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闖關東》是由山東電影電視劇製作中心與大連電視台投資近3000萬聯合拍攝的電視劇。由王敏總策劃,張新建 、孔笙執導,高滿堂、 孫建業編劇,李幼斌,薩日娜,小宋佳,朱亞文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的是從清末到九一八事變爆發前,一戶山東人家為生活所迫離鄉背井闖關東的故事。以主人公朱開山的複雜、坎坷的一生為線索,其中穿插了朱開山的三個性格、命運不同的兒子在關東路上遇到的種種磨難和考驗。 《闖關東》於2008年1月2日在CCTV1黃金時段首播。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1904年,山東大地遭受洪澇災害,匪患橫行,飢殍遍地。朱家收到此前闖關東的父親朱開山的信,讓他們到東北的元寶鎮匯合。朱家全家決定坐船從海路闖關東。歷經九死一生,除了傳文,朱家終於在元寶鎮會合。為了生存,朱開山決定去深山的金礦挖金,受盡了金把頭和土匪、官府勾結的各種磨難,朱開山終於成功攜帶一袋金子逃離了金礦,並用這些錢買房置地安頓下來。途中鮮兒與傳文走散,傳文也找到元寶鎮全家團聚。朱開山在鎮上開了一家朱記菜館,受到當地人的刁難,以山東人特有的情義感動了對手。附近的甲子溝發現了煤礦,為了爭奪採礦權,朱開山一家聯合愛國志士與日本人展開了鬥智鬥勇,終於讓煤礦回到了中國人手中。日本兵圍攻哈爾濱,朱家三代人一起奔赴抗日的最前線。

分集劇情

第1集

1904年,山東大旱,章丘朱家峪的一戶朱姓人家因為湊不出一石小米做彩禮而使大兒子朱傳文和譚家閨女譚鮮兒的婚事一拖再拖。好不容易湊齊的一石小米又在去娶親的路上被土匪劫了。朱家母親文他娘帶著三個兒子娶親不成,卻得知離家在外四年的丈夫朱開山,因義和團兵敗已被處死。萬念俱灰的文他娘本想一死了之,卻得知朱開山正在關東等著和一家老小團圓的訊息,於是決定帶著三個兒子闖關東去找朱開山。一心想和傳文在一起的鮮兒,不顧家人反對偷偷離家,但和朱家人擦肩而過。朱家人來到山東龍口港準備走水路去關東,沒想到大批難民滯留,饑寒交迫,瘧疾橫行,生死未卜……

第2集

朱家人終於登上了最後一批海船,卻發現了一路追趕來的鮮兒。無奈之下,大兒子傳文跳海上岸,和鮮兒走旱路去關東。文他娘領著二兒子朱傳武和三兒子朱傳傑坐船走水路去關東,一家人從此分開。海上,因為日俄兩國開戰,很多船隻被炮彈擊沉。傳傑在緊要關頭救了商人夏元璋。傳文和鮮兒走旱路遇到土匪,一路逃跑。船終於靠岸,夏元璋連夜進了橫屍遍地的旅順,發現一家老小除了女兒玉書都被殺了。文他娘帶著兩個兒子千辛萬苦地來到元寶鎮,見到了朱開山,分別了數載的朱家人終於團聚了。傳文和鮮兒在一戶人家打工,度過了一個冬天。團聚了的朱家人本想高高興興過個團圓年,沒想到年三十晚上,一位不速之客送來了賀老四在淘金場被人害死的噩耗。賀老四是朱開山的生死弟兄,為了給賀老四報仇,朱開山不顧家人的反對,決定冒死二進金場子。

第3集

朱開山走後,文他娘送傳武和傳傑兩個兒子去夏元璋開的鋪子裡學生意。朱開山和眾金夫頂風冒雪來到金場子。沒想到官府、土匪、金大拿、金把頭等人早在金場子架好了一張網,等待賀老四的兄弟到來。朱開山只能忍氣吞聲暗中觀察著身邊發生的一切。朱開山認識了神秘的酒館老闆娘大黑丫頭,找到了賀老四的墓地,最終證實了賀老四的死訊。為了試探朱開山,金大拿和金把頭故意找茬讓朱開山下到剛挖的坑裡,沒想到突然的塌方把朱開山整個埋在了下面。更讓眾人想不到的是,朱開山憑藉自己的力量竟然從土裡鑽了出來。金場子的大金粒百般刁難朱開山,朱開山一忍再忍,引得眾人一時想不通。傳文和鮮兒在旱路途中遇到流氓,為阻止流氓調戲鮮兒,傳文被打。受傷的傳文央求鮮兒從此女扮男裝。

第4集

傳武在夏元璋的店鋪淘氣,傳傑告狀使傳武受罰。兩人爭執中,傳武被傳傑掏了襠。為了報復傳傑,傳武和夏元璋的女兒玉書使壞讓傳傑尿了褲子。朱開山從金場子捎回信來,除了問候還強調讓文他娘管教好傳武,惹得傳武滿心不痛快。酒館老闆娘大黑丫頭借喝酒百般試探朱開山,朱開山裝傻躲過。偷帶金子逃跑的金夫被土匪打死拖了回來,金大拿警告眾人決不要動私藏金子的念頭。傳文在路上昏倒,一病不起。為了救他,鮮兒插草賣身,嫁給了張金貴的小兒子糧作童養媳。傳文經過鮮兒的悉心照料終於醒了過來,鮮兒覺得無法面對傳文不同意跟他一起離開。

第5集

金大拿毒打帶病堅持幹活的老煙兒,被朱開山制止。朱開山提出要離開金溝,金把頭告訴眾人只有一年工期滿了才能離開,否則性命難保。朱開山用馬試探溝口,結果馬被打死。事情在金場子傳開了,卻沒有人知道事情是誰幹的。老煙兒報信說,山東又是大旱,親友流離失所。眾金夫悲憤中朝老家的方向跪倒磕頭,祈求上天保佑。朱開山領著眾金夫找到了大量的金子,金夫們決定分了金子找機會闖出金溝。小金粒認朱開山當了乾爹。傳傑努力學生意,受到夏元璋的器重。張金貴看出傳文和鮮兒二人並非兄妹而是戀人後,施計騙了二人,使兩人從此分離。得知被騙的鮮兒憤然離開了張金貴家。

第6集

傳傑破格成了站櫃檯的夥計,一家人高興萬分。傳傑憑藉著平時勤學苦練的本事和自己隨機應變的機敏成功對付了來送山貨的油葫蘆,得到夏元璋的褒獎。走投無路的鮮兒遇上了王家戲班,並拜班主王老永為師學戲。戲班的生活艱辛但也快樂,王老永給鮮兒起了藝名叫“小秋雁”。金場子一直沒有淘出金子,金大拿和金把頭都非常著急,金大拿提到金場子裡暗藏了土匪的眼線。

第7集

金夫大金粒不聽朱開山的苦心勸告,執意要自己偷運金子逃出金溝,結果被土匪抓住搭上了性命。大黑丫頭苦苦地勸朱開山不要動私藏金子的念頭。大黑丫頭多次額外照顧大金粒的弟弟小金粒,引起了朱開山的懷疑。夏元璋和對門的吳掌柜商量好,鍛鍊傳傑的要債,傳傑知道真相後,以為受到欺騙心裡很難受,夏元璋就給他講了大誠大信的道理。

