒,高歌一曲斜陽晚,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2)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夾綠槐,茫茫野草秋山外,豐碑是處成荒冢,華表千尋臥碧苔,墳前石馬磨刀壞,倒不如閒錢沽酒,醉醺醺,山徑歸來。(3)老頭陀,古廟中,自燒香,自打鐘,兔葵燕麥閒齋供,山門破落無關鎖,斜日蒼茫有亂松,秋星閃爍頹垣縫,黑漆漆蒲團打坐,夜燒茶,爐火通紅。(4)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許多後輩高科中,門前僕從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一朝勢落成春夢,倒不如蓬門僻巷,教幾個小小蒙童。(5)撥琵琶,續續彈,喚庸愚,警懦頑,4條弦上多哀怨,黃沙白草無人跡,古戍寒雲亂鳥還,虞羅慣打孤飛雁,收拾起漁樵事業,任從他風雪關山。 3、收匙風流世家元和老,舊曲翻新調;扯碎袍,脫卻烏紗帽,俺唱這道情兒歸山去了!關於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道情藝術的歷史比較對比思考分析分析與判斷悠久,流傳區域也比較對比思考分析分析與判斷廣闊。它屬道教聲腔藝術,源於唐朝道教經韻。最初的道清稱道歌,是傳道者宣傳教義同募捐化緣的工具。唐朝段常著《續仙傳》書曾經記錄藍采和手持拍板(簡板)唱踏歌行乞於市。”這便是道情的最初形式。在中唐時期,玄宗皇帝李隆基十分崇信道教,並將它奉為國教,甚至還和老子李耳續起家譜,稱之為祖上。他手下的重臣賀知章、韋韜等人都是聞名道士,就連他的寵妃楊玉環也被封為太真”道士。當時道教廣為流傳,傳教道士雲遊天下世界上,到全國各地傳道時皆唱道情,道情之影響和活動範圍到達頂峰。因此,我國大約有二十個省流傳有道情藝術廣稱為漁鼓”,又有湖北漁鼓”、桂林漁鼓”、4川竹琴”之別;山西則有臨縣道情”、離石道情”、洪洞道情”、永濟道情”、陽城道情”、長子道情”、晉北道情”等十來種道情

陝西道情陝西道情
;晉北道情”還分為右玉道情”、神池道情”、大同道情”3大派系。道情最初只是說唱形式,在清朝以前基本上沒有職業班社,藝人們多是在逢年過節酬神獻藝,平日則是從事農業或其他職業。到了民國初年,據傳有一個武為周道情班”為晉北一帶最早的職業班社。班主武為周是應縣人,以領戲班為職業,他在村里集聚了二十多個藝人經常在大同、懷仁、山陰、應縣、渾源一帶演出,深受廣闊觀眾喜歡。 解放後,右玉縣建立了專業道情劇團,1982年雁北戲校道情中專班畢業,集體分配到右玉縣,組建了右玉縣道情劇團。道情音樂比較對比思考分析分析與判斷豐厚,據傳說原有7十二個套曲和一百來種曲調,現在只能夠蒐集起十3種套曲和9十6種曲調,其唱腔為聯曲體。它是利用諸宮調的某些曲子互相聯綴起來,組成有層次的大型唱段。每種套曲又有正、反、平、苦、搶、緊”6種不同的曲子,唱腔是根據需要來臨到來時組合的。例如刷兒”的結構就包括正刷兒”、反刷兒”、平刷兒”、苦刷兒”、搶刷兒”、緊要孩兒”6個曲子。這正、反、平、苦、搶、緊”各有不同內容正”表示用正調演唱,一般用正調演唱的曲調為商”字調;反”表示用反調演唱,一般用反調演唱的曲調為徽”字調;平”表示一般正常的思緒,苦”表示愁苦、淒涼的思緒,二者皆用正調演唱;緊”表示唱腔結構緊湊,搶”表示唱腔結構高興、輕快、類似搶”一般地速度。另外,道情又靈巧地借鑑了晉劇”裡面的介板”、流水”、滾白”以同崑曲唱腔,彌補了本身的不夠。音樂伴奏裡面的漁鼓”為道情特定樂器,其文武場樂器和梆子劇種大致一致。傳統戲代表劇目有韓湘子出家”、張良辭朝”、莊周夢”、曹莊殺狗”、郭巨埋兒”、王祥臥魚”、老少換妻”、打碗罐”等8十多個劇目。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