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政

賈政

賈政,字存周,是曹雪芹著作《紅樓夢》中的人物,榮國府二老爺,賈母和賈代善所生的次子,賈寶玉的父親,林黛玉的舅舅,薛寶釵的姨父。他自幼好讀書,為人端方正直,謙恭厚道,惟失之於迂腐。他孝順賈母,亦想嚴厲管教子女,寶玉挨打是《紅樓夢》的精彩片段;他想作好官,可是不諳世情,在江西糧道任上被李十兒等家僕矇騙,弄得聲名狼藉。政,諧音“正”,作者描寫他的為人,亦著重一個“正”字。他是深受儒家思想薰陶的悲劇人物,他既是悲劇的製造者,也是悲劇的受害者。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步入仕途

馬加奇飾演的賈政馬加奇飾演的賈政
賈政自幼酷喜讀書,原欲以科舉出身,不料代善臨終時遺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遂額外賜了賈政一個主事之銜,升了工部員外郎。元春省親,賈政含淚啟道:“惟朝乾夕惕,忠於厥職外,願我君萬壽千秋,乃天下蒼生之同幸也。”以此塑造他為忠臣。

悲讖語

元春省親後的一次家宴,賈母帶著大家制燈迷,賈政從各人的燈謎中看出一些不祥之兆,心裡暗想:“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響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盤,是打動亂如麻。探春所作風箏,乃飄飄浮蕩之物。惜春所作海燈,一發清淨孤獨。今乃上元佳節,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為戲耶?”並預感到寶釵等“皆非永遠福壽之輩“。因賈政在席,寶玉姊妹兄弟們都不大說話,賈母便攆賈政去歇息,眾人才得以自在取樂,以此塑造賈政為孝子、嚴父。

寶玉挨打

奉元妃之命,寶玉進入大觀園居住。端午節間,發生了蔣玉菡隱居紫檀堡、忠順王問罪於賈政,金釧兒投井、賈環進讒等事件。寶玉因“在外流蕩優伶,表贈私物,在家荒疏學業,淫辱母婢”之罪遭到賈政痛打。賈政雖然下手重了些,也是恨鐵不成鋼的意思。按他所信奉的儒家正統思想來判斷,寶玉那些行為離經叛道,必須嚴加管教。他事後“也就灰心,自悔不該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

外任學政

寶玉挨打後調養了幾個月。到中秋時節,賈政點了學政,於八月二十日起身赴任。此次出差長達三年,回京途中因近海一帶海嘯糟蹋了幾處生民,奉旨就著賈政順路查看賑濟,於七月間回府。

中秋夜宴

87版賈政87版賈政
賈政回府後,賜假一月,在裡面母子夫妻共敘天倫庭闈之樂。中秋家宴上,他講了個怕老婆的冷笑話:“偏是那日是八月十五,到街上買東西,便遇見了幾個朋友,死活拉到家裡去吃酒。不想吃醉了,便在朋友家睡著了,第二日才醒,後悔不及,只得來家賠罪。他老婆正洗腳,說:‘既是這樣,你替我舔舔就饒你。’這男人只得給他舔,未免噁心要吐。他老婆便惱了,要打,說:‘你這樣輕狂!’唬得他男人忙跪下求說:‘並不是奶奶的腳髒。只因昨晚吃多了黃酒,又吃了幾塊月餅餡子,所以今日有些作酸呢。’”看得出來他素日忌憚王夫人。接著賈環、寶玉作詩,賈政點評道:“發言吐氣總屬邪派,將來都是不由規矩準繩,一起下流貨。妙在古人中有‘二難’,你兩個也可以稱‘二難’了。只是你兩個的‘難’字,卻是作難以教訓之‘難’字講才好。哥哥是公然以溫飛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為曹唐再世了。”

