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腿幫

跑腿幫

“跑腿幫”是對從事代人跑腿辦事,並收取一定報酬或謝金的新興職業群體的概稱。“跑腿幫”遍及多個省市,他們不僅貼出了自己的業務內容,還明碼標價,不同的業務,不同地區,一般價格不同。有的是兼職的,有的則是全職。另外他們的業務範圍很廣,代客戶採購、繳費,陪人打點滴,還有購物跟班等等。

行業現狀

追溯跑腿公司的歷史,大約回到2005年。當年,全國首家跑腿公司在溫州出現,以收勞務費的形式專門代理購物、送物、繳費。至2006年1月,這家溫州跑腿公司已有20多個員工,日營業額接近千元。很快,全國各地的跑腿公司也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而在當時,上海的跑腿服務只有兩家公司月營業額超過了2000元。成立於2005年9月的號稱上海首家跑腿公司——楊柳跑腿服務中心由4個大學生投資創辦,而在次年就因為盈利微薄而解散。

2006年3月份轉行“跑腿”的圓心愿跑腿服務公司,前身是一家從事通信服務的公司,當時號稱是“上海投入最大、起點最高的一家跑腿公司”,還欲求“打造跑腿服務的中高端品牌形象”。其業務包括代辦業務、調查服務、網路維護、陪護陪游、速遞和通訊等。記者撥打了三個服務電話,都已經紛紛停機、無人接聽,甚至變成空號。根據公司在網站上公布的地址,記者來到位於普陀區江寧路上的一個商住小區。敲開21樓某室的門

跑腿幫跑腿幫
,裡面仍舊堆著紙箱和貨物,本以為終於找到了公司所在,裡面的人卻告訴記者,這裡是一家軟體公司,並非什麼跑腿公司,也從來不知道之前的租戶是乾什麼的。

上海快馬商務公司曾在2008年開設快馬跑腿服務,意圖打造上海跑腿界的“旗艦品牌”。在當年的報導中,該公司負責人表示,只把“跑腿”作為他們1/3的業務,但是他對跑腿行業的前景還是非常看好的,“會一直把它做下去”。然而,時隔3年,記者致電該公司一位張姓先生,他卻表示,跑腿僅1年,便沒了業務。儘管如今還能零散地幫人排隊、掛號,上海快馬跑腿卻只剩下一個名字而已。“當年全國颳起一陣熱潮,我們也順勢開了跑腿公司。但是始終沒有得到過與此相關的工商執照,主要業務也不過是排隊、發傳單,找的都是兼職,沒有全職員工。”

不只是上海本地,在江浙一帶的其他城市,曾經紅火一時的“跑腿公司”也早就不復當年的如日中天。杭州五代跑腿公司雖然是杭州第一家跑腿公司,連負責人王先生自己都說,現在,整個“跑腿業”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沒落”。

“2005、2006年開辦的跑腿公司都在逐漸消失,我想上海也是一樣。”王先生告訴記者,在2005年下半年,公司的業務量不少,那真是一段“旺季”。“代購物、送貨等等,媒體也很關注,不少人願意嘗試,現在就大不如前了。”如今,跑腿服務成了副業,業務量寥寥無幾,“主要以掛號為主,有客戶委託意願我們才會去排隊掛號,這和黃牛、號販子還是不同的。一次掛號50到100元左右,到跑腿員手裡是30元,公司的收入其實並不多。”而跑腿員的身份,主要是大學生和下崗工人,“因為兼職的報酬低,只有他們願意做。”此外,還有快遞類的檔案送達也都是比較信任的老客戶還在使用,送的檔案重要性也較高。“不同的是,我們提供一對一的服務,按照路程收費,我們的收費比快遞貴多了。”

