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美景

西湖美景

《西湖美景》是一款壁紙美化類軟體,軟體版本為1.0。

基本信息

蘇堤春曉

編輯本段 (Spring Dawn at Su Causeway)

蘇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棲霞嶺下,全長近三公里,她是北宋大詩人蘇東坡任杭州知州時,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構築而成。後人為了紀念蘇東坡治理西湖的功績將她命名為蘇堤。長堤臥波,連線了南山北山,給西湖增添了一道嫵媚的風景線。南宋時,蘇堤春曉被列為西湖十景之首,元代又稱之為“六橋煙柳”而列入錢錢十景,足見她自古就深受人們喜愛。

寒冬一過,蘇堤猶如一位翩翩而來的報春使者,楊柳夾岸,艷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鏡,映照倩影,無限柔情。最動人心的,莫過於晨曦初露,月沉西山之時,輕風徐徐吹來,柳絲舒捲飄忽,置身堤上,勾魂銷魂。

蘇堤長堤延伸,六橋起伏,為遊人提供了可以悠閒漫步而又觀瞻多變的游賞線。走在堤、橋上,湖山勝景如畫圖般展開,萬種風情,任人領略。蘇堤上的六座拱橋,自南向北依名為映波、鎖瀾、望山、壓堤、東浦和跨虹。橋頭所見,各領風騷:映波橋與花港公園又相鄰,垂楊帶跨雨,煙波搖漾;鎖瀾橋近看小瀛洲,遠望保叔塔,近實遠虛;望山橋上西望,丁家山嵐翠可挹,雙峰插雲巍然入目;壓堤橋約居蘇堤南北的黃金分割位,舊時又是湖船東來西去的水道通行口,“蘇堤春曉”景碑亭就在橋南;東浦橋有 理由懷疑是“束浦橋的訛傳,這裡是湖上觀日出佳點之一;跨虹橋看雨後長空彩虹飛架,湖山沐暉,如入仙境。

曲苑風荷

編輯本段 (Lotus in the Breeze at Crooked Courtyard)

曲苑風荷,以夏日觀荷為主題,承蘇堤春曉而居西湖十景第二位。“曲苑”原是南宋朝廷開設的釀酒作坊,位於今靈隱路洪春橋附近,瀕臨當時的西湖湖岸,近岸湖面養殖荷花,每逢夏日,和風徐來,荷香與酒香四處飄逸,令人不飲亦醉。南宋詩人王洧有詩讚道:“避暑人歸自冷泉,埠頭雲錦晚涼天。愛渠香陣隨人遠,行過高橋方買船。”後曲苑逐漸衰蕪,湮廢。清康熙帝品題西湖十景後,在蘇堤跨虹橋畔建曲苑風荷景碑亭。遺留下來的,只不過是一處小小庭院院前湖面小小荷花一片而已。

曲苑風荷最引人注目的仍是夏日賞荷。公園內大小荷花池中栽培了上百個品種的荷花,其中特別迷人的要數風荷景區。這裡以水面為主,分布著紅蓮、白蓮、重台蓮、灑金蓮、並蒂蓮等等名種荷花,蓮葉田田,菡萏妖嬈。水面上架設了造型各異的小橋,人從橋上過,如在荷中行,人倚花姿,花映人面,花,人兩相戀。

平湖秋色

編輯本段 (Autumn Moon over the Calm Lake)

平湖秋月景區位於白堤西端, 孤山南麓,瀕臨外西湖。其實,作為西湖十景之一, 南宋時平湖秋月並無固定景址,這從當時以及元,明兩朝文人賦詠此景的詩詞多從泛歸舟夜湖,舟中賞月的角度抒寫不難看出,如南宋孫銳詩中有“月冷寒泉凝不流, 棹歌何處泛舟”之句; 明洪瞻祖在詩中寫道:“秋舸人登絕浪皺,仙山樓閣鏡中塵。“留傳千古的明萬曆年間的西湖十景木刻版畫中,《平湖秋月》一圖也仍以遊客在湖船中舉頭望月為畫面主體。

位於景區偏西處的湖天一碧樓,原是清末民初猶太富商,“冒險家”哈同的私人別墅“羅苑”中的遺物,後來成為中國現代新興木刻運動的搖籃棗--八藝社所在地。如今,這裡闢為西泠書畫院,為湖山勝景更添一份書卷氣。

斷橋殘雪

編輯本段 (Melting Snow at Broken Bridge)

斷橋,今位於白堤東端。在西湖古今諸多大小橋樑中,她的名氣最大。據說,早在唐朝,斷橋就已建成,時人張祜《題杭州孤山寺》詩中就有“斷橋”一詞。明人汪珂玉《西子湖拾翠余談》有一段評說西湖勝景的妙語:“西湖之勝,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能真正領山水之絕者,塵世有幾人哉!”地處江南的杭州,每年雪期短促,大雪天更是罕見。一旦銀妝素裹,便會營造出與常時,常景迥然不同的雪湖勝況。

今日斷橋,是一九二一年重建的拱形獨孔環洞石橋,長八點八米,寬八點六米,單孔淨跨六點一米,年前曾經大修,但古樸淡雅的風貌基本未變。橋東堍有康熙御題景碑亭,亭側建水榭,題額“雲水光中”,青瓦朱欄,飛檐翹角,與橋,亭構成西湖東北隅一幅古典風格的畫圖。

明畫家李流芳《西湖臥遊圖題跋 --斷橋春望》稱 :“往時至湖上,從斷橋一望魂銷欲死。還謂所知,湖之瀲灩熹微,大約如晨光之著樹,明月之入廬。蓋山水映發,他處即有澄波巨浸,不及也。”由此觀之,斷橋觀瞻,可得湖山之神髓,豈獨殘雪!

柳浪聞鶯

編輯本段 (Orioles singing in the willows)

今日柳浪聞鶯,經過近四十多年不斷的開發和建設,由當年帝王享受的御花園,演變為普通老百姓的大樂園。她仍以青翠柳色和婉囀鶯鳴作為公園景觀基調,在沿湖長達千米的堤岸上和園路主幹道路沿途栽種垂柳及獅柳,醉柳,浣沙柳等特色柳樹。在園中部主景區辟聞鶯館,又在距聞鶯館不遠處置巨型網籠“百鳥天堂”,營造煙花三月,柳絲飄舞,鶯聲清麗的氛圍。聞鶯館東面,以草坪和密林帶為主形成友誼園景區,引種了一批日本櫻花,草坪北側鋪石砌台,矗立著”日中不再戰紀念碑。聞鶯館西側,是柳浪聞鶯重建時填平水盪沼澤而營造的大草坪,草色遙連西湖碧波青山,大草坪北側,是遷建來此的康熙御題柳浪聞鶯景亭碑;南側種植了一片高大的喬木樹林,與草坪,柳岸及湖光山色構成富於層面,角度變化的生動圖景。

公園北部早先的錢王祠,改建成江南私家園林風格,布局的庭院景區,沿用“聚景園”舊稱命名。 園內亭台樓榭,假山泉池,小橋流水,矮牆漏窗,奇花異草,各據其位,合為勝景,全園曲徑通幽,別有天地。

公園東南闢為民眾遊園文娛活動場所,建起了露天舞台,成為杭州市民和八方遊客晨間鍛鍊,假日休閒和節日慶典的好去處。 每到夏秋季節,這裡又是消暑納涼“夜花園”,歌舞,戲曲,電影和內容多樣,形式豐富,不定期舉辦的各種各樣的花展,燈會民俗風情表演等,吸引著人們。

