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棗仁湯

酸棗仁湯

以酸棗仁、茯苓、知母、川芎、甘草為藥,有著清熱除煩,養血安神功效的補養安神劑。重用酸棗仁養血安神,配伍調氣疏肝的川芎,酸收辛散並用,具有養血調肝之妙,主治肝血不足,虛煩不眠,伴頭暈眩暈,脈弦細等。為養血調肝安神的代表方劑。

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酸棗仁湯是由酸棗仁、茯苓、知母、川芎和甘草組合熬制而成,具有養血安神和清熱除煩等之功效。
功用
·

養血安神,清熱除煩。
主治
肝血不足,虛煩不眠證。失眠心悸,虛煩不安,頭目眩暈,夜間盜汗,咽乾口燥,舌紅,脈弦細。
方解
本證由於肝血不足,虛熱內擾所致。肝藏魂,內寄相火,肝血虛則魂不安,虛火擾心則神不寧,故出現虛煩不得眠、心悸;虛陽上擾,故頭目眩暈;虛熱迫津外泄,故夜間盜汗;咽乾口燥,脈細弦或數,為陰虛內熱之象。本方酸棗仁養血補肝,寧心安神;茯苓寧心安神;知母滋陰清熱;川芎調氣疏肝;生甘草清熱和中。
現代套用
現代常化裁運用於治療神經衰弱,神經官能症,更年期綜合徵等,屬肝血不足,心神不安者。
加減法
1.如果睡眠時驚醒,心悸夢多,舌淡,脈弦細者,可加入龍齒20人參10
2.如果心煩躁較甚者,可加入川連6梔子8
3.血虛甚者,應加入當歸12龍眼肉10
4.陰虛火旺甚者,應加入生地15麥冬10
5.盜汗者,加入五味子8浮小麥12煅牡蠣20
出典
《金匱要略》
組成
知母、茯苓、川芎、甘草、酸棗仁;方歌為:酸棗仁湯治失眠,川芎知草茯苓煎,養血除煩清虛熱,安然入睡夢鄉甜。
功能
補虛養血,養血清熱,除煩安神。
主治
虛勞虛煩不得眠,心悸盜汗,怔忡恍忽,夜以不安,頭目眩暈,咽乾口燥。
臨床套用
1.用本方治療神經衰弱、不眠症、嗜眠症、健忘症、驚悸、神經症、巴塞杜氏病等。2.臨床以虛煩不眠、心悸盜汗頭目眩暈為使用依據。
現代藥理
1.〈酸棗仁〉:能抑制中樞神經系統,從而鎮靜、催眠,並能延長燙傷小白鼠的存活時間而提高其存活率,還減輕小白鼠燙傷的局部水腫,似有補養強壯作用。2.〈川芎〉:能麻痹神經中樞,從而鎮靜、鎮痛。〈茯苓〉:利尿、鎮靜。3.〈知母〉能降低神皮系統的興奮性,與〈酸棗仁〉配伍可降低大腦皮層的過度興奮;〈知母、川芎〉有較強的抗菌消炎作用;〈甘草〉矯味。4.合為良好的抗菌滋養鎮靜劑。
用法
飯後溫服。
來源
《聖濟總錄》卷三十二。
別名
··

人參湯(原方卷四十二)。
組成
酸棗仁(微炒)60克人參30克石膏(碎)15克赤茯苓(去黑皮)22.5克桂(去粗皮)15克知母(切,焙)甘草(炙)各15克

酸棗仁

養肝,寧心,安神,斂汗。
治虛煩不眠,驚悸怔忡,煩,虛汗。①《本經》:主心腹寒熱,邪結氣聚,四肢酸疼,濕痹。②《別錄》:主煩心不得眠,臍上下痛,血轉久泄,虛汗煩渴,補中,益肝氣,堅筋骨,助陰氣,令人肥健。③《藥性論》:主筋骨風,炒末作湯服之。④《本草拾遺》:睡多生使,不得睡炒熟。⑤王好古:治膽虛不眠,寒也,炒服;治膽實多睡,熱也,生用。⑥《本草匯言》:斂氣安神,榮筋養髓,和胃運脾。⑦《本草再新》:平肝理氣,潤肺養陰,溫中利濕,斂氣止汗,益志定呵,聰耳明目。
酸棗仁能抑制中樞神經系統,有較恆定的鎮靜作用。對於血虛所引起的心煩不眠或心悸不安有良效[1]。

