鎧甲

鎧甲

古代將士穿在身上的防護裝具。甲又名鎧,《釋名·釋兵》:“鎧,猶鎧也。上海江峰製作的唐鎧甲鎧,堅重之言也,或渭之甲。”中國先秦時,主要用皮革製造,稱甲、介、函等;戰國後期,出現用鐵製造的鎧,皮質的仍稱甲;唐宋以後,不分質料,或稱甲,或稱鎧,或鎧甲連稱。

基本信息

歷史

鎧甲鎧甲
鎧甲 的原身原為鐵甲,始於春秋戰國時期。各代鐵鎧甲往往因材因體而制,形制繁多。漢代稱鐵甲為玄甲,以別於金甲、銅甲。漢代軍隊已普避裝備鐵甲。據測定,當時鐵甲片由塊煉鐵鍛成甲片後,再退火脫,具有韌性。穿用者軀幹及屑至部均用鐵甲圍護,鈴形如半袖短衣。唐代的鎧甲形制多樣,據《唐六典》記載有十三種:即明光甲、綴鱗甲、山文甲、烏錘甲、白布甲、皂絹甲、布背甲、步兵甲、皮甲、木甲、鎖予甲、馬甲,主要供步騎兵使用。宋代以後,雖然火器出現,但鎧甲仍然是重要的防護裝備。宋代鏡甲有鋼鐵鎖子甲、黑漆瀕水山泉甲、明光細網甲、明舉甲、步人甲等數種。明代著眼減輕鏡甲遵量,每付減至40斤至25斤,多為鐵閥甲、鎖子甲。清朝前期裝備的鎧甲承襲明代工藝傳統。又吸收了各族制甲工藝的優點,鐵甲防護能力和外規裝飾都有進步。故富博物院清高宗弘曆御用鎧甲 ,由銅盔、護項。護膊、戰袍、護胸、銅鏡、戰裙、戰靴八部分組成。甲衣內襯鋼片,明哈片、喔疆邊、餞袍上密綴銅星,一般武士的鎧甲,製成坎肩、馬蹄袖袍型式。戰袍外繡花,密綴鋼星。清末操練新軍,改著西式軍裝,鐵鎧甲廢止。

發展

鎧甲漢將軍甲
相傳甲是蚩尤發明的。鎧甲起源於原始社會時以、皮革等原料製造的簡陋的護體裝具。商周時期,人們已將原始的整片皮甲改制成可以部分活動的皮甲,即按照護體部位的不同,將皮革裁製成大小不同、形狀各異的皮革片,並把兩層或多層的皮革片合在一起,表面塗,製成牢固、美觀、耐用的甲片,然後在片上穿孔,用繩編聯成甲。皮甲在車戰中與相配合,可以有效地防禦青銅兵器的攻擊。在使用皮甲的同時,也開始在甲上使用一些青銅鑄件,但並不普遍。戰國後期,鋒利的鋼鐵兵器逐漸用於實戰,促使防護裝具發生變革,鐵鎧開始出現。發現的時代最早的鐵鎧甲片,是在河北省易縣燕下都遺址出土的。但直到漢朝,鐵鎧才逐漸取代了皮甲。西漢時期的鐵鎧經歷了由粗至精的發展過程,從用較大的長條形的甲片(又稱甲札)編的札甲,逐漸發展為用較小的甲片編的魚鱗甲;由僅保護的形式,發展到加有保護肩臂的“披膊”及保護腰胯的“垂緣”。隨著鋼鐵加工技術的提高,鎧甲的精堅程度日益提高,類型也日益繁多,其防護身軀的部位逐漸加大,功能日益完備。到三國時已出現了一些新型鎧甲。在曹植《先帝賜臣鎧表》中,列有黑光鎧明光鎧兩當鎧、環鎖鎧和馬鎧等五種。南北朝時期,隨著重甲騎兵的發展,適於騎兵裝備的兩當鎧極為盛行。北魏以後,明光鎧日益盛行,逐漸成為鎧甲中最重要的類型,直到隋唐時期仍是如此。至北宋初年,鎧甲發展得更加完善,形成一定的制式。火器的出現,使有效地抗禦冷兵器的古代鎧甲,開始趨於衰落。直到20世紀初,清朝編練用近代槍炮裝備的“新軍”時,古代鎧甲的使用才終止。