第8集

惡霸陳五爺為娶三姨太請鮮兒去唱戲,要在演出中設計羞辱鮮兒,鮮兒不同意,陳五爺就將戲班扣了。為了救戲班,鮮兒同意了陳五爺的無理要求。陳五爺娶三姨太的堂會上,鮮兒沒有按照陳五爺的要求唱戲。惱羞成怒的陳五爺扣了戲班所有的人,毒打王老永,逼鮮兒和自己上床。鮮兒為救師父,含淚從了陳五爺,從此離開戲班。夏元璋帶玉書傳傑參加元寶鎮商賈聚會,並在聚會上對傳傑言傳身教商場禮儀。又有兩個金夫因為偷著運金被打死了,老煙兒等人催著朱開山拿主意,朱開山卻要大家繼續按兵不動。鮮兒饑寒交迫地昏倒在山場子,被妓女紅頭巾相救。紅頭巾不顧山場子把頭老獨臂的強烈反對,留下了鮮兒。

第9集

山場子開鋸了,嚴寒中木幫漢子們伐木的場面讓鮮兒目瞪口呆。鮮兒總算有了落腳的地方,她在林間哼唱被木幫們誤認為是新來的妓女而團團圍住。緊要時刻虧得紅頭巾出手相救,鮮兒才躲過一劫。老獨臂同意,只要傳武三天之內拖回一條狼來,就收下傳武。從來沒打過狼的傳武,硬著頭皮去了山里。鮮兒和紅頭巾找到傳武的時候,傳武早已被凍僵且昏迷了。兩個女人玩命地把傳武拖回了山場子,鮮兒把傳武抱在懷裡,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傳武……被救的傳武再次進山終於拖回了一隻狼。老獨臂同意留下傳武,但他心裡明白,都是紅頭巾暗中幫了傳武。過小年了,玉書和傳傑回家陪著文他娘過節。以老煙兒為首的金夫不顧朱開山的反對趁著夜色帶金出逃,失敗了。金大拿提出和朱開山聯手運金的想法,朱開山一時判斷不清金大拿的用意。

第10集

朱開山出主意讓大夥不帶金子空走一趟,偷偷帶了金子的老煙兒被官兵抓住殺了。山場子的惡霸老熊調戲鮮兒,傳武伸手相救,惹怒了老熊。老獨臂出面攔住老熊,雙方商定立生死狀決鬥。傳武不是老熊的對手,被打得頭破血流。最後關頭,傳武咬牙制服了老熊。朱開山同意和金大拿聯手運金了,並接受了金大拿的主意“捨命吞金,運屍過關”。上路之前,朱開山殺了陷害過他的老果子,揭出了大黑丫頭就是安插在金場子裡的土匪眼線。朱開山用巧計騙過了金把頭,並借清兵之手殺了他。

第11集

朱開山又追上金大拿,親手打死了金大拿,為賀老四報了仇。元寶鎮的放牛溝,傳武、朱開山、傳文先後回家了,朱家一家人終於團圓。1912年,辛亥革命爆發了,身為王府格格的那文因為家道敗落,和成為她丫環的鮮兒一起逃往元寶鎮投靠舅舅關德貞。沒想到半路上被下人來福偷了盤纏。朱開山家已經成了元寶鎮放牛溝的一戶富裕人家,同是放牛溝富戶的韓老海之女兒韓秀兒喜歡上傳武,精心給傳武繡的煙荷包,送到傳武面前,傳武連看都不看。那文和鮮兒一路逃亡,當慣了大小姐的那文不得不學著適應新的生活,但是處處碰壁。

第12集

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文明戲下鄉,很多男人衝上台去剪掉了原來當命看的辮子。思想保守的傳文站在台下極力反對。讓傳文萬萬沒想到的是,傳武、傳傑和朱開山三個人在同一天都剪了辮子。而且傳武和傳傑夜裡合夥偷偷剪了傳文的辮子,傳文大為惱火。韓老海為了撮合秀兒跟傳武,找朱開山借來了傳武幫自己家裡幹活。這下樂壞了秀兒,整天不離傳武身邊,把傳武難受壞了。那文找到舅舅才知道,舅舅因為抽大煙家也敗了。舅舅提出讓那文趕緊嫁人找出路,那文死活不依。朱開山逼得沒辦法,找韓老海借水澆田。沒想到韓老海提出要先撮合傳武和秀兒的婚事再放水,讓朱開山心裡不舒服。

第13集

朱開山一著急病倒了,給前來看望的韓老海提出用黃煙換水,韓老海不同意。兩家僵持起來。下人來順找到那文,告訴她老王爺已經被革命黨抓了,那文聽了癱倒一旁。朱家的長工罷工了,秀兒回家給韓老海求情放水,韓老海較勁不放。秀兒為了討傳武歡心,擅自給朱家放了水。韓老海知道後,破口大罵,非要帶朱家人去見官。朱開山捆著傳武找韓老海認罪並打了傳武,秀兒承認了水是自己放的。

第14集

韓老海給朱開山挑明了成親放水的想法。朱開山和文他娘經過再三思量,決定應下這門親事。傳武死活不依,並以絕食抵抗。媒婆到朱家和韓家說親,兩家老人都挺滿意。玉書領著那文的舅舅關德貞來到朱家,關德貞對傳文和朱家的情況非常滿意,只是傳文還是忘不了失散多年的鮮兒。那文來到朱家相親,初次見面的傳文和那文還算聊得來,兩邊的家長也商議了好多婚事的事。

第15集

當鮮兒得知那文去相親的就是朱傳文的時候,猶如五雷轟頂一般,心疼難忍。日子到了,傳文來關德貞處迎親了。鮮兒在人群外邊悄悄地看著,跟著花轎一路尾隨而去。傳文和那文的婚禮照顧到了漢族和滿族雙方的習俗。傳武在婚禮上無意中發現了跟來的鮮兒,直接將鮮兒拉到了婚禮上,朱家人全傻了。當天夜裡,朱家大院的人們都一夜沒睡。第二天一早,鮮兒決定離開朱家,傳武帶著爹娘給的錢,追上了鮮兒,將鮮兒安頓在林間的一個小木屋裡。夏元璋領著傳傑進山收山貨,兩個人的感情如同父子。那文雖不會幹家務,但是她的多才多藝融合了家裡的氣氛,也讓傳文逐漸從對鮮兒的感情中走了出來。鮮兒在小木屋住了下來,傳武經常來看她,還送些吃的喝的。

第16集

那文給傳文提出要在家裡開個國小堂,傳文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朱開山可痛快的答應了那文要開書館的想法。在秀兒的催促下,韓老海到朱家,兩家定了具體結親的日子。那文的“清風書館”開張了,傳文被叫來和一幫小孩一起讀書。傳武來到小木屋,向鮮兒表達了愛意,可鮮兒死活不依。激動之下,鮮兒說出了自己曾被惡霸糟蹋的事情。傳武一把將鮮兒抱在懷裡,朱開山突然出現在小木屋,大打出手。鮮兒大聲哭喊著攔住了朱開山。回家以後,傳武不但沒有退縮,反而給朱開山提出要娶鮮兒的想法,朱開山死活不同意。

第17集

朱開山思前想後認鮮兒當了干女兒,鮮兒和傳文、傳武成了兄妹,姐弟的關係,從此在朱家住了下來。秀兒在回家的路上救了一個得了瘟病的日本孩子,韓老海堅決不同意給孩子養病。無奈之下,秀兒將孩子送到了朱家。文他娘做主留下了孩子,請大夫,騰房子,餵藥洗澡,悉心照料,秀兒甚至還在孩子病危的時候,冒著危險給孩子接氣。傳文膽小,總怕傳染,開始裝病,並偷偷把孩子藏了起來。文他娘從此認一郎為乾兒子,一郎成了朱家的第四個兒子。

