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絮才

詠絮才

詠絮才指的是東晉女詩人謝道韞的典故,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曾在家遇雪,叔父謝安召集眾子侄論文義,俄而雪驟,安問:"何所似也?”謝朗答:"撒鹽空中差可擬。道韞答:"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大為稱賞。後來便把在詩文創作方面卓有才華的女子讚譽為“詠絮之才”。

謝道韞

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生卒年不詳。 安西將軍謝奕之女,王羲之之子王凝之之妻。

謝道韞識知精明,聰慧有才辯。有一次,王凝之弟王獻之與賓客談議,詞理將屈,道韞在青綾屏障後參加談論,發揮獻之前議,賓客不能折屈。她風韻高邁,謝安稱她有"雅人深致",時人評論她神情散朗,有林下風氣。她的《登山》詩寫道:"峨峨東嶽高,秀極沖青天。岩中間虛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復非匠,雲構發自然。"描寫東嶽景象,頗得自然之趣;《擬嵇中散詠松》則仍帶有玄言習氣,表現出從"莊老告退"到"山水方滋"之間的演化。

謝道韞所著詩、賦、頌、誄原集為兩卷,已佚。今存文1篇、詩2首,收入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和逯欽立《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

典出

出自《世說新語-言語》

曾在家遇雪,叔父謝安召集眾子侄論文義,俄而雪驟,安問:"白雪紛紛何所似也?"安侄謝朗答:"撒鹽空中差可擬。"道韞答:" 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大為稱賞。這一詠雪名句,盛為人所傳誦。後世因稱女子的文學才能為" 詠絮才"。

評價

宋代詩人蒲壽宬曾用“當時詠雪句,誰能出其右”來評價謝道韞的這句詠雪

曹雪芹《紅樓夢》第五回有“金陵十二釵正冊判詞”云:“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其中“詠絮才”用的便是東晉才女謝道韞的故事。謝道韞編輯[xiè dào yùn]

謝道韞,字令姜,生卒年不詳,東晉時女詩人,是宰相謝安的侄女,安西將軍謝奕的女兒,也是著名書法家王羲之的兒子王凝之的妻子。

謝道韞留下來的事跡不多,其中最著名的故事,記載在《世說新語》中:謝安在一個雪天和子侄們討論可用何物比喻飛雪。謝安的侄子謝朗說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則說:“未若柳絮因風起”,因其比喻精妙而受到眾人的稱許。也因為這個著名的故事,她與漢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為中國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而“詠絮之才”也成為後來人稱許有文才的女性的常用的詞語,這段事跡亦為《三字經》“蔡文姬,能辨琴。謝道韞,能詠吟。”所提及。

在孫恩之亂時,丈夫王凝之為會稽內史,但守備不力,逃出被抓被殺,謝道韞聽聞敵至,舉措自若,拿刀出門殺敵數人才被抓[1]。孫恩因感其節義,故赦免道韞及其族人。王凝之死後,謝道韞在會稽獨居,終生未改嫁。

(概述圖片來源[2])

•人物關係

•糾錯

中文名

謝道韞

別名

謝韜元、謝令姜

國籍

中國(東晉)

民族

漢族

職業

詩人

代表作品

《詠雪》、《泰山吟》、《擬嵇中散詠松》、《論語贊》

籍貫

陳郡陽夏

特徵

聰識有才辯

目錄

•1人物生平

•▪名門才女

•▪婚後生活

•▪晚景淒涼

•2文學才情

•3人物評價

•4家庭成員

•▪家世

•▪丈夫

•▪子女

•5軼事典故

•▪姓名由來

•▪未若柳絮因風起

•▪激勵謝玄

•▪林下風氣

•6影視形象

1人物生平編輯

名門才女

謝道韞身出名門,系東晉安西將軍謝奕之長女,宰相謝安的侄

謝道韞畫像[3]

女,謝氏家族的才女。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一次叔父謝安問她,“《毛詩》中何句最佳?”謝道韞答道:“詩經三百篇,莫若《大雅·嵩高篇》雲,吉甫作頌,穆如清風。 仲山甫永懷,以慰其心。”謝安大讚其雅人深致[4]。謝安頗為謝道韞的婚事操心。魏晉時代,謝氏與王氏是兩大望族,有“王與謝共天下”的說法。出於門當戶對的考慮,謝安在王羲之的兒子當中物色侄女婿。最先看中的是王徽之,但謝安聽說此人不拘小節,遂改變了初衷,將謝道韞許配給王凝之。[5]