玩母珠

馮紫英進賈府推介四件洋貨,其中有一件母珠。賈政賞玩過後聯想到家族危機:“像雨村算便宜的了。還有我們差不多的人家兒,就是甄家,從前一樣功勳,一樣的世襲,一樣的起居,我們也是時常往來。不多幾年,他們進京來差人到我這裡請安,還很熱鬧。一回兒抄了原籍的家財,至今杳無音信,不知他近況若何,心下也著實惦記。看了這樣,你想做官的怕不怕?”又論自家道:“雖無刁鑽刻薄,卻沒有德行才情。白白的衣租食稅,那裡當得起。”

仕途起落

賈政任學政期間“秉公辦事,凡屬生童,俱心服之至”,因此回京後得到吳巡撫保舉,皇上擢升他為工部郎中。元春、王子騰去世後,工部將賈政保列一等,皇上念賈政勤儉謹慎,即放了江西糧道,於寶玉大婚次日起身赴任。此次出差將近一年,於次年正月初以“不諳吏治,被屬員蒙蔽”的罪名被參回京。

獲罪抄家

賈政被參回京不久,因從前的一系列禍事導致賈府在元宵節獲罪抄家:寶玉涉嫌包庇蔣玉函而得罪了忠順王;私自接收江南甄家轉移家產;江西糧道任上被李十兒等家僕矇騙,弄壞了名聲;元春、王子騰先後去世;賈赦、賈璉在石呆子案善後過程中嫁禍於賈雨村;幾個姓賈的遠族接連被查;薛蟠在太平縣鬧出人命官司;賈政對賈赦、賈珍、賈璉、鳳姐、賈蓉及其他家族子弟違法亂紀的行為失察,向驛站拿車、賈芹水月庵掀翻風月案兩起事件,賈政也被賈璉蒙蔽。

人物結局

抄家後,蒙北靜王、西平王看顧,榮國府世職失而復得,賈政襲職,但未能挽回家族頹運。賈政查看家僕花名冊,背著手踱來踱去,竟無方法。眾人知賈政不知理家,也是白操心著急。賈政本是不知當家立計的人,只有靠賈母主持大局。雖然世職仍舊襲了,但是家計蕭條,入不敷出,賈政又不能在外應酬,難免典房賣地,諸凡省儉,尚且不能支持。賈母喪禮中,賈政為了避風頭,諸事從簡,鴛鴦替他感到不值。果然賈母的財產在出殯當天就被賊寇洗劫一空,賈政連失單都不敢據實上報,說是“咱們動過家的,若開出好的來反擔罪名”。
趁丁憂無事,賈政便向賈璉交代家事,自己帶上賈蓉扶了賈母、鳳姐、黛玉、秦可卿等人的靈柩回南安葬。回程路過常州毗陵驛地方,寶玉披著一領大紅猩猩氈的斗篷前來拜別賈政。寶玉出家後,聖上賞了一個“文妙真人”的道號,賈府蘭桂齊芳。賈政囑咐家人道:“如今只要我們在外把持家事,你們在內相助,斷不可仍是從前這樣的散慢。

出處考證

阮志強飾賈政阮志強飾賈政
賈政原型就是曹雪芹的叔父(一說父親)曹頫(1696年?—?),曹荃(原名宣)第四子,曹寅嗣子,內務府員外郎,曹家最後一任江寧織造官員。
曹家老僕道:“曹頫為人忠厚老實,孝順我的女主人,我女主人也疼愛他。”曹寅和李老太君器重曹頫,《紅樓夢》中賈政的品性以及賈代善、賈母對他的偏愛與此相合:“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
康熙五十四年(1715)正月,曹顒病逝,康熙大帝諭旨:“著內務府總管去問李煦,務必在曹荃諸子中,找到能奉養曹顒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才好。”李煦奏曰:“曹荃第四子曹頫好。”內務府奏曰:“即請將曹頫給曹寅之妻為嗣,並補放曹顒江寧織造之缺,亦給主事職銜。”
《紅樓夢》寫道:“皇上因恤先臣,即時令長子襲官外,問還有几子,立刻引見,遂又額外賜了這政老爹一個主事之銜,令其入部習學,如.今.現.已升了員外郎。”長子襲官對應曹顒,額外選拔賈政對應曹頫。問還有几子、主事之銜、員外郎三個重要細節與曹頫生平相合,證曹頫為賈政原型。
曹頫自幼跟隨曹寅讀書,學業精進,備受誇獎。但是他不知變通,清史專家馮爾康評價道:“曹頫屬於好學而無行政才能的人,所用又非人,只能給曹頫添事”,“曹頫是一個忠厚老實有點學問的人。看來他應變能力不強,在官場上分辨不出形勢,因而處事時有不妥當的地方”。《紅樓夢》中賈政在讀書、官場、家事上的表現與此驚人吻合。賈政的影子甄應嘉“因為太真了,人人都不喜歡,討人厭煩是有的”,亦符合曹頫的形象。賈政、甄應嘉獲罪抄家的經歷也來自曹頫真事。

