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洛基

基本信息

基本內容

北歐神話-洛基

簡介

洛基(Loki),又譯洛奇,北歐神話的魔術師。母親屬於巨人族,正由於母親是奧汀的養母,所以和奧丁結為兄弟,是北歐神話中最會惹麻煩的一位神,是北歐神話中的火神,討厭水,身上有巨人的血統。他聰明而又狡詐,與主神奧丁(Odin)結為義兄弟成為了阿斯神族的一員。他經常運用他聰明的頭腦為諸神帶來許多好處,但隨著洛基心態逐漸變得玩世不恭和陰暗,他的行事也從惡作劇發展為公開地作惡,開始教唆其他的神作一些不計後果的事情。在“諸神的黃昏”中,正是洛基的兒子殺死了奧丁。而且,洛基還唆使奧丁之子黑暗盲神害死其兄光明之神。同時,洛基也被稱為邪神。在這一役中洛基與海姆達爾同歸於盡。

洛基在北歐神話特殊意義

洛基生下了許多非人的孩子,其中八腿天馬成為了奧丁的坐騎,魔狼芬里爾、世界蛇尤爾姆岡特、冥府女王海爾都給神族都來了災難。可以說洛基經常幫助諸神,比如說,欺騙巨人修築仙宮圍牆,生育八腳神駒(Sleipnirout)。也與許多最重要的寶物有關:奧丁的長矛、耕耘之神弗雷(Frey)的船、塞芙的假髮、雷神托爾的雷神之錘。 儘管洛基是諸神最主要敵人巨狼,大蛇,死神的父親。但沒有洛基也就沒有可以對付它們的武器。是他引起了諸神黃昏,也是他提供了終止他的方法。也許,正如有些民間故事所說,他將成為諸神的黃昏之後新的主神。 他是北歐神話中的神,出身於諸神之敵的巨人族。因為受了基督教的影響,他的形象逐漸轉變為像是撒旦(Satan)一般,變為萬惡根源的擬人化。 洛基:奧丁,記住那過去的日子, 我們曾是血肉相連的兄弟; 不是給我們兩人共飲的蜜酒, 你決不會獨自把它喝下。 -《洛基的爭辯》

