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Priest小說]

鎮魂[Priest小說]

《鎮魂》是Priest所作網路小說,是都市靈異耽美文,2012年11月28起連載於晉江文學城,2013年3月7日正文完結,同年4月1日番外完結。

基本信息

作者簡介

重度精分,二逼青年,瘋婆子半文盲,猥瑣死宅體質間歇性發作存續期隨蘑菇生長周期而定,大廢柴教終身榮譽會員。歡迎包養……

以上,作者專欄自我介紹。

priest,晉江文學城大神級耽美作者之一,位於晉江超級別積分排行榜寫手行列。其文文風語言精練,大多走“表面語言幽默諷刺性搞笑,但笑過之後,才是生生感受到‘微笑中的眼淚’”,更是引人深思,笑過之後方知人生不易,文字之下隱藏的“人生數十載,原不過是大夢一場(出自作品《天涯客》)”。

07年3月在晉江發表長篇耽美《廣澤舊事,錦陽篇》,文筆尚顯稚嫩,但已凸顯作者底蘊之豐厚,心中世界之廣闊宏偉,基本構架文風已經初現雛形。小有名氣於耽美《七爺》,驚艷於武俠耽美《天涯客》,堪稱小神於《鎮魂》(晉江半年榜)。寫手。

13年新作《大哥》,以其現實向的文風,余華《活著》的主旨,及對親情與友情的深刻而令人感觸的描寫而驚艷於眾人,堪稱年度耽美最佳作品,可以說躋身於晉江大神級耽美作者。

內容簡介

都市靈異故事,首發晉江。
溫柔內斂美人攻VS暴躁精分……以及自以為攻的受。

主角:趙雲瀾,沈巍

內容簡介:編者是個總結廢柴......文章主要圍繞兩主角的前世今生的種種開展開來,以四聖器為主線描述了人間鬼界仙途的互相博弈。文章主要分為四塊:輪迴晷、山河錐、功德筆和鎮魂燈,故事情節環環相扣,讓人讀之欲罷不能。

文章節選

❤鎮生者之魂,安亡者之心,贖未亡之罪,輪未竟之回。

❤鄧林之陰初見崑崙君,驚鴻一瞥,亂我心曲,巍筆。

❤那不是他們在醫院裡遇到過的腐臭味,絕不難聞,甚至有一點若隱若現的香,非常淡,然而乍一吸進去,卻莫名地讓郭長城想起了大興安嶺外的隆冬。
那是剛下了一宿的雪,早晨推開門走出去時,乍一吸進肺里的第一口空氣的味道,是那無邊無際、仿佛終年不化的白雪散發出來的,乾淨、又冰冷到了極致,混雜著某種垂死的花散發出來的那種……悠遠而行至末路的香。

❤他覺得自己心裡好像有一根弦,被人不輕不重地撥動了一下,並不激烈,餘音卻能繞樑。

❤然而能擊垮最堅硬的心的,從來都不是漫長的風刀霜劍,而只是半途中一隻突然伸出來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邊溫聲說出來的:“回家吧。”

❤趙雲瀾側身在床上躺下,輕輕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這時,他低低地說:“我別的東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這一點真心……你要是不接著,那就算了吧。”

這句話像是一塊石頭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個人也是在他耳邊,也是這樣似乎漫不經心地嘆了口氣,難得地沉下了聲音,一字一頓地說:“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來也沒什麼稀奇的,不過就是一堆爛石頭野河水,渾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這幾分真心能上秤賣上兩斤,你要?拿去。” 
“我接住了。” 
趙雲瀾聽見沈巍這樣輕輕地說。 
趙雲瀾愣了一下,沈巍卻笑了,用一種與方才大相逕庭的……幾乎是平靜的口氣繼續說:“我接住了,你這一輩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會鬆手,哪怕你有一天煩了、厭了、想走了,我也絕對不會放開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懷裡。”

❤沈巍看著他,極輕極輕地笑了一下:“我連魂魄都是黑的,唯獨心尖上一點乾乾淨淨地放著你,血還是紅的,用它護著你,我願意。”

❤我無愧於我心,無願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誰敢評判我的是非對錯?他們崇高偉大他們的,礙著我什麼事了?——趙雲瀾