中國古代鎧甲

鎧甲西周鎧甲
中國古代鎧甲,由於材料、保存上的問題,能夠完整保存至今的很少,大部分只能根據史籍和出土的零碎來推測研究。中國古代基本使用札甲,年代久一點,連線鎧甲的麻繩或皮條就會腐爛,造成保存不易。而歐洲鎧甲除了本身材料特點易於保存外,還因為有很多盔甲都是家族世代保存的,所以流傳下來的也不少,再加上現在盔甲成為高檔裝飾品,更加深了現代西方人對盔甲的興趣。

鎖子甲在中國古代又稱“環鎖鎧”。一般由鐵絲鐵環套扣綴合成衣狀,每環與另四個環相套扣,形如網鎖。由西域傳入中國,最早記載見於《先帝賜臣鎧表》。《晉書.呂光載記》描述此類鎧甲“鎧如環鎖,射不可入。”唐代極為盛行,並將此甲列為13種甲制之一,明代和清代還仍有沿用。

古代所謂“金甲”東西方都有,是貴族為了顯耀身份在鎧甲上鍍金而已。至於金絲甲,與其防護原理相似的應該是鎖子甲,屬於柔性鎧甲,優點是透氣性好,絕對重量小,缺點是防護能力差,不能抵擋大力的打擊和刺擊。

我國古代的盔甲並不輕。在宋代,歐洲鎖子甲的重量不過15公斤,15世紀時的哥德式全身甲也只有20公斤。雖然17世紀最重的盔甲達到了42公斤,但普通的重型四分之三甲也只是在20——30公斤的範圍內。以重量而言,中國宋代的步人甲(步兵鎧甲)是中國歷史上最重的鎧甲,根據《武經總要》記載,北宋步人甲由鐵質甲葉用皮條或甲釘連綴而成,屬於典型的札甲。其防護範圍包括全身,以防護範圍而言,是最接近歐洲重甲的中國鎧甲,但是也沒達到歐洲重甲那種密不透風般的防護程度。

鎧甲戰國鎧甲

根據宋紹興四年(1134)年的規定,步人甲由1825枚甲葉組成,總重量達29KG,同時可通過增加甲葉數量來提高防護力,但是重量會進一步上升。為此,皇帝親自賜命,規定步兵鎧甲以29.8KG為限。此後,又把長槍手的鎧甲重量定為32-35KG;由於弓箭手經常捲入近戰格鬥,其鎧甲定為28-33KG;而弩射手的鎧甲定為22-27KG。同時期的歐洲步騎兵的鎧甲類型還以鎖子甲為主,沒有達到如此的重量。

紹興十年前後,是宋朝軍隊最強大的時期。名將岳飛韓世忠等,率領以鐵甲長槍強弩為主要裝備的重步兵,以密集陣容屢屢擊敗女真金朝騎兵。包括兵器在內,當時宋軍重步兵的負荷高達40-50KG,由於裝備過重,機動性受到影響,如紹興十一年(1141)的祏皋戰役,以步兵為主力的宋軍,由於身被重甲,加上過於長大的兵器,負荷過重,因為未能全殲已潰不成軍的金朝騎兵

從出土的實物來看,古代戰甲,多以犀牛鯊魚等皮革製成,上施彩繪;皮甲由甲身、甲袖和甲裙組成;甲片的編綴方法,橫向均左片壓右片,縱向均為下排壓上排;胄也是用十八片甲片編綴起來的。除皮甲之外,商周時期的戰甲還有“練甲”和“鐵甲”。練甲時間較早,大多以縑帛夾厚綿製作,屬布甲範疇。鐵甲出現於戰國中期,它的前身為青銅甲,是一種比較簡單的獸面壯胸甲。戰國時期的鐵甲通常以鐵片製成魚鱗或柳葉形狀的甲片,經過穿組聯綴而成。

