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台記

超然台記

《超然台記》是北宋文學家蘇軾創作的一篇散文。這篇文章用“樂”字貫穿全文,先寫超然於物外,就無往而不樂,不能超然於物外,則必悲哀,正面寫樂,反面寫悲,悲是樂的反面,即是寫樂的反面,終不離樂字。再寫初到膠西之憂,再寫初安之樂,治園修台,登覽遊樂。這篇文章反映了作者知足常樂、超然達觀的人生態度,也隱含了少許內心苦悶、失意之情。此文在寫作上融議論、抒情、描寫於一爐,筆意爽健,格調流暢,傾注了作者的生活情趣,有飄忽“超然”的意緒。

基本信息

作品原文

超然台記

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哺糟啜醨 ,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

夫所為求褔而辭禍者,以褔可喜而禍可悲也。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美惡之辨戰乎中,而去取之擇交乎前。則可樂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謂求禍而辭褔。夫求禍而辭褔,豈人之情也哉?物有以蓋之矣 。彼游於物之內,而不游於物之外。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內而觀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挾其高大以臨我,則我常眩亂反覆 ,如隙中之觀斗,又焉知勝負之所在。是以美惡橫生,而憂樂出焉,可不大哀乎!

余自錢塘移守膠西 ,釋舟楫之安,而服車馬之勞;去雕牆之美 ,而蔽采椽之居 ;背湖山之觀 ,而適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歲比不登 ,盜賊滿野,獄訟充斥;而齋廚索然 ,日食杞菊。人固疑余之不樂也。處之期年 ,而貌加豐,發之白者,日以反黑。予既樂其風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 。於是治其園圃 ,潔其庭宇,伐安丘、高密之木 ,以修補破敗,為苟全之計 。而園之北,因城以為台者舊矣,稍葺而新之 。時相與登覽,放意肆志焉 。南望馬耳、常山 ,出沒隱見,若近若遠,庶幾有隱君子乎 !而其東則廬山 ,秦人盧敖之所從遁也 。西望穆陵 ,隱然如城郭,師尚父、齊桓公之遺烈 ,猶有存者。北俯濰水,慨然太息 ,思淮陰之功 ,而吊其不終 。台高而安,深而明,夏涼而冬溫。雨雪之朝,風月之夕,予未嘗不在,客未嘗不從。擷園蔬 ,取池魚,釀秫酒 ,瀹脫粟而食之 ,曰:“樂哉游乎!”

方是時,予弟子由 ,適在濟南,聞而賦之 ,且名其台曰“超然”,以見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游於物之外也。

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哺:吃。糟:酒糟。啜(chuò):飲。醨(lí):淡酒。

蓋:掩蓋、遮蔽。

眩亂:迷亂。反覆:指悲喜憂樂變化無常。

錢塘:即今杭州。膠西:即密州,治所在今山東諸城。蘇軾於熙寧七年(1074)由杭州通判移知密州。釋:放棄。服:從事,適應。

去:猶棄。

蔽:遮蔽。這裡猶言居於。采椽:以柞木作椽,不加削斫。這裡指簡陋的房屋。采,通棵,柞木。

背:離開。觀:景象。此指美景。

比:連續。登:豐收。

齋廚:指廚房。索然:寂寞。這裡指食物匱乏。杞菊:枸杞和菊花。這裡指野菜。

期(jī)年:一周年。

安:習慣。拙:笨。此為自謙之詞。

園囿(yòu):養育花木、鳥獸的地方。這裡泛指園林。庭宇:院落房舍。

安丘、高密:相鄰的兩縣名,當時均屬密州,今屬山東。

苟全:苟且完備。

葺:修理。

放意肆志:縱情快意。

馬耳、常山:二山名,在密州城南。

隱君子:隱士。

廬山:山名,在密州城東。

盧敖:秦博士,燕人,秦始皇使其求神仙,不得,逃避廬山。

穆陵:關名,在今山東臨朐南大峴山上。

師尚父:對姜太公呂尚的尊稱。武王滅商後,呂尚被封於齊。遺烈:功業。穆陵為齊地,呂尚封於齊,桓公霸於齊,故日。

“北俯”二句:濰水即今濰河。韓信伐齊,楚使龍且率兵二十萬救齊,兩軍夾河列陣。韓信乃夜壅濰水,後使人決壅,大敗楚軍,殺龍且。見《史記·淮陰侯列傳》。濰水:即今濰河,韓信曾在此擊敗龍且軍二十萬。大息,太息,嘆息。

淮陰:淮陰侯韓信。

吊:傷悼。不終:不得善終。韓信被誣謀反被殺。

擷(xié):摘取。疏:通蔬。

秫(shú)酒:黃米酒。

瀹:煮。脫粟:只去皮的糙米。

子由:即蘇軾弟弟蘇轍,字子由。

聞而賦之:蘇轍有《超然台賦》。

1.