❤只要他還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負。

❤️沈巍覺得自己像是被撕裂成了兩半,一半快樂得要飄起來,一半深深地沉在千丈深的黃泉底,有那么一瞬間,他以為自己快要瘋了。

數千年的寂寞蕭疏都沒能讓他瘋狂,那人輕描淡寫的兩句話,卻讓他大起大落、情難自已。

怨不得古人說: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神魂顛倒,哪裡還記得今夕何夕

❤三聖一個一個地消失在四象八卦盤上,終於,只剩下了一個鎮魂燈。 
“以神祗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個四象八卦盤上突然風雲突變,四柱全起,鎮魂燈被移動到了最中間,趙雲瀾來不及反應,就覺得銘文傾瀉而出,而自己和鎮魂燈之間的聯繫斷開了。 
一雙手從後面摟住他,趙雲瀾猛地回過頭去,沈巍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他身後,在他回頭的瞬間,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個極盡溫柔纏綿的吻,直到趙雲瀾覺得自己心裡某種東西正飛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劇烈地掙紮起來,可是沈巍扣住他後腦的手掌如鐵,怎么也掙脫不開。趙雲瀾的心口冰涼成一片,而與沈巍從相識到熟悉,乃至到現在的點點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從他眼前閃過,讓他清晰地感覺到,一隻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點一點地擦去它們。 
沈巍的周身著起了火,直到長發與長袍一同被卷進大火中,他終於放開了已經暈過去的趙雲瀾,將他推開,送到半空中,落到了遠遠的、正震驚地望著這邊的神農藥缽懷裡。 
他最後深深地看了趙雲瀾一眼,隨即終於整個人都沒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見了。 
原來他費盡心機想要得到的人,最後卻是被自己親手推開的。
原來他機關算近的要來的同生共死的承諾,最後卻是被自己先毀了約。 
“不死不滅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鈍,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時候,才忽然在那電光石火間明白了。 
沈巍心裡不知怎么的,反而驟然一松,忽然有種“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覺,然而…… 
可惜不能再見了。

作品目錄

第一卷:輪迴晷
第二卷:山河錐
第三卷:功德筆
第四卷:前因·大荒
第五卷:鎮魂燈

目錄資料來源

讀者點評

願得韶華剎那,開得滿樹芳華

作者:蘇堇沫

說來也巧,鎮魂是我追皮皮的第一篇文,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壞道、游醫、逆旅來歸、最後的守衛,還有正在看的錦瑟。

皮皮似乎對照片有種獨特的感情,鎮魂里沈巍的臥室、逆旅來歸里莫教授的全家福、游醫中投影儀里鮮紅的大叉……那些泛黃的脆弱紙張啊,就像是將快樂或痛苦、恣意和飛揚永遠的保存,仿佛只看一看,就有了直面這個殘忍的世界的力量。

安捷說有時候生存或者死亡都需要莫大的勇氣,這需要人隨時記得,自己是為了什麼能捨棄什麼,對於一個人來說,只要人世間還有一點值得眷戀的溫暖,他就能無畏的走向他該去的地方。

看著看起來斯斯文文,卻克制隱忍了這么久、獨守一個沒人記得的諾言的沈教授,我就想起了皮皮忘記在哪篇文里寫的一句話:

傳說直立行走會給動物的脊柱造成巨大的壓力,是很多疾病甚至短壽的根源——然而一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到底還是選擇了站著活。

站著活,人都在站著,可是有幾個人敢摸著自己胸腔里跳動的那顆紅心,說我的脊樑從未彎曲,我真真正正的是站著活著?

沈巍等了那么久,一不小心就是悠悠千載的時光。

一句我等你,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氣——它遠比我愛你三個字,更需要勇氣。
扯得似乎有點遠了= =
回到正題——願得韶華剎那,開得滿樹芳華。

沈巍被告白以後想的,恐怕也只不過這一輩子了——他的愛一直被小心翼翼的壓制,一點都不敢放開。

“他有一瞬間很想質問,為什麼偏偏他是斬魂使?為什麼朝生暮死的螻蟻尚且能在陽光雨露下出雙入對,風餐露宿的鳥雀尚且能在樹枝間找到個棲身之地,天地之間,他生而無雙,卻偏偏沒有尺寸之地是留給他的?”

千年孤獨的漫長,在那些不為人知的時刻,沈巍有沒有渴求過呢?渴求自己不是那個生而無雙的斬魂使,渴求他不是無上尊貴的崑崙君?

