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滄行

謝滄行

謝滄行,道號“罡斬”,單機遊戲《仙劍奇俠傳五前傳》可控主角之一。 蜀山長老,落拓不羈,四處雲遊。本無意與主角相識,卻意外發現姜承身世的秘密,於是與主角行走江湖。當姜承成為姜世離,想打開蜀山鎖妖塔遺蹟下的封印時,謝滄行識破幕後黑手“枯木”,犧牲自己加固封印,並對枯木給予了重重的一擊,令人界免遭人魔大戰之苦。

基本信息

角色形象

身份背景

謝滄行在年幼時,在村子裡是靠趕海生活。後迷上武道,上蜀山學武,最終成為蜀山派長老之一,與太武、草谷、青石、一貧(李逍遙)、玉書為同一輩。  

姓名由來

官方壁紙 官方壁紙

真名未知。“罡斬”是其拜師於蜀山門下並升至長老所 得到的道號。

因不喜歡處理門派事務,也不喜歡呆在蜀山上教授弟子劍術,於是經常行走江湖管不平事,順便尋覓對手;因覺得頂著蜀山長老名頭麻煩,於是使用了謝滄行作為行走江湖時的化名。  

名字花絮

在2007年北京軟星曾經有過一個擱置的新單機RPG項目,其中有個角色的名字叫“越今朝”,這個名字很讓人聯想是個有過許多苦澀過去的人。在製作《仙五前傳》時,謝滄行這個角色,最初定下來的是道號“罡斬”,而給他起行走江湖的化名時差點用上“越今朝”這個名字,但後來因為從這個人物的感覺來看,“越今朝”有些不大適合“騙吃騙喝”的大叔,所以最終他的名字定為了更豪爽一些的“謝滄行”。  

性格特點

官方圖 官方圖

落拓不羈,四處雲遊,因為覺得頂著蜀山長老的名頭麻 煩,在江湖上行走時總是隱瞞自己的身份,也很少顯露出蜀山劍法的路子。平時是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老油條,到處混吃混喝,不知因為何事而行走天下,與主角一行變成好友。喜好劍術,經常纏著別人跟他比武。雖是鐵筆的師父,卻並不在意老幼尊卑,兩人不像師徒更像是好哥們的感覺。

對於妖魔,沒有抱著必須剿滅的想法,對姜承和厲岩都有過救命之恩,最後為破枯木計謀,以身作封印而保蜀山,自行兵解。這個有故事有過往刀疤痞子叔,實際和道號“罡斬”一樣,是個頂天立地的鐵血硬漢。  

形象設計

略顯凌亂的中長發,頭髮全都隨意地撩到腦後,露出額頭。膚色最深。

服飾基本色調為耐髒的灰色,但扎了一條藍底黑邊(蜀山配色)的巾子當腰帶。上身是單衣,露出一些胸口和手臂。拿布條纏了護手和護腿,身上沒有任何裝飾。  

主題詩詞

角色主題詩:

定格 定格

行劍江湖松徑老,臥聽空谷水雲生。

三山煙雨一盅酒,落拓悠然笑樹橫。  

劇情詩詞:破陣子

落拓江湖行遍,輕狂酩酊辭休。醉笑由君八萬場,懶顧誰家千世侯,醒覺看鷺鷗。

忽道九天風滿,承平需借吳鉤。別舊去人應不悔,歌嘯雲喑劍氣遒,光寒三百州。  

角色關係

蜀山派

謝滄行上蜀 山學藝,師父未知,有師兄太武、青石、一貧 (李逍遙),師姐草谷,師弟玉書;其中交情匪淺的是一貧和草谷,曾與一貧比試數次。

成為蜀山長老後,收鐵筆為徒。師侄中有凌波、凌音、希恆。

皇甫世家:在皇甫卓年幼時,路過皇甫家,指出皇甫卓體質有異於常人,讓皇甫一鳴找到一名生辰合宜的女童 (夏初臨)以凡心煉劍,淨化長離劍上的戾氣。自那之後,皇甫卓身體有所好轉。

