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木塞

軟木塞

軟木塞素有葡萄酒“守護神”的美譽,一直以來都被認為是理想的葡萄酒瓶塞。它的密度和硬度要適中、柔韌性和彈性要好、還要有一定的滲透性和粘滯性,葡萄酒一旦裝瓶後,酒體與外界接觸的唯一通道便由軟木塞把守著。著名的霍格酒窖曾做過一次30個月的研究實驗,對比了天然橡木塞、合成塞和史蒂文螺鏇塞的使用效果,結果發現,螺鏇塞對比前兩種有著完全的優勢,雖然它讓消費者失去了享受開瓶時的浪漫場面,但相比之下,這似乎遠比保持住葡萄酒的品質渺小得多,開瓶後能夠發現杯中酒可繼續演變的潛力、悠長的香氣和清爽宜人的曼妙品質,應該更具魅力。

簡介

軟木塞軟木塞

天然軟木塞本身柔軟而富有彈性的特質能很好地密封瓶口,又不完全隔絕空氣,有利於瓶中的葡萄酒慢慢發育和成熟,使得葡萄酒口感更加醇香圓潤。

來源

“Quercus軟木”是那些只生長在某些地中海西部地區的一種生長緩慢、終年常綠 橡木的植物學名稱。這種樹需要大量的陽光,還需要低降雨量和稍高濕潤度的完美結合,它的樹皮質量和厚度根據生長地方的特定環境條件而顯不同。

因為有樹皮這個綿軟的保護層及特別是對火的絕緣,橡木才得以不斷的生長。許多樹因為失去樹皮而死去,因為樹皮能把必需的能量——樹液輸送到整棵樹。這種軟橡木有兩層樹皮。內層的樹皮是有生命力的,它是每年新樹皮生長的基礎。當老樹皮向外長並死去後,新樹皮就擔負起繼續生長的重任。外層死的樹皮可以剝去,這樣不會傷到 樹木,但要小心不要刺入有生命力的內層樹皮。

直到樹齡達到25年時才能對樹進行第一次收穫。這次收穫的橡木在大小和密度上都很不規則,因此不適合用作葡萄酒瓶塞,通常會被用來做地板或良好的絕緣材料。9年後,可以對樹再次進行收穫,但這次收穫的橡木仍不夠好來用作瓶塞。直到第三次收穫—這時樹齡已達52年了。此時樹木的大小規格和密度才能使其成為合適的葡萄酒瓶塞材料。一棵橡木一生中通常可有13-18次有用的收穫。

藉助一把鋒利的斧頭就可以用手把軟橡木剝下來,這些樹皮隨後會被堆疊起來進行風化。那些被剝了樹皮的樹會被小心的標上記號和數字,這樣以後的收穫者就可以知道哪棵樹可以再次進行收穫了。

一旦被運到 葡萄牙的工廠進行加工,這些橡木會被再次堆疊起來進行風乾長達3個月。適當的濕度對橡木的彈性和可壓縮性至關重要。風乾後,這些軟木會被放入沸水中浸泡90分鐘,一是為了消毒,二是為了讓其彎曲的形狀變平整。隨後,軟木還要放置3到4周讓其達到理想的濕度。接著這些材料會被一條條的擺放整齊,然後按照瓶子的大小和需要的形狀在上面打出木塞。在這個打孔的過程中,需要打孔者非常的專注投入才能打出最高質量的產品。之後,再打磨木塞的頭部和軀體,使所有木塞都有一致的長度和直徑。需要注意的是樹皮的厚度決定著木塞的直徑,而不是樹皮的長度,因此樹的年輪像是被縱向地植入木塞中。接著會對木塞進行清洗並吹乾,大部分會被用氯或過氧化氫漂白,這樣不但能消毒,還能把剩餘的雜質去掉。也有一些是不用漂白的,這取決於葡萄酒廠的需求。木塞會按質量分等級,也會打上葡萄酒廠的名字。最後,在木塞的表面噴或塗上矽樹脂、石蠟或樹脂,這是為了容易塞入瓶口,也可提高對玻璃瓶的密封度。然後,用塑膠袋包裝好就可以發貨了。