花港觀魚

編輯本段 (Viewing Fish at flower harbor)

花港觀魚公園位於蘇堤南段以西,在西里湖與小南湖之間的一塊半島上。南宋時,內侍官允升曾在離這裡不遠的花家山下結廬建私家花園,園中花木扶疏,引水入池,蓄養五色魚以供觀賞怡情,漸成遊人雜沓頻頻光顧之地,時稱盧園又以地近花家山而名以花港。宮廷畫師創作西湖十景組畫時將它列入其中。清康熙三十八年(一六九九),皇帝玄燁駕臨西湖,照例題書花港觀魚景目,用石建碑於魚池畔。後來乾隆下江南遊西湖時,又有詩作題刻於碑陰,詩中有句云:“花家山下流花港,花著魚身魚嘬花”。

今日花港觀魚是一座占地二十餘公頃的大型公園,全園分為紅魚池,牡丹園,花港,大草坪,密林地五個景區。

雷峰夕照

編輯本段 (Sunset glow at Leifeng pagoda)

雷峰,位於淨慈寺前,為南屏山向北伸展的余脈,瀕湖勃然隆重起,林木蔥鬱。其冊雖小巧玲瓏,名氣在湖上卻是數一數二,因為山巔曾有吳越時建造的雷峰塔,是西湖眾多古塔中最為風光也最為風流的一塔,可惜七十餘年前倒掉了塔倒山虛,連山名也換成了夕照山。西湖南岸這座三面臨水呈半島狀的名山,當年曾為南宋御花園占據。一九四九年以後,山上種埴了大量香樟、楓香、榆樹等觀賞樹木,夕照林濤,景色依然富麗。

雙峰插雲

編輯本段 (Twin peaks piercing Clouds)

巍巍天目山東走,其餘脈的一支,遇西湖而分弛南北形成西湖風景名勝區的南山、北山。其中的南高峰與北高峰古時均為僧人所占,山巔建佛塔,遙相對峙,迥然高於群峰之上。春秋佳日,嵐翠霧白,塔尖入雲,時隱時顯,遠望氣勢非同一般。南宋時,兩峰插雲列為西湖十景之一清康熙帝改題為雙峰插雲,建景碑亭於洪春橋畔。其時雙峰古塔毀圮已久,以至連此景原有的內涵也一度難為人知‘插雲’者虛言也。設景碑亭於此,實為權宜之計。“浮圖對立曉崔巍,積翠浮空霽藹迷。試向鳳凰山上望,南高天近北煙低”。這是南宋詩人王洧的《兩峰插雲》詩,它告訴人們:雙峰插雲的景觀。

雙峰插雲雖然自古至今其觀賞的地點和方式迭經變化,但南、北兩面三刀高峰都是西湖妖山中極富登臨之勝的著名山峰卻至今未變。南高峰臨折西湖,峰高二百五十七米,登山途中,峻岩顯露,絕壁崢嶸。登上山巔向東俯瞰,西湖全景歷歷在目不是畫圖,勝似畫圖。北高峰海拔三百十四,是靈隱寺的坐山,從寺西側上山,石磴多至數千級, 盤折迴繞三十六彎,沿途山溪清流迴轉,林木重疊,古人有詩讚道:‘一路松聲長帶雨, 半空嵐氣總成雲’。山東側,建有西湖叭一的載人索道,全長六成余米,上下山往返只需六七分鐘。

南屏晚鐘

編輯本段 (Evening bell at Nanping hill)

南屏晚鐘,也許是西湖十景中問世最早的景目。北宋末即赫有名的畫家張擇端曾經畫過《南屏晚鐘圖》。儘管此圖遠不如他的《清明上河圖》那么蜚聲畫壇,但卻被記載於明人《天水冰山錄》中。南屏山,綿延橫陳於西湖南岸,山高不過百米,山體延伸卻長達千餘米。山上怪石聳秀,綠樹愜眼。晴好日 ,滿山嵐翠在藍天白雲得襯托下 秀色可餐,遇雨霧天,雲煙遮遮掩掩,山巒好像翩然起舞,飄渺空靈,若即若離。後周顯得元年(九五四),吳越國主錢弘叔在南屏山麓建佛寺慧日永明院,後來成為與靈隱寺並峙於南北的西湖兩大佛教道場之一的淨慈寺。

南屏山麓另一座著名的佛剎興教寺始建於北宋開寶五年(九七二),它曾是佛教天台宗山家派的大本營。淨慈寺、興教寺加上附近的中小寺廟,形成繼靈隱、天竺之後湖上又一佛寺群落,晨鐘暮鼓,焚貝佛號,香菸燭光,南屏山從此添了‘佛國山’的別稱南屏晚鐘的情韻,悠然成型。南屏山一帶山嶺由石灰岩構成,山體多孔穴,加以山峰岩壁立若屏障,每當佛寺晚鐘敲響,鐘聲振盪頻率傳到山上,岩石、洞穴等為其所迫,加速了聲波的振動,振幅急遽增大後形成共振。岩石、洞穴便隨之產生音箱效應,增強了共鳴。同時,鐘聲還以相同的頻率飛向西湖上空,直達西湖彼岸,碰上對岸由火成岩構成的葛嶺、回音迭起。

三潭印月

編輯本段 (Three pools mirroring the moon)

三潭印月島又名小瀛洲,與湖心亭,阮公墩合稱為湖上三島。全島連水面在內面積約七公頃,南北有曲橋相通,東西以土堤相連橋堤呈“十”字形交叉,將島上水面一分為四水面外圍是環形堤埂。從空中俯瞰,島上陸地形如一個特大的“田”字,呈現出湖中有島,島中有湖,水景稱勝的特色在西湖十景中獨具一格,為我國江南水上園林的經典之作。 明萬曆三十五年(一六零七),錢塘縣令聶心湯取湖中葑泥在島周圍築堤壩,初成湖中湖,作為放生之所。後人在島南湖中建造三座瓶形小石塔,稱為“三潭”,清初島上又加建設築曲橋,堂軒,沿內湖環植木芙蓉,復經清光緒間退休將領彭玉麟在此營造別墅,小瀛洲初具風貌。

三潭印月景觀富層次,空間多變化,建築布局匠心獨運。從島北碼頭上岸,經過先賢祠等兩座建築,即步入九曲平橋,橋上有開網亭,亭亭亭,康熙御碑亭,我心相印亭四座造型各異的亭子,讓人走走停停,歇歇看看,或談笑,或留影,流連觀照,飽覽美景。

九曲橋東,隔水與一堵白粉短牆相望。牆兩端了無銜接,形若屏風。但粉牆上開啟四隻花飾精美的漏窗,牆內牆外空間隔而不斷,相互滲透。牆外遊人熙熙攘攘,牆內卻幽雅寧靜,咫尺之間兀自大異其趣。

西湖十景

編輯本段 新西湖十景,為1984年《杭州日報》社、杭州市園林文物管理局、浙江電視台、杭州市旅遊總公司、《園林與名勝》雜誌5單位聯合發起舉辦新西湖十景評選活動,得到杭州煉油廠、啤酒廠、中藥二廠、橡膠廠、電視機廠、牙膏廠、電風扇總廠、洗衣機總廠、利民製藥廠等9家企業贊助,並邀請夏衍、吳冷西、王朝聞、劉開渠、常書鴻為景名評選委員會顧問。全國各地有10萬餘人參加,共提供7400餘條西湖景點,最後評選出10處景點,並由陳雲題書“雲棲竹徑”,陳叔亮題書“九溪煙樹”,趙朴初題書“虎跑夢泉”,李長路題書“黃龍吐翠”,劉海粟題書“滿隴桂雨”,王蘧常題書“玉皇飛雲”,王個簃題書“龍井問茶”,蕭嫻題書“寶石流霞”,費新我題書“吳山天風”,沙孟海題書“阮墩環碧”。1985年9月起由杭州市園林文物管理局先後在10處景點豎立景碑或鐫刻景名。

