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飛燕[漢成帝皇后]

趙飛燕[漢成帝皇后]

趙飛燕(公元前45年—公元前1年),趙氏,號飛燕,《飛燕外傳》稱其名為趙宜主。史書並未記載其是哪裡人,僅稱其為長安宮人,出身平民之家,家境貧窮,選入宮中為家人子(即宮女[宮中供役使女子]),後在陽阿公主處學舞,為漢成帝劉驁第二任皇后。鴻嘉三年(前18年)封為婕妤。永始元年(前16年)六月封為皇后。綏和二年(前7年)漢成帝去世,太子劉欣即位為帝,即漢哀帝,尊為皇太后。元壽[隋朝大將軍]二年(前1年)漢哀帝崩逝,被貶為孝成皇后。一個多月後被貶為庶人,下詔令其看守陵園,當日趙飛燕自殺[社會現象術語]身亡。在中國歷史上,她以美貌著稱,所謂環肥燕瘦講的便是她和楊玉環,而燕瘦也通常用以比喻體態輕盈瘦弱的美女。同時她也因美貌而成為淫惑皇帝的一個代表性人物。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趙飛燕,原名宜主,漢代的著名舞人。為陽阿公主家的婢女,她聰明伶俐、身材窈窕,學習歌舞時精心、刻苦,所以出人頭地。由於她的舞姿特別輕盈,故人稱“趙飛燕”。後被漢成帝看中,召入宮中,封為“婕妤”(女官名),數年後立為皇后

趙飛燕,身輕若燕,能作掌上舞。相傳漢成帝為趙飛燕造了一個水晶盤,令宮人用手托盤,趙飛燕則在水晶盤上瀟灑自如地舞蹈,由此可見其舞蹈的功力。還有一個傳說:“漢宮中有個太液池,池中突起一塊陸地,叫瀛洲,洲上建高榭(音謝。是修築在高土台上的敞屋),高達四十尺。趙飛燕穿著南越進貢的雲英紫裙,碧瓊輕綃(音肖,薄紗),表演歌舞——《歸風送遠之曲》,成帝以文犀箸(或作簪)敲擊玉甌(音歐。玉甌是玉盆或玉盂)打拍子,馮無方吹笙伴奏。歌舞正酣,忽然起了大風,飛燕隨風揚袖飄舞,好像要乘風飛去。成帝急忙叫馮無方拉住趙飛燕。一會兒,風停了,趙飛燕的裙子也被抓皺了。從此宮中就流行一種摺疊有皺的裙子叫“留仙裙”。據傳漢成帝怕大風把趙飛燕吹跑,還特地為趙飛燕築起了“七寶避風台”居住”。

人物生平

趙飛燕趙飛燕

趙飛燕小時家裡很苦,出生後便被父母丟棄,三天后仍然活著,父母也覺得奇怪,就開始哺育她。稍大後,父母相繼去世,她便同妹妹一同流落長安,淪為官婢,後被送入陽阿公主府,開始學習歌舞。她天賦極高,學得一手好琴藝,舞姿更是出眾,一時名滿長安
漢成帝劉騖喜歡遊樂,經常與富平候張放出外尋歡作樂,他在陽阿公主家見到趙飛燕後,大為歡喜,就召她入宮,封為婕妤,極為寵愛,後又廢了許皇后,立飛燕為後,趙飛燕之妹合德亦被立為昭儀,兩姐妹專寵後宮,顯赫一時。
漢成帝死後,趙飛燕姐妹無子,由定陶王劉欣即位,即漢哀帝,趙飛燕被尊為太后,哀帝沒過幾年就死了,漢平帝劉衍即位,趙飛燕被貶為孝成皇后,後由於其妹合德害死了後宮的皇子,被殺,趙飛燕則被貶為庶人,被賜自殺。
當時民間曾流傳有這樣一首童謠:“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琅琅,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說的就是趙飛燕,燕燕尾涎涎說的是趙飛燕的美貌,木間倉琅琅說的是她將當皇后。

人物身世

趙明明版趙飛燕趙明明版趙飛燕

古往今來,縱觀姐妹倆同愛一人,大都爭風吃醋,互相詆毀,彼此打擊,而漢代的趙飛燕和趙合德姐妹,同侍漢成帝一人,卻互相支持,互相愛護,發揚團結就是力量的精神,共榮共寵近10年,貴傾後宮。趙飛燕、趙合德的母親是江都王的女兒,嫁給了中尉趙曼,卻暗中與舍人馮萬金私通而生下二女,將她們丟在郊外,居然三天不死,以為命大福大,才又抱回撫養。趙曼病逝,趙氏姐妹從此也備嘗艱辛,母女三人相依為命,從姑蘇一直流落到京城長安。在城郊租下一間陋室。趙母靠著替人作女紅掙點小錢,勉強維持生計。後來,趙母在貧病交加中扔下一對女子不幸歸天。

趙氏姐妹便投靠同里的趙翁家中,成為趙翁的一對義女,過著寄人籬下,苟延殘喘的日子。趙翁當時年近花甲,沒有子女,如今平白撿到一對豆蔻年華的少女,自然是非常高興。他知道以趙氏姐妹美艷的姿貌,再稍稍加以方方面面的培養,兩個小姑娘不愁沒有脫穎而出的機會,他自己也不愁無利可圖。他就像個“經紀人”似的,不惜工本地對她們投資,請來教書先生,加以教養。趙氏姐妹聰穎好學,追求上進,很快也像模像樣地學會了不少大家閨秀的風範。不久,趙氏姐妹便被有錢有勢的富平侯張放羅至府中,充任歌舞姬,開始賣笑生涯

感情經歷

初遇

富平侯張放漢成帝年紀相仿,情趣相投,兩人很是說得來,原本就是極為要好的朋友。雖然在公開場合要顧到君臣之禮,有尊有卑,然而在尋歡作樂時,卻狼狽為奸,放浪形骸,彼此毫不拘泥。張放時常應召陪漢成帝在宮中宴樂,自然也不時慫恿漢成帝微服出遊,以領略宮廷之外的長安風月,領略“路邊野花”的天然風采。在一個春寒料峭的夜晚,漢成帝輕車簡從駕臨富平侯府。張放早有準備,把府中歌女舞姬都趕出來,輪番上陣,輕歌妙舞,香氣繚繞,使得漢成帝眼花繚亂,連連叫好!

一會趙飛燕出場,歌聲嬌脆,舞姿輕盈,似仙子凌波;再看她纖眉如畫,秀髮如雲,尤其是一對眸子含情脈脈,閃爍出無限誘人的風情與醉人的魅力,頓使漢成帝如痴如呆。漢成帝假裝漫不經心地詢問趙飛燕的背景情況。富平侯張放自然是心知肚明,過了幾天便依照當時的宮廷禮法,把趙飛燕送進宮去。暫時以待詔宮女身份,侍侯許皇后起居。許皇后明白皇帝丈夫的心意,叫趙飛燕入侍漢成帝。

趙飛燕受到寵幸的第二天即被封為婕妤。

得寵

趙明明版趙飛燕趙明明版趙飛燕

趙飛燕確實能歌善舞,通音律,曉詩書,妖嬈媚艷,是一個無人可比、天生的人間尤物。趙飛燕初封為婕妤,便讓後宮泛起了一片妒嫉,議論紛紛,都認為她只不過是個慣於蠱惑的貨色。趙飛燕人極聰明,在後宮謹言慎行,處處小心翼翼,對皇后非常恭敬,漸漸消除了皇后的戒心,拉近了她們之間的距離,關係好如姐妹;她又善於團結下邊的人,也逐漸化解了後宮佳麗對她的敵意,從而創造了一個有利於自身發展的良好環境。

她表演的一種舞步,手如拈花顫動,身形似風輕移,令成帝十分著迷。成帝為她舉行的舞技表演設在後宮太液池中瀛洲高榭上。成帝以玉環擊節拍,馮無方吹笙伴奏。趙飛燕跳起《歸風送遠曲》。一陣風起,趙飛燕險些跌入池中,多虧馮無方抓住她的裙裾,才有驚無險。漢成帝又命宮女手托水晶盤,令趙飛燕在盤上歌舞助興,她絕妙的舞技,前所未有,給漢成帝帶來全新的視覺享受,成帝對她更加迷戀。

