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菲

達菲

達菲,港譯特敏福,台灣譯為克流感,化學名奧司他韋(Oseltamivir),是一種作用於神經氨酸酶的特異性抑制劑,其抑制神經氨酸酶的作用,可以抑制成熟的流感病毒脫離宿主細胞,從而抑制流感病毒在人體內的傳播以起到治療流行性感冒的作用。在2009年4月全球尤其是墨西哥爆發豬流感的時候成為特效藥。

基本信息

簡介

(圖)達菲達菲

達菲(奧司他韋)是一類神經氨酸類似物,此類藥物最早出現的是葛蘭素·史克公司開發的扎那米韋。由於扎那米韋的物理化學性質不利於生物體吸收,因而該藥物生物利用度低,給藥途徑單一,患者順應性較差。奧司他韋是在扎那米韋的基礎上,根據神經氨酸酶天然底物的分子結構,以及神經氨酸酶催化中心的空間結構進行合理藥物設計所獲得的,是繼HIV整合酶抑制劑之後套用合理藥物設計手段成功獲得的另一個藥物。

奧司他韋於1996年首次合成,1998年2月26日獲得美國專利,1999年10月首次在瑞典推出,隨後進入加拿大、歐盟和美國市場,2002年獲準在中國推出。

2005年12月,牛津大學的研究結果顯示禽流感病毒開始對特敏福產生抗藥性。12月22日,羅氏藥廠敦促增加特敏福的劑量對抗禽流感

作用機理

(圖)達菲達菲

奧司他韋作用的靶點是分布於流感病毒表面的神經氨酸酶。神經氨酸酶在病毒的生活周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流感病毒在宿主細胞內複製表達和組裝之後,會以出芽的形式突出宿主細胞,但與宿主細胞以凝血酶-唾液酸相連線,神經氨酸酶以唾液酸為作用底物,可催化唾液酸水解,解除成熟病毒顆粒與宿主細胞之間的聯繫,使之可以自由移動侵襲其他健康的宿主細胞。抑制神經氨酸酶的活性可以阻止病毒顆粒的釋放,切斷病毒的擴散鏈,因而神經氨酸酶可以成為治療流行性感冒的一個藥物靶點。

人們很早就已經通過X射線衍射的方式獲得了神經氨酸酶的三維結構,並且獲得了神經氨酸酶活性中心的相關信息。研究顯示,神經氨酸酶的活性中心是一個由高度保守的11個胺基酸序列構成的口袋,活性口袋的入口處分布一個疏水區和一個正電荷集中區,口袋的底部是一個負電荷集中的裂隙。這種活性口袋的結構可以很好地結合其天然底物唾液酸。

設計者以一個體積較大的烷基取代了唾液酸中的甘油,利用這一結構與活性口袋中的疏水區相結合;3位的氨基取代了唾液酸中的羥基,以此與活性口袋底部的負電中心結合;1位的羧酸是與活性口袋口部的正電中心結合的結構,在奧司他韋的設計中用乙醇將游離的羧酸封閉,這種結構本身對靶酶沒有抑制活性,但是由於封閉了極性的羧酸末端,可以提升藥物分子的吸收,獲得較好的藥代動力學性質,在體內經催化水解後,游離的羧酸重新釋放,顯示相應的抑制活性,這種設計在藥物化學中叫做前趨藥。

適應症和用法用量

奧司他韋特異性抑制神經氨酸酶,對由H5N1、H9N2等亞型流感病毒引起的流行性感冒有治療和預防的作用。根據羅氏公司網站公布的信息,在起病後24小時內服用奧司他韋的患者,病程會減短30%-40%,病情會減輕25%,作為預防用藥,奧司他韋對流感病毒暴露者的保護率在80%-90%之間。

上市的奧斯他韋有兩種劑型,一種是膠囊,一種是口服懸濁液。膠囊的規格是75mg,懸濁液溶劑是水,規格是12mg/mL。生產商推薦的使用劑量,用於流感治療,從症狀開始的兩天起,成人和青少年(13歲以上)每日服用兩次,每次75mg,連續是用5天。一歲以下的嬰兒還沒有推薦使用的劑量。對於流感預防,成人和青少年(13歲以上)每日服用75mg,連續服用7天,可以得到6周的保護,服用的時間越長,累計的劑量越大,得到保護的時間越長。

不良反應

在羅氏提交美國聯邦食品和藥品管理局的申報材料中指出,奧司他韋主要的不良反應顯示為消化道的不適,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腹痛等,其次是呼吸系統的不良反應,包括支氣管炎、咳嗽等,此外還有中樞神經系統的不良反應,如眩暈、頭痛、失眠、疲勞等。

2004年1月,FDA還發出對於奧司他韋的消費警訊,聲稱由於1歲以內幼兒血腦屏障發育不完全,奧司他韋套用於幼兒可能造成腦內藥物濃度過高,形成潛在的安全問題。

2005年,有日本媒體報導日本青少年服用奧斯他韋後自殺並有精神異常反應。此後日本先後報導數十例此類不良反應,此後世界各地媒體紛紛轉載報導,引起公眾關注。2005年11月,FDA就這一反應作出報告,認為沒有證據證明奧斯他韋可以導致精神異常,日本的不良反應病例系大眾媒體報導後經心理暗示作用引起的群體性臆症

2007年3月21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宣布,將要求羅氏在奧司他韋包裝上加注警語告知有上述不良反應,並呼籲十歲以上的未成年者:若曾有行為異常及跌倒病史,“原則上避免使用。”