商代鎧甲

鎧甲商代武士
商代的鎧甲多為皮甲和布甲,覆蓋身體的重要部位,就防禦力來說是比較差的。衣、裳、舄是根據廣漢商代祭祀吭出土青銅像和石邊璋線刻人像復原,胄採用江西薪乾縣商墓出土。

秦代鎧甲

鎧甲上海江峰製作的唐鎧

秦將軍鎧甲

:這種鎧甲為臨陣指揮的將官所穿。胸前、背後未綴甲片,皆繪幾何形彩色花紋,似以一種質地堅硬的織錦製成,也有可能用皮革做成後繪上圖案。甲衣的形狀,前胸下擺呈尖角形,後背下擺呈平直形,周圍留有寬邊,也用織錦或皮革製成,上有幾何形花紋。整件甲衣前長97厘米,後長55厘米。胸部以下,背部中央和後腰等處,都綴有小型甲片。全身共有甲片一百六十片,甲片形狀為四方形,每邊寬大處理厘米。甲片的固定方法,用皮條牛筋穿組,呈“V”字形並釘有鉚釘。另在兩肩裝有類似皮革製作的披膊,胸背及肩部等處還露出彩帶結頭。

秦代兵士鎧甲:這是秦兵俑中最為常見的鎧甲樣式,是普通戰士的裝束,這類鎧甲有如下特點,胸部的甲片都是上片壓下片,腹部的甲片,都是下片壓上片,以便於活動。從胸腹正中的中線來看,所有甲片都由中間向兩側疊壓,肩部甲片的組合與腹部相同。在肩部、腹部和下周圍的甲片都用連甲帶連線,所有甲片上都有甲釘,其數或二或三或四不等,最多者不超過六枚。甲衣的長度,前後相等。皆為64厘米,其下擺一般多呈圓形,周圍不另施邊緣。

鎧甲秦將軍鎧甲
鎧甲秦代弓箭手
鎧甲秦代兵士鎧甲

南北朝時期明光鎧

鎧甲南北朝明光鎧

魏晉北朝時期的鎧甲主要有筩袖鎧兩襠鎧明光鎧。“明光鎧”一詞的來源,據說與胸前和背後的圓護有關。因為這種圓護大多以銅鐵等金屬製成,並且打磨的極光,頗似鏡子。在戰場上穿明光鎧,由於太陽的照射,將會發出耀眼的“明光”,故名。這種鎧甲的樣式很多,而且繁簡不一:有的只是在裲襠的基礎上前後各加兩塊圓護,有的則裝有護肩、護膝,複雜的還有數重護肩。身甲大多長至臀部,腰間用皮帶系束。左面陶俑是戴兜鍪、穿明光鎧的武將;右面是明光鎧穿戴展示(如右圖)。

隋甲

鎧甲隋甲
隋代使用最普遍的鎧甲為兩襠塏和明光塏。兩襠塏的結構比前代有所進步,形制也有一些小的變化。一般身甲全魚鱗等形狀的小甲片編制,長度已延伸至腹部,取代了原來的皮革甲。身甲的下擺為彎形、荷葉形甲片,用以保護小腹。這些改進大大增強了腰部以下的防禦。明光塏的形制基本上與南北朝時期相同,只是腿裙變得更長,更為華麗。