用法

上七味粗搗篩。每服15克,用水230毫升,煎至180亳升,去滓溫服。

主治

發汗後,不得眠睡,或虛勞煩擾,氣奔胸中不得眠。

方論

清·喻昌:虛勞虛煩,為心腎不交之病,腎水不上交心火,心火無制,故煩而不得眠,不獨夏月為然矣。方用酸棗仁為君,而兼知母之滋腎為佐,茯苓、甘草調和其間,芎入血分,而解心火之躁煩也。(《醫門法律》)
清·徐彬:虛勞虛矣,兼煩是挾火,不得眠是因火而氣亦不順也,其過當責心。然心火之盛,實由肝氣鬱而魂不安,則木能生火。故以酸棗仁之入肝安神最多為君;川芎以通肝氣之郁為臣;知母涼肺胃之氣,甘草瀉心氣之實,茯苓導氣歸下焦為佐。雖曰虛煩,實未嘗補心也。(《金匱要略論注》)
清·羅美:經曰:肝藏魂,人臥則血歸於肝。又曰:肝者,罷極之本。又曰:陽氣者,煩勞則張,精絕。故罷極必傷肝,煩勞則精絕,肝傷、精絕則虛勞虛煩不得臥明矣。棗仁酸平,應少陽木化,而治肝極者,宜收宜補,用棗仁至二升,以生心血,養肝血,所謂以酸收之,以酸補之是也。顧肝鬱欲散,散以川芎之辛散,使輔棗仁通肝調營,所謂以辛補之。肝急欲緩,緩以甘草之甘緩,防川芎之疏肝泄氣,所謂以土葆之。然終恐勞極,則火發於腎,上行至肺,則衛不和而仍不得眠,故以知母崇水①,茯苓通陰,將水壯、金清而魂自寧,斯神凝、魂藏而魄且靜矣。此治虛勞肝極之神方也。(《古今名醫方論》)
清·張璐:虛煩者,肝虛而火氣乘之也,故特取酸棗仁以安肝膽為主,略加芎調血以養肝,茯苓、甘草培土以榮木,知母降火以除煩,此平調土木之劑也。(《張氏醫通》)
清·尤怡:人寤則魂寓於目,寐則魂藏於肝。虛勞之人,肝氣不榮,則魂不得藏,魂不得藏故不得眠。酸棗仁補肝斂氣,宜以為君。而魂既不歸,容必有濁痰燥火乘間而襲其舍者,煩之所由作也。故以知母、甘草清熱滋燥;茯苓、川芎行氣除痰,皆所以求肝之治,而宅其魂也。(《金匱要略心典》)
清·王子接:虛煩、胃不和、膽液不足,三者之不寐,是皆虛陽混擾中宮,心火炎而神不定也。故用補母瀉子之法,以調平之。川芎補膽之用,甘草緩膽之體,補心之母氣也;知母清胃熱,茯苓泄胃陽,瀉心之子氣也。獨用棗仁至二升者,取酸以入心,大遂其欲而收其緩,則神自凝而寐矣。(《絳雪園古方選注》)
清·張秉成:夫肝藏魂,有相火內寄。煩自心生,心火動則相火隨之,於是內火擾亂,則魂無所歸。故凡有夜臥魂夢不安之證,無不皆以治肝為主。欲藏其魂,則必先去其邪。方中以知母之清相火,茯苓之滲濕邪,川芎獨入肝家,行氣走血,流而不滯,帶引知、茯搜剔而無餘。然後棗仁可斂其耗散之魂,甘草以緩其急悍之性也。雖曰虛勞,觀其治法,較之一於呆補者不同也。(《成方便讀》)
今·曹穎甫:酸棗仁湯之治虛煩不寐,予既屢試而親驗之矣。特其所以然,正未易明也。胃不和者寐不安,故用甘草、知母以清胃熱。藏血之髒不足,肝陰虛而濁氣不能歸心,心陽為之不斂,故用酸棗仁以為君。夫少年血氣盛,則早眠而晏②起;老年血氣衰,則晚眠而晨興。酸棗仁能養肝陰,即所以安神魂而使不外馳也。此其易知者也。惟茯苓、川芎二味,殊難解說。蓋虛勞之證,每兼失精、亡血,失精者留濕,亡血者留瘀。濕不甚,故僅用茯苓;瘀不甚,故僅用川芎。此病後調攝之方治也。(《金匱發微》)
【注釋】①崇水:滋腎陰的意思。崇,充;增長。
②晏(yan宴):晚。