阮墩環碧 Ruangong is let submerged in green

在西湖外湖中,位於湖心亭西,阮公墩為湖中三島之一。清嘉慶五年(1800年),浙江巡撫阮元疏浚西湖時以所挖葑泥堆疊成島,俗稱“阮灘”。島南北長34米,東西寬33米,面積0.57公頃,因地勢低平,土質鬆軟,180餘年間島上無建築,雜樹荒草叢生,成為候鳥栖息地。民國23年(1934年),杭州市童子軍理事會曾一度闢為童子軍營地。1952—1958年間疏浚西湖時,島四周加添亂石護岸,面積稍有拓寬。1977年,島四周駁墈 ,再次擴大面積並加填客土。1981年,又在島上添客土1000餘噸,開始建“環碧小築”。“環碧小築”建築,採取竹結構茅舍形式,以輕型鋼骨作屋架,利用盤根錯節的表土層,無需打椿,建築體量適中,給人以輕巧、簡捷、淡雅、樸素之感。全島布局:島中心為一片林間空地,偏西北由廳堂、曲廊、矮籬、柴門組成院落。東南岸邊為船埠,東北部岸邊置一用杉樹皮結頂、棕櫚作柱的圓亭,取名“憶芸”(紀念阮元意思)。堂名“雲水居”,堂內掛有“勝地重新在紅藕花中綠楊蔭里;清游自昔看長天一色朗月當空”一聯,為阮元所作。小小島嶼漂浮於粼粼碧波之上,遮掩在花木叢中,猶如碧玉盤中一顆晶瑩翡翠。“阮墩環碧”景名由此而來。整個環境,遠山近水,開闊明朗,清逸幽靜。阮墩環碧庭園設計獲1985年國家城鄉建設部優秀設計二等獎;浙江省優秀設計一等獎。1982年建成,開放初期闢作湖上第一處垂釣區,遊人可登島品茗、垂釣。1984年起,島上舉辦“環碧莊”仿古旅遊,在西湖夜遊活動中頗受歡迎。

寶石流霞 Precious ston hill floating in rosy cloud

在寶石(保俶)山。寶石山為西湖北岸屏障,山體屬火成岩,石色赭紅,日光映照,如流霞紛披,景名意出於此。寶石山巔為觀賞西湖全景勝地之一,多有歷代名勝古蹟留存,著名的有保俶塔、屯霞石、落星石、秦皇纜船石、來鳳亭、初陽台、川正洞、蹬開嶺等。

黃龍吐翠 Yellow dragon cave pressed in green

在棲霞嶺後掃帚塢,即黃龍洞。清代“杭州二十四景”中有“黃龍積翠”一目,“黃龍吐翠”景名脫胎於此,用一“吐”字,突出貼泉池巉崖間龍口噴水,珠簾倒掛的特有情景。黃龍洞在宋、元、明、清代皆為佛教勝地,民國初期改為道觀。此處前為庭園,後有洞壑,融真山假山,自然景色與人工建設為一體,為期上雅幽園林之一。黃龍洞現存的格局及主要建築、山石、水池,均系民國11年(1922年)廣東道教會徒眾出資修葺。是年,黃龍洞住持盧小嘉還俗,將洞產轉售於廣東道教會。黃龍洞的假山,全部用渾重的黃沙石依天然山勢疊成,為西湖假山洞景中規模最大者。假山半腰系人工砌成的山洞,稱“黃龍古洞”,內奉石刻黃龍祖師像。山頂為“臥雲洞”,常有霧氣瀰漫。泉池旁一塊玲瓏山石,正面刻“有龍則靈”,背面刻“水不在深”。“文化大革命”期間,黃龍洞破壞嚴重,雕塑被毀,龍頭與部分年久失修的住房及木結構曲廊遭拆除,又因開挖防空洞,截斷了龍口吐水的水源。1978年後,杭州市園林管理局整修頭殿、大殿、側殿,並在大面積封閉的山牆上,置9個神態各異的雲龍花飾漏窗,將大門兩旁山牆改為黃色龍牆。重塑龍頭,斷流的泉水代之以自來水,恢復黃龍吐水景觀。重修水池旁“鶴止”、“香雪”二亭及部分曲廊。新建“翠雲亭”和山崗的“翠靄亭”。又利用原香客住房的院落基地,闢建“方竹園”,種植方竹、鳳尾竹、紫竹、羅漢竹等觀賞竹。

玉皇飛雲 Clouds surrying over Yuhuang Hill

即玉皇山。玉皇山北向西湖,南近錢塘江,東接鳳凰山,西連南屏、大慈諸山。山體挺拔高聳,山頂常有雲霧飛繞,因以名景。玉皇山在南朝梁時已有佛寺,五代吳越國時經全面開發,後唐同光二年(924年)開通山東麓慈雲嶺蹬道,又建祭天所用的“登雲台”及阿育王寺等佛寺。至南宋,寺廟更有所拓展。明代,玉皇山寺廟改為道教官觀,山頂福星觀及慈雲宮在清代極為興盛。民國時期續有開拓。全山自然、人文景觀薈萃,《玉皇山志》載有“倚亭望仙”等玉皇山六十四景景目。山上建築分布於山頂與山東麓慈雲嶺一帶,建築面積約2110平方米。1956年,山頂及慈雲嶺、紫來洞的建築物均加整修。1978年,新辟長4.23公里玉皇山遊覽車道,並整修全山建築。福星觀改建為一座大院套小院、高低錯落的庭苑。中部正廳(原玉皇宮)正面壁上嵌設玉龍木刻浮雕,四周陳列星象石碑,兩廊為介紹有關天文科學知識的櫥窗。原南天門改為進廳,牆上嵌刻“玉皇山”金色三字,廳壁繪製巨幅《群仙極樂圖》彩色壁畫。新建“登雲閣”,遊人可由螺鏇轉梯登閣遠眺。修建福星觀素菜館,餐廳內壁繪有西湖神話故事玉龍、金鳳與群仙共舞的大型壁畫。山頂配套設施的廚房、宿舍、貯藏室、廁所,隱設於地下層。山南坡與紫來洞,新建水池、泵房,引自來水至山頂,結束山頂用水靠雨水匯集的歷史。整理“天一池”庭院與慈雲嶺敞廳。調整紫來洞前花木,補植香樟、、櫻花、桂花、紫薇等觀賞花木。改建飛雲茶室,在此品茗賞景,可睹晨霧舒展或宿雨初晴時的煙霧輕飄,亂雲飛渡,之江三折和六和塔雄姿,忽隱忽現。

