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

輕小說

輕小說(ライトノベル),源自日本,近些年來興起的一種小說分類,以年輕讀者為主要讀者群取向,通常使用漫畫風格作為插畫的一種娛樂性文學作品,因為寫作手法的隨意,閱讀起來多數較為輕鬆的緣故,因此得名。輕小說這一日本出版界的獨特產物,與日本發達的動漫、遊戲業密切相關。

基本信息

起源

輕小說是日本出版界的獨特產物輕小說是日本出版界的獨特產物

關於輕小說的起源,一般有兩種說法:一是1975年創刊的“朝日ソノラマ文庫”,代表性的作品有高千穗遙的棘手拍檔(Dirty Pair)、菊地秀行的吸血鬼獵人D,而由漫畫家安彥良和擔任棘手拍檔的插畫開始,也成為輕小說與漫畫插圖結合的濫觴。

另一說則是從新井素子和冰室冴子進入文壇的1977年開始算起,尤其新井素子以第一人稱撰寫青少年小說,在當時是相當大膽的突破與創新,而因為兩人出道時都是“與讀者相近的世代”,並且“連描述性文字都以口語體書寫”,影響後來該領域作者的書寫風格甚巨,所以皆被視為是輕小說的始祖。

基本簡介

詞語解釋
輕小說[1](ライトノベル,和製英語:LightNovel),盛行於日本的文學體裁。
....
可以解釋為“可輕鬆閱讀的小說”。輕小說是以特定故事描繪手法所包裝的小說,其手法的特色在於提高故事傳遞給讀者的效率。以十多歲的中學、高中生的少男少女,以及30歲的成年男性為主要讀者群,通常使用動漫畫風格作為插畫的一種娛樂性文學作品。
其文體多使用讀者慣常口語書寫,比較輕淺易懂適合給少年少女可輕鬆閱讀的風格,包含的題材也是包羅萬象,有如青春、校園、戀愛、奇幻、科幻、神秘、恐怖、歷史、推理等,其中也有部分作品是自電玩、動畫、漫畫改編,“故事題材多樣,無法以單一風格來涵蓋”。在出版型態上,多以廉價的文庫本形式發售,不過近年來由於讀者層的變化及嗜好的細分化等因素,使得出版商改採發行部數較少但利潤較高的新書版本。
輕小說於21世紀初為讀者所認可。其風格多樣,場景變幻如同日本/香港/台灣漫畫中迤邐一般,辭藻華麗,語言表述結合魔幻與神奇色彩,通常附有封面設計與插圖。通常讀者群為喜愛漫畫或者喜歡奇幻文字的年輕人。在起源地日本,這類小說往往被改編為動漫畫作品,因而又稱為動漫小說
有關於“輕小說”,目前仍很難有人能夠揭示這類內容涵蓋青春、校園、科幻、奇幻、恐怖、歷史、動畫等類別的作品給與明確的定義。按日本媒體報導與各家出版社出版時的方向歸納出以下幾個特點:
1.以青少年等年輕讀者為主要對象的娛樂小說。
2.以讀者平常使用的口語來書寫。為了讓年青一代有閱讀喜愛的興趣,許多輕小說都會採用以對話為主體來展開故事,並且從主人公的視角出發的第一人稱的作品也不少。
3.在封面上、內頁上大量使用插畫,有強烈的視覺效果。一開始就使用插圖介紹角色的情況也很多。
4.風格上受到漫畫、動畫的影響。
5.作者並不是向青少年訴說一個故事,而是以和青少年讀者相同的視點來描述作者本身認為有趣的故事。
6.輕小說與網路小說是兩碼事。
一般而言以下幾種情況只要符合一條就可以認定為輕小說:
1作者說這是輕小說。
2這本小說是在一個只出版輕小說的文庫出版的。
3編輯廣告宣傳這本是輕小說,以及包括第一條在內各種官方說法定義它是輕小說。
4雖然是廢話,不過還有被“這本輕小說真厲害”認可是輕小說的作品。
5主流輿論認為這本書可以稱之為輕小說。
詳細解說
輕小說(Lightnovel)是一種文學體裁,[2]以十多歲的中學、高中生的少男少女為主要讀者群取向,通常使用動漫畫風格作為插畫的一種娛樂性文學作品,另外也有Juvenile或YoungAdult小說的說法,Juvenile原意為青春期,比較屬於從兒童文學到國中高生階段間的文學作品走向;而YoungAdult小說則為以青少年十五二十時期的讀者取向作品。
其文體多使用讀者慣常口語書寫,比較輕淺易懂,是適合給少年少女輕鬆閱讀的風格,包含的題材也是包羅萬象,有如戀愛、奇幻、科幻、推理、恐怖等多樣化的種類,其中也有部分作品是改編自電玩、動畫、漫畫。在出版型態上,多以廉價的文庫本形式發售,不過近年來由於讀者層的變化及嗜好的細分化等因素,使得出版商改採發行部數較少但利潤較高的新書版本。
輕小說意林輕小說是我們最近才接觸的一個新類型小說,它的英文是LightNovel,這是一個日式英語(不過中文輕英語也是Light,小說同樣是Novel)。作為小說的一種類型,輕小說多以國中、高中為對象,使用動漫風格的插畫的娛樂小說。輕小說的類型包含了很多種,戀愛、科幻、幻想、神秘、恐怖等,發行的多以遊戲、動畫改編的小說為主,而現在熱門的輕小說也開始動畫漫畫化,比如熟悉的《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愛》、《狼與香辛料》、《魔法禁書目錄》、《灼眼的夏娜》、《涼宮春日的憂鬱》、《全金屬狂潮》、《彩雲國物語》、《十二國記》、《零之使魔》、《化物語》、《龍與虎》、《電波女與青春男》、《笨蛋測驗召喚獸》、《神的記事本》、《緋彈的亞里亞》、《我的朋友很少》、《丹特麗安的書架》、《無頭騎士異聞錄》、《迷茫管家與懦弱的我》、《學生會的一己之見》、《要聽爸爸的話》、《櫻花莊的寵物女孩》等等很多都是由輕小說改編而來的。
輕小說由於其類型的模糊性,所以並沒有明確的規定什麼樣的小說是輕小說。一般認為屬於輕小說的有:
1.發行輕小說的出版商所出版的都認為是輕小說
2.多以動漫風格的插畫為原畫的小說是輕小說
3.以塑造角色為中心的小說是輕小說
雖然以上的定義有的說法非常怪異,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甚至有極端理論說《源氏物語》也屬於輕小說的範疇……
現在輕小說的勢頭在日本是越來越猛,開始大肆進軍動漫、遊戲甚至電影界,日本全國性的報紙、雜誌也開始刊登輕小說的書評、特輯等文章。現在輕小說與動畫、遊戲界緊密掛鈎,形成了不可分割的關係,而又由於小說中的插畫大多請知名漫畫家來繪製,所以又和漫畫界有了關聯。另外,現在以成人遊戲原作為基礎的輕小說非常流行,無論是男性向還是女性向都取得了一定的市場。
輕小說在日本圖書市場上占據著不小的份額。然而,近來娛樂小說的當紅作家卻頻頻越界,開始創作面向成年人的小說,並將目標直指日本通俗文學的最高獎項——直木獎。
日本每年出版輕小說2000本以上,但真能叫座的畢竟是少數。在銷量至上主義盛行的日本出版界,那些娛樂小說的當紅作家可謂歷經激戰的洗禮,具備了深厚的功力,這也使得以米澤穗信、櫻庭一樹等為代表的日本通俗小說界新生代的破土而出成為可能,乙一、舞城王太郎等人更是從輕小說起家,一躍而為重量級作家。
其實,從娛樂小說開始由輕變重,並且成功躍入正統文學龍門的作家過去也不乏先例,像上世紀80年代憑藉少女小說步入文壇的唯川惠、桐野夏生等近年來均成功轉型,並且如願摘得了直木獎。就連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森繪都也終於耐不住寂寞,於前一年首度推出成人作品《太陽傘下》。
自摘得“電擊遊戲小說大獎”而嶄露頭角之後,橋本紡一直以青春小說吸引年輕讀者的眼球,描寫普通少男少女“特別”故事的系列小說《仰望半月的夜空》更是廣受追捧,還被改編成動畫在電視上熱播。
橋本紡一改駕輕就熟的青春套路,由新潮社推出了第一部面向成年讀者的戀愛小說《流星消逝之前》。作品描繪的是一個“深切悲痛之後靜靜的愛與寬容”的故事,其對於愛情真諦的冷靜拷問以及出乎意料的結局令人很難相信是出自橋本紡之手。小說的市場表現也頗為亮麗,出版社在發行數日後即決定加印。
橋本紡在接受《讀賣新聞》記者的採訪時說:“我真正想要寫的東西已經超越了輕小說的範疇,我也不想始終安穩地生活在少男少女的世界裡,而要在面向更多讀者的小說領域中與人一決高下。”此言或許道出了近來日本娛樂小說當紅作家頻頻越界的初衷。
面對日漸龐大的越界隊伍,著名文學評論家大森望在其《亂砍輕小說》一書中指出:輕小說雖然可以稱作是“用文字寫成的漫畫”,但其讀者層有擴大至三四十歲成年人的趨勢,輕小說中也不乏實驗性或與一般通俗小說並無二致的作品。值得期待的是,真正有實力的娛樂小說作家的“越境”能夠為日漸沉悶的通俗文壇注入新鮮的血液。
知名獎項
每年日本寶島社都會根據讀者票選,選出年度輕小說獎,命名為“這本輕小說真厲害!”。從2005年開始(05年版是評04年的書,每年類似)的評獎票選的結果的確可以展現一定的讀書趨向。如05年獲獎的《涼宮春日物語》系列,06年則是西尾維新的《戲言系列》大殺四方,07年《狼與香辛料》俘獲了讀者的心,而08年版《全金屬狂潮》因為主角告白而滿載而歸。09年版評出的輕小說是《文學少女》。2010年獲得冠軍的則是充滿喜感的《笨蛋測驗召喚獸》。2011年第一名是大人氣作品《魔法禁書目錄》。2012年則為網遊系輕小說《刀劍神域》。