同樣的情況在杭州快馬跑腿公司創始人劉先生那裡也得到了證實。想起曾經的興盛,他不禁感嘆:“當初,一天最多能接到幾百個電話,買票、送吃的、代理道歉、送鮮花、送錢等等,各種業務都有,很多時候,我們是對快遞的補充,一般跑一次50元。試用過之後,還有不少回頭客。”但是,他也承認,曾經開跑腿公司是一種潮流,叫人跑腿也是一種潮流。而這波潮流的鼎盛時期,公司一年的純利潤就有十幾二十萬元,旗下的專職員工也有近20名。公司營業的這段時間裡,確實也發生過一些糾紛,“比如買的東西質量不佳,顧客不滿意,或者是代購的商品價格有了變化,但是大多都能妥善處理,畢竟差距不會太大。”

然而,2008年,劉先生把這家以“家政服務公司”註冊的跑腿公司註銷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沒業務”,另一方面則是“缺人手”。“價格太過透明,一個普通勞動力的人力成本也越來越高。現在連一個工地上的工人一天都有100元,跑一次腿卻只能拿到幾十塊錢,實在太便宜,連大學生都不願意做。”就這樣,原來的員工逐漸流失,業務的收費不能降低,人力的成本卻不斷提高,兩相疊加,快馬跑腿公司和整個跑腿行業都漸漸蕭條了。

各方評價

家長:“跑腿”會讓孩子變懶

一個電話、一個微信、一個QQ留言就能讓午餐上門、零食上門、甚至連表白都能搞定,此舉帶來的影響究竟是好是壞呢?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很多家 長很擔心有了這樣的“跑腿”業務後,會導致孩子讀完大學就變成了懶人。家住沙坪壩的楊女士就表示:“我很擔心這樣會導致孩子變懶,認為什麼都可以用錢來解 決,讓別人幫自己做。”

而學生們在接受採訪時則表示,如果將拿快遞、買水果等的時間節約出來看書,花點小錢也是值得的。“我認為‘跑腿’業務能幫我節約很多不必要的時間,能把零散時間都整合好。”川外學生肖秦如是說。

校方:支持大學生進行創業

據川外就業指導中心主任張雪松稱,目前校方很支持大學生創業,因為創業可提高大學生的綜合素質,提前感知社會。同時,能讓學生在創業期間感受到 學生社會的就業趨勢,減少學生眼高的就業心態。而對於“跑腿幫”的創業項目來說,一方面可減少學生們花費過多的時間在零碎的事情上,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學生 們的生活、學習質量。

專家:要認清啥事能讓人代勞

“很多家長認為‘跑腿’會讓學生變懶,其實這個只是對個別學生而言。”教育學家陳志林表示,現在的物流行業與“跑腿幫”的功能差不多,其目的只 要是讓人們的生活、學習更加的方便、舒暢。如果學生們能將花費在路上的時間用來看書,就可以將一天中的各種零碎時間整合好,提高學習效率。不過陳志林提 醒,學生要認清什麼事情能讓人代勞,而有些事情:學習、愛情、親情等是不能代勞的,需要自己去完成。

業務拓展

跑腿幫拓展了代客陪酒的業務跑腿幫拓展了代客陪酒的業務

快遞、送餐、家政能找到人代勞,吃、喝、玩、表白、談戀愛、道歉也能委託別人代辦,有一群年輕人就在接這樣的業務。他們兼職代客服務,他們要當全民的助理,收費10元起。

邱濤家住南岸區彈子石康田小區8棟8-2,是一名通信管理員,也是一名兼職代客。邱濤說到廣州出差,發現當地興起“跑腿幫”,當事者若有不願意或者沒時間沒精力去做的事,就託付給“跑腿幫”去解決完成。“跑腿幫”相當於丘二、助理,掙的是懶人錢。受到啟發,邱濤也想試試,但不能光跑腿,還要做些既能幫人又有創意的事——提供代客服務。

“不到一個月,固定兼職成員達到了10人,做成了11筆業務。”邱濤說,業務包括將包裹從解放碑送到沙坪壩、幫人到重醫附二院排隊掛號、幫人照看寵物、幫著購買限量版香水、全年推廣珠寶網站等,總收入約6000元。“在做的過程中,發現很多人需要私人化的服務,市場前景很好。”家住高新區二郎鑫茂源1單元2-1的李怒說,兼職夥伴們商量過多次,都看好這個市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