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愛[韓國電視《酷愛》]

酷愛[韓國電視《酷愛》]

《酷愛》,是韓國的電視台於2007年12月播出的,逢星期一、二,晚上9時55分播放的月火迷你連續劇。《酷愛》由DRM Entertainment負責,由權相佑、李瑤媛、金成洙等主演的。

基本信息

演員信息

權相佑﹝飾姜勇基﹞

李瑤媛﹝飾羅仁靜﹞

金成洙﹝飾李秀煥﹞

金可妍﹝飾姜朱蘭﹞

車藝蓮﹝飾喬安﹞

劇情介紹

姜勇基是大企業家姜會長外遇的私生子,平日裡得不到應有的關愛而變得愈發叛逆的男人。只有通過美術來發泄自己內心的情緒,由此成長為一名流行藝術家,與同為藝術家的同事JOAN相遇,陷入熱戀,但兩人由於父親的反對分手,因此變得非常頹廢,心中留存著自己未能守護住愛情的罪惡感……此後,遇見為情所傷的仁靜,為她堅強不屈的模樣初次敞開心懷,但是仁靜的初戀秀煥卻阻擋住他們的相戀之路。因為相信善良並不一定幸福,決定從現在開始守護自己這段不好的愛情。即將消亡的愛情最終只剩傷害,為何要再一次為愛用生命做賭注?

羅仁晶是美麗清高的大提琴演奏家,因為與秀煥的初戀失去了所有的女人。即使知道秀煥是已婚者,也依然保持著關係,繼續愛著他,最終帶給她的是一張無情的分手通知。但是她堅強地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5年之後,有著散漫外表、內心的某個角落暗藏著滿滿悲傷的男人勇基出現了。在不斷偶然相遇的緣份下,兩人之間迸發出愛的萌芽……但是,在某日再度出現的秀煥又動搖著她的心。分手的那一刻,最愛你,我將承擔起你所有不幸的開始與結局!

李秀煥是野心滿滿嚮往成功的有魄力男人。與大企業會長的女兒珠蘭結婚,使他登上繼任者之位,但是與珠蘭的婚姻生活是悲慘的,姜會長私生子勇基的存在也成為他成功之路的障礙。與仁靜一見鍾情,陷入熱愛,然而現實卻迫使他拋棄了仁靜。但是心中仍有著真實幸福的愛,無法對仁靜忘懷。他堅信能帶給仁靜幸福的人只有他一人,打算將她搶走。乾脆……我們一起死了吧?只要你這輩子無法忘記我就夠了……

現在,三人所選擇的惡劣的愛情開始了!

分集劇情

第1集

秀煥和仁靜在迷宮公園裡相遇,秀煥邀仁靜共乘遊艇並一同過夜後,兩人陷入熱戀。然而深愛仁靜的秀煥,對於是否向仁靜說明已婚的事實十分掙扎,最終還是無奈的道出事實,且提出分手。仁靜大受打擊,渾渾噩噩地來到江邊,扔掉秀煥所贈的項鍊。為了心愛的女友準備搭機前往紐約的勇基,憶起曾與仁靜有一面之緣便前來安慰仁靜。這幾日,恰是秀煥之妻朱蘭每月情緒惡劣的期間,加上隱約察覺到秀煥有外遇,便來到自家的店面鬧事。

第2集

縱然痛苦不已,但秀煥為了未來,選擇放棄仁靜。此事本該落幕,但朱蘭接到仁靜懷孕的訊息而來到仁靜家,狠毒地折辱仁靜,害得未出世的孩子胎死腹中。然而心神不定的仁靜又遭受到更致命的打擊─正與仁靜談話中的父母竟出了車禍!五年後,仁靜以賣炸雞為營生,負擔著父親的醫藥費。秀煥掌握著公司的大權,並與朱蘭育有一女,喬安卻以最慘烈的方式在勇基心中劃下刻骨的傷痕……

第3集

對於想讓勇基還她訂金的仁靜,勇基以事不關己拒絕。其後療養院又來電,表示因仁靜延遲給付費用而要將其父逐出。仁靜正著急時搭了勇基的便車,看見仁靜的父親,勇基也無法不動惻隱之心。於是仁靜發覺勇基雖然不好相處,但心地善良。秀煥獨攬大權擴張事業的行為惹怒勇基父親。勇基父親雖然生秀煥的氣,還是要求秀煥見勇基一面。即使有了女兒,秀煥和朱蘭的關係仍然冷淡。