日本發展

小說起源
輕小說的起源是在三十幾年前。[
1975年“朝日ソノラマ文庫”(已經停刊,傳統的沒落呀)的創刊以及翌年集英社文庫的創刊標誌著輕小說的誕生!當然當時還沒有輕小說這個叫法。
而在小說方面的真正起源說法有兩種:高千穗遙《棘手拍檔(DirtyPair)》、菊地秀行《吸血鬼獵人D》的出現,同時漫畫家安彥良和還為《棘手拍檔》繪製了插畫;而另一說法是要從新井素子和冰室冴子進入文壇的1977年開始算起,尤其是那時候還是女高中生的新井素子以第一人稱撰寫青少年小說《開往星星的船》,不僅在寫法上是大膽的創新,而且也確實引起了同齡人的共鳴。
之後,比如夢枕貘講述逃脫不了獸化命運的少年的故事《幻獸少年》、菊地秀行的以未來新宿為舞台的傳奇小說《魔界都市(新宿)》都讓當時少年們的心活躍起來。
到了80是年代後期,角川書店的Sneaker文庫、富士見書房的幻想文庫也陸續創刊。富士見書房在1988年舉辦的“第一屆富士見書房幻想長篇小說大賞”推動了幻想小說的盛行。那個時期描寫劍士成長曆程的《羅德島戰記》、講述天才美少女魔導士的《秀逗魔導士》等幻想系小說都非常有人氣。而自從《秀逗魔導士》動畫化以後,輕小說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了,現在各大書店都必定有一個輕小說的專櫃。
20世紀80年代
以傳奇作品為基礎
代表:菊地秀行的《吸血鬼獵人D》和《魔界都市(新宿)》平井和正的《幻魔大戰》
20世紀90年代
幻想小說高潮的到來
代表:《羅德島戰記》
《秀逗魔導士》
《機械女神》
《天地無用》
這些輕小說逐漸被改變成卡通片在電視上播出。動畫化成為了之後輕小說慣常使用的傳播手法之一。
21世紀初期
輕小說與時俱進
從近輕小說的發展來看,幻想系的故事已經在慢慢減少,作者越來越著眼於“現代"。
電擊文庫創刊後誕生的《Boogipop不要笑》(《不吉波普不笑》)系列(作者/上遠也浩平)開闢了與世界系的先河,之後《奇諾之旅》《終焉的年代記》等小說也陸續登場。
另外,包含SF元素的輕小說《涼宮春日》登載卡通片上取得了壓倒的成績,可算是在另一層面上的高潮。
同時,西尾維新的《戲言》在年輕人這個年齡層收那個得到了大多數支持。
當前
最有人氣的輕小說到底屬於哪種類型呢?
電擊文庫的編輯三木一馬回答說:“據電擊文庫的銷量來看,以‘現代’為主體的作品賣的很好,但是像《奇諾之旅》這樣以世界為舞台的幻想系作品也很有人氣,也許不能一概而論吧。”
插畫家的發展
輕小說漸漸走紅後,為小說繪製插畫的插畫家群體也漸漸成長起來。如今擔任《奇諾之旅》、《召喚之夜》插畫工作的黑星紅白以及擔任《火焰紋章》插畫工作的原田武人都可說是插畫界的領袖人物。
展望
根據2005年日本出版科學研究所五月號《出版月報》特別製作“輕小說研究”特輯,報告中指出,2004年新出版的輕小說總數,高達二一七九本,印刷量達八百三十二萬冊,再加上舊書追加的銷售量,整體市值高達四百四十億日圓。雖然“輕小說”每個月的銷售數量驚人,但在日本的卻被定位為“次文化文學”,始終被文藝評論家漠視,甚至無法在書店暢銷書名單中出現。
不過由於近年來作品與讀者的年齡層開始有多樣化的趨勢,像乙一、小野不由美等橫跨輕小說與一般向小說的作者也增加當中,甚至更有如:桐野夏生(野原野枝實)、唯川惠、山本文緒、村山由佳等從輕小說出身的作家獲得直木賞大獎或其他文學獎項的肯定,打破一般人對輕小說作品的印象,種種跡象顯示輕小說越來越受到關注,而日經BP社於2004年出版輕小說完全讀本開始介紹歷代的輕小說文學,主辦日本推理小說三大年度排行榜之一的“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排行版的寶島社也於2005年起開始每年出版“這本輕小說最厲害!”排行版,展開輕小說文藝評論及探討輕小說出版面向的開始。