由於趙飛燕獲寵,趙氏一門得以榮光。但趙氏人少族微,所以趙飛燕的後宮專寵並沒有對朝政產生多大影響,同時,微賤的出身還為她能否專寵罩上了一層陰影。入宮不久,她就把妹妹趙合德推薦給漢成帝,以彌補家族勢力的不足。

趙合德入宮數日,就被封為婕妤,兩姐妹輪流承歡侍宴。成帝一刻見不到趙氏姐妹,便心神不安。姐妹倆的話,成帝更是言聽計從。原先被皇帝寵愛有加的許皇后與班婕妤,此時備受冷落。許皇后被廢掉,班婕妤也侍奉皇太后去了。趙氏姐妹掌握後宮生殺大權,不可一世。

趙氏姐妹除使出渾身解數討好皇帝之外,再就是一步一步有計畫地進行奪權固位的步驟。趙飛燕被冊立為皇后,趙合德也被封為昭儀,兩人並得寵幸,權傾後宮。趙飛燕感慨,如果當年不把妹妹趙合德推薦到皇帝身邊,兩人共同團結作戰,恐怕沒有今天的勝利!

趙合德與趙飛燕蠱惑手段不同,趙合德身軀豐滿,性感無比,著體便酥,恰好形成了對漢成帝另外一層強烈的補償心理。還是在趙合德與漢成帝第一次床第後,漢成帝就把趙合德叫做“溫柔鄉”。這時,漢成帝的情感快速地從趙飛燕那裡撤出,轉移到了趙合德的身上。

失寵

趙明明版趙飛燕趙明明版趙飛燕

這讓趙飛燕從此宮槐秋落,孤雁哀鳴,青燈映壁,衾寒枕冷,冷冷清清地飽嘗孤獨的寂寞和苦澀的滋味。好在是自己的妹妹受寵,還能帶來一絲安慰。趙氏姐妹專寵10餘年,久無子息,且始終沒有生育的徵兆。她們害怕別的嬪妃懷孕生子,威脅後位,就瘋狂地摧殘宮人。“生下者輒殺,墮胎無數”。當時,民間就流傳著“燕飛來,啄皇孫”的童謠。曹宮女生一男孩,竟被逼死,皇子也被扔出門外。許美人生一子,趙合德哭鬧不已,逼迫成帝賜死母子。

這些案件在《漢書·外戚傳》中有活靈活現的記述。但從情理推斷,則可以判定它們都是王莽集團為置趙飛燕於死地而精心虛構的假案。因為它違背了一個最大的“理”,即皇室對子嗣的渴求。孟子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一個家族的延續,是靠男性子嗣的出生。一個皇室的延續,就是靠皇帝生下皇子。如果漢成帝確實與許美人和曹宮女生下兩個兒子,參考當時的後宮制度則可斷定:1.、這事無法保密。2.、皇室一定對這兩個孩子視若拱璧,怎么可能聽任趙飛燕姐妹輕而易舉地將其謀殺?再說,既然漢成帝能與許美人、曹宮女生出兒子,為什麼與皇后和其他眾多的嬪妃就生不出一個孩子呢?顯然,不是眾多的后妃沒有生育能力,而是漢成帝沒有生育能力。因此,所謂趙飛燕姐妹謀殺皇子案很可能是假案。

趙飛燕知道,要想永保皇后桂冠,鬚生下一子,繼承帝業。因此她焦灼地盼望著有個孩子。為了增加生育的機會,她常趁漢成帝夜宿趙合德處,穢亂宮廷,希望懷孕。趙合德聽說後,認為姐姐的勾當一旦被皇上知道,必定人頭落地。她曾經聲淚俱下地勸告姐姐,無奈趙飛燕已經走火入魔,哪裡聽得進去。

一天,漢成帝前往王太后處請安,並陪侍母后午膳,飯後有些疲累,就近想到東宮歇息片刻。午後人寂,宮女們正在廊下打盹。皇帝駕臨,趙飛燕倉皇出迎,但見雲鬢偏墜,髮絲散亂,衣衫不整,滿臉春情。漢成帝又聽寢屋內有一聲沉悶的男子咳嗽聲傳出,剎那間便明白了一切,拂袖而去。漢成帝雖然無暇顧及趙飛燕,但也決不允許她紅杏出牆,他從東宮出來,滿臉憤怒來到昭陽宮。趙合德十分敏感,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急忙跪在地下自責道:“臣妾孤寒,無強近之愛,一旦得備後庭驅使之列,不意獨承幸御,立於眾人之上,恃寵邀愛,眾謗來集,加以不識忌諱,冒觸威怒,臣妾願賜速死,以寬聖懷。”說罷淚流滿面,叩頭不已。

趙飛燕趙飛燕、趙合德兩姐妹

面對心愛的合德,漢成帝心中的怒火已被她的汪汪淚水澆息了一半。然而仍然忿忿不平地說:“不關你的事,只是你姐姐鬧得太不像話,我一定要殺了她,方解我心頭之恨。”一聽到“殺”字出口,趙合德心中一驚,但是很快地冷靜下來,為姐姐說情。首先說明她們姐妹的情感深厚,姐姐若死,妹妹義不獨生;再說明自己能夠來到後宮,侍奉皇上,完全是靠姐姐的引薦;最後說到為了皇家的威嚴與聲譽,豈可大事張揚。姐姐固然是罪有應得,如果累及皇上的聖德就太不划算了。愛屋及烏,漢成帝認為趙合德言之成理,於是答應對趙飛燕的事不再追究,但卻派人捉到了那男子並斬首。從此恨透了趙飛燕,更不再踏進東宮一步。

雖然“自作孽,不可活”,趙飛燕胡作非為,已弄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但是死狐悲,為了姐妹之情,趙合德明知覆水難收,但是打起精神,憑恃自己的美貌與智慧,加上正在得寵這一最大的優勢,一次又一次地想盡了各種辦法,以期彌補皇上與姐姐之間的裂痕。

一段時間後,漢成帝慢慢地想起趙飛燕也曾是自己心愛過的女人,因此一絲憐憫的情意,油然在心中升起。恰好遇到趙飛燕24歲生日,東宮裡有一個慶祝儀式,在趙合德的連哄帶騙下,漢成帝終於暫時忘記前嫌,來到東宮。

在趙合德的導演下,趙飛燕裝模作樣地跪下來,痛心疾首地道:“妾過去在許皇后身邊的時候,陛下駕臨,妾站在皇后身後,陛下總是頻頻地注視我。皇后知道陛下的意思,叫妾特地來侍奉皇上。想不到竟承更衣之幸,體血還污了御服,妾欲為陛下洗去,陛下不肯,說要留作紀念。第二日,就被封為婕妤,當時陛下的齒痕還在妾的頸項之間,今日思之,不覺感泣。”漢成帝念及舊日恩愛之情,不禁有了惻隱之心,大有不勝今昔之感!趙合德眼看苦心設計的溫柔陷阱,已經讓皇帝跳了下去,於是藉故先行離去。這一夕漢成帝與趙飛燕開懷暢飲,直至夜闌人靜,雙雙攜手進入內寢。雖然趙飛燕使出渾身解數,竭力迎合與討好,無奈情感已有裂痕,漢成帝終感不是滋味。

趙飛燕趙飛燕
因為有了那個晚上,在一個月後趙飛燕上書成帝,說她懷孕了。漢成帝自從19歲嗣位以來,時光荏苒,倏忽間已經年逾不惑,還無子嗣。如今聽說皇后有了身孕,著實大為興奮,喜滋滋地批了一道聖旨,對趙飛燕表達了無限愛憐之意,叫她好好保重。皇后懷孕是當朝最大的事情之一。宮人進進出出,忙前忙後。然而,到了十月臨盆期,由太醫上奏,說是“聖嗣不育,一生下來便夭折了。”漢成帝日夕盼望的喜訊成了泡影,失望之餘也懶得再去東宮。然而,他哪裡知道,趙飛燕根本就沒有懷孕,這是為了繼續爭寵,趙飛燕瞞著妹妹所設的騙局。趙合德最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對姐姐的這一行為十分憤怒,也十分驚懼。趙合德明白,這騙局一旦戳穿,必定死無葬身之地。趙合德狠狠地罵姐姐,使得趙飛燕猛然驚醒,懊悔交加,從此收斂形跡,進行一種自我流放式的幽居生活,不再招蜂引蝶,也不再貪戀榮華富貴了。

