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賢姬

金賢姬

金賢姬,生於1962年1月27日,朝鮮特工。 1987年11月28日,金賢姬和另一名朝鮮特工在大韓航空公司KAL858航班上安放了炸彈,致使飛機在印度洋上空爆炸,機上115人無一倖存。她在巴林被捕後引渡到了韓國,1990年,韓國法院判處金賢姬死刑。1991年當時的韓國總統盧泰愚宣布特赦金賢姬。獲釋後,金賢姬一直居住在韓國。1997年12月,她與曾看守她的韓國前安保人員結婚,並育有兩個孩子。她還曾出版暢銷自傳《靈魂之淚》,詳細回憶了她受訓和執行炸機任務的情況。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中年金賢姬 中年金賢姬

金賢姬出身朝鮮外交官家庭,相貌美麗。青少年時代的金賢姬原本想成為演員,還出演過一部電影。她學習成績優異,高中畢業後得以進入平壤外語學院學習日語。但是她的大學生涯才剛開始,她就被招募成為了一名特工,並更換了名字,在平壤郊外的一幢建築里接受了7年的特工訓練。

1987年12月1日,金賢姬持有“峰谷真由美”的假護照進入巴林,兩天后,金賢姬和她的搭檔在巴林被捕。他們當時試圖咬破藏在香菸過濾嘴裡的毒藥膠囊自殺。金賢姬的搭檔自殺成功,但是金賢姬口中的毒藥被警察摳出。半個月後,金賢姬被引渡到韓國。金賢姬稱,她是接受朝鮮政府指令執行炸機任務,但朝鮮否認與炸機事件有關。

1989年,金賢姬對自己當年參與炸機的行為表示了後悔。1990年3月27日,金被以違反《國家安保法》和《航空法》判處死刑。但在1990年4月12日,獲得時任韓國總統盧泰愚的特赦。特赦理由是:“她是能夠反駁‘事件是被捏造’的唯一一名生存者,讓她活著對國家有利。”

獲釋後,金賢姬一直居住在韓國。在被釋放之後,金賢姬一直在韓國情報部門保護下從事著述和講演。 其後來出版的題為《現在,作為女人》的手記,在韓日兩國都成為暢銷書,後又被拍成電影。1997年12月,金賢姬與當時曾參與她的調查工作的原韓國安企部官員秘密結婚,在韓國過著“普通主婦”的生活。

特工活動

加入特工組織後,金賢姬秘密進入了訓練特工的地方“東北里招待所”,在這裡更換了名字,接受了7年的特工訓練,包括搏擊、射擊、爆破甚至是身份暴露被捕之後的自殺。

訓練之後,金賢姬曾為了爭取澳門政府以中國大陸偷渡者為對象的“特赦”名額(目的是“合法”獲取澳門公民的身份證)而多次潛入中國廣州,進行“澳門滲透工作”的準備。當時,她化名吳英,為了應對葡澳移民當局的盤查,事先編好了一個“催人淚下”的身世:她是籍貫為黑龍江省五常市的中國女孩,在“文革”中父親受迫害自殺,母親被迫改嫁,幼小的吳英被寄養在鄰家,從小飽受流離之苦。在此之前,從1985年7月到1987年1月,她還和另一名名叫金淑姬的工作人員一起,持偽造的日本護照在廣州和澳門進行過長達一年半的“語學實習”。

1987年10月末,正在廣州的金賢姬接到“火速回國”的密令後,立即途經北京回平壤。在北京短暫逗留中,金賢姬不忘給母親買了樣式新潮的毛背心和牛黃清心丸、鹿胎膏等中成藥。但這些都成了徒勞。一回到平壤,金賢姬就接受了最高當局的“讓大韓航空的飛機消失”密令,參加了屬於國家最高機密的“工作組”,當然不可能自由行動。在後來發表的手記中,她對“行動”前未能與親人告別,並把從北京買的禮物親手送給媽媽而深感痛楚。

炸機事件

被捕時的金賢姬 被捕時的金賢姬

1984年韓國取得1988年的奧運主辦權。金正日決定炸毀韓國“大韓航空”班機來加以干擾。經過千挑萬選,金正日特別選中了日語流利的老特務金勝一與金賢姬假扮成一對日籍觀光父女,前往中東,經過一連串的縝密事先規劃,搭上“大韓航空858班機”,並巧妙地在飛機上安置9個小時後才會爆炸的裝置,然後從容脫逃。 “死亡班機”果然在9個小時後於空中引爆解體。

遭難的飛機是波音B707型噴氣式客機,與1966年3月5日,在日本富士山上空、受高空強大亂氣流影響而空中解體的英國海外航空公司(現英國航空公司)的航班為同一機型;而且,就在失事兩個月以前,這架飛機在漢城金浦機場著陸時,因機輪未能及時彈出,機體觸跑道,發生過嚴重損傷。所以,到底是空中解體,還是意外爆炸?韓國方面在搜尋飛機下落的同時,也曾試圖從技術角度來分析空難的原因。