文學定義

輕小說《貓耳爸爸》輕小說《貓耳爸爸》

輕小說(日文:ライトノベル,英語:Light Novel)是一種文學體裁,以十多歲的中學、高中生的少男少女為主要讀者群取向,通常使用動漫畫風格作為插畫的一種娛樂性文學作品,另外也有Juvenile或Young Adult小說的說法,Juvenile原意為青春期,比較屬於從兒童文學到國中高生階段間的文學作品走向;而Young Adult小說則為以青少年十五二十時期的讀者取向作品。

於21世紀初為讀者所認可。其風格多樣,場景變幻如同日本或者韓國/香港/台灣漫畫中迤邐一般,詞藻華麗,語言表述結合魔幻與神奇色彩,其文體多使用讀者慣常口語書寫,比較輕淺易懂適合給少年少女可輕鬆閱讀的風格,通常附有封面設計與插圖。

通常讀者群為喜愛漫畫或者喜歡奇幻文字的年輕人,包含的題材也是包羅萬象,有如戀愛奇幻科幻推理恐怖等多樣化的種類。在起源地日本,其中也有部分作品是改編自電玩動畫漫畫。因而又稱為動漫小說。

與傳統文學(純文學)的關係

輕小說的優勢與獨特魅力
輕小說的成功不是偶然的。那么,相比傳統文學,其魅力究竟在哪裡?比起前文單純的定義,這裡給出一些具體例子。
輕小說作家野村美月的著作《文學少女》是極少數不依靠改編動畫,僅憑自身魅力就俘獲無數少男少女的心的經典中的經典;還打動了不少甚至沒聽說過”輕小說“這個名詞的國內讀者,男主青梅竹馬朝倉美羽的名台詞”心葉,你一定不懂吧“至今仍被ACGN迷們所津津樂道。該作中八本作品均獲得了極高的評價,並一舉奪得了09年“這本輕小說真厲害”的第一名。
首先來說,《文學少女》具有輕小說普遍的特點,也就是極強的畫面感,作者通過對語言動作
文學少女
的細緻描寫,對人物心理的深入刻畫,使得讀者產生親眼所見甚至身臨其境的感覺,對故事情節留下深刻的印象。正是由於這種極強的感染力,使人對情節更容易理解。在“文少”系列中,作者採用了在講述一段故事後,再插入一段人物的自述或一封信的內容,情節與自述交替出現的新形式。由於自述以書中多個不同人物的口吻表達,剛看的時候或許會感到困惑與不解,但往往在書的結尾,也就是採用推理的方式來結束這一切,當一切真相大白,所有埋下的伏筆一一揭曉時,讀者就會恍然大悟,豁然開朗。這種新奇的安排在輕小說中並不少見,如三雲岳斗的《丹特麗安的書架》中,作者將全書拆分成一個個看似毫無關聯的小故事,但實際由一條暗線將他們串聯起來,這就將這本書的古樸、典雅和神秘的神話故事的特點完全表達出來,營造出一種古典敘事詩的氛圍。而有的作者則會特意將時間線打亂,在看似混亂的敘事中層層布局,巧妙地埋下伏筆,這些正體現了輕小說家非凡的文字駕馭力和大膽的創造力。
《文學少女》系列與其說是日常推理類小說,倒不如說是文學鑑賞類小說。書中經常借人物之口點評一些文學名著,其中不但能找到如太宰治、王爾德、奧斯汀、小仲馬、契柯夫等一眾文豪的名字及他們的著作,甚至可以找到各種偵探、科幻、童話等各種小說載體。從第一卷《渴望死亡的小丑》對應太宰治的《人間失格》起,到最後兩卷《惠臨神明的作家》與安德烈·紀德的《窄門》遙相呼應,故事的每一卷都以輕小說所特有的方式對應一部知名的文學名著。正是因為這樣,筆者認識了在日本家喻戶曉得宮澤賢治的作品《銀河鐵道之夜》並由此引發了濃厚的閱讀興趣,也相繼讀了《人間失格》等著作。作者對文學作品獨到而精準的品評,以及與名著相呼應的情節安排,都引發了讀者對於原著的無限遐想,這正是這部作品的魅力所在。而這些點評,都是通過女主角遠子學姐(天野遠子)吃書(遠子學姐的設定是只吃書,吃平常的食物則沒有味道)時對這些文學作品“味道”的描述加以表現。這雖然來自於傳統文學中的“通感”手法,但通過輕小說的大膽設定加以升華之後,成功去除掉了其中“比喻”的屬性,給讀者帶來一種直接的感官衝擊,展示出了極強的藝術表現力。同樣的表現手法卻能綻放出嶄新的光芒,究其根本,是由於輕小說這個載體所具有的語言特色,使作品能達到傳統小說所不能達到的效果。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服務於藝術效果,這正是輕小說的思維。
而對於書中的推理部分,與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相比,“文少”系列更多的是對日常生活的描寫而非像東野小說更多關注社會性,這可以認為是批判接受了“私小說”(或“心境小說”)的對於心理以及自我的描寫與
冰菓
探討的結果。這種對於日常的關注,有些類似於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所提出、翻譯家林少華翻譯的“小確幸”(即“微小而確實的幸福”)。這也符合了青春期少年的心理,鼓勵了年輕人去探討青春,這也是輕小說為何如此受年輕人歡迎的原因。如果說“文學少女”系列還帶有一些本格推理的色彩,那么之前的話題之作輕小說《冰菓》直接讓高中生推理學校中的怪異事件則帶有十分明顯的“日常推理”的標籤。這也從反映輕小說和一般推理小說的不同之處,即從炫學推理向日常推理的回歸,從繁瑣的殺人手段向簡單的怪異事件的回歸。貼近青少年的日常生活,以此引發讀者的共鳴,這是輕小說的一大特點。事實上,這種特點不僅僅屬於日常類輕小說,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他如奇幻類輕小說,儘管設定和世界觀變幻莫測,但不僅主人公多為青少年,其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也與青少年毫無二致。

