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慶

西門慶

西門慶,號四泉,小說《水滸傳》、《金瓶梅[明代長篇世情小說]》中的角色,他是中國資本主義萌芽時期一個新興商人的典型。他是一個地痞、惡霸、官僚、淫棍,同時又是一個精明的商人。他的商業行為對我們今天的市場經濟和現代企業建設依然有著正面和反面的啟示。在小說《水滸傳》中,西門慶原是陽穀縣的一個落魄財主,後來開了一家生藥鋪。他為人奸詐,貪淫好色,使得些好槍棒,是個受人另眼看待的暴發戶兼地頭蛇,害死武大郎, 最終被武松在獅子樓用武大鬼魂索命,人頭被閻王扔進油鍋。

基本信息

人物介紹

西門慶西門慶

西門慶登場時,小說作者對他有這樣一番介紹:“原是清河縣一個破落戶財主,就縣門前開著個生藥鋪。從小兒也是個好浮浪子弟,使得些好拳棒,又會賭博,雙陸象棋,抹牌道字,無不通曉。近來發跡有錢。專在縣裡管些公事,與人把攬說事過錢,交通官吏,因此滿縣人都懼怕他。(第二回)”

這裡就點明了這個“浮浪子弟”近來“發跡”以致“滿縣人都懼怕他”的兩大法寶:一曰錢,二曰官。他就是靠勾結衙門來拚命斂財,財越積越多;又憑藉錢財來賄賂官場,官越攀越高。於是乎,他肆無忌憚地淫人妻女,貪贓枉法,殺人害命,無惡不作,反而能步步高升,稱霸一方。可見,腐爛的官場正是孕育西門慶一類暴發戶的強化劑和縱容他橫行不法的保護傘,而西門慶的暴發暴亡也正深刻地暴露了那座黑暗透頂的統治機器!

西門慶“原來就是個弄人的劊子手”,被他一手殘害的人命就有好幾條。他一上場,就圖謀奸占潘金蓮,從而毒殺武大郎;接著又勾引李瓶兒,氣死義弟花子虛;後又憑藉權勢,把李瓶兒的第二個丈夫蔣竹山打得皮開肉綻,置之死地而後快。他霸占僕婦宋惠蓮,又要陷害其夫來旺使之橫遭充軍之罪,迫使惠蓮自縊身死;而當惠蓮的父親宋仁“叫起冤屈來”,又被西門慶活活整死。

金瓶官僚

西門慶西門慶

一部《金瓶梅》,正是“冤魂塞滿衙”!一個西門慶,害了好幾條人命,不但逍遙法外,而且仍官運亨通,並頗有諷刺意味地當上了執掌刑獄的理刑官。“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旦有權在手,他也就更貪婪地以權謀私,貪贓枉法,包庇別人謀財害命。苗青殺主,罪該論死,而西門慶受賄後,一手包天,竟讓他順當地回家進一步侵奪主人的家產,霸占主人的妻妾。這等“贓跡顯著”,何人不曉?巡按山東監察御史曾孝序奏了一本,可西門慶用“金鑲玉寶石鬧妝一條,三百兩銀子”打點了蔡京,結果受到懲罰的反而是曾孝序:被罷官流放,“竄於嶺表”。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王法?有什麼天理?

官僚機器何以如此腐敗?這是由於組成這架機器的成員都是由私利聯繫起來的。西門慶原是“一介鄉民”,怎么會被太師蔡京一眼看中,平地選拔為“山東理刑副千戶”呢?原來是金錢打動了蔡京的心。一手交錢,一手賣官,這筆生意就是在第三十回西門慶派來保、吳主管給蔡京送禮時做成的:翟謙先把壽禮揭帖呈遞與太師觀看,來保與吳主管各捧獻禮物。但見:黃烘烘金壺玉盞,白晃晃減靸仙人,良工製造費工夫,巧匠鑽鑿人罕見;錦繡蟒衣,五彩奪目;南京紵緞,金碧交輝;湯羊美酒,盡貼封皮;異果時新,高堆盤榼。於是乎太師道:“既無官役,昨日朝廷欽賜了我幾張空名告身札付,我安你主人在你那山東提刑所做個理刑副千戶……”