唐甲

鎧甲唐甲
唐代胄甲,用於實戰的,主要是鐵甲和皮甲。除鐵甲和皮甲之外,唐代鎧甲中比較常用的,還有絹布甲。絹布甲是用絹布一類紡織品製成的鎧甲,它結構比較輕巧,外形美觀,但沒有防禦能力,故不能用於實戰只能作為武將平時服飾或儀仗用的裝束。據《唐六典》記載,有明光、光要、細鱗、山文、鳥錘、白布、皂娟、布背、步兵、皮甲、木甲、鎖子、馬甲等十三種。其中明光、光要、鎖子、山文、鳥錘、細鱗甲是鐵甲,後三種是以鎧甲甲片的式樣來命名的。皮甲、木甲、白布、皂娟、布背,則是以製造材料命名。可見,鎖子與山文是並列的兩種鎧甲。魚鱗甲、羅圈甲、山文甲,這些甲都屬於一種範疇,它們不是全身甲。但是,它們的某些防護能力是不同的,象山文甲,它的“倒丫”甲片中間凸兩邊凹,由多片甲片相互扣合成整片甲,這樣甲表面形成無數的凹凸面,非常利於防箭。兩朝多裝備此甲,甚至影響了民畫藝術民畫中的武士都披此甲。

五代十國鎧甲

鎧甲五代十國
五代時期在服飾方面基本沿襲唐末制度,明光甲已基本退出歷史舞台,鎧甲重又全用甲片編制,形制上變成兩件套裝。披膊與護肩聯成一件;胸背甲與護腿連成另一件,以兩根肩帶前後系接,套於披膊護肩之上。另外五代繼續使用皮甲,用大塊皮革製成,並佩兜鍪及護項。圖為五代時期穿鎧甲及戎服的武士復原圖。

遼武士鎧甲

鎧甲遼武士鎧甲
《遼史》記載,遼在契丹國時,軍隊就已使用鎧甲,主要採用的是唐末五代和宋的樣式,以宋為主。鎧甲的上部結構與宋代完全相同,只有腿裙明顯比宋代的短,前後兩塊方形的鶻尾甲覆蓋於腿裙之上,則保持了唐末五代的特點。鎧甲護腹好象都用皮帶吊掛在腹前,然後用腰帶固定,這一點與宋代的皮甲相同,而胸前正中的大型圓護,是代特有的。遼代除用鐵甲外也使用皮甲。契丹族的武官服裝分為公服和常服兩種,樣式沒有明顯不同,都是盤領、窄袖長袍,與一般男子服飾相同,可能常服比官服略緊身一些。這兩種都可作戎服。

金武士鎧甲

鎧甲金武士鎧甲
早期的鎧甲只有半身,下面是護膝;中期前後,鎧甲很快完備起來,鎧甲都有長而寬大的腿裙,其防護面積已與宋朝的相差無幾,形式上也受北宋的影響。金代戎服袍為盤領、窄袖,衣長至腳面;戎服袍還可以罩袍穿在鎧甲外面。

西夏武士鎧甲

鎧甲西夏武士
武士所穿鎧甲為全身披掛,盔、披膊與宋代完全相同,身甲好象兩襠甲,長及膝上,還是以短甲為主說明鎧甲的製造畢竟比中原地區落後一些。西夏的官服為也可作戎服,如遼代的契丹服一樣,兩者五明顯差別。由於西夏社會的封建程度不是很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是比較平等,以此在服飾上的等級觀念不那么強。

元武士鎧甲

鎧甲元武士鎧甲
元代鎧甲有柳葉甲、有鐵羅圈甲等。鐵羅圈甲內層用牛皮製成,外層為鐵網甲,甲片相連如魚鱗不能穿透,製作極為精巧。另外還有皮甲、布面甲等。戎服只有一種本民族的服飾,即質孫服,樣式為緊身窄袖的袍服,有交領和方領、長和短兩種,長的至膝下,短的僅及膝。還有一種辮線襖與質孫服完全相同,只是下擺寬大、折有密襉,另在腰部縫以辮線製成的寬闊圍腰,有的還釘有鈕扣,俗稱“辮線襖子”,或稱“腰線襖子”。這種服裝也是元代的蒙古戎服,軍隊的將校和宮廷的侍衛、武士都可服用。

