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夫人[歌劇]

蝴蝶夫人[歌劇]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是由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創作之歌劇。該劇由雷基·伊利卡及喬賽普·賈科薩撰寫劇本,並根據美國作家約翰·路德·朗的短篇小說《蝴蝶夫人》作為藍本。亦參考了皮埃爾·洛蒂的小說《菊夫人》。該劇以日本為背景,敘述女主人公喬喬桑與美國海軍軍官平克爾頓結婚後空守閨房,等來的卻是背棄,喬喬桑以自殺了結塵緣。但是,這樣一部偉大歌劇的首演卻是以慘敗而告終。據記載,《蝴蝶夫人》的首演變成了一場觀眾的鬧劇,他們的嘲笑和嚎叫聲常常淹沒了音樂,一些人甚至大喝倒彩,並歇斯底里地謾罵,鬧得演出不得不中途停演。

基本信息

歌劇簡介

蝴蝶夫人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是普契尼一部偉大的抒情悲劇。該劇以日本為背景,敘述女主人公喬喬桑與美國海軍軍官平克爾頓結婚後空守閨房,等來的卻是背棄,喬喬桑以自殺了結塵緣。
《蝴蝶夫人》具有室內抒情風格。它不追求複雜的劇情和外在的舞台效果而全力氣刻畫女主人公喬喬桑的心理活動。劇中,普契尼在音樂上直接採用了《江戶日本橋》、《獅子舞》、《櫻花》等日本民歌來表明喬喬桑的藝妓身份和天真心理,具有獨特的音樂色彩。他還巧妙地把日本鏇律同義大利風格有機地融為一體,而絲毫沒有給人以不協調的感覺。喬喬桑的詠嘆調《晴朗的一天》是普契尼歌劇中最受歡迎的歌曲之一,也是歌劇選曲中最常見的女高音曲目。它運用較長的宣敘性的抒情曲調、把蝴蝶夫人堅信平克爾頓會歸來與她幸福重逢的心情,描寫得細膩貼切,體現了普契尼這位歌劇音樂色彩大師的高超創作手法。
但是,這樣一部偉大歌劇的首演卻是以慘敗而告終。據記載,《蝴蝶夫人》的首演變成了一場觀眾的鬧劇,他們的嘲笑和嚎叫聲常常淹沒了音樂,一些人甚至大喝倒彩,並歇斯底里地謾罵,鬧得演出不得不中途停演。對此,普契尼非常傷心和失望,但他沒有失去信心,他認為失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這裡有他個人對戲劇的處理以及手法運用還不夠精煉的緣故,也有觀眾審美口味的差異及對新風格不適應的原因。於是普契尼便將《蝴蝶夫人》進行了較大的刪改,並於1904年5月在義大利的布雷西亞再次公演。這次公演獲得了意想不到的空前成功。從此,普契尼的這部抒情歌劇便成為世界歌劇舞台上盛演不衰的劇目之一。

出場人物

蝴蝶夫人(巧巧桑,女高音)
鈴木(蝴蝶夫人的女僕,次女高音)
平克爾頓(美國海軍上尉,男高音)
夏普萊斯(美國駐長崎的領事,男中音)
五郎(婚姻掮客,男高音)
山鳥(蝴蝶夫人的求婚者,男中音)
和尚(蝴蝶夫人的伯父,男低音)
僕人(蝴蝶夫人家中的僕人,由國內青年實力小生彭鴻禹飾演)
此外還有蝴蝶夫人的母親、嬸母、表姐妹、親戚、蝴蝶夫人的兒子、皇家事務官,登記官等

作者簡介

賈科莫·安東尼奧·多米尼科·米歇爾·塞孔多·馬利亞·普契尼——義大利歌劇作曲家。1858年12月22日生於盧卡,1924年11月29日卒於布魯塞爾。父親米凱萊從事作曲、演奏、教學活動,在普契尼6歲時就去世了。普契尼童年時並沒有顯示出特殊的音樂才能或興趣,由於親人的希望和母親的鼓勵,進入盧卡音樂學院,從作曲家C.安傑洛尼學習後,才逐漸顯露出音樂才華。16歲參加管風琴比賽獲得第1名,19歲任聖馬丁教堂合唱隊長和管風琴師。他生活貧困,當鄰近城市上演G.威爾迪的《阿依達》時,他徒步往返去聽歌劇。這部歌劇使他十分震動,並立志要成為一名歌劇作曲家。為了紀念普契尼在歌劇上的成就,義大利的托瑞德拉古在每年7月至8月間都會舉行普契尼音樂節。