當時的朝政已被王氏外戚把持,漢成帝本有親政的能力,但權力又奪不回來,內心很是痛苦無奈,於是就縱情聲色來掩蓋自己內心的悲哀。趙合德正值女性的鼎盛時期,需求益加強烈,因此不得不以春藥來刺激皇上的慾念。綏和二年春天,因為歡娛過度,漢成帝竟然停止了呼吸。趙合德自覺羞愧不已,飲藥自殺;趙飛燕被打入冷宮,寂寞而終。

舞蹈藝術

趙飛燕趙飛燕

趙飛燕的舞蹈藝術,《趙飛燕別傳》中有這樣的描述:“趙後腰骨尤纖細,善踽步行,若人手執花枝顫顫然,他人莫可學也。”“踽步”是趙飛燕獨創的技巧,最早見於史料,可見其舞蹈功底深厚,並能控制呼吸。趙飛燕“善行氣術”,傳說她“身輕若燕,能作掌上舞”,可見其輕功極好,且可能她已能在空中做高難度的技巧,輕盈飄逸,揮灑自如。

趙飛燕不僅是位舞蹈藝術家,也是位出色的琴家,她有一張琴名為“鳳凰寶琴”。當時長安有一位少年音樂家名叫張安世,自幼習琴,15歲時便名滿天下,後入宮為漢成帝和趙飛燕演奏了一曲《雙鳳離鸞曲》 ,其出色的技藝和優美的音樂令皇帝夫婦如痴如醉,趙飛燕尤為激動,令人取來她的琴奏了一曲《歸風送遠》 ,飄逸逍遙,令張安世驚嘆不已。趙飛燕愛惜張安世之才,特求成帝允其隨便出入皇宮,並給他一個侍郎的官職,還送給他許多禮物,其中包括兩張名貴的琴,一曰“秋語疏雨”,一曰“白鶴”。

身輕若燕

漢代有一位身輕若燕、「能作掌上舞」的著名舞人── 趙飛燕(原名宜主)。由於家藏有「彭祖分脈」之書,因此她「善行氣術」。宜主長大成人,容貌絕麗,體態輕盈。後來父死家敗,宜主與妹妹合德流落首都長安(西安),後輾轉到陽阿公主家當婢女。宜主暗下功夫,刻苦鑽研歌舞技術,由於她舞姿特別輕盈,故改名為趙飛燕。 一次,漢成帝微服出宮,到陽阿公主家,見趙飛燕舞藝超群,極為讚賞。於是召她入宮,封為婕妤(宮中女官),後又封為皇后。一次,趙飛燕在太液池瀛洲高榭表演歌舞《歸風》、《送遠》之曲,舞興正酣,忽然大風驟起,趙飛燕揚袖縱身飄舞,好似將乘風飛去。成帝急呼左右拉住趙飛燕。風停舞罷,飛燕的裙子被人抓出了皺褶,此後宮中流行一種有皺褶的裙式,名「留仙裙」。成帝為趙飛燕特製了一個水晶盤,命宮人托盤,讓飛燕在盤上起舞,倍增飄逸輕盈之美。 趙飛燕還擅走一種特別的舞步── 踽步,走起來「若人手執花枝,顫顫然」,由於這是一種很難掌握的舞步,故此流傳不廣。 趙飛燕天生麗質,舞藝超群,因而得到皇帝的寵愛,以至被封為皇后,但由於出身微賤,在統治集團中,勢單力薄。成帝一死,哀帝即位,不久哀帝死,平帝即位,即廢趙飛燕為庶人,逼其自殺身死。趙飛燕的舞蹈技藝久久被人傳頌,後世有許多以趙飛燕為題材的小說、戲曲等,這並非因為她曾當過皇后,而是因為她是個傑出的古代舞蹈家。

人物典故

“環肥燕瘦”亦作“燕瘦環肥”:燕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以瘦而美。環:楊玉環唐玄宗的貴妃,以胖而美。比喻女子風韻不同,但各具姿色。典出《漢書·外戚轉下·孝成趙皇后》及唐·陳鴻《長恨傳》: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態輕盈,唐玄宗貴妃楊玉環體態豐滿,肥瘦雖不同,但均以美貌著稱。

人物讚美詩

《陽春歌》

李白

長安白日照春空,
綠楊結煙垂裊風。
披香殿前花始紅,
流芳發色繡戶中。
繡戶中,相經過。
飛燕皇后輕身舞,
紫宮夫人絕世歌。
聖君三萬六千日,
歲歲年年奈樂何。

《摸魚兒》

辛棄疾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綱,盡日惹風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娥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閒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清平調·其二

李白

一枝紅艷露凝香,
雲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
可憐飛燕倚新妝。

此詩原為李白清平調為楊貴妃所作。在李白心中趙飛燕是美女的代稱,可是李白沒有想到,他曾經得罪過高力士。高力士趁機說了——李白是在用趙飛燕辱罵楊貴妃。因為趙飛燕是漢朝專門謀害皇子皇孫的人,而且趙飛燕流傳下來的“淫亂”後宮的事情也很多。楊貴妃因此大怒,李白因此被驅逐出宮。

趙飛燕

張耒 (宋)

苦心膏沐不論貲,富貴人生各有時。
直使中流畏仙去,君王何啻似嬰兒。

歸風送遠

涼風起兮天隕霜,
懷君子兮渺難望。
感予心兮多慨慷。

《西京雜記》中說“趙後有寶琴名鳳凰,亦善為《歸風送遠操》”,可見此詩本是琴曲的歌辭。漢代帝王多愛楚聲歌曲,從高祖劉邦的《大風歌》到武帝劉徹的《秋風辭》,都用了楚歌的形式。趙飛燕的這首琴操也是如此。歌詞寫秋深霜降、感時懷人的情愫,語質情深,言短韻長。

文獻記載

趙飛燕趙飛燕

《漢書·外戚傳》記載了趙飛燕以微賤出身而貴為皇后的真實經歷,至六朝以後署名漢代伶玄的《趙飛燕外傳》 、宋代秦醇《趙飛燕別傳》 、明代古杭艷艷生的《昭陽趣史》幾部小說,將趙飛燕形象渲染為嫉妒、狡黠、淫濫的化身。趙飛燕形象由歷史真實向文學虛構的轉化,反映了中國文學發展的基本規律和特點:中國小說注重人物肖像和細節刻畫;文體經歷了由文言向白話的轉變;先進作品為後繼者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和創作經驗。

中國古代文學作品形容女子體態之風韻,慣以“燕瘦環肥”並舉。楊玉環以其豐腴的美艷受到歷代文人的青睞,詩歌、傳奇、戲劇、小說代不絕縷。相比之下,趙飛燕的羸弱輕纖則備受冷落,甚至還不如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那樣深入人心。其實這是一個誤區,以班固《漢書》發其端,到署名漢代伶玄的《趙飛燕外傳》、宋代秦醇的《趙飛燕別傳》,直至明代題為古杭艷艷生編的《昭陽趣史》,趙飛燕的故事也自成體系,就中可以發現中國文學發展的一些奧秘。