四大世家:由於謝滄行喜歡找人比武,所以曾經找過夏侯彰、皇甫一鳴和歐陽英比武。

夏侯瑾軒、瑕、暮菖蘭:在行走江湖時,因在明州設下胸口碎大石的場子無意間搶了瑕的人氣,在爭執中意外碎掉了夏侯瑾軒的羊脂白玉墜。瑕為了賠償,拉著他作為夏侯瑾軒的護衛,自此,結識了夏侯瑾軒、瑕、姜承、暮菖蘭等人。此外,因在許多方面上幫助過暮菖蘭,暮菖蘭漸漸地開始注意並最終喜歡上謝滄行,但始終沒有表示;而謝滄行沒有明確表示過是否喜歡暮菖蘭,因而感情不明。

姜承 (姜世離):在明州遇到姜承,後察覺到姜承身上的魔氣,故與夏侯瑾軒等人同行,並一路觀察姜承的品性。出於信任,在四大世家追殺姜承時出手相救。五年後,改名為姜世離的姜承與以往改變很多,令謝滄行始料未及;當姜世離進攻鎖妖塔破除封印,謝滄行為阻止與其一戰,最後自行兵解犧牲自己修補封印。

枯木魔翳):得知姜世離五年來的舉動,皆由這個黑袍神秘人 (枯木,即魔翳),於是在兵解時,用自己的魂魄之力對著黑袍神秘人斬出一劍,傷及到遠在魔界的本體魔翳。魔翳因此也無法再使用縛魂術。

海富貴 在行走江湖時,偶遇海富貴,覺得海富貴與年輕時的他相像,於是以十兩作為交換將武功秘籍傳授給了他,並希望他能懂什麼是真正的大俠。 ——出自於謝滄行專屬支線“俠道人道”

主要劇情

憶如與魔族

一日,知道凌波依林月如之請去蘇州接李憶如去苗疆,罡斬覺得自己閒著也沒事做,便與她一道下山走走,順便也去苗疆品嘗美酒美食。在蘇州見到憶如,得知憶如被一算命人提了女媧的事,罡斬留意到剛才見他歡喜的憶如對著她自己的手掌露出呆呆的神色。

在苗疆,憶如突然不見,罡斬與凌波尋至女媧遺蹟,看到憶如和韓仲晰昏迷不醒,還感受到了強大的魔族氣息。凌波抱起憶如,罡斬則背起韓仲晰,離開女媧遺蹟。

之後,從李逍遙處得知他已見過來自魔界的魔族神秘人。在陪憶如離開苗疆前,罡斬問李逍遙是否真不用他和凌波去調查神秘人的事,李逍遙表示不用。

(以上劇情來自於官方短篇漫畫《仙劍奇俠傳·憶相逢》)  

緣起

魂斬“枯木” 魂斬“枯木”

謝滄行遊歷江湖,來到明州,恰巧正是明州廟會時。謝滄行在明州支起攤子,向行人高喊誰能提起他的劍並砸向他胸口的石塊,便賠五兩銀子。圍觀的人中一些人躍躍欲試,然而幾個人上來仍然提不起劍。

瑕從圍觀人群闖出來,問他名號,謝滄行坦率地說出自己的名字,以為瑕也是來試提起劍碎大石的。瑕沒有管他的表演節目,直說他把她的人吆喝走,擺明是搶她的生意。謝滄行向她道歉,但是大家是自願看他賣藝,並且只乾幾場弄點酒菜錢,不耽誤她幾天。隨後,繼續賣藝。結果,怒不可遏的瑕向謝滄行丟出了一塊石頭;謝滄行反應很快,輕鬆閃過,可石頭砸向了圍觀人群中的夏侯瑾軒。謝滄行看事態有些嚴重,急忙解釋這不關他的事。當看到地上躺著一塊碎了的玉石,瑕拉謝滄行表示會賠給夏侯瑾軒。謝滄行聞言,與瑕爭論起來。夏侯瑾軒制止二人爭吵,只說不用賠。謝滄行鬆了一口氣,畢竟玉石看上去很貴。由於夏侯弟子的無心之語,惹怒了瑕,謝滄行被瑕拉到夏侯世家,一起賠玉。