歌劇背景

蝴蝶夫人蝴蝶夫人
和傳統的歌劇不同:序曲很短。弦樂隊以賦格的形式奏出節奏侷促、音響喧鬧的主題,當大幕拉開時,人們會立刻明白,這是用來烘托籌辦婚禮時的忙亂氣氛的。可不知怎的,它聽上去並不喜悅,倒是隱隱地透出一種凶兆來。
故事發生在1900年前後的日本長崎。美國海軍上尉平克頓娶了一位日本新娘巧巧桑(蝴蝶),可平克頓只是逢場作戲而已。婚後不久,平克頓應召歸國。三年後他攜美國妻子再次來到日本。平克頓得知巧巧桑給他生了個兒子,遂決定認養他。忠於平克頓的巧巧桑悲痛欲絕,她讓平克頓半小時後再回來要孩子。她把一面美國國旗放在兒子手中,蒙住他的雙眼,自盡身亡。

劇幕介紹

序曲很短。弦樂隊以賦格的形式奏出節奏侷促、音響喧鬧的主題,當大幕拉開時,人們會立刻明白,這是用來烘托籌辦婚禮時的忙亂氣氛的。可不知怎的,它聽上去並不喜悅,倒是隱隱地透出一種凶兆來。
(譜例1)
場景是十九世紀末的日本長崎海港。山腳下,有一座面臨大海的精巧可愛的日本房屋。房前還有個不大的花園。一個日本媒人點頭哈腰地領著一個高大的美國軍官走上場來。媒人得意洋洋地介紹這所房子,不時地拉開一扇紙門,講解每一間屋子的用途。看得出來,他因為搞成了一樁婚事而非常高興。
媒人拍了三下巴掌,立刻,三個僕人出現在美國軍官、他們的新主人面前。僕人們恭恭敬敬地跪下行禮。其中的女僕名叫鈴木,她稍稍抬起頭來,按照日本人的習俗,開始恭維起新主人平克爾頓先生來:
“啊,大人,您的微笑像鮮花一樣美麗,神說過,微笑可以征服一切困難。”。
看到美國軍官對這一套很不以為然,媒人立刻擊掌三下,僕人們便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這時,遠遠地從山坡那邊有一些人向這兒走來,媒人一一向美國人介紹說:
“那位是登記官,那些是來客,還有貴國的領事大人”
眾人的到來使這裡變得熱鬧起來。滿心喜悅的新郎平克爾頓走向領事夏普萊斯,寒喧之後,他炫耀起自己的新房子來:
“在這所美麗的房子裡,我打算住他個九十九年!不過,在這樣的國家裡,你隨時可以改變主意。”
平克爾頓很快活,表現得很輕佻。他對著同胞領事先生唱起了下面這首歌。作曲家為他寫的鏇律極其舒展,寬廣,顯示了他內心的驕傲,其中還夾進了美國國歌“星條旗”的鏇律,這真是個極好的“注釋”:
(譜例2)
“只有美國人才不怕任何困難,走遍全世界,尋找冒險的樂園。 無論是享樂還是作生意,他都隨意大膽地去乾。 什麼時候有了災難,他馬上放手回家轉。 如果他不能獲得每個國家裡最可愛最美麗的姑娘,生活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領事先生是個年長和藹的美國人,顯然,他對平克爾頓的這種想法是不贊成的。但在這喜慶的日子裡,他不打算和平克爾頓爭論,於是兩人舉起酒杯,高高興興地為新婚祝福,並歡呼“美國萬歲”。
領事問平克爾頓新娘長得怎么樣。還沒等平克爾頓答話,媒人伸過頭來,誇耀說:
“她生得就像春天裡含苞待放的花朵,完全值得一百塊錢。大人如果願意,我也為你挑個美女。”
領事笑著拒絕了。他們趕跑了多嘴多舌的媒人,平克爾頓用一首熱情的詠嘆調來描述他的新娘:
(譜例3)
“她那天真浪漫的樣子多么迷人,年輕又美麗, 還有那溫柔動人的聲音。 她好像一隻蝴蝶,輕輕地展開美麗芬芳的翅膀, 在花叢中自由自在地飛翔。 我必須得到她,哪怕那纖細的翅膀被折傷!”