一、《漢書外戚傳》:真實的趙飛燕

趙飛燕(公元前45年公元前1年),“本長安宮人”,顏師古注云:“宮人者,省中侍使官婢,名曰宮人,非天子掖庭中也。”其出身之微賤可知,且命運乖蹇,初生時父母不舉,三日不死,方才收養,成年後賜陽阿公主為奴,學習歌舞,以體輕如燕,“號曰飛燕”。漢成帝微服出行,造陽阿主家,見飛燕而悅之,“召入宮,大幸”。其妹隨後亦召入宮,“俱封婕妤,貴傾後宮”。許皇后被廢黜,漢成帝欲立趙飛燕為皇后,但皇太后嫌她出身微賤,從中作梗。成帝先發制人,封趙父臨為成陽侯,一個月後明正言順立趙飛燕為皇后,時鴻嘉四年(公元前17年)。

趙飛燕趙飛燕

命運似乎給趙飛燕開了個大玩笑,她由一個卑微的宮人,陡然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后,登上了古代女子垂涎欲滴的最高權位,居昭陽宮,“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門檻皆包銅鍍金,白玉為階,牆壁俱黃金橫帶,以藍田玉、夜明珠、翡翠羽裝飾,極盡奢華。其妹亦平步青雲,甚至在趙飛燕“寵少衰”後還依然得漢成帝歡心,“絕幸”,封昭儀。“姊弟顓寵十餘年”,“自後宮未常有焉”。以至於定陶王劉欣及其祖母傅太后亦走趙飛燕姐妹的後門,“私賂遺趙皇后、昭儀,定陶王竟為太子”,他就是以後的漢哀帝。

綏和二年(公元前7年)春,楚王劉衍、梁王劉立來朝,將辭去歸國。漢成帝留宿未央宮白虎殿,設宴張樂餞行,竟夜平安無事。第二天清晨漢成帝卻突然發病,“傅絝襪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晝漏上十刻而崩”。由於漢成帝素來身體強壯,無疾暴卒,輿論大嘩,歸咎於趙昭儀,皇太后詔令大司馬王莽等人“治問皇帝起居發病狀”,趙昭儀迫於壓力,或者是感念漢成帝對她的寵愛,萬念俱灰,自殺身亡。

哀帝即位,尊趙飛燕為皇太后,封其弟駙馬都尉趙欽為新成侯。幾個月後,司隸解光彈劾趙昭儀“傾亂聖朝,親滅繼嗣(指虐害許美人、中宮史曹宮所生皇子)”之罪,哀帝下詔免趙欽及其兄子成陽侯趙爵位,俱為庶人,家屬徙遼西郡。議郎耿育進一步落井下石,上疏論“女主驕盛耆欲無極”,將打擊矛盾直指趙飛燕。由於哀帝當初立為太子實得趙飛燕之力,飲水思源,“遂不竟其事”,趙飛燕得以苟延殘喘。

元壽二年(公元前1年),漢哀帝駕崩,平帝即位,王莽專權,假借皇太后懿旨詔令有司:“前皇太后與昭儀俱侍帷幄,姊弟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廟,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下令貶趙飛燕為孝成皇后,徙居北宮。一個月後,又以“皇后自知罪惡深大,朝請希闊,失婦道,無共養之禮,而有狼虎之毒”為由,下詔廢為庶人。趙飛燕於當日自殺,自立皇后以來,至此總計16年,

以上是《漢書》中真實的趙飛燕形象。作為紀傳體正史,《漢書》“究西都之首末,窮劉氏之廢興,包舉一代,撰成一書,言皆精練,事甚該密”,《外戚傳》的寫作宗旨是戒“女寵之興,繇至微而體至尊,窮富貴而不以功,此固道家所畏,禍福之宗也。……鑒茲行事,變亦備矣”,所以班固詳細記載了趙飛燕由貧賤而富貴,特別是姐妹倆專寵後宮、飛揚跋扈的歷史,與漢武帝寵姬李夫人臨死前唏噓長嘆的可憐情狀,並稱為《漢書》宮闈描寫的神來之筆。但班固也被鄭樵譏為“浮華之士也”,他從出身、血統、社會等級諸方面出發,對趙飛燕每每流露出輕賤之意,《漢書·外戚傳》明確使用了這樣的措辭:“趙飛燕姊弟亦從自微賤興,逾越禮制,寖盛於前。”這就為後世小說家言誇飾其風流韻事,渲染其淫亂妒嫉,提供了出發點和可能性。

二、《趙飛燕外傳》:淫妒的趙飛燕

趙飛燕以微賤的出身,憑國色天香和輕盈舞姿入主昭陽宮,母儀天下,歷史上罕有(僅漢武帝衛皇后差可匹敵),自然成為人們吟詠的對象,或讚賞其婀娜,羨慕其幸運,如梁元帝蕭繹(508年—554年)詩:“何言飛燕寵,青台生玉輝。”或詛咒她“紅顏禍水”,指責她恃嬌奪寵,妖媚惑主,生性淫蕩,嫉妒殘忍。大致從漢代以後,趙飛燕就成了人們說長道短的話題。

現存最早寫趙飛燕的小說是《趙飛燕外傳》,版本眾多,通行本有:明顧元慶輯《顧氏文房小說》本,民國十四年(1925年)上海商務印書館據嘉靖顧氏夷白齋刻本影印;明程榮輯《漢魏叢書》本,民國十四年上海商務印書館據萬曆程氏本影印;清王謨輯《增訂漢魏叢書》本,光緒二年(1876年)紅杏山房刊行,民國四年(1915年)蜀南馬湖盧樹柟修訂補印。各本俱題漢伶玄著,按伶玄字子於,潞水(今山西長治)人,《顧氏文房小說》本後附《伶玄自敘》,言“與揚雄同時”,歷官至淮南相、河東都尉,然於史無載,不敢妄加臆斷。

此書不見於唐人書目,最早著錄的是南宋初年晁公武的《郡齋讀書志》:“《趙飛燕外傳》一卷,右漢伶玄子於撰,茂陵卞理藏之於金縢漆櫃。王莽之亂,劉恭得之,傳於世,晉荀校上。”今人吳志達先生認為“此書最早見於《文獻通考》”,這個結論是錯誤的,蓋因馬端臨(1254年—1323年)一字不替照錄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及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原文,且有“晁氏曰”、“陳氏曰”云云。前輩學者考證,《趙飛燕外傳》非伶玄所撰。司馬光(1019年—1086年)修《資治通鑑》時,曾援引本書中披香博士淖方成罵趙飛燕姐妹“此禍水也,滅火必矣”的話入史。按照陰陽家“五德終始”說,漢朝以火德王天下,而趙飛燕則被視為擾亂後宮、滅亡漢朝的禍水,《通鑑》採擇入史,“殆以為真漢人作”。魯迅先生認為:“恐是唐宋人所為。”吳志達先生的觀點是:“我以為此書作者當晚於漢代而早於唐代,主要也是就文氣格調來考察其時代特徵,不類唐宋傳奇風範;況且傳奇小說在唐宋已卓然獨立一體,聲名顯赫如韓、柳、元稹、牛僧孺,都公然寫起傳奇小說來,似再無托古假冒之必要。”侯忠義先生論證說:“或雲唐末宋初人作,此說亦不可靠。考李商隱《可嘆》詩:‘梁家宅里秦宮人,趙後樓中赤鳳來。’赤鳳亦見《飛燕外傳》,是則已為唐人熟知故事;另,唐代作者不隱名,更無託名漢人作品的必要;其三,寫帝王題材,唐人愛談明皇,宋人樂道煬帝,故單獨創作飛燕姊妹故事,亦屬意外。估計當為東晉或南朝作品。”侯、吳二先生的觀點其實是一致的。學術界一般認為,六朝小說是中國文言小說的正式發軔期,有著不同於此前敘事文體的顯著特徵,駁雜而又瑣碎,各種不同性格、人品、情趣的人物都可以在作品中得到表現,這些特徵被延續下來,形成為小說這一嶄新的、與眾不同的文學形式。因此,把《趙飛燕外傳》議定為六朝小說應該是大致不差的。同一時期還有託名班固撰的《漢武帝內傳》、託名桓麟撰的《西王母傳》、託名郭憲撰的《東方朔傳》,所不同的是後三傳均為神仙方術題材,《趙飛燕外傳》則將視野轉向了人間生活。