同行

謝滄行和瑕來到夏侯府前,見瑕被夏侯府的富麗堂皇給愣住了,調侃她被嚇傻了,同時告訴她夏侯家很有錢,不會在意這點事。但瑕沒有聽進去,依然要謝滄行一起賠。二人來到夏侯府前廳,夏侯彰看到來人,吃了一驚,但看出謝滄行不想自曝身份,於是也沒戳穿。瑕提出要和謝滄行一起給夏侯府幹活來賠玉佩,夏侯瑾軒便順水推舟,讓瑕和謝滄行作為他的護衛送他先去折劍山莊。謝滄行則接受提議,並表示這一路不怕沒吃沒喝,不算吃虧。夜晚,謝滄行前往夏侯府練武場想練劍時,遇到姜承,想跟他比試,可是姜承沒有答應,於是謝滄行一個人在練武場練劍。練完後發現自己餓了,便去廚房想吃東西,遇到瑕。不料中途聽到夏侯府後院有動靜,感覺出那是有不乾淨的東西闖入夏侯府。謝滄行與瑕立刻趕到後院,消滅妖物。謝滄行看著妖物略有所思,因為妖物一般只在野外遊蕩,不會在有多人的地方出現。

天亮後,折劍山莊之行開啟。瑕見夏侯瑾軒很興奮,十分不解;而謝滄行能體會,畢竟在一個地方呆久了,出來放風自是高興。之後,由於天黑,眾人歇息;謝滄行想睡覺,姜承便問他是否有做護衛的自覺。謝滄行不以為意,順勢要求切磋,但姜承仍然拒絕。在睡夢中,突然聽到姜承喊他的聲音醒了過來,發現有一巨大花妖出現。眾人擺平花妖后,姜承出現走火入魔症狀,而謝滄行察覺出姜承身上散發出魔氣,於是讓他靜下心、理順氣息。之後,由謝滄行和瑕來負責守下半夜,讓姜承好好休息。

遇暮菖蘭

眾人來到碧溪村後,謝滄行開始惦念吃喝,在客棧里要好酒好菜。瑕問他他哪裡來的買好酒菜的錢,謝滄行指著夏侯瑾軒說他有,瑕略微無語。上酒後,由於瑕想要更烈的酒,掌柜就推薦了百日醉。謝滄行聞到百日醉濃郁的香氣,讓瑕若撐不住就換他來試。結果,讓謝滄行意外的是,瑕喝酒跟喝水一樣,愛好喝酒的他在瑕面前是小巫見大巫了。正在吃菜時,一名綠衣女子進入客棧,謝滄行察覺到女子步伐穩健、氣息悠長,便一直留意著。當女子與瑕交談時,女子冷不防地逼問謝滄行盯著她看是有何指教。謝滄行沒有掩飾,爽朗地承認了,並表示男人看見漂亮女人多看幾眼是正常的事。

之後,由於瑕無意中踩到混混的鞋子,三個混混藉機訛詐,綠衣女子出手想教訓,謝滄行手癢也想加入。眾人打跑混混後,均自我介紹,女子自稱名為暮菖蘭。暮菖蘭在一一稱呼幾位時,稱呼了謝滄行為謝公子;謝滄行便接話道“不用謝,請我吃頓好的就行”,暮菖蘭愣了會兒才反應過來。謝滄行想問問暮菖蘭的功夫傳承何處,不料暮菖蘭沒有搭理他,和瑕聊得正歡,謝滄行略感無奈。

晚上留宿於客棧時,發生了盜賊入室搶劫事件,暮菖蘭將盜走的包袱奪了回來。夏侯瑾軒感謝,暮菖蘭便以同行去折劍山莊為由,要求作為一名護衛加入隊伍。謝滄行因多了一個人而興奮,因為旅途更是熱鬧了。

天亮後,眾人正要出發,暮菖蘭卻說要回去拿遺漏的物品,謝滄行等其他人先走後,告訴暮菖蘭他覺得她挺神秘的。暮菖蘭則巧妙回答她一個獨身女子行走江湖,不留個心眼怎么對付卑鄙無恥下流的人。謝滄行表示贊同,畢竟誰身上沒有個不想別人知道的事。隨後,跟上夏侯瑾軒等人,遇到了一名女子 (結蘿),謝滄行從其裝束看出她是來自苗疆,想起苗疆蠱毒十分厲害,於是對其亦是敬而遠之。

