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館笑傳

醫館笑傳

《醫館笑傳》是由上海辛迪加影視出品的古裝探案喜劇,丁仰國執導,陳赫、王傳君、姜妍、張子萱、陳國坤、李健仁、劉萌萌等出演。該劇講述了大明京城裡一群看似逗比的醫館夥計、陰差陽錯和來自東廠西廠的殺手一起,組成了一支神奇的探案小分隊。他們齊心協力破獲了一件件迷案的故事的搞笑故事。該劇於2015年1月28日上星,登入安徽衛視、陝西衛視。內容簡介:五百年前的大明京城,一家小醫館裡生活著一群貧嘴樂呵的年輕人,專治腳氣痔瘡的小大夫朱一品、花痴又嬌蠻的老闆娘陳安安、好色又小氣的會計趙布祝、“金剛芭比”的莊田田……雖然生意蕭條,窮得叮噹響,但他們仍然歡樂而努力的堅持著夢想。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醫館笑傳劇照醫館笑傳劇照
五百年前的大明京城,一家小醫館裡生活著一群樂呵的年輕人。一天,醫館館主離奇失蹤,徒弟朱一品隨後收到一個捲軸,無意中打開後,天生的神速記憶讓他快速閱讀並記下了捲軸的內容,之後就暈厥過去,捲軸也隨之燒成灰燼。東廠西廠得知後,派麾下高手楊宇軒與柳若馨前來醫館臥底查探捲軸里的秘密,陰差陽錯,他們和朱一品捲入一個個離奇案件。新人入局,也打破了醫館往日的平靜。柳若馨年輕貌美,楊宇軒高大英俊,朱一品、趙布祝似乎都被柳姑娘所吸引,陳安安故意要跟楊宇軒親密互動,期間楊宇軒的前女友、錦衣衛副千戶聶紫衣也進來攪局,無數種可能都在小小的醫館裡悄悄發酵。朱一品帶領的醫館神探小分隊踏上冒險之旅,披荊斬棘,將一樁樁迷案及其背後的驚天秘密一一揭開。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朱一品 陳赫 ----
楊宇軒 王傳君 ----
柳若馨 姜妍 ----
陳安安 張子萱 ----
趙布祝 佟磊 ----
莊田田 張藝騫 ----
聶紫衣 趙圓瑗 ----
皇上 張瑞涵 ----
王公公 曹璐 ----
王萬金 閭漢彪 ----
金如風 陳國坤 ----
莊媽媽 李健仁 ----
苟尚仁 那威 ----
萬妃 海陸 ----

職員表

▪出品人:吳濤
▪製作人:劉曉鵬
▪導演:丁仰國
▪編劇:華山論劍編劇組
▪監製:張瑋珏

角色介紹

朱一品|演員陳赫
智慧幽默的醫館學徒,在醫館館主離奇失蹤之後收到一個捲軸,
朱一品 朱一品
他快速閱讀並記下了捲軸的內容,然後昏倒,捲軸毀滅。從此捲入離奇的案件。
楊宇軒|演員王傳君
高大英俊的東廠高手,白髮劍眉,擅長使用長劍,奉命到醫館調查捲軸的事情。
楊宇軒 楊宇軒

陳安安喜歡楊宇軒,但被前女友聶紫衣吃醋,一個男人兩個女人又糾纏不清。
柳若馨|演員姜妍
面貌俊俏的西廠高手,臥底醫館查案。
柳若馨 柳若馨
看似漂亮但心機頗重,深得醫館朱一品跟趙布祝的喜歡。
在離奇的案件之中分辨黑白,也漸漸喜歡上朱一品。
陳安安|演員張子萱
醫館的小徒弟,活潑單純也漂亮,很喜歡館裡的朱一品,
自從楊宇軒來到館中,
陳安安 陳安安
有意無意多多接觸楊宇軒,以引起朱一品的注意,卻惹來楊宇軒前女友的仇視。

幕後花絮

①三角戀、單戀、暗戀、倒追、前任等時下熱點戀愛問題都會在片中有所呈現。

②李健仁加盟《醫館笑傳》劇組則是首次接拍內地古裝喜劇。

幕後製作

劇本創作

《醫館笑傳》劇本由華山論劍編劇組打造,集合了懸疑、愛情、爆笑等元素。

服裝造型

服裝上依舊“超前衛”:陳赫一襲藍衣表情中依舊是“曾小賢”式的壞笑;王傳君的白髮早前被調侃非主流,但是在定妝照中,憂鬱的眼神下“劍氣”十足;姜妍一頭紅髮,渾身充滿了不羈與豪放,而張子萱整個造型則是清新甜美,融化眾人。