清甲

鎧甲鎧甲
清代一般的盔帽,無論是用鐵或用皮革製品,都在表面髹。盔帽前後左右各有一,額前正中突出一塊遮眉,其上有舞擎及覆碗,碗上有形似酒盅的盔盤,盔盤中間豎有一根插纓槍鵰翎獺尾用的鐵或銅管。後垂石青等色的絲綢護領,護頸及護耳,上繡有紋樣,並綴以銅或鐵泡釘。鎧甲分甲衣圍裳。甲衣肩上裝有護肩,護肩下有護腋;另在胸前和背後個佩一塊金屬的護心鏡,鏡下前襟的接縫處另佩一塊梯形護腹,名叫“前擋”。腰間左側佩“左擋”,右側不佩擋,留作佩弓箭囊等用。圍裳分為左、右兩幅,穿時用帶繫於腰間。在兩幅圍裳之間正中處,覆有質料相同的虎頭蔽膝。此圖為清代黃緞銅釘銅葉甲,但沒有護心鏡。清朝時,大量使用的鎧甲是綿甲,是在堅厚的綿或絹的布料上鑲嵌有鐵片,並用銅釘固定的一鍾鎧甲。看上去,就像一件綿大衣一樣。綿甲具有一定的防寒性,適合中國北方步騎兵使用,厚實的布料中密嵌著鐵甲葉,對冷兵器和火器都有一定的防護能力。
鎧甲清甲1
鎧甲清甲2
鎧甲八旗鎧甲

古代歐洲鎧甲

鎧甲古波斯戰士和貴族
古代歐洲的服飾和當時不斷變暖的歐洲氣候有很大的關係,早期的歐洲服飾很厚可以抵禦嚴寒,後來他們的衣服不斷的變薄。從羅馬時期的服飾就可以看的很明顯了,另外法蘭克人和維京人的服飾,他們服裝的用途也越來越多。甚至可以區別職業了。東羅馬帝國時期的服飾越來越重視藝術性,和羅馬共和國時期的服飾相比有了很大的變化。這也說明了歐洲的社會生產力不斷的進步。

古希臘鎧甲(如圖),注意其手上的科林斯頭盔,這是世界上第一種帶遮面甲的頭盔,不過與科林斯柱式一樣都不是科林斯人發明的。古羅馬鎧甲(如圖),左邊穿魚鱗甲,右邊則是著名的環甲。環甲是魚鱗甲向整體甲過渡的產物,環甲實際上可以看成把魚鱗甲的甲葉放大後形成的,其環行甲片的佈置方式也是層層覆蓋的。全身甲(如圖),尖尖的靴子在馬上,就成為兩把前刺的利術比賽用的鎧甲(如圖),這是1500年義大利製造的。中型騎兵的盔甲和裝備(如圖),17世紀早期波蘭軍隊發展較慢,但三十年戰爭的衝擊使它重又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才有後來弗拉迪斯拉夫的軍事改革。哥德式盔甲(如圖),哥德式外形簡潔,所以常能在遊戲動漫中見到它的身影。

鎧甲古希臘戰士和將軍
鎧甲全身甲
鎧甲槍術比賽鎧甲
鎧甲中型騎兵的盔甲

歐洲“水桶盔”

13到14世紀非常流行的水桶盔,比起之前的頭盔,防護要嚴密得多,但是很不靈活。水桶盔還有其他一些形式,如尖頂的,但基本結構都一樣。水桶盔和鎖甲構成了13世紀騎士的主要防護裝具