再看西門慶與蔡蘊的勾結也十分典型。蔡蘊乘著宋代無休無止的黨派之爭的空子,僥倖得到了論才學本不該得到的“狀元”的桂冠。於是一頭倒在蔡京的腳下,“做了假子”,回家省親,路經山東時,西門慶熱情地接待了這位新科狀元,臨行又送了他“金緞一端,領絹二端,合香五百,白金一百兩”,使得這位蔡狀元連聲說:“此情此景,何日忘之”,“倘得寸進,自當圖報”。(第三十六回)這可以說是兩人間的勾搭成奸。

用一己之私利溝通起來的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當時的官僚機器就是靠這種私利維繫的。正如小說中所說:“功名全仗鄧通成”。有了錢,就可以做官,就有了一切;為了錢,可以賣官,可以出賣一切。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公道”;哪怕是最終為了維護統治集團根本利益的“公道”,也被泛濫的私慾沖得一精二光。這樣的官僚機器,還有什麼政治可言?還有什麼卑鄙、無恥、兇狠、毒辣的事情乾不出來!

金瓶梅版

杜淳版西門慶杜淳版西門慶

《金瓶梅》中的西門慶是破落戶出身,從小閒遊浪蕩,因巴結官府而暴發了,官至理刑千戶。

這是一個好色的淫棍,也是一個無法無天的霸王。他開個生藥鋪,交了一些狐朋狗友。偶然遇見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蓮,便勾搭成奸,並毒死了武大郎。後見一商人遺孀孟玉樓有錢,便娶到家中做了第三房妾。又把潘金蓮娶進家門。武大郎之弟武松欲報兄仇,西門慶買通官府,設法將武松發配去孟州充軍。他的盟兄弟花子虛有個千嬌百媚的娘子李瓶兒,手裡又有許多錢,他便勾引李瓶兒。活活氣死了花子虛。李瓶兒尚未娶進府,京都楊戩案發,西門慶的女婿因其父屬楊黨受株連避難西門家,西門慶亦怕累己,便大事打點,巴結蔡京,倖免一難。在處理此事的時候,李瓶兒卻嫁給了蔣竹山,西門慶大怒,打走了蔣,把李娶進府,李瓶兒為他生了個兒子西門官哥。他用錢買通蔡京,又巴結高俅的管家翟謙,終於做了山東提刑所的理刑副千戶,此後他到處搜刮銀財,貪贓枉法。後來竟拜蔡京為乾爹,還進京見了皇帝,以其權勢與金錢姘上了許多女人,正先妻陳氏已死為他生了個女兒西門大姐。續正妻吳月娘為他生了個兒子西門孝哥。還有李嬌兒、卓丟兒、孟玉樓、潘金蓮、李瓶兒、孫雪娥諸妾,他還淫過的丫頭有春梅、迎春、秀春、蘭香等,淫過的僕婦有宋惠蓮、王六兒、如意兒、賁四嫂、惠元等!外遇有林太太,占有的妓女有李桂姐、吳銀兒、鄭愛月 張惜春又看上家的何千戶娘子藍氏跟看上林太太兒子王三官娘子黃氏,男寵書童等。

西門慶其實已經離不開女人,像泰格·伍茲一樣有了性依賴症。在第五十五回中,西門慶專程到東京為蔡太師慶壽,被安排在翟管家中安歇,那夜是“獨宿,西門慶一生不慣,那一晚好難挨過”。獨宿一晚已經不習慣了,可見西門慶平時偎紅倚翠已是稀鬆平常。而且,他的理論依據是:“今生偷情的,苟合的,都是前生分定,姻緣簿上注名今生了還。難道是生剌剌,胡謅亂扯,歪廝纏做的?”只是“上帝要讓他滅亡,就先讓他瘋狂”,西門慶一生濫交最後縱慾無度而死,終年三十三歲。

西門慶是作者塑造的一個十分出色的人物,他一生孜孜以求的是金錢和女人,他懂得有了錢可以買通一切,就可為所欲為。西門慶並不糊塗,他是一個明知是壞事,只要能滿足他的欲望,就可以不擇手段地去乾的惡棍!