第18集

眼看著要舉行婚禮了,傳武又好幾天不見人影了,氣得朱開山在院裡罵人。韓老海來家裡,一家人幫著打圓場。那文和鮮兒兩個原來的主僕,現在的姐妹一同給傳武布置著新房。傳武成親的日子到了,令鮮兒沒想到的是,韓老海請來的戲班是王家戲班。鮮兒和師父、師兄弟們相見,勾起了戲癮。於是,傳武的婚禮上,鮮兒和王老永師徒二人合唱一出,引得傳武一個勁的喝著悶酒。新婚之夜傳武給秀兒講了一夜故事,聽著秀兒的笑聲,朱家人都以為傳武總算是收住心了。沒想到第二天天剛亮,趁著秀兒正在熟睡,傳武拉著鮮兒離開了朱家。韓老海一氣之下帶人砸了朱家,朱韓兩家從此結了仇。

第19集

夏元璋終於續弦了,新媳婦叫巧雲,也是山東來的,玉書叫她巧雲姨。一個沒落的貴族佟先生來到夏元璋的店鋪,拿著一棵稀世的人參要抵押兩千塊大洋,夏元璋當即答應,佟先生提出讓對門吳掌柜當箇中人。一郎被村裡的孩子欺負了,傳文教給他打架的招術。傳傑經過仔細觀察發現佟先生的人參是假的,裡面肯定也有吳掌柜的份。一郎過生日,文他娘專門給他做了山東的打滷面。席間,一郎親生父母找到朱家,把一郎接走了。臨走,一郎爬上朱家的角樓,對著遠方喊著“秀姐”。夏元璋叫來了吳掌柜,把實情都給他說了,並當著他的面將假人參燒了。

第20集

朱家不時出現死馬死豬的事,鬧得朱家雞犬不寧。吳老闆陪著佟先生來了,非要當時贖貨。沒想到夏元璋真的拿出了那棵人參,佟先生只得掏錢。吳老闆和佟先生害人不成毀了自個兒。吳老闆更是因此破產,東西都抵給了夏家。傳傑看了禁不住有些憐憫。朱家的夥計們鬧脾氣不出工,傳文硬碰硬的管不了。朱開山也不管,把這攤子都交給傳文了。傳文只好請教那文,無意間發現了那文格格的真實身份,把傳文樂壞了。秀兒思念傳武已經魔怔了,韓老海找人偷偷殺了朱開山家的很多雞。傳文又按照那文的計策從長工順子嘴裡知道殺雞的人是朱家把頭老崔。於是朱開山專門請老崔喝酒,席間朱開山一筷子飛出,殺死了院裡的公雞,嚇住了老崔。

第21集

晚上,傳文和那文在炕頭上議論將來如何能管好整個朱家的事。朱家的黃煙全被人毀了,朱開山壓住文他娘和傳文,決定宴請眾鄉里。眾鄉里準時來了,朱開山準備了煙種子和犁杖送給大家,眾人一陣興奮。韓老海卻遲遲都沒有出現。萬萬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所有的東西都給送了回來。聽說秀兒有點魔怔了,朱開山特意差傳文去哈爾濱請了大夫為秀兒看病。韓老海仍然不領情,將朱開山留下給秀兒看病的錢扔到了門外。傳武和鮮兒找到了放排的老獨臂,苦苦哀求在排子上留了下來。

第22集

霜期就要來了,朱家人決定僱工抗霜,結果傳文使出渾身解數也沒僱到短工,還惹的自家的長工們滿是意見,氣得傳文站在院裡破口大罵。鮮兒得了風寒,病情越來越重,船上的眾排幫極力反對她繼續留在船上。朱開山用離間計挨個找長工們談話,使得長工們互相猜疑,從而制住了長工。鮮兒的病更重了,為了不拖累傳武,鮮兒拒絕喝藥。排幫們在曹三的帶領下也逼著鮮兒下船。情急之下,鮮兒和傳武先後跳江。使眾排幫萬萬想不到的是,在下一個排窩子,傳武抱著鮮兒站在了岸上,兩個人都成了泥人。排幫繼續前行,鮮兒奇蹟般的在排子上醒了過來。那文從家裡要了十塊大洋,到鎮上和韓老海打牌賭錢,結果贏回了韓老海等人的半個家當。除了韓老海,所有人都到朱家來求情,朱開山免了眾人的賭債。作為條件,眾人答應幫助朱家抗霜。

第23集

排幫遇到土匪小鏇風,傳武玩命救了排幫,老獨臂卻不幸中了一槍。眾鄉里沒有失言,按時來幫朱家抗霜了。男人們在地里,文她娘領著朱家的女眷在家裡燒火做飯,秀兒也來幫忙了。排幫到了目的地,鮮兒和傳武決定帶著老獨臂一起到野馬灣安定下來過日子。開鐮的頭一天晚上,文他娘帶著女眷在堂屋裡喝酒,彈弦子,嘮嗑。等朱開山帶著傳文和傳傑找到她們時,她們已經喝多了,在自家的豆子地里又唱又舞。秀兒收拾東西要去朱家,被韓老海硬硬的攔在家裡。夏元璋要和邵先生做松茸的生意,因為風險大,傳傑再三勸阻,夏元璋決心已定什麼都聽不進去。

第24集

往野馬灣去的半路上,老獨臂因為槍傷死去了,傳武和鮮兒給他挖了墳。傳傑帶著松茸上路了,夏元璋決定這一趟完了就把店鋪交給傳傑了,還盼著傳傑和玉書早點成親。傳武和鮮兒到了野馬灣,傳武送給鮮兒一個銀鐲子作為定情信物。鮮兒剛剛收下,一群散兵打散了兩個人,傳武中槍,鮮兒跳了江。傳傑從奉天回來,松茸全砸手裡了,染上大菸癮的夏元璋聽到訊息一病不起。原來邵先生也是和吳老闆一夥的,夏家從此敗了。死裡逃生的鮮兒找傳武不見,流浪到桃花渡遇上了紅頭巾,又通過紅頭巾認識了商人震三江。傳文賣糧食回來的路上被土匪劫走了,朱開山斷定是韓老海幕後操縱的。他交代好家裡的事,只身前往土匪窩子換回了傳文。他以一棵價值連城的人參相引誘,和傳傑聯手將土匪頭子老蝙蝠帶入了事先準備好的陷阱。

第25集

朱開山制服了土匪老蝙蝠,帶著他的飛鏢和一綹頭髮來找韓老海。韓老海被朱開山感動,朱韓兩家從此重歸於好。鮮兒被震三江說動,決定跟他去看看“大生意”。進了山鮮兒才搞清楚,原來震三江是二龍山土匪窩的鬍子頭。無處可去的鮮兒也插香入伙,成了二龍山的二當家。病危的夏元璋被接到朱家,臨終前定下了傳傑和玉書的婚事。散兵來到元寶鎮燒殺搶掠,朱開山帶著兒子從大火里救出了韓老海。朱家人決定離開放牛溝去齊齊哈爾,臨走的時候,韓老海把秀兒交給了朱家。1921年,朱家人來到了哈爾濱,精心籌備的山東菜館開業在即。這引起了以潘五爺為首的熱河人的注意。

第26集

朱開山聽開雜貨鋪的山東人劉掌柜介紹說,這條街上以潘五爺為首的熱河人這些年一直壓在山東人頭上。傳傑給潘家送請柬,潘五爺之子潘老大連門都沒讓傳傑進。山東菜館開張第一天,潘老大就以“爆炒活雞”摘了山東菜館的幌子,引得街上的山東人對朱開山大失所望。隨後來到的潘五爺笑裡藏刀的要和朱開山以兄弟相稱。傳武被提升為連長,一年多沒回家的他連夜回家,卻還是依然冷落秀兒。第二天傳武一早走了之後,秀兒在那文的刺激下告訴文他娘,傳武從來沒碰過自己。

