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賈璉,別名璉二爺,《紅樓夢》中的人物,賈赦的長子。繼母邢夫人無子女,異母妹妹迎春,異母弟弟賈琮,妻子王熙鳳,女兒巧姐。他捐了個同知的官位,不喜歡讀書謀求官位。住在榮國府叔叔賈政家中,和妻子王熙鳳幫著料理家務,在賈府一眾男子中算是第一得力幹練之人。他最大的缺點是好色,但並不像賈珍、薛蟠等那樣強人所難。女兒巧姐出天花,按迷信要夫妻分房,他一離開王熙鳳就找“多姑娘” 鬼混。王熙鳳去過生日宴會,他就把鮑二媳婦勾搭上手,見了尤二姐,又貪圖其美色,騙娶為二房。父親賈赦因為他遵父命去平安州辦妥“機密大事”(為後文伏線)而誇他能幹,並把自己的丫環秋桐賞給他。從他不贊同賈雨村為了幾把扇子把石呆子害得坑家敗業、真情對待尤二姐之死,以及勸阻王熙鳳將彩霞配給旺兒品德不好的兒子等事中,可以看出他富有同情心、做事有底線,不以自己世家公子的身份壓榨別人。他同王熙鳳的關係由一開始的和美轉為同床異夢,可以看成是王熙鳳的悲劇,也是他的悲劇。

基本信息

榮府公關

賈璉是賈赦的大兒子,迎春的異母哥哥,王熙鳳的丈夫,其母跟迎春的母親一起拿來與探春的娘---趙姨娘比,所以賈璉不可能是正室夫人所出,應該是賈赦的妾室生的。

邢夫人見他(迎春)這般,因冷笑道:“總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 一對兒赫赫揚揚,璉二爺鳳奶奶,兩口子遮天蓋日,百事周到,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但凡是我身上吊下來的,又有一話說——只好憑他們罷了。 況且你又不是我養的,你雖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也該彼此瞻顧些,也免別人笑話。我想天下的事也難較定,你是大老爺跟前人養的,這裡探丫頭也是二老爺跟前人養的,出身一樣。如今你娘死了, 從前看來你兩個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趙姨娘強十倍的,你該比探丫頭強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誰知竟不然,這可不是異事。倒是我一生無兒無女的,一生乾淨,也不能惹人笑話議論為高。”

《紅樓夢》第五十三回 寧國府除夕祭宗祠 榮國府元宵開夜宴 寫到“只見賈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賈敬主祭,賈赦陪祭,賈珍獻爵,賈璉賈琮獻帛,寶玉捧香,賈菖賈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樂奏,三獻爵,拜興畢,焚帛奠酒,禮畢,樂止,退出。”
《禮記·喪服小記》中有“別子為祖,繼別為宗。繼禰者為小宗。有五世而遷之宗,其繼高祖者也。是故祖遷於上,宗易於下,尊祖故尊宗,敬宗所以尊祖禰也。庶子不祭祖者,明其宗也。庶子不為長子斬,不繼祖與禰故也。庶子不祭殤與無後者,殤與無後者從祖祔食。庶子不祭禰者,明其宗也。”
意思就是:別子為其後裔之始祖,繼承別子的嫡長子是大宗,繼承別子的庶子是小宗。有五十而遷之宗,即小宗,因為小宗四世親盡,不可能繼續祭祀高祖之父。因此,高祖的廟遷動於上,而繼禰的宗同時變易於下。因為尊祖,所以才尊敬嫡長子,而尊敬嫡長子正是尊重祖禰的具體表現。庶子之所以不祭祖,就是要表明這件事該由嫡長子來做。作父親的是庶子,就不能為其長子服喪三年,道理就是在於庶子不是祖禰的整體。庶子不祭祀未成年而死者與沒有後嗣者,因為這兩種人都是附屬在祖廟中受食,而庶子沒有資格祭祀祖廟。庶子不祭父廟,因為父廟由嫡長子主祭。 