家庭成員

妻妾子女
正室:陳氏
——長女:西門大姐(夫:陳經濟)
繼室:吳月娘
——次子:西門孝哥
二房:李嬌兒(勾欄里唱曲兒的妓女)
原三房:卓丟兒(南街上的妓女)
三房:孟玉樓(布販子楊宗錫之妻)
四房:孫雪娥(元配陳氏之婢)
五房:潘金蓮(賣炊餅的武大郎之妻)
六房:李瓶兒(梁忠書之妾、花子虛之妻)
——長子:西門官哥
情人
龐春梅迎春秀春蘭香宋惠蓮王六兒如意兒賁四嫂惠元林太太李桂姐吳銀兒鄭愛月張惜春男寵書童

人物總結

人物簡介

金瓶梅金瓶梅

西門慶的原有資本並不雄厚,他出生於“清河縣中一個殷實的人家”,父親西門達是個開生藥鋪子的。但經過西門慶不長時間的經營,資本暴增,經濟實力急劇膨脹,不僅在商業界產生很大影響,而且對政界也產生極大反響。他曾經不無炫耀的對吳月娘說,即使拐了許飛瓊,搶了王母娘娘,也減不了他的潑天富貴。

西門慶是如何發家致富的呢?首先來看他的原始資本的積累。《金瓶梅》第一回說他“作事機深詭譎,又放官吏債……專在縣裡管些公事,與人把攬說事過錢”,這裡“放官吏債”,即把國家財產拿出來放債,收取利息;“把攬說事過錢”即替人打官司,替別人說情或辦事,從中收取別人的感謝費。不難看出,西門慶的社會活動能力是相當大的,“放官吏債”也是挺有風險的。但由於他“作事機深”,所以一直很順利。

單靠這些小打小敲滿足不了西門慶斂財的欲望,通過婚姻來謀取大筆的嫁資是西門慶積累資本的主要手段。如他先後騙取了富孀孟玉樓、太監侄媳李瓶兒,兩位小妾的到來為他帶來了巨額財產。僅孟玉樓帶來的陪嫁就有:……四季衣服,妝花袍兒,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隻箱子;珠子箍兒,胡珠環子、金寶石頭面,金躅銀圳不消說;手裡現銀子,他也有上千兩;好三梭布也三二百桶。

動漫版西門慶動漫版西門慶

至於李瓶兒給他帶來的財富就更可觀了。以致在李瓶兒去世之時,一向不動感情的西門慶居然也痛哭失聲!家

奴玳安一語道破其中機密:

俺六娘嫁俺爹……該帶來了多少帶頭來?別人不知道,我知道:把銀子休說,只光金珠玩好,玉帶、絛環、鬏髻、值錢寶石,還不知有多少。為甚俺爹心裡疼?不是疼人,是疼錢!… …這一家子,都哪個不借他銀使,只有借出來,沒有還進去的……。

此外,西門慶深知,“馬無外草不肥,人無外財不富”,在他積聚資本的過程中尤其重視對外財的掠奪。如女婿陳經濟,因為其父陳洪東窗事發,遂將家產轉移到丈人西門慶家保存,最後也被西門慶占為己有。

應當承認,任何一種原始資本的積累都帶有掠奪的性質,如西方的“圈地運動”。對於西門慶而言,他的積聚金錢的方法都帶上了晚明資本主義萌芽時期的特點。晚明時期由於崇尚個性主義,由個人的奮鬥和努力而奪取財富成為時尚潮流,但相對於“圈地運動”規模化的作業方式而言,晚明的商品經濟帶上了個人化的色彩。無論西門慶包攬訴訟還是謀取外財或是騙取嫁資,都帶上了他的個人化的巧幹色彩,即所謂“作事機深詭譎”,依然屬於傳統上的“奇技淫巧”範疇之內。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今天,“西門慶式”的積聚金錢的方式依然存在,尤其在小私營企業。利用手中權力或者私人關係網,放官債或替人包攬訴訟的現象還很多很多,利用自己長相騙取嫁資的也不乏其人。一言以蔽之,市場經濟的發展必然帶來投機取巧等負面行為,這在市場體制還沒有完全健全時表現的尤為突出。

成功法寶

西門慶西門慶

西門慶是一個精明的商人,但使他在同行中遙遙領先的卻完全在於他所使用的不正當競爭和勾結官府以謀取優惠的經商條件是他慣用的方法。如新中的狀元蔡一權在回鄉探親時路過清河縣,應邀請到西門家打秋風,不僅有好酒好菜和美色伺候,臨走還借去白銀一百兩。後蔡一權任兩淮巡鹽史,還將山東巡案宋喬年介紹給西門慶,使西門慶有了更多的途徑勾結官府。再後來西門慶販鹽,經營鹽運業,蔡狀元行使兩淮鹽運使之權,讓西門慶比別的鹽商早掣取一個月鹽引,使西門慶在短短一個月輕而易舉的謀取了兩萬兩銀子的暴利!其他鹽商卻只