鎧甲像水桶一樣的頭盔1
鎧甲像水桶一樣的頭盔1
鎧甲像水桶一樣的頭盔3

俄國軍官頭盔

下圖中的頭盔制於19世紀末或20世紀初,精美的做工表示它的擁有者不會是低級軍官。頭盔後面的金屬護頸讓人聯想起17世紀的壺形盔。

鎧甲俄國軍官頭盔
鎧甲俄國胸甲騎兵
鎧甲俄國武器1
鎧甲俄國武器2

歐洲其他頭盔

鎧甲頭盔冠

以下為羅馬軍隊用盔

日本鎧甲

鎧甲日本武士鎧甲
日本是一個奇特的民族,到現在為止,各處神社博物館,甚至於私人收藏家家中,都藏有豐富的古代各個時期的鎧甲和武器,其數量和保存完好度,可謂世界之最。有人說,這是武士道精神的體現,但陳舜臣先生在他的《中國人和日本人》一書中,對日本的民族性的分析結論,才是形成這一獨特現象的主要原因。陳先生認為,日本是世界上保存文物最完善的國家,因為日本的知識很多來自外國(主要是中國),這些知識和其本土文化相結合,才形成現在的所謂日本文化和日本精神;當初遣唐使冒著生命危險,千里跋涉來到中國,獲取各方面文化和知識,因為來之不易,從而逐漸轉化為日本人對各種敝帚的極度自珍。不僅僅體現在武具上面,中國古代相當多亡軼的書籍,都可以在日本找到,也正是一大旁證。此外,陳先生還認為,日本是一個非常重視血源的民族。從這一判斷可以導出,因為鎧甲和武器往往作為武士家族的傳家之寶,成為高貴血源的象徵,所以會被廣泛地收藏並保護起來。

日本鎧甲形制是非常獨特的,而日本人對其傳統鎧甲各分解部分的研究也非常深入和細緻——不過,必須要了解其產生和發展過程,才能比較全面地把握其特點。

日本現在考古發現的最早的成型鎧甲,誕生於三世紀後半開始的古墳時代。這一時代,正好是“騎馬民族征服”的時代,因此其甲式和大陸各騎馬民族沒有太大的不同。甲冑主要是用皮革或金屬的小片連綴而成,偶爾也使用來料較豐富的竹木。最主要的形制是掛甲。所謂掛甲,是指用繩索穿連並且層疊甲片,下一片總要覆蓋上一片的底端,從而形成下層寬於上層的綴甲樣式。中國古代的掛甲也很多,據專家考證並且復原的商周時代的車兵皮甲,就基本全都是掛甲。但是中國的掛甲逐漸減少,終於被棉襖甲所取代,而在日本,掛甲(廣義上的)卻一直占據著鎧式的主導地位。而且,原始形制的掛甲,直到近代,阿伊努人仍在使用。掛甲的主體,也即防護身體的部分,是呈環狀覆蓋,然後在胸前系帶固定的。腰部連綴較松,便於活動。此外,用懸緒和受緒系在肩膀上二重固定。整體看起來,有點象是背心。

大概是向中國學習吧,八世紀前半開始的奈良朝,出現了兩當(裲襠)式的掛甲,肩上的緒不分懸、受,而是合為一體,套頭穿著,開叉和引合的緒在兩邊肋部。

奈良朝的武官標準朝服是:頭戴幞頭,身著兩當式掛甲,條帶束腰,草摺分成數塊,腳著烏皮靴。到了近世,這種原始形制的掛甲已經從戰場上消失了,只作為儀式雅樂某些參與成員的服裝而存在。

古墳到奈良時代,棉襖甲也同樣存在著。所謂棉襖甲,是指甲片直接縫合在襯裡上,相互間拼合精密,但不一定相疊。中國歷史上,棉襖甲所占比重逐漸增大,到了火器出現以後尤其如此。現在我們還可以看到的清代密綴鐵釘的甲式,就是棉襖甲的最終形態。

最後,還有一種短甲,是將皮革連綴成整體,保護住胴體主要部分,和古代希臘、羅馬的甲式比較相似。這種甲式,在東亞是比較少見的,目前僅知道中國古代部分西南夷和台灣高山族人使用過這種甲式。

日本大鎧

鎧甲足利尊氏大鎧
大鎧是日本所特有的盔甲形制,也是日本人引以為傲的非常具有民族特色藝術價值文化遺產。它大約誕生於平安中期,到鎌倉末室町初達到大成。室町幕府後期,因為戰爭的頻繁化和平民化,火藥武器的引進等種種原因,大鎧的地位逐漸被胴丸腹卷具足等所代替。