觀察姜承

眾人在千峰嶺遇到山賊搶劫路人,謝滄行聽大家之計趕走山賊,不料引來山賊首領厲岩。厲岩與姜承過招,引發了姜承身上的魔氣,令姜承氣息紊亂;厲岩認出了魔氣,而謝滄行沒有說話。謝滄行看著山賊仍不罷手,於是想幫忙打退山賊,不過厲岩已沒有這份心思,讓眾人離開。瑕好奇厲岩為何停手,謝滄行則回答二人不打不相識,打著打著就老相識了,自然要賣個面子。

入住折劍山莊

在折劍山莊,夏侯瑾軒遇到皇甫卓後聊天,一旁的謝滄行看了看,覺得皇甫卓比夏侯瑾軒更像個武林世家少主。當聽到皇甫卓提起玉佩,謝滄行和瑕略為尷尬。暮菖蘭見狀,推測出二人打碎了玉佩;謝滄行讚嘆她一猜即準,同時想起自己的護送任務完成,問夏侯瑾軒是否可以離開。夏侯瑾軒表示玉墜之事已一筆勾銷,若二人想在折劍山莊瀏覽,可隨他入住山莊。謝滄行隨即答應,在歐陽倩的安排下住進山莊;謝滄行將老友給的關於煉化的古書贈送給夏侯瑾軒後,便離開。

謝滄行在莊內比武場上支起攤子做起莊家,賭哪方贏,很是熱鬧;後來瑕也參與其中,而謝滄行想去別處逛逛,將攤子交給瑕。謝滄行在莊內找尋可打架的對手,不亦樂乎。當謝滄行聽說夏侯瑾軒等人去雪石路尋找失蹤的村民,略為不放心,於是也去雪石路查看情況。正巧看到雪女想收拾夏侯瑾軒等人,於是謝滄行在山頭出手,一道凌厲的劍氣擊中雪女,眾人得救。見事情圓滿解決,謝滄行沒有逗留,回到折劍山莊等夏侯瑾軒等人歸來。夏侯瑾軒等人回來後,謝滄行佯裝問夏侯瑾軒為什麼不叫他一起去殺妖怪,此時,蜀山兩位道長御劍飛至山莊,謝滄行看到他們,沒有說話,而鐵筆和凌音看著謝滄行也沒有說話。之後,謝滄行私下找鐵筆和凌音,若夏侯瑾軒等人問起是否他們除掉雪女,他們只需回答是,幫他掩飾身份。

品劍大會

品劍大會召開,卻發生了同門傷人事件,謝滄行關注事態發展,不料卻錯過了姜承離開山莊的事。多天之後,謝滄行在開封吃飯,正巧遇到皇甫一鳴派弟子追捕姜承,於是借著酒醉,在大街上耍起一套劍法攔住了皇甫弟子追人。之後,來到蜀山附近的唐家集,正巧趕上唐家集辦廟會,住在客棧里。然而因為謝滄行幾天沒給房錢,趁他酒醉扔到仙竹林。

霖風草

在仙竹林睡得昏昏沉沉時,暮菖蘭想把他叫醒;謝滄行睜眼後,以為還在做夢,復又睡去。暮菖蘭便拔劍扔出,插入了離謝滄行頭部極近的泥土裡,謝滄行嚇得立刻醒來。謝滄行加入隊伍後,看到凌波,直接稱呼為凌波妹子,並讓她直接叫他謝大哥。暮菖蘭在一旁諷刺他往臉上貼金,凌波卻沒有意見,頗為尷尬地叫了聲謝大哥。謝滄行在同行中了解到進入仙竹林是所為何事。

在仙竹林深處,瑕得到霖風草後,暮菖蘭卻擅自多采惹怒仙靈,謝滄行敏銳地察覺到有暗器飛向暮菖蘭,於是迅速地替她擋下攻擊。當仙靈嵐翼出現後,暮菖蘭在言語上更是激怒了嵐翼,謝滄行見嵐翼要與暮菖蘭起衝突,謝滄行上前幫暮菖蘭。嵐翼收回霖風草,謝滄行便讓嵐翼先了解瑕取霖風草所為何事,後經過夏侯瑾軒和凌波二人從中斡鏇,霖風草終於又回到瑕手中,但眾人被嵐翼驅逐出仙竹林。謝滄行看到夏侯瑾軒和瑕關係相比往日似乎更為親密,不禁調侃二人。隨後,謝滄行因不去蜀山,故與夏侯瑾軒等人分開。