造型上陳赫聯手好兄弟王傳君大玩混搭,在整體古裝風格的基礎上添加了符合角色形象的現代感元素,喜劇效果撲面而來。

分集劇情

第1集
大明年間,在京城有一家太和醫館,醫館館主陳慕禪表面上是一個大夫,其實他是西廠的特務。這一天他臉戴面具身穿黑衣來到西廠總部,卻被廠公識破,挑了他的面具並射了他一箭。陳慕禪駕著馬車帶著夫人逃過了一撥又一撥殺手的追殺,最後夫妻二人被殺手逼到懸崖邊,二人無路可逃只好跳下懸崖。陳慕禪夫妻倆的死訊傳到醫館,他們的女兒陳安安傷心的哭死過去了。大徒弟朱一品覺得師傅和師娘的死並不是意外,一定另有隱情。這時來了一個蒙著面的孕婦要朱一品給她接生,朱一品沒接生過孩子,他趕忙翻看醫書,等他想到了辦法卻發現孕婦不見了,桌子上卻留下了一個捲軸。他打開捲軸一看,裡面記載著很多殺手的名字及其所用的武器。朱一品看完捲軸就暈了過去,捲軸也自燃化成了灰燼。原來陳慕禪夫妻倆並沒有死,那個孕婦就是陳慕禪喬裝打扮的,這個捲軸是陳慕禪故意留給朱一品的,他希望朱一品能夠創造奇蹟。看了醫館最後一眼,陳慕禪夫妻二人駕著馬車離開了京城。朱一品醒過來以後就急忙去找陳安安,他告訴沉浸在悲傷中的安安師傅和師娘並沒有死,讓陳安安不要過於難過。陳安安不相信朱一品,朱一品告訴陳安安師傅給他留下的有信號。陳安安是個花痴,她提醒朱一品父親讓他照顧的不僅只有醫館還有自己,她要朱一品早日娶她為妻。朱一品說師傅和師娘現在生死不明,自己不可能和陳安安談婚論嫁。陳安安氣得把朱一品拍在桌子上。朱一品剛出房間就被西廠特務柳若馨打暈了,他被帶到西廠總部。西廠廠公汪公公讓朱一品把捲軸的內容寫下來,朱一品說自己忘記了。柳若馨把朱一品帶到湖上的亭台內,她抽出長劍逼朱一品說出捲軸的下落。朱一品卻認出了柳若馨的長劍就是捲軸中記載的武器龍鱗決。這時,有人在暗處用飛鏢攻擊二人,柳若馨用長劍把飛鏢打落,朱一品認出釘在牆上的飛鏢是捲軸上記載的殺手春三娘的武器。
第2集
柳若馨被飛鏢擊中她拉著朱一品跳進水中,兩人來到岸上升起篝火烘烤衣服。柳若馨讓朱一品趁早說出捲軸的內容,朱一品說他真的不記得捲軸的內容,只是有時在電光火石的一剎那間他會記起一些內容。為了監視朱一品柳若馨要住到醫館來,她謊稱自己是漁家的女兒,昨晚父親病重找朱一品出診,不料父親病重醫治無效去世了,家裡沒錢她只好把自己賣給了朱一品抵作診金。陳安安看到朱一品竟然領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姑娘回來,她醋意大發要把柳若馨賣進青樓,柳若馨裝出一副可憐樣弱弱的說自己會聽從陳安安的發落。鄰居豆腐房的老闆莊田田和醫館的會計趙布祝看到楚楚可憐的柳若馨都責備陳安安太殘忍,陳安安無奈只好留下柳若馨。柳若馨向汪公公也就是自己的義父匯報朱一品的確是看到了捲軸,不過捲軸的內容他已經想不起來了,但是朱一品認出了用飛鏢襲擊自己的人是春三娘。柳若馨不明白春三娘為什麼要殺朱一品,汪公公說春三娘是同舟會的人,陳慕禪就是西廠派到同舟會的臥底。同舟會是民間的一個神秘組織,捲軸的內容和同舟會息息相關,春三娘殺朱一品是為了滅口。汪公公讓柳若馨儘快找到春三娘,臨走柳若馨告訴汪公公自己的劍有名字了叫龍鱗決,汪公公聽後臉上露了奇怪的表情。柳若馨得到情報說春三娘要刺殺王萬金員外,她和朱一品爬上王員外府上的牆頭,王員外的腳氣很嚴重,他正等待著郭大夫前來給他看病。朱一品冒充郭大夫來給王員外看病,他用王員外院中種的蕁麻草煮水給王員外泡腳,不料瞎貓子碰到死耗子,王員外泡過腳以後覺得自己的腳舒服了很多,柳若馨抓住這個機會說明天他們還會來給王員外治病,而明天也是王員外的生日。