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賤不能移

貧賤不能移

語出自《孟子·滕文公下》:“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這是孟子提出的成為男子漢大丈夫的三大標準。其中“貧賤不能移”尤為重要。其現代解釋可譯為:榮華富貴無法擾亂其心志,貧困卑賤的處境無法改變其堅強的意志,強權暴力的威脅無法使其屈服。大丈夫只有做到這三點,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大丈夫。

作品原文

景春曰:“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子未學禮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門,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無違夫子!’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注釋譯文

詞語注釋

⑴景春:人名,縱橫家的信徒。

⑵公孫衍、張儀:人名,即魏國人犀首,著名的說客。張儀魏國人,戰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謀略家。與蘇秦同為縱橫家的主要代表。致力於游以路橫去服從秦國,與蘇秦“合縱”相對。

⑶懼:害怕。安居:安靜。熄:平息,指戰火熄滅,天下太平。是:這,這個。焉:怎么。子:你。

⑷未學:沒有學。

⑸之:“丈夫之冠也”及下文“女子之嫁也”中的“之”都是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不譯。

⑹丈夫之冠:男子舉行加冠禮的時候。冠:古代男子到成年則舉行加冠禮,叫做冠。古人20歲既為加冠。

⑺父命之:父親給予訓導;父親開導他。

⑻母命之:母親給予訓導。

⑼嫁:出嫁。往:去,到。戒:告誡。女(rǔ):通“汝”你必敬必戒;必:一定。敬:恭敬。戒:留神,當心,謹慎

⑽違:違背。夫子:舊時稱自己的丈夫。以:把。順:順從。為:作為。正:正理,及基本原則。道:方法。

⑾居天下之廣居:第一個“居”,居住。第二個“居”居所,住宅。

⑿廣居、正位、大道:朱熹注釋為:廣居,仁也;正位,禮也;大道,義也。

⒀立:站,站立。正:正大。大道:光明的大道。得:實現。志:志向。由:實行。誠:真正的

⒁獨行其道:獨:獨自。行:這裡是固守;堅持的意思。道:原則,行為準則。

⒂富貴不能淫:富貴:舊指有錢財、有地位;淫:使······擾亂。指金錢和地位不能使之擾亂心意。

⒃貧賤不能移:移:使······改變,動搖.貧窮卑賤不能使之改變。形容意志堅定。

⒄威武不能屈:威武:威脅暴力。屈:使...屈服。不屈從於威勢的鎮懾之下。形容不畏強暴。

白話譯文

景春說:“公孫衍和張儀難道不是真正的大丈夫嗎?發起怒來,諸侯們都會害怕;安靜下來,天下就會平安無事。”

孟子說:“這個怎么能夠叫大丈夫呢?你沒有學過禮儀嗎?男子成年的時候,父親給予教導;女子出嫁的時候,母親給予 教導,送她到門口,告誡她說:“ 到了你丈夫家裡,一定要恭敬。一定要謹慎,不能違背你的丈夫 !” 以順從為原則,是妾婦之道。居住在天下最寬廣的居所里,站立在天下最重要的位置,施行天下最重要的道理。實現志向了,就跟百姓一起實行它;不能實現志向,就獨自實行自己的道理。金錢不能擾亂他的心,貧窮卑賤不能使之改變,威武不能屈服他的志向。這才叫做大丈夫!”

作品賞析

景春認為公孫衍、張儀能夠左右諸侯,挑起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是了不得的男子漢大丈夫。

孟子則認為公孫衍、張儀之流靠搖唇鼓舌、曲意順從諸侯的 意思往上爬,沒有仁義道德的原則,因此,不過是小人、女人,奉行的是“委婦之道”,哪裡談得上是大丈夫呢?

孟子的說法含蓄而幽默,只是通過言“禮”來說明女子嫁 時母親的囑咐,由此得出“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這裡值得 我們注意的是,古人認為,妻道如臣道。臣對於君,當然也應該 順從,但順從的原則是以正義為標準,如果君行不義,臣就應該 勸諫。妻子對丈夫也是這樣,妻子固然應當)順從丈夫,但是,夫 君有過,妻也就當勸說補正。應該是“和而不同”。只有 太監小老婆婢女之流,才是不問是非,以一味順從為原則,實際 上,也就是沒有了任何原則。“妾婦之道”還不能一般性地理解為婦人之道,而實實在在就是“小老婆之道”。

孟子的挖苦是深刻而尖銳的,對公孫衍、張儀之流可以說是 深惡痛絕了。遺憾的是,雖然孟子對這種“以順為正”的妾婦之道已如此 痛恨,但兩千多年來,這樣的“妾婦”卻一直生生不已,層出不 窮。時至今日,一夫一妻已受法律保護,“妾婦”難存,但“妾婦 說”卻未必不存,甚或還在大行其道哩。

孟子的辦法是針鋒相對地提出真正的大丈夫之道。這就是他 那流傳千古的名言:“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怎樣做到? 那就得“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就 還是回到儒學所一貫倡導的仁義禮智上去了。這樣做了以後,再 抱以“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的立身處世態度,也就 是孔子所謂“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論語述而》)或孟子在 另外的地方所說的“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盡心 上》那就能夠成為真正的堂堂正正的大丈夫了。

孟子關於“大丈夫”的這段名言,句句閃耀著思想和人格力量的光輝,在歷史上曾鼓勵了不少志士仁人,成為他們不畏強暴, 堅持正義的座右銘。

作者簡介

貧賤不能移貧賤不能移

孟子(約公元前372年—約公元前289年),名軻,字子輿,漢

族,魯國鄒(今山東省鄒城市)人,相傳他是魯國姬姓貴族公子慶父的後裔,父名激,母仉氏。孟子是中國戰國時期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學派的代表人物。與孔子並稱“孔孟”。代表作《魚我所欲也》、《寡人之於國也》。政治上,孟子主張法先王、行仁政;學說上,他推崇孔子,反對楊朱、墨翟。孟子繼承並發展了孔子的思想,但較之孔子的思想,他又加入自己對儒術的理解,有些思想也較為偏激。加封為“亞聖公”,被後世尊稱為亞聖。

孟子的仁政學說被認為是“迂遠而闊於事情”,而沒有得到實行。最後他退居講學,和他的學生一起,“序《詩》《書》,述仲尼(即孔子)之意,作《孟子》七篇”。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