神農鼎被盜

沒幾天,謝滄行聽說蜀山三神器之一神農鼎被人盜走,於是回到蜀山。幸好的是,夏侯瑾軒等人將神農鼎送回,但夏侯瑾軒在姜承人魔事件上對蜀山的不滿被謝滄行聽在耳里;對於此事,謝滄行能理解,因為他也相信姜承的為人。

謝滄行與草谷在談論姜承的事時,蜀山弟子來報在蜀山不遠洞穴中發現凌波的蹤跡;草谷關心凌波,讓謝滄行陪她一起去看看。在流光洞中,二人看到了已過世的凌波,謝滄行從她的神情看出她走得很安心,後向草谷詢問是否要帶她回蜀山。草谷哀傷地表示凌波心性剛烈,既然選擇離開,必是沒打算再回去,之後讓謝滄行將入口用巨石堵上,以免有人誤闖。凌波一事完畢後,因為折劍山莊這幾天可能會發生波及整個江湖的大事,謝滄行不放心,想去看看,便向草谷告別。

武林公審

折劍山莊召開了武林公審,謝滄行關注事情動態,知道姜承要被武林追殺,於是在雪石路上等出逃的姜承以及他的同伴。等到姜承後,幫助他們解決了部分追兵,並讓他們當此事沒發生過,隨後離開。當姜承之事結束後,謝滄行在碧溪村遇到沒錢付賬的難事,當看到夏侯瑾軒等人也在,於是向他們求助,順勢也加入隊伍,一同前往暮菖蘭的家鄉——暮靄村。

暮靄村之謎

謝滄行在同行中,獲得了些關於姜承的訊息,之後聽暮菖蘭講述關於暮靄村的山神故事。見到暮靄村村民,卻聽到一個小孩樣貌的人稱呼暮菖蘭為小蘭兒,謝滄行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當謝滄行等人聽到暮菖蘭叫一個小孩為哥時,震驚到無以復加,之後便了解了暮靄村的現狀。

當暮遠松從暮檀桓奪取藥物、小黑反奪離開時,謝滄行等人跟著小黑和暮遠松來到霧蔭谷深處。由於暮菖蘭將一隻大豹子(山神)打成重傷,小黑便化身為豹子與眾人一戰。暮檀桓急忙趕到,制止眾人,講述前因後果,謝滄行等人終於明白了暮靄村的真相。但山神因傷勢過重,無法再繼續支撐鬼界縫隙。謝滄行看著山神消失,也看著暮菖蘭陷入絕望,於是來到鬼界縫隙處,用法陣撐開,並對暮菖蘭說,只要還有希望就別放棄,暮靄村還要靠她去尋解救之法。暮菖蘭擔心他撐不了多久,此時小黑站出來,表示由它來支撐。謝滄行見事情有了轉機,對暮菖蘭說“ 看,總會有希望的,別那么快放棄”。經過這次事件,謝滄行感覺到暮菖蘭對他已經沒有之前那么兇巴巴。之後,暮菖蘭將她背後的秘密吐露給眾人聽,謝滄行便隱約覺得僱傭暮菖蘭的人沒那么簡單。

暮靄村之事暫且擱下後,謝滄行隨夏侯瑾軒等人回到蜀山,不料暮菖蘭私下問謝滄行到底什麼來路,謝滄行才知道自己是被懷疑了。謝滄行一番解釋也沒有讓暮菖蘭收起疑心,還被警告不要對夏侯瑾軒和瑕有什麼不利舉動。暮菖蘭離開,留下謝滄行一人,自言自語地表示不想被當成懷疑對象;一旁的鐵筆聽到,吐槽他為什麼不說清楚。謝滄行見鐵筆沒上沒下,自認作為師父可沒把鐵筆教成這樣。鐵筆繼續吐槽他哪有師父的樣子,順帶提及他與一貧比武比輸的事,謝滄行打斷鐵筆、急忙解釋是平手。謝滄行停止此話題,向鐵筆了解到品劍大會時出現另一股魔氣的進一步細節。

誓緣枝

之後,謝滄行回到夏侯瑾軒等人身旁,一同去草谷所在的丹房談關於瑕的病因。草谷了解病因後,終於找到切入點,提出藥方需要誓緣枝,而誓緣枝遠在海外仙境中。謝滄行看夏侯瑾軒想立刻出發,便提出先歇息一晚再進行。當夏侯瑾軒等人退出丹房,只留下謝滄行一人時,謝滄行則擔心草谷因為煉藥而身體撐不住,草谷表示煉藥完成後她自會閉關休養。