相關故事

亞薩神的首領之一洛基,其雙親均是巨人,所有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可怕的巨人。但是在很久以前,洛基和眾神之主奧丁有緣八拜相交,成了生死與共的結義兄弟。後來,洛基也因為這一層關係,在亞薩園中成了眾神的首領之一。 洛基的外貌儀表堂堂,面容英俊而高貴。起先他的惡作劇都是善意的,但是因為諸神的排斥,索性愈演愈烈,所以他的性情卻十分乖張,到處欺詐行騙,任意妄為。同時,他招搖撞騙的本領也非常高強,花招百出,詭計多端。他的惹事生非,經常給亞薩園帶來很大的麻煩,使眾神為此頭痛不已。而他卻又經常能夠憑藉他的智慧和計謀,為眾神排解困難,因而屢建奇功。因此,洛基竟是一位在亞薩園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儘管那些生性耿直的亞薩神看到他非常討厭。在眾神中,尤以忠烈剛直的海姆道爾和戰神泰爾憎恨洛基的邪惡本性,甚至在見面時也經常形怒於色。海姆道爾則通常被稱為“洛基的敵人”。 和其他的亞薩神不同的是,洛基顯然也不是一位勇敢的戰士,身上也沒有任何一件可以值得稱道的武器,他唯一做的一件好事就是以他的智慧幫一位農夫從巨人手中奪回了孩子,但也因為農夫的讚美變的驕傲自大。他最大的本領便是以他的三寸之舌顛倒黑白,強詞奪理。而當危險真正來臨的時候,他的辦法不是變成一條鮭魚跳入江河溪流,便是拔腿逃跑。為此他有一雙號稱神行的千里鞋,能夠日行千里並且爬山涉水如履平地。 對力量之神托爾的妻子西芙女神的惡作劇 力量之神托爾的妻子西芙女神美麗而善良,特別值得稱道的是她有一頭金色的長髮,閃耀著比金子還要美麗的光澤。西芙女神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經常坐在她的花園中梳理那一頭金髮,這就引起了洛基惡作劇的念頭。有一天,頑劣的洛基竟在西芙睡覺的時候,把她引以為傲的一頭金髮剪得一乾二淨。洛奇的惡作劇使得西芙非常地悲傷,也給洛基自己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就在西芙嚶嚶地哭泣的時候,力量之神托爾回到了家中。托爾馬上知道這是洛基幹的壞事,一個箭步衝出了家門,在外面抓住了洛基,準備把他身上的那些賤骨頭一根一根地拆下來。被托爾抓在手中的洛基疼痛徹骨,只能拚命地求饒,並且發誓去找侏儒國中的能工巧匠,為西芙打造一副一模一樣的金子頭髮,而且能夠象真的頭髮一樣生長。 為西芙的美麗考慮,托爾只能暫時饒過洛基,讓他去找他所聲稱的金子頭髮。但托爾也沒有忘記提醒洛基,如果找不到這種會生長的金子頭髮的話,他洛基身上的骨頭很快就會變得七零八落了。 大地下面的侏儒國里,許多侏儒居住在岩石洞穴里和黑色的泥土下面。這些小小的黑色精靈不能見到白天的光芒,如果被日光照耀到了的話,他們就會變成石頭或者熔化掉。但是,這些躲在陰暗角落的侏儒們卻素負能工巧匠之名,特別是善於用金子打造各種各樣精巧而神奇的寶物。 在侏儒國中,最負盛名的是老侏儒伊凡爾第和他的兒子們,他們是所有侏儒中最有才華的匠人。而老伊凡爾第的女兒是亞薩園裡的青春女神伊敦,掌管著重要的神物青春蘋果。所以,伊凡爾第一家的侏儒們,和亞薩園的眾神有著密不可分的良好關係。因此,當洛基急急忙忙地來到侏儒國時,伊凡爾第的兒子們非常客氣地在大作坊里接待了他,並且滿足了他的要求。當洛基離開大作坊時,他不僅如願以償地得到了會象真的頭髮一樣生長的金子頭髮,而且還帶上了侏儒們送給奧丁的一柄長矛和送給夫雷的那條能摺疊起來的神船。興高采烈的洛基走出大作坊不遠,迎面碰上了伊凡爾第的另一個兒子布洛克。他不禁得意洋洋地吹噓起手中的三件寶物來,並且對布洛克說:“據說你們伊凡爾第的兒子裡面以你的哥哥辛德里名氣最大;你看看我手中的這三件寶物,鐵匠辛德里再有本事,恐怕也做不出和這些寶物一樣神奇的東西來吧?” “做得出來又如何呢?”