輕小說的寫作思路有這樣一種說法:

我們現實生活著的空間叫做三次元,動畫、電影等平面媒體叫做二次元,而文字構成的世界則屬於一次元;那么輕小說則是介於一次元和二次元之間的“一點五次元”。這當然只是個比喻,但也從側面說明了輕小說既不能劃歸於動畫,又相對獨立於傳統文學。
更重要的是,在進行輕小說創作的時候,其思維方式與傳統文學是不同的。比如,支倉凍砂的《狼與香辛料》的靈感來自歐洲商業史著作《金與香辛料》,我們試想一下,同樣的情況下一個傳統文學的小說家會如何寫作呢?恐怕會通過寫男女主人公的旅行,著力表現中世紀歐洲波瀾壯闊的歷史風雲,以及人性在商業利益與道德價值之間的抉擇與救贖這樣的大格局作品吧。但對於輕小說作家的支倉凍砂來說,描寫男女主人公不同尋常的旅行、冒險和扣人心弦的商戰,展現他們智慧與勇敢的個性,在非戀愛主題傳統文學吝惜筆墨的男女主人公之間青澀的戀愛感情和互動上花費大量篇幅,則無疑更符合年輕客群的閱讀特點。從這一點來說,輕小說和國內的青春文學以及歐美類似《暮光之城》的流行文學,是有相通之處的。
狼與香辛料
並且,一般純文學都會因為害怕削弱主旨而不敢添加超現實的設定,而輕小說則沒有這樣的顧慮。一方面,日本幻想文學底蘊深厚,筆者兒時讀過一本《風與旱冰鞋》,長大現重讀仍然覺得十分優秀,而這僅僅是日本幻想文學的冰山一角;而像《銀河鐵道之夜》這樣的名著更是家喻戶曉、老少皆宜。另一方面,動漫愛好者也更希望看到更富想像力與表現力的文字作品,而很多輕小說作家本身就是ACG愛好者。當然,和動漫一樣,不是所有輕小說都有超現實設定,但構思巧妙的人物和世界觀設定無疑是吸引讀者的一大亮點。《狼與香辛料》中女主的設定是豐收之神“賢狼“赫蘿,總是能夠在關鍵時刻化為狼神美救英雄,贏得了眾多人氣。這樣說來,以吸血鬼作為男主角的《暮光之城》好像也是輕小說呢(笑)。
輕小說家的跨界轉型與嘗試
輕小說在日本圖書市場上占據著不小的份額。然而,不少輕小說的當紅作家卻頻頻越界,開始創作面向成年人的小說,並將目標直指日本通俗文學的最高獎項——直木獎。
日本每年出版輕小說2000本以上,但真能叫座的畢竟是少數。在銷量至上主義盛行的日本出版界,那些輕小說的當紅作家可謂歷經激戰的洗禮,具備了深厚的功力,這也使得以米澤穗信、櫻庭一樹等為代表的日本通俗小說界新生代的破土而出成為可能,乙一、舞城王太郎等人更是從輕小說起家,一躍成為重量級作家。
其實,從輕小說開始由輕變重,並且成功躍入正統文學龍門的作家過去也不乏先例,像上世紀80年代憑藉少女向小說步入文壇的唯川惠、桐野夏生等均成功轉型,並且如願摘得了直木獎。就連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森繪都也終於耐不住寂寞,於2005年首度推出成人作品《太陽傘下》。
不僅有村山由佳、櫻庭一樹等作家摘得直木獎,其他有如乙一摘得本格推理小說大獎、沖方丁摘得書店大獎、佐藤友哉獲得三島由紀夫獎、小野不由美獲得山本周五郎獎等,輕小說出身的作家獲得各類重量級獎項的人數也在增加。
仰望半月的夜空
流星消逝之前
自摘得“電擊遊戲小說大獎”而嶄露頭角之後,橋本紡一直以青春小說吸引年輕讀者的眼球,描寫普通少男少女“特別”故事的系列小說《仰望半月的夜空》更是廣受追捧,還被改編成動畫在電視上熱播。
其後,橋本紡一改駕輕就熟的青春套路,由新潮社推出了第一部面向成年讀者的戀愛小說《流星消逝之前》。作品描繪的是一個“深切悲痛之後靜靜的愛與寬容”的故事,其對於愛情真諦的冷靜拷問以及出乎意料的結局令人很難相信是出自橋本紡之手。小說的市場表現也頗為亮麗,出版社在發行數日後即決定加印。
橋本紡在接受《讀賣新聞》記者的採訪時說:“我真正想要寫的東西已經超越了輕小說的範疇,我也不想始終安穩地生活在少男少女的世界裡,而要在面向更多讀者的小說領域中與人一決高下。”此言或許道出了日本輕小說當紅作家頻頻越界的初衷。
面對日漸龐大的越界隊伍,著名文學評論家大森望在其《亂砍輕小說》一書中指出:輕小說雖然可以稱作是“用文字寫成的漫畫”,但其讀者層有擴大至三四十歲成年人的趨勢,輕小說中也不乏實驗性或與一般通俗小說並無二致的作品。值得期待的是,真正有實力的輕小說作家的“越境”能夠為日漸沉悶的通俗文壇注入新鮮的血液。[8]不過,這些畢竟是少數作家的自發性行為,而且這些作家一旦步入大眾文壇,也就不得不拋棄輕小說的寫作思維。同時輕小說的整體質量仍然不高,其能否獨立於動漫而繼續發展令人擔憂。輕小說發展到今天,已經注定和許多曇花一現的流行文學分道揚鑣,成為一代甚至幾代人的共同回憶;但其能否繼續傳承,不斷煥發出新的活力,成為與成人文學、兒童文學並駕齊驅的屬於而不限於青少年的新時代經典,仍有待於歷史檢驗——也讓我們來共同見證。