庶子沒資格祭祖,賈璉是正經的嫡子不可能是庶出。邢夫人“ 從前看來你兩個的娘”這句話,指的應該是迎春的生母和趙姨娘,而不是賈璉的生母。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曾這樣說賈璉:“這位璉爺身上現捐的是個同知,也是不肯讀書,於世路上好機變,言談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爺家住著,幫助料理家務。”(備註:從明清官職看,這個同知,若是知府的同知,當為正五品官,若是知州的同知,當為從六品官。若是散州的同知,當為從七品。“誰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凡誥命等皆入朝隨班按爵守制。敕諭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內不得筵宴音樂,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賈母,邢,王,尤,許婆媳祖孫等皆每日入朝隨祭,至未正以後方回。”說明王熙鳳並無誥命,因此有觀點認為賈璉很可能捐的是州同或者與縣平級的散州同知之類小官,因此其夫人王熙鳳並無誥命。以榮國府的勢力她應該有敕命,六品或七品安人。六品以下沒資格進宮朝賀或守制,太妃薨的時候才沒她什麼事。)

身為賈府的大管家,他也有他的長處。在同輩男子中應該是唯一一個對榮國府的日常生活有實用價值的人:賈珠早死,寶玉10歲出頭,只在女孩堆里混,賈環、賈琮年幼且不受重視。因為賈政不慣俗物,所以這一房的日常事物都由賈璉夫婦料理。鳳姐雖然能幹,畢竟不能像男子一樣可以在外拋頭露面,交際應酬。所以賈璉的存在是必須的。從冷子興口中可以知道賈璉是有一定才幹的,只是娶親之後,風頭被妻子蓋過,“倒退了一射之地”。賈璉經辦的幾件事:林黛玉回家探父,賈母堅持要命賈璉護送,這足以說明賈母對賈璉能力的肯定;其次營造大觀園,賈政放手交給賈璉、賈珍。賈政到正在籌建中的大觀園視察時,忽又想起一事,便命人去喚賈璉,賈璉趕來,忙向靴筒取掖內裝的一個折略節看來回答了賈政的問題。這就是很好的證明。如果沒他,我們就不能看到人間仙境般的“大觀園”了。賈政結交外官,也是賈璉帶信跑腿。賀吊往還等事更都離不開他。因此賈璉給人的印象就是在家操勞,在外奔波。

與鳳姐

雖是個外當家,但許多事情上,只是王熙鳳說了算。賈璉與王熙鳳既是夫妻,又是辦公時的同僚,還是爭奪榮府管理權的“競爭對手”。尤其是在錢財上,夫妻間爾虞我詐,全不是那么回事。 一定程度上,他們相互利用,共同謀得榮府大權;又相互懷疑,互不讓步,互相監督。賈妃省親時,要找個人管理鐵檻寺的小和尚小道士。賈璉把這個差事給賈芸,鳳姐答應了賈芹,爭執之後,賈璉讓步。賈芸落空之後,知道了被鳳姐奪去的原委,才又送禮求鳳姐,向鳳姐檢討了不該先去求賈璉的錯誤。鳳姐得意地冷笑道:“你們要撿遠道走么!早告訴我一聲,多大點事,還值得耽誤到這會子!”王熙鳳用府里人的月例錢放高利貸,一向都是瞞著賈璉的。

一次賈璉與鳳姐在房裡喝酒說話,旺兒家的給鳳姐送利錢來,機靈的平兒找了香菱做藉口給支應過去了,瞞過了賈璉。賈璉求鴛鴦將賈母查不到的銀器從偷一箱子出來,典當些銀子,填補家用虧空,讓鳳姐向她說情。結果鳳姐、平兒聯合起來敲他的竹槓,雖然吵了一陣子,還是賈璉答應給鳳姐二百兩銀子了事。

浪蕩子

87版紅樓夢中高宏亮飾演的賈璉 87版紅樓夢中高宏亮飾演的賈璉

除了管家理事的種種描述外,呈現在我們眼前的賈璉是一個十足的浪蕩子形象:在鳳姐的生日時和鮑二家的 偷情;趁女兒出天花隔房時和多姑娘兒勾搭;賈敬喪期偷娶尤二姐。不過他雖好色,但幾乎都是兩情相悅,並不像賈赦、賈珍的強娶豪奪。鳳姐有嚴重的婦科疾病(血崩),這也給賈璉一定的藉口,他還有大量在外出差的時間,成為他風流的機會。鳳姐的防範很嚴,使得平兒也不得近賈璉身,但是夫權社會對男性的風流是持寬容態度的。特別是鳳姐生日那天,他把奴才鮑二家的老婆叫進自己的房裡私通,被鳳姐碰上,惹出一場大鬧。賈母罵他“不管香的臭的都弄到屋裡來”,是個“下流種子”。在賈珍父子的攛掇下,他另置房舍,娶尤二姐做二房,還說等鳳姐死了,扶她為正房夫人。結果事情泄露,苦命的二姐被王熙鳳騙進大觀園,不堪凌辱,吞金喪了命。事後,賈璉在鳳姐那連棺材錢也討不出來,還是平兒拿出體己錢來,下葬了尤二姐。