領事先生勸平克爾頓注意,別傷害了這個純潔可愛的姑娘。平克爾頓卻覺得這老頭太迂腐:
“像你這樣的人,愛情早已成為過去。只有傻瓜才會把送上門來的好事丟棄。”
媒人急匆匆地跑來了:
“來啦!他們來啦!瞧——”
平克爾頓和領事先生往媒人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遠遠地,像一片移動的花兒似的,一群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姑娘正在向這邊走來。她們還唱著歌,這歌聲是那么真摯,那么柔和,令人感動。走在最前面的姑娘就是平克爾頓的新娘巧巧桑,她身材嬌小,手裡打著一把小花傘,真好象人們給她的綽號:蝴蝶。
她們越走越近了,只聽見巧巧桑充滿幻想地唱道:
(譜例4)
“越過那海洋,越過平原,春天的和風帶來了溫暖。 我是全日本和全世界最快活的姑娘,我已聽到幸福的召喚, 啊!甜蜜的愛情已來到心間。”
在巧巧桑的鏇律里洋溢著無比的幸福感,她的純真、可愛,與平克爾頓的輕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作曲家就在不知不覺中,把一種隱隱的憂慮帶給了聽眾。
姑娘們來到平克爾頓和領事先生面前。巧巧桑發現眼前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由得臉兒羞得通紅。她把小花傘收起來,向女伴們介紹說:
“這位就是平克爾頓先生。”
姑娘們一起恭恭敬敬地向這位高大的美國軍人彎下腰,在巧巧桑的帶領下齊聲行禮:
“敬愛的先生。”
平克爾頓招呼他的新娘說:
“一路上辛苦了。”
巧巧桑回答說:
“對於一個就要出嫁的姑娘,這點辛苦算不了什麼。”
這姑娘嬌羞的神態吸引了領事夏普萊斯,他走近巧巧桑,溫和地問道:
蝴蝶姑娘,請問你是長崎人嗎?”
巧巧桑抬起頭來,認真地回答領事的問話:
“從小我就住在這個城市。”
巧巧桑講述了自己的身世:因為貧窮,她早早就學著做一名賣唱獻舞的藝妓,以此謀生。她忍受著痛苦和人們的恥笑,一心盼望著幸福。她講述的時候,神情是那樣真摯,讓人不由得產生深深的憐愛。
媒人大概是曾經吹噓過巧巧桑的家庭,他怕這傻乎乎的姑娘說漏了嘴,在一旁插話說:
“她的母親是一位高貴的太太。”
可是巧巧桑嘆息道:
“她是多么命苦,貧窮永遠在折磨著她。”
領事關切地問她:
“你的父親在哪裡?”
“他死了。”
巧巧桑顯得很不安,女友們也都低下了頭。為了打破這尷尬的局面,領事又問道:
“你今年多大了?十歲?”
這當然是開玩笑,但巧巧桑的模樣也實在像個孩子。她告訴領事先生:十七歲了。
領事不由得嘆了口氣:在美國,這還是無憂無慮的童年呢!
媒人又在大聲通報了:這次來的是一位日本的婚姻登記官,還有一大群巧巧桑家的親戚。他們打扮得十分隆重,可在平克爾頓眼裡卻顯得十分荒誕,他對領事先生說:
“哈,真是好笑,這些人都是我的親戚了。還好,契約隨時都能取消。”
在巧巧桑心目中十分神聖的結合,對平克爾頓卻只不過是一份無足輕重的“契約”!領事先生實在忍不住了,他憤怒地小聲對平克爾頓說:
“你這樣狂妄,殘忍,把一朵鮮花摧殘!欺騙這樣一個可愛純潔的姑娘,實在是件愚蠢行為。我從未見過有誰能和她的美麗純潔相比,要知道她有多愛你!”
可是平克爾頓的答話更可氣:
“她的確是一朵鮮花,我要不顧一切地把她摘下來!”
那邊,親戚們在嘰嘰喳喳地議論著。巧巧桑的母親對平克爾頓夸個不停,說他長得漂亮,其他人附和著,但也有人在小聲嘀咕,預料他很快就會離婚。
平克爾頓對這些人很厭煩,趁他們在那兒東張西望,他拉著蝴蝶的手走進了他們的臥室,“喜歡嗎,我的小寶貝?”他問這個日本玩偶似的小新娘。
巧巧桑鄭重地對他說:
“我親愛的平克爾頓先生,(她始終恭敬地稱他為先生)請允許我給你看一點東西。”
說著,她從寬大的和服衣袖裡往外掏東西:
“這是絲帶,這是腰帶,小鏡子,小扇子,紐扣,還有胭脂。”
看著她孩子氣的動作,平克爾頓覺得很有趣,突然,他發現蝴蝶又取出了一把細長的帶套子的匕首。
“這是什麼?”
“是神聖的東西。”巧巧桑的臉很嚴肅。
“是天皇親自給她父親的匕首。”答話的是媒人,他不知什麼時候溜進了屋子,說話時還作了個可怕的切腹動作。平克爾頓非常吃驚:
“她父親怎么啦?”