第二天,謝滄行隨夏侯瑾軒等人來到明州,由於不懂門道,就看著夏侯瑾軒忙前忙後,感慨他幹勁滿滿。當夏侯瑾軒說他父親同意他出海時,謝滄行感覺不太對勁,但也沒有說出來。在準備船隻時,眾人看出夏侯瑾軒是在瞞天過海,謝滄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當夏侯彰出現在碼頭將夏侯瑾軒教訓一頓時,謝滄行為夏侯瑾軒作證,他確實在做救人性命的大事。夏侯彰最終同意了,並打算派人手為夏侯瑾軒保駕護航時,謝滄行讓他別那么麻煩,這船交給他們四個人即可。船終於出海,謝滄行遠遠看到夏侯彰在碼頭看著船離開,感慨夏侯彰看著灑脫,實際上還是很擔心。

仙島之行

半個月後,有隻巨大的蟹撞了船,導致四人均流落到寒晶島。四人會合,並探索寒晶島,發現了冰麟一族。通過交流,得知誓緣枝就在寒晶島上生長,但需要達成冰麟長老的要求——去虹芝嶼趕走巨大的螃蟹——才能得到誓緣枝。從冰麟長老得到誓緣枝後,謝滄行請冰麟長老開陣法幫助他們回到中原。結果發現是送到了丹楓谷。緊接著謝滄行察覺到附近有不尋常的詭譎氣息,讓大家先躲起來。謝滄行從兩個人對話中注意到尊者辭彙,略有所思。

五年之後

來到開封后,與皇甫卓見面,發現原來時間已過了五年。謝滄行聽說這五年來姜世離在覆天頂的動作,覺得自己對他看走了眼。接著謝滄行回到蜀山,去了丹房;這次謝滄行不再隱瞞身份,藉由草谷,向大家解釋隱藏身份的原因,之後將誓緣枝交給草谷。本想與夏侯瑾軒等人去覆天頂打聽淨天教的事時,謝滄行見到鐵筆,夏侯瑾軒見二人多年不見,於是讓他留在蜀山。謝滄行想了想也同意了,隨後便去見青石師兄和玉書師弟,進一步地了解淨天教的事。

固魂藥煉成後,謝滄行看著瑕變回正常,替她開心,同時,也示意暮菖蘭向草谷要丹藥。暮菖蘭獲得丹藥後,謝滄行替她問草谷服藥注意點,隨後便前往暮靄村。待眾人服下丹藥後,謝滄行陪暮菖蘭去看看小黑,稱讚小黑很了不起。

兵解犧牲

回到蜀山後沒幾天,蜀山和四大世家遭到淨天教攻擊,蜀山上下都嚴陣以待。謝滄行想起鎖妖塔,不放心,便御劍至鎖妖塔看情況。不料,在鎖妖塔廢墟中看到了姜世離破壞封印。謝滄行與姜世離、血手和另一人士面對面,請三人離開鎖妖塔。但姜世離對破除封印志在必得,謝滄行便與他一戰。由於姜世離在五年間修為進境不少,謝滄行已很吃力。

謝滄行發現枯木對封印十分關心,聯想起暮菖蘭對僱傭她的人的描述,便明白了枯木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謝滄行發現封印已撐不住了,笑說著他本想多混吃混喝幾年,但如今已不行了。說完,謝滄行施法,留下一句“ 劍者,心之刃也,既可為殺,亦可為護。殺與護,不過一念之間——”,隨即兵解。兵解時劍氣縱橫鎖妖塔,與塔中劍柱皆產生共鳴;劍氣形成的太極圖重新加護了神魔之井的封印,其後用魂魄之力斬出的一劍更是直透枯木斬傷遠在魔界操控枯木的魔翳本體魂靈;謝滄行最後也因兵解散盡魂魄之力而壯烈犧牲。

謝滄行 謝滄行

(以上劇情來自於《仙劍奇俠傳五前傳》)  

