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明一派

達明一派

達明一派是由劉以達(Tats)與黃耀明(Anthony Wong)在1980年代的香港組成的二人流行音樂組合。其音樂深受英式搖滾、電子音樂等風格影響。歌曲內容深刻,涉及政治、社會、情感等諸多方面。達明一派這對風靡於上個世紀80年代中到90年代初期的二人組合,雖然沒有在商業氣息濃郁的香港樂壇衝到“四大天王”的地位,但他們的作品卻久久為世人所稱頌,曾一度被美譽為音樂品質的標誌。已解體20年之久的達明一派偶爾又會傳出複合的傳聞。也許時間可以淡漠一切傳奇,但只要耳邊一旦響起《石頭記》的鏇律,上點年紀的樂迷眼前就會立刻浮現出達明一派的身影。

基本信息

成員檔案

劉以達
本籍:番禺
英文名:Lau,Tats
生日:1963-02-27
出生地:香港
身高:N/A
體重:60kg
血型:A
達明一派黃耀明
星座:雙魚座
生肖:兔
初戀:17歲
家庭成員:父、兄
喜歡歌星:DavidBowie
喜歡人物:母親
喜歡食物:雞
喜歡動物:狗
喜歡顏色:黑 黃耀明
本籍:N/A
英文名:Wong,Anthony
生日:1962-06-16
出生地:香港
身高:177cm
體重:65kg
血型:A
星座:雙子座

成長曆程

“達明一派”兩個外形極端,性格迥異的男人之間的“恩怨情仇”。外人怕是說不明,也道不清。20年來,歌迷們關於複合的叫囂始終沒有停息過。“達明一派”取了又散,分了又合。2004年,兩人以紀念“達明20周年”的名頭再次複合,在香港連開三場演唱會。去年,“達明”打著紀念張國榮的旗號在上海舉行了“達明一派為人民服務”上海演唱會,演唱會結束後,兩人以音樂理念不合再度“勞燕分飛”,並且宣布不再復會。

大事記

達明一派達明一派
1962黃耀明6月16日出生

1963劉以達2月27日出生

1980經樂評人黃嘉豪的撮合下劉以達組成樂隊DLLM

1981黃耀明在香港某大電視台任助導

1982DLLM解體劉以達曾在北角某商場辦過Band房同時他亦對電子音樂發生了濃厚興趣

1983劉以達年間組成OEO玩帶有東方味的Electro-Pop作品.黃耀明在廣告公司任職CastingCo-ordinator

1984黃耀明開始在商業二台任DJ曾主持《突破時刻》

1985劉以達已經為本地歌手作了很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如譚詠麟的《牆上的肖像》剌客許冠傑的《我是太空人》等劉以達欲再組組合,在現已停刊的《搖擺雙周刊》上刊登廣告尋找合作伴侶,黃耀明便應徵,試音時唱了一首CultureClub的作品,兩人一拍即合。資深廣播人俞為他們取名"達明一派",並介紹他們入寶麗金唱片公司

1986三月推出第一張EP《達明一派》測試市場反應,黃耀明擔任電影《戀愛季節》男主角
九月推出第一張大碟《達明一派II》,唱片並收錄電影《戀愛季節》主題曲《KissmeGoodbye》,和兩首由方心美主唱的插曲《夢竟成真》和《我是能源》
1987黃耀明得'最有前途新人獎
四月推出大碟《石頭記》,曾連續三星期成為本地中文唱片銷量冠軍,此碟乃公認是達明最經典的作品:開始的《離》和結尾的《棄》把全碟貫穿為一張概念唱片
七月推出混音EP《達明一派remix》,收錄有電視劇《鐳射青春》的主題曲《長征》唱片公司推出第一張達明的鐳射唱片,名為《86/87紀念集》
九月達明叄與演出進念舞台劇《拾月》,並負責音樂
十二月推出大碟《我等著你回來》,製作上明顯有目標和野心,是之後比較高調談香港政治的開端