“光榮地死去。”媒人說完就走了。
蝴蝶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她又從衣袖裡拿出了幾個小雕像,告訴平克爾頓,這是她的祖先。然後她懷著敬意講述道:
“我要告訴你一件秘密。昨天我一個人走進了教堂。這事誰都不知道,連我的和尚叔父也不知道。我要相信我丈夫的上帝,因為我要把我的一切都交給你。”
蝴蝶忠誠的表情使平克爾頓的內心震動了,但他並不懂得改變信仰,對巧巧桑,對一個日本人,是多么嚴重的事。而且,他對這樁婚姻也遠沒有巧巧桑的那種神聖感。
媒人在招呼大家:要舉行婚禮儀式了。
婚禮很簡單,在事務官當著眾人宣讀了婚姻證書,一對新人簽了名以後,儀式就算結束了。賓客們走上前來向他們祝賀。一個姑娘對巧巧桑笑著稱呼道:“蝴蝶夫人!”
巧巧桑認真地更正:“平克爾頓夫人。”她對這個姓氏非常珍重。
領事先生和登記官、事物官告辭了。平克爾頓擊掌叫僕人拿酒來,他希望這一大群親戚趕快喝了酒就離開。可就在大家剛剛舉起酒杯來,為新人的幸福乾杯的時候,有人大聲吵嚷著,從山坡後的小路上走來了。
“蝴蝶!蝴蝶!你已犯了罪了!”
這聲音惡狠狠的。蝴蝶嚇得用衣袖遮住了臉,渾身顫抖。
闖來的是一個日本和尚,蝴蝶的叔父。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幾個隨從及和尚。看來這位叔父很有權威,眾人緊張得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叔父憤怒地指著巧巧桑對大家說:
“諸位聽著,她已經背叛了我們,背叛了自己的祖先。——她相信了別人的神!”
最後的一句話著實讓大家吃了一驚。他們轉過頭去,生氣地對著瑟瑟發抖的新娘發出噓聲。和尚喊著日本神的名字,大聲詛咒巧巧桑道:
“你已經背叛了我們,就讓魔鬼把你捉去吧!”
平克爾頓忍不住了,他對這和尚說:
“不準在這裡吵鬧!”
和尚瞪了這美國人一眼,嘴裡還不依不饒地繼續罵著。平克爾頓火了,他大聲命令道:
“馬上給我滾出去!我是這裡的主人,不準任何人在這裡瞎喊亂叫!”
眾人迅速地跟著那和尚走了。蝴蝶的母親猶豫了一下,也被人拉走了。那個憤怒的和尚還在罵著,人已越過了小山坡,惡狠狠的咒罵聲卻仍然可以清楚地聽到。
喜慶的氣氛被徹底毀掉了。蝴蝶用手捂著耳朵,傷心地抽泣:“啊,他還在罵我!”
望著可憐的小新娘,平克爾頓心裡充滿了憐愛,他溫柔地摟住巧巧桑的肩膀,勸慰說:
“你們日本的宗教和所有的親戚朋友,都不值得我美麗的姑娘心中難受。”
巧巧桑臉上掛著淚珠,天真地抬起頭來:
“真的嗎?”
看到平克爾頓關切的目光,巧巧桑覺得有了依靠。她低下頭,想吻平克爾頓的手。這使平克爾頓感到不解:
“為什麼要這樣?”
巧巧桑小聲地說:
“我聽人家講,外國有這樣的風俗,尊敬別人,一定要吻他的雙手。”
平克爾頓笑了。這姑娘真是太天真了。這時,屋裡傳來喃喃的低語聲,巧巧桑說,這是女僕鈴木,在向神作祈禱。
天色漸漸地暗了。寧靜的花園裡。深藍色的天空閃耀著無數星星。
夜色下的巧巧桑顯得楚楚動人。平克爾頓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她,情不自禁地唱道:
“親愛的,你的眼睛這樣明亮,穿上這身潔白的衣裳,就像一支百合花。可愛的姑娘,我的熱情為你而奔放。”
巧巧桑柔聲回答道:
“我像一個美麗的女神,從天空中月亮里輕輕地走下來。我親愛的,我願和你一起飛到天堂。”
作曲家為這個愛情之夜寫了一大段纏綿的二重唱,一方面刻劃了巧巧桑對愛情的嚮往,對幸福生活的憧憬,另一方面,也表達了平克爾頓對巧巧桑由衷的讚賞。
“當我一見到你,你甜蜜的話語就迷住了我。我立刻決定把我的命運交給你。”
這是巧巧桑柔和的傾訴,但我們會在其中突然聽到令人恐懼的不協和的音響,它暗示著那位叔父的詛咒。巧巧桑捂住耳朵,之後,她的心情稍稍鎮靜下來,又接著述說:
“你是這樣健壯,你說話多么動聽,你的笑聲多么愉快,爽朗,真令我難忘。”
她向著平克爾頓伸出雙手,懇求地唱道:
“親愛的,愛我吧,請不要讓我悲傷。 雖然我是個小姑娘,但我的心愛你發狂。 在我的生活里,很少得到溫暖, 我相信,只有我們倆真摯的愛情, 像蒼天一樣高尚,像藍色的海洋一樣深廣。”
平克爾頓熱情而溫柔地回答她:
“把你可愛的雙手交給我吧,我的小蝴蝶,你的名字多么美麗,我是多么愛你。”
他想用手撫摸巧巧桑的臉,可巧巧桑躲開了:
“聽說在你的國家裡,人們捉到一隻蝴蝶,要用鐵釘把它釘住?”