存有善心

賈璉雖然缺點很多,但是絕對不是賈雨村那樣的壞人。比如,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對二姐還是動了真情的。比如說,在當時人們看來,“尤二姐已經失了腳(與姐夫賈珍有情),有了一個‘淫’字,憑她有什麼好處也不算了。”這樣人們都看不起這樣婚前失身的女子,大戶人家娶這樣的人作為二房也是不屑的。可是賈璉卻說“誰人無錯,知過必改就好。故不提已往之淫,只取現今之善。”後來賈璉因有了新歡秋桐,把二姐撂在一邊。二姐死後,心懷愧疚的賈璉痛哭流涕,他讓平兒替他收藏著二姐的舊裙子作為紀念。二姐的悲劇結局,主要是鳳姐的毒辣陰險造成的,也是自己的懦弱造成的,還是賈璉的始亂終棄、多情濫情、不負責任造成的。

2010版紅樓夢中王龍華飾演的賈璉 2010版紅樓夢中王龍華飾演的賈璉

另外,在其他事情上他也有底線。較鳳姐的心狠手辣,賈璉相對公正善良些。賈赦命他奪取石呆子的古扇時,他只是上門去苦苦求對方出讓,但是石呆子執意不肯,他也就作罷了。而賈雨村找個藉口關石入牢獄,奪取其扇子,送給賈赦 。賈赦問著他說,人家怎么弄了來。賈璉說:“為這點子事,弄得人家傾家蕩產,也不算什麼能為!”這無異於當面扇他父親的耳光,被賈赦一頓好打。可見他作風雖差,卻還有做人的底線。賈赦和賈雨村,才是最不要臉的,最壞的。 還有一次,鳳姐的陪房旺兒家的兒子看中王夫人的丫頭彩霞,強行求婚。可彩霞與賈環有情,不願嫁過去。於是,旺兒來求鳳姐,鳳姐為打擊趙姨娘便答應了。而賈璉聽說旺兒這個兒子“吃酒賭錢,無所不至”時,他氣憤地說,“他小子竟會喝酒不成人嗎?這么著,哪裡還能給他老婆,且給他一通棍子,立關起來,再問他老子娘”,並勸鳳姐不要管這個閒事,白糟蹋了人家女兒。但鳳姐為了自己陪房的面子,還是出面做主提親。 賈璉對鳳姐的抱怨是明顯的。這就是賈璉,一個血肉豐滿有優點也有缺點的一個公子哥兒。在《紅樓夢》中一個消極的破壞者。

夫妻生活

賈璉王熙鳳 賈璉王熙鳳
賈璉夫妻 賈璉夫妻

《紅樓夢》里的賈璉、王熙鳳這對夫婦,是作者著墨甚多的一對貴族夫妻。按書里的交代,他們本不是榮國府里的主子。榮國府正院正房裡住著賈政、王夫人,他們有兒有女,大兒子賈珠雖然去世,大兒媳李紈卻老成持重,與王熙鳳相比較,李紈文化水平高得多,賈元春省親時,李紈曾賦詩一首,雖未見出色,倒也中規中矩。但王夫人為擴大娘家的勢力,特把幾乎不識字的內侄女王熙鳳搬到榮國府來掌握家政大權。在第七回上半回里,曹雪芹特別寫到賈璉、王熙鳳和諧的夫妻生活。那文筆與《金瓶梅》很不一樣,《金瓶梅》寫性直截了當,《紅樓夢》既含蓄又傳神。書里寫到王夫人陪房(就是出嫁時當作陪嫁帶過來的大僕人一家子)周瑞家的,奉薛姨媽之命,給諸位小姐太太送宮花,大中午的,送到王熙鳳住的那個院子,“走至堂屋,只見小丫頭豐兒坐在鳳姐的房門檻上(把門放哨呢——劉注,下同),見周瑞家的來了,連忙擺手兒叫他往東屋裡去(“周瑞家的”是“周瑞的老婆”的意思,曹雪芹寫書時漢語裡還沒有“她”字),周瑞家的會意(會的什麼意?僅僅是明白主人在午睡么?)……只聽那邊一陣笑聲,卻有賈璉的聲音(回目中所以有“賈璉戲熙鳳”字樣)。接著房門響處,平兒拿 著大銅盆出來,叫豐兒舀水進去(平兒可以在賈璉、王熙鳳做愛時在場,甚至可以在主子召喚下參與做愛,這種身份叫“通房大丫頭”;叫舀水進去,可見房事完後,夫妻要適當沐浴,很注重性衛生)。