能力設定

武器

專屬武器為單手玄鐵重劍。  

技能

名稱氣值說明
摧岳撼 20 習得條件:2級 技能描述:凝神將意識全部注入武器,奮力擊地,地動山搖,土崩山摧。效果:攻擊敵方單體。
罡煉釋 50 習得條件:4級 技能描述:解開自我束縛的禁咒。效果:自身進入狂暴狀態。前提條件:身上有法障狀態。
裂穹斬 50 習得條件:進入仙竹林 技能效果:將強大內力積聚掌心,召喚出一把巨劍,輕輕一揮,洞穿天地。效果:攻擊敵方單體。
刑鎖念刃 80 習得條件:45級 技能描述:體內爆發駭人力量,召喚數把巨劍,虐殺敵陣。剛勁之力,震煞宇宙。效果:攻擊敵方全體。

角色技能參考資料  

支線任務

俠道人道
任務流程
俠道人道·甲 觸發時機:遠潮初起·七 內容:據說明州城內海鯊幫的少幫主經常離家出走,最近他好像又有這種打算。 俠道人道·一 觸發地點:明州·出城時要通過的小城門(金潮閣附近) 支線說明:剛才那個小子挺有意思的啊,不知道會不會在折劍山莊再碰見他?不過看這架勢,說不定他連那條山道都沒機會爬上去,哈哈。——謝滄行
俠道人道·乙 觸發時機:衣寒劍寞·一 內容:之前海富貴說要來品劍大會,按時程推算,他現在也該在雪石路上了吧。 俠道人道·二 觸發地點:雪石路·出折劍山莊不遠處海富貴所在 支線說明:一顆雪球滾下去,一個富貴掉下去~~我追~~——謝滄行
俠道人道·三 觸發地點:雪石路·繼續往下面走(要戰鬥) 支線說明:英雄救美啊~~唂,還是看見這種事比較讓人心情愉快,順道送他們上折劍山莊好啦。——謝滄行
俠道人道·四 觸發地點:折劍山莊·往前走幾步 支線說明:那小子沒什麼武骨,不知能練成幾成功夫。要不過些天去明州看看他的進展?要是我還記得的話~~——謝滄行
俠道人道·丙 觸發時機:未料塵更·四 內容:海少幫主拿了謝滄行給的秘笈後,似乎就一直在明州苦讀,不過似乎進展並不順利。 俠道人道·五 觸發地點:明州·服裝店附近 支線說明:練功一靠天分,一靠勤奮,那小子可別因為幾天練不出眉目就想放棄。下次去明州時,順路看看他得了。——謝滄行
俠道人道·丁 觸發時機:由來夢破難承·二 內容:海富貴似乎又離家出走了,明州海鯊幫的人正在到處找他,或許他們會知道海富貴的去向。 俠道人道·六 觸發地點:明州·明州地圖最上方的民居 支線說明:跑凝翠甸撒野去了,還真夠遠的啊。——謝滄行
俠道人道·七 觸發地點:凝翠甸·行腳商人附近海富貴所在(要戰鬥) 支線說明:引魔香,怎么能拿這玩意出來胡搞。少年人啊,不知輕重。——謝滄行
俠道人道·八 觸發地點:凝翠甸·恢復點附近(要戰鬥) 支線說明:我給自個徒兒畫圖解時也就畫成這樣,也沒見他說什麼啊,唉~~有這么個厲害的小姑娘看著,不知道海小子能練成什麼樣?——謝滄行 獲得物品:幽蘭劍×1、龍筋履×1、五彩霞衣×1、百草霜×1
俠道人道·戊 觸發時機:雲海問仙蓬·十一 內容:謝滄行似乎有些心事的樣子,人在這種時候一般都會找個地方獨自靜靜吧。 俠道人道·九 觸發地點:寒晶島·謝滄行所在(寒晶島地圖右側小路盡頭) 支線說明:好久沒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哈哈……這么想來,我心裡老惦著海小子的事,還真是因為他跟當年的我有幾分相似。等回了中原,去看看他吧,這小子也算我半個徒弟嘛。——謝滄行
俠道人道·己 觸發時機:忽道參商剎那·一 內容:罡斬死去的訊息,是不是應該和海富貴說一聲呢……多年不見,海富貴應該還在明州吧。 俠道人道·十 觸發地點:明州·海邊棧道海富貴所在 支線說明:三山煙雨一盅酒,落拓悠然笑樹橫。 謝滄行支線全部完成,獲得秘籍×1和稱號“俠道人道”

支線任務資料來源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