與此同時,有訊息傳來:自巴格達乘同一架飛機、卻中途在阿布達比下機的一對日本男女在12月1日上午,在巴林接受了該國出入境管理局的調查。男子當場咬毒自殺身亡;試圖以同樣方式實施自殺的女子,被巴林警察當局制服並逮捕。至此,事態為之一變。

被巴林警察逮捕的男子執有護照上所用名為“蜂谷真一”,70歲;女子名為“蜂谷真由美”,25歲;二人為“父女關係”。據日本駐巴林使館的外交人員驗證,二人所持日本護照均系偽造。應韓國政府要求,巴林當局很快將被捕的“蜂谷真由美”,以及自殺身亡的“蜂谷真一”的遺體和有關物證悉數引渡給韓國。

韓國安企部透露,引渡到韓國後,“真由美”起初曾一度拒絕進食與合作,後來開始用流利的中文和日語回答警方提問。她謊稱自己是出生於黑龍江省的中國人,名叫百翠惠,從小身世坎坷,迫於生計,輾轉從澳門偷渡到日本,後投奔日本老人“蜂谷真一”作養女等。極盡表演之能事,話到傷心處,聲淚俱下。

但所有這些都沒能騙過韓國警方。安企部當局在正面揭穿其謊言的同時,軟硬兼施,大搞攻心戰術,使“真由美”的心理防線一點一點後退,直至崩潰。

不過韓國偵訊人員並沒有使用酷刑,反而很溫和對待她,允許她看電視,到繁華的首爾市區"隨意"逛逛……有一次在偵訊室,檢察官用中文詢問她偷渡去日本後所使用的電視品牌為何,她一時說溜了口:“是杜鵑!”而杜鵑是當時朝鮮唯一生產的電視品牌。金賢姬終於穿幫了。長久的壓抑使她完全放棄了隱藏。她只能說:“我叫金賢姬,出生在平壤……韓航858班機案子是我奉命乾下的!”

隨著奧運會日程的迫近,韓國亟需就空難問題給國際社會一個說法,以維護自身形象。1988年1月15日,韓國安企部公布了對KAL858航班爆炸事件的調查真相。當天上午,在當局發言結束後,金賢姬與記者見面。她聲音不大,數次被台下撳動相機快門的聲音淹沒,給人的感覺有些飄忽。僅僅15分鐘,她簡單地回憶了爆破KAL858航班的過程之後,向遇難者家屬低頭謝罪。

失事經過與動機

現在的金賢姬 現在的金賢姬

1987年11月29日,大韓航空858號班機於下午2時5分在安達曼海上空突然發生爆炸,機上104名乘客和11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美國政府將這次事件標記為恐怖主義襲擊。根據抓獲的嫌疑犯,一名年僅26歲的女性金賢姬供述,她和她的搭檔,在被逮捕時自殺身亡的70歲的金勝一持偽造的日本護照,分別化名為“蜂谷真由美”及“蜂谷真一”,將一顆定時炸彈放置於這架飛機的行李架內,爆炸時間定為九小時後。隨後兩人在中途下機。她還供述,她與她的搭檔都是朝鮮的特工,他們進行這次行動的目的在於阻止韓國舉辦漢城奧運會。但是朝鮮從來都沒有承認過此事,並認為這是韓國的栽贓。他們認為是韓國自己爆炸了飛機並陷害朝鮮。

1989年4月,金賢姬被漢城法院判處死刑,但是一年後被特赦。

2012年6月18日,據朝鮮日報報導,金賢姬在一次的電視訪談中,首次證實大韓航空858班機爆炸案的犯案動機,是因為時任朝鮮國防委員長金正日企圖阻止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舉辦而下令策劃的。

國際影響

隨後美國在韓國的要求下,宣布朝鮮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但已在2008年6月26日宣布會中將北韓從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中除名,並在同年10月11日生效。

而金賢姬被捕後供出她的日語及日本生活習慣是向一名遭朝鮮綁架的日本人田口八重子所教導的,因此讓北韓綁架日本人事件受到關注,使日本政府介入調查,之後並由首相小泉純一郎親訪朝鮮協調讓部份被綁架者得以返國。

再度開口

在對外保持沉默近二十年後,金賢姬開始活躍起來。她致信韓國議員,並接受媒體採訪。金賢姬聲稱,自己在朝期間曾與被綁架日本人有過接觸,這立即促動了對被綁架國民高度敏感的日本政府的神經,也讓金賢姬立即成為了日本政府及全國輿論關注的焦點。日本方面立即與金賢姬展開了接觸。

