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拼為zuì wēng zhī yì bù zài jiǔ,指原是作者自說在亭子裡真意不在喝酒,而在於欣賞山裡的風景。後用來表示本意不在此而在別的方面。出自宋•歐陽修《醉翁亭記》。

基本信息

釋 義

醉翁之意不在酒

拼音:zuìwēngzhīyìbúzàijiǔ

英語:Thedrinker'sheartisnotinthecup.2.Manykissthebabyforthenurse'ssake

原是作者自說在亭子裡情趣不在喝酒,而在於欣賞山裡的風景。後用來表示本意不在此而在別的方面,或別有用心。
酒:指表面的意思,酒。意:心意,意圖,在文章中解釋為“情趣”。

語法

複句式;作分句;形容人的行動與言語。

出 處

北宋·歐陽修醉翁亭記》:“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
“作亭者誰?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誰?太守自謂也。太守與客來飲於此,飲少輒(zhé)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造句

松坡果樂此不倦,我也可高枕無憂,但恐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藉此過渡,瞞人耳目呢。
——(蔡東藩許廑父《民國通俗演義》第五二回)

故事

北宋時期,滁州太守歐陽修在縣城西南風景秀麗的琅琊山釀泉”邊的亭子裡,經常約朋友一起喝酒,因為他酒量不大,經常喝醉,而且是年紀最長的,所以自號醉翁。他給這個亭子取名“醉翁亭”,經常喝得酩酊大醉。為表達自己寄情山水,與民同樂的思想感情,他作散文《醉翁亭記》:“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

原文

醉翁亭記
北宋歐陽修
選自—《歐陽文忠公文集》
環滁(chú)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hè)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láng yá)也。山行六七里,漸聞水聲潺(chán)潺而瀉出於兩峰之間者,釀泉也。峰迴路轉,有亭翼然臨於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誰?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誰?太守自謂也。太守與客來飲於此,飲少輒(zhé)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fú)日出而林霏(fēi)開,雲歸而岩穴(xué)暝(míng),晦(huì)明變化者,山間之朝(zhāo)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朝而往,暮而歸,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

至於負者歌於途,行者休於樹,前者呼,後者應,傴(yǔ)僂(lǚ)提攜(xié),往來而不絕者,滁(chú)人游也。臨溪而漁,溪深而魚肥,釀泉為酒,泉香而酒洌(liè),山餚(yáo)野蔌(sù),雜然而前陳者,太守宴也。宴酣(hān)之樂,非絲非竹,射者中,弈(yì)者勝,觥(gōng)籌(chóu)交錯,起坐而喧譁者,眾賓歡也。蒼顏白髮,頹(tuí)然乎其間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陽在山,人影散亂,太守歸而賓客從也。樹林陰翳(yì),鳴聲上下,遊人去而禽鳥樂也。然而禽鳥知山林之樂,而不知人之樂;人知從太守游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謂誰?廬陵歐陽修也。

譯文

歐陽修歐陽修
環繞著滁州城的都是山。在它西南的各峰中,樹林和山谷格外優美,遠遠看去樹木茂盛、幽深秀麗的是琅琊山。沿著山路走六七里路,漸漸聽見潺潺的水聲並(看到)有從兩座山間飛瀉下來的泉水,這就是釀泉。山勢迴環,路也跟著彎轉,有座亭子四角翹起來,像鳥張開翅膀一樣高踞在泉水之上,這就是醉翁亭了。造亭子的人是誰呢?是山裡的僧人智仙。給它取名字的是誰呢?是太守用自己的別號(“醉翁”)來命名的。太守和賓客們來這裡飲酒,喝得很少就醉了,並且年紀又最大,所以給自己起了個別號叫“醉翁”。醉翁的情趣不在於酒上,而在於水光山色中。欣賞山水的樂趣,領會在心裡,寄托在喝酒上。