特點

輕小說《聖劍鍛造師》輕小說《聖劍鍛造師》

台灣角川書店綜合了日本媒體報導與各家出版社出版時的方向歸納出以下幾個特點:

1、主要以青少年等年輕讀者為對象的娛樂小說。

2、以讀者平常使用的口語來書寫。

3、在封面上、內頁上大量使用插畫,有強烈的視覺效果。

4、風格上受到漫畫、動畫的影響。

5、作者並不是向青少年訴說一個故事,而是以和青少年讀者相同的視點來描述作者本身認為有趣的故事。

6、輕小說很多時會有同系列的漫畫、動畫。由遊戲改編成小說,該小說通常會是輕小說。但反過來說,由小說改編成遊戲,該小說不一定是輕小說。

輕小說在日本 起源

吸血鬼獵人D
輕小說起源於20世紀70年代的日本。
關於輕小說的起源標誌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1975年“朝日ソノラマ文庫”(現已停刊)的創刊以及翌年集英社文庫的創刊標誌著輕小說的誕生,當時的主編菊地秀行和竹河聖等人都是後來視覺系奇幻小說的代表人物。
而另一說法是要從新井素子和冰室冴子進入文壇的1977年開始算起,尤其是那時候還是女高中生的新井素子以第一人稱撰寫青少年小說《開往星星的船》,不僅在寫法上是大膽的創新,而且也確實引起了同齡人尤其是女生的共鳴。[9]這兩種說法都有各自的道理,可以說主打天馬行空的奇幻類型小說的“朝日ソノラマ文庫”是少年向輕小說的起源;而以言情為主的女性作家們的作品則是少女向輕小說的源流——因此把兩者結合起來,才是完整的輕小說之源。[10]20世紀80年代:傳奇作品的興起
代表:菊地秀行的《吸血鬼獵人D》和《魔界都市(新宿)》平井和正的《幻魔大戰》
夢枕貘講述逃脫不了獸化命運的少年的故事《幻獸少年》、菊地秀行的以未來新宿為舞台的傳奇小說《魔界都市(新宿)》都讓當時少年們的心活躍起來。
到了80是年代後期,角川Sneaker文庫、富士見fantasia文庫也陸續創刊。富士見書房在1988年舉辦的“第一屆富士見書房幻想長篇小說大賞”推動了幻想小說的盛行。[11]20世紀90年代:幻想小說高潮的到來
羅德島戰記
代表:
《羅德島戰記》
《秀逗魔導士》
《機械女神》
《天地無用》
這一時期描寫劍士成長曆程的《羅德島戰記》、講述天才美少女魔導士的《秀逗魔導士》等幻想系小說都非常有人氣。自從《秀逗魔導士》動畫化以後,輕小說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了,之後各大書店都必定有一個輕小說的專櫃。這些輕小說逐漸被改編成卡通片在電視上播出並獲得成功後,動畫化成為了輕小說常用的傳播手法之一。[11]21世紀初期:與時俱進的輕小說
輕小說的發展進入千禧年以來,幻想系的故事已經在慢慢減少,作者越來越著眼於“現代"。
電擊文庫創刊後誕生的《不吉波普不笑》系列(文:上遠也浩平)開闢了與世界系的先河,之後《奇諾之旅》《終焉的年代記》等小說也陸續登場。
同時,包含SF元素的輕小說涼宮春日系列在改編動畫上取得了壓倒性的成績,可算是在另一層面上的高潮。
另外,西尾維新的《戲言》在年輕人中得到了廣泛支持。
時下輕小說在日本勢不可擋,不但開始大肆進軍動漫、遊戲甚至電影界,而且日本全國性的報紙、雜誌也開始刊登輕小說的書評、特輯等文章。輕小說與動漫、遊戲界緊密掛鈎,形成了不可分割的關係。另外,以成人遊戲原作為基礎的輕小說非常流行,無論是男性向還是女性向都取得了一定的市場。
知名獎項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10張)從2005年開始日本寶島社每年都會根據讀者票選,選出“年度作品”及“年度男角色·女角色”排名(05年版是評04年的小說,每年如此),並將結果發表在《這本輕小說真厲害!》導覽書上。票選的結果可以展現一定的讀書趨向,此外還有依託該排名的獎項“這本輕小說真厲害!”大賞。05年排名首位的是《涼宮春日物語》系列,06年則是西尾維新的《戲言系列》大殺四方,07年《狼與香辛料》俘獲了讀者的心,而08年的《全金屬狂潮》因為主角告白而滿載而歸。09年版評出的輕小說是野村美月的經典作品《文學少女》。2010年獲得冠軍的則是充滿喜感的《笨蛋測驗召喚獸》。2011年第一名是鐮池和馬的大人氣作品《魔法禁書目錄》。而12年與13年連續兩年實現全面制霸的則是以新穎獨特的網遊題材和老道的筆力取勝、有“宇宙神作”之稱的《刀劍神域》。14年獲獎的則是渡航的殘念系作品《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果然有問題》。[12]展望
輕小說進入千禧年來大放異彩,日本各大出版社紛紛加入“輕小說戰爭”,除角川、電擊及富士見這“輕小說御三家”外,其他出版社也來分一杯羹。2005年,繼電擊文庫和角川文庫的輕小說作品《灼眼的夏娜》和《涼宮春日的憂鬱》被改編成動畫後,日本各大出版社聞風而動,看準了輕小說改編成動畫的良好勢頭,相繼將旗下輕小說打入動畫市場。輕小說在日本引發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動漫大戰”。
根據2005年日本出版科學研究所五月號《出版月報》特別製作的“輕小說研究”特輯,2004年新出版的輕小說總數高達2179本,印刷量達832萬冊,再加上舊書追加的銷售量,整體市值高達440億日圓。雖然輕小說每個月的銷售數量驚人,但在日本卻被定位為“次文化文學”,曾長期被文藝評論家漠視,甚至一度無法在書店暢銷書名單中出現。
不過由於作品與讀者的年齡層逐漸開始有多樣化的趨勢,像乙一、小野不由美等橫跨輕小說與一般向小說的作者也增加當中,甚至更有如桐野夏生(野原野枝實)、唯川惠、山本文緒、村山由佳等從輕小說出身的作家獲得直木賞大獎或其他文學獎項的肯定,打破了一般人對輕小說作品的印象。種種跡象顯示輕小說越來越受到關注,而日經BP社於2004年出版《輕小說完全讀本》開始介紹歷代的輕小說文學,主辦日本推理小說三大年度排行榜之一的“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排行版的寶島社也於2005年起開始每年出版“這本輕小說真厲害!”排行版,開啟了輕小說文藝評論及輕小說出版面向探討的先河。