第27集

二龍山四梁八柱之一的姜炮頭因為糟蹋女人被鮮兒抓住,在處理問題上,鮮兒和震三江產生了激烈爭執。天冷,山東菜館添了火鍋,劉掌柜提醒朱開山小心熱河人眼熱。震三江下山搶俄國人被抓,朱開山在菜館管了他一頓飽飯,於是震三江將藏金銀的地方告訴了朱開山。震三江多日沒回二龍山,鮮兒下山尋找碰巧進了山東菜館,和朱家人相認。震三江被判了死刑,為救出震三江朱開山按震三江給的地址取回了金銀,為他上下打點。傳傑第一次走馬幫,不滿張垛爺花費太高,張垛爺乾脆睡在冰天雪地,傳傑一下病倒不起。

第28集

劉掌柜之子劉大寶為了給家裡報仇,偷偷留下封信,離家去當兵了。劉大寶因為年齡不夠,硬闖軍營被傳武收下,他說自己叫劉根兒。傳傑在走馬幫的路上和張跺爺仍然是磕磕絆絆。潘老大派人來山東菜館刁難,非要點油炸冰溜子,沒想到朱開山真的做出了這道菜。張垛爺與垛道上的客棧勾結剋扣貨物,被傳傑揭穿。張垛爺心裡憋氣故意挑不好的路走,傳傑和垛爺的矛盾達到了頂點。沒想到轉眼傳傑掉進了陷阱里,被毒簽子整的生命垂危,虧得張垛爺伸手相救,保住了性命。被判死刑的震三江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弄得他一頭霧水。朱家馬幫順利回來,為報答救命之恩,傳傑認張垛爺為乾爹。潘家的貨因為有朱家競爭全砸在手裡了,惹得潘五爺咬牙要把賬都算在朱家身上。文他娘開始讓秀兒裝吐,裝懷孕。

第29集

劉大寶替趙班長挨了懲罰,感動了趙班長。傳文為了找小康子的三姨夫學做醬牛肉,頂風冒雪去了三次,最後終於學成。那文給起名叫“朱記醬牛肉”。秀兒假懷孕騙過了全家,就是那文不信,文他娘藉機狠狠地把那文罵了一通。傳文為了討好潘家借打麻將故意輸給潘老大錢,被朱開山一頓臭罵。“朱記醬牛肉”火了,傳文貪便宜買了馬肉充牛肉,被潘五爺手下的葛掌柜和於掌柜吃出來,帶人砸了山東菜館。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潘五爺背後指使的。沒辦法,朱開山只得帶著傳文挨家挨戶的賠禮道歉。在潘家,朱開山借下象棋把潘五爺一通數落,傳文也不再討好潘老大,牌桌上全贏大牌。震三江和鮮兒為了過冬決定搶劫惡霸高家。

第30集

一個叫花子三番五次來山東菜館惹事,不用問,肯定是潘五爺請來的神仙。鮮兒假扮戲班子,和震三江裡應外合的打下了高家大院,高老爺子當時就嚇得一命嗚呼。叫花子又來了,還帶來了一群叫花子。朱開山二話不說全都招待了,這就感動了一個老叫花子,當眾揭穿了那個鬧事的叫花子,原來他是潘五爺的一個遠房表親。鬧事的叫花子承認了一切,並提供了“爆炒活雞”的大概做法。傳文經過反覆試驗終於做出了“魯味活鳳凰”。官軍因為二龍山搶劫高家大院而出兵剿匪,沒想到震三江帶土匪沉著應戰,鮮兒又帶人從後面包抄,打得官軍狼狽不堪。劉大寶為了救馮二鐵而負傷。傳武化裝成運酒的車老闆,本想上二龍山探個究竟,好裡應外合一舉拿下二龍山,結果沒想到碰上了同樣化裝出來拉線的鮮兒。

第31集

鮮兒看出傳武是官兵化裝做奸細來的,將傳武抓上了二龍山。二人終於在二龍山的牢房裡相認了。傳武的來意已經不是秘密了。震三江領著傳武看遍了二龍山的里里外外,只為能把傳武留下,否則傳武就是死路一條。傳傑帶馬幫又要上路了,但他不知道,潘五爺早和另一夥土匪天外天商定,要在路上對傳傑下手。鮮兒趁著夜色放走了傳武,震三江為此要殺了鮮兒。鮮兒要求把傳武給的鐲子還給傳武,震三江答應親自下山去找傳武。土匪天外天不但劫了朱家的貨,還把傳傑打成重傷。朱開山氣得昏倒在地,醒來後決定離開哈爾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第32集

震三江和手下老四來到山東菜館,得知自己能活著出獄全憑朱開山多方打點,感恩不盡之時奉上自己的馬鞭子,保證周圍的土匪不敢再騷擾。震三江從山東菜館出來,被高家大院的管家認了出來。警察趕到,一陣槍戰過後抓住了震三江。土匪老四跑掉得以回二龍山報信。潘五爺來找朱開山,一頓話刺激得朱開山決定留下來和潘五爺斗到底。傳武回家,又和秀兒搞得很不愉快,以致於傳武連夜離開家。鮮兒下山找到傳武,合計救震三江的事。劉大寶和趙班長、馮二鐵結拜成了兄弟。傳文在江邊學到了燉魚的方法,起名為“富富有餘”。傳武告訴鮮兒,震三江的案子沒有人敢疏通,鮮兒央求傳武一定要再想辦法。

第33集

潘老大的兒子過百日,潘五爺非要讓給朱家送請柬,搞得家裡人摸不著頭腦。就在潘家唱戲慶賀的時候,三個蒙面人悄悄地翻進了潘家的綢緞莊。潘家請來了戲班子唱堂會,朱開山借著說戲把潘五爺一通數落。就在潘五爺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的時候,下人突然來說,潘記綢緞莊著火了。大火熊熊,原來三個蒙面人竟然是劉大寶和他的結拜兄弟。潘家請來了一個警探,在現場找到了腳印等線索。傳武去牢房探望了震三江。隨後傳武叫上劉大寶化裝成省警署的人,從死牢里救出了震三江。回到二龍山上,震三江從鮮兒那兒才知道原來傳武就是山東菜館老掌柜的兒子,震三江決定誓死保護朱家人。傳傑在走馬幫的路上又一次碰上了天外天,震三江的馬鞭子一亮,放行!那文催促著秀兒乾重體力活,被文他娘一通臭罵。

第34集

文他娘帶著秀兒出門佯裝去看醫生,回來文他娘嚇那文和玉書說秀兒流產了,迫使二人好好伺候秀兒。潘五爺知道了朱家跟震三江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心裡窩火。官軍鑒於東北匪事橫行,決定全力剿匪。沒想到部隊都開到山裡了,卻得到新命令,原路返回,原來部隊決定進關大曹錕和吳佩孚。潘家請得偵探去劉掌柜的雜貨鋪調查,覺得劉掌柜的兒子大寶十分可疑。趙班長和馮二鐵都不想進關,劉大寶提出從潘家搞點錢再離開,作為趙馮二人今後的生活費。潘記綢緞莊重新開業,就在當晚,劉大寶三人綁架了潘老大,贖金大洋一千。在偵探的勸說下,潘家為保險起見送去了一千塊大洋。關鍵時刻,潘老大認出了劉大寶,但是劉大寶在最後時刻還是放了潘老大。逃跑的趙班長和馮二鐵被抓了回來,劉大寶不忍看到兄弟受苦,主動承認事情也有自己的一份。