首先是胄,日本人在大鎧誕生以後,習慣稱之為兜或缽。日本的兜獨具特色,是用長條狀的竹、皮、鐵等紮成,再環向固定,並上,通過這樣的步驟做成的。到了平安時代,出現了最日本化的“沖角付胄”。而大鎧,乃至於後來具胴具足時代,各種形形色色的頭盔樣式,都是從這種“沖角付胄”變化而來的。

大鎧誕生之初,在“沖角付胄”的基礎上,其所鑲之鐵釘變大,產生了“嚴星之胄”,也就是後來星兜的雛形。而(應寫作左革右每,中文和現代日文都無此字,故暫時用鋂字來代替)的覆頰部分翻轉,變為吹返,眉庇變大——這就是日本兜的基本形制了。兜非完全的半圓形,腦後微凸,頂上有口,稱為“天辺”——古人在戴盔前是要先戴上烏帽子的,烏帽子上部扭折後,從天辺伸出,如一個上尖下圓的桃子狀)。盔的前端,有一到三條下端呈花瓣狀的條形加固帶,稱為“篠垂”。“眉庇”上飾以華彩,並裝有可拆卸式的前立。

也許因為盔頂要開口塞烏帽子,所以日式兜不能象其它各國的頭盔一樣,把裝飾品放置在頭頂,就只好獨闢蹊徑,插置於頭盔的各個位置:最多的是在前部,稱為“前立”,在左右的稱為“脅立”,在後的稱為“後立”。就算後來天辺沒有了,也只有一小部分頭盔在頂上加裝飾,稱為“頂立”。

大鎧時代,最常見的裝飾是前立,最常見的前立是“鍬形”。鍬形種類樣式很多,初期則多作狹長形,裝在雕鏤精美的“鍬形座”上面。後來鍬形座乾脆做成獸頭狀,稱為“獅齧”。兜上的吹返非常大,並飾有花朵形的金色扣狀物,這種裝飾在整套大鎧的各個部位都可能出現,稱為“居文金物”。鋂分多層(一般為五層,稱為五枚綴),最上連線兜的,叫“缽付之板”,下面分別叫“二之板”、“三之板”、“四之板”……最底下為“菱縫之板”。武士們割據相爭的時代,是沒有統一鎧甲制服的,所以為了區別陣營,笠印和笠標就先後出現。大鎧的基本形制,是要在腦後結以笠印,因此即使沒有笠印,笠印付環和其上的“緒”(繩帶)結成總角,還是都要保留的。

大鎧的主要質地是竹、革,間亦用到金屬。胴甲分連綴的胸板、主體的沖胴,以及後背的逆板等數部分,連綴成一個整體。除去用緒通過胸板在肩上打結外,還圍攏身體,在一側(一般是左側)用“脅楯”來固定。脅楯包括兩部分,上面的壺板,和下面的草摺——這草摺,和聯繫胴甲的草摺是一樣的,結束以後,可以很完美地成為一個整體,另外它還單獨有一個名字,叫作“馬手”。

和此後的具足等鎧式不同,胸前所垂掛的兩條甲片——“栴檀板”與“鳩尾板”是大鎧最明顯的標誌。而如此明顯地左右不對稱,在各國的古代盔甲樣式中都比較罕見,也正體現了日本獨特的審美意識吧。“栴檀板”防護右胸,較寬且長,一般明顯地體現出連綴的甲片;“鳩尾板”防護左胸,較短且狹,一般蒙以布帛,除鑲邊外呈色調素潔的一個整體。兩片甲板都只有頂端與胴甲主體相連,隨著人的活動,會左右變換位置。據說現代人做過實驗,當武士伸長左臂,側身拉弓放箭的時候,鳩尾板正好遮蓋住心口;而當在馬上用右手揮舞太刀的時候,栴檀板也可以防護最大的破綻——右胸或右肋。因此,這兩片甲板的出現,不僅僅因為裝飾和美觀的需要,也是非常具有實用價值的。