《外傳》的主要內容是描寫趙飛燕姐妹與漢成帝的宮廷荒淫生活。為了給趙飛燕的淫蕩尋找血緣根據,小說不惜對其出身進行改造,說她們是江都中尉趙曼妻(江都王孫女姑蘇郡主)與樂工馮萬金的私生女,孿生,長曰宜主(即飛燕),次曰合德,俱冒姓趙。馮氏家敗,姐妹倆經歷了一段貧窮的生活,流落長安,“事陽阿主家,為舍直,常竊效歌舞,積思精切,聽至終日不得食”。這時候趙飛燕經歷了她生平最神聖的初戀,與羽林軍射鳥者有情。“夜雪,期射鳥者於舍旁,飛燕露立,閉息順氣,體溫舒,亡疹粟,射鳥者異之,以為神仙”。後召入宮,媚惑成帝,大受寵愛,立為皇后。合德亦入宮,封婕妤,進昭儀。姐妹倆專寵後宮,相互間爭妒淫亂。趙飛燕為得嗣而濁穢宮闈,“多通侍郎、宮奴多子者”,機關算盡,然“終無子”。趙合德更是工於心計,巧於辭令,深得漢成帝歡心,稱之為“溫柔鄉”。後因醉進春恤膠過量,導致成帝“陰精流輸不禁”而暴崩,合德亦嘔血死。小說通過趙飛燕姐妹的形象描寫,旨在揭露封建帝王驕奢淫逸的腐朽生活,兼托諷喻之意,為後世小說演述隋煬帝、唐玄宗風流韻事之先導。

在這篇小說中,趙飛燕淫妒的性格十分突出。她與射鳥者有染在先,入宮後媚惑成帝,又私通侍郎、宮奴之多子者,淫蕩不堪。隨著地位和環境的變化,她的性格向暴虐嫉妒、陰險詭譎方面惡性發展,終與合德反目成仇,為爭狎宮奴燕赤鳳而大打出手。合德泣拜曰:“姊寧忘共被夜長、苦寒不成寢,使合德雍(擁)姊背邪?今日垂得貴,皆勝人,且無外搏,我姊弟其忍內相搏乎?”這番誠懇的肺腑之言,使趙飛燕亦感動得痛哭流涕,姐妹倆始握手言歡。作者有意貶抑飛燕,褒揚合德克己謙讓的品性,將批判的鋒芒主要指向趙飛燕和漢成帝。

野史云:飛燕合德最後死得很難看。

身為一國之母而放蕩無恥,趙飛燕絕不是孤例。晉代惠帝的皇后賈南風,又黑又醜又矮又胖,因為祖上的積德而當上了皇后。她和太醫公開淫亂,還經常派人到宮外獵艷。洛陽一位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小吏,家裡用所有東西都是宮裡的,一抓去審問,才知道皇后幸了他一把。這個賈后不但盪、而且妒,後宮沒有幾個人能接近皇帝,最後還發動政變,把她的知遇恩人太后給廢了。惠帝,就是那個說老百姓沒飯吃應該吃肉粥的昏君,可能是因為老婆妻管嚴性饑渴而發痴了。賈后是醜人多作怪的一個極致。

其實中國歷史上,淫佚之風盛行的有幾個朝代,一是商朝和春秋戰國時期,叔嫂、兄妹私通不是奇事,一嫁再嫁三嫁不成問題。二是漢代與南北朝,三是唐代,著名的亂唐髒漢,韋皇后竟然和自己的丈夫、公開的情人一起下棋。每次翻到這些歷史,道學家總是氣得要拿塊豆腐一頭撞死。這幾個時期後宮出了好幾個女色狼,說起來是因為她們的男人太不像話,昏庸、放蕩、無能,或兼而有之。紅杏不出牆,花開在這么齷齪的地方又能怎么辦。

三、《趙飛燕別傳》:狡黠的趙飛燕

唐代以後,趙飛燕的故事更為文人津津樂道,李白有《長信宮》詩盛讚“天行乘玉輦,飛燕與君同”,更以《清平調》“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句開罪於楊貴妃,“散發弄扁舟”,終生淪於草野。至宋代遂出現了秦醇的《趙飛燕別傳》。

秦醇字子復,譙川(今安徽亳州)人,所撰《趙飛燕別傳》,載北宋劉斧《青瑣高議》一書,內容與《趙飛燕外傳》大略相同,但文筆更加優美。秦醇交代故事來源於“家事零替”的同里李生牆角破筐中,原名《趙後別傳》,“雖編次脫落,尚可觀覽”,“余就李生乞其文以歸,補正編次,以成傳,傳諸好事者”。這番“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白,實際上是秦醇為抬高自己著作的身價、表明故事有本有源的一個障眼法而已。為了避免與《外傳》內容上過多的重複,《別傳》省略了趙飛燕入宮前的身世經歷和與射鳥者的愛情,著重寫她“欲為自利長久計”而詐托有孕,多次收買新生兒冒充皇子的陰謀,最終未能得逞。此篇情節不如《外傳》曲折,趙飛燕形象亦稍遜,沒有凸顯其淫妒的特徵,倒是狡黠成性,詭計多端。其妹昭儀則成了嫉妒狂,恃寵驕橫,在得知掌茶宮女朱氏生子的訊息後,醋意大發,怒責成帝,並命宮吏祭規取子擊殿礎死,“後宮人凡孕子者,皆殺之”。故事的結尾是成帝死後,託夢於趙飛燕,告知昭儀“以數殺吾子,今罰為巨黿,居北海之陰水穴間,受千年水寒之苦”,並有梁武帝答大月氏王之問,以證其事非妄誣也。

本篇不見於鄭樵《通志》和馬端臨《文獻通考》著錄,關於其著作年代,明代學者胡應麟(1551~1602)認為“其文頗類東京,而末載梁武帝答昭儀化黿事,蓋六朝人作而宋秦醇子復補綴以傳者也。第端臨《通考》、漁仲《通志》並無此目,而文非宋所能,其間敘才數事,多俊語,出伶玄右,而淳質古健弗如”[11]。這個觀點頗有見地,至少可以斷定,本篇藍本《趙後別傳》出自六朝,一個明顯的證據就是趙飛燕詐托有孕時上箋所奏:“知聖躬之在體,辨六甲之入懷。”漢成帝答云:“夫妻之私,義均一體,社稷之重,嗣續為先。妊體方初,保綏宜厚。藥有性者勿舉,食無毒者可親。”這段文字是典型的駢儷句法,四六相間,對偶工穩,辭采潤澤,篇翰華美,乃六朝盛行的文體。月氏是秦漢之際遊牧於敦煌、祁連間的古老部族,漢文帝時遭匈奴襲擊,大部分人西遷伊犁河谷,稱大月氏,小部分人入祁連山與羌人雜居,稱小月氏,隋唐以後逐漸融合在其他民族中。《別傳》末記“大月氏王獵於海上,見巨黿出於穴上,首猶貫玉釵,望波上眷眷有戀人意”,乃遣使問梁武帝,“武帝以昭儀事答之”云云,則很明顯本篇乃梁、陳間作品,後經秦醇補綴演繹,成《趙飛燕別傳》,遂行於世。