哺:吃。糟:酒糟。啜(chuò):飲。醨(lí):淡酒。

2.

蓋:掩蓋、遮蔽。

3.

眩亂:迷亂。反覆:指悲喜憂樂變化無常。

4.

錢塘:即今杭州。膠西:即密州,治所在今山東諸城。蘇軾於熙寧七年(1074)由杭州通判移知密州。釋:放棄。服:從事,適應。

5.

去:猶棄。

6.

蔽:遮蔽。這裡猶言居於。采椽:以柞木作椽,不加削斫。這裡指簡陋的房屋。采,通棵,柞木。

7.

背:離開。觀:景象。此指美景。

8.

比:連續。登:豐收。

9.

齋廚:指廚房。索然:寂寞。這裡指食物匱乏。杞菊:枸杞和菊花。這裡指野菜。

10.

期(jī)年:一周年。

11.

安:習慣。拙:笨。此為自謙之詞。

12.

園囿(yòu):養育花木、鳥獸的地方。這裡泛指園林。庭宇:院落房舍。

13.

安丘、高密:相鄰的兩縣名,當時均屬密州,今屬山東。

14.

苟全:苟且完備。

15.

葺:修理。

16.

放意肆志:縱情快意。

17.

馬耳、常山:二山名,在密州城南。

18.

隱君子:隱士。

19.

廬山:山名,在密州城東。

20.

盧敖:秦博士,燕人,秦始皇使其求神仙,不得,逃避廬山。

21.

穆陵:關名,在今山東臨朐南大峴山上。

22.

師尚父:對姜太公呂尚的尊稱。武王滅商後,呂尚被封於齊。遺烈:功業。穆陵為齊地,呂尚封於齊,桓公霸於齊,故日。

23.

“北俯”二句:濰水即今濰河。韓信伐齊,楚使龍且率兵二十萬救齊,兩軍夾河列陣。韓信乃夜壅濰水,後使人決壅,大敗楚軍,殺龍且。見《史記·淮陰侯列傳》。濰水:即今濰河,韓信曾在此擊敗龍且軍二十萬。大息,太息,嘆息。

24.

淮陰:淮陰侯韓信。

25.

吊:傷悼。不終:不得善終。韓信被誣謀反被殺。

26.

擷(xié):摘取。疏:通蔬。

27.

秫(shú)酒:黃米酒。

28.

瀹:煮。脫粟:只去皮的糙米。

29.

子由:即蘇軾弟弟蘇轍,字子由。

30.

聞而賦之:蘇轍有《超然台賦》。

白話譯文

任何事物都有可觀賞的地方。如有可觀賞的地方,那么都可使人有快樂,不必一定要是怪異、新奇、雄偉、瑰麗的景觀。吃酒糟、喝薄酒,都可以使人醉,水果蔬菜草木,都可以充飢。以此類推,我到哪兒會不快樂呢?

人們之所以要追求幸福,避開災禍,因為幸福可使人歡喜,而災禍卻使人悲傷。人的欲望是無窮的,而能滿足我們欲望的東西卻是有限的。如果美好和醜惡的區別在胸中激盪,選取和捨棄的選擇在眼前交織,那么能使人快活的東西就很少了,而令人悲哀的事就很多,這叫做求禍避福。追求災禍,躲避幸福,難道是人們的心愿嗎?這是外物蒙蔽人呀!他們這些人局限在事物之中,而不能自由馳騁在事物之外;事物本無大小之別,如果人拘於從它內部來看待它,那么沒有一物不是高大的。它以高大的形象橫在我們面前,那么我常常會眼花繚亂反覆不定了,就象在縫隙中看人爭鬥,又哪裡能知道誰勝誰負呢?因此,心中充滿美好和醜惡的區別,憂愁也就由此產生了;這不令人非常悲哀嗎!