平克爾頓笑了:
“人們這樣做,是有一定的道理。因為不願意失去那可愛的蝴蝶。”
他溫柔地把巧巧桑摟在懷裡:
“現在我捉住了你,你再也無法逃避。”
兩人互相傾訴愛慕之情,第一幕在音樂的高潮中結束。
大幕再拉開的時候,已經是三年以後了。場景和第一幕一樣,但那所新房子已經顯得有點舊了。瑟瑟秋風中,山坡上的草兒發黃了,景色有點淒涼,只有房前的小花園裡還開著零落的花。
從敞開著的門望進去,只見巧巧桑在榻榻米上躺著,女僕鈴木在神龕前喃喃地祈禱。她很悲傷,祈禱中夾帶著哭腔。巧巧桑對女僕的祈禱感到厭煩,她在一旁說:
“在日本,所有的神都很愚蠢,而美國的上帝,只要你去祈禱,他就很快給你回答。但是我擔心,我們受苦,他不知道。”
顯然,他們的日子很拮据,從家裡的擺設和兩人身上的衣裝就看得出來。女僕嘆息道:
“如果他把我們都已忘掉,那日子可怎么過下去?”
這話巧巧桑可不愛聽了,她坐了起來: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的丈夫一定會回來?他決不會拋棄他的小蝴蝶!”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外國丈夫會重新回來。”
巧巧桑火了,她抓住鈴木的衣領用力地搖:
“什麼?你說什麼?”
然後,她對著鈴木,更是對著她自己唱道:
“當那天平克爾頓和我分別的時候,他曾溫柔地對我講: 啊,小蝴蝶,當那玫瑰花兒開放, 當那和暖的春天裡小燕子高高飛翔, 我就會回到你的身旁。”
鈴木對她的這些話早就聽夠了,她悲傷地搖搖頭。巧巧桑站起身來,對著大海開始表演一幕她天天在幻想的情景——幸福的團聚。作曲家為巧巧桑寫了一段極其動人的詠嘆調,聽了真是催人淚下:
(譜例5)
“當那晴朗的一天,在那遙遠的海面, 我們看見了一縷黑煙,有一隻軍艦出現。 那白色的軍艦穩穩地駛進港灣。 轟隆一聲禮炮,看吧,他已來到! 我不願跑去相見,一個人站在山坡這邊, 長久地向海港張望,期待著和他幸福地會面。 他急急忙忙奔跑,越走越近,奔向這邊。 ‘我親愛的小蝴蝶,你在哪裡?’ 我一句話也不講,悄悄躲在一旁。 我的心兒狂跳,滿腔的熱情向火焰在燃燒。 他快活地不停地喊叫: ‘我最親愛的小蝴蝶,快快來到我的懷抱!’ 這聲音還像以前一樣美好, 一切的痛苦都會忘掉。 相信我吧,鈴木,他一定會來到!”
在這段詠嘆調里我們感覺到,長久的期待使巧巧桑長大了,成熟了,在她的愛情憧憬中,增添了一種堅貞的力量。
有客人來了,是媒人和領事先生,但那鬼頭鬼腦的媒人一進院子就躲藏了起來,讓人猜不透他此行的目的。領事敲了敲門,蝴蝶看到他,高興得拍起手來。
“真高興見到您,領事先生!”
“你還記得我?”
看來他們也有很多日子沒有見過面了。巧巧桑連忙叫女僕拿煙來,熱情地說這是真正的美國煙。她一點都沒有發現。領事的神情不太自在。只見他從衣袋裡取出一封信,頗有些為難地說:
“我剛剛收到平克爾頓給我的信”
巧巧桑激動得打斷了他:
“啊,是真的嗎?他身體好嗎?”
