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夜[羅德尼·吉布森斯執導電影]

寂靜的夜[羅德尼·吉布森斯執導電影]

《寂靜的夜》是由羅德尼·吉布森斯導演,羅傑·愛爾沃德編劇,琳達·漢密爾頓、羅馬諾·奧扎瑞主演的一部劇情電影。

基本信息

故事梗概

《寂靜的夜》劇照 《寂靜的夜》劇照
故事發生在1944年聖誕前夜的德國。那個時候盟軍已經登入 諾曼第,德軍正在瘋狂地做著垂死掙扎。為了躲避戰爭,伊莉莎白帶著兒子弗瑞斯來到森林深處的一個小木屋。弗瑞斯的哥哥已經陣亡,父親此刻也在部隊中杳無音信,伊莉莎白不想再失去年幼的弗瑞斯。
三名美軍士兵在 森林滿天風雪中迷路,其中一名士兵腿部中了彈,他們急需一個隱蔽的地方休息。三人來到伊莉莎白家,要求在這裡借住。面對持槍的美國軍人,伊莉莎白沒有其他的選擇,但她提出如果想在這裡過夜,必須將武器放到屋外。美國士兵接受了她的建議,房間裡緊張的氣氛有所緩和。
很快,三名德國軍人也來到伊莉莎白家避雪,與美國士兵狹路相逢。為了生存伊莉莎白出面請求兩國的士兵暫時放下武器,這樣才可以一同寄居在這裡。雙方均同意將武器放在室外,但關係卻異常緊張。美國人和德國人彼此提防,因為誰也不知道對方的真實想法,誰也不敢保證對方不會向自己舉起手中的槍。
聖誕節的到來讓這群原本對立的人安坐在桌前,此刻他們已經沒有了戰場上的仇恨,甚至開始分享彼此的食物。人們心中對和平充滿嚮往,祈禱著戰爭快一點結束。
清晨,一名化妝成美國士兵的德國軍官潛入到伊莉莎白家。他用槍指向伊莉莎白,並辱罵她為賣國賊。緊急關頭德國中尉漢斯用槍托擊倒了他,救下了伊莉莎白,也救下了 美國士兵。
德國士兵和美國士兵在伊莉莎白家度過了一生中最特別的聖誕節,他們分別時已經成為了彼此可以信賴的朋友。儘管戰爭距今已經結束了幾十年,但他們彼此都不會忘記這段特殊的經歷。

演職員表

演員表

​主演琳達·漢密爾頓、羅馬諾·奧扎瑞​

職員表

精彩視點

《寂靜的夜》劇照 《寂靜的夜》劇照
本片不同於其他二戰題材影片,既沒有戰場上的 槍林彈雨,也沒有殘忍的屠殺情景,而是將戰爭中的人性剖析在觀眾面前,緊張的氣氛和情節十分引人入勝。影片的主演 琳達·漢密爾頓在本片中的表演十分到位,除本片外,觀眾在《終結者》、《 天崩地裂》、《沉默的陷阱》等影片中都能欣賞到她出色的表演。而另一位主演羅馬諾·奧扎瑞也在《黑色獵殺令》、《名單》等影片中出演過不同類型的角色。一部好電影,也可以是一個很好的獨幕劇——
時間:1944年的聖誕前夜
地點:德國主戰場前線,一座森林深處的小木屋
人物及出場順序:德國母親,她12歲的幼子,三個美國大兵(一個腿部中彈),三個德國兵,一個德國臥底。

情節

深夜暴風雪,母子相依。
媽媽憎恨這可惡的戰爭,戰爭令她失去父親和大兒子,丈夫在戰場生死未卜。兒子在法西斯政府的教化中成長,渴望著為國盡忠,早日應徵入伍。
爭執中,三個美國大兵破門而入,一個身受重傷。緊隨其後,三名德國士兵也不請自來。
也許是內心深處對戰爭的厭倦,也許是冷靜判斷之後的權衡,雙方接受了母親開出的條件:共聚一室,過一個沒有武器,沒有敵我的平安夜。
德國中尉是一個以帝國榮耀為己任的職業軍人,爸爸,叔叔和哥哥都死於戰爭,都獲得了十字勳章,他以他們為榮,他堅信或者說希望,帝國獲勝。14歲的德國士兵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是木屋裡唯一不會講英文的德國人,但他有著金子一般的歌喉,當他的聖誕頌歌聲響起,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閃爍著一種聖潔的光芒。
大家拿出自己的給養給女主人籌備聖誕大餐,德國士兵只有可憐的黑麵包,美國人萬里之外卻還背來了紅酒,乃至芒果布丁,小小的補給,昭示著戰爭的必然結局,德國人又何嘗不知道。
表面看上去,一片祥和。
但一部好的電影,是不可能沒有衝突和高潮的。
第一個高潮來自於德國中尉看到美國大兵的行囊中露出的鐵十字勳章,他的親人為之獻出生命的至高無上的榮譽,他咆哮著說出他心底的劇痛,哥哥的屍體被發現的時候,勳章不見了,什麼都沒有了,象個野獸一樣沒有尊嚴的死去,身無一物。他一樣恨著戰爭,只是他不願意承認。
第一次衝突,以德國年輕士兵的受傷和女主人的挺身而出而化解,簡陋的飾物裝扮了一棵小小的聖誕樹,小屋裡溫暖祥和.....
清晨,一個美軍裝扮的德國臥底持槍衝進小屋,打擾了所有人的聖誕美夢,把大家從聖誕拖回到殘酷的戰爭。他不能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他要中尉槍斃這些手無寸鐵的美國大兵,這顯然有違一個榮譽感之上的軍人的道德標準,他甚至還侵犯無辜的婦孺,於是,他被打倒了,被他的戰友打倒了。
影片的最後,戰爭還在繼續,大家各歸其隊,只不過美國大兵們留下了他們的傷員療傷,還帶走了兩個俘虜,德國臥底和14歲的年輕士兵,長官把他託付給了自己的敵人,長官自己,還是無法背叛他的帝國,雖然他明知道結果,所以他把希望留給了年幼的士兵和德國。
兒子對美國大兵說,我們永遠是朋友。

亮點

看得出來,導演是拿捏氣氛的高手。
從一開始,影片整個的基調就是陰冷的灰綠色,沒有一點暖色調。六個大兵,全副武裝之下,無一例外的面目可憎。是啊,戰場上哪裡會有可愛的戰士呢?摘掉這些外在的武裝,壁爐的火光照耀之下,鏡頭推進,大特寫還原了一個個真實的面孔,或可愛,或幽默,或真誠,都是些活生生的人。
全片在一個小木屋展開,用一組組對比強烈,近乎巧合的情節推進,母與子,生與死,戰爭與節日,敵人與戰友。
沒有宏大的布景,沒有激烈的戰爭場面,有的只是人性的光,即使是在最殘酷的戰爭的小小空隙,也照亮了灰暗,照亮了人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