四、《昭陽趣史》:淫濫的趙飛燕

明朝中後期,受《金瓶梅》的影響,世情小說大興,魯迅先生稱之為“人情小說”。這類小說多寫家庭興衰,男女情愛,間雜因果報應藉以規過勸善,特別是針對宋明理學的禁慾主義,著重表現紅塵男女的情與欲,在衝破禮教藩籬的同時,往往滑向放縱情慾的另一個極端,所敘不出房闈,筆墨專乎枕席,故茅盾先生名之曰“性慾小說”。《昭陽趣史》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小說凡四卷,題“古杭艷艷生編”,白話編著,有明抄本傳世。台灣據明刻本影印,書名《新編出像趙飛燕昭陽趣史》,有圖22幅,其中第11圖題“辛酉歲孟秋寫於有況居”,似刊於天啟元年(1621年)。內容寫趙飛燕前生是海外青邱山一個燕子精,已修行五百餘年;合德前生為松果山九尾野狐精,修行千餘年,皆未成正果。為增進功力,野狐精化為美女,欲騙取男子元陽,恰逢燕子精變成男子欲採補真陰,二人相會交媾,燕精道行不敵狐精,被吸去真陽,遂糾集同夥找狐精報仇。酣戰之際,北極佑聖真君經過,收縛二妖,交玉帝發落。玉帝罰二妖凡間轉世,投生為姑蘇主與馮萬金的私生女,分別取名為宜主、合德。二人長到15歲,皆“姿容出世,窈窕無雙,纖腰裊娜,小腳妖嬈”。馮萬金、姑蘇主死後,姐妹倆無所依託,移居長安,生活無著,得射鳥兒相助,與其苟合,誓結姻緣。為避無賴欺侮,二人緊急租賃侍郎節度使趙臨花廳,經人薦入趙府,被收為義女。漢成帝駕臨趙府,愛飛燕舞姿,攜入宮中,備受寵愛,貶許皇后為庶人,立飛燕為皇后。合德隨即亦召入宮中,漢成帝從她身上得到了更大的滿足,情深綢繆。飛燕被冷落,寂寞難耐,暗召射鳥兒重續舊歡,又私狎侍郎官奴燕赤鳳,選眾多美少年性嬉無度,以供其淫樂。漢成帝與合德恣意縱淫,誤食春藥過量,脫陽而死。群臣喧譁,太后下令清查,合德畏罪嘔血而亡。飛燕先遭貶徙,後被廢為庶人,遂自縊死。小說最後點明因果報應:飛燕、合德魂歸天上,玉帝責二人在凡間淫亂,罰合德為巨黿,去北海陰水間受千載冰寒之苦;罰飛燕為猛虎,在冷清山受千載飢餓之苦,方許超升。二人驚惶萬狀,求救於如意真人。原來漢成帝乃如意真人下凡,追憶舊日恩情,因向玉帝求情。玉帝改罰二人在如意真人院受戒三百年,朝夕修心煉性,以圖正果,後不知所終。

在所有趙飛燕傳記文獻中,《昭陽趣史》篇幅最長,系拼湊《漢書·外戚傳》、《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諸書情節,而演繹為一段“夙世姻緣”,所謂“曠古奇聞、千秋趣事矣”,而於首尾強行焊接因果報應,創作宗旨卻並不在於規過勸善,而是借小說以宣淫,極力展示趙飛燕姐妹的淫心獸行,對各種性行為進行誇張的赤裸裸的穢褻描寫,故入清以後,本書屢遭禁毀,黃榜赫赫有名,亦其必然的歷史命運。

五、結論

通觀趙飛燕的幾種傳記文獻,從《漢書·外戚傳》真實的歷史人物,到《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昭陽趣史》的文學虛構,趙飛燕形象的演變,竟能反映中國文學發展的一般規律和特點。

第一,中國小說注重人物肖像和細節刻畫。這一點在《漢書》中還沒有得到明顯的體現,班固雖然也是一代漢賦高手,文才卓絕,但《漢書》作為史傳文學,長於人物立身行事,對趙飛燕姐妹的居室環境有所渲染,卻缺乏必要的肖像描寫,蓋因史體不同故耳。至《趙飛燕外傳》則大進一步,作者以簡約而形象的筆觸描繪了飛燕姐妹的儀表丰姿:“宜主幼聰悟,家有彭祖分脈之書,善行氣術,長而纖便輕細,舉止翩然,人謂之‘飛燕’。合德膏滑,出浴不濡,善音辭,輕緩可聽。二人皆出世色。”作者尤擅長描寫衣著妝梳,不惜濃墨重彩,細膩而不雜蕪:“合德新沐,膏九曲瀋水香,為捲髮,號‘新髻’;為薄眉,號‘遠山黛’;施小朱,號‘慵來妝’;衣故短,繡裙小袖,李文襪。”這一番工筆細描,涉及服飾、髮型、妝式諸多方面,曲盡其妙,一個絕代佳人的形象呼之欲出。

《趙飛燕別傳》從總體藝術成就上看稍遜於《外傳》,然以文辭優美和細節刻畫取勝。如開篇即寫飛燕姐妹的體態氣質,先聲奪人:“趙後腰骨纖細,善踽步行,若人手持荏枝,顫顫然,他人莫可學也。……昭儀尤善笑語,肌骨清滑,二人皆稱天下第一,色傾後宮。”寥寥數語,國色天香的綽約風姿已躍然紙上。《外傳》有漢成帝偷窺趙合德沐浴事,然皆情節的自然流露,缺乏深層次的挖掘,《別傳》則獨出心裁,別開生面,將筆觸深入到了漢成帝的內心感受:“昭儀方浴,帝私覘,侍者報昭儀,昭儀急趨燭後避。帝瞥見之,心愈眩惑。他日昭儀浴,帝默賜侍者金錢,特令不言。帝自屏罅覘,蘭湯灩灩,昭儀坐其中,若三尺寒泉浸明玉。帝意思飛揚,若無所主。”一路寫來,淋漓盡致,將趙合德超凡脫俗的美艷渲染得如同聖像般明淨自然,有意境,有品位,而絲毫不流於猥褻,成為明清以後艷情小說司空見慣的範式。明代學者胡應麟特別推崇這段描寫,稱“敘昭儀浴事入畫”,激賞“蘭湯灩灩”以下三語,“百世下讀之猶勃然興”,信不虛也。

《昭陽趣史》是所有趙飛燕傳記的集大成者,將一卷文言小說演繹為四卷白話巨製,每卷12目,自“狐精變化”至“二精修心”,總計48目,洋洋灑灑,委折波瀾,情節更加複雜,細節描寫亦更趨工媸,惟鋪敘床第,淫濫惡趣,喪失了固有的美學價值。

第二,中國古代小說的文體經歷了由文言向白話的轉變。大抵文言乃文人專用的職業化語言,佶屈聱牙,晦澀難讀;白話則曉暢明白,通俗易懂,為廣大民眾所喜聞樂道。文言小說的成熟是唐傳奇,白話小說的濫觴則自宋話本。明代通俗文學大師馮夢龍(1574~1646)曾將唐傳奇與宋話本進行比較,認為:“唐人選言,入於文心;宋人通俗,諧於里耳。天下之文心少而里耳多,則小說之資於選言者少,而資於通俗者多。”[13]文言傳奇只能供士大夫欣賞,通俗話本卻能適應廣大民眾的需要,社會上的專業文人畢竟鳳毛麟角,普通民眾則占絕大多數,任何一部文學作品,要想為廣大民眾所接受,必須使用通俗明快的語言。故魯迅先生指出:“其時(指宋代)社會上卻另有一種平民底小說,代之而興了。這類作品,不但體裁不同,文章上也起了改革,用的是白話,所以實在是小說史上的一大變遷。”洵為的評。

有關趙飛燕的幾部傳記文獻,《漢書·外戚傳》、《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皆文言寫成,雖辭藻華美,行文古樸,涵義蘊藉,但畢竟只能在少數文人中流傳,不可能普及到大眾中去,沒有實現其應有的社會價值。至《昭陽趣史》則完全改用白話,情節雖然複雜但語言通俗易懂,文從氣順,明白如畫,加速了它在社會上的廣泛流通。一個反面的例證,就是清代歷次禁毀小說淫辭,《昭陽趣史》皆難逃厄運,固然是因為這類書籍“荒唐俚鄙,殊非正理”,蠱惑人心,敗壞風俗,但也從另外一個角度證實了包括《昭陽趣史》在內的“小說淫辭”勢如水銀潑地,無孔不入,以至於出現了“疊床架屋,列肆租賃”的情況,政府不得不以強權禁毀之。而《趙飛燕外傳》中也有不少性描寫,語涉淫褻,卻安然無恙,黃榜無名,蓋因其文言寫就,之乎者也,閱覽者少,於人心風俗無礙故也。