問題的出現

“木塞味” ——當葡萄酒被一種名叫2,4,6三氯 苯甲醚(TCA)的化學物質污染後很短時間就會冒出來的氣味。當軟木塞與濕氣、 氯氣和 黴菌接觸後就會產生這種物質。而從軟木的收穫到葡萄酒的裝瓶,軟木都可能會暴露在這三種物質下,導致TCA的形成。濃度只要達到一萬億分之四,人的鼻子就能嗅出這種木塞味。輕微帶有木塞味的葡萄酒也許只是僅僅聞起來像橡木,但味道重的則聞起來像發霉的濕紙板或舊報紙。在此狀況下,濃郁的芳香、果香以及橡木香都會被這種發霉的氣味奪走。帶木塞味的葡萄酒對健康絕無壞處,它只是聞起來和嘗起來都很糟糕,而最嚴重的問題是花了很多錢買了瓶劣質葡萄酒,而且在沒開瓶前又無論如何都不能知曉這些,只是如果遇到一位信譽好的商家,他是會換掉那些受到污染的葡萄酒的。

替代品

名列於《葡萄酒鑑賞》雜誌中的葡萄酒,大概有6%都出現過木塞味。為什麼這個行業還在用這種有缺陷的瓶塞呢?

作為瓶塞,富有優良傳統的軟木塞將會艱難地、逐漸地消失。儘管許多人認為:軟木塞的使用是一種高貴的歷史遺蹟,它使開啟葡萄酒瓶成為一個有難度且有學問的動作。讀者可曾見過在餐館裡那些很深奧的開瓶及聞塞儀式?螺鏇瓶蓋的酒給人的印象就是“便宜貨”。那么答案在哪呢?有用聚乙烯做成的合成瓶塞,像Cellukork這個牌子。這些瓶塞看起來、聞起來都很像真的軟木塞,也需要開瓶器來取出。然而,它有兩大弊端:一是它與瓶子吻合得太緊以至於很難取出,這個問題肯定會經過研究而得以解決。另一個是潛在的擔憂,這些合成材料是不是真的不起反應、很長時間後還是惰性的?它會影響酒的味道嗎?很顯然,對於那些把酒長時間存放在 酒窖里的人來說,這確實是值得擔憂的事。已有葡萄酒廠在實驗,把使用這些塑膠瓶塞的酒長期存放,來看究竟會有什麼發生,但最終結果出來還得等上幾年。

讓我們回到螺鏇瓶蓋吧。它不僅密封性很強,而且很人性化----就算你忘了開瓶器也不用很費勁。它還給予葡萄酒一種家的感覺,沒有了那種深奧的讓人總是聯繫到“高貴” 的印象。因此螺鏇瓶蓋讓葡萄酒無論在形象上還是實際上都更容易被接受。而問題是,還是這個老話題:陳放。螺鏇瓶蓋能不能長時間很好地保存葡萄酒呢?然而,還沒有人進行結論性的試驗。主要的問題是,許多追求質量的釀酒商對優質葡萄酒市場很注重,他們對於是否要把瓶塞換成螺鏇瓶蓋躊躇不前,因為他們不想他們的產品被認為是劣質品。同樣,這也是這個行業本身形成的一種印象。

最終答案

正因為全球都在擔憂瓶塞質量的下降以及它對瓶塞行業的巨大影響,一組美國瓶塞供應商在1992年成立了“瓶塞質量委員會”。該委員會的職責是從根源上提高瓶塞的質量,建立一個教育性項目來幫助葡萄酒廠,並制訂瓶塞質量的行業標準。 對合成瓶塞的研究在繼續著。許多葡萄酒廠都在做塑膠瓶塞的試驗,如果沒什麼問題出現的話,酒廠很可能會效仿。

無論一瓶葡萄酒用的是什麼瓶塞,最終體驗的還是葡萄酒本身。不管我們是拔出木塞,鏇開螺鏇瓶蓋還是通過其他的方式打開那令人驚嘆的美酒,最重要的還是酒帶給我們每天生活的享受。

傳統

在 葡萄酒剛誕生時橡木就被用作瓶塞了。公元前5世紀的希臘人有時候用橡木來塞住葡萄酒壺,在他們的帶領之下,羅馬人也開始使用橡木作為瓶塞,還用火漆封口。

然而軟木塞在那個年代還沒有成為主流。那時最常見的用來作為葡萄酒壺和酒罐的瓶塞是用火漆或者 石膏,並在葡萄酒表層滴上 橄欖油(來減少酒與氧氣的接觸)。而在中世紀時,軟木塞很顯然被完全的捨棄。那時的油畫描述的都是用纏扭布或皮革來塞上葡萄酒壺或酒瓶的,有時會加上蠟來確保密封嚴實。

