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牽牛星

迢迢牽牛星

《迢迢牽牛星》選自梁昭明太子蕭統所編《文選》收錄的《古詩十九首》。本詩是其中的第十首,本來沒有題目,後人用詩的首句為題。這首詩描繪了一幅悽慘的愛情畫面。

基本信息

作品原文

迢迢牽牛星
無名氏
迢迢(tiáo)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zhuó)素手,札札(zhá)弄機杼(zhù)。
迢迢牽牛星迢迢牽牛星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jiàn),脈脈(mò)不得語。

注釋譯文

詞語注釋
1.《迢迢牽牛星》選自《古詩十九首》。
古詩十九首古詩十九首

2.《古詩十九首》:選自南朝梁蕭統《文選》卷二九(中華書局1977年版)此詩是《古詩十九首》之一。《古詩十九首》,作者不詳,時代大約在東漢末年。
3.迢迢(tiáo):遙遠。牽牛星:隔銀河和織女星相對,俗稱“牛郎星”,是天鷹星座的主星,在銀河南。
4.皎皎:明亮的樣子。
5.河漢女,指織女星,是天琴星座的主星,在銀河北。織女星與牽牛星隔河相對。河漢,即銀河。
6.擢(zhuó):擺弄的意思。這句是說,伸出細長而白皙的手。
7.札(zhá)札弄機杼: 這是一個象聲詞。正擺弄著織機(織著布),發出札札的織布聲。弄:擺弄。
8.杼(zhù):織布機上的梭子。
9.終日不成章:是用《詩經·大東》語意,說織女終日也織不成布。《詩經》原意是織女徒有虛名,不會織布。而這裡則是說織女因相思,而無心織布。
10.零:落下。
11.幾許:多少。這兩句是說,織女和牽牛二星彼此只隔著一條銀河,相距才有多遠!
12.盈盈:清澈、晶瑩的樣子。
13.脈脈(mòmò):默默地用眼神或行動表達情意。
14.素:白皙。
15.涕:眼淚。
16.章:指布帛上的經緯紋理,這裡指整幅的布帛。
17.間(jian第四聲):隔,之間。
譯文一:
那遙遠而亮潔的牽牛星,那皎潔而遙遠的織女星。
織女正擺動柔長潔白的雙手,織布機札札地響個不停。
因為相思而整天也織不出什麼花樣,她哭泣的淚水零落如雨。
只隔了道清清淺淺的銀河,兩相界離相去也沒有多遠。
相隔在清清淺淺的銀河兩邊,含情脈脈相視無言地痴痴凝望。
譯文二:
看那遙遠的牽牛星,明亮的織女星。(織女)伸出細長而白皙的手,擺弄著織機(織著布),發出札札的織布聲。因為思念一整天也沒織成一段布,哭泣的眼淚如同下雨般零落。這銀河看起來又清又淺,兩岸相隔又有多遠呢?雖然只隔一條清澈的河流,但他們只能含情凝視,卻無法用語言交談。

作品鑑賞

作品中心:這首詩借神話傳說中牛郎、織女被銀河相隔而不得相見的故事,抒發了因愛情遭受挫折而痛苦憂傷的心情。
迢迢牽牛星迢迢牽牛星

此詩描寫天上的一對夫婦牽牛和織女,視點卻在地上,是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他們夫婦的離別之苦。開頭兩句分別從兩處落筆,言牽牛曰“迢迢”狀織女曰“皎皎”。迢迢、皎皎互文見義,不可執著。牽牛也皎皎,織女也迢迢。他們都是那樣的遙遠,又是那樣的明亮。但以迢迢屬之牽牛,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遠在他鄉的遊子,而以皎皎屬之織女,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女性的美。如此說來,似乎又不能互換了。如果因為是互文,而改為“皎皎牽牛星,迢迢河漢女”,其意趣就減去了一半。詩歌語言的微妙於此可見一斑。稱織女為“河漢女”是為了湊成三個音節,而又避免用“織女星”在三字。上句已用了“牽牛星”,下句再說“織女星”,既不押韻,又顯得單調。“河漢女”就活脫多了。“河漢女”的意思是銀河邊上的那個女子,這說法更容易讓人聯想到一個真實的女人,而忽略了她本是一顆星。不知作者寫詩時是否有這番苦心,反正寫法不同,藝術效果亦迥異。總之,“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這十個字的安排,可以說是最巧妙的安排而又具有最渾成的效果。
以下四句專就織女這一方面來寫,說她雖然整天在織,卻織不成匹,因為她心裡悲傷不已。“纖纖擢素手”意謂擢纖纖之素手,為了和下句“札札弄機杼”對仗,而改變了句子的結構。“擢”者,引也,抽也,接近伸出的意思“札札”是機杼之聲。“杼”是織布機上的梭子。詩人在這裡用了一個“弄”字。《詩經·小雅·斯乾》:“乃生女子,載弄之瓦。”這弄字是玩、戲的意思。織女雖然伸出素手,但無心於機織,只是撫弄著機杼,泣涕如雨水一樣滴下來“終日不成章”化用《詩經·大東》語意:“彼織女,終日七襄。雖則七襄,不成報章。”
迢迢牽牛星迢迢牽牛星