第三,先進作品為後繼者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和創作經驗。所有趙飛燕的故事都源自《漢書·外戚傳》,由於班固記下了趙飛燕以微賤的出身而貴為皇后的傳奇經歷,後世小說便虛構她是姑蘇主與馮萬金的私生女,既有高貴的血統,又為其淫蕩行徑找到了血緣上的依據。《漢書·外戚傳》在記載飛燕恃寵驕橫的同時,本來就有讓趙合德喧賓奪主的傾向,給後人許多暗示,遂競相騰出廣闊的空間來塑造這位美昭儀。她似乎精通19世紀西方國家興盛的性心理學,一再對漢成帝實施欲擒故縱的策略。當漢成帝以百寶鳳毛步輦迎合德入宮時,她故意推辭說:“非故人姊召,不敢行,願斬首以報宮中。”迫使漢成帝以趙飛燕的五彩組文手藉為符信,方才半推半就入宮來。成帝病陽痿,“陰緩弱不能壯發,每持昭儀足,不勝至欲,輒暴起”,有明顯的戀物癖。但合德常常轉過身去,不讓漢成帝摸她的腳。人謂昭儀曰:“上餌方士大丹,求盛大不能得,得貴人足一持暢動,此天與貴人大福,寧轉側俾帝就邪?”合德卻振振有詞地回答:“幸轉側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則厭去矣,安能復動乎?”她的這些伎倆,使漢成帝對她保持著持續不斷的興趣,稱之為“溫柔鄉”,感嘆說:“吾老是鄉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雲鄉也!”“自古人主無二後,若有,則吾立昭儀為後矣!”這些情節應該就是《漢書·外戚傳》閃爍其詞的“皇后既立,後寵少衰,而弟絕幸”的極好註腳。

所有趙飛燕的傳記文獻中,客觀而論,當以《趙飛燕外傳》審美情趣最高雅,藝術成就最卓越,“稱得上是文言小說發展史上的里程碑”,胡應麟譽之為“傳奇之首”是獨具慧眼的。茅盾先生對此篇有精到的研究,指出:“《飛燕外傳》一文雖在漢家歷史上毫無價值,而在文學史上的價值卻未便過於抹煞。……就《飛燕外傳》的內容而觀,則此短文直可稱為後世性慾小說的泉源,換言之,即後世的長篇性慾小說的意境大都是脫胎於《飛燕外傳》的。”趙飛燕入宮前與射鳥者有染,已非處子,入宮後卻給漢成帝留下“豐若有餘,柔若無骨,遷延謙畏,若遠若近,禮義人也”的良好印象,“既幸,流丹浹藉”。其姑妹樊嫕最初為她捏一把冷汗,繼而感到大惑不解,私下問道:“射鳥者不近女邪?”趙飛燕回答:“吾內視三日,肉肌盈實矣。帝體洪壯,創我甚焉。”這是後世艷情小說侈談採補術的托始。

《外傳》還寫到漢成帝患陽痿,太醫萬方不救,四處搜求奇藥,“嘗得春恤膠,遺昭儀,昭儀輒進帝,一丸一幸。一夕,昭儀醉,進七丸。帝昏夜擁昭儀,居九成帳,笑吃吃不絕。抵明,帝起御衣,陰精流輸不禁,有頃,絕倒。裛衣視帝,余精出涌,霑污被內,須臾帝崩”。這是後世艷情小說種種春方淫器及脫陽而死的淵藪。《金瓶梅》第79回寫潘金蓮無視胡僧一次一丸的警告,將三粒春藥以燒酒送服餵給西門慶,導致西門慶“精盡繼之以血,血盡出其冷氣”而亡,竟完全是摹仿《外傳》的寫法了。

要之,在中國人的觀念中,慣以“髒唐濫漢”形容歷史上的後宮淫亂,如唐高宗之烝母、唐玄宗之扒灰,目之為“髒唐”實在當之無愧;但客觀而論,漢成帝在歷史上並不算十分荒淫,《漢書·成帝紀》僅輕描淡寫的一句“沉湎酒色”,較之齊東昏、隋煬帝之流難免小巫見大巫,《外戚傳》亦止記飛燕姐妹妒殺宮子而已,之所以會形成“濫漢”的印象,《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昭陽趣史》諸書實有力焉。

史書記載

《漢書·外戚傳第六十七下》

孝成趙皇后,本長安宮人。初生時,父母不舉,三日不死,乃收養之。及壯,屬陽阿主家,學歌舞,號曰飛燕。成帝嘗微行出。過陽阿主,作樂,上見飛燕而說之,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俱為婕妤,貴傾後宮。

許後之廢也,上欲立趙婕妤。皇太后(既王政君)嫌其所出微甚,難之。太后姊子淳于長為侍中,數往來傳語,得太后指,上立封趙婕妤父臨為成陽侯。後月余,乃立婕妤為皇后。追以長前白罷昌陵功,封為定陵侯。

皇后既立,後寬少衰,而弟絕幸,為昭儀。居昭陽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髤漆,切皆銅沓黃金塗,白玉階,壁帶往往為黃金釭,函藍田璧,明珠、翠羽飾之,自後宮未嘗有焉。姊弟顓寵十餘年,卒皆無子。

末年,定陶王來朝,王祖母傅太后私賂遺趙皇后、昭儀,定陶王竟為太子。

明年春,成帝崩。帝素強,無疾病。是時,楚思王衍、梁王立來朝,明旦當辭去,上宿供張白虎殿。又欲拜左將軍孔光為丞相,已刻侯印書贊。昏夜平善,鄉晨,傅褲襪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晝漏上十刻而崩。民間歸罪趙昭儀,皇太后詔大司馬莽、丞相大司空曰:“皇帝暴崩,群眾讙嘩怪之。掖庭令輔等在後庭左右,侍燕迫近,雜與御史、丞相、廷尉治問皇帝起居發病狀。”趙昭儀自殺。

哀帝既立,尊趙皇后為皇太后,封太后弟侍中駙馬都尉欽為新成侯。趙氏侯者凡二人。後數月,司隸解光奏言:

臣聞許美人及故中宮史曹宮皆御幸孝成皇帝,產子,子隱不見。

臣遣從事掾業、史望驗問知狀者掖庭獄丞籍武,故中黃門王舜、吳恭、靳嚴,官婢曹曉、道房、張棄,故趙昭儀御者於客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宮即曉子女,前屬中宮,為學事史,通《詩》,授皇后。房與宮對食,元延元年中宮語房曰:“陛下幸宮。”後數月,曉入殿中,見宮腹大,問宮。宮曰:“御幸有身。”其十月中,宮乳掖庭牛官令舍,有婢六人,中黃門田客持詔記,盛綠綈方底,封御史中丞印,予武曰:“取牛官令舍婦人新產兒,婢六人,盡置暴室獄,毋問兒男女,誰兒也!”武迎置獄,宮曰:“善臧我兒胞,丞知是何等兒也!”後三日,客持詔記與武,問:“兒死未?手書對牘背。”武即書對:“兒見在,未死。”有頃,客出曰:“上與昭儀大怒,奈何不殺?”武叩頭啼曰:“不殺兒,自知當死;殺之,亦死!”即因客奏封事,曰:“陛下未有繼嗣,子無貴賤,唯留意!”奏入,客復持詔記予武曰:“今夜漏上五刻,持兒與舜,會東交掖門。”武因問客:“陛下得武書,意何如?”曰:“瞠也。”武以兒付舜。舜受詔,內兒殿中,為擇乳母,告“善養兒,且有賞。毋令漏泄!”舜擇棄為乳母,時兒生八九日。後三日,客復持詔記,封如前予武,中有封小綠篋,記曰:“告武以篋中物書予獄中婦人,武自臨飲之。”武發篋中有裹藥二枚,赫蹄書,曰:“告偉能:努力飲此藥,不可復入。女自知之!”偉能即宮。宮讀書已,曰:“果也,欲姊弟擅天下!我兒男也,額上有壯發,類孝元皇帝。今兒安在?危殺之矣!奈何令長信得聞之?宮飲藥死。後宮婢六人召入,出語武曰:“昭儀言‘女無過。寧自殺邪,若外家也?’我曹言願自殺。”即自繆死。武皆表奏狀。棄所養兒十一日,宮長李南以詔書取兒去,不知所置。