曹雪芹這樣寫“賈璉戲熙鳳”,曾引起清代某些評點者的訾議,認為是寫“白晝宣淫”、“淫極”;也有現當代批評家認為這是在揭露“貴族家庭生活糜爛”。其實,一定程度上參與了《紅樓夢》創作的脂硯齋說得好,這樣寫是採取了“柳藏鸚鵡語方知”的高妙手法,體現出該書意在反映大家族日常生活情態,重點在刻畫人物,寫人物關係互動中的性格衝突、命運跌宕,而絕非一般風月俗書可比。以今天的眼光來看,書中此刻賈璉、熙鳳魚水和諧,他們不是那種因為父母包辦,毫無感情,只能在昏夜裡讓本能催動著發生關係的懵懂夫妻,而是能在亮光下互相欣賞,循序漸進地享受性生活之樂,最後能雙雙達到高潮,那樣的一對伉儷,他們的“午嬉”沒有多少值得責備的地方。

賈璉與王熙鳳的性生活,大體上一直採取著這樣的表現手法,用墨十分經濟,卻給人很深印象。第二十三回,寫他們夫妻倆分派大觀園補充工程的管理人員,在利益分割上有矛盾,氣氛緊張起來;但賈璉忽然把話鋒一轉道:“……只是昨兒晚上,我不過要改個樣兒,你就扭手扭腳的。”鳳姐兒聽了,嗤的一聲笑了,向賈璉啐了一口,低下頭便吃飯。這進一步說明他們的性生活不僅正常,而且還頗能自覺地變換花樣,享受性生活中的樂趣。

賈璉平兒 賈璉平兒
賈璉和平兒 賈璉和平兒
賈璉和尤二姐 賈璉和尤二姐

夫妻暫別,在任何時代任何階層的家庭里都很難避免。第十三回寫到“鳳姐兒自賈璉送黛玉往揚州去後,心中實在無趣,每到晚間,不過和平兒說笑一回,就胡亂睡了。”有的讀者根據書中某些描寫,認為王熙鳳和賈蓉、賈薔不乾不淨,其實,她和那兩位晚輩至多只能說是情感上有些個曖昧罷了;她不僅嚴拒賈瑞的誘姦,而且設毒計將其凌辱終至死亡,從這樣的重大情節上,我們可以看出,在夫妻關係上,她對賈璉的忠實度,是超過對方對她的忠實度的。第21回明確交代:“那個賈璉,只離了鳳姐便要尋事”,並不甘心“胡亂睡了”。他對王熙鳳的不忠,跟多姑娘的那回,還可以用在不得不分席的情況下,耐不住性饑渴而“打野食”;但跟鮑二家的那回,則是偏在王熙鳳大張旗鼓過生日的時候,就說明他不僅是肉慾旺盛,追逐皮膚濫淫,而且,也是對平日在王熙鳳那強悍性格壓抑下爆發出的一次大反叛、大發泄。他公然跟姘婦抱怨:“我命里怎么就該犯了‘夜叉星’。”一場暴風雨般的大鬧後,賈母出面說合,公布了一條貴族社會裡最開明的性事宣言:“什麼要緊的事!小孩子們年輕,饞嘴貓兒似的,那裡保得住不這么著。從小兒世人都打這么過的。”不過,細想一下,人類社會裡,各個利益集團之間,各人之間,“要緊的事”首先還得說是經濟利益,以及經濟利益的最高體現政治關係,各種道德規範的厘定都是首先尊重這個前提的,貴族如此,平民又何嘗例外。例外的是超越一般性關係的、純感情性的、詩化的愛戀,如賈寶玉和林黛玉,但他們原是天上的神仙(神瑛侍者和絳珠仙草),一般俗眾很難達到那樣的境界。 賈璉和王熙鳳的性關係遭遇到的最嚴重的危機,是尤二姐的出現。這並不意味著婚姻危機,因為像賈府那樣的家庭,男主子三房四妾原是很正常的。王熙鳳原以為,雖然因賈璉“亂搞”而大鬧過,那夫妻相處的格局應該還能長久維繫,所以在賈母開玩笑說把鴛鴦“給璉兒放在屋裡”時,她很輕鬆地說:“璉兒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兒這一對燒糊了的卷子跟他混吧。”沒曾想,賈璉因色慾勾搭上了尤二姐,在偷娶之後,竟從性關係上生髮出了真摯的情愛,賈璉從尤二姐那裡感受到了絕對不能從王熙鳳身上獲得的溫柔和順,從此對王熙鳳在性事上也就一冷到底。王熙鳳的遭遇比現在我們常說的“第三者插足”更慘,因為賈赦偏又賞了賈璉一個秋桐,一刺未除,平添一刺,為了拔去這兩根刺,王熙鳳先禮後兵,欲擒故縱,借刀殺人,還假裝好人,雖然終於使他們的家庭結構復原,卻永遠失去了賈璉對她的情愛(如果有過的話)與性愛(那是曾經相當濃釅的)。