滿隴桂雨 Sweet osmanthus rain at manjuelong village

在滿覺隴村、石屋洞前一帶。滿覺隴因古有吳越佛寺滿覺院(初名圓興院)而得名。滿覺隴俗稱滿家弄,明清時盛產桂花,為西湖著名賞桂勝地。抗日戰爭杭州淪陷期間,桂花樹被大量砍伐,僅剩少數農家屋前屋後幾株老樹。抗日戰爭勝利後稍有恢復。1950年後,新種植一批桂樹,至1955年前後,連同老樹,數達萬株,其中樹齡最長的約200年,最大植株盛花年可收桂花一石,桂花成為當地村民重要的經濟收入。60年代初,杭州市園林管理局在石屋洞旁建茶室、小賣部,在新建的門樓兩旁,置雕塑圓窗。1980年,又在石屋洞西側,擴建比石屋洞舊有範圍大二倍的院落,內建三座高低錯落、歇山翹角屋面的“桂花廳”。主廳(茶室)四周,卷棚迴廊,配以青石雕花欄桿,粉牆上點綴“飛天”漏窗,內庭掇山理水,與原有景物渾為一體。傍山築石級通石屋洞頂,半山腰建有結構新穎的“吟香亭”,左通聳立洞頂、似可擒雲的“摛雲亭”。新院落與石屋洞前庭既隔又聯,互相映襯。1983年,桂花以香飄十里的優勢,又是杭州鄉土樹種,被評選為杭州市市花。此後滿覺隴、石屋洞賞桂更甚,再現清代丁立誠《滿覺隴擔桂》詩中“桂花蒸過花信動,桂花開遍滿覺隴,賣花人試賣花聲,一路桂花香進城”的情景。

虎跑夢泉 Dreaming of tiger spring at hupao valley

在大慈山西山岙。以虎跑泉為主景,包括原虎跑建築群落、山林泉池和新辟庭院、雕塑及李叔同紀念館等設施,為西湖一處融自然、人文景觀於一體,具有鮮明林泉特色的勝景。虎跑泉在大慈山舊定慧禪院(虎跑寺)內,地質學上屬裂隙泉,水源旺盛,水質優良,其形成與當地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有關。虎跑泉與龍井、玉泉、郭婆井、吳山大井,並稱杭州五大“聖水”。更因虎跑泉水質特別純淨,世人將虎跑泉與龍井茶葉譽為“西湖雙絕”。虎跑泉水表面張力大,水高出杯口3毫米而不泄溢,可供遊人用錢幣試水取樂。1980年以前,原虎跑寺建築面積約400平方米,有縱橫兩座廟堂,南北向為老定慧寺,東西向為虎跑寺。兩寺均為三進三級前、中、後殿,各有一套完整佛像。50年代初,虎跑寺頭山門為三開間,一門兩屋,進門左右為哼哈二將佛像。山門後空地有宋代石經幢二座,分布左右。“文化大革命”期間,佛像、經幢與寺內蘇東坡游虎跑詩刻,明代璐王《蘭花詩》畫碑,五百羅漢線刻石像,羅漢亭、濟公塔院,先後被毀壞或拆除。1981—1983年,分兩期全面整修和改建,在原虎跑寺三大殿後祖師殿基地欏嚴塔高台上,新添長9米、高5米“夢虎”雕塑一組。塑像為唐代性空(即寰中)僧,雙目微閉,手捻佛珠,安詳側臥,右側塑有兩虎作跑地作穴狀。山石上篆刻“夢虎”二字,為顧廷龍書。雕刻形象地表達虎跑泉乃是“南嶽童子泉,當遣二虎移來”的神話傳說。雕塑左後方崖壁上有沙孟海榜書“虎移泉脈”石刻。新建與整修的建築有鐘樓、羅漢亭(內置重新複製的五百羅漢線刻像)、濟公殿、虎跑菜館、濟公塔院等。並在原虎跑寺中殿闢建李叔同(弘一法師)紀念館。,“滴翠崖”上有李叔同墓塔。

九溪煙樹 Nine-creeks meandering throug a misty forest

泛指九溪十八澗一帶。清《湖山便覽》卷九:“《臨安志》云:九溪在煙霞嶺西南,通徐村,出大江,北流達龍井。按溪自嶺下楊梅塢發源,西南流會青灣、宏法……以達徐村,以其九水合成,故謂之‘九溪’。”《西湖新志》卷二:“九溪所會支水九派,凡其末人溪處,皆號曰澗。會溪之口,只九數,當其穿繞林麓,並括細流,不知凡幾,約而舉之,乃以十八為數,言其倍於九也。”民國36年(1947年),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兩次到九溪作冰川考察,發現古代冰川遺蹟,認為距今二三百萬年前第四紀時,杭州西湖尚為一片冰雪世界,當時下龍井是一處儲水盤谷,承受大量冰雪,經九溪十八澗東南流出,形成九溪十八澗峻險地段。民國期間,九溪十八澗一帶有二、三私家茶莊,賣茶水並供應西湖藕粉、桂花糖等。茶莊所備桌椅不多,春秋佳日,遊客以澗邊石塊權充桌椅。1953~1959年,杭州市政建設部門在此築水池,建青少年科普教育用的水力發電站。整理九溪十八澗沿途山林環境,通車道路,修建登山步道與“望江亭”。1975年以後,園林部門分4期改造和新建九溪菜館、茶室、接待室;整理山林環境,疏浚泉池,築水壩,架畫橋,布蹬道,造亭子,擴大遊覽面積。

龍井問茶 Inquiring about tea at dragon well

泛指龍井古蹟、風光與龍井茶事。《西湖新志》卷二:“龍井,在風篁嶺巔,流泉活活,四時不絕。《資治通鑑》名龍井,《方輿紀要》曰龍湫,《圖經》言本名龍泓。南宋乾道元年孝宗奉高宗,臨幸是山,酌泉井上。鹹淳五年潛說友篆刻‘龍井’二大字於石上。秦觀作《龍井記》,米芾書,今有董其昌摹本存焉。元豐間往來山中者,秦、米而外,更有趙閱道、蘇子瞻、子由、楊無為、黃山谷、廉宣仲諸公,一時推為極盛。清乾隆二十六年,興復古蹟,堂軒泉石,煥然鼎新。明年高宗臨幸,題前堂額曰‘篁嶺卷阿’,後堂額曰‘清虛靜泰’,又題‘過溪亭’、‘滌心沼’、‘一片雲’、‘風篁嶺’、‘方圓庵’、‘龍泓澗’、‘神運石’、‘翠峰閣’八額,稱‘龍井八景’。”龍井有二,風篁嶺前稱里龍井,俗呼下龍井;過嶺為外龍井,俗呼老龍井。今里龍井在龍井茶室(原龍井寺)內,為一圓形泉池。外龍井一說在嶺上翁家山北坡,井圈上刻有“龍泉”、“葛洪遺蹟”字樣,井上半部為人工修砌的石壁,中腰有盤角,可站立人。盤角以下井主要部分系自然形成的石壁、石洞,井下狀似一間小屋,面積約20至30平方米。一說為18棵御茶坡地後面,原胡公廟旁山崖邊的一水池,石壁上今尚刻有“老龍井”三字。1950年後,龍井風景點多次整修,開闢汽車道路,拆除改建廟宇,開闢茶室、商店,供遊人品茗、休息。神運石、滌心沼、一片雲等古蹟仍在。龍井茶,明代年間即為西湖風景區著名特產之一。龍井品茗在北宋已成風氣,元明間,人多以游龍井品茗為樂。清代,龍井茶列為貢品,聲譽益隆。1980年後,龍井村等產茶地先後開展茶鄉遊樂活動,舉辦西湖茶葉節,為遊人當場炒制龍井新茶,直接銷售。