發展

日本人氣輕小說《紅》日本人氣輕小說《紅》

根據2005年日本出版科學研究所5月號《出版月報》特別製作“輕小說研究”特輯,報告中指出,2004年新出版的輕小說總數,高達2179本,印刷量達832萬冊,再加上舊書追加的銷售量,整體市值高達440億日圓。雖然“輕小說”每個月的銷售數量驚人,但在日本的卻被定位為“次文化文學”,始終被文藝評論家漠視,甚至無法在書店暢銷書名單中出現。

不過由於近年來作品與讀者的年齡層開始有多樣化的趨勢,像乙一小野不由美等橫跨輕小說與一般向小說的作者也增加當中,甚至更有如:桐野夏生(野原野枝實)、唯川惠山本文緒村山由佳櫻庭一樹等從輕小說出身後轉移至文學領域的作家獲得直木賞大獎或其他文學獎項的肯定,打破一般人對輕小說作品的印象,種種跡象顯示輕小說越來越受到關注,而日經BP社於2004年出版輕小說完全讀本開始介紹歷代的輕小說文學,主辦日本推理小說三大年度排行榜之一的“這本輕小說最厲害!”

排行榜的寶島社也於2005年起開始每年出版“這本輕小說最厲害!”排行榜,展開輕小說文藝評論及探討輕小說出版面向的開始。

代表作品

日本

《涼宮春日的憂鬱》《涼宮春日的憂鬱》

朝日ソノラマ

ソノラマ文庫

*高千穗遙—《棘手拍檔》
*菊地秀行—《吸血鬼獵人D》《魔界都市<新宿>》
*笹本佑一—《ARIEL》
*夢枕貘—《幻獸少年
*庄司卓—《倒凶十將傳
講談社
講談社文庫/講談社Novels
*西尾維新—《戲言系列》
*小野不由美—《十二國記》
*田中芳樹—《藥師寺涼子之怪奇事件簿》、《創龍傳》
*奈須きのこ—《空之境界》

集英社

スーパーダッシュ文庫
*海原零—《銀盤萬花筒》
*倉田英之—《R?O?D》
JUMP J BOOK
*村山由佳—《おいしいコーヒーのいれ方》
*乙一—《夏天、花火與我的屍體》、《天帝妖狐》
集英社コバルト文庫
*新井素子—《あたしの中の…》
*冰室冴子—《クララ白書》
*桑原水菜—《炎之蜃氣樓》
*今野緒雪—《瑪莉亞的凝望》
*赤川次郎—《吸血鬼系列》

《只有你聽到》《只有你聽到》

角川書店

角川スニーカー文庫
*赤堀悟—《MAZE☆爆熱時空》
*乙一—《失蹤HOLIDAY》、《只有你聽到》、《寂寞的頻率
*谷川流—《涼宮春日系列》
*水野良—《羅德斯島戰記》
*吉田直—《聖魔之血》
*淺井ラボ—《されど罪人は龍と踴る》
角川ビーンズ文庫
*喬林知—《今日開始魔王!》
*雪乃紗衣—《彩雲國物語》

徳間書店

徳間デュアル文庫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

富士見書房

富士見ファンタジア文庫
*竹河聖—《風之大陸》
*榊一郎—《廢棄公主》
*庄司卓—《宇宙戰艦大和洋子》
*神坂一—《秀逗魔導士》
*水野良—《魔法戰士李維
*舞阪洸—《火魅子傳》
*吉岡平—《無責任艦長》
*秋田禎信—《魔術士歐菲》
*賀東招二—《驚爆危機》
Enterbrain

法米通文庫

輕小說《文學少女》系列劇場版化動漫電影南方網輕小說《文學少女》系列

*田口仙年堂—《吉永さん家のガーゴイル》
*木村航—《我是小黏黏(ぺとぺとさん)》
メディアファクトリー
MF文庫J
*阿智太郎—《陰守忍者》
*桑島由一—《神様家族》
Media Works

電撃文庫

*時雨澤惠一—《奇諾之旅》、《艾莉森》
*おかゆまさき—《撲殺天使》
*高橋彌七郎—《灼眼的夏娜》
*渡瀨草一郎—《空ノ鍾の響く惑星で》
*阿智太郎—《急救超人兵團》
*秋山瑞人—《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
*上遠野浩平—《ブギーポップは笑わない》
*川上稔—《AHEADシリーズ?終わりのクロニクル》
*竹宮ゆゆこ—《わたしたちの田村くん》
*橋本紡《仰望只有半月的夜空》