臨床套用

1.精力神經系統疾病
酸棗仁湯在治療以情感或神志障礙為重要表示的精力系統疾病及在神經虛弱的治療中也顯示出較好的套用遠景。固執性失眠是酸棗仁湯套用治療最為普遍的疾病之一,不孕專科醫院。李榮亨等將134例失眠患者隨機分為3組,對比視察了複方酸棗仁安神膠囊、硃砂安神丸及安息酮對失眠的療效。成果顯示複方酸棗仁安神膠囊療效優於後二者,治療遺精。李忠業[21]臨床運用發現用酸棗仁湯合甘麥大棗湯,對心肝陰血不足、擾動心神型固執性失眠患者療效較好。弓慧珍報導用酸棗仁湯合甘麥大棗湯加減治療精神變態症46例門診患者,結果:治癒20例,不育專家,顯效23人,症狀無變更者3例,有效率為93.5%。袁夢石等報導臨床察看加減酸棗仁湯治療腦出血急性期狂躁型精神障礙32例,基礎痊癒5例,明顯提高8例,提高9例,無變更2例,逝世亡8例,總有效力68.8%,治療組療效及症狀評分均優於地西泮對比組。
2.血汗管體系疾病
酸棗仁湯對固執性頻發的室性早搏也有中意後果。袁福茹等以酸棗仁湯加味(加元胡、麥冬等)治療本虛表實、痰阻氣滯血瘀之心動悸、脈結代,84例患者中,顯效46例,有效29例,無效9例,中醫治不孕不育,總有效力為89.28%,孫志等[臨床利用酸棗仁湯發明對於各種器質性心臟病及植物神經功效雜亂所致的早搏、房顫等均有療效。李相中[報導用酸棗仁湯珍珠母、琥珀等治療房性室性早搏,成果顯示酸棗仁湯組療效優與西藥組。黃潔紅報導在慣例抗高血壓藥物治療基本上,加服酸棗仁湯合甘麥大棗湯可有效改良高血壓病人的血壓晝夜節律和夜間睡眠。
3.其它各科病證
以酸棗仁湯加減治療更年期綜合徵以心肝陰血不足之失眠為主要表示者療效明顯。張國斌報導用酸棗仁湯合丹梔逍遠散加減治療更年期綜合徵61例,總有效力達100%,且均在第1療程顯效。王利軍以酸棗仁湯為基本方加減治療血精症、腎虛肝旺之陽強症,以及男子肝陰不足,虛火擾心,心腎不交之遺精症,臨床均可取得較好療效。閆亞莉等臨床套用酸棗仁湯隨症加減治療因精神緊張、情感衝動、飲酒等原因導致的皮膚科疾病,如蕁麻疹、神經性皮炎以及多汗症等,取得中意的療效。孫海潮等套用酸棗仁湯治療先本性非溶血性黃疸患者,血膽紅質降落、黃疸消散。推測本方可能具有調節葡萄糖醛醯移換酶活性、改良肝細胞攝取非聯合膽紅質的作用,。酸棗仁湯還可用於辨證治療驚慌、眩暈、髒躁、夜遊、夢叫、嚴重汗證等病證。
【酸棗仁湯的中醫治療研究】
《本草圖經》:酸棗仁,《本經》主煩心不得眠,今醫家兩用之,睡多生使,不得睡炒熟,生熟便爾頓異。而胡洽治振悸不得眠,有酸棗仁湯,酸棗仁二l,茯苓、白朮、人參、甘草各二兩,生薑六兩。六物切,以水八l煮取三l,分四服。主虛不得眠,煩不可寧,有酸棗仁湯,酸棗仁二l,乾薑、茯苓、芎窮各二兩,甘草一兩炙,並切,以水一斗,先煮棗,減三l,後納五物煮,取三l,分服。一方,更加桂一兩。二湯酸棗並生用,療不得眠,豈便以煮湯為熟平。血不歸脾而睡臥不寧者,宜用此(酸棗仁湯)大補心脾,則血歸脾而五藏安和,睡臥自寧。