第35集

郭松齡突然來到,要傳武去當自己的衛隊副隊長。傳武在郭松齡面前給劉大寶三人求情,沒想到偵探來了拿出了證據,揭出了劉大寶三人放火綁架的罪狀,情急之下劉大寶奪槍自殺。劉大寶三人斬首示眾,劉掌柜經受不了刺激,瘋了。傳武回家,那文忙給他解釋秀兒流產的事,傳武聽了對秀兒大發雷霆,文他娘這才說出秀兒假懷孕是她為了堵住那文和玉書的嘴,不讓她們欺負秀兒。潘老大帶著潘家的馬幫一路繞道,但還是被二龍山的老四帶人劫了。山東菜館來了一幫人,吃了沒幾個菜,其中一人就死了,拉到醫院經檢查是食物中毒。來人給朱家提出條件,賠錢,戴孝,全家滾出去。自此每天都把棺材抬到菜館門前來鬧。朱開山請來潘五爺說和,中間突然掀了棺材蓋子,裡面竟然躺著一個活人。鬧事的一看敗露了,立刻揭了潘五爺的底,原來又是潘五爺指使的。

第36集

張垛爺料到自己陽壽已盡,叫傳傑來自己的住處吃了最後一頓飯,第二天垛爺死了。傳傑給垛爺修了墳,傳送了。八月十五了,朱家人飲酒賞月,好不熱鬧。潘家人卻過得沒滋沒味。郭松齡召開緊急會議,決定開始反奉。一日,山東菜館突然來了一隊官軍抓傳武。原來郭松齡反奉失敗,傳武作為他的親信成了通緝要犯。朱家人知道後擔心的要命。傳武化裝回家,卻發現門口有官軍的眼線,正要離開,卻被一夥人綁架。等他明白過來已經到了二龍山,原來這是震三江安排的,讓傳武在山上先躲避一陣。官軍尾隨而來,炮轟二龍山,為了二龍山的兄弟,傳武束手就擒。事出所料,傳武被一路押到了張學良的辦公室,成了張學良的警衛副官。

第37集

那文想分家,卻讓秀兒去給文他娘說。傳文同意分家,陪著那文出外找房子,把那文鎖在了出租房中。那文被逼的從窗戶跳了下來,傷了腳。分家的事就此不提。傳武來信,告知自己在少帥身邊,朱家人樂壞了。山東菜館整修後重新開張,劉掌柜瘋癲而來,朱開山看了心疼,決定去請潘五爺,兩家不要再鬥了。潘五爺來到山東菜館,逼著朱開山押上全部家當和自己賭最後一次,輸者滾出這條大街。傳傑在外發現了凍僵的劉掌柜,抬回家救過來後,劉掌柜奇蹟般的正常了。朱潘兩家都使出自己的本事,官府土匪上下打點,準備妥當各自上路。潘老大一路使壞。

第38集

潘老大指使手下將馬腸子扔到朱家馬幫附近,企圖引來熊瞎子害傳傑等人,幸虧小康子精明,識破詭計。半路上來了震三江,給傳傑壓陣。馬幫行進中,突然遭到天外天的伏擊,鮮兒又帶人出現,二龍山的土匪護送朱家馬幫一路突圍前行。槍戰中,小康子和震三江不幸中槍身亡。天外天的人馬死傷慘重,他出爾反爾將潘家馬幫也給劫了,還打死了潘老大。訊息傳到潘家,本來滿心希望的潘五爺昏倒在地,不省人事。朱開山來到潘家,撕毀了契約,讓傳文和傳傑從此給潘五爺當兒子,潘五爺這才意識到都是自己糊塗。朱開山帶著家裡人去二龍山祭拜了震三江。山東和熱河之人從此和諧生活。1928年,皇姑屯事件後,張學良帶著傳武火速趕回東北。鮮兒約出秀兒,為給朱開山過六十六歲的生日,給了她八十塊大洋。半夜,朱開山做夢魘著了,第二天早晨提出要回山東老家去看看。傳武被張學良委任為團長,並為朱開山壽辰準備了禮物。

第39集

長大了日本孩子一郎出現在了哈爾濱,他去拜見日本森田物產的總裁森田。一郎拜見完森田,打聽著來到山東菜館,非要點小碗的打滷面,這引起了秀兒的注意,二人相認。趕垛的路上,傳傑在甲子溝發現了煤層,於是叫來好朋友潘紹景,提出要開辦煤礦,兩人一拍即合。傳文跟著開山夫婦回到山東老家,又修房子又修墳,極盡孝道。傳傑和紹景召集山東和熱河的商號開會,大家對開煤礦的事都積極參與。傳傑提議煤礦命名為“山河煤礦”。開煤礦的資金問題越加急迫,傳傑找那文、玉書和秀兒商量。那文出主意讓傳傑背著開山夫婦把山東菜館給抵押了。

第40集

在老家新修好的房子裡,傳文提議讓二老評說三個兒子。開山夫婦希望將來傳文在家裡能端起老大的架子來。傳傑和紹景為煤礦開採權的審批問題去礦業廳詢問,碰上了森田物產的副總裁石川,他們才知道原來日本的森田物產在和自己爭奪開採權。朱開山從山東回來了,堅決不同意參與開煤礦,逼得傳傑等人向他隱瞞了抵押菜館的事情。傳文去查賬,發現賬面上的錢都沒動,這才放心。傳武當了團長後第一次回家,全家人擺酒慶賀。紹景打聽了森田物產的情況,他和傳傑分析,開採權審批的關鍵是礦業廳的姚廳長。傳武去祭拜震三江,遇到了鮮兒,鮮兒逼著傳武忘了自己,對秀兒好一點。朱開山六十六的壽宴上,喝多了的紹景差點說漏了抵押菜館的事。好在傳傑反應快,應付了過去。傳文覺得傳傑背後有事,詢問那文未果,就去和爹娘商量,最後將突破點鎖定在秀兒身上。

第41集

玉書一早帶著秀兒去了學校,文他娘一直等到晚上才抓住秀兒。果然,一拍桌子,秀兒就把抵押菜館的事全說了。朱開山大怒,要將傳傑和玉書夫婦趕出家門,任憑全家人下跪求情也不管用。一郎再次來到朱家,見了開山夫婦,高興之餘喝多了。於是文他娘就囑咐秀兒將其落下的懷表送回去。那文來到傳傑和玉書臨時租住的地方探望,看到傳傑病重,趕緊回家叫了傳文。等二人趕到的時候發現已經人去樓空,不見了傳傑夫婦的身影。秀兒去給一郎送懷表,一郎請她吃西餐,秀兒一高興喝多了,一郎扶她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第42集

找不到傳傑急壞了文他娘,正要與朱開山翻臉,朱開山說出了紹景。傳文和那文趕到紹景家,傳傑和玉書果然都在,這才放了心。秀兒臨走的時候,一郎拿了自己的衣服讓她披上。一個陌生人來到山東菜館,進門就要見朱開山。原來此人是礦業廳的,為了煤礦開採權的事情而來。朱開山表明了不贊成開礦的立場。那文一邊叫夥計去紹景家叫來傳傑,一面想法留住了礦業廳的人。當朱開山得知傳傑他們是和日本人爭奪開採權的時候,態度全變了,全力支持開煤礦,還為資金的事幫傳傑他們出主意。來人被朱開山感動了,自報家門,原來他就是姚廳長。一郎商社的哈爾濱分號開張,給朱開山和森田都送了請柬。森田藉機向一郎滲透擴張的思想,談話中森田得知一郎和山東菜館的淵源。秀兒送給了一郎一件襯衣,一郎向秀兒表達了真情。秀兒從此有了變化,這種變化,被玉書發現了。