領事皺了皺眉頭:
“他很健康。”
巧巧桑一下子站了起來:
“啊,多么幸福,我現在心花怒放。”
領事無可奈何,想說的話簡直沒法張口。他只能聽巧巧桑一個人欣喜地絮絮叨叨:
“美國的燕子何時作窠?我最親愛的丈夫說過,當燕子作窠的時候,他就回來。可我們這裡的小燕子已經作了三次窠了。是不是你們美國的燕子忘了作窠?”
有人在一旁竊笑,是那個媒人。巧巧桑厭惡地對領事先生說:
“他怎么來了,多討厭的傢伙。”
她向領事先生告狀說,這個媒人現在想做媒把她嫁給一個有錢的日本人山鳥公爵。媒人趁機插嘴,說巧巧桑現在窮得要命,親戚朋友又都不理她,不如嫁人算了。說著,他把頭向門外轉過去,原來,山鳥公爵帶著一群仆人已經來到了。這位有錢人恭恭敬敬地向巧巧桑行禮,巧巧桑也回了禮,但她尊嚴而堅決地說:
“山鳥公爵,我必須拒絕你。即使你傷心地立刻死去,我也不願意嫁給你。”
山鳥公爵並不罷休,說他很愛巧巧桑,要對她永遠忠心。媒人在一旁列舉公爵的錢財、房子、大量的僕人、顯赫的地位。可巧巧桑不為所動,她莊嚴地宣布:
“我要等我的丈夫。”
公爵和媒人說這太愚蠢,假如丈夫想離婚,就會把妻子一丟了事。巧巧桑氣憤地說:
“在日本是這樣的,但在我們那邊不一樣。”
“你們那邊?”
“對,在我們美國,完全不一樣對嗎?領事先生?”
領事尷尬至極,他不知該如何回答。巧巧桑卻根本沒注意到他的表情,她冷冷地下了逐客令。媒人臨走時小聲地對領事和公爵說:
“已經看得見平克爾頓的軍艦啦。”
公爵非常失望,可領事先生說:
“他不可能來。我現在到這裡,就是為了把真情告訴他。”
領事先生下了決心,要完成這件令人不快的任務。
公爵和媒人走了。巧巧桑重新變得快活起來,她請領事先生坐下來,自己也坐在了他的對面。領事又一次取出那封信,不料被巧巧桑拿了過去,她在信封上吻了一下,又放在胸前,輕輕地念叨著丈夫的名字,然後才把信交還給領事。領事無奈地搖搖頭,開始讀信:
“親愛的朋友,請你去看看我那美麗的小蝴蝶”
“他這樣說嗎?”巧巧桑快活地叫了起來。
“是這樣寫著。如果你老是這樣……”
“請你原諒,我不再打擾。”
領事接著讀:
“從那個難忘的日子,已經過了整整三年。”
巧巧桑自言自語道:
“連他自己也算過!”
“可能我的小蝴蝶已經忘掉了我。”
“忘掉他?鈴木,你說一說吧,我會忘掉他?!”
鈴木沒吭聲。領事接著讀:
“如果她還記得我,等我到現在,……”
“當然,我在等呀,我親愛的丈夫!”
“朋友,我請求你,”領事很不情願地繼續讀道,“相信你一定能辦好這事,請你悄悄準備好一切……” 巧巧桑有點不安,但仍然快樂地問:
“他打算……?”
領事小聲對自己說:“把她拋棄。”
可巧巧桑聽成了“來到這裡”。她跳了起來,滿臉喜悅地直拍手。領事的計畫被她的天真徹底打破了,他沮喪地把信裝回了衣袋,小聲地罵道:
“這個該死的平克爾頓!”
他轉過身來,決斷地對巧巧桑說:
“好吧,請告訴我,假如平克爾頓永遠不回來,你怎么辦?”
巧巧桑一下子呆住了:
“啊,你說什麼,他不回來我怎么辦?啊不,這不可能!”
領事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樣子也十分難過,他溫和地巧巧桑說:
“請你相信,為了你的遭遇,我也很難過,你應該接受山鳥公爵的求婚,快快嫁給他。”
巧巧桑睜圓了眼睛:
“你這樣勸我?”
她顧不上禮貌了,大聲呼喚女僕,讓她送客。
領事不知該怎么辦才好,可這時巧巧桑又攔住他,急急地向他道歉,請他不要走。她突然跑進裡間,再出來時,懷裡抱著一個小男孩,她氣喘吁吁地對領事說:
“也把他,把他和我一起丟掉?”
領事驚奇地說:
“這是他的孩子?”
“你看看這雙眼睛,看看這金黃色的捲髮!”
“真的,非常像他!”
“他和我告別的時候,這孩子還沒有來到世上!”