柳若馨正在洗澡時受到東廠特務楊宇軒的襲擊,楊宇軒把朱一品帶走了。二人來到紫氣東來酒店,進到廚房朱一品發現這裡的廚師個個都是高手,楊宇軒告訴他這裡就是東廠總部。廚師模樣的東廠廠公也讓朱一品交出捲軸。第二天,楊宇軒、柳若馨和朱一品三人來到王員外的生日宴會上,朱一品告訴楊、柳二人春三娘使用的暗器是一個簪子。陳安安不想柳若馨和朱一品單獨相處,她也混進王員外府,正當朱一品看見一個頭帶暗器簪子的婢女在人叢中穿過,陳安安卻和他搗起亂來。
第3集
三個人抓到了這個侍女,可這個侍女用的暗器是小刀並不是簪子。原來這個侍女是王萬金的老相好,因為王萬金拋棄了她,她才起了殺心。這時候宴會上音樂響起,朱一品發現一個琴師非常可疑,他突然想到自己可能被誤導了,春三娘不一定就是個女人。說時遲那時快琴師向王萬金射出了飛鏢,朱一品眼疾手快拿起身邊一個花盆砸向飛鏢,飛鏢偏移了方向射中了管家,管家當場死亡。王萬金嚇得趕快和夫人坐上馬車準備離開,可王萬金髮現他沒有帶自己從小枕到大的枕頭,又回到府中拿枕頭。夫人等了半天也不見王萬金出來,她隔著門縫一看,王萬金竟然死在了裡面。官府金捕頭聞訊趕到王員外家辦理此案。莊田田跑到醫館告訴大家王員外被人殺死了,柳若馨三人假裝是六扇門的人來到王員外家探聽情況。金捕頭向三人介紹了案情,此案非常蹊蹺,兇犯沒有拿走金銀珠寶,房間裡除了死者的腳印也沒有第二個人的腳印,但房間內充滿了狐狸的騷味,還有很多狐狸毛。金捕頭懷疑王員外是被狐狸嚇死的,朱一品卻覺得這些狐狸騷味有些不對勁。回到醫館朱一品心裡還在琢磨著案情。柳若馨告訴他今天發生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楊宇軒給自己上演的一齣戲,楊宇軒卻又提醒朱一品今天王萬金的死狀和當年柳若馨刺殺魏尚書的情景是一樣的。楊宇軒和朱一品來到太平間想看看王員外的屍體,沒想到金捕頭也在那裡。朱一品查驗了王萬金的屍體,他確認王萬金沒有中毒的確是被嚇死的。當天晚上當鋪的錢老闆也被人殺死了,他的死狀和王員外一模一樣。金捕頭查出朱一品三人並不是六扇門的人,柳若馨只好向他表明了三人的身份。對於王萬金和錢老闆的死,柳若馨和楊宇軒各執一詞,二人互相猜忌,誰都不服誰。
第4集
大家最終覺得春三娘的嫌疑最大。朱一品說在王員外家他用一盆蕁麻草砸傷了春三娘,春三娘的手現在一定是奇癢無比,如果耽誤了治療還會有性命之憂。朱一品決定貼出專治此病的廣告引出春三娘。天和醫館對面又新開了一家名叫“濟世堂”的醫館,裝修十分豪華。這天濟世堂的苟老闆跑到天和醫館挑事兒,他說陳慕禪生前仗著自己醫術好處處壓迫自己,現在陳慕禪死了自己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他揚言要收了天和醫館還要娶陳安安為妻。柳若馨出手把苟老闆嚇走了。朱一品剛把治療全身奇癢的廣告貼出去,對面濟世堂就山寨了去,病人紛紛跑到濟世堂去看病。朱一品三人晚上夜訪濟世堂,找到了白天來看病的病人名冊。他們按照名單上的地址來到春三娘的住處,可是春三娘已經不見了,楊、柳二人趕忙跑出去追趕,這時朱一品被躲藏在客棧里的春三娘挾持了。柳若馨和楊宇軒發現上當後立即趕回客棧,朱一品卻已經不見了。春三娘把朱一品劫持到野外一個茅屋裡,朱一品為春三娘治好了皮膚病,兩人成為朋友。柳若馨和楊宇軒依照朱一品留下的線索也來到了茅屋,朱一品告訴他們春三娘不可能是殺死王員外的兇手,因為春三娘當時中了蕁麻的毒,全身奇癢無比不可能再出手殺人。煙雲樓的翠娥姑娘送了趙布祝一個香囊,這個香囊和案發現場留下的香囊一模一樣。三人來到煙雲樓尋找翠娥姑娘,卻發現面前的翠娥又胖又醜,老鵓說真的翠娥早已暴病身亡,翠娥生前喜歡和一隻白狐做伴。晚上朱一品準備去睡覺,他一掀被子卻發現王萬金的屍體在他的床上,朱一品被嚇得魂不附體。金捕頭帶著手下把王萬金的屍體抬走了。為了驅走醫館的邪氣陳安安請來了天龍道長為醫館做法,道長做完法事讓他們帶上紅手鍊就可保個人平安。