藥理作用

酸棗仁湯的鎮定催眠作用
李玉娟等研究結果表明,酸棗仁湯能顯著減少小鼠自主運動次數,增長閾下劑量戊巴比妥鈉所致小鼠睡眠只數,延伸閾上劑量戊巴比妥鈉所致小鼠睡眠時間,且其平靜、催眠作用浮現必定的劑量依靠性。謝偉等報導,由酸棗仁湯加減所得的眠得安煎劑可顯明克制小鼠自主運動,具有較強的沉著作用而單用無顯著的催眠後果,1/40LD50(0.58g/kg)腹腔注射可顯著延伸小鼠戊巴比妥鈉的睡眠時光,但加大劑量並不能增強此種作用,與傳統沉著劑有所不同。沈鴻等研究成果表明,酸棗仁湯可使失血性貧血模型及甲亢型陰虛模型小鼠的自發活動次數減少,戊巴比妥鈉引誘的睡眠埋伏期縮短,睡眠時光延長,協同閾下劑量戊巴比妥鈉引誘睡眠。李哲用RIA法檢測灌服酸棗仁湯後小鼠腦組織內啡肽的含量,結果提醒其鎮靜催眠作用可能與β-內啡肽(β-EP)和強啡肽A1-13(DynA1-13)的升高有關。王欣等採取國際通用的高架十字迷宮焦慮動物模型對酸棗仁湯的抗焦慮作用研究表明,酸棗仁湯在7.5g/kg~15g/kg劑量範疇內,確有抗焦慮作用,以7.5g/kg劑量後果最優,但此效應不隨給藥劑量的增添而加強,並以為該方抗焦慮作用可能與影響血中NO濃度,調節IL-1β、TNF-α等細胞因子程度,增添腦組織GABAA受體量來進步GABAA能的功效有關。
酸棗仁湯的改善記憶作用
段瑞等通過水迷路法實驗和跳台法試驗,發現酸棗仁湯對正常小鼠的學習記憶有增進作用,對東莨菪鹼及乙醇所致的記憶獲得障礙均有顯著的改善作用。
酸棗仁湯的抗驚厥作用
馬德孚研究發現酸棗仁湯具有較好的抗腹腔注射2%苯甲酸鈉咖啡因溶液所致小鼠驚厥的作用,也具有對驚厥致逝世的維護作用,與對比組比擬均有明顯性差別;並發現酸棗仁湯可下降患者血清T3、T4、rT3的降落差值,對協助改良甲狀腺功能有必定作用。
毒理作用
馬德孚研究報導,以0.5g生藥/10g小鼠灌胃給藥觀察酸棗仁湯急性毒性,觀察7日均無死亡及中毒表示;用Wistar大鼠察看該方大、中、小劑量(24.8g/kg/日、16.5g/kg/日、11.0g/kg/日)長期毒性。經45日飼養給藥,除發現給藥組均有平靜作用外,無任何異常表現,無動物死亡,剖檢動物組織臟器均肉眼未見異常。重要臟器病理切片鏡檢示:大劑量組動物肝臟發明點狀壞死病灶較對比組略多,腎臟皮質、髓質接壤處有粘液管型,但未見炎症及壞逝病變。
酸棗仁湯在現代治療領域中的套用
隨科學技術的發展,中醫藥學現代化也讓酸棗仁湯在人們疾病防治中大顯身手,在治療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例如酸棗仁在安神、失眠領域有其獨到的見解,且療效顯著,被醫生患者美稱“東方睡果”。酸棗仁湯具有養血安神和清熱除煩等之功效, 另外,失眠患者應該培養起較好的生活習慣,如晚飯後多散步,平常多運動等等,這些對於症狀的恢復均有很好的幫助。
關於酸棗仁的傳說
酸棗仁為鼠李科植物酸棗的種子,主產河北、陝西、遼寧、河南等省,以粒大飽滿,肥厚油潤,外皮紫紅色,肉色黃白者為佳。它具有養肝,寧心,安神,斂汗功效,可用於失眠等病症的治療。關於它的治病效果,民間流傳著一些趣聞和傳說。
唐代永淳年間,相國寺有位和尚名允惠,患了癲狂證,經常妄哭妄動,狂呼奔走。病程半年,雖服了許多名醫的湯藥,均不見好轉。允惠的哥哥潘某,與名醫孫思邈是至交,潘懇請孫思邈設法治療。孫詳詢病情,細察苔脈,然後說道:“令弟今夜睡著,明日醒來便愈。”潘某聽罷,大喜過望。孫思邈吩咐:“先取些成食給小師父吃,待其口渴時再來叫我。”到了傍晚時分,允惠口渴欲飲,家人趕緊報知孫思邈,孫取出一包藥粉,調入約半斤白酒中,讓允惠服下,並讓潘某安排允惠住一間僻靜的房間。不多時,允惠便昏昏入睡,孫再三囑咐不要吵醒病人,待其自己醒來,直到次日半夜,允惠醒後,神志已完全清楚,癲狂痊癒,潘家重謝孫思邈,並問其治癒道理。孫回答:“此病是用硃砂酸棗仁乳香散治之,即取辰砂一兩,酸棗仁及乳香各半兩,研末,調酒服下,以微醉為度,服畢令臥睡,病輕者,半日至一日便醒,病重者二三日方覺,須其自醒,病必能愈,若受驚而醒,則不可能再治了。昔日吳正肅,也曾患此疾,服此一劑,競睡了五日才醒,醒來後病也好了。”這一巧治癲狂之法,取其酸棗仁有安神之功,配伍硃砂,故收到理想療效。在我國,酸棗仁入藥尤早,其氣微弱,味甘性平無毒。遠在《神農本草經》中就被列作上品,說它能治療“心腹寒熱,邪結氣聚,四肢酸痛濕痹。久服安五臟,輕身延年”。《名醫別錄》還稱其“補中,益肝氣,堅筋骨,助陰氣,能令人肥健”。目前,中醫界普遍認為酸棗仁的功用是養肝.寧心,安神、斂汗,可以治療虛煩不眠、驚悸怔忡、自汗盜汗等症。