肩部連繫前後胴甲的除了“緒”以外,還有一片“障子之板”,和肩甲(又叫“馬手袖”)頂部的“袖之冠板”,以緒相連。胴甲下面連綴草摺,分為前面的草摺、左右的弓手,和後部的引敷三個部分。首先,大鎧除去存在的最後階段,一般沒有很華麗的前立,既然已經有了鍬形,再加金色龍形前立,多少有點不倫不類。其次,喉倫(護頸)和脛當(護大腿),這都是具足的部件,在大鎧上是沒有的。大鎧以外的防護,只有籠手(防護小臂)、手甲(防護手背)、臑當(防護小腿)而已。穿大鎧的武士,一般著馬上沓,是以或草編織的鞋子,鞋面覆以毛皮。

大鎧從產生到在實戰中消亡,經歷了數百年的時間,他的形制也是在逐漸變化的。但是,央視的電視劇集《三國演義》中,竟然給曹操和周瑜的頭盔上加了鍬形,給他們套上陣羽織,或者胸前也垂兩塊板,真是怪異莫名。設計者也許認為這樣好看吧,但這些部件都是日本盔甲所專有的,照搬過來實在不妥!

日本胴丸鎧

鎧甲織田信長胴丸鎧
胴丸出現於平安中期,來源於掛甲,初始時,是下級武士著用的鎧甲式樣。

初始胴丸是沒有袖甲和胸前那兩塊“栴檀板”、“鳩尾板”的變形的。它主要由系肩的押付和高紐、主體胸板和身甲,以及腰下草摺和菱縫板所組成的,引合在左肋,比大鎧要簡單很多。以前,經常會把胴丸和腹卷尤其是上腹卷搞混,其實它們最主要的區別,就是胴丸在左側束扎,而腹卷是在背後結紐的。胴丸的甲片數量是有規定的,一般為前立舉二段、後立舉三段、長側四段、草摺八間四段。在平安時代的繪畫中可以看到穿著胴丸的武士的形象:頭戴無前立的星兜或者烏帽子,身著胴丸,腕上是粗糙的片籠手,光腿無褲套脛巾,赤足。所有這種形象的,都是騎馬武士的郎從,也就是後來的足輕階級。

胴丸剛出現的時候,為皮質地的輕武裝,裸足的下級武士專用,多為粗製濫造的產品。到了鎌倉時代,部分上級武士也為了追求輕便而使用胴丸,當然,他們的裝備是和普通卒子不同的:鍬形前立星兜,精緻的胴丸,有袖甲,皮籠手,著臑當和皮沓——最重要的是,他們騎馬。

南北朝時代,胴丸終於上升為重武裝,並且在上級武士中逐漸流行開來。因為新時代的戰鬥模式,已經從舊的以騎射為主體,變成在複雜的地形中大規模集團接近戰為主體。因此,胴丸變成了騎乘和步戰兩用的重要甲式。佩楯(最早是在褲子大腿處縫以皮片)出現了,太刀剃刀被普遍使用。用來胸前結緒的非常藝術化的杏葉也出現了。現在藏於春日大社中的,據傳是楠木正成使用過的黑韋縅胴丸,是日本的國寶。腹當最早出現於鎌倉後期,作為用料儉省的下卒輕武裝,被廣泛運用。一直到室町中期,腹卷依然保持它最初的形態(它的改進型獨立分類變成了腹卷),無袖,背後沒有防護。足輕、射手廣泛使用,而上級武士只作為臨時輕武裝(比如防身、臨時巷道混戰),才偶爾使用。到了室町後期,大批鎖腹當出現。所謂鎖腹當,就是用大片的皮革連綴成甲,工藝更加簡化。江戶以後的很多當世具足,都受腹當相當大的影響,尤其是西洋鎧甲傳入以後,後開口的式樣日益增多(當然,當世具足背後也是有防護的)。比如桶側胴、佛胴、雪雪下胴、南蠻胴等。馬鎧札、魚鱗札等甲片連綴法,也直接來自於鎖札法。

古代兵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