第5集
朱一品三人夜晚挖開翠娥的墓穴想開棺驗屍。他們打開棺木一看裡面竟然沒有屍體只有一隻白狐。朱一品請求金捕頭允許自己把白狐的屍體帶回去研究,金捕頭只給了他一天的時間。回到驛館朱一品告訴趙布祝自己帶回來的這隻狐狸就是翠娥,祝英台聽後嚇暈了過去。第二天趙布祝送給安安一件避邪衣卻遭到陳安安的嫌棄。莊田田的媽媽說自己親眼看到天龍道人做法殺死了雪山白狐,自己已經在高利貸那裡借了200兩銀子交給了天龍道人,讓天龍道人教自己法術。朱一品覺得這個天龍道人四處造謠蠱惑民眾十分的可恨。他告訴柳若馨這隻白狐才死了三天,卻在三個月前的墓穴里出現,翠娥的墓穴顯然被人動過手腳。他認為在狐妖殺人整件事情中得利最大的人是天龍道人,因此天龍道人的嫌疑最大。朱一品和柳若馨再次來到翠娥的墓前,他發現墳墓周圍的草都是前幾天人為地種上去的。楊宇軒把煙雲樓的龜奴抓了來,三人逼問龜奴翠娥真正的墓穴在哪裡,龜奴說出了翠娥真正的墓地所在,並說這一切都是天龍道人指使他做的。市場上天龍道人的天龍符十分暢銷賣得火熱,天龍道人做法的門票也被老百姓搶購一空。莊媽媽送給了朱一品三張票,三人化裝成信徒來到天龍觀觀看天龍道人做法,只見莊媽媽躺在一個木板上,天龍道人使用法力把莊媽媽凌空懸起,表演完畢天龍道人就騰空飛走了。天龍道人召集眾信徒到神堂,他要為眾信徒解難避禍。他讓信徒們把自己遇到的問題寫在紙上,投入到一個密封的盒子裡,然而他卻準確地說出了每個人的問題,並贈送相應的避禍符給信徒。輪到朱一品了,天龍道人說他招惹了亡魂,死到臨頭但無解決之法。等眾人都走了之後朱一品三人悄悄潛入神堂,他們發現天龍道人所謂的各種奇幻之術都是騙人的。御劍之術是用一根極細的鋼絲拉著長劍飛來飛去,在夜晚人們根本看不到那根細細的鋼絲;懸浮之術則是用了一根槓桿撬起了木板。第二天朱一品當著眾信徒的面揭穿了天龍道人的把戲,楊宇軒和天龍道人交起手來。
第6集
眾信徒十分崇拜天龍道人,他們一哄而上把朱一品三人打跑了。朱一品三人把天龍道人散播謠言收斂錢財的事情告訴了縣令,縣令說他們沒有天龍道人殺人的證據,自己不能定天龍道人的罪。朱一品三人來到金捕頭金如風的家中,金捕頭告訴他們自己感冒了,朱一品發現金捕頭家中種了很多盆茉莉花,而且盆里的土都是紅土,這種紅土只有天龍道觀才有。三人又來到天龍道觀,天龍道人告訴眾信徒京城的狐妖已除,他準備離開京城再度到蓬萊仙島修煉。莊田田在道觀的樹上大聲喊叫莊媽媽,讓莊媽媽不要再迷信天龍道長。天龍道人說莊田田詆毀自己的法術,莊田田說如果自己從樹上跳下來,天龍道人可以保證自己不死,自己就相信他。莊田田真的從樹上跳下來,眼看就要落地楊宇軒伸手把他舉起來了。天龍道人認出了朱一品三人,他命令眾教徒圍攻三人自己卻趁機溜走了。柳若馨突出重圍追上了天龍道人,他把天龍道人打倒在地,卻發現此人竟是金捕頭。柳若馨很奇怪金捕頭怎么會在這裡出現,金捕頭說自己是來追殺天龍道人的。朱一品和眾信徒也都趕來了,朱一品當眾揭穿金捕頭就是天龍道人,金捕頭明明是個左撇子,但這次卻用右手出劍,那是因為昨天楊宇軒打傷了他的左手。