第43集

傳傑和紹景為了開煤礦的資金來到山東找黃老先生借得了大洋六十萬。石川由鶴鳴會的小野帶路來到姚廳長家,發現姚廳長中風了。礦業廳的秦秘書來到山東菜館,替姚廳長詢問去山東借錢的事怎么樣了。得知姚廳長中風,開山,傳傑和紹景趕到姚廳長家,卻發現他毫無病態。原來姚廳長為了等待傳傑借錢回來,故意裝病給日本人看。開採權批給了中國人,森田和石川氣憤至極。森田叫來了陸軍大佐尾崎,讓他請求陸軍參謀本部以軍事演習的名義占領煤礦。傳文因為煤礦沒有自己的位置老大不樂意,在山河煤礦的成立大會上不但喝多了,還大吵大嚷的。日本陸軍真的占領了甲子溝,山河煤礦的第一車煤就被堵在了半路上。傳武在帶兵去甲子溝之前,回了一趟家,告訴家裡人日本人很可能是一次試探。

第44集

傳武帶兵來到甲子溝,發現日本人又增兵了。張學良要求絕不先開一槍一炮。傳傑和紹景都覺得事態嚴重,只有朱開山堅信日本人是在嚇唬人。玉書發現了秀兒套著傳武衣服的枕頭,知道了秀兒這些年所受的委屈。日本人撤兵了,山河煤礦終於運出了第一車煤礦。森田知道後非常不滿意。決心將一郎作為一顆制勝的重要棋子。一郎給秀兒過生日,向秀兒表達了愛意,憋在秀兒心裡的委屈迸發了出來,她哭著打了一郎一個耳光。山河煤礦見了紅利,山東菜館也贖回來了,朱家人高興萬分。只有傳文心裡彆扭,把滿心的委屈一股腦都說給了一郎。剛剛過了兩天好日子的山河煤礦又接到滿鐵要削減車皮的通知,大家都一籌莫展,毫無辦法。文他娘帶著秀兒到一郎的新住處溫鍋。

第45集

秀兒委婉的拒絕了一郎的感情。飯桌上,傳文一個勁的詢問煤礦的事,惹煩了傳傑。那文為解圍說起了一郎,全家這才想起讓一郎找人試試。一郎找到森田,森田同意幫忙,但不許一郎告訴朱家是自己幫的忙。車皮的事解決了,傳傑因為管理煤礦的觀念問題和朱開山產生了極大的分歧。最後朱開山終於接受了傳傑按人頭核算的想法,得到了礦工的擁護。突然傳來訊息,鮮兒搶劫日本洋行被判處死刑。傳武到處找人都沒有辦法。文他娘領著女眷們給鮮兒縫棉衣,朱開山找傳武談話,暗示他劫法場。

第46集

傳武帶著縫好的紅棉衣去大牢看鮮兒,告訴鮮兒,爹後悔當初沒讓兩個人成親。鮮兒要傳武等自己死後把那個鐲子和自己埋在一起。法場上,傳武和二龍山的人冒死聯手將鮮兒救走。朱開山將鮮兒接回家,秀兒提出讓傳武娶鮮兒,自己給開山夫婦當閨女。那文出主意,讓傳武把鮮兒娶了,還說當官的有幾房太太也不奇怪。這個主意經過商議全家都同意了,只有玉書接受不了。傳文和一郎去煤礦,一郎得知了山河煤礦需要資金的事情,想參與投資。從煤礦回來,傳文決定不再想辦法參與煤礦上的事啦。二龍山的老四來找鮮兒,鮮兒決定回山上拔了香頭就回來跟傳武成親。森田決定以一郎的名義出資幫助山河煤礦,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入股。鮮兒回到二龍山含淚拔了香頭,沒想到官軍來到,攻破了二龍山,鮮兒下落不明。傳武回家說,鮮兒沒有被抓住,全家這才放心。

第47集

一郎將森田給的六十萬注入了山河煤礦,提出要入股。朱開山擔心一郎的背後是森田物產,請來了姚廳長商量。鶴鳴會的浪人為了阻止一郎入股山河煤礦,闖進一郎住處打了一郎,多虧森田和石川趕到,救下一郎。朱家人得知一郎被打,趕到一郎住處,朱開山終於同意一郎入股山河礦。原來一郎被打完全是森田在幕後策劃的,為的就是要騙取山何礦的信任。現在森田又在策劃如何能占有山河煤礦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份。秀兒來到一郎住處照顧一郎,激動之時一郎抓住了秀兒的手,這個場景被來接秀兒的那文撞見了。那文對秀兒生氣至極,玉書來到,給那文看了秀兒那個特殊的枕頭,那文驚呆了。秀兒正式給傳武提出了離婚,朱開山夫婦也接受了秀兒和一郎的婚姻。

第48集

秀兒和一郎成親了,秀兒這輩子終於嘗到了被愛的滋味。尾崎告訴森田,因為“中村事件”,日本即將對中國採取軍事行動。森田決定對山河煤礦再次下手,提高運價。山河煤礦因為運價飛漲面臨停工,同時要求退股的股東越來越多。為了運價的事,一郎再次求森田幫助。森田提出要繼續收購山河煤礦的股份,待成為控股股東之後轉給森田物產,一郎驚呆了。一郎帶著秀兒連夜逃出哈爾濱,卻遇上車禍,幸好被石川所救。森田的花言巧語征服了一郎,但一郎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森田策劃的。朱開山派傳文悄悄去天津調查一郎商社的資金情況。森田知道後,立刻派石川前往天津目的是抓住傳文。山河煤礦的股東大會上,一郎提出要吃下所有退股股東的股份,朱開山心裡疑團重重,沒有立刻答應。

第49集

傳文在天津拿到了一郎商社接受森田物產資金的證據,卻被帶人趕到的石川堵住了。貪生怕死的傳文為了不讓家裡人受害,打電話騙了朱開山,說一郎商社資金雄厚。一郎成了控股股東,他立刻將股份轉給了森田,山河礦徹底成了日本人的。森田請傳文和一郎吃飯,歡迎傳文入伙。一郎喝多了,夜裡被噩夢驚醒。一郎請開山吃飯,沒想到森田,石川,尾崎都來了,朱開山全都明白了。飯桌上當場宣布了新的森田煤礦的人事任免,森田成了董事長和總經理,傳文成了常務董事。傳傑提出要與森田打官司。傳文回到家後,繼續用假證據欺騙家裡人,朱開山將信將疑。

第50集

傳傑寫了對森田物產的起訴書,東省高級法院民事廳的法官提出,以一郎沒有經過股東大會許可就私自轉讓股份為由起訴,不如找到一郎收購股份的資金不是自有資金的證據更為有利。朱開山再次詢問傳文,傳文仍是死不承認,開山昏倒過去。秀兒和一郎趕到,看到朱開山臥床不起,秀兒跟一郎徹底翻了臉。文他娘來找一郎,為他做打滷面過生日,想用母愛把一郎從邪道上拉回來。姚廳長托人打聽到一郎商社的資金實情,開山叫來傳文,終於逼其說出了實話,朱開山氣得昏死過去。一郎來到朱開山床邊,彌留之際的朱開山仍然承認一郎是自己的第四個兒子。一郎內疚至極,趕回商社拿了自己接受森田物產資金的證據。

第51集

傳武趕回家,開山彌留中不忘囑咐傳武要為家裡報仇。傳武一氣之下打了傳文,又將來送證據的一郎趕了出去。傳傑發現一郎送來的是打贏官司的重要證據,等秀兒和傳武、傳傑來到一郎住處的時候,發現一郎已經開槍自殺了,遺書里充滿了一郎的悔恨。朱開山在黎明的時候醒了過來,伸手要掐死趴在床頭的傳文,逼得傳文只好離家出走投奔了森田。傳武指揮雙城保衛戰,鮮兒帶著二龍山的弟兄們突然趕到,支援了傳武,東北軍大獲全勝。但隨後反撲的關東軍將東北軍逼得只能退守哈爾濱。朱開山帶著孫子生子參加東省法院的審判,森田敗訴卻不服審判,大鬧法庭。