布洛克顯得對他的哥哥充滿信心,反問洛基說。 洛基於是信口開河地同布洛克打賭,如果鐵匠辛德里能夠打造出和這三樣寶物同樣神奇的東西來,洛基就把他自己的項上之頭奉送給這個侏儒。 兩人隨即連袂來到了辛德里的石洞作坊,和他說明了原委。辛德里是個少言寡語的侏儒,在聽完他們打賭的事宜後,首肯了一下就開始工作了。他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塊豬皮扔進鍛鍊爐中,然後就轉身走出了石洞作坊。在出門之前,他吩咐布洛克要不斷地拉動風箱,在他回來之前絕對不能中斷,以讓爐膛中的烈火始終熊熊燃燒。 辛德里一離開作坊,就有一隻兇惡的蒼蠅飛來停在布洛克正在牽動風箱的手上,並且狠狠地咬著他手上的皮膚。但是布洛克牢記著辛德里的吩咐,不管蒼蠅咬得多凶也不停下拉風箱的工作,熔煉爐中始終火光熊熊。很快,辛德里回到了鐵匠作坊,從爐中取出了一頭山豬。山豬全身的鬃毛都是金子的,發著燦爛的金光。接著,辛德里又往爐子裡扔進去一塊金子,再次轉身走出岩洞,也再次囑咐布洛克一定要在他回來之前不斷地拉動風箱。 洛基看到辛德里居然輕輕鬆鬆地把一塊破豬皮煉成了一頭帶金鬃的神秘野豬,開始為自己的項上之頭擔心起來了。於是,辛德里一出門,洛基又變成了一隻蒼蠅飛到了布洛克的脖子上,開始惡狠狠地咬他。布洛克一心一意地拉著風箱,雖然脖子被蒼蠅咬得疼痛難忍,但還是堅持著不停下手來,一直到辛德里再次回到了岩洞作坊里。這一次,辛德里從爐中取出了一隻閃閃發光的金子手鐲。 最後,辛德里把一塊生鐵放進了烈焰之中,依然神秘地步出了作坊。洛基為了保住自己脖子上的腦袋,這次變成了一隻又大又凶的蒼蠅,停在了布洛克的眉眼之間。這隻蒼蠅為了干擾布洛克拉風箱的工作,毫不留情地叮咬侏儒眉眼之間的皮肉。布洛克強忍著痛楚,一刻不停地拉動風箱。最後,他的眉眼被蒼蠅咬得皮開肉綻,鮮血從傷口流出來,糊住了他的雙眼,使他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了。無奈,布洛克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只好抬手擦了一下眼睛,驅趕走這可惡的蒼蠅。就在他停止拉動風箱的那一瞬間,爐膛中的火焰驟然變得微弱下來了。正好此刻辛德里一步跨進了石洞。 儘管是在熔煉快要完成時火勢才減弱了一下,侏儒國中最有名的工匠辛德里對他的弟弟還是十分不滿,大聲責罵布洛克不該停下拉風箱的手而去驅趕什麼見鬼的蒼蠅。 最後一次,辛德里從爐膛中取出了一把鐵錘。錘子並不精巧,卻顯得十分結實。辛德里於是把鐵錘、金鐲和金鬃山豬一併交給了布洛克,讓布洛克帶著它們和洛基同去亞薩園,由奧丁、托爾和夫雷三位神祗來評判它們和洛基手中的三件寶物相比孰優孰劣。 洛基和布洛克到了亞薩園時,眾神恰好在奧丁的宮殿里聚集著。洛基首先將金子頭髮交給了托爾。西芙戴上假髮後,不僅看上去完全同真的頭髮一樣,而且顯得更加美麗和光彩照人。托爾因此感到相當滿意,暫時也就不準備拆散洛基的骨頭了。洛基又向奧丁獻上了侏儒們為他打造的長矛。這桿長矛是全世界最銳利的武器,任何盾牌都無法抵擋,而且一旦投擲出手,決不會錯過目標。洛基又把神船交給了夫雷,從此以後夫雷就有了一條能摺疊後放在口袋中,而打開又能容下千軍萬馬的寶船。 接著,侏儒布洛克上前獻出了他的寶物。他首先送給奧丁的是那隻閃閃發光的金手鐲。這隻看似普通的金鐲實際上幾乎是一個聚寶盆,它每隔九個晚上就能生出八隻一模一樣的手鐲。奧丁高興地接過了手鐲,並且後來又為夫雷的求婚和巴爾德爾的葬禮所用。然後,布洛克向夫雷獻上了金鬃的山豬。這隻山豬能夠日日夜夜地賓士不僅能夠跨越崇山峻岭,而且也能夠飛越海洋和湖泊。在黑夜中騎著它賓士時,它頭上的金鬃會發出光明,把道路照亮得如同白晝。最後,布洛克把那把鐵錘交給了托爾,並且告訴托爾說,這把錘子是天地之下最有力的武器,當托爾用力把它擲向目標時,任何東西都將不堪設一擊。