金捕頭身上還貼著濟世堂的膏藥,朱一品撕開金捕頭的衣服,他的左臂上果然貼滿了膏藥。證據確鑿金捕頭被打入大牢。朱一品來到獄中為金捕頭治病。他問金捕頭為何要殺死王員外和錢掌柜,又利用狐妖斂財,金捕頭說自己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掙錢。朱一品不相信,他說金捕頭一定與同舟會有關係。金捕頭猛地出拳把朱一品打暈在地。一個頭戴黑面紗的人出現了,他說曹公公利用金捕頭暗渡陳倉,剷除了異己卻又過河拆橋把金捕頭打入大牢。他說自己會救金如風出獄,但金如風要替他完成一件事情。金如風答應了。朱一品醒來,獄卒卻說他私自放走了犯人。楊宇軒和柳若馨奉東西廠公之命讓縣令釋放了朱一品。朱一品告訴二人金如風一定和同舟會有關係。
第7集
朱一品仔細端詳展台上的字貼,他聞到了一股熟悉的中藥味,這讓他覺得這個字貼是師傅的,可是師傅的收藏怎么會跑到聚寶齋來,他百思不得其解。楊宇軒的前任女友聶紫衣是錦衣衛副千戶,她奉上司之命也來到聚寶齋攪局。聶紫衣看到楊宇軒和柳若馨在一起心裡特別彆扭,她把柳若馨推進水中高興的跑了。朱一品和柳若馨覺得王懷古很可疑,那個字貼一定不是他的,二人決定夜探聚寶齋。兩人來到聚寶齋卻發現一個黑衣人正順著從屋頂上掉下來的繩子想偷取陳列在展台上的蘭亭集序。柳若馨想抽出劍殺掉黑衣人,朱一品卻讓柳若馨不要打草驚蛇。這時楊宇軒和聶紫衣也悄悄來到了聚寶齋,黑衣人發現了他們準備逃走,楊宇軒正要提醒柳若馨留下活口,黑衣人就已經被柳若馨殺死了。朱一品建議把黑衣人的屍體留在聚寶齋,如果他是受人指使那一定就會有人來收屍。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來到醫館看病。可是她的脈象千變萬化朱一品怎么也摸不出此女的脈象。朱一品聽出女子的聲音是聶紫衣,聶紫衣告訴朱一品自己也想搬到醫館來住。她奉承趙布祝一表人才學富五車,又誇獎陳安安貌如天仙、溫柔賢良。還說自己是朱一品的遠房表妹,朱一品經常來信說陳安安是世界上難得的好女子,陳安安聽了心裡像喝了蜜,聶紫衣告訴安安自己住的客棧出了盜竊事件,陳安安便極力挽留聶紫衣在醫館住下。朱一品簡直哭笑不得。夜晚聶紫衣和楊宇軒在院子裡聊天,兩人聊起了往事。那一年曹公公告訴楊宇軒他的父親犯了叛國謀逆之罪,讓楊宇軒把父親帶到後面荒山上處置。來到後山楊宇軒責問父親為什麼要叛國謀反,父親卻不肯告知真相。楊宇軒要父親拔劍與自己對決。
第8集
在楊宇軒的逼迫下他的父親只好拔出劍與他對決,兩人激烈的打鬥著,楊宇軒一劍擊中了父親的心臟,鮮血噴了他一臉,從此楊宇軒就落下了怕血的毛病。聶紫衣很同情楊宇軒,但是她嚴肅地告訴楊宇軒誰先拿到字貼就是誰的,自己不會手下留情。聶紫衣在醫館裡表現得特別勤快,一大早就把所有的衣服都洗了。陳安安說柳若馨和楊宇軒平時不幹活,要他們多向聶紫衣學習。聶紫衣提議四人出去遊玩,陳安安極力附和。朱一品四人來到郊外遊玩,趙布祝摘下正在綻放的桃花送給聶紫衣,朱一品責備趙布祝破壞環境。趙布祝說他的桃花枝不是從樹上摘下來的而是買來的。朱一品一看路邊果然有一個賣花的人,賣花人說他賣的都是假花這叫移花接木。朱一品聽後猛地想到了什麼拉著聶紫衣就跑了。朱一品告訴楊、柳、聶三人那晚那個黑衣人不是來偷字帖的,而是來換字貼的。四人來到聚寶齋嚷著要見王懷古,只見王懷古慌亂的從內室走出來。這時家丁告訴王懷古門外有一個年輕人求見,王懷古讓四人等自己一會兒,他去接待客人。四人等了一會兒也不見王懷古回來,他們抓住家丁逼問王懷古的去向,家丁告訴他們王懷古已經騎馬走了。