能幹瞪眼,看著錢讓別人賺去了。由於西門慶不時的賄賂接濟山東巡撫宋喬年,所以得以借宋的勢力獨自一人包占了朝廷坐派下來的二萬兩銀子的古器買賣,這其中又蘊藏多少利潤!與官府勾結謀取經商特權是西門慶獲取暴利的主要手段。 爭取壟斷、打擊同行也是西門慶的經商的成功經驗。壟斷意味著暴利,西門慶深知其理。原先清河縣只有西門慶一家藥店,後來醫生蔣竹山在李瓶兒的幫助下也開了一家中藥店,論理,蔣竹山既是醫生又經營藥店,更兼厚道和氣,無疑會吸引很多顧客,生意興隆。一個縣城出現了兩家藥店,宛如天上出現兩個太陽,在西門慶看來是絕對不容許的。於是他唆使地痞流氓無賴,多次到蔣竹山的藥店鬧事,還偽造票據,硬賴他欠賬不還並訴之官府,把蔣竹山打的半死,迫使他拆了藥鋪。這樣,西門慶的藥店生意依舊紅火。這種不正當的競爭在其他方面也又體現,如他善於打通關節,買通鈔關錢主事,大筆逃稅漏稅;再如,從西門慶的經營方式來說,他的商業活動主要靠家人,奴僕或與別人合夥,或假託他人名義進行的,自己則躲在幕後操縱,因此他的違法經營很難被別人抓住把柄。

不可否認,西門慶經商也是有“道”的。他對應伯爵分析金錢時說“兀那東西,是好動不好靜的,怎肯埋沒在一處?也是天生應人用的。”馬克思曾說“資本作為一種增殖的價值,……它是一種運動”,“不能理解為靜止物”(《資本論》第二卷),二者對資本的理解有令人驚訝的相似之處。換句話說,西門慶懂得以錢生錢的道理。他善於擴大再生產。如他與喬大戶合開的緞子鋪,最先投入的資金才一千兩,後他靠販鹽賺的錢從杭州和南京進了一萬多兩銀子的貨物,緞子鋪開張沒多久就淨賺了六千兩銀子,純利他又分別用於從湖州和松江進貨。就這樣本利越滾越大。到西門慶臨死時,緞子鋪已是“五萬兩銀子的本錢”。

《山東版水滸傳》中的西門慶《山東版水滸傳》中的西門慶

他不但擴大再生產,還善於抓住機遇,敢於套購外地客人的滯銷貨,以待日後盈利。

他還善於搞多種經營,放高利貸、開當鋪和各種各樣的緞子鋪,同時在江湖上走標船,把設店經營和長途販運結合起來,因此經商規模越來越大。西門慶的經商與許多現代人的經商有著許多類似之處。如電視、電信等部門,如果不是靠對市場的壟斷,就不會又較高的利潤;再如時下流行的名人經商,如果不是利用名人效應打通關節,恐怕困難重重。試想,如果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劉小慶未必會比我們諸位經商更成功。如果離開了不正當的競爭和偷稅漏稅,許多企業恐怕要倒閉,廈門的賴昌星也不會如此張狂。如果細細檢查起來,名人經商十之八九都有違法行為,這是已為過去媒體所證實的事實。

金錢重要

西門慶西門慶

西門慶是個精明的商人,但他是中國特色的商人,他缺乏西方資本主義崛起時期所弘揚的“資本主義精神”,後來的富蘭克林、韋伯等人歸結為“勤勞、節儉、誠實、講信譽”等等美德。其中尤為重要的是,商人的一生必須以賺錢為目的,賺錢應該成為商人活動的“天職”。

違法經商使西門慶無法找到成就感,一種實現自我價值的成就感。在他與李瓶兒嬉戲時,家奴玳安稟報有川廣客人等他洽談生意,他居然一拖再拖,說“我家鋪子大,發貨多,隨問多少時,不怕他不來尋我”(16回),直到李瓶兒勸他以事業為重,不要女色誤了事業時,他才泱泱不樂的去應付了事。最後,他的生命之燭終於熄滅在潘金蓮的肚臍上,他悉心聚集的資產也灰飛煙散!

毋庸細說,在市場經濟的衝擊之下,多少有作為的年輕有為的或者是年富力強的企業家,最終不是被市場擊垮,而是陷入紙醉金迷的糜爛生活中不能自拔,難道他們也和西門慶一樣嗎?