人物評價

書中評價

自幼酷喜讀書,祖、父最疼。
其為人謙恭厚道,大有祖父遺風,非膏粱輕薄仕宦之流。
這賈政最喜讀書人,禮賢下士,濟弱扶危,大有祖風。
賈政訓子有方,治家有法……公私冗雜,且素性瀟灑,不以俗務為要,每公暇之時,不過看書著棋而已,餘事多不介意。
我自幼於花鳥山水題詠上就平平,如今上了年紀,且案牘勞煩,於這怡情悅性文章上更生疏了。縱擬了出來,不免迂腐古板,反不能使花柳園亭生色,似不妥協,反沒意思。
身自端方,體自堅硬。雖不能言,有言必應。
但說是個好上司,只是用人不當,那些家人在外招搖撞騙,欺凌屬員,已經把好名聲都弄壞了。

紅學評論

(一)
賈政迂疏膚闊,直逼宋襄,是殆中書毒者。然題園偶興,搜尋枯腸,須幾斷矣,曾無一字之遺,何其乾也。倘亦食古不化者與?孔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媵薛大夫。”政之流亞也。
(二)
賈政是有真性情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卻丟失自己真正的追求,成為一個失語狀態下的典型文人形象。在書齋中他迷失自身,在賈府中、在父母和子女面前不能表達自己的真實意願,在官場中也處於失語狀態。探究其因,是封建文化自身的矛盾性、清王朝文化的存在樣態以及《紅樓夢》文本美學追求所決定的。
(三)
《紅樓夢》中的賈政,是一個與賈寶玉彼此對立、相互參照的人物形象,這個形象體現了作者卓越的藝術創造力。作為榮國府的家長,賈政對寶玉的要求是全面而嚴格的,這一“嚴父”形象的思想性格、內在感情與真實心態及其社會歷史、文化本質,具有獨特的審美意蘊和文學價值。
(四)
賈政自身是個完美主義者,所謂愛之深,責之切。賈政一心想做好賈府的傳承工作,希望寶玉能對這個家族興衰擔起自己的責任,延續賈家的興旺,容不得賈府的一絲衰敗。上元佳節,賈政參與眾人的猜燈謎,眾人的謎底卻都是不祥之物,賈政煩悶,大有悲戚之狀,回至房中只是思索,翻來覆去竟難成寐,不由傷悲感慨,不在話下。為何一番猜謎竟能引起賈政如此悲觀的思慮呢?原來賈政心底一直憂心忡忡,時刻擔心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導致賈府遭殃……賈政那日暴打寶玉,就是希望把他拉回正途。
(五)
算盤打動亂如麻,風箏乃飄飄浮蕩之物,爆竹暗喻榮華富貴曇花一現.所有的謎語都流露出悲觀的氣象。歡慶之日,卻句句淒涼,句句不祥。書中借賈政之感預示賈家忽喇喇大廈將傾,樹倒猢猻散的敗落悲劇已不遠了,賈政的憂患意識也躍然紙上。在一場連著一場的歡宴、一次接著一次的聚會、一輪趕著一輪的狂歡中,賈政預感到了危機。但他除了時常微微嘆息,背著手踱來踱去,並無實際行動。加之他不慣於俗務,不能親力親為,想起家務就一時不能安心,遂懶政當頭,自暴自棄,借著與相公清客閒談來麻痹自己。