一個鄉下年輕人站在聚寶齋的門口,他看見四人從聚寶齋走出來便請求他們幫自己找爺爺。他說爺爺進聚寶齋好一會兒了也沒見出來,四人來到偏廳並未見有客人在等候。楊宇軒發現偏廳有密室。四人闖進密室發現一個老頭倒在地上,朱一品判定老頭是被王懷古用腰帶勒死的,他看到老頭渾身都是麵粉想到了找出王懷古下落的方法。朱一品煮了一鍋海帶湯淋在地上,王懷古的腳印立即出現在地板上。朱一品找到王懷古臨走前最後去的一個地方,他打開櫃門發現裡面掛了七把鑰匙,但是中間少了一把鑰匙。四人來到京城唯一一家私人定製鑰匙的作坊,作坊劉老闆死活都不肯泄露客戶的資料。劉老闆前段時間找朱一品看過花柳病,朱一品認出了他。為了遮掩自己的醜事劉老闆告訴他們這八把鑰匙代表著王懷古在京城的八處不動產。丟失的這把鑰匙是王懷古在西山建造的一個別墅。四人來到西山別墅捉住了王懷古。王懷古告訴他們有一個武功高強戴著面紗的黑衣人拿著上半卷的蘭亭集序讓王懷古辦一個鑒寶大會引出下半卷的蘭亭集序,王懷古覺得下半卷蘭亭集序肯定已經不在世上了,一時起了貪念想把上半卷蘭亭集序占為己有。他讓自己的家丁裝扮成小偷把真的字貼換成了假的。誰知麵粉老人竟然拿著下半卷的真跡找到了他,王懷古想獨吞全幅字帖,又怕此事被戴面紗的黑衣人知道,索性把麵粉老人給殺掉了。朱一品和柳若馨在街上發現了戴面紗的黑衣人,柳若馨追了上去。她讓黑衣人露出真面目,打鬥之中柳若馨中了黑衣人的毒暈了過去。
第9集
朱一品把昏倒的柳若馨帶回醫館,黑衣人竟然沒有取自己的性命柳若馨感覺有些奇怪。她認為字帖里一定有什麼秘密,而且黑衣人武功如此高強,卻大費周章布這樣一個局,最終目的有可能是朱一品的師傅。聶紫衣和楊宇軒也來到柳若馨的房間,他們要朱一品把字帖交出來。朱一品突然想到這字帖也有可能是假的,秘密可能藏在木軸里。朱一品把木軸放進石灰水裡,字帖上出現了一幅地圖,聶紫衣以為這地圖是一幅藏寶圖,如果把這個藏寶圖交給皇上自己就立了大功了。聶紫衣放了個煙霧彈從朱一品手中把字帖搶走了。楊宇軒和柳若馨緊跟著聶紫衣追了出去,聶紫衣跑進趙布祝的房間躲了起來。二人追趕聶紫衣一直來到郊外樹林,楊宇軒勸聶紫衣把字帖交出來,聶紫衣說楊宇軒以前對不起自己讓楊宇軒成全自己,楊宇軒不肯兩個人打了起來,字帖掉在了地上,楊宇軒發現字帖的木軸已經斷了,他這才知道上了朱一品的當。有個病人拿來一個方子,朱一品一看就知道是師傅來了。根據陳慕禪的提示他在廁所中找到了師傅。陳慕禪告訴朱一品字帖跟同舟會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自己和師娘的定情信物。想當年自己追求師娘的時候師娘非要陳慕禪拿到蘭亭集序字帖才肯嫁給他,兩人各持字帖的一半。可是在殺手追殺他們的時候上半卷給搞丟了,下半卷是陳慕禪打麻將的時候輸出去的。朱一品問師傅為什麼要給自己看捲軸,陳慕禪卻消失了。原來是楊、柳二人回到了醫館。楊宇軒問朱一品剛才是否在和陳慕禪說話,朱一品掩飾說自己不過是在上廁所時想到了師傅自言自語而已。二人走後陳慕禪又出現了,他拿出一個玉佩讓朱一品看,朱一品認出這是史留香的東西。聽了朱一品的話,陳慕禪才知道追殺自己的人是史留香派去的。朱一品讓師傅說出捲軸的秘密,陳慕禪卻說等以後有機會了再告訴他,說完人就不見了。西廠汪公公嚴刑拷打春三娘讓他說出同舟會的秘密,誰知春三娘卻咬舌自盡了。東廠曹公公斥責楊宇軒丟了字帖辦事不力,他讓楊宇軒下次把陳慕禪和朱一品的人頭帶來。
第10集