第52集

傳文在森田處偷偷給那文打電話,要把那文和兒子生子接過來。沒想到見面那文竟然要刀砍傳文,傳文幸運地躲過了一劫。朱家人帶著飯菜到前沿陣地慰問東北軍,就連懷孕的玉書也來了。文他娘見到了疲憊不堪的鮮兒,傳武提議把山河礦炸掉,說什麼也不能留給日本人。一個戰地記者給朱家人照了全家福,獨缺傳文。哈爾濱保衛戰打響了,傳武帶領東北軍拚死抵抗,二龍山的老四英勇犧牲。玉書的孩子出生了,玉書為他起名為“國強”,寓意祖國強盛,文他娘給孩子起了個小名叫亮子,寓意孩子出生在天亮的時候;鮮兒卻將傳武的屍體抬回了家,剛剛感受到喜悅的朱家人頓時陷入到一片悲痛之中。傳文帶著森田和日本兵來到朱家,森田逼著朱開山歸順日本人。關鍵時刻,鮮兒雙槍打死了日本兵。傳文得知傳武的死訊後,用傳武生前的手槍打傷了森田。最後時刻,朱開山用飛鏢結束了森田的狗命。哈爾濱最終還是淪陷了,朱家人帶著家當,也帶著愛恨情仇回了山東……

(註: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李幼斌朱開山
薩日娜文他娘
宋佳鮮兒簡介 朱家義女
牛莉那文簡介 長兒媳
劉向京朱傳文簡介 長子
朱亞文朱傳武簡介 次子
梁林琳秀兒簡介 二兒媳
齊奎朱傳傑簡介 三子
黃小蕾夏玉書簡介 三兒媳
靳東一郎簡介 四子(養子)
馬恩然韓老海
王奎榮潘五爺
高明森田
畢彥君夏元璋
鮑國安譚永慶
丁嘉麗大黑丫頭
李慶祥那王爺
王繪春張金貴
劉金山吳掌柜
高強陳五爺
趙亮劉掌柜
李大強姚廳長
任帥震三江
王德順老獨臂
趙蘇婷紅頭巾
張延平金大拿
王一峰金把頭
楊強大金粒
祥子小金粒
李山牛得金
於洪濤老煙兒
朱光有老果子
-老崔
劉楠二柱子
劉明順子
張慧蘭秀兒娘
趙學賢關德貞
王永泉王老永
劉建仁大蜡花
劉慧逸大機器
唐春新小迷糊
王曉玲老永妻
尚鐵龍張垛爺
岳陽潘老大
劉鑫潘紹景
康群智潘五奶
劉紅星劉大寶
牟麗燕大寶娘
鄧鳴葛掌柜
週遊於掌柜
王博小傳傑
楊麗曉小玉書
劉肇燁小一郎
許陳俊嘉生子
關一小康子
李克偉老四
王凡奇鄭團長
張書田營長
李迎春張學良
王波郭松齡
梁西趙班長
邢峰二鐵
張永豐天外天
李小波老蝙蝠
黃強石川
李亮尾崎
張鴻銘梁法官

職員表

出品人劉長允、朱彤、周大新
製作人傅思、張新建、晉亮、朱利祁
監製李群、王鳳勝、王漢平、汪國輝、王忠玲、宋長利
導演張新建(總導演) 孔笙 王濱
副導演(助理)於曉傑、呂穎博
編劇高滿堂、孫建業
攝影王濱、孫墨龍、李雪
配樂鄒野
剪輯吳雪松
道具陳熙輝、林鳳春、孫啟峰
選角導演簡川訸
美術設計劉勇奇
動作指導解維崇
造型設計陳敏正
服裝設計鍾佳妮
燈光戴軍
錄音趙鵬遠、毛勤若
劇務鄧丕義、朱強
場記週遊、趙賓
布景師楊景山、郭振、邵國華

(註:演職員表參考資料 )

角色介紹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朱開山 演員李幼斌
劇中的主要角色,他是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平民英雄和“草莽商人”。在清末義和團運動中就是一位民族英雄。義和團失敗,朱開山走上闖關東之路,在廣袤荒涼的土地上和妻子兒女們白手起家,一路拼搏,最後一舉成為哈爾濱重工業富商。在他的傳奇人生中,他的身上閃爍著中華民族所倡導的仁、義、智、勇、信諸多美德。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文他娘 演員薩日娜
朱開山的妻子。從劇中角色的名字來看,文他娘,一個母親,始終沒有出現她的本名或者說全名,應該是個鐵定的配角。然而,這個身份代替名字的角色卻始終貫穿幾乎全部劇集,當然,前面幾集文他娘帶著仨孩子娶親、奔關東的時候沒有出現“朱開山”,而朱開山再次進入淘金山谷時沒有出現“文他娘”,但是,絲毫沒有影響這個人物的重要地位。當男人出外鬧義和拳、殺洋人然後不知所蹤的時候,這個女人獨自撐起了這個家庭,找門路解救公爹,拉扯三個孩子長大,為老大張羅娶親,甚至在當地還頗有威望。“一家之主”的真實身份給予她剛毅、果敢而且充滿智慧的人格。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朱傳文 演員劉向京
朱家的老大。特點是淳樸、忠厚、老實巴交,小心眼,有典型的小農意識,具中國老式農民的普遍特點,典型的莊戶人。其懦弱、虛榮的一面是不可饒恕的,幾乎釀成大錯。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朱傳武 演員朱亞文
朱家的老二。朱傳武代表了闖關東那個亂世中生活無奈之下從軍的年輕一代。在老朱的三個孩子中,老二是最具有個性的一個。我們所說的個性就是他超越大多數人所具有的性格特徵。他是三個孩子中唯一不能讀寫的,是唯一能打打拳腳的,是唯一敢於對抗父母的,是唯一敢愛敢恨、敢作敢當的。作為一個影視人物這樣的性格無疑會受到大家的喜歡,雖然這樣的性格很容易惹很多麻煩、捅很多禍事,正像文他娘所說的一樣:傳武早晚要闖出大禍來的。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朱傳傑 演員齊奎
朱家的老三。朱傳傑代表了辛苦經商的民族企業家一步步成長的歷程。從早期的一口乾糧起緣定商界。由於不像大哥的憨厚,二哥的毛糙,三兒朱傳傑很得春和盛老闆夏元章(夏先生)的恩寵,從商道的誠信到計謀,從仁義到詭道,夏先生將自己畢生所學皆傳與朱傳傑。彌留之際的夏先生也給經商的朱傳傑上了生動的一課:經商不可賭、不可毒。後來到哈爾濱,朱家開飯莊,朱傳傑搞貨站定點銷售;跟隨張垛爺走馬幫跑新奇生意;發現煤層準備開煤礦,隨著財富的積攢和經驗的積攢,朱傳傑越做越大,我們似乎看出點早期民族“資本家”的身影了。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那文 演員牛莉
朱開山大兒子朱傳文的媳婦。滿族,本是清朝皇族的格格,後因為家道中落流落到元寶鎮和朱傳文走到了一起。因為以前嬌生慣養,所以不會做農活,曾經不太討得朱開山老兩口喜歡。雖然那文平時大大咧咧,但是其內心很善良。那文根據回憶想出了一道名菜魯味活鳳凰,成為朱家山東菜館的招牌菜之一。朱傳文稀里糊塗當了漢奸之後,那文與其決裂,甚至拿著菜刀追殺朱傳文。後因為日本發動侵略東三省的戰爭,那文隨朱開山一家一起回了山東老家。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秀兒 演員梁林琳
朱開山二兒子朱傳武的媳婦。要論起執著來,秀兒的一生似乎就是愛的一生,為了那么一個不喜歡、不愛、不吝惜、不同情他的一個男人,就是因為她青春期時期的一句話:“我是你的人”而守候一生,這樣的愛太執著,這樣的人也太可悲。闖劇結束的時候,她的愛人已經死了,她的心不知道死了沒有。對於她,似乎在現實生活中無法找到原型,但在劇中的她,用著平凡的愛,平凡的等待,平凡的收穫,贏得了讓人為之動容的感嘆。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夏玉書 演員黃小蕾
朱開山的三兒子朱傳傑的媳婦,由黃小蕾飾演。父親叫夏元璋。夏玉書善良且富有愛心,在哈爾濱一所學校里做教師。深得朱開山老兩口的喜歡。後來日本發動侵略東三省戰爭,夏玉書隨朱開山一家回了山東老家。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譚鮮兒(鮮兒、三江紅) 演員小宋佳
朱家義女。譚鮮兒這個人物形象的性格相對比較複雜,在開場之初,不過是一個敢于堅持自己想法、追求自己所愛的善良淳樸的農家姑娘。人的經歷確實可以改變人的性格,進而改變人的命運。在經歷闖關東之路、被迫嫁作童養媳、進戲班、私奔、上山場、下水場、做土匪、抗日的一系列重大遭遇之後,除了僅有的一次自殺行為外,無論遇到任何艱難險阻,她都能堅持自己的愛與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走自己認為對的路。