其他評價

賈政是賈寶玉的父親,在《紅樓夢》中,他是一個典型的封建家長形象。有人說他是“假正經”,也有人說他是一個真正的正經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照儒家傳統看來,他是一個標準的孔孟子弟。
賈政迂腐。賈寶玉是賈家不可或失的命根子,是賈府唯一的希望。而賈政從賈寶玉出生之日起就為他鋪設了一條仕途經濟的青雲大道。他對皇上的忠心也表現為一種愚忠。皇上一時聽了御史之言,令錦衣軍將賈府家產抄沒,賈政雖心生悲鬱,但對皇上卻絕無怨言,而且在錦衣軍翻箱倒櫃、逞凶施威以後,賈政還能面朝北面,含淚謝恩。可見,他深諳“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之理。
賈政算得上清廉,卻糊塗而遲鈍。他一貫“勤儉謹慎”,為官清廉。不貪污納賄,卻不能管束手下人奉公執法,更談不到以自己為表率,循循善誘,知人善任。對他們放縱不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弄到他們打著自己的旗號為非作歹的地步。因此,他的被彈劾又是必然的。
但是,賈政卻是一個孝順之人。賈政對母親可謂恭恭敬敬,唯命是從。平日裡,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他總是先行奉上,讓母親親嘗、過目。安排家宴,也總是講個笑話什麼的,以博母親歡顏。打寶玉,本是為了嚴懲不肖,讓寶玉歸於正途,將來好光宗耀祖。這應算是做父親的正當權利,但賈母溺愛孫子,反而經常因此嚴斥賈政。為了不違母意,賈政只有放棄這權利。這都可以體現賈政對母親的一片深情。
總之,賈政深受孔孟思想的影響,他雖清廉孝順,卻迂腐守舊,遲鈍糊塗。

衍生形象

1927年復旦影片公司版電影《紅樓夢》易萌喬飾賈政
1944年卜萬蒼執導電影《紅樓夢》梅熹飾賈政
1949年周詩祿執導電影《紅樓夢》李鵬飛飾賈政
1962年岑范執導電影《紅樓夢》徐天紅飾賈政
1962年香港邵氏電影《紅樓夢》趙雷飾賈政
1977年香港佳視版電視劇《紅樓夢》鄭雷飾賈政
1978年台灣華視電視劇《紅樓夢》儀銘飾賈政
1983年台灣華視版《紅樓夢》張復建飾賈政
1987年大陸央視版電視劇《紅樓夢》馬加奇飾賈政
1989年中國內陸電影版《紅樓夢》章傑飾賈政
1996年台灣華視版電視劇《紅樓夢》傅雷飾賈政
2010年李少紅導演電視劇《紅樓夢》許還山飾賈政

紅樓夢中人

《紅樓夢》是我國古典小說中一部最優秀的現實主義文學巨著,是作者曹雪芹“嘔心瀝血,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長期艱辛勞動才給子孫後世留傳下來的一件寶貴的藝術珍品。在《紅樓夢》中,作者塑造了眾多的人物形象,他們各自具有自己獨特而又鮮明的個性。

《紅樓夢》人物之十二賈氏

《紅樓夢》 更多紅樓夢百科知識,詳見微百科:紅樓夢百科。
《紅樓夢》被認為是中國最具文學成就的古典小說,是中國長篇小說創作的巔峰之作,並被認為是中國古典小說“四大名著”之首,它的影響已經超越了時代和國界,是世界文學歷史上一顆璀璨的明珠,甚至在現代產生了一門以研究紅樓夢為主題的學科“紅學”。
賈敬 | 賈赦 | 賈政 | 賈寶玉 | 賈璉 | 賈珍 | 賈環 | 賈蓉 | 賈蘭[《紅樓夢》人物] | 賈芸 | 賈薔 | 賈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