直到17世紀中葉軟木塞才和葡萄酒瓶真正地聯繫在一起。當時,作為另一個選擇,毛 玻璃瓶塞也不時地出現,以便能適合不同的瓶頸,這種瓶塞使用了很長時間。直到1825年,這些玻璃塞還依然是瓶塞的選擇。最後,這些玻璃塞終於被捨棄掉,因為如果要把這些瓶蓋取出,除了把瓶子打爛之外幾乎別無它法。在軟木塞作為實用的瓶蓋被廣泛使用前,有一個疑問,那就是要找到一種能很容易鑽入橡木並能把軟木塞取出來的工具。首次提到類似的開瓶器具是在1681年,它被形容為“一條用來把軟木塞從瓶子裡拽出來的鋼蠕蟲”。這個手動工具當時在50年前就已經被用於把子彈和軟填料從槍枝中取出來。一開始被稱為瓶子鑽,直到1720年才被正式稱為 開瓶器。

標準

中國葡萄酒行業發展迅速,但對於被稱為“葡萄酒生命衛士”的軟木塞卻很少有人去研究,導致我國一直沒有軟木塞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軟木塞行業無序競爭現象嚴重。為了改變這一現狀,國家葡萄酒及白酒、露酒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歷時兩年多,制定了《 酒類及其他食品包裝用軟木塞》 國家標準。該標準在適用範圍、專業術語的運用、格式的統一性方面均經過專家嚴格審查,內容詳實,科學規範,具有極強的可操作性。《酒類及其他食品包裝用軟木塞》規定了酒類及其他食品包裝用軟木塞的術語和定義、產品分類、要求、試驗方法、檢驗規則、標誌、包裝、運輸及貯存。《酒類及其他食品包裝用軟木塞》適用於酒類、飲料及其他食品包裝容器使用的軟木塞。

分類

紅酒軟木塞是有等級之分的。

天然塞

有一種叫做天然塞,因其沒有經過特殊處理而得名,天然塞具有外觀多小孔的特徵,但是被擠壓進酒瓶後小孔因此消失。其他處理過的軟木塞根據其表面細孔孔徑大小、表面是否有硬木和表面粗糙程度劃分為特級、超級到一、二、三級等。

等級低的軟木塞是不可以用來直接裝瓶的,因為其表面具有很多參差不齊的孔,縫隙太大,會引起溢酒。所以這樣的軟木塞要經過進一步加工,那就是將小孔填滿,即填充處理。一般工序就是先將處理軟木塞時產生的軟木屑與膠水混合,接著和軟木塞一起放在處理機上滾動,大孔即可填平,最後生成了沒有明顯的小孔,但能看出填充痕跡的填充塞。

複合塞

還有一種軟木塞叫複合塞,望文生義就知道它肯定是幾種原料加工而來的。沒錯,複合塞是由一些軟木粒和膠水混合後,填入模具中壓制而成的,可是軟木怎么會是顆粒狀的呢?軟木粒當然不是純天然的,它是由那些軟木塞加工過程中剩下的邊角料或者孔徑特別大的軟木塞經過粉碎機打碎而成的。同時,因為模具的不同,複合塞可以根據需要製成不同的形狀和規格,其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看到明顯的顆粒粘合在一起。

細心的朋友會發現香檳酒塞是兩種塞的複合體,它的主體是複合塞,只是有一段加上了兩三片厚度不均的天然軟木。隨著工藝的發展提升、用途的需要,現在的軟木塞大多經過上面幾種木塞再複合而成。香檳酒塞就是最好的證明。

套用

異性軟木塞異性軟木塞

不論材質是天然的或合成(人造)的,均能達到密封的效果,且不受形狀的限制。

1、高檔酒類包裝的封口。如:葡萄酒、香檳酒、果酒、黃酒等。

2、各種工藝品配飾。

3、特殊瓶裝液體的包裝。如:高級植物油。

轉化

從樹皮到軟木塞

1.生產一個軟木塞,一般需要6個月到1年的時間,從剝樹皮開始。在世界最大的軟木生產國——葡萄牙,收穫季節從5月開始,到6月結束。收穫的時候,工人非常小心地剝下 栓皮櫟(一種櫟木類落葉喬木,樹皮中輕軟且富有彈性的“ 木栓層”特別發達)的木栓層,不能太深,否則大樹將因無法抵禦寄生蟲而枯死。每次收穫之後,要等9年才能在同一株栓皮櫟身上剝取木栓層。一株健康栓皮櫟的壽命是200年,最多只能剝取18次。