2009年4月,應日方的要求,日本外務省高官在首爾秘密會晤了金賢姬。在日韓兩國政府的安排下,金賢姬在韓國釜山與被朝鮮綁架的日本人田口八重子的家屬進行了會面。

田口八重子於1978年被綁架時只有22歲。

金賢姬稱,1981年到1983年,她在朝鮮接受了特殊的特工訓練,其中一部分課程就是專門把她“改造成一個完美的日本人”。而教她日語的人叫“李恩惠”,實際上是位日籍女子,就是田口八重子。

在首爾會面時,田口的兒子飯冢要求金賢姬講述他母親的樣子。金賢姬表示自己從田口那裡學習了廚藝。此後還寫信給飯冢說:“你母親教給我的料理有火鍋、春卷、炸丸子,我想做給你吃。”

朝鮮方面曾表示,田口已死於1986年的一次車禍,她的遺體在下葬後被山洪沖走。但金賢姬認為田口八重子仍在人世,並且可能於1986年結婚。她還說,另一名被朝方宣稱死亡的被綁架者橫田惠也可能還活著。

金賢姬透露的這些情況再度點燃了被綁架日本人家屬的希望。他們希望日本政府給韓國做工作,促成金賢姬訪問日本。他們的要求得到當時鳩山政府的積極回響。在日本外交官的努力下,金賢姬最終得以首次離開韓國。

訪問日本

2010年7月20日,金賢姬乘坐日本政府包機抵達東京羽田機場,下榻在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的別墅,並相繼和日本綁架問題擔當大臣中井洽、田口八重子(被綁架者)的哥哥飯冢繁雄,進行了會談。

為了金賢姬能夠安全抵達,日本政府頗費心機,專門花費數百萬日元包了一架飛機。此外,因為金賢姬實施爆炸案前後曾冒充日本人,從而將日本捲入該案中。按照日本相關法律規定,要對入境的金賢姬實施調查。但為了解救綁架人質,日方決定不再引入調查程式,作為“特例”安排金賢姬赴日。

20日凌晨4時,金賢姬戴著墨鏡,乘坐日本政府包機從韓國飛抵羽田機場,日本各大媒體競相準備拍下金賢姬走下機艙門的“歷史瞬間”,但日方安保工作做得細緻至極:在飛機艙門至專車之間迅速支起巨大的藍色遮陽傘,使得各大媒體無論從上下左右都無法拍到金賢姬清晰的面部照片。也是從安全形度考慮,金賢姬抵達羽田機場後直接乘車前往長野縣輕井澤,下榻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的私人別墅。為防範恐怖暗殺,日本政府應韓方要求,將不公開金賢姬在日期間的行程,採取了嚴密的警衛措施。

2010年7月21日,橫田惠的父母,77歲的橫田滋和74歲的橫田早紀江在鳩山別墅中見到了金賢姬。在會面前,橫田滋說:“金賢姬可能會告訴我們一些從不知道的情況,我希望這能夠有助於找到女兒。”

他們的會面持續了4個小時,一直到夜幕降臨才結束。然而,這次會面卻多少令橫田夫婦感到失望。金賢姬對橫田夫婦表示,她只見過橫田惠一次,而且沒有說明時間地點。會面結束後,橫田早紀江說:“能夠會面就像是做夢一樣,但卻沒能獲悉最想知道的事情。”

家庭

金賢姬父親是朝鮮常駐古巴的外交官,其妹金賢玉及其弟金賢洙則於哈瓦那出生。1997年,金賢姬和韓國一名安全部官員結婚。

父 ―金元錫(キム・ウォンソク、김원석),前外交官。

母 ―林明植(イム・ミョンシク、림명식),開城人,現隱居。

妹 ―金賢玉(キム・ヒョノク、김현옥),已結婚,丈夫因心臟麻痹而死亡。

弟 ―金賢洙(キム・ヒョンス、김현수)。

弟 ―金範洙(キム・ポムス、김범수),15歲死亡。

著作

•1991年10月:金賢姬全告白上卷ISBN 4-16-345640-6

•1991年10月:金賢姬全告白下卷ISBN 4-16-345650-3

•『いま、女として- 金賢姫全告白』池田菊敏訳 文藝春秋 1991年10月 のち文庫 『愛を感じるとき』池田菊敏訳 文藝春秋 1992年12月 のち文庫  『忘れられない女(ひと)- 李恩恵先生との二十ヵ月』池田菊敏訳 文藝春秋 1995年6月 のち文庫  宮本輝「彗星物語」韓國語版 1993年

•1990년 《마유미》- 당시 김현희의 역할은 배우 김서라가 맡았다. 김서라는 KAL기 폭파 당시의 김현희와 신체 사이즈 및 혈액형은 물론, 생일까지 같았다[6]. 2010년 《大韓航空機爆破23年目の真実〜獨占金賢姫11時間の告白&完全再現ドラマ・私はこうして女テロリストになった…」》, 일본 TBS - 배역 : 정한비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