雲棲竹徑 Bamboo-lined path at yunqi

在雲棲,人稱湖山第一岙區,素以深山古寺,竹徑磬聲稱勝。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三十八年、四十二年及四十六年,康熙皇帝四到雲棲,賦詩題額,並賜一株大竹名為“皇竹”,浙江地方官為此建“御書亭”、“皇竹亭”以記盛事。相隔43年後,乾隆皇帝南巡至杭,又六到雲棲,原寺院壁間留有乾隆題詩刻石及明代董其昌書寫的《金剛經》碑石。雲棲竹林茂密,古樹眾多,周圍有回耀峰、寶刀隴、青龍泉、聖義泉、金液泉、壁觀峰,合稱“雲棲六景”。清末以後,雲棲竹林屢遭破壞,不復舊觀。抗日戰爭杭州淪陷期間,竹林更遭濫伐,幾近滅絕。1950年後,在杭州市園林部門護理下,竹林逐步復壯,整修寺宇,開闢茶室。1960年,雲棲等部分殿屋改建為杭州市總工會休養所;寺前兩幢樓閣,整修為“沖雲樓”、 “舒篁閣”,通往五雲山的石級前新建“兜雲亭”。1983年,全面整修由三聚亭至休養所的路面,拆去原雲棲放生所緊貼竹徑的舊建築,共改線路200米,路面寬度加闊為2.8米,並按當年“御道”規格,用石板鋪面,中間為米色平整石板,兩側用小方塊石彈砌,彈石中間鑲嵌混凝土仿青磚“路筋”,再用青灰色花崗石作路緣石,箍緊彈石,防止啃邊。其餘按原有路線整修。適當擴大入口處路面,建三楹石牌坊一座,額枋上刻“雲棲”二字。沿竹徑兩旁的“洗心”、“回龍”、“雙碑”(即御碑亭)、“遇雨”4座古亭與鉞斧池,均整修一新。1985年9月,黑底白字的“雲棲竹徑”景碑,豎立於碑亭中央。

吳山天風 Heaverly wind over Wu Hill

泛指吳山範圍內的名勝古蹟。景名取意於元代薩都剌(天錫)《偕卞敬之游吳山駝峰紫陽洞》詩:“天風吹我登駝峰,大山小山石玲瓏”;與近代秋瑾烈士(登吳山》詩:“老樹扶疏夕照紅,石台高聳近天風”。吳山山巒丘壑間多古樹、井泉、岩石、洞窟,尤以廟宇眾多著稱,《儒林外史》等名著中,均有對吳山的描述。吳山上,四時八節,遊人往來,攤肆買賣,有如一幅杭州民俗風情圖。民國前吳山頗為熱鬧,自火車站、新市場相繼出現後, 日漸冷落,山上風情則變化不多。今吳山猶存的古蹟尚有歷代興建開闢的伍公廟、瑞石洞、感花岩、寶成寺,“第一山”摩崖石刻、麻曷葛刺造像及民國初的“雲山萬古”刻石等。1958年拆除部分廟宇,開闢登山車道。1963年改建太歲廟為“極目閣”、“茗香樓”,作為外賓接待休憩場所;改建藥王廟為大眾化茶室、評書場。添植大批松柏等常綠針葉樹,修整“茗香樓”前有800年樹齡的“宋樟”。闢建“十二生肖石”附近空地為花壇,四周加鋪草坪。

1971-1987年間,新建“江湖匯觀亭”,翻建寶成寺,整理麻曷葛刺等造像、刻石。原藥王廟改建的茶室再改建為“吳山先賢堂”,展出歷代先賢蠟像與彩色塑像、畫像。鋪設登山與山間游步道,補栽以香樟為主的常綠闊葉樹,改善綠化環境。

十景西湖

編輯本段 10月27日浙江省杭州市委書記王國平在27日晚舉行的第九屆中國杭州西湖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歷時8個月之久的三評“西湖十景”活動結果業已揭曉,榜上有名的最新西湖十大景點分別是:靈隱禪蹤、六和聽濤、岳墓棲霞、湖濱晴雨、錢祠表忠、萬松書緣、楊堤景行、三台雲水、梅塢春早、北街夢尋 。

錢塘十景

編輯本段 西湖又名錢塘湖,元代有“錢塘十景”的說法,其中“兩峰白雲”、“西湖夜月”兩景目與南宋西湖十景中的“兩峰插雲”、“平湖秋月”意思相同,所以後人常稱“錢塘八景”。

六橋煙柳

在蘇堤。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六橋一名映波,一名鎖瀾,一名望山,一名壓堤,一名東浦,一名跨虹,在蘇堤上。宋蘇軾築堤為橋以通南北路,沿堤植柳,軾詩所謂‘六橋橫截天漢上,大堤楊柳多昌豐’是也。柳性宜水,其色如煙,煙水空濛,搖漾於赤欄橋畔,史稱望之如圖畫,信然。”

九里雲松

在洪春橋至靈隱合澗橋前一段,全長約2公里。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唐刺史袁仁敬植松於行春橋(即今洪春橋),西達靈竺,路左右各三行,每行相去八九尺,蒼翠夾道,陰靄如雲,日光穿漏,若碎金屑玉,人行其間,衣袂盡綠。今舊松多不存,而新植者已漸如偃蓋,時時與靈山白雲相接,故日雲松。”民國以後,路兩旁松樹逐年衰敗。抗日戰爭期間,杭州淪陷,侵占杭州的日軍作掃蕩式砍伐,九里松倖存的松樹被砍伐殆盡。解放後,九里松經兩次補植與整理,先一次在兩旁栽植無患子等行道樹;後一次徵用洪春橋至靈隱沿路兩邊土地各40米,行道樹改栽馬尾松。70年代松毛蟲毀壞松林,又改種從美國引進的松樹。

靈石樵歌

在靈石山、棋盤山一帶,舊時以樵夫伐木山間,空谷迴響的情景取名。今山林茂密,封山育林,伐木景象早無。靈石山在西湖鄉雙峰村後(西),海拔97米。清雍正《西湖志》卷三:“靈石山在南山棲真院之上,舊名積慶山,山上多奇石,時時見瑞光,故曰靈石。中有塢曰靈石塢,路最深窈,人跡罕至,惟樵子往來其間,山歌一曲,輒與樵斧丁丁相應答,岩石皆響,真山中之清籟也。”

冷泉猿嘯

在飛來峰北麓呼猿洞。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冷泉在雲林寺外飛來峰下,峰有呼猿洞,宋僧智一善嘯,嘗養猿山中,臨澗長嘯,聲振林木,則猿畢集,謂之猿父,故峰下至今多猿,時時聞嘯聲。”因以名景。明代以後,山中猿已少見,清代基本絕跡,猿嘯絕響。

葛嶺朝暾

在葛嶺之巔初陽台,以每年夏曆十月初一晨觀日出稱勝。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初陽台踞葛嶺之頂,平衍可數畝,舊志稱十月之朔、海日初出,炯然可觀,蓋地勢既高,直望東北海際。當日輪乍起,微露一痕,瞬息間霞光萬道,天半俱赤,紅若琥珀,大如銅盤,光景離奇,倏然變幻,不可端倪,故有東海朝暾之目。”今初陽台重建於1959年。50年代後,多次整修登初陽台的遊覽道路,1979-1985年又先後大修初陽台游步道。

孤山霽雪

泛指雪後初晴孤山一帶景觀。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孤山,兀峙水中,後帶葛嶺,高低層疊,朔雪平鋪,日光初照,與全湖波光相激射,璀燦奪目,故似霽雪勝。每當彤雲乍散,邏旭方升,或蠟屐沖寒,或孤篷冒絮,由歲寒岩經盧洽庵側人西泠橋,樓台高下,晶瑩一色,群峰玉立,回合互映,恍如置身瑤台瓊圃之上也。”