中藥方劑之S開頭類

方劑學,名處方,俗稱湯頭。是中醫在辨證論治中產生的一個處方,根據藥物的性能和相互關係,配伍而成,在同一張方劑中,藥物相同,配伍不同,所產生的方劑不同,故方劑學。
雙黃連口服液
縮泉丸
蘇合香丸
傷濕止痛膏
蛇膽川貝散
順風勻氣散
蘇子降氣湯
芍藥黃芪酒
首烏丸
痧藥
暑症片
術苓忍冬酒
攝風酒
少林風濕跌打膏
麝香保心丸
雙黃連顆粒
麝香祛痛搽劑
燒傷靈酊
桑杏湯
桑枝煎方
桑椹密膏
桑菊薄竹飲
水瓢丸
蒜塗法
芍藥檗皮丸
松花淡菜粥
柿葉速溶飲
搜風大九寶飲
搜風散
攝涎餅
酸棗仁粥
蛇膽陳皮散
少腹逐瘀丸
守宮丸
酸棗仁湯
熟附煨姜燜狗肉
商陸粥
上丹
上清白附子丸
濕膽湯
勝冰丹
秫米粥
睡驚丹
蘇子粥
順氣術香散
詵詵圓
蛇頭圓
麝香回陽膏
首烏枸杞湯
桑根白皮湯
守宮膏
粟米粥
麝臍散
桑菊飲
水浸丹
縮砂圓
上馬丸
倉廩散
倉米湯
腎氣丸
蘇心湯
蘇感丸
蘇木行瘀酒
蘇氣湯
蘇羌達表湯
蘇脾散
蘇葛湯
蘇葶定喘丸
蘇麻粥
莎草根丸
莎草根散
蒜泥拔毒散
首烏當歸鱉甲飲
蒜紅丸
蒜肚丸
蒜連丸
薯蕷丸
薯蕷散
薯蕷納氣湯
順氣歸脾丸
蛇床子散
蛇床子湯
芍藥地黃湯
芍藥枳術丸
芍藥梔豉湯
首烏白芍湯
芍藥清肝散
芍藥甘草湯
芍藥甘草附子湯
芍藥補氣湯
芍藥飲
首烏青蒿鱉甲飲
芍藥黃連湯
粟殼飲
首攻湯
縮水丸
縮汗煎
霜葉紅
縮砂丸
順氣活血湯
順氣消滯湯
腎著湯
順氣豁痰湯
勝紅丸
勝金理中丸
勝駿丸
舌化丹
黍米粥
砂仁粥
砂淋丸
碎骨丹
省味金花丸
鼠粘子解毒湯
蛇床子洗劑
痧藥蟾酥丸
瘦人搐藥
熟艾湯
熟附子散
蛇犀散
瑣陽丸
水銀扁丸子
水陸丹
水陸二味粥
沙參麥冬湯
沙糖黃連膏
滄青散
澀精金鎖丹
澀腸丸
澀腸散
滲臍散
濕疹膏
順經兩安湯
濕郁湯
濕香
溯源救腎湯
漱口地黃散
漱風散
順肝丸
熟地膏
熟大黃湯
熟寐丸
熟乾地黃散
熟乾地黃湯
熟乾地黃煎