1988《我等著你回來》獲港台最佳唱片封套(由張叔平設計)
《石頭記》獲港台"最受歡迎演出中文歌曲"獎
TVB十大勁歌金曲總選獲最佳樂隊組合
香港電視金唱片最佳和唱組合獎
三月推出混音大碟《夜未央》唯反應與上張《達明一派remix》有距離
六月推出大碟《你還愛我嗎?》主題曲《你還愛我嗎?》笑談香港與香港人的感情
十二月推出第一張精選專輯《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達明一派》,收錄唱出移民潮下的心聲的《今天應該很高興》,和unplugged版本的《馬路天使》
1989
五月推出大碟《意難平》作風較之前的唱片內斂和自省,多談愛情和肉慾,其中有在中文歌中首次談及愛滋病的《愛在瘟疫蔓延時》
發表《石頭記》和《馬路天使》的國語版本收錄在寶麗金的國語雜錦唱片中

1990
一月推出專輯《神經》
達明一派為中國大陸女歌手王虹(以一曲《血染的風采》紅遍華人社會)監製大碟《風采依然》,亦是唯一一張以達明一派的名義為監製的唱片

1991
港台第十三屆十大中文金曲,《天問》獲最佳中文(流行)歌曲獎
達明正式宣布暫時解散
唱片公司推出精選專輯《回想..Thebestof達明一派》

1992
黃耀明加盟音樂工廠,推出第一張個人作品《信望愛》,惜曲高和寡
三月在黃耀明作大專巡迴演出時,劉以達曾客串吉他.此乃達明二人在達明解散之後首次共同演出.劉以達與一女歌手"夢"組成"劉以達與夢",推出唯一一張大碟《劉以達與夢之末世極樂》

1993
黃耀明發表第二張個人作品《借借你的愛》
劉以達發表原聲電影唱片《誘僧》,榮獲第三十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

1994
寶麗金推出另一張達明的精選唱片《繼續追尋達明一派精選》
黃耀明在台灣發展,發表國語唱片《明明不是天使》並重新用國語演譯達明舊作《禁色》和《一個人在途上》
劉以達發表兩張電影原聲唱片《秋月》和《醉生夢死:灣仔之虎》

1995
黃耀明與音樂工廠解約轉投新成立的正東唱片(寶麗金的附屬公司)十二月發表專集《愈夜愈美麗》其中的《春光乍泄》唱到街知巷聞唯此曲亦曾被指抄龔Blur的《ToTheEnd》
劉以達埋頭製作他的首張個人大碟
經資深廣播人陳小寶的推動,黃耀明和劉以達同意以達明十周年紀念的概念重組達明。

重組

達明一派達明一派
2004年11月19日,等待8年之後,達明一派終於再度重組。等待4個月之後,他們終於推出新歌。在參加廣東電台《生活好國度頭條娛樂》節目時,經由主持人靖恩方紫筠鄭啟泰羅佩怡的盤問,達明一派透露自己的新歌《寂寞的人有福了》已經錄製完成,並即將在各大電台播出。作為嘉賓,華語音樂傳媒大獎的執行總監游威與他們一起,探討了他們的音樂和時下的樂壇。

“這首推出的新歌,是很典型的達明一派風味的歌,也在一定程度上總結了‘達明一派’的精神。”達明一派說,“那首歌叫做《寂寞的人有福了》。很多的歌迷寫信給我們的時候,都會說他們是一些很孤獨的人。好想我們能寫歌給城市里孤獨的人。我們覺得既然我們是為人民服務,就送那首歌給他們吧。”

被問及錄製新歌中有沒覺得分開多年影響默契時,劉以達說:“我們的默契很快就回來了,雖然我們很久沒有合作,但如果再合作就真的很快可以合起來。”黃耀明進一步解釋道:“每次大家都有許多矛盾帶回來,但就是這些矛盾令我們每一次都有一點不同,才會有新的火花出現。”