北關夜市

系舊時武林門北運河兩岸街市夜景。當時外地游西湖者,晚間返歸多集於此,因而成景。清雍正《西湖志》卷三:“蓋水陸輻輳之所,商賈雲集。每至夕陽在山,則檣帆卸泊,百貨登市,故市不於日中而常至夜分,且在城闉之外,無金吾之禁,篝火燭照如同白日,凡自西湖歸者,多集於此,熙熙攘攘,人影雜沓,不減元宵燈市。”

浙江秋濤

泛指錢塘江一帶夏曆八月觀潮景觀。南宋時觀潮以江乾至六和塔、鳳凰山、吳山為觀賞佳處,明代以後逐漸東移,近200年來以海寧鹽官鎮一帶最盛。20世紀60年代以後,隨著錢塘江的整治和海塗圍墾,江道有所變遷,潮水改道南靠,在江乾至之江口和蕭山沿江一帶都可以欣賞到浙江秋濤的壯觀。錢塘江又名浙江,《南華經》載:“浙河之水,濤山浪屋,雷擊霆砰,有吞天沃日之勢。”《水經注》:“江川急浚,兼濤水晝夜再來,來應時刻,常以月晦及望尤大,至二月、八月最高,峨峨二百丈有餘。”清雍正《西湖志》卷三:“浙江亦名曲江,枚乘《七發》雲‘觀濤於廣陵之曲江’,以江勢三折,故名曲焉。凡江皆有潮,而觀濤獨於浙江者,由海潮逆流而上,受龕、赭二山約束,蹙不得騁,與山爭勢,洶而為濤。或言其下有沙潬,橫亘南北,隔礙洪波,起而為濤。一日夜再至,歷四時皆同,而秋八月尤盛。方起時,遙望海門,白光一線。少焉,霜戈銀界,萬馬騰空,雷擊霆砰,震天沃日,流珠濺沫,飛灑天半,大地若為之動搖。”杭州觀潮之風,始於唐,盛於南宋,以每年夏曆八月十八為最,並由此生髮,形成種種傳統人文活動景觀。

兩峰白雲

見南宋西湖十景“雙峰插雲”。

西湖夜月

見南宋西湖十景“平湖秋月”。

十八景

編輯本段 清《湖山便覽》卷一:“雍正間,總督李衛浚治西湖,繕修勝跡,復增西湖一十八景,十八景分布範圍較廣,遍及西湖山、湖、洞、泉、石、庭園等等,內涵既有自然風光,也涉及民間風俗,其中多數系由傳統景點、景物發展而成,也有部分為當時新辟的景點。西湖十八景現多數景目或名存實亡,或為新景所取代。

湖山春社

在棲霞嶺南麓。清雍正《西湖志》卷四:“湖山神廟在岳鄂王祠西南,前臨金沙澗,後為烏石峰,有泉發自棲霞山,涓涓下流,仗榛莽中,上多桃花,名桃溪。雍正九年,總督李衛相度地形,芟蕪滌穢,虛明閒敞,爰創祠宇,奉湖山之神。”《湖山便覽》卷三:“湖山神廟在竹素園左,雍正九年與園同建。李公記略日:《河圖括地誌》言,川德布精上為星,西湖之勝,豈獨無列宿主之。又《典術》東方歲星為杏,《春秋運斗樞》玉衡之星散而為桃,草木之敷英,皆列宿之精所化。西湖自正月至十二月,無月無花,無花不盛,亦必有主之者已。爰辟祠宇,中奉湖山正神,旁列十二月花神,加以閏月,各就其月之花,表諸冠裳,以為之識,且設四時催花使者於湖山神之旁焉。三春之月,都人士女競集於此,畫鼓靈簫,喧闐竟日, 目曰湖山春社。”清鹹豐末毀於兵燹,光緒中改為蠶學館。今屬“曲院風荷”景區範圍。

功德崇坊

在清波門外原表忠觀(錢王祠)前,今柳浪聞鶯公園內。清雍正五年(1727年),李衛於表忠觀前建石坊,題額“功德坊”,高聳湖岸,與祠宇花木相掩映。清雍正《西湖志》卷四:“祠前表以石楔,題曰‘功德坊’,俯臨湖面,沙堤平坦,約數十畝,垂楊披拂,望如菸絲。萬綠中丹宮碧殿掩映林表。每當旭日初升,霞光絢爛,湖波蕩漾,曉霧迷離,恍見風馬雲旗,昭回肸蠁時也。”“文化大革命”初期石坊被拆除,石坊旁的荷花池也遭填沒。

玉帶晴虹

在金沙堤。清雍正《西湖志》卷四:“金沙港在里湖之西,與蘇堤之望山橋對,適當湖南北正中。雍正八年,總督李衛樂其形勝,作堤望山橋之北,名金沙堤,復於堤上構石樑以通里湖舟楫,因港中溪流湍激,設三洞以釃水,狀如帶環,故名。橋與關壯繆祠址相接。迴廊繞水,朱欄倒影,金碧澄鮮,橋畔花柳夾映,上構紅亭,飛革高騫,晴光照灼,如長虹臥波,橫亘霄漢,與蘇公六橋之跨虹後光輝映,彌覺爛然可觀。”《湖山便覽》卷三:“中設三洞釃水,上構飛亭,夾以朱欄,繞以花柳,晴波倒影,儼然長虹亘空,增修十八景目曰‘玉帶晴虹’。”清末,橋亭毀去。橋1983年改建,並恢復橋亭,全部按清雍正間尺度、式樣構造。橋墩仍照舊制呈三角形“分水”,遠看似下垂帶環。橋面行道石級分兩行,中為斜坡。橋欄採用山東雪花白玉石,按原有圖案雕刻夔風、波濤、蓮花等花飾。橋亭重檐歇山,翹角飛舉。橋長32米、寬9.4米,中孔淨跨4.6米,兩邊孔淨跨分別為3.2米,3米,為三跨石級橋。

海霞西爽

在孤山。清雍正八年(1730年)李衛建“西爽亭”於此,因以名景。清雍正《西湖志》卷四:“聖因寺之右接孤山,西麓有高阜如平台,其下為宋時西太乙宮故址,上有挹翠堂、望海閣,今皆無考。雍正八年,總督臣李衛構亭其上,顏曰‘西爽’,蓋孤山在西湖之西,而亭又在孤山之西,昔人謂:西山朝來致有爽氣,當於斯亭得之。”今已不存。

梅林歸鶴

在孤山。清雍正《西湖志》卷四:“放鶴亭在孤山之陰,宋和靖處士林逋之故廬也,有墓在焉,上多古梅,舊傳逋於孤山植梅三百本,歲久不存,而後人補植者,今已成林……。亭歲久圮。嘉靖中縣令王釴重建,題曰‘放鶴’。”《西湖新志》卷一:“《孤山志》元時郡人陳子安,以處士當日不娶,以梅為妻;無嗣,以鶴為子。既有梅不可無鶴,乃持一鶴為孤山榮,並構亭於其地。‘梅林歸鶴’為增修西湖景目之一。”

魚沼秋蓉

在湖中小瀛洲。清《湖山便覽》卷三:“國朝雍正五年重建,前接‘三潭印月’亭,後為曲橋,三折而人,為軒三楹,又接平橋為敞堂,進為層樓,環池植木芙蓉,花時爛若錦繡。增修十八景所稱‘魚沼秋蓉’謂此。”今為三潭印月景觀的一部分。