早川書房

ハヤカワ文庫JA
*沖方丁—《殼中少女
*森岡浩之—《“星界”系列》

華人圈

《幻城》《幻城》

游素蘭:《天使迷夢》(全3冊)、《黑公主》(全5冊)、《夏茵王》(全1冊)、《星辰之戰》(全1冊)、

《甜美的回憶》(全2冊)

高永:《讓我心疼的女孩子》

郭敬明《幻城》

邊向陽:《頭重腳輕》

中國化
基本概況
“輕小說”這個詞或許對於你來說還有些陌生,但如果你是一個動漫迷的話,那么你所熟悉的《涼宮春日的憂鬱》、《灼眼的夏娜》等前段時間的當紅動漫,都是從“輕小說”改編過來的。這類小說在封面設計以及內容規劃上大量採用動漫手法和插圖,甚至部分作品本身就是改編自電玩、動畫、漫畫,讀起來很輕鬆。
本月,柴村仁《我家有個狐仙大人》、時雨澤惠一《艾莉森》及《莉莉亞&特雷茲》三部人氣“輕小說”同時宣布將改編成動畫版(複習請看:輕小說[我家有個狐仙大人]動畫化時雨沢恵一兩部作品同時動畫化),在日本掀起了一輪“動漫大戰”。近一年來,國內也湧現了大量的“輕小說”讀物,如《親小說》、《幻想1+1》、《新幹線》等。
聲勢浩大日本動漫爭搶“輕小說”
“輕小說”種類繁多,凡是能想得到的,幾乎都能寫成“輕小說”,如今“輕小說”可以分為幻想型、冒險型、朦朧型、神秘型、歷史傳奇、愛情小說等。猶如變色龍一般,動漫文化中什麼流行元素都可放進去。而最熱的動漫作品也大多來自“輕小說”,越來越多的人認為也許有一天ACG(動畫、漫畫、遊戲的總稱,泛指動漫產業)會變成ACGN(動畫、漫畫、遊戲加輕小說)。
經過20多年的發展,“輕小說”在近年來大放異彩,日本各大出版社紛紛加入“輕小說戰爭”,除角川、電擊及富士見這“輕小說御三家”外,其他出版社也來分一杯羹。據統計,日本每年有數百本輕小說推向市場,營業額高達約500億日元!
繼日本最負盛名的兩大文庫———電擊文庫和角川文庫的小說作品《灼眼的夏娜》和《涼宮春日的憂鬱》被改編成動畫後,日本各大出版社聞風而動,看準了小說改編成動畫的良好勢頭,相繼將旗下“輕小說”打入動畫市場。“輕小說”在日本引發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動漫大戰”。
進入中國“輕小說”迅速走紅
隨著“輕小說”的熱銷,國內也開始湧現大量的“輕小說”讀物。《親小說》《幻想1+1》、等“輕小說”也在07年相繼推出,迅速占領青春讀物的市場。
另外,目前國內原創漫畫的領頭人,"漫友"雜誌社在輕小說方面也頗有建樹,其旗下的《長安幻夜》,《大joker許多魚》不但在雜誌上連載,在網路上也大受好評.
引領時尚有望成動漫生力軍
“輕小說”的“入侵”也引起了國內動漫界的高度關注,大多數業內人士對此表示歡迎,希望“輕小說”能夠為中國動漫注入活力,引領中國動漫的新時尚。某出版社一位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日本,輕小說已經成為動漫產業的生力軍,雖然輕小說在中國剛開始流行,但是它已經對中國動漫產生影響,也正在培養一批漫畫新人。我們正在計畫將輕小說中的一些優秀作品改編成動畫,我相信輕小說肯定也會成為中國動漫的生力軍之一。”還有一些業界人士表示,現在國產漫畫最缺乏的就是創意和劇本,“輕小說”正好可以為國產漫畫提供原創故事,產生推動中國動漫的發展的動力。
輕小說理解
縱觀輕小說最近幾年在國內的發展趨勢,不得不說輕小說的潛力很大,以後的前景必將輝煌。趁著日本動漫對中國愛好者的強烈影響,國內越來越多的動漫迷不在僅僅局限於觀看動畫欣賞動畫,他們更希望於開創屬於中國的動畫風。於是漫展發展了,漫畫發展了,COSPLAY發展了,網路廣播劇發展了,同人誌發展了,插畫發展了,3D遊戲發展了,動漫周邊也發展了,除了動畫屬於例外——因為製作動畫的成本資金我們需要考慮(當然我們不能忘記《夢裡人》的貢獻,作為把漫畫製作為動畫的飛躍性,我們還是很看好這種前景的。但是由於資金成本等各個方面的原因,《夢裡人》的質量欠佳。中國不是沒有製作高水準的技術,關鍵看怎么弄出來了。而且以目前國家的標準來看,製作動畫的題材有些偏向低齡化)——現在不知道海賊王,火影什麼的人還真是少得可憐。
在動漫界,俗話說得好——ACG不分家。這裡的ACG,指的是動畫、漫畫、遊戲(遊戲類別不分網路、家機、掌機)。但按照現在的發展情況來看,應該是ACGMN(指動畫、漫畫、遊戲、音樂、廣播劇、輕小說,其實還應該算上日劇……雖然每年每個季度都有動漫改編而成的日劇存在,但存在感卻很薄弱)不分家才對。這是一個死循環,但卻又循環得合理,循環得令眾人津津樂道。其中,在ACGMN中,在國內發展得比較薄弱的應該是N(輕小說)。前些年國內基本都只看過創龍傳和銀河英雄傳說的人,可能是最早接觸輕小說的類群了。那個時候也動筆寫寫,不過寫原創的現在改行寫網路小說了,而一直堅持寫動漫同人而且還寫得不倫不類的,大概就是國內寫輕小說人群的“始祖”了。
現在日本輕小說的發展幾乎在頂峰時期,還真沒看見過有哪個動畫沒出過官方輕小說的。原本以為沒有小說版的動畫,上網一搜尋,小說版便鬼一般地出現在你的眼前。大家都清楚的了解喜歡動漫的人的脾性,寧可錯殺一千不準放過一個,於是輕小說的論壇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在大家面前。不過真正搞專業錄入下載的論壇很少。據我觀察,一般都是占據一個論壇的一個小區的情況比較多。在網路和動漫的幫助下輕小說迅速普及,那么,有些人就不止步於看,還想寫寫自娛。現在我們大致所了解的,也就這么多了。