巧巧桑滿臉是淚,她緊緊抱著孩子,跪在地上哭起來:
“也許有一天,我和你一起流浪在街頭, 在暴風雨中,我們向路人伸出可憐的雙手。 也許要忍受著屈辱,重新去賣唱獻舞, ——不,永遠不!這樣的日子實在太痛苦!”
想到今後,巧巧桑絕望至極。領事先生也難過地流下了眼淚,他不忍再和巧巧桑談下去了,便向母子倆道別,離開了這座充滿了悲哀的房子。
女僕鈴木喊叫著衝進來,手裡拽著一個人,原來是媒人。鈴木告訴巧巧桑,這個該死的傢伙在外面胡說八道,說巧巧桑的孩子將遭到噩運。巧巧桑氣得沖向媒人,大聲罵他,推搡他,又從牆上摘下匕首,威脅著要殺了他。趁鈴木去抱孩子的當兒,驚惶失措的媒人一溜煙跑了。
巧巧桑呆立在房間中央。突如其來的事情讓她發懵。可這時,女僕又在喊了,這一次是快樂的:
“聽啊,海邊碼頭有炮聲!”
兩人奔向視窗,向外面的大海張望。果然,有一艘白色的軍艦駛進了港灣,上面還飄揚著醒目的星條旗。巧巧桑激動得心都要停止跳動了,她已經看到了軍艦上的字:林肯號。
“就是它,我丈夫的軍艦!”
她大聲喊道:
“他們為什麼要那樣騙我!現在我明白了,他馬上就要來啦,啊,我是多么幸福!”
巧巧桑讓鈴木趕快把花園裡的花朵全部摘下來,擺滿房間,迎接歸來的丈夫。鈴木也被巧巧桑的快活感染了,她們唱起了一首活潑的二重唱:
(譜例6)
“我們要讓屋子裡,充滿春天的芳香, 讓這裡就像花園一樣,春光蕩漾!”
不一會兒,花園裡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子了,而房間裡的地上,榻榻米上,鋪上了一曾花瓣。巧巧桑急急地在鏡子前坐下來,讓鈴木幫她化妝。她擔心自己老了,臉色不再嬌嫩,眼睛不再明亮。她多么希望丈夫仍然像過去那樣愛她,叫她“我親愛的小蝴蝶”。她讓鈴木把新婚時的衣服取來,整整齊齊地穿在身上,又在髮際插上了鮮艷的花朵。孩子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切都準備停當了。
天色漸漸黑了。巧巧桑在面朝大海的那扇紙門上用手指捅了三個洞。一個為自己,一個給鈴木,還有一個低低的,是給孩子的。她們一起靜靜地向外張望,等待著那激動人心的 時刻。
月亮照進來,把三個佇立的人影映在紙門上。不遠處的大海傳來陣陣濤聲。作曲家為這個場景寫了一段輕柔的女聲哼鳴合唱,它充滿了深深的期望,像是祈禱,又帶有一種憂傷。
女僕和孩子禁不住睏倦,倒在榻榻米上睡著了。巧巧桑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仿佛是一座雕像。
大幕再次拉開的時候,仍然是那個場景。女僕和孩子睡著,巧巧桑佇立在紙門前。可是夜已過去,黎明到來了。
海灣里除了傳來陣陣濤聲以外,還可以隱約聽到水手們的歌聲,水鳥的啼鳴。太陽升起,照亮了屋子裡滿地的花瓣。
女僕醒了,她站起身來,輕輕碰了碰巧巧桑:
“你等得太疲乏了,去睡一會兒吧。如果他來了,我會叫你的。”
巧巧桑確實累極了。她彎下身子,抱起沉睡的孩子,一邊唱著搖籃曲,一邊向裡間屋走去。
“睡吧,小寶貝,你將要到那遙遠的地方。”
漸漸地,聽不到她的聲音了。鈴木跪在神像前開始祈禱。
有人敲門。鈴木側耳傾聽。敲門聲更響了。她連忙站起身來,拉開門。啊,老天!她滿臉喜色。可還沒等她說出話來,走在前面的領事先生就打了個手勢讓她別出聲。平克爾頓跟著走了進來,他們輕手輕腳地,仿佛有什麼秘密。鈴木告訴他們,巧巧桑等了一夜,現在剛剛睡著。
平克爾頓驚奇地問道:
“怎么知道我會來?”
鈴木回答說:
“這裡已經三年沒有來過一隻船。蝴蝶夫人天天都在等你回來。瞧,這滿地的花朵,我們昨天就已經準備好。”
她高興地想立刻進屋去叫巧巧桑,可是平克爾頓攔住了她。鈴木偶一回頭,發現門外的花園裡,還有一個陌生人,是一位外國婦女。
“她是誰?”