蓮池松舍

在孤山。《湖山便覽》卷二:“雍正五年,浙撫李公衛以馬公祠改建尼庵,仍祀嘉澤龍王像,以存舊跡。旁有白蓮池,增修十八景謂之‘蓮池松舍’。”民國時,尼庵精舍改建為樓閣。

寶石鳳亭

在寶石山。寶石山,山勢有如振翅欲飛的鳳凰,建於東峰的保俶 塔,又宛如鳳首,亭踞塔西巨石,故名“來鳳”。清《湖山便覽》卷四:“寶石山形若鳳,塔踞其巔,宛若鳳昧。國朝雍正九年,李公衛就塔下建亭,額曰‘來鳳’,增修十八景所謂‘寶石鳳亭’也。”1950年後,亭依其舊制,多次修葺。今為“寶石流霞”景觀一部分。

亭灣騎射

在涌金門外,今兒童公園至湖濱公園一帶。清代駐防杭州的旗營兵將,常在此演習騎射。清雍正《西湖志》卷四:“出涌金門沿湖而北,稍折而西,水流灣曲,舊有亭,久廢,名亭子灣,倚城面湖,延緣數百步,平沙淺草,可容騎射。”《西湖新志》卷二:“在涌金門北城灣,俗稱黑亭子,下有明溝二道,一名‘集賢水筧’,一名‘集賢后閘’,皆引湖水人城灌六井通清河者,亭久圮。雍正間李衛重構射亭,為較閱之所,曰‘亭灣騎射’,為增修西湖景目之一。今城毀而亭亦與之俱毀矣。”民國時期,闢為民眾體育場、民眾教育館。1950年後,先後闢為涌金公園、兒童公園、湖濱一公園的一部分。

蕉石鳴琴

在丁家山。清雍正《西湖志》卷四:“丁家山在金沙港西南,上有崗阜,俯瞰全湖,與北岸之烏石峰、棲霞嶺相拱揖。國朝雍正九年,總督李衛既修浚西湖,愛芟刈榛穢,辟蹬道數十級,延緣而登。於半山置亭,以為憩息之所,更上為八角亭,題小序為額,亭外懸崖數仞,護以石欄,黛色波光,如在階土戚。更進為肪室數楹,窗檻玲瓏,湖淥遠映,恍疑乘槎天漢。舫前奇石林立,狀類芭蕉,題曰‘蕉石山房’。石根天然一池,泉從石罅出,氵+虢(huo音貨)氵+虢作聲,演清漾碧。臨池復置小軒,頗極靜潔。”《湖山便覽》卷九:“蹬道之南壁高丈許,前一巨石,卓立如屏,遂稱蕉屏。屏以內庋石床、石几,冷然虛應,雅宜鼓琴,目曰‘蕉石鳴琴’。”《西湖新志》卷二:“時 焦尾琴作‘梅花三弄’,古音疏越,響入秋雲,高山流水,輒於此間遇之”。今屬西湖國賓館(劉莊)範圍內,“蕉石鳴琴”四字可尋。

玉泉魚躍

在玉泉。清雍正《西湖志》卷四:“泉上建亭,榜曰‘洗心’,左右夾以迴廊,環以曲檻,遊人憑檻而坐,魚亦不驚”。《西湖新志》卷一:“又有翡翠魚,長約尺余,鹹豐時有三尾,近存其一潛伏池底,偶然游泳得一見之。乾隆御題已有翡翠之名,蓋三百年物也。有屋三楹,榜曰‘魚樂國’,旁曰洗心亭、皺月廊,池有小石塔。‘玉泉魚躍’為增修西湖景目之一。”清代,泉池三面環建僧房,設隔窗。“魚樂國”三字為安徽楊見心拓自安徽休寧古城放生池畔石碑。民國時期,泉池三面隔窗拆除,改為茶廊,供遊人品茗賞魚景。1964—1965年,玉泉景點全面改建,浚修三處泉池,空間布局基本不變,觀魚處略作擴大。‘魚樂國’作為玉泉主景區,充實休息、飲茶、觀賞巨魚等內容。“晴空細雨”景區,以玩賞珍貴金魚、精美盆景為內容。今日玉泉,昔日寺廟舊貌已無跡可尋,成為一處開朗空透、具有園中園風格的景點,劃人杭州植物園管理。今泉池長20米,寬10米,深約1米,蓄青魚、紅、黃、白各色鯉魚數百尾。1950年後,因附近挖深水井,天然泉源消失。

鳳嶺松濤

泛指鳳凰山、萬松嶺成片松林景觀。清雍正《西湖志》卷四:“萬松嶺在鳳凰山上,夾道栽松。南宋時密邇宮禁,紅牆碧瓦,高下鱗次,上有門曰‘萬松坊’。州城既改,平為大塗,而松亦無幾。”《湖山便覽》卷十:“在鳳凰山北,舊夾道栽松……,許渾舟次武林,亦有‘十里萬株松’句。又嶺下舊多臘梅,蘇子瞻‘萬松嶺下黃千葉,玉蕊檀心兩奇絕,是也……,州城既改,盪為空山,松亦無幾。趙希遠嘗繪有〈萬松金闕圖〉,其嶺分里外二重……。國朝雍正八年,議者以嶺為會城來脈,且屬南北上下通衢,宜培蔭木,當事補植萬松,以還舊觀,增修十八景目曰‘鳳嶺松濤”’。民國時期,林木已日見減損,經抗日戰爭時期杭州淪陷的砍伐,萬松嶺已山無林蔭。1950年後,杭州市人民政府在嶺上全面營造馬尾松,松林又逐漸成蔭。

湖心平眺

指西湖外湖湖心亭景色。《西湖新志》卷一:“湖心亭居全湖中心,繞亭之外皆水,環水之外皆山,所謂太虛一點者,實踞全湖之勝,是以‘湖心平眺’為增修西湖景目。惜今僅存舊屋數椽,廢圮不治,遊人鮮有至者。”1952年,發現亭屋圓柱為白蟻蛀空,1953年重建。

吳山大觀

在七寶山之巔。《湖山便覽》卷十二:“大觀台在七寶山絕頂,石面砥平,明胡宗憲嘗建亭其上,尋圮。郡人以其基方廣有類平台,可暢登眺,遂以大觀台呼之,實無台也。清康熙二十八年聖祖仁皇帝御製《登吳山》詩,有司於七寶山建樓勒碑,遂稱樓為‘大觀台”’。《西湖新志》卷三:“雍正五年,以樓改龍王廟,仍建亭於七寶山崇奉御碑,又稱亭為‘大觀台’,增修景目曰‘吳山大觀’。”《說杭州》第四章稱十八景內無“吳山大觀”,另列“沙嶼流金”,系指金沙港而言。

天竺香市

指上、中、下天竺每年春季香客雲集成市。香市起於花朝,盡於端午,自宋以後,至清代臻於極盛,民國時期稍衰。清雍正《西湖志》卷四:“由下竺而進,夾道溪流有聲,所在多山橋野店。方春時,鄉民扶老攜幼,焚香頂禮以祝豐年。香車寶馬絡繹於道,更有自遠方負擔而至者,名曰‘香客’。凡自普陀回向未有不至此者。三寺相去里許,皆極宏麗,大士寶像各有化身,不相沿襲。晨鐘暮鼓,彼此間作,高僧徒侶,相聚焚修,真佛國也。”1949年後香市漸趨冷落。1980年後隨著農民生活日見富裕和旅遊業興起,香市又復再現。