再度拆夥

2005年07月20日,“達明一派”推出的專輯已有金唱片的銷量,唱片銷量得到好成績,劉以達、黃耀明決定見好就收,推出這張唱片後,他們便會再度拆夥。

對於新碟賣得好成績卻要拆夥,“明哥”依依不捨地表示,因為要見好就收,所以決定再拆夥。他又笑言,今次新碟賺得的利潤,總算給他取得退休金。近日不少朋友問他們會否繼續合作出碟?他都好肯定地回答大家唔會!他現在構思在中秋節搞告別派對。

雖然兩人即將再拆夥,但他們稍後會繼續以“達明一派”身份,到東南亞及內地多個地方做騷。今年適逢“達明一派”成立二十周年,所以他們計畫在聖誕檔期,舉行一個名為“最終極為人民服務”的音樂會,如果音樂會能夠在維園舉行,讓歌迷免費入場的話,這便稱得上真正為人民服務。

神秘嘉賓

2005年04月07日,第五屆華語音樂傳媒獎新聞發布會在香港海逸酒店舉行。發布會上揭曉了2005年的提名名單,並公布了擔任形象代言的“神秘嘉賓”———達明一派。

最後“神秘嘉賓”出場,由游威頒發這次活動的代言標誌給達明一派。達明一派表示:“我們希望不需要再做音樂大使就好了。”黃耀明幽默地解釋:“其實是希望更多人可以代替八十年代的音樂人,我們如果被新人趕走,有一天覺得實在無地自容、不可生存了,可能會更開心點,這樣就代表今天的新人有更多希望了。”而劉以達也鼓勵新人們更勤快、努力創作更多的好的作品

懷舊

達明一派達明一派
對於達明一派,這味懷舊往往顯得是那么切膚入髓的深刻。伴隨上世紀80年代港台盛世成長的人,他們的耳朵容易水土不服,還無法與如今日新月異,欣欣向榮的新人樂壇接軌,遁入舊世是他們的選擇;還有部分人,生於斯,非但不與時俱進,反而節節倒退,難道這個社會真的只有流行沒有音樂嗎?

痴情甚於牛郎織女的七夕相會,難得達明一派能在第2次解散8年之後再聚首,新專輯《TheParty》卻似人走茶涼後的聚會,讓人獨感嘆自追憶當年好風光--生不逢時,不曾一覽,徒在懷念中唏噓。遙望著,"達明一派"、"BEYOND"、"太極"、"浮世繪"、"Raidas"、"FUNDMENTAL"、"風雲"、"小島"、"凡風"、"BLUEJEANS",香港樂隊的黃金時代如風中之燭,韶華即逝後只留的傳奇氣息供後世瞻仰。

而於其中,達明一派不僅代表了時代風潮不可超越的頂點,更是香港文化界特殊背景下各方沃土孕育下人傑地靈的圖騰所在。它是一個整體,香港人文的整體呈現,它的偉大決非劉以達,黃耀明2人所獨占。可以說,真正驅動達明一派乘風破浪的精神樞紐其實是以"進念二十面體"為代表的藝術文化團體、個人的力量。

正是他們筆下的世俗冷暖,光怪陸離賦予了達明一派英倫化的音樂以最濃烈的東方情愫,堆積出那一幕幕中西合璧的奇珍異色。從這個意義而言,達明一派的輝煌是與潘源良、陳少琪邁克、周耀輝、何秀萍、林夕這一乾詩人作家所共存的。

《TheParty》

12首新作包括了9首粵語,一首國語外加同曲異版演唱2首。在製作陣容中,歌詞方面我們又見到了周耀輝、何秀萍這兩個功勳詞客,考慮到香港優秀的新詞人稀少,黃偉文、林夕這兩個當今香港樂壇詞霸的入選也便不足為奇。不過請放心,在確保餬口之餘這兩位也還是有真才學展現,只不過由於平時任務過於繁忙,盛產的口水歌詞壞事讓偶爾的真性情顯得愈加良莠不齊。音樂部分,和上次復出之作《萬歲萬歲萬萬歲》一樣,"人山人海"那一乾能人又參與了整張專輯樂器演奏和編曲工作。"Minimal"的亞里安、李端嫻,"普普樂團"的蔡德才都有獻力,而梁基爵(Gaybird)協力劉以達更是幾乎包辦了整張的編曲和製作。