我從杭州調移到密州任知州,放棄了乘船的舒適快樂,而承受坐車騎馬的勞累;放棄牆壁雕繪的華美漂亮的住宅,而蔽身在粗木造的屋舍里;遠離杭州湖光山色的美景,來到桑麻叢生的荒野。剛到之時,連年收成不好,盜賊到處都有,案件也多不勝數;而廚房裡空蕩無物,每天都以野菜充飢,人們一定都懷疑我會不快樂。可我在這裡住了一年後,面腴體豐,頭髮白的地方,也一天天變黑了。我既喜歡這裡風俗的淳樸,這裡的官吏百姓也習慣了我的愚拙無能。於是,在這裡修整花園菜圃,打掃乾淨庭院屋宇,砍伐安丘、高密的樹木,用來修補破敗的房屋,以便勉強度日。 在園子的北面,靠著城牆築起的高台已經很舊了,稍加整修,讓它煥然一新。我不時和大家一起登台觀覽,在那兒盡情遊玩。從台上向南望去,馬耳、常山時隱時現,有時似乎很近,有時又似乎很遠,或許有隱士住在那裡吧?台的東面就是盧山,秦人盧敖就是在那裡隱遁的。向西望去是穆陵關,隱隱約約象一道城牆,姜太公、齊桓公的英雄業績,尚有留存。向北俯視濰水,不禁慨嘆萬分,想起了淮陰侯韓信的赫赫戰功,又哀嘆他不得善終。這台雖然高,但卻非常安穩;這台上居室幽深,卻又明亮,夏涼冬暖。雨落雪飛的早晨,風清月明的夜晚,我沒有不在那裡的,朋友們也沒有不在這裡跟隨著我的。我們採摘園子裡的蔬菜,釣取池塘里的游魚,釀高粱酒,煮糙米,大家一邊吃一面讚嘆:“多么快活的遊樂啊!”

這個時候,我的弟弟蘇轍字子由恰好在濟南做官,聽說了這件事,寫了一篇文章,並且給這個台子取名“超然”,以說明我之所以到哪兒都快樂的原因,大概就是在於我的心能超乎事物之外啊!

創作背景

蘇軾反對王安石變法,為新黨所不容,被排擠出朝廷,先任開封府推官,繼任杭州通判。“三年不得代,以轍之在濟南。求為東州守”(蘇軾《超然亭賦序》)。熙寧七年(1074)被批准改任密州(今山東省諸城)太守。第二年,政局初定,他便開始治園圃,潔庭宇,把園圃北面的一個舊台修葺一新。他的弟弟蘇轍給這個台取名叫“超然”。故此,蘇軾寫了這篇《超然台記》。

作品鑑賞

文學賞析

這篇文章說明超然於物外,就可以無往而不樂。即把一切事物都置之度外,無所希冀,無所追求,與世無爭,隨遇而安,就不會有什麼煩惱,能成為二個知足者常樂的人。這是用莊子“萬物齊一”的觀點來自我麻醉,以曠達超然的思想來自我安慰。不管禍福,美醜,善惡,去取,通通都一樣,自己屢遭貶請,每況愈下,也就不足掛齒,可以逆來順受,無往而不樂了。其實,這是置無限辛酸、滿腹怨憤而不顧的故為其樂,有其形而無其實,猶如酒醉忘優之樂,並非敞懷舒心的快樂。全文以“樂”字為主線,貫穿始終,被稱為“一字立骨”的典範文章。以議論和記敘相結合的方法,從虛實兩個方面闡明了主旨。游於物外。就無往而不樂。

第一段,從正面論述超然於物外的快樂。“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一切物品都有可以滿足人們欲望的作用,假如有這種作用,都可以使人得到快樂,不一定非要是怪奇、偉麗的東西。實際上並非如此,物有美醜、善惡之分,愛憎自有不同,人各有所求,其選擇、去取也不能一樣,所以很難“皆有可樂”。蘇軾是以“游於物外”的超然思想看待事物。所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從寫法特點上看,是一起便說“超然”,提出“樂”字為主線。上面是從總的方面論述,下文是舉例加以證明。“哺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是說物各有用,都可以滿足欲求,給人快樂。推面廣之,人便可以隨退而安,無處不快樂了。四個皆字使文意緊密相聯,語勢暢達,渾然一體。

第二段是從反面論述不超然必會悲哀的道理。求福辭禍是人之常情,因為福可以使人高興,禍會令人悲傷。但是,如果人不能超然於物外。任隨欲望發展,必然陷人“游於物內”的泥潭。物有盡時,很難滿足無止境的欲求。而且事物往往被某些現象掩蓋著本來的面目,美醜不一,善惡難分,禍福不辨,取捨難定。事物的假象常常令人頭昏目眩,什麼也看不清楚,不超然於物外,就會盲目亂撞,結果必然招來災禍,造成絕頂的悲哀。上面兩段,一正一反,正反對照,有力地論證了只有超然於物外,才能無往而不樂;如果超然於物內,則必悲哀的道理。從理論上為記超然台的事實奠定了基礎。這是以虛領實的寫法。