雲棲梵徑

在雲棲。《西湖新志》卷二:“蓮池《寺記》雲棲塢,五雲山有五色雲,已而飛集山西塢中,經久不散,因以名塢。沿塢竹樹茂列,遊人品為湖山第一岙區,增修景目‘雲棲梵徑’。”清雍正《西湖志》卷四:“行久漸聞鐘磬聲,則雲棲寺在焉……。每至中宵,梵唄之聲不絕,朝魚暮鼓,與天籟相應答,遊人至此,豁然心開,萬慮頓釋。”

韜光觀海

在韜光。韜光地處高曠,唐代即為遠眺錢塘江人海之地。清雍正《西湖志》卷四:“上至寺頂,有石樓方丈,正對錢塘江,盡處即海,洪濤浩渺,與天相接,十洲三山如在目睫,故唐人宋之問詩有‘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之句。又楊巨源詩亦云:‘曾過靈隱江邊寺,獨宿東樓看海門。’賦靈隱者多矣,寫景工妙無以逾此。”《湖山便覽》卷五:“……韜光庵……,蕭士瑋{南歸日記)云:初至靈隱求所謂‘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者,竟無所有,至此,乃了了在目矣,世稱‘韜光觀海’,以此,乾隆十六年御題佛堂額曰‘雲澄日觀’。”韜光庵1950年後幾經整修。此處殿堂亭閣,因山而建,玲瓏曲折,極盡雅致。今庵內有白雲深處、涌芬閣、韜庵、一甌亭等。還有呂純陽煉丹台遺址,觀海亭、候仙亭,維摩洞等勝跡。

西溪探梅

舊時老和山以北,由古盪向西至留下約9公里的水網地帶,統稱西溪,與孤山、靈峰並稱西湖三大賞梅勝地。清雍正《西湖志》卷四:“自古盪而西,並稱西溪,曲水彎環,群山四繞,名園古剎,前後踵接,又多蘆汀,沙塗重重隔斷……。其地宜稻、宜蔬、宜竹,其水宜魚,而獨盛於梅花,蓋居民以梅為業,種梅處不事雜植,且勤加修護,本極大而有致,又多臨水,早春花時,舟從梅樹下人,瀰漫如雪,更有湘英、綠萼,花種不一,以永興寺前二株為最。”30年代初,西溪仍為游賞之地,交蘆庵等庵堂均接待遊人,供應茶水與素麵。抗日戰爭期間,杭州淪陷,西溪景觀日漸敗落。今西溪部分地區已成為工廠、民居稠密之地,部分地段規劃為杭州高新技術開發區,僅古盪鎮以西及蔣村一帶尚可見田園水鄉風光,而梅樹已鮮見。“西溪探梅”已成為歷史景目。

二十四景

編輯本段 清乾隆後期,因乾隆皇帝南巡杭州遊覽時常有品題賦詩而列成杭州二十四景。景目取雍正間西湖十八景中之景點十三,另加景點十一而成。景名分4字、3字兩類。

湖山春社、寶石鳳亭、玉帶晴虹、吳山大觀、梅林歸鶴、湖心平眺、蕉石鳴琴、玉泉魚躍、鳳嶺松濤、天竺香市、韜光觀海、雲棲梵徑、西溪探梅、黃龍積翠,見清西湖十八景。

六和塔

小有天園

在南屏山麓。清《湖山便覽》卷七:“舊名壑庵,郡人汪之萼別業,石皆瘦削玲瓏,似經洗剔而出,可證晁無咎洗土開南屏語。契嵩所稱幽居洞等跡,皆萃於此。蓋此實南屏正面也。有泉自石罅出,匯為深池,遊人稱賽西湖。乾隆十六年聖駕臨幸,御題曰‘小有天園’。二十七年又題半山亭曰‘勝閣”’。建築早廢,遺蹟今仍可尋。

漪園湖亭

在今西子賓館內。《湖山便覽》卷七:“甘園西址,明末為白雲庵,歲久覆圮。國朝雍正間郡人汪獻珍重加葺治,易名慈雲,增構亭榭,雜蒔卉木,沿堤為橋,以通湖水。乾隆二十二年聖駕臨幸,御題‘漪園’二字為額。”《西湖新志》卷八引《新西湖遊覽志》:“園中水木清華,交映紺碧,天光雲影,絕底明漪。寺後叢植萬花,濃淡相間,山石犖确,堆壘玲瓏,而一徑通幽,別成風景,棋枰琴榻,位置得宜,左祀月下老人。”園已不存,遺蹟可尋。

留余山居

在南高峰。清《湖山便覽》卷八:“在南高峰北麓,由六通寺循仄徑而上,灌木叢薄中,奇石林立,不可名狀。山陰陶驥疏石得泉,泉從石壁下注,高數丈許,飛珠歕玉,滴崖石作琴築聲,逐於泉址結廬,輔以亭榭,由泉左攀陟至頂為樓,曰‘白雲窩’,樓西為台,以供眺覽,曰‘流觀台’。台下洞壑窈窕,稍得平壤數弓,為堂三楹。乾隆二十二年聖駕臨幸,賜題‘留余山居’四字為額。”《西湖新志》卷二:“有望湖樓、江亭、聽泉亭諸勝。”今已不存。

篁嶺卷阿

在龍井。《西湖新志》卷二:“龍井在鳳篁嶺巔……。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興復古蹟,堂軒泉石,煥然鼎新。明年高宗臨幸,題前堂額曰‘篁嶺卷阿’。”

吟香別業

在孤山路。《湖山便覽》卷二:“在陸宣公祠後,亦名勾留處。國朝范忠貞公承漠以浙撫升任福建總督,去浙時,取白樂天句‘勾留處’三字於湖心亭。尋公死耿逆之難,浙人哀思,於孤山路建祠崇祀。康熙二十八年移字懸祠前亭上,亭臨方池。公子時崇為福浙總督,悉栽荷池中,周繚石垣,臨池增建水閣,輔以舫齋,環以曲廊,左構重樓,後起高軒,遂成湖上勝地。初公子嘗於盛夏過湖堤,適荷花盛開,觸事行吟,得絕句十首,邦人刻石於此,因稱吟香別業。”今已不存。

瑞石古洞

在紫陽(瑞石)山,又名紫陽洞、雪風洞。清雍正《西湖志》卷六引《成化杭州府志》:“在橐駝峰之側。”明《西湖遊覽志》卷十二:“雪風洞,谽谺曲徑,履舄所涉,栩栩然覺有仙風焉。”

香台普觀

在葛嶺山麓瑪瑙寺。清《南巡盛典》:“乾隆四十四年、四十五年、四十九年,高宗南巡,三次游寺,題詩作文,增築寺宇,題額曰‘香台普觀’。”

澄觀台

在將台山頂。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浙江巡撫熊學鵬疏剔泉石,葺治亭宇,恭迎高宗弘曆巡遊。乾隆皇帝題額“澄觀台”。堙圮已久。

述古堂

在孤山西泠印社內,因清乾隆皇帝題額而名。《民國杭州市新志稿》卷二十五:“在孤山六一泉左,即廣福寺旁。巡撫三寶浚治西湖告成,勒碑紀事,即其地為樹碑之所。地為柏堂、竹閣故址,因移建還其舊跡。清乾隆題有‘述古堂’。”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