熟豬肚方
熟艾丸
桑丹瀉白湯
蛇蠍散
蛇蠍續命湯
桑枝膏丸
蛇銜散
蛇黃丸
蛇黃丹
蜀椒救中湯
桑防白膏湯
水中金丹
水仙膏
水晶丸
水沉散
蜀椒湯
水浸鱉甲湯
水澄膏
水火兩補湯
水火既濟丹
水煮木香丸
蜀漆散
水精丹
水腫至神湯
水腫茯苓煎
水蛭丸
水蛭飲
蜀漆湯
術桂湯
視星膏
術蔻面
術連丸
術附丸
殺疳散
殺蟲丹
束毒金箍散
松仁粥
松花散方
順腸粥
賽針散
柿蒂湯
柿錢散
柿霜丸
柿餅丸
思仙續斷丸
手陽丹
掃疥散
掃紅煎
掃蟲煎
搜風化痰丸
身痛逐瘀湯
送子丹
搜風湯
搜風流氣飲
搜風潤腸丸
搜風解毒湯
送胞湯
攝生飲
攝血固沖湯
攝陽湯
攝陰煎
速效散
攝魂湯
收口生肌散
收濕粉
射干麻黃湯
射干鼠粘子湯
酸棗丸
順榮湯
少腹逐瘀湯
少陰甘桔湯
聖力散
聖愈湯
聖散子
聖術丸
聖金丸
聖餅子
失笑丸
失血奇效丸
守中丸
霜梅
酸石榴湯
守癭丸
壽胎丸
壽脾煎
射干消毒飲
雙和散
雙芝丸
雙補丸
雙解散
雙解消毒散
雙解貴金丸
雙解通聖散
釋擎湯
釋疑湯
史國公浸酒方
商陸丸
商陸塞耳方
鎖精丸
商陸赤小豆湯
善奪湯
善泄湯
刷痰丸
上下兩濟丹
上下甲丸
蘇葉黃連湯
上二黃丸
上池飲
上清川芎丸
上清撥雲丸
食郁湯
蘇子煎
絲瓜酒
蘇子竹茹湯
順元散
傷丸
傷損神效散
首烏小米粥
傷科紫金丹
傷筋藥水
桑丹瀉白散
瘦胎飲子
鎖陽丹
搜風通絡湯
桑螵散
柿灰散
身臥煙霞
僧伽應夢人參散
守中金圓
桑青湯
沙參黃芩湯
蛇蠍湯
壽星圓
桑丹杞菊丸
上海甲方
術殼麻桃密湯
思仙續斷圓
麝香大戟圓
麝香鹿茸圓
勝金圓
倉公壁錢散
蘇合香圓
倉鹽湯
熟地補陰湯
倉米飲
倉連人參湯
倉連煎
桑枝茅根湯
水火兩通丹
雙調祛風湯
水銀扁圓子
麝香天麻圓
使君子圓
熟乾地黃圓
芍葛湯
聖術煎
芍葛湯加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