死亡機率

2012年1月,日本非盈利機構“醫藥警戒中心”進行的一項研究稱,抗流感藥物達菲可能導致患者突然出現嚴重呼吸困難等症狀,甚至導致死亡,其副作用比另一種流感治療藥物扎那米韋強烈得多。
在服用了達菲的119名死亡患者中,有38人在服藥12小時內出現重症狀態或死亡,而服用了扎那米韋(別名瑞樂砂)的15名死亡患者中,沒有人是在12小時內症狀惡化的。

考慮到年齡等因素分析後發現,服用達菲的患者死亡風險是服用扎那米韋患者的約1.9倍,在服藥12小時內重症化的風險是後者的5.9倍。

上海羅氏製藥方面表示:針對近來媒體報導中提到的,日本非營利機構對於達菲副作用的報告,該報告存在局限性,有關達菲的副作用需要嚴謹的醫學研究和翔實的臨床數據來證明。
達菲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已得到了廣泛的認證,是目前流感的常用的藥物之一,1999年上市至今,全球已超過8300萬人次使用過達菲,包括1700萬兒童。根據達菲的說明書,達菲只適用於成人和1歲及1歲以上兒童的甲型和乙型流感治療,以及用於成人和青少年(13歲以上)甲型和乙型流感的預防。

藥代動力學參數

由於形成前藥,奧司他韋有較好的藥代動力學性質,在口服30分鐘後被吸收,有75%以碳酸鹽的形式進入循環,而未成鹽的只有5%進入循環。2~3小時後血藥濃度達峰,其在體內可以定向分布至肺部、支氣管鼻竇、中耳等部位。奧司他韋在體內經腎以羧酸原藥的形式排泄,清除半衰期6-10小時。

涉及事件

造謠事件

2003年初,華南地區爆發由冠狀病毒引起的SARS疫情,上海羅氏公司向公眾發布信息聲稱:造成SARS的元兇是禽流感病毒,羅氏公司生產的達菲是目前已知唯一對禽流感有治療作用的藥物。從而引發了廣州等地搶購達菲的風潮,並擴大到華南。經《南方都市報》記者的調查,發現當時羅氏尚未進行對奧司他韋抑制禽流感活性的臨床實驗,南方都市報在做出報導的同時,還將相關信息舉報廣東省公安廳。由於當時中國政府對SARS疫情信息嚴格控制,唯恐引起社會動盪,羅氏散布虛假信息的行為已經造成廣東市場上對達菲的搶購,故而引起公安部門的注意,在南方都市報舉報後,廣東省公安廳遂對羅氏展開調查。這一事件後來被媒體評為2003年中國藥企十大公關危機。

生產流程的謠傳

2005年10月禽流感恐慌席捲全球,達菲因其對禽流感的療效而成為明星藥物,一些中國媒體遂做出報導,聲稱達菲系提煉自中藥八角的化合物經過精練而成,由於中國的八角供不應求,達菲產能受限。此類說法的流傳造成大陸和台灣的一些民眾搶購八角,以應對可能到來的禽流感。但事實上,奧司他韋並非八角提取物,只是其合成路線系由植物一次代謝產物莽草酸起始,莽草酸亦非八角獨有的成分,作為植物一次代謝產物,它幾乎存在於所有高等植物體內,並且是黃酮、生物鹼等常見植物次生代謝產物生物合成的起始物。由於中藥供給不足而影響奧司他韋產能的說法是媒體炒做的結果。

抗擊新型流感病毒H7N9

達菲達菲
新華網日內瓦2013年4月1日電,世界衛生組織在瑞士日內瓦通報,中國出現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該組織稱將與中國政府部門保持聯繫,及時公布疫情發展的最新情況。世衛組織說,至4月1日中國共發現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其中2例在上海市,1例在安徽省 。

針對上海和安徽報告的H7N9型禽流感死亡病例,北京市啟動全市醫療機構的防控部署工作,在將H7N9病毒納入本市流感和不明原因肺炎兩大監測體系的同時,要求各醫院加強應急值守,並儲備相關疫情用品,一旦發現可疑病例需及時上報。在防控預案中,一旦出現可疑病例,一方面,區縣疾控工作人員會第一時間趕到患者就診的醫院現場進行一系列採樣、流行病學調查和防控措施部署等,另一方面,將在對疑似病例進行及時救治的同時(因衛生部發布稱H7N9病毒對達菲敏感,因此初步確定為使用達菲的抗病毒治療),尋找與其密切接觸者,並進行一定時間的隔離觀察,在確定其未被感染後才解除隔離 。

基因變異使H7N9對達菲產生抗藥性

科學家日前發現,抗藥性H7N9流感具有高度傳染性。正是一種基因變異,使得新出現的H7N9感病毒對達菲(Tamiflu,是治療H7N9流感唯一有效的藥物)產生抗藥性,而不影響病毒在動物之間傳播的能力。相關論文發表在12月11日出版的英國《自然》期刊上 。

研究人員表示,很多時候,病毒在治療過程中都會產生抗藥性,此次研究進一步強調了審慎使用抗病毒藥物的重要性。

目前,預防H7N9流感病毒的疫苗尚未出現,達菲變成了可以控制H7N9流感的唯一藥物。美國《科學》雜誌刊登的最新論文表明,H7N9流感病毒尚未獲得在人際間輕易傳播的突變,目前還沒有具備在人群中快速傳播的能力。不過科學家同時提醒說,H7N9病毒的潛在威脅依然不應忽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