通過國內的動漫雜誌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輕小說欄目和專題都是新增。特別是近一年來,國內不但出版了日本輕小說,而且還引進正版!多年來我們受著盜版動漫書籍的毒荼,終於有點青天見白日了。我們還可以從其他方面看出輕小說普及的速度。一個小小的免費的論壇,由於是專門搞輕小說下載、錄入、翻譯方面的,結果開論壇半年由於線上人數上千過於擁擠而不得不購買伺服器變為獨立論壇。這件事似乎在昭示著,國內的輕小說文學之風正在席捲我們!
在學校附近的書店我看到幾款雜誌,上面赫然印刷著輕小說、輕閱讀、輕文學、徵集輕小說稿件的文字。我有些吃驚。說起來,國內比較正規的輕小說雜誌有漫友文化的《親小說》和前線文化的《前線小說》(已停刊)外,我真的很少再看見符合輕小說風格的雜誌(遊戲雜誌《掌機王》曾翻譯並出版了PS遊戲《怪物獵人》的輕小說版,比較正規)。或許是我孤陋寡聞,但是各個出版社和文化公司都在盯輕小小說這個前途不可限量的領域,各位編輯含辛茹苦地製作出的雜誌竟然不符合輕小說類的規格,那么不過我想請問一句,大家真的了解輕小說知道輕小說並且真的為了輕小說才製作雜誌的么?
其次是輕小說的筆觸。輕小說是一種看似文字平淡、情節高潮起伏不大、對於場景和人物服飾動作描寫少、全篇充斥著人物對話的類型,但強烈的分鏡感卻能激起腦中的想像將小說故事自動在腦內補充完整。輕小說注重分鏡感,這是國內小說所沒有的特點。寫慣了國內類型小說的人,想寫輕小說的時候提起筆來卻無從下手,恐怕編個人物對話就已經夠費勁的了吧。輕小說不是對話對,而是幾乎全文就剩對話了,當然也有別的例外。我個人覺得輕小說里的心理描寫更直白不矯情,說起來就是讓人感覺清新自然。而國內的心理描寫則喜歡調動讀者情感,用一些深沉的象徵手段來打動心靈,所以一些句子美得超凡脫俗,卻也未免顯得太過矯情了些。由此看來,正是因為直白、坦率的行文風格,輕小說才更能受國內讀者的喜歡。不過一些已經習慣80後和韓式小說的人在初拿起輕小說的時候很受不了這種哪怕是寫激烈的戰鬥高潮時給人的感覺也依然淡然的感覺。截止現在,很難說有人在沒接觸動漫時就先愛的輕小說,只有動漫愛好者心存大愛所以才愛屋及烏了。
角川書店
角川Sneaker文庫
赤堀悟—《MAZE爆熱時空》
乙一—《失蹤HOLIDAY》、《只有你聽到》、《寂寞的頻率》
谷川流—《涼宮春日系列》
水野良—《羅德斯島戰記》
吉田直—《聖魔之血》
淺井ラボ—《されど罪人は龍と踴る》
角川Beans文庫
雪乃紗衣—《彩雲國物語》
喬林知—《今天開始做魔王》
結城光流—《少年陰陽師》
清家未森—《替身伯爵》
村田栞—《東方妖遊記》
徳間書店
徳間デュアル文庫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
富士見書房
富士見Fantasia文庫
竹河聖—《風之大陸》
榊一郎—《廢棄公主》
庄司卓—《宇宙戰艦大和洋子》
神坂—《秀逗魔導士》
水野良—《魔法戰士李維》
山門敬弘—《風之聖痕》
舞阪洸—《火魅子傳》
吉岡平—《無責任艦長》
秋田禎信—《魔術士歐菲》
賀東招二—《全金屬狂潮》
葵關南—《學生會的一己之見》
鏡貴也—《傳說中勇者的傳說》
石踏一榮—《HighSchoolDxD》
富士見Mystery文庫
櫻庭一樹《GOSICK》
MF文庫J
赤松中學—《緋彈的亞里亞》
山口升—《零之使魔》
平坂読—《我的朋友很少》
阿智太郎—《陰守忍者》
桑島由一《神様家族》
松野秋鳴—《MM一族》
築地俊彥—《肯普法》
淺野一—《迷茫管家和懦弱的我》
電撃文庫
時雨澤惠—《奇諾之旅》、《艾莉森》、《莉莉亞與特雷茲》
五十嵐雄策—《乃木坂春香的秘密》
おかゆまさき(高橋彌七郎&鐮池和馬)—《撲殺天使》
高橋彌七郎—《灼眼的夏娜》
渡瀨草一郎—《天空之鐘響徹惑星》
阿智太郎—《急救超人兵團》
秋山瑞人—《伊里野的天空、UFO的夏天》
上遠野浩平—《ブギーポップは笑わない》
川上稔—《終焉的年代記》《境界線上的地平線》
竹宮悠由子—《我們倆的田村同學》《龍與虎!》《金色年華》
橋本紡—《仰望半月的夜空》
有川浩—《圖書館戰爭》
鐮池和馬—《魔法禁書目錄》
成田良悟—《BACCANO!(永生之酒)》《Durarara!!(無頭騎士異聞錄)》
入間人間—《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電波女與青春男》
川原礫—《SwordArtOnline刀劍神域》《加速世界》
伏見司—《我的妹妹哪有這么可愛!》
杉井光—《神的記事本》《離別的鋼琴奏鳴曲》
鴨志田一《櫻花莊的寵物女孩》
早川書房
ハヤカワ文庫JA
沖方丁—《殼中少女》
森岡浩之—《“星界”系列》
FAMI通文庫
野村美月—《文學少女》《光還在地球的時候》
井上堅二—《笨蛋,測驗,召喚獸》
木村航—《我是小黏黏》
櫂末高彰—《學校的階梯》
田口仙年堂—《吉永家的石像怪》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