趙奔三是個算命的江湖術士。這天他又在一個村子裡裝神弄鬼幫村民們找殺人兇手。趙奔三畫出了嫌疑人的頭像,村民們認出兇手就是本村的楊小強,大家意見不合互相打了起來。混亂之中趙奔三發現縣令派人在尋找自己,他趕忙和書童回到家中收拾東西逃走了,剛離開家一會兒二人就發現趙奔三的家被別人燒掉了。趙奔三和書童來到天和醫館門前,恰好碰到陳安安走了出來。趙奔三說自己是醫館掌柜的表哥,因為家鄉呆不下去了所以才來投親。陳安安聽說趙奔三是自己的表叔,她熱情地接待了二人,並告訴趙奔三父親和母親都已身亡。趙奔三把自己在村里做法時村民們供奉的豬頭也帶來了,他向大家展示自己的刀法並請大家吃豬頭肉。柳若馨說陳慕禪檔案里並沒有這個表親,此人來到醫館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她恐嚇朱一品說趙奔三有可能是來殺他的。這時趙布祝從外面回來了,趙奔三一下子就認出了他。他以為趙布祝是個鬼魂,嚇得說不出話來。趙布祝見狀趕忙把趙奔三拉到自己房間裡說話。原來趙布祝回家鄉探親時為了面子謊稱自己是醫館的館主,為了不丟面子他告訴趙奔三陳安安是前任掌柜的女兒,也是自己的未婚妻。朱一品半夜從噩夢中驚醒,他來到趙布祝房門外偷聽,知道了趙布祝和趙奔三的關係這才放了心。趙奔三告訴趙布祝自己得罪了很多鬼神他這次是來投奔趙布祝的,趙布祝說京城耳目眾多,人多嘴雜,趙奔三不宜留在京城,趙奔三卻說大隱要隱於市。趙布祝沒有辦法只好偷偷溜出房間去。陳安安拎起趙布祝的耳朵訓斥他竟敢冒充醫館的大掌柜,她說趙奔三和書童要想住在醫館也可以,但是要交房錢。趙奔三不知道趙布祝撒了謊,他不明白陳安安為什麼還要自己交房錢,趙布祝只好說這是醫館的規矩。趙奔三說自己現在只有十兩銀子,趙布祝說京城寸土寸金,十兩銀子在京城只能住廁所,他把趙奔三和書童領到柴房休息。第二天趙布祝請求陳安安讓趙奔三在醫館工作,工錢用來抵房錢,陳安安問趙奔三會做什麼工作,趙奔三說自己會算命,而且是用畫像算命。陳安安聽了大喜,她讓趙奔三畫出朱一品未來老婆的模樣。
第11集
趙奔三擺起神壇做起法來,只見他手下生風一會兒就畫出一個美女圖。安安以為趙奔三畫的是自己,她高興的把畫拿走了。趙布祝實在看不過去告訴安安畫上的美女和她一點都不像。安安氣得把趙布祝的眼睛打青了,趙布祝跑到街上買藥,他拿著零食邊吃邊逛,突然看見一個美女正在水果攤上買櫻桃,美女轉過頭來趙布祝一下子就呆住了。這個女子竟然和趙奔三畫的美女長得一模一樣。一個矮個子男人來到天和醫館看病。在大堂上矮個子男人碰到了趙奔三,他認出趙奔三就是在他們村里找出殺人兇手的算命大師。他告訴趙奔三自己是楊家村的楊老實,最近身上長了很多癬,他怕老婆嫌棄自己所以到處求醫。趙奔三告訴楊老實自己是怕縣令追殺所以才來到京城避難,楊老實說自己的老婆被縣令看中,為了不惹禍上身,自己一家才搬到京城。兩人正在攀談之時朱一品看到了楊老實身上的癬,他認出這是典型的雨花斑,是慢性砒霜中毒的症狀。朱一品為楊老實施了針灸,又用偏方給他排毒。楊老實吐了一盆子的污穢之物,朱一品用銀針一試果然變黑了。朱一品問楊老實最近是否吃了些不尋常的東西,楊老實說自己每天和老婆同吃同住,老婆並沒有事情為什麼只有自己中毒。朱一品也想不出原因,趙奔三說自己可以為楊老實算一卦。他拿出昨天的畫像說兇手就是畫中人,楊老實看到畫像說這個美女就是自己的老婆,他說老婆跟隨自己多年不可能殺害自己,朱一品建議報官。公堂之上楊氏說自己給楊老實吃的食物都是些平常之物,楊老實中毒自己並不知情。而且平日裡都是楊老實在外辛苦奔波自己心疼丈夫還來不及,怎么會有殺夫之心。