鈴木滿腹疑竇。
平克爾頓遲疑著沒說出來,鈴木慌了:
“她到底是誰?”
“她和我們一道。”
“到底是誰?”
領事回答說:
“平克爾頓的妻子。”
鈴木一下子呆住了:
“天啊,完了!所有的希望都完了!”
她撲倒在地上哭泣起來。
平克爾頓很不自在,他感到自己沒臉見巧巧桑,恨不得馬上逃離這間屋子。領事先生也十分生氣,他責備平克爾頓傷害了巧巧桑的感情。但為了妥善處理這件不幸的事,領事決定由他來面對可憐的巧巧桑,他勸平克爾頓趕緊離開。
平克爾頓環顧這間曾經令他度過愉快時光的屋子,望著滿地的花瓣,他內心受到了深深的譴責:
(譜例7)
“再見吧,安靜的家,再見吧,曾經度過的時光。 我忘不了那雙憂鬱的眼睛,她將永遠出現在我的面前。 多么羞恥,多么痛心,眼淚滾滾流不盡。 再見吧,我此刻只有逃走!”
平克爾頓匆匆走了。他的妻子卻走過來對鈴木說,他們想把孩子帶走,並保證說將會好好待他。鈴木悲傷地嘆息道:巧巧桑是那樣地愛她的孩子,讓他們分離,實在是太殘忍。
這時,屋子裡傳來巧巧桑的聲音:
“鈴木!鈴木!你快來一下!”
鈴木嚇壞了,她趕緊走過去,試圖阻止巧巧桑走出來,可是,來不及了。只見巧巧桑滿臉激動的神情,在四處張望,嘴裡還快活地叫嚷著:
“他在這裡,他就在這裡,……”
可是,她看見的是領事先生,和躲在花園裡的外國太太
“怎么?他已經走了?……這位太太來作什麼?……鈴木,你為什麼哭?說話呀!”
領事先生向她走來,巧巧桑懼怕地躲閃開來:
“我好象明白了什麼……鈴木,求求你,說吧,‘是’或者‘不是’:他還活著嗎?”
鈴木終於忍不住了:
“是!”
“那他為什麼沒有來?”
“……他不來了……他已經來過了。”
巧巧桑神情恍惚地看著花園裡的那位太太,突然,她大叫一聲:
“啊,我明白了!”
鈴木和領事急步走上前來,想扶住她,可巧巧桑推開他們,緊張地問道:
“她想乾什麼?帶走我的孩子?”
領事先生勸道:
“就讓他帶走吧,免得孩子受苦 。”
巧巧桑的眼神變得極其可怕,但是她的口氣卻是冷靜的:
“和孩子分開!……好吧,我會盡我的義務的。”
聽到這話,平克爾頓的妻子走過來,小心翼翼地問她:
“你能原諒我嗎?蝴蝶夫人?你願意把孩子交給我?”
巧巧桑筆直地站著,看著她,一字一頓地答道:
“我遵從他父親的意志,一定親自交給他。請再等一會兒,我會準備好一切。”
領事和平克爾頓太太退出去了。巧巧桑再也堅持不住了,她倒在地上,絕望地哭泣。鈴木想安慰她,可是她自己也流著淚,說不出話來。
巧巧桑抬起頭來,請鈴木把窗子都關上,她不願意看見明媚的陽光。
屋子裡黑下來了,鈴木擔憂地回到巧巧桑身旁。可巧巧桑推開了她:
“去,你去看看孩子,到他那裡去。”
鈴木哭著不肯走,巧巧桑不由分說地推走了她,關上了屋門。
她擦去臉上的淚水,鎮靜地走到日本神像前,跪下來,低頭禱告。過了好一會兒,她站起身來,從衣櫥里取出一條長長的白圍巾,掛在屏風上,又從牆上摘下那把我們在第一幕中看到過的匕首。
她再次跪倒在神像前,慢慢抽出匕首,聲音低沉卻十分清晰地讀出上面刻的一行字:
“寧可懷著榮譽而死,決不受屈辱而生。”
就在她把匕首對準自己的喉嚨時,門開了,走進來的是她的兒子。她一下子丟開匕首,撲過去把孩子緊緊摟在懷裡:
“啊,我的希望,我的愛情,我的生命和歡樂!”
她悲痛欲絕地對著孩子天真的眼睛,唱起最後的歌:
“我親愛的孩子,你的媽媽再也忍受不了痛苦, 因為你就要離開我,到那遙遠的國度, 而我卻要走向那黑暗的墳墓。 我親愛的孩子,請你記住我,記住你可憐的媽媽, 再見吧,再見吧,你要記住我!”
巧巧桑泣不成聲,她