最後四句是詩人的慨嘆:“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那阻隔了牽牛和織女的銀河既清且淺,牽牛與織女相去也並不遠,雖只一水之隔卻相視而不得語也。“盈盈”或解釋為形容水之清淺,或者不是形容水,字和下句的“脈脈”都是形容織女。《文選》六臣註:“盈盈端麗貌。”是確切的。人多以為“盈盈”既置於“一水”之前,必是形容水的但盈的本意是滿溢,如果是形容水,那么也應該是形容水的充盈,而不是形容水的清淺。把盈盈解釋為清淺是受了上文“河漢清且淺”的影響,並不是盈盈的本意。《文選》中出現“盈盈”除了這首詩外,還有“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亦見於《古詩十九首》。李善註:“《廣雅》曰:‘贏,容也。’盈與贏同,古字通。”這是形容女子儀態之美好,所以五臣注引申為“端麗”。又漢樂府《陌上桑》:“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也是形容人的儀態。織女既被稱為河漢女,則其儀容之美好亦映現於河漢之間,這就是“盈盈一水間”的意思。“脈脈”,李善注“《爾雅》曰‘脈,相視也’。郭璞曰‘脈脈謂相視貌也’。”“脈脈不得語”是說河漢雖然清淺,但織女與牽牛隻能脈脈相視而不得語。
這首詩抓住銀河、機杼這些和牛郎織女的神話相關的物象,借寫織女有情思親、無心織布、隔河落淚、對水興嘆的心態,實際來比喻人間的離婦對辭親去遠的丈夫的相思之情。詩想像豐富,感情纏綿,用語婉麗,境界奇特,是相思懷遠詩中的新格高調。這首詩又多用疊字,增強了詩的節奏美,誦讀時要把這一節奏美表現出來。
這首詩一共十句,其中六句都用了疊音詞,即“迢迢”、“皎皎”、“纖纖”、“札札”、“盈盈”、“脈脈”。這些疊音詞使這首詩質樸、清麗,情趣盎然。特別是後兩句,一個飽含離愁的少婦形象若現於紙上,意蘊深沉風格渾成,是極難得的佳句
蕭統.文選(套裝共6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第1343頁.。

創作背景

大河之東,有美女麗人,乃天帝之子,機杼女工,年年勞役,織成雲霧絹縑之衣,辛苦殊無歡悅,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憐其獨處,嫁與河西牽牛為妻,自此即廢織紝之功,貪歡不歸。帝怒,責歸河東,一年一度相會。”
牽牛和織女本是兩個星宿的名稱。牽牛星即“河鼓二”,在銀河東。織女星又稱“天孫”,在銀河西,與牽牛相對。在中國關於牽牛和織女的民間故事起源很早。《詩經·小雅·大東》已經寫到了牽牛和織女,但還只是作為兩顆星來寫的。《春秋元命苞》和《淮南子·俶真》開始說織女是神女。而在曹丕的《燕歌行》,曹植的《洛神賦》和《九詠》里,牽牛和織女已成為夫婦了。曹植《九詠》曰“牽牛為夫,織女為婦。織女牽牛之星各處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會”這是當時最明確的記載。《古詩十九首》中的這首《迢迢牽牛星》寫牽牛織女夫婦的離隔,它的時代在東漢後期,略早於曹丕和曹植。將這首詩和曹氏兄弟的作品加以對照,可以看出,在東漢末年到魏這段時間裡牽牛和織女的故事大概已經定型了

作者考證

樂府本是漢武帝時開始設立的一個掌管音樂的官署,它除了將文人歌功頌德的詩配樂演唱外,還擔負採集民歌的任務。這些樂章、歌詞後來統稱為“樂府詩”或“樂府”。今存兩漢樂府中的民歌僅四十多首,它們多出自於下層人民民眾之口,反映了當時某些社會矛盾,有較高的認識價值;同時,其風格直朴率真,不事雕琢,頗具獨特的審美意趣。
《古詩十九首》是在漢代民歌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五言詩,內容多寫離愁別恨和彷徨失意,思想消極,情調低沉。但它的藝術成就卻很高,長於抒情,善用事物來烘托,寓情於景,情景交融。
關於《古詩十九首》的作者和時代有多種說法,《昭明文選·雜詩·古詩一十九首》題下注曾釋之甚明:“並雲古詩,蓋不知作者”。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