朱一品冷笑一聲說他昨天在楊老實的嘔吐之物中發現了鮮蝦,而楊氏每天都會上街給楊老實買櫻桃吃,這兩種食物一起吃下去就會產生慢性砒霜中毒。鐵證如山楊氏終於認罪,她說當年自己懷了表哥的孩子,才會下嫁給楊老實。現在表哥回來找她,只有楊老實死了,自己才能和表哥遠走高飛。楊老實一案讓趙奔三的名聲大振。安安想讓趙奔三在醫館裡接客算命,所得收入自己和趙奔三分成。趙奔三害怕自己出了名會把縣令招來,他決定帶著小童連夜逃走。趙奔三剛從窗戶跳到院子裡就被人用麻袋裝走了,原來是苟老闆把他捉了來。苟老闆也想讓他在濟世堂算命為自己創收,可趙奔三以為苟老闆是縣令派來取自己性命的,他嚇得連聲求饒並保證自己不會把縣令火燒糧倉的事情說出去。苟老闆抓住了趙奔三的把柄,逼他和自己簽了契約。
第12集
晚上柳若馨潛入濟世堂把趙奔三救了出來。第二天安安知道趙奔三跳槽到濟世堂去了,她跑到對面大鬧了一場。濟世堂的小二跑來告訴苟老闆趙奔三不見了。江洋大盜段英雄連續作案十分猖狂,汪公公下定決心要抓住他。他請出趙奔三讓他開天眼做法畫出段英雄的藏身之地,趙奔三拿著兩片樹葉蒙住雙眼,口中念念有詞,不一會兒就畫了幅地圖出來。汪公公認出畫上的建築就是清涼寺,官兵們急速趕到清涼寺抓段英雄,朱一品三人也遠遠的跟著在清涼寺外觀看。一會兒工夫就看見官兵們從寺內抓出一個和尚,朱一品看到這個和尚神情呆滯覺得有些不對勁。段英雄費盡心思躲到清涼寺里,如果被抓必然會有一番掙扎,可是這個段英雄卻好像早已經知道自己會被抓,毫無反抗的意思。朱一品三人裝扮成獄卒來到大牢看望段英雄。段英雄頭上的戒疤還有血跡,朱一品斷定他是最近兩三天才到寺里去剃度的。朱一品問段英雄為什麼會輕易被官兵捉住,卻發現段英雄已經被割去舌頭。大家都覺得太殘忍,讓段英雄把割去他舌頭的元兇寫下來。段英雄在地上寫了一個汪字,他看到柳若馨時顯得很害怕。朱一品和楊宇軒認為這件事情是西廠做的,他倆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柳若馨。柳若馨問義父為什麼要割掉段英雄的舌頭,汪公公說這一切以後柳若馨都會明白的。西廠用轎子把趙奔三送了回來,並賞賜趙奔三一千兩白銀。安安和趙布祝看到白花花的銀子眼睛都直了,然而趙奔三卻說他們不該留下這些銀子,又讓小童告訴大家自己要閉關三天。朱一品隱晦的問趙奔三是不是得了自己不該得的名聲,趙奔三聽了惱羞成怒。朱一品告訴楊、柳二人趙奔三根本不是什麼神算,但是又想不出西廠要利用趙奔三的原因。在朱一品和楊宇軒的逼問下,柳若馨說出了實情。趙奔三是她抓的,段英雄也是她抓的。她早就知道段英雄喜歡吃煙雲樓的香腸,所以早就安排好了眼線在那裡等著段英雄。但至於汪公公為什麼要布趙奔三這樣一個局她也不得而知。皇上下聖旨讓趙奔三進宮與各位大臣商量要事,朱一品三人商量著要進宮探個究竟。

拍攝過程

《醫館笑傳》2014年7月橫店開機,2014年10月殺青。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
2015年1月28日 安徽衛視、陝西衛視

劇集評價

《醫館笑傳》不僅充滿了離奇懸疑的案件、年輕男女的愛恨,也傳遞了堅持夢想、永不放棄的正能量。不僅延續了《愛情公寓》詼諧幽默的搞笑風格,也因為撲朔迷離的情節而讓觀眾腦洞大開,跌宕起伏的緊張劇情加上惡搞的表演方式,給觀眾帶來許多輕鬆和愉悅。(網易娛樂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