“我想總有那么一天,

我會變得皺皺巴巴,你會變得肥肥大大。

我會變得嘰嘰喳喳,你會變得不愛說話。

我說老頭子你聽是不是有電話,你說親愛的這是誰的假牙。”

說不定,這就是沈巍的求而不得。

可是忽然那個人就那樣從遠遠的紅塵涉江而來,于山水之巔,雲霧之間,淺唱。

我能不能就放縱這一回?

那一刻,那生而無雙的斬魂使就像個突然得到了渴望已久的珍惜玩具的窮孩子,帶著幾分不確定悄悄自問。
原來他在黑暗中身披一千年的風塵,就坐在時光上,等那一場花開。

是什麼讓你停下了腳步,回眸一顧,一眼萬年?

愛情在溫和甜蜜的時候,是最不可思議的幸福與眩暈,而在失魂斷魄的時候,絕對是一場無法永久痊癒的病。

原來那生於九幽黃泉的斬魂使,竟患了一場永遠無法痊癒的病。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那么的堅忍和長情,在經歷過世間所有的黑暗後還說天可以長地可以久,一個人的一生——要從一而終。

有一種愛,一旦開始,就注定糾纏一世,至死不休。

------------THE END-----------

歌曲、廣播劇相關

翻唱:

鎮魂[Priest小說] 鎮魂[Priest小說]

「只要他還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負。」
不負
——記priest《鎮魂》

曲:李宇春《珍惜》
詞:汐寒
原唱:奶媽月
翻唱:流照十月 春山十六
後期:九兮
美工:閒人半生

(春山)
洪荒來的罡風吹痛天地
遙遠的歲月埋多少嘆息
衣煞戾 自深淵拂雪而起
卻有你不經意
走進心底
(流照)
刀鋒如雪冷厲 難斬執迷
人世萬千旖旎 終不及你
懵懂中 共你走山川萬里
還記得耳邊你許我姓名
(春山)
止步於崑崙 看雲淺春深
以妖異 鎮千魂
(流照)
黃泉下孤身 也甘心為困
守誰魂燈
(合)
跋涉過紅塵 看盡過浮沉
眼神冷 心血溫
負一生痴嗔 只為你一人
寫盡傳聞
=間奏=
(流照)
是天命或人定 措手不及
隔生死一程路 對面是你
縱心知非同道 相逢何必
亦無法控制我 指尖戰慄
(春山)
止步於崑崙 看雲淺春深
以妖異 鎮千魂
黃泉下孤身 也甘心為困
守誰魂燈
(流照)
跋涉過紅塵 看盡過浮沉
眼神冷 心血溫
負一生痴嗔 只為你一人
寫盡傳聞
(流照主 春山副)
將目光牽繫 你唇角逶迤
恨不捨 追不及
飲千載孤寂 拂半生流離
何處相依
(流照)
是無悔相遇 卻執著分離
不能避 怎相惜
(春山)
曾許不相離 曾定終生契
(合)
終不負你

填詞:


沈巍·尋心

《會呼吸的痛》填詞

詞:滄海為姓
生死亦相隨
蓬萊初登上
淚遺民茫茫
胡塵隨風揚
舉頭西南望
期王師天降
他指天裂地
造化神明掌
那一場
蒼生劫難當
鄧林影匆忙
誰知驚鴻曾照
春波漾漾 君子端方
苦苦尋心千年不負
為守一諾
神州九鼎之重
山有木兮知有枝
百鬼夜行洪荒
斷崑崙巍巍
默然遠候青絲玄裳
惶論真心
若即莫離在旁
未敢近君前塵藏cáng
金邊契約泛黃
魂散復滄玄清朗
古今禍,情長
萍水相逢釀
何必執,去浪
添筆作,危牆
棄了舊皮囊
心遺落何方
撫胸口深創
應是刻骨傷
血淚燙
挑燈遙,遠光
不過紙一張
鏡前輕笑,疏狂
媸妍易辨 今試鋒芒
苦苦尋心千年不負
為守一諾
神州九鼎之重
山有木兮知有枝
百鬼夜行洪荒
斷崑崙巍巍
默然遠候青絲玄裳
惶論真心
若即莫離在旁
未敢近君前塵藏cáng
金邊契約泛黃
魂散復滄玄清朗
回首原來病入膏肓
求卿顧盼百轉千回無雙
清風霽月嘯聲涼
此身自是污穢
往何處埋葬
生平無所求,渾水趟
落花時節重逢巧遇誤撞
原想是不問世事
管他地覆天翻
是幾人稱帝稱王
再攜手寒暄東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