許美人前在上林涿沐館,數召入飾室中若舍,一歲再三召,留數月或半歲御幸。元延二年懷子,其十一月乳。詔使嚴持乳醫及五種和藥丸三,送美人所。後客子、偏、兼聞昭儀謂成帝曰:“常給我言從中宮來,即從中宮來,許美人兒何從生中?許氏竟當復立邪!”懟,以手自搗,以頭擊壁戶柱,從床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曰:“今當安置我,欲歸耳!”帝曰:“今故告之,反怒為!殊不可曉也。”帝亦不食。昭儀曰:“陛下自知是,不食為何?陛下常自言‘約不負女’,今美人有子,竟負約,謂何?”帝曰:“約以趙氏,故不立許氏。使天下無出趙氏上者,毋憂也!”後詔使嚴持綠囊書予許美人,告嚴曰:“美人當有以予女,受來,置飾室中簾南。”美人以葦篋一合盛所生兒,緘封,及綠囊報書予嚴。嚴持篋書,置飾室簾南去。帝與昭儀坐,使客子解篋緘。未已,帝使客子、偏、兼皆出,自閉戶,獨與昭儀在。須臾開戶,呼客子、偏、兼,使緘封篋及綠綈方底,推置屏風東。恭受詔,持篋方底予武,皆封以御史中丞印,曰:“告武:篋中有死兒,埋屏處,勿令人知。”武穿獄樓垣下為坎,埋其中。

故長定許貴人及故成都、平阿侯家婢王業、任孋、公孫習前免為庶人,詔召入,屬昭儀為私婢。成帝崩,未幸梓宮,倉卒悲哀之時,昭儀自知罪惡大,知業等故許氏、王氏婢,恐事泄,而以大婢羊子等賜予業等各且十人,以尉其意,屬“無道我家過失。”

元延二年五月,故掖庭令吾丘遵謂武曰:“掖庭丞吏以下皆與昭儀合通,無可與語者,獨欲與武有所言。我無子,武有子,是家輕族人,得無不敢乎?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輒死,又飲藥傷墮者無數,欲與武共言之大臣,票騎將軍貪耆錢,不足計事,奈何令長信得聞之?”遵後病困,謂武:“今我已死,前所語事,武不能獨為也,慎語!”

皆在今年四月丙辰赦令前。臣謹案永光三年男子忠等髮長陵傅夫人冢。事更大赦,孝元皇帝下詔曰:“此朕不當所得赦也。”窮治,盡伏辜,天下以為當。魯嚴公夫人殺世子,齊桓召而誅焉,《春秋》予之。趙昭儀傾亂聖朝,親滅繼嗣,家屬當伏天誅。前平安剛侯夫人謁坐大逆,同產當坐,以蒙赦令,歸故郡。今昭儀所犯尤悖逆,罪重於謁,而同產親屬皆在尊貴之位,迫近幃幄,群下寒心,非所以懲惡崇誼示四方也。請事窮竟,丞相以下議正法。

哀帝於是免新成侯趙欽、欽兄子成陽侯訢,皆為庶人,將家屬徙遼西郡。時議郎耿育上疏言:

臣聞繼嗣失統,廢適立庶,聖人法禁,古今至戒。然大怕見歷知適,逡循固讓,委身吳粵,權變所設,不計常法,致位王季,以崇聖嗣,卒有天下,子孫承業,七八百載,功冠三王,道德最備,是以尊號追及大王。故世必有非常之變,然後乃有非常之謀。孝成皇帝自知繼嗣不以時立,念雖末有皇子,萬歲之後未能持國,權柄之重,制於女主,女主驕盛則耆欲無極,少主幼弱則大臣不使,世無周公抱負之輔,恐危社稷,傾亂天下。知陛下有賢聖通明之德,仁孝子愛之恩,懷獨見之明,內斷於身,故廢后宮就館之漸,絕微嗣禍亂之根,乃欲致位陛下以安宗廟。愚臣既不能深援安危,定金匱之計,又不知推演聖德,述先帝之志,乃反覆校省內,暴露私燕誣污先帝傾惑之過,成結寵妾妒媚之誅,甚失賢聖遠見之明,逆負先帝憂國之意。

夫論大德不拘俗,立大功不合眾,此乃孝成皇帝至思所以萬萬於眾臣,陛下聖德盛茂所以符合於皇天也,豈當世庸庸斗筲之臣所能及哉!且褒廣將順君父之美,匡救銷滅既往之過,古今通義也。事不當時固爭,防禍於未然,各隨指阿從,以求

容媚,晏駕之後,尊號已定,萬事已訖,乃探追不及之事,訐揚幽昧之過,此臣所深痛也!

願下有司議,即如臣言,宜宣布天下,使鹹嘵知先帝聖意所起。不然,空使謗議上及山陵,下流後世,遠聞百蠻,近布海內,甚非先帝托後之意也。蓋孝子善述父之志,善成人之事,唯陛下省察!

哀帝為太子,亦頗得趙太后力,遂不竟其事。傅太后恩趙太后,趙太后亦歸心,故成帝母及王氏皆怨之。哀帝崩,王莽白太后詔有司曰:“前皇太后與昭儀俱侍帷幄,姊弟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廟,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貶皇太后為孝成皇后,徙居北宮。”後月余,復下詔曰:“皇后自知罪惡深大,朝請希闊,失婦道,無共養之禮,而有狼虎之毒,宗室所怨,海內之仇也,而尚在小君之位,誠非皇天之心。夫小不忍亂大謀,恩之所不能已者義之所割也。今廢皇后為庶人,就其園。”是日自殺。立十六年而誅。先是,有童謠曰:“燕燕,尾涏々,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琅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成帝每微行出,常與張放俱,而稱富平侯家,故曰張公子。倉琅根,宮門銅鍰也。

後世紀念

四美圖,1909年在甘肅發現的南宋平陽木刻年畫《隋朝窈窕呈傾國之芳容》也稱為《四美圖》,畫的是王昭君、趙飛燕、班昭綠珠四位古代美人

盤點中國古代美女

中國古代著名十大美女:
西施 貂蟬 王昭君 楊貴妃 馮小憐 蘇妲己 趙飛燕 鄭旦 褒姒 甄宓
盤點各個歷史時期的美女:

上古:娥皇女英女媧嫦娥

春秋前:妲己、褒姒、齊文姜夏姬、西施

從戰國到漢朝期間:趙姬虞姬卓文君、趙飛燕、王昭君、班昭班婕妤

三國兩晉南北朝:大喬小喬薛靈美梁綠珠祝英台蘇若蘭蘇小小潘玉兒張麗華貂禪蔡琰道韞、甄宓

唐朝:武則天上官婉兒太平公主孫窈娘、楊玉環、萬春公主柳搖金裴玉娥晁采關盼盼顏令賓崔鶯鶯王寶釧步非煙

從五代十國到宋朝:花見羞王朝雲李師師陳妙常金玉奴呂順哥唐婉白玉娘

元朝:張麗容阿蓋郡主張紅橋劉翠翠

明朝:馮小青李妙惠李鳳姐王潤貞杜十娘陳圓圓董小婉

清朝:賽金花金纖纖香妃

秦淮八艷:柳如是李香君寇白門董小婉陳園園顧媚馬香蘭卞玉京

中國皇后分類導航

皇帝之正妻稱“後”或“皇后”,“皇后”名稱自秦漢沿用至清末。中國皇后為一國之母,是女性最尊貴的身份、最高的權威。

清朝皇后

漢朝皇后

唐朝皇后

明朝皇后

宋朝皇后

元朝皇后

遼朝皇后

春秋戰國王后

前趙皇后

後趙皇后

隋朝皇后

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女性

在精彩紛呈的歷史長河中,專家、學者、大濕、史學愛好者對男人的歷史研甚多,但是對於女人的歷史關注甚少。歷史是由男人書寫的,但是其中也摻雜女人的陰柔、智慧、美麗、狡黠,她們在男人身上扮演著各種角色,或母親,或姐妹,或妻子,或女兒,或同僚,或情人,或知己……,等等不一而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