2.剝取下來的木栓層放在露天存放。夏天的好太陽可以曬乾木栓層里的水分;秋天連綿的雨水又把木栓層所含的丹寧清洗乾淨。在行話里,這段日子叫做軟木的“穩定期”,長達半年,再長就有發霉的危險。

3.乾燥後的軟木板就可以切割成軟木塞了。切割也是一門藝術,富有經驗的工人只須看一眼,就可以判斷一塊板材質地的優劣。切割下來的碎屑絕對不能浪費,它們被收集起來,是加工聚合軟木塞的好材料。

4.軟木塞成品還要消毒、 遴選,揀出表面有細棱或裂縫等瑕疵的產品。高質量的軟木塞,表面必須光滑,細孔小而少。

優劣

天然軟木塞 已有千年的歷史了 ,但一個致命的缺陷在一直存在——它會使葡萄酒帶有壞木塞味。壞木塞的味道聞起來不清爽,像是雨水打濕了的報紙或紙板的味道,這種物質的來源是橡木塞內的消毒劑和沒有完全清除的黴菌的反應物,叫做TCA(氯苯甲醚),會導致葡萄酒品嘗起來平淡,腐敗的味道吞噬了果香和花香。葡萄牙木塞協會通過對2005年《葡萄酒觀察者》在加利福尼亞納帕舉辦的一場2800瓶的盲品葡萄酒的總結,報告說使用軟木塞會導致葡萄酒有0.7%到1.2%的腐壞率,甚至有人說有高達5%到10%的風險。

合成塞,一種橡膠製品,因外形和作用及其相似,是傳統軟木塞的常見替代品。但因其只能短暫的保持葡萄酒的抗氧化時間(約18個月),裝瓶後需儘快飲用;雖避免了TCA的干擾,但有時會對葡萄酒留下一些化學橡膠的味道,因此對使用者和飲用者的印象平平。

螺鏇塞,可以達到做好的瓶口密封效果,大大消除生產商和購買者對“木塞味”和氧化隱患的顧慮。著名的霍格酒窖曾做過一次30個月的研究實驗,對比了天然橡木塞、合成塞和史蒂文螺鏇塞的使用效果,結果發現,螺鏇塞對比前兩種有著完全的優勢,雖然它讓消費者失去了享受開瓶時的浪漫場面,但相比之下,這似乎遠比保持住葡萄酒的品質渺小得多,開瓶後能夠發現杯中酒可繼續演變的潛力、悠長的香氣和清爽宜人的曼妙品質,應該更具魅力。

玻璃塞,由玻璃和內側的一橡膠圈組合而成,同時避免了葡萄酒氧化和TCA的污染。該產品由2003年引入歐洲,採用的酒莊已經超過300家。但影響它推廣的主要原因有兩個:高昂的造價和完全的手工封瓶——其每隻的成本達70美分,且相應的灌裝設備並沒有在全球範圍內普及。

皇冠瓶帽常常用於起泡葡萄酒的密封。起初這種瓶帽僅用於發酵期間的密封作用,常常在運輸之前替換成木塞。但有生產商直接使用了皇冠瓶帽進行出售,雖然極易開啟,但大大減少了派對使用香檳的氣氛和神秘感。

開葡萄酒斷塞怎么辦

相信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用開瓶器開啟葡萄酒時,木塞從中間斷裂,一截木塞不幸地留在了瓶頸里出不來。

遇到斷塞怎么辦?不必驚慌,按照以下步驟進行就能輕鬆搞定:

第一步應觀察卡在瓶內的塞子狀態。

如果酒的封套還是裹著瓶頸的位置,請將其整個移除,這樣便於稍後的操作。

用一塊方巾小心擦拭瓶口。

切忌不要繼續接著按老辦法把開瓶器繼續鑽到剩下的半截軟木塞里,這樣會很容易把軟木塞壓入瓶中,污染酒液。

接著將瓶身傾斜45度

用開瓶器從塞子斷裂處小心地緩緩鑽入木塞,這時候因為受力是傾斜朝向瓶壁的,因此不容易把剩下的木塞推進瓶內。當開瓶器再次鑽進木塞後放正瓶身,並小心地把軟木塞提上來。如果發現斷裂的木塞過短,不要猶豫,直接鑽透。

找一張咖啡濾紙、紗布或者其它的濾網

如果實在有斷塞或者軟木塞的殘屑掉入了瓶中,這時候應儘快找一張咖啡濾紙、紗布或者其它的濾網過濾一下酒液即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