關於王熙鳳的命運結局,第五回里有“一從二令三人木”的暗示。有研究者指出,這意味著她與賈璉的夫妻關係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賈璉對她言聽計從,第二階段則是反過來對她施以命令,第三階段則是把她休了。可惜現在八十回以後曹雪芹究竟怎么寫的我們無從看見,只從某些脂硯齋批語裡得知,曹雪芹筆下有王熙鳳淪落到被役掃雪等情節。 《紅樓夢》里對賈璉王熙鳳夫妻生活的描寫,不避諱寫性,卻又用筆巧妙,既提供了那個時代一對標準貴族夫妻日常起居的栩栩如生的畫卷,又透過他們性愛關係的變化揭示了宗族間的利益摩擦與個人間的性格衝突,而其中的某些內涵,更具有超越時代的性質,使當代中國人在處理與理解夫妻兩性關係上,可以得到有益的啟示。

人物結局

關於賈璉的人物結局,通行本《紅樓夢》沒有明確說明。

人物賞析

賈璉,賈赦之子。平日在賈政處總理榮府家務。

賈璉是一個浪蕩公子,嗜色如命,揮霍無度,其妻王熙鳳是一個精明能幹、權利慾極強、又好爭風吃醋的女人。賈璉在她的防範轄制下,更顯得軟弱無能,連房中侍妾平兒也不得接近。然而他尋花問柳,偷雞摸狗的劣性難改,先和廚子多渾蟲的老婆多姑娘私通,後又與女奴鮑二家的勾搭。就如賈母所說,“成日家偷雞摸狗,髒的臭的,都拉了你屋裡去。”第44回終於演出了“鳳姐潑醋”的鬧劇。不久,又藉口宗祧無繼,偷娶了尤二姐,在寧榮街後二里遠近小花枝巷內另立門戶。此事終被鳳姐探知,她乘賈璉外出機會,把尤二姐賺入大觀園,再用各種毒辣辦法孤立和摧殘尤二姐。此時,賈赦因賈璉外出辦事得力,又將房中丫鬟秋桐賞給他做妾,他也就把尤二姐置之腦後了。直至尤二姐吞金自盡,賈璉才良心發現,摟屍大哭,只叫“奶奶,你死的不明,都是我坑了你”(第69回)。尤二姐死後,鳳姐不給喪葬費,賈璉也無法可想,還是好心的平兒偷出二百兩銀子來才對付過去。

補續的後四十回寫賈府被抄,賈璉雖未定罪,但私物已被抄檢一空。王熙鳳死後,平兒就被他扶了正,但這樣描寫是否符合作者原意尚可研究。據第五回判詞說王熙鳳“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暗示80回後賈璉終於無法忍受王熙鳳的轄制,對她一“冷”二“休”,終於把她遣出賈府,送回金陵老家。就是在80回中,我們也已經看到賈璉對王熙鳳愈來愈不滿,特別是尤二姐之死,使他對王熙鳳的陰謀有所覺察,“我忽略了,終究對出來,我替你報仇。”(第69回)這可能是賈璉性格發展的轉折點。賈璉憑藉整個社會對夫權的支持,最後休了王熙鳳,進行一次無情的報復,是可能的。

人物爭議

觀點一

因為賈璉有個叫賈琮的哥哥,所以賈璉被稱作二爺。這個結論似乎是錯誤的,請看下面的例證。

證明: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提到賈赦“也有二子,長名賈璉”。點明賈璉為長,其中“也”字是針對賈政生了兩個兒子說的。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第13回,弔唁秦氏的名單中,榮國府中的賈璉,寶玉,賈環均不在其上,那么是否榮國府之人尚未前來弔唁呢?似乎不是,賈蘭明明就在名單里(也有研究者認為此賈蘭應為寧國府的賈藍),寶玉是單獨來弔唁的,而賈璉則去送黛玉回家探父不在京都,所以名單中出現的賈琮既可能是寧府的也可能是榮府的。