水滸傳版

人物介紹

西門慶西門慶

在古典名著《水滸傳》中,西門慶原是陽穀縣的一個破落財主,後來開了一家生藥鋪。他為人奸詐,貪淫好色,使得些好槍棒,是個受人另眼看待的暴發戶兼地頭蛇。他路過武大屋檐下,潘金蓮將叉帘子的叉竿失手,正好打在他頭上,正要發作,見是個妖嬈的婦女,卻反而笑了,戀戀不捨地走開。他纏著開茶坊的王婆,既送錢又許物,定要王婆給他拉線。王婆定下裁縫壽衣計,使他得與潘金蓮通姦,王婆家成了他們白晝幽會的場所。武大郎來捉姦,被他一腳踢成重傷,接著又被毒死。收買團頭何九叔,賄賂縣官屬吏,掩蓋事實。武松回來弄清事實後,殺死潘金蓮又來到獅子橋酒樓,找到西門慶,一場惡鬥之後,終於把他殺掉。

姦夫淫婦

西門慶最拿手的大概就是討好女人,讚美女人的外貌,等女人的情慾被喚醒,開始水到渠成地行魚水之歡。這樣看來,他對女人還是比較肯花心思的,而不是低俗簡單的錢色交易。

影視劇中的西門慶影視劇中的西門慶

而處於封建時代的潘金蓮,她對西門慶的看法是“因為作為一個女人,我可以從你身上得到很多從其它男人身上所得不到的東西:你的強壯和溫柔,你的激情和持久;你給我帶來了多少的快樂享受、歡歌燕語、顛鸞倒鳳、巫山雲雨等等一切人世間所能夠感受到的快樂的極致。我是多么地希望永遠和你在一起,和和美美,恩恩愛愛,齊心協力,傳宗接代。”如此這般,潘金蓮又怎能不棄武大郎而求西門慶大哥呢!為了追求享樂的生活,在引誘、脅迫和潛意識的心理支配下,只好使出了謀害親夫的下策。這只能是她的不幸,她追求的難道不是現代人追求的自由、愛情、性和更好的生活?心裡的愛情已經被喚醒,卻無法用合法手段脫離不幸福的婚姻,如果武大能夠明白自己不適合做她的愛情故事的男主角,結局也許不會那么慘。

女人的愛情就像好萊塢的劇本,而男人只是演員。所以,男人應該認真考慮自己是否合適扮演這個角色。假如她選錯了主角,男人最好還是早點讓她知道你不適合演這個角色,或者,儘量不讓她發現你不適合演。自以為是地認為你就是她劇本中的人,是男人經常犯的最大錯誤。而西門慶正是這樣的男人。

影視版本

翻拍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滸傳》已成定局,各角色的出演者也倍受關注,然而最為關注的兩大話題人物之一的西門慶角色更是引來眾多影星爭先嘗試,紛紛為西門而折腰。那么,至今有多少位螢屏上的西門慶展示在我們面前呢?完全統計如下:

影視劇中的西門慶影視劇中的西門慶

1.白雲版--1964香港邵氏電影《潘金蓮》

2.楊群版--邵氏電影:1973《風流韻事》、1974《金瓶雙艷》

3.劉永版--1982香港邵氏電影《武松》

4.關聰版--1976香港電影《逼上梁山之武松與潘金蓮》

5.於治民版--1980電視劇山東版《水滸》

6.許冠英版--1993喜劇電影《水滸笑傳》

影視劇中的西門慶影視劇中的西門慶

7.林立洋版--1995台灣電視劇《天師鍾馗之毒夫記》

8、單立文版--1994香港電視劇《恨鎖金瓶》、1996台灣電視劇楊思敏版《金瓶梅》

9.李強版--1998電視劇央視版《水滸傳》

10.張子健版--2001年電視劇《情義英雄武二郎》

11.杜淳版---2011新版《水滸傳

影視劇中的西門慶影視劇中的西門慶

12.林偉健版--中日合作香港三級電影2008《新金瓶梅》、2009《新金瓶梅2愛的奴隸》

13.張翰版--2013山東版《武松》

14.婁藝瀟版--2014愛情喜劇《愛情公寓4》

相關新聞

原型

西門慶是《金瓶梅》的主角,而《金瓶梅》的作者蘭陵笑笑生,據考據,最熱門的猜想是明朝王世貞。王世貞此人與嚴嵩父子有仇,不斷在文學上打擊嚴嵩嚴世藩父子,而《金瓶梅》據說就是王世貞以嚴世藩為原型,著作出來的。嚴世藩字東樓,小名慶,作者以西門代替東樓,直接冠以名。