上海開唱

2006年03月27日,剛為東方風雲榜頒完獎的達明一派,隔天也絲毫沒有空閒,下午他們召開了達明一派上海演唱會的新聞發布會。黃耀明多次表示,上海演唱會是他們目前接到的唯一一場內地的演出,也是20年來首次二人共同登上內地的舞台,對於再來內地開唱“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言語中透露的遙遙無期不禁讓媒體意識到,這場上海演唱會有可能是二人共同來內地開唱空前絕後的一次。

4月29日的上海演唱會,是首次來內地舉辦演唱會,也是內地唯一的一站。達明一派坦誠地承認,在內地只收到了上海的邀請,這次他們會帶來和香港“為人民服務”演唱會不同的感覺。演唱會上他們想演唱的歌曲實在是太多了,他們出道這20年中有無數歌曲他們想現場唱給歌迷聽,所以這次將不邀請嘉賓。

儘管達明一派的大部分歌曲都以粵語為主,兩人的國語也並不流利,但黃耀明自信地笑稱:“音樂是相通的,相信去看RAIN或者滾石的表演,也不一定能夠完全聽懂他們在說什麼。”而劉以達也積極地表示,目前正在練習國語,希望到時候能夠與台下歌迷無障礙交流。同時兩人也對歌迷提出要求,希望可以像前年的香港演唱會一樣,大家能夠身著護士消防員等各式“制服”,不僅僅只是欣賞演唱會,更重要的是可以跟台上的人一起跳舞、互動,讓4月29日整夜變成一個可以無限蔓延和想像的大PARTY。

對比滾石

達明一派達明一派
2006年04月11日,老牌搖滾樂隊“滾石”剛剛離滬,他們掀起的搖滾餘熱尚未褪盡,達明一派演唱會又將登場。兩個同樣具有常青魅力的實力樂隊,相繼在申城舞台掀起了老將回歸的潮流

滾石的這台演唱會讓歌迷見識到了世界重量級歌手的演唱會水平。歌迷在大呼過癮之際,也紛紛把不滿指向了以往在滬開唱的某些港台歌星,不管是音響、投影螢幕,還是舞台效果,滾石都把某些慣於作秀的偶像歌手甩下了一大截。

樂壇老將劉以達得知該訊息後哈哈大笑,他解釋說:“新生代的偶像歌手喜歡在演唱會上搞怪,自然花在舞台和音效上的心思會少些,而滾石畢竟唱了40多年,他們的經驗和製作班底是普通歌手望塵莫及的,上海歌迷大可不必這么苛刻,畢竟不同的音樂在舞台上的玩法是不同的。”

談到滾石,劉以達感慨道:“上海歌迷越來越有福氣了,能在家門口看到這種世界級演唱會。滾石是我早年最喜歡的樂隊之一,他們的吉他超級棒,我剛開始學音樂時,滾石的不少曲子就是我研究的對象。”

滾石和達明一派都擠在4月來滬開唱,前後相差不過兩個星期。如果兩支樂隊巧遇同一天演出,劉以達自信地說:“滾石的歌曲基本都是硬朗的搖滾,我和黃耀明的風格更多樣化,除了我偏愛的搖滾之外,黃耀明還加入了不少電子音樂的素材。雖然滾石水平很高,但我們畢竟唱的是中文歌曲,上海歌迷聽達明一派聽了那么多年,所以我們和滾石差不多半斤對八兩吧。”