第三段,步入正題,敘述移守膠西,生活初安,治園修台,游而得樂的情景。用具體的事實說明了超然於物外,必得其樂的道理.這一段可分為三層:一、移守膠西,用了三個對偶句,組成排比句組,語調抑揚起伏,氣勢充沛,使杭、密兩地形成鮮明對比,說明了蘇軾舍安就勞、去美就簡的遭遇。這既是記實,也是以優托喜的伏筆。二、生活初安。“比歲不登,盜賊滿野,獄訟充斥,面齋廚索然,日食杞菊。”,是寫初到膠西後年成不好,政局動亂,生活艱苦。用了五個四言句和一個連詞,句子精悍,節奏急促,與處境維艱交相吻合。再次寫憂,以見喜之可貴,樂之無窮。“處之期年,而貌加豐,發之白者,日以反黑。”意外的變化帶來無限喜悅。“予既樂其風俗之醇,而其吏民亦安予拙也。”自己愛上了膠西,百姓也愛戴太守。官民相愛,必然官民同樂。由苦變樂,真是無往而不樂。生活初安,就有餘力潔庭治園,為尋樂作些事情。三、修台遊樂。先交待台的位置、舊觀和修繕情況。利舊成新,不勞民傷財,含有與民同樂之意。再寫登台四望,觸目感懷,見景生情,浮想聯翩,所表現的感情十分複雜。時而懷念超然乾物外的隱君子,時而仰慕功臣建樹的業績,時而為不得善終的良將鳴不平。這正表現了作者想超然子物外,而實際上又很難完全超然處之的矛盾心情:有懷念,有羨慕,有不平。這一層雖屬常見的“四望法”,但寫得不落俗套,沒有用對偶排比,只用了較為整齊的散行句,別具一番疏宕流暢的情韻。最後描寫了台的優點:“高而安,深而明,夏涼而冬溫。”流露出無比喜愛的感情。因此,予與客不管“雨雪之朝,風月之夕”,都時常登台遊樂,親手做菜做飯,飲酒歡歌。這種遊玩,確實是很快樂的。最後又落腳在“樂”字上。

最後一段交待了其弟蘇轍(子由)為此台命名並作賦的事。文章到此方點明“超然”二字,具有畫龍點睛之妙。且結句“以見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游於物之外也”,既照應開頭:又與前文所說樂少悲多的人“游於物之內,而不游於物之外”,如應不應,有意無意,形成了鮮明的對照,見出兩種人不同的思想境界,回味無窮。

名家點評

宋代黃震《黃氏日鈔》卷六十二:“謂物皆可樂,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無往而不樂者,蓋游於物之外也。”

明代唐順之《蘇文忠公文鈔》卷二十五:“前發超然之意,後段敘事解意,兼敘事格。”

明代茅坤《唐宋八大家文鈔》卷二十五:“子瞻本色。與《凌虛台記》,並本之莊生。”

清代金聖歎《天下才子必讀書》卷十五:“台名超然,看他下筆便直取‘凡物’二字,只是此二字已中題之要害。便以下橫說豎說,說自說他,無不縱心如意也。須知此文手法超妙。全從《莊子·達生》、《至樂》等篇取氣來。”

清代林雲銘《古文析義》卷十三:“台名超然,作文不得不說入理路去,凡小品丈字說到理路,最難透脫。此握定無往不樂一語,歸根於游物之外,得南華逍遙大旨,便覺愉然自遠。其登台四望一段,從習鑿齒與桓秘書脫化而出。與凌虛台同一機軸。”

清代吳楚材、吳調侯《古文觀止》卷十一:“是記先發超然之意,然後入事。其敘事處,忽及四方之形勝,忽入四時之佳景,俯仰情深,而總歸之一樂,真能超然物外者矣。”

作者簡介

蘇軾(1037—1101),字子瞻,一字和仲,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蘇洵之子。嘉祐年間(1056—1063)進士。曾上書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後因作詩諷刺新法而下御史獄,貶黃州。宋哲宗時任翰林學士,曾出知杭州、潁州,官至禮部尚書。後又貶謫惠州、儋州。在各地均有惠政。卒後追諡文忠。學識淵博,喜好獎勵後進。與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其文縱橫恣肆,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並稱“蘇辛”。 又工書畫。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書傳》《東坡樂府》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