爭奪故里

西門慶西門慶

山東安徽兩省三地爭奪西門慶故里

基於中國古典文學名著會給地方帶來巨大文化旅遊收益的考慮,與圍繞《紅樓夢》引發的曹雪芹故里之爭類似,另一部名著《金瓶梅》引發了兩省三地的“西門慶故里之爭”,具體涉及山東省陽穀縣、臨清縣和安徽的黃山市。

三地都紛紛舉起“西門慶故里”招牌,競爭不息,西門慶也被一改在傳統文學名著中“大淫賊、大惡霸、大奸商”的藝術形象,華麗轉身成為當地政府追捧的文化產業英雄。而且,在這場故里之爭中,浸泡了傳統文化中悶騷暗流的風月旨趣,推動了當地的經濟和民生髮展,也從根本上實現了世俗心理和價值觀的雙重轉型。

內戰

山東陽穀和臨清二縣,旗幟鮮明、聲勢浩大地打造“西門慶故里”,使得《金瓶梅》文化之爭幾成山東的“內戰”。先看陽穀。《陽穀縣服務業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明確規定,“做大做強《水滸傳》、《金瓶梅》歷史巨著利用文章”。《中共陽穀縣委、陽穀縣人民政府關於進一步加快全縣服務業發展的意見》(二〇〇六年八月十三日)也明確規定,“注重挖掘《水滸傳》、《金瓶梅》等歷史名著的文化內涵,進一步打響水滸、古運河兩條旅遊線和陽穀古城的品牌,實施全方位發展旅遊業”。其背後的項目支撐是“水滸傳·金瓶梅文化旅遊區建設項目”:該項目占地25畝,主要包含三大景區——水滸文化遊覽區;宋代民風民俗商業遊覽區;《金瓶梅》文化遊覽區(內有“西門慶故居”等系列文化景點)。按照規劃,該項目總投資5600萬元,項目收益預期是:該項目建成後年接待遊客可達20萬人次,景點商品銷售收入可達300萬元,預計5年內收回投資。(數據來源:陽穀招商網)

而且,在陽穀看來,無論是《水滸傳》,還是《金瓶梅》,最核心的人物並非武松,而是西門慶。所以,該

項目名義上是《水滸傳》在前,《金瓶梅》在後,但有關《金瓶梅》的內容遠遠多於《水滸傳》。西門慶和潘金蓮初次幽會地點——“王婆茶坊”,裡面通過雕塑逼真再現了西門慶和潘金蓮的幽會場景;西門慶經營的產業,如生藥鋪、鹽鋪、當鋪和綢緞莊等一應俱全,還有潘金蓮手工藝品、西門慶絨布等特色旅遊產品;在景區內,懸掛著100張《金瓶梅》的插圖連環畫,以及西門慶7個妻妾的精美畫像。

獅子樓本來是西門慶喪命之地,可陽穀更樂意把它改造為西門大官人的浪漫之地。2003年10月,陽穀縣政府投資3470萬元興建了占地30餘畝的的獅子樓旅遊城,城內娛樂表演節目,多是表演西門慶和潘金蓮的卿卿我我。此外,頗有趣味的是,在陽穀縣《200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打造“武松故鄉”的品牌,巨大的產業需求使得武松和西門慶走向了和諧相處。

比陽穀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是,山東臨清亦力挺西門慶。《臨清市文化產業發展規劃(2009—2015年)》中提出,“(打造)以《水滸傳》、《金瓶梅》、《老殘遊記》、《三言二拍》等為代表的名著文化”,將自身的城市文化旅遊品牌定位於“《金瓶梅》故鄉和運河名城”。而且,臨清的“西門慶項目”亦力壓陽穀,其“金瓶梅文化旅遊區”項目,占地8公頃,以名著文化為載體,展示明清時期運河城市市井休閒文化。其中與金瓶梅相關的具體項目包括:1、《金瓶梅》文化旅遊區及項目。在福德街建設《金瓶梅》文化街區,按照《金瓶梅》的描寫,建設西門慶以及他的妻妾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等的宅院,打造一個“金瓶梅”式的大觀園。另外還有王婆茶館、武大郎炊餅鋪、古戲樓、縣衙、晏公廟等,出售特產小吃,還上演民間藝術,如“西門慶初會潘金蓮”、“武大捉姦”等,遊客還可以自費參與表演,演出後得到光碟。交錢就可以參與表演並拍攝成光碟,親自體會一次西門大官人的極樂生活。2、《金瓶梅》學術會議中心。3、龍山風景區。內有西門慶之妻李瓶兒的墓地,是登高、觀光、休閒的城市內花園。