而無論托爾把它擲得多遠,在擊中目標後,它都會自動地飛回托爾的手中。和夫雷的寶船一樣,托爾的這把神錘也可以變得很小,小到足以藏匿在他的胸口而不被敵人發現。然而,由於在熔煉的最後階段洛基用計干擾了布洛克拉風箱的工作,這把神錘因而有一個小小的缺陷,那就是它的把柄略為短了一點,幸虧並不影響它發揮威力。 經過討論,奧丁、托爾和夫雷三位亞薩神一致認為,在所有的寶物中,以辛德里兄弟送給托爾的神錘最為傑出,因為日日和巨人們進行戰鬥的亞薩神正好需要這樣一件有力的武器。力量之神托爾有了這樣的一把神錘,恰如猛虎添翼,不僅能夠有效地保衛神國和人間,而且能大大地提高亞薩園的聲望。 由於除了神錘以外,其他的都是巧奪天工的寶物,難以分出高下,亞薩園的三位領袖最後宣布洛基和侏儒兄弟的競賭以辛德里和布洛克為勝者。洛基應以競賭時的諾言為信,向他們交付競賭之物。 對於他的亞薩神兄弟這樣輕而易舉地就把他的大好頭顱判給了侏儒,洛基一點也不感到吃驚。比起這三位來,其他的亞薩神想找機會治他的心情也許還要迫切得多了。機智善變的洛基面不改色地開始和布洛克商榷,要用金銀財寶來贖出他的腦袋。他揣度金銀財寶對貪財的侏儒來說,要比拿走他的腦袋要實惠得多了。但是讓變成蒼蠅的洛基咬得頭破血流的布洛克卻一口拒絕了他的建議,非要取下他的項上之頭不可。洛基一看不妙,三十六計走為上,仗著他有一雙日行千里的神行鞋,拔腳就跑。卻不料受了侏儒好處的托爾大義凜然地一舉把他抓了回來,口口聲聲地說要維持公道。 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之際,洛基又心生一計,聲稱他這腦袋看來是保不住了,也就只能由著侏儒割去;不過打賭的時候他可沒有說連脖子也一併賭上。所以,在這么多主持公道的大神面前,布洛克倘若真的要割他腦袋的話,切不可把他的脖子割走一星半點。 侏儒布洛克自然沒有辦法只割走洛基的腦袋而不牽連一點他脖子上的皮肉。因此,持刀的侏儒就準備把洛基這張花言巧語的嘴巴割成許多碎片,從此不許他胡說八道。但是也許是洛基臉皮太厚的緣故,他的嘴唇竟刀切不動。布洛克無奈嘆道,如果他手裡有辛德里的小尖鑽在握就好了,可以鑽透這兩片厚顏的嘴唇。他的話音剛落,辛德里的尖鑽已經扎在了洛基的嘴唇上。布洛克於是就用這尖鑽扎洞,一針一線地把洛基的嘴唇縫了起來。 洛基的這次惡作劇和競賭,讓西芙難過了一場,自己也受了一些皮肉之苦,但卻給亞薩園帶來了許多無價之寶。因此,當眾人散盡,洛基用牙咬開縫著嘴唇的絲線後,他離去的步子看上去還很有點得意洋洋。 殺害巴德爾 洛基殺害巴德爾是北歐神話中最重要的故事之一,因為這和接著發生的諸神的黃昏有著密切的關係。 在一個仲夏的午後,光明之神巴德爾做了一個關於“死亡”的惡夢,他的母親弗麗嘉知道之後,驚恐萬分,因為自己兒子的生命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弗麗嘉要求世界上的一切向她發誓,保證它們永不傷害巴德爾,大千萬物“弓箭”、“長刀”、“巨錘”、“匕首”都已立誓,甚至“花朵”、“疾病”、“石頭”都已立誓。只有生長在英靈殿旁邊的檞寄生沒有被要求立誓,因為 弗麗嘉認為它太弱小了。 弗麗嘉認為已經萬無一失了,於是請來了諸神國度的眾神驗證誓言的效果。眾神的一切武器果然都無法傷害巴德爾,甚至包括諸神最厲害的武器-雷神之錘。 生性善妒的洛基想給巴德爾點顏色看看。於是洛基幻化成女人來到弗麗嘉的宮殿,從弗麗嘉口中套出只有檞寄生沒有立誓,因為它太幼小,太柔弱,沒有力量傷人。 於是洛基唆使盲眼的黑暗之神霍德爾用檞寄生的尖枝投向巴德爾,檞寄生的尖枝便像長槍一樣貫穿了巴德爾的胸口,巴德爾的雪白長袍立刻被鮮血染紅了,而巴德爾亦氣絕而死。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