第4集

勇基以玩笑回報仁靜的玩笑,卻又強吻氣憤的仁靜,他自承是個沒禮貌的人,讓仁靜饒他一次。勇基的父親來到島上,因為勇基不能原諒父親,於是兩人不歡而散。仁靜看不慣勇基對父親的態度,對勇基教訓一頓。看到和好的兩人在街上追逐的樣子,叔叔請勇基不要傷害仁靜。接到父親暈倒的訊息,仁靜載著酒醉的勇基前往醫院去看勇基父親。朱蘭的母親雖然心虛,但為了利益仍然將勇基擋在病房外,不準勇基探望父親。回程中,仁靜儘量讓勇基開心。

第5集

朱蘭和微笑間展現的天倫之樂有如晴天霹靂一般,仁靜反思過去只覺不過是一時激情而已。其後勇基來到秀煥家別墅用餐,但無論朱蘭或者秀煥都只在意勇基會否插手公司事務。勇基來到仁靜的店,仁靜正在借酒消愁。於是兩人一起,邊喝酒邊交流對愛情的看法,彼此安慰。仁靜正要替朋友帶嬰兒回家時,遇見來洽公的秀煥。對於秀煥以為她已結婚生子的誤會,仁靜並不辯解而將錯就錯地說出自己生活很幸福。返家途中胃病發作,看著送她到醫院的勇基,仁靜的心情陷入複雜……

第6集

雖然有些動搖,但擔心害怕的仁靜仍然沒有同意與勇基交往。再也受不了夜夜夢魘的勇基,衝動地焚起一把大火燃燒喬安樹想要忘了她翌日清晨又挾著進餐中的仁靜來到燼餘的樹前,一番言語後終於說動了仁靜。勇基於途中瞥見秀煥的座車,本以為是來找自己,但秀煥竟然爽約。原來起了疑心的秀煥查出仁靜幾年來的艱辛,立刻拋下工作飛也似地趕來見她只是面對的是忿恨地讓他別來打擾的仁靜。秀煥倦怠地返回,卻在自家附近發現行跡鬼祟的尹室長頓時明了尹室長與朱蘭間的曖昧關係……

第7集

勇基口中的姊夫竟然就是秀煥……期待的心情驟變,惶惶不安的仁靜實在無心面對勇基父母。是夜,仁靜由於心緒不寧而輾轉難眠,然而另一邊的勇基卻是為了和仁靜共度聖誕節正趕工布置著島上的居處。仁靜雖然對前來見她的秀煥應允結束與勇基的交往,但她實在無法不怨恨從前的與秀煥的孽緣以及因此而背負的罪業。為此,仁靜放下店鋪任憑勇基領著過了一天,當晚兩人在勇基居所度過了浪漫的一夜精心的布置、深情的表白讓仁靜萬分感動,也更加深了她心中的冤苦,忍不住痛哭失聲。

第8集

原來傷害仁靜的人是姊夫秀煥,勇基瘋狂地破壞物品仍不足以消氣。秀煥為向勇基說出真相而折返,卻遭借酒澆愁的勇基毆打,還讓他別再插手他與仁靜間的關係。瞥見仁靜賣掉家俱又聽見仁靜掩飾的謊言,使勇基的心情跌落谷底,因而早餐的氣氛十分僵硬。打算逃避的勇基整理自己的東西,並且最後去探望一次仁靜的父親。不料勇基離開後不久,仁靜的父親竟在物理治療告一段落之時不甚跌倒頭部撞傷急忙趕到的仁靜連父親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第9集

勇基拚命地趕上仁靜所搭乘的公車,不顧四方來車,即使被撞傷了也還是勉力地站起;仁靜繼續逃走,但實在不忍見到勇基狼狽的身影,終於請公車停下。勇基尋回仁靜,並說好一起生活,和仁靜一起來到自己家門口。勇基向迎面而來的秀煥說出自己的決定,秀煥雖無法贊同,但請勇基別傷害到仁靜。當仁靜看見朱蘭與微笑相偕出現,仁靜還是沒有勇氣面對,終於倉皇逃離,央求勇基改變主意,於是勇基決定和仁靜一起去美國。

第10集

勇基看見站在門外氣憤的父親,霎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正好來得及攔住正要離開的仁靜,會長、朱蘭、秀煥也都隨後趕到。一番鬧騰之下,勇基追著仁靜而去,卻讓父親氣得昏厥。為了離開,仁靜不惜以自殺刺激勇基,看著落下狠話的勇基背影,仁靜也只有默默地流淚。返回飯店,卻見父親被送上救護車,然而父親卻撐不到醫院已撒手人寰。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勇基決定成為像父親一般的強者,按照遺囑出任會長、成為最大股東並與朱蘭和其母同住。