婚後生活

王凝之是王羲之的次子,善草書、隸書,先後出任江州刺史、左將軍、會稽內史,卻信五斗米道,平時踏星步斗,拜神起乩。道韞嫁王凝之為妻,婚姻並不幸福。婚後不久,謝道韞回到娘家,整天悶悶不樂。謝安感到奇怪,就問道:“王郎,是逸少(王羲之)之子,不是庸才,你為什麼不開心?”謝道韞回答:“謝家一族中,叔父輩有謝安、謝據,兄弟中有謝韶、謝朗、謝玄、謝淵,個個都很出色,沒想到天地間,還有王郎這樣的人!”封是指謝韶,胡是謝朗,羯是謝玄,末是謝川,都是謝家兄弟的小字。言下之意是,這個丈夫讓她失望。謝道韞抱怨說謝家兄弟都這么有名氣,為什麼單單出了王凝之這個蠢才呢![6]

晚景淒涼

謝道韞在王家平淡地過了數十年,此時東晉王朝氣數已盡,孫恩、盧循起義爆發了。當時任會稽內史的王凝之已迷戀上道教,面對強敵進犯,不是積極備戰,而是閉門祈禱道祖能保佑百姓不遭塗炭。

謝道韞(畫像)[7]

謝道韞勸諫了丈夫幾次,王凝之一概不理,謝道韞只好親自招募了數百家丁天天加以訓練。孫恩大軍長驅直入衝進會稽城,王凝之及其子女都被殺。謝道韞目睹丈夫和兒女蒙難的慘狀,手持兵器帶著家中女眷奮起殺賊,但終因寡不敵眾被俘,此時她還抱著只有三歲的外孫劉濤。她對孫恩厲聲喊道:“大人們的事,跟孩子無關,要殺他,就先殺我。”孫恩此前聽說過謝道韞是一位才華出眾的女子,今日又見她如此毫不畏懼,頓生敬仰之情,非但沒有殺死她的外孫劉濤,還派人將他們送回會稽。從此謝道韞寡居會稽,足不出戶只是打理本府內務,閒暇時寫詩著文,過著平靜的隱士生活。孫恩之亂平定不久,新任會稽郡守的劉柳前來拜訪過謝道韞。謝道韞究竟跟他說了些什麼,不得而知。事後,劉柳逢人就誇獎謝道韞說:“內史夫人風致高遠,詞理無滯,誠摯感人,一席談論,受惠無窮。”謝道韞的後半生寫了不少詩文,彙編成集,流傳後世。[8]

2文學才情編輯

謝道韞長於詩文,劉孝標註《世說新語·言語》引《婦人集》說:謝道韞有文才,所著詩、賦、誄、訟, 傳於世。她的作品《隋書·經籍志》載有詩集兩卷,已經亡佚[9]。《藝文類聚》保存其《登山》(又名《泰山吟》)和《擬嵇中散詠松》兩首詩[10],《全晉文》收其《論語贊》。

謝道韞(右側)[11]

謝道韞不僅詩文寫得很出色,而且她具有很高的思辯能力。魏晉時代,“人士競談玄理”(時人稱道家的《老子》、《莊子》和儒家的《易》為“三玄”),清談成為一種風氣。有的人甚至通過談玄,“累居顯職”。謝道韞雖然不想當官,對玄理卻有很深的造詣,並善於言談。據《晉書·王凝之妻謝氏》記載,有一天,王凝之的弟弟王獻之在廳堂上與客人“談議”,辯不過對方,此時身在自己房間的謝道韞聽得一清二楚,很為小叔子著急,想幫他一下,遂派遣婢女告訴王獻之要為他解圍。然而,封建時代“男女授受不親”的規矩又限制女人不能隨便拋頭露面。謝道韞就讓婢女在門前掛上青布幔,遮住自己,然後就王獻之剛才的議題與對方繼續交鋒,她旁徵博引,論辯有力,最終客人理屈詞窮。[8]

3人物評價編輯

濟尼:“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風氣。”[8]