像那太陽出來,樹林間的霧氣散了,煙雲聚攏起來,山谷洞穴就顯得昏暗了;朝則自暗而明,暮則自明而暗,或暗或明,變化不一,這就是山中早晚的景色。(到了春天)野花開了有一股清幽的香氣,(到了夏天)好的樹木枝繁葉茂,形成一片濃郁的綠蔭,(到了秋天)風高霜潔,天高氣爽,(到了冬天)水位下降與石頭顯露出來的景象,是山中的四季景色。早晨上山,傍晚返回,四季的景色不同,那快樂也是無窮無盡的。

再說背著東西的人在路上歌唱,走路的人在樹下休息,前面的人呼喊,後面的人應答,老人彎著腰走,小孩由大人領著走,來來往往、絡繹不絕,這是滁州人在出遊。到溪邊捕魚,溪水深而且魚肥;用釀泉的水釀造酒,泉水清純因此(釀的)酒也清洌,野味野菜,雜亂地在面前全部擺開的情景,是太守在宴請賓客。宴會上喝酒的樂趣,不在於有音樂,投壺的人投中了,下棋的人贏了,酒杯和酒籌互動錯雜,有人站起來或坐著大聲喧譁,眾位賓客都很歡樂。(有一個)臉色蒼老、頭髮花白,醉醺醺地坐在人群中間(的人),是喝醉了的太守。

不久夕陽落在西山上,人的影子散亂一地,是太守回去、賓客跟從啊。樹林茂密陰蔽,上下一片鳥叫聲,是遊人走後鳥兒在歡唱啊。但是鳥兒知道在山林(遊玩)的樂趣,卻不知道(給)遊人(帶來)的樂趣;遊人知道跟著太守遊玩而感到快樂,卻不知道太守以他們的快樂當作(自己的)快樂啊。醉了能夠和他們在一起歡樂,酒醒後能夠寫文章表達這種快樂的,是太守。太守是誰?是廬陵人歐陽修。

中心

中心宋仁宗慶曆五年(一零四五),參加政事范仲淹等人遭讒離職,歐陽修上書替他們分辯,被貶到滁州做了兩年知州。到任以後,他內心抑鬱,但還能發揮“寬簡而不擾”的作風,取得了某些政績。《醉翁亭記》就寫在這個時期。文章描寫了滁州一帶自然景物的幽深秀美,滁州百姓和平寧靜的生活,特別是作者在山林中游賞宴飲的樂趣。全文貫穿一個“樂”字,其中則包含著比較複雜曲折的內容。一則暗示出一個封建地方長官能“與民同樂”的情懷,一則在寄情山水背後隱藏著難言的苦衷。正當四十歲的盛年卻自號“醉翁”,而且經常出遊,加上他那“飲少輒醉”、“頹然乎其間”的種種表現,都表明歐陽修是借山水之樂來排譴謫居生活的苦悶。

年代

《醉翁亭記》作於宋仁宗慶曆六年(1046),當時歐陽修正任滁州太守。歐陽修是從慶曆五年被貶官到滁州來的。被貶前曾任太常丞知諫院、右正言知制誥、河北都轉運按察使等職。被貶官的原因是由於他一向支持韓琦范仲淹富弼等人推行新政,而反對保守的呂夷簡夏竦之流。韓范諸人早在慶曆五年一月之前就已經被先後貶官,到這年的八月,歐陽修又被加了一個親戚中有人犯罪,事情與之有牽連的罪名,落去朝職,貶放滁州。

歐陽修在滁州實行寬簡政治,發展生產、使當地人過上了一種和平安定的生活,年豐物阜,而且又有一片令人陶醉的山水,這是使歐陽修感到無比快慰的。但是當時整個的北宋王朝卻是政治昏暗,奸邪當道,一些有志改革圖強的人紛紛受到打擊,眼睜睜地看著國家的積弊不能消除,衰亡的景象日益增長,這又不能不使他感到沉重的憂慮和痛苦。這是他寫作《醉翁亭記》時的心情,這兩方面是糅合一起、表現在他的作品裡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