滾石和達明一派這兩支隊齡超過20年的老牌樂隊,走的都是純音樂路線,他們的相繼到來,對歌迷來說確是一件幸事。達明一派雖出道20多年,但喜歡他們的歌迷並不局限於70年代生人。據演唱會票房初步統計表明,這些鐵桿歌迷中至少有三成是80年代生人。雖然這些人和達明一派的年齡差了十幾歲,但他們對時尚音樂的感觸毫無二致。

劉以達遭侮辱

2006年08月13日,達明一派靈魂人物劉以達自此前盡傾對舊拍檔黃耀明、及將於明年香港商台主辦的"軟硬天師crossover達明一派演唱會"所作安排的種種不滿後,立刻觸怒了商台,原本上周擔任軟硬天師演唱會嘉賓鏇即被踢出局。雖然軟硬天師在慶功宴上聲稱明年的CrossoverShow將如期舉行,但劉以達已心淡:"我是一定不做的了。"

達明一派各自發展後,劉以達和內地一位女新人李璐璐組成名為"達與璐"的組合,達哥表示阿Lou是他的新希望,他們的新專輯將於十月份面世,誓要突破商台的封殺令

據知達明一派解體後,劉以達和黃耀明的友情直線下滑,黃耀明做個人發展後繼續推出新專輯而忘卻了曾經的兄弟。劉以達曾和黃耀明透露自己即將復出的計畫,誰知道黃耀明異常冷漠地回答:"也好啊,現在好多獨立樂隊紛紛搶著要發專輯。"劉以達覺得慘遭輕視和侮蔑

引發共同記憶

2006年04月29日達明一派為什麼會引發跨年齡、跨地區、跨行業的廣大人士的共同記憶,因為人們知道,達明一派給人們帶來的不只是悅耳的音樂,還有內心自然的流動。這樣的經驗,人們以前在羅大佑的演唱會上經歷過,在梅艷芳的演唱會上經歷過,在黃霑的演唱會上經歷過,甚至在黃耀明個人的演唱會上也經歷過。

現在,不一樣的記憶又多了一夜。在達明一派1996年的《甜美生活》中,他們唱到:“愛總要承上接下,再添個童話。”達明一派脫胎於神話般的八十年代,但他們沒有把自己的潛能凝固在八十年代。他們在穿越了九十年代後,竟然又投胎進了二十一世紀。

達明一派的作品,之所以成為了傳世之曲,是因為比之於唱片,他們的歌在舞台上會更增添對現實的穿透性和洞察力。他們屢屢變幻的亮相則為紅館的舞台剝去了娛樂玩偶們沉積的層層油膩,讓舞台本身重現了被遮蔽許久的清亮質感

那對分長在明哥和達哥頭上的駭然巨耳,驗證了他們的確是香港樂壇上的一對恐怖分子。當1996年“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上《今夜星光燦爛》響起時,人們才發現到他們別具特色的服裝:前面是西服,後面是露背裝,這種一衣兩穿是否在暗暗彩排著已進入倒計時的香港回歸?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唱出《天問》。

在1996年的“萬歲”場上,當這首歌的前奏響起時,只見黃耀明一臉的虔誠,他獨站在高台上,肅穆,默哀,遠眺,深情的凝望著一片淫紅塵或一場光天化日。舞台上,明哥全身心的投入令人耳聞目睹得沉醉不已,卻又痛入心扉。也許再過二十年,我們會發現達明一派的歌依然在披荊斬棘,他們從來不曾在時代的險境或盛典的淤泥中跌倒。

專輯列表

《3in1珍藏集》
《TheParty》
《達明一派2》
《環球真經典系列之達明一派》
《環球真經典系列之達明一派Vol.2》
《你還愛我嗎》
《神經》
《石頭記》
《萬歲萬歲萬萬歲》
《為人民服務演唱會》
《我等著你回來》
《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
《意難平》

達明一派

達明一派香港上個世紀80年代中到90年代初期著名二人組合;其代表作品《石頭記》等久為世人傳誦
劉以達1963年出生。樂隊解散後出演《新警察故事》等多部電影
黃耀明1962年出生,樂隊解散後擔任梁靜茹等歌手的創作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