旅遊線路

按照臨清的規劃,該項目總投資約3億元,預計每年遊客可達到40萬人次,年綜合收入達6000萬元。(數據來源:臨清政務網) 此外,臨清還開闢了一條“金瓶梅背景景觀一日游”旅遊線路,即晏公廟——運河三橋——工部營繕分司(考棚黌門)——謝家酒樓——鈔關——臨清閘——龍山——磚廠遺址。

“大壞蛋”給黃山辦了件大好事

與陽穀、臨清的喧譁不同,安徽省黃山市徽州區則是“騷動”了一把。徽州區圍繞“徽文化體驗和休閒度假基地”這一旅遊品牌,重點打造呈坎、潛口、唐模等三個旅遊節點,開發建設完成投資9億元。

徽州敢下狠心挑戰山東兩地,主要是地區招商引資的產業需求所致。徽州區旅遊長年抬不起頭來,原因就是離黃山風景區太近,區內的七大重點旅遊項目缺乏足夠響亮的品牌支撐。

2006年,黃山市徽州區突然聲稱將投資2000萬元開發“西門慶故里”、《金瓶梅》遺址公園等項目,此舉立刻激起全國的廣泛關注。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黃山市徽州區打出“西門慶故里”之後,的確收到了極其巨大的轟動效應,由此,國內外第一次把黃山市內的黃山區(黃山旅遊)和徽州區(徽州文化游)區別開來。一時間,媒體雲集徽州,以至於部分景點甚至不得不打出了“拒絕媒體採訪”的招牌。黃山腳下生生地“孵化”出全新的徽州文化游,西門慶可謂“大壞蛋”辦了一件大好事。

《金瓶梅》早已洗淨了淫書的污名,成為公開發行的世界文學名著,“金瓶梅文化”自然亦被歸於傳統文化繼承的範疇。再加上多樣性的價值觀變革,俗文化的風行,風月文化搭台,風月經濟唱戲,使得西門慶這樣的反面典型背後所蘊含的巨大開發價值被正視,甚至連孔孟之鄉也放下斯文,以至於西門慶府邸兩省三地,日夜笙歌,真可謂“野百合也有春天”!而此情此景,真真應了韋莊那句著名的詩句,“(西門慶)一生風月供惆悵,(‘西門慶故里’)到處煙花恨別離”。

裴鈺:南開大學人文學者、作家,天津歷史學學會理事,致力於當代中國文化重建和文化產業研究。代表作有《莎士比亞眼裡的林黛玉》等。

參與爭奪

裴鈺文章一出,頓時引發了軒然大波,有的媒體甚至刊出了“兩省三地爭認淫棍西門慶故里”的新聞報導,對這一現象進行批評。由於報導引發的爭議極大,三地官員陡感壓力。連日來,“西門慶”三個字在當地官員口中都成為一個敏感辭彙。

徐保章已經接待了多批媒體,“有央視的、中新社的、上海的、山東的、重慶的。我總結了一個規律,凡是到過現場的人,都不會同意裴鈺老師的觀點。裴鈺的文章只是學術研究,不是新聞報導。裴鈺沒有來過陽穀,他對這個情況不了解。”

徐保章說,“陽穀不可能打西門慶牌,只是打造文化品牌,涉及西門慶。如果沒有西門慶,就不會有武松斗殺西門慶。西門慶這個人物就是給武松做鋪墊的。”

徐保章再三聲明,“說陽穀爭西門慶故里,是不是太荒誕了一點。西門慶只是一個小說中的人物,‘故里’一說並不準確。”

與陽穀類似,臨清眾多官員也一致否認爭奪西門慶故里一事。臨清市旅遊局局長李保太說,“我們絕對不會爭什麼西門慶,西門慶是什麼人物。”

臨清縣委宣傳部一位張姓副部長稱,臨清提出的口號是“千年古縣,運河名城”。臨清是金瓶梅的故事原型地,已經在臨清召開了數次的《金瓶梅》研討會。臨清打金瓶梅牌,也不會打西門慶牌。

臨清市委宣傳部另一位官員稱,“我們還沒做什麼,就已經感受到很大的壓力了。”