第11集

朱蘭前來找仁靜算帳,勇基也正巧去搵仁靜,秀煥也急忙趕來。仁靜與朱蘭兩人衝突不斷,這場紛爭中秀煥明顯偏向仁靜,旁觀的勇基此時也忍不住冷嘲熱諷,眼見如此仁靜即先行離去。勇基回到同仁靜相愛的地點,昔日情景浮現眼前,讓他明白正因還愛著仁靜,所以才感到如此痛苦。雖然心驚於自己的決定造成勇基的性情大變但系仁靜仍然沒有勇氣面對一切。渡假村的建設被賦予了不同一般的意義,除了是勇基折磨仁靜的起始,也是金議員不滿勇基而與秀煥合謀的開端。

第12集

仁靜同意到公司上班,提出春天來臨之前不能拆遷希望之家的條件,勇基刁難仁靜後應允。第二天,勇基一早坐立不安地等待著仁靜到來,看到仁靜沒有食言,勇基露出了滿意的一笑,但他同時也意識到,雖然仁靜在自己身邊,但想讓她回心轉意絕非易事。果然,仁靜在心中只期盼著勇基儘快將自己忘掉。秀煥和金議員合夥切斷大韓建設的資金來源,公司面臨倒閉風險,找秀煥回公司成為唯一救急辦法,但勇基堅持不肯就範。仁靜了解到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是勇基因為自己同意停止拆遷,心緒複雜,斟酌再三後決定出面拜託秀煥回公司幫助勇基。而與此同時勇基已想通準備接納秀煥回歸。勇基對仁靜去找秀煥的做法十分生氣,仁靜表示秀煥回到公司也不會和她有任何關係。秀煥想再爭取到仁靜的愛,他安排酷似喬安的李新英去接近勇基……

第13集

仁靜拒絕搭乘勇基的車後,卻因胃痛而疼得蹲下身來;這時已與秀煥達成協定的新英適時走過來,扶了仁靜一把,並首次和勇基打了個照面,其後更是由韓社長幫助進了大韓建設。再次噩夢纏身的勇基,非常想念仁靜而衝動地前去在深夜按響了門鈴。徘徊了一會兒,最後仍是轉身離開,門後的仁靜猶豫良久,只見勇基落寞的背影。隔日,仁靜見勇基為老人們規劃的新院址,兩人間僵硬的氣氛有些鬆動。此時為了就近接觸仁靜,新英搬到了仁靜居處的隔壁……

第14集

看見新英與勇基接吻的仁靜倉皇離去,對追來的勇基裝作與己無關,卻還是被勇基的話語狠狠地傷了心。失魂落魄的仁靜回家路上,想起了過去與勇基的點點滴滴。不料,此後勇基更是變本加厲地與新英更加親昵。仁靜看著新英追求勇基,心裡很是難堪。在勘查工程時,勇基帶著不慎受傷的新英先行離去,留下秀煥,告訴仁靜事情辦完之後,將會出國以遵守與仁靜的承諾,希望仁靜以後可以常帶微笑生活。然而仁靜甫上車,秀煥便昏倒在地...

第15集

仁靜正要出門,見新英與勇基曖昧不清的模樣,氣憤地逕自離去。在新英家中,新英說出了自己的過去,表示可以讓勇基利用的同時,也附了個未知的要求。仁靜一夜難眠後,又得知勇基在新英家過夜……仁靜現在的處境非秀煥所樂見,於是請新英結束這一切的要求,卻遭拒絕。新英在談話中有意無意地提起「第三者」,不偏不倚正中仁靜心中難以釋懷的傷口。再也無法冷眼旁觀的秀煥,向仁靜坦白所有實情。為了考驗兩人的感情,新英的出現正是他一手所策劃的...

第16集

勇基看著洋溢著笑容前來的仁靜,睜眼後轉瞬間幻夢成空。從屋裡出來便見到在門口等待的仁靜,然而此時身處的卻是苦悶的現實。相談後,一時氣憤無法接受仁靜所言的勇基,將仁靜拒之門外……沉思一夜後,勇基提議在春天分手之前,就像從前那般相處。另一邊,這段期間新英改從朱蘭母女下手,只是朱蘭母女也沒讓新英討得什麼好處。秀煥的身體每況愈下,即使動手術恐怕也難以成功。不過秀煥卻想到請醫生為仁靜動手術,以便重拾琴弓。勇基送突然發病的秀煥到醫院,因而了解到秀換不容樂觀的病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