第53回祭祖,由“賈敬主祭,賈赦陪祭,賈珍獻爵,賈璉賈琮獻帛,寶玉捧香,賈菖,賈菱展拜墊,守焚池。”一句看出,璉琮應是親兄弟。祭宗祠是傳統,也是民俗,年輕子弟至多是站在一旁觀看,親祭一事還應年長子孫來做。賈琮他能與賈璉共獻帛,賈環賈蘭也應出現並作些事情才對,祭祖既然沒提到賈環賈蘭,賈環比探春小,探春比寶玉小,賈蘭也沒出現,賈蘭比賈環更小。不知道是作者擁有不同的修改稿,還是後人改動原稿的原因,有的書中賈琮是與賈璉同父同母,有的書中賈琮則與賈璉同父不同母。

第53回設晚宴,由“廊上幾席,便是賈珍,賈璉,賈環,賈琮…”一句看出,璉長於琮,是琮的兄。這個無須太多解釋,即使是在當代,眾人就座次序也是很講究的。

觀點二

賈璉上面有個叫賈瑚的哥哥,所以賈璉被稱作是二爺。這是吳克岐在《犬窩譚紅》一書中提到的,他的依據是曾經有個“午廠本”,“午廠本”中寫到在賈璉之上有“長子賈瑚,早夭”,在賈璉之下“還有庶出一子”,總計三子,但是根據以上分析,可以得出賈琮並非是庶出的結論。或許“午廠本”本身並不可信,這個本子是後人的改本,絕非雪芹原稿。

觀點三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賈璉[小說《紅樓夢》人物]

作者的疏忽。似乎最有可能,《紅樓夢》一書中前後矛盾之處甚多,迎春,惜春,賈琮等都有“身份之迷”,還有網友指出賈巧姐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個姐妹。這部長篇小說情節錯綜,人物紛雜,出現疏忽不足為奇。大家可參考金庸先生解答讀者置疑金氏小說中人物前後出現不一致問題的文章。可能作者的原構思當中賈璉確有個哥哥,而後來作者取消了這個想法。作者創作《紅樓夢》多半是斷斷續續的,有可能因為疏忽,而忘了修改前文。

觀點四

應該是從寧府的賈珍。 在“玉”字輩中排下來,賈珍是最年長,而賈璉在同輩中排行第二,因此稱“璉二爺”。

家族世系

(一)

太公二子長子寧國公賈演、 次子榮國公賈源。

(二)

1.寧國公賈演生四子:長子賈代化、其餘三子不詳;

2.賈代化生二子:長子賈敷(早夭)、次子賈敬;

3.賈敬生賈珍(長子)、賈惜春(長女);

4.賈珍生賈蓉(長子),賈蓉不是尤氏所生,尤氏僅是賈珍的繼室;

5.賈蓉配秦可卿,秦可卿與公公賈珍關係曖昧。

(三)

1.榮國公賈源生賈代善(長子);

2.賈代善配賈母(即史太君),生賈赦(長子)、賈政(次子)、賈氏(長女)、賈氏(第二女)、賈氏(第三女)、賈敏(四女兒);

3.1.賈赦生賈璉(庶出長子)、賈琮(庶出次子)、賈迎春(庶出長女);

3.2.賈政生賈珠(王夫人所生的長子)、賈元春(王夫人所生的長女)、賈寶玉(王夫人所生的次子)、賈探春(趙姨娘所生的庶女)、賈環(趙姨娘所生的庶子);

3.3.賈敏配林如海,生林黛玉(長女)。

4.1.賈璉配王熙鳳,生巧姐(長女)。

4.2.賈珠配李紈,生賈蘭(長子)。

5.巧姐配周財主之子(由劉姥姥撮合)。

影視形象

1987年央視版《紅樓夢》——高宏亮(配音:齊傑)

1989年北影版《紅樓夢》——王光權、姬麒麟

2002年版《紅樓丫頭》——韓青

2006年香港無線TVB電視劇《玉面玲瓏》——馬德鐘

2010年新版《紅樓夢》——王龍華

2009年版《黛玉傳》——翟羽佳(配音張震)

2008年電影《九龍佩》——姬晨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