音樂原聲

主題曲
歌曲名作詞作曲編曲演唱
家園張宏森、王敏劉歡孟可劉歡、宋祖英

獲獎記錄

時間屆次獎項名稱獲獎人/作品
作品獎項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長篇電視劇獎 《闖關東》
2009年第27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長篇電視劇一等獎 《闖關東》
演員獎項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表演藝術男演員獎 李幼斌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觀眾喜愛的電視劇男演員獎 李幼斌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觀眾喜愛的電視劇女演員獎 薩日娜
2009年第27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女演員 薩日娜
編劇獎項
2008年第3屆韓國首爾國際電視節最佳編劇獎 高滿堂、孫建業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編劇獎 高滿堂
2009年第27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編劇獎 高滿堂、孫建業
其他獎項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攝像獎 王濱
2008年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照明獎 戴軍

幕後製作

《闖關東》自開機以來,經歷了148天時間,分AB兩個攝製組,3台攝像機,完成拍攝1669場戲、683頁劇本,拍攝素材14000分鐘。攝製組輾轉黑龍江黑河、雪鄉、海林、葦河、哈爾濱;山東朱家峪、柳埠、周村、膠南;上海松江;無錫等地,轉場達16次之多,《闖關東》劇組全體工作人員在克服了周期短、行程長、天氣寒冷、人員安全保障等等難以想像的困難,圓滿完成拍攝任務,延續了闖關東精神中和諧溫馨的人文關懷和遇難俞強的精神氣質,將電視劇《闖關東》完美呈現給觀眾。

劇集評價

故事由1904年開始,至九一八事變結束,根據年代發展自然而成四大章節,通過這一時期朱開山和他的家人在闖關東這一歷史事件中所參與的淘金、伐木、農耕、放排、二人轉、土匪、走馬幫、開礦、軍閥戰爭、抗日戰爭等等歷史片斷的描寫,展示了這個普通的山東家庭在廣袤、荒涼的白山黑水間所歷經的平凡傳奇,並在悲愴、蒼涼的命運中倔強紮根,代代相傳、生生不息地繁衍成為一個堅韌大家族的過程。由此透射出闖關東人“為了活命而與天斗、與地斗,與惡劣的生存環境頑強抗爭”的“闖關東精神”。作品中具象化的闖關東精神以及豐富深厚的思想內涵,將會有益的啟迪僅人對現實生活與人生追求的思考,引發人們在對進行歷史反思的同時情不自禁的更加關注現實的社會生活。 (新浪娛樂評 )

劇中這一故事設計與好萊塢大片《指環王》頗有異曲同工之妙。由此可見中西影視文化在人性的本質這一問題上的基本認識是相同的,所謂高手過招,點到為止,摘花飛葉看似相似,其內功也自有獨得之妙。 (新華網評)

穿幫鏡頭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闖關東[2008年李幼斌、薩日娜主演電視劇]

穿幫鏡頭1:傳文拿著馬肉當牛肉賣,導致店被人砸了,朱開山帶著傳文到各家去道歉。在潘五爺家門口時,爺兒倆的圍巾是一個顏色的,都是褐色的。可進到潘五爺屋裡後,傳文的圍巾竟然變成了灰色的。傳文在潘五爺那打了一宿麻將,早上回來讓那文開門時,圍巾又變回了褐色。

穿幫鏡頭2:朱家的山東菜館剛開業,潘五爺一家邊吃飯邊議論山東菜館的情況,仔細看,潘五爺的老婆吃飯用的碗竟然是Hello Kitty的。

穿幫鏡頭3:第39集中,朱開山和傳文、傳文娘回山東老家,在老家的巷口,朱開山竟然穿了一雙皮鞋。

劇集爭議

三江紅下山找傳武解救震三江,傳武讓劉根給他當勤務兵的時候劉根正在擦的機槍是捷克造ZB-26輕機槍,按照時間來看,這一段時間應該是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之前,中國軍隊這一時期是不可能這一款於1925年研製的輕機槍的。

山河煤礦回響張學良改旗易幟,在山河礦的屋頂豎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是豎起的不是中華民國國旗,而是中華民國陸軍軍旗。

看管牢房的警察接到了上級要槍斃震三江的命令,這段戲講的是1928年之前的事,但他們的帽徽竟然是南京國民政府的青天白日徽,而在張學良將軍1928年東北易幟之前東北的帽徽應該是北洋政府的5色星徽才對。

1925年郭松齡決定反奉,召開軍事會議的時候講“東北軍官兵死傷慘重......”, 事實上東北軍是1928年底在東北宣布易幟後才按國民政府要求改編的,這一名稱不可能在1925年出現。

第37集中,朱傳傑去奉天找傳武希望少帥幫忙,後來傳武說“晚一步就和少帥去北平了......”,這會兒應該是在1928年6月3日北洋政府垮台之前,事實上這會兒還叫北京,而北平是1928年6月北伐戰爭之後才改的。

1.

三江紅下山找傳武解救震三江,傳武讓劉根給他當勤務兵的時候劉根正在擦的機槍是捷克造ZB-26輕機槍,按照時間來看,這一段時間應該是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之前,中國軍隊這一時期是不可能這一款於1925年研製的輕機槍的。

2.

山河煤礦回響張學良改旗易幟,在山河礦的屋頂豎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是豎起的不是中華民國國旗,而是中華民國陸軍軍旗。

3.

看管牢房的警察接到了上級要槍斃震三江的命令,這段戲講的是1928年之前的事,但他們的帽徽竟然是南京國民政府的青天白日徽,而在張學良將軍1928年東北易幟之前東北的帽徽應該是北洋政府的5色星徽才對。

4.

1925年郭松齡決定反奉,召開軍事會議的時候講“東北軍官兵死傷慘重......”, 事實上東北軍是1928年底在東北宣布易幟後才按國民政府要求改編的,這一名稱不可能在1925年出現。

5.

第37集中,朱傳傑去奉天找傳武希望少帥幫忙,後來傳武說“晚一步就和少帥去北平了......”,這會兒應該是在1928年6月3日北洋政府垮台之前,事實上這會兒還叫北京,而北平是1928年6月北伐戰爭之後才改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