黃山市徽州區西溪南村黨委書記江海在接受了媒體採訪表示,西溪南村確實打算過做強做大旅遊產業,但絕對不是打“西門慶故里”這個招牌。

一場風波驟起,吸引大批媒體到來,讓三地頻頻在媒體上曝光,儘管爭議極大,但客觀上也起到宣傳效果。對於這樣的看法,徐保章並沒有否認,“炒作有負面影響,但也有宣傳作用。”

捲入爭奪風

三地為何被捲入西門慶故里爭奪戰的風波呢?這其實與三地的歷史淵源息息相關。 在整個魯西地區,水滸文化和金瓶梅文化源遠流長,有資格爭奪《水滸傳》或《金瓶梅》文化資源的地方還有很多,包括鄆城、梁山、東平以及河北清河等多個市縣區。只要挖掘歷史文化資源,一些地方就避不開武松、潘金蓮、西門慶等知名人物。從這一點上來說,各地“爭也是不爭,不爭也是爭”成為現實寫照。

聊城大學教授宋培憲稱,魯西地區歷史文化有兩條脈絡:一是圍繞著《水滸傳》的草莽英雄文化脈絡,另一條就是圍繞著《金瓶梅》的運河市井文化脈絡。這兩條脈絡有時也會產生交叉,因為《金瓶梅》就是從《水滸傳》中的《武十回》演繹而來的,原形也是《水滸傳》。

由於景陽岡坐落於陽穀縣境內,陽穀成為武松打虎地,同時也被稱為武松的故鄉。宋培憲說,武松在景陽岡打虎後,虎被人抬到了陽穀縣。在路過縣城的紫石街時,武松正好遇到了哥哥。後來,在紫石街旁的獅子樓上發生了武松斗殺西門慶一幕。

宋培憲說,臨清是《金瓶梅》的故事原型地,這一點,史學家已沒有大的爭論。一般的史學家認為,《金瓶梅》中所謂的清河就是指臨清。因為清河沒有運河大碼頭,歷史上的臨清是運河邊極其繁華的一座城市,人口曾達到百萬之巨。《金瓶梅》中也有直接提到了“臨清大碼頭”。

此外,清河縣也有理由大打《水滸傳》或《金瓶梅》牌。1989年,宋培憲曾到清河去採風,專門考證過武松的故鄉。宋培憲說,清河縣史志辦提供的清河地名資料中記載,武松是清河縣武家窪人,潘金蓮是位於清河縣城東8公里黃金莊人。據考證,潘金蓮的丈夫也叫大郞,同樣是家境貧寒,但此人身材高大,後來考取了功名,這也與水滸傳中武大郞的形象有所差別。

為何突起

西門慶西門慶

事發突然的西門慶故里爭奪風波源起一篇學者的文章。

5月4日,南開大學學者、天津市歷史學學會理事裴鈺在《中國經濟周刊》刊發了一篇文章《西門慶故里兩省三地之爭:野百合也有春天》。該文章中稱:名著《金瓶梅》引發了兩省三地的“西門慶故里之爭”,具體涉及山東省陽穀縣、臨清市和安徽的黃山市。

該文章中稱,陽穀縣打造的“水滸傳·金瓶梅文化旅遊區建設項目”占地25畝,主要包括三大景區——水滸文化遊覽區;宋代民風民俗商業遊覽區和《金瓶梅》文化遊覽區。

該項目里的景點包括:西門慶和潘金蓮初次幽會地點——“王婆茶坊”;西門慶經營的產業,如生藥鋪、鹽鋪、當鋪和綢緞莊等;在景區內,還懸掛著100張《金瓶梅》的插圖連環畫,以及西門慶7個妻妾的精美畫像。

該文章中稱,臨清市的“西門慶項目”亦力壓陽穀,其“金瓶梅文化旅遊區”項目,占地8公頃。其中與金瓶梅相關的具體項目包括,在福德街建設《金瓶》文化街區。

2006年,黃山市徽州區聲稱將投資2000萬元開發“西門慶故里”、《金瓶梅》遺址公園等項目,並於當年5月1日對外開放。徽州區稱,根據考證,西門慶不是山東人,而是安徽人,是徽商的代表。

裴鈺在文章中旗幟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近十年來,三地都紛紛舉起‘西門慶故里’招牌,競爭不息,也被一改在傳統文學名著中‘大淫賊、大惡霸、大奸商’的藝術形象,華麗轉身成為當地政府追捧的文化產業英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