《晉書》:“夫繁霜降節,彰勁心於後凋;橫流在辰,表貞期於上德,匪伊尹子,抑亦婦人焉。自晉政陵夷,罕樹風檢,虧閒爽操,相趨成俗,薦之以劉石,汩之以苻姚。三月歌胡,唯見爭新之飾;一朝辭漢,曾微戀舊之情。馳騖風埃,脫落名教,頹縱忘反,於茲為極。至若惠風之數喬屬,道韞之對孫恩,荀女釋急於重圍,張妻報怨於強寇,僭登之後,蹈死不回,偽纂之妃,捐生匪吝,宗辛抗情而致夭,王靳守節而就終,斯皆冥踐義途,匪因教至。聳清漢之喬葉,有裕徽音;振幽谷之貞蕤,無慚雅引,比夫懸樑靡顧,齒劍如歸,異日齊風,可以激揚千載矣。”[8]

《婦人集》:“謝道韞有文才,所著詩、賦、誄、訟, 傳於世。”

余嘉錫:“道韞以一女子而有林下風氣,足見其為女中名士。”

4家庭成員編輯

家世

謝道韞出生於陳郡謝氏家族,其家在謝玄時代已經成為江左高門,號稱“詩酒風流”。謝道韞生父為安西將軍謝奕,母親阮容,乃阮籍、阮鹹族人。有弟弟謝寄奴、謝探遠、謝淵、謝攸、謝靖、謝豁、謝玄、謝康七人,妹妹謝道榮、謝道粲、謝道輝三人,謝道韞為長女。叔父為宰相謝安,堂伯父為尚書僕射謝尚。

丈夫

王凝之

子女

謝道韞和王凝之有四子(蘊之、平之、亨之、恩之),一女成人後嫁給庾氏。據《晉書·列女傳》記載,謝道韞的子女在孫恩之亂中全部遇難。[8]

5軼事典故編輯

姓名由來

來自於唐釋法琳《辨證論》卷七注引《晉錄》云:“琅琊王凝之夫人,陳郡謝氏,名韜元,奕女也,清心玄旨,姿才秀遠。喪二男,痛甚,六年不開幃幕。《晉書》說謝道韞字道韞,《晉錄》說她名韜元,《謝珫墓誌》又說她字令姜。

未若柳絮因風起

謝道韞很小的時候有一回和兄弟姐妹們在一起,適逢下雪,謝安興致大起,指著洋洋灑灑的雪問孩子們:“白雪紛紛何所似?”這時侄兒謝郎立即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而道韞悠然神想後道:“未若柳絮因風起。”謝道韞加入了自己的遐想,將飛雪比喻成柳絮,就是這樣一段吟詩偶得的佳話,成為後世文人墨客津津樂道的典故“詠絮之才”。[8]也因為這個著名的故事,她與漢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為中國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而“詠絮之才”也成為後來人稱許有文才的女性的常用的詞語,這段事跡亦為《三字經》“蔡文姬,能辨琴。謝道韞,能詠吟。”所提及。

激勵謝玄

謝玄少時頑劣,她對其進行規箴和勸勉:“汝何以都不復進?為是塵務經心,天分有限?”以“塵務經心”、“天分有限”來質勉謝玄的“何以不復進”,謝道韞以不同凡響的志向氣度,激勵著謝玄的心志,顯示著不讓鬚眉的胸懷。謝玄被責後努力奮發,不但成為一名清談場上的名士,更成為一代名將,成為中流砥柱的人物。所以謝玄一生非常敬重姐姐。[12]

林下風氣

能夠與謝道韞相提並論的在當時只有同郡的張彤雲,張彤雲是張玄的妹妹,論家世自然不及謝家,論才情卻差堪比擬,張彤雲嫁到顧家。朱、張、顧、陸是江南的四大世家,張玄也常常自誇自己的妹妹比得上謝道韞。有一個叫濟尼的人,常常出入王、顧兩家,存人間濟尼,謝道韞與張彤雲誰更好一些,濟尼說道:“王夫人神清散朗,故有林下風氣;顧家婦清心玉映,自有閨房之秀。’”[13-14]謝道韞生逢崇尚風神氣度、“竹林七賢”之遺風尚在的東晉,出身於名流世家,加之自身又才華橫溢,因此行事瀟灑不羈,頗類男子。“神情散朗”、“有林下風氣”可謂道出了謝道韞的個性氣質。“林下”指魏晉交接時期的“竹林七賢”,他們向以行為曠達著稱。按:濟尼之言,實際是說顧家婦(張。玄妹)不如王夫人(謝道韞)。稱讚王夫人神情閒雅,大有竹林名士的風氣,顧家婦不過是婦女中的優秀者而已[15]這則小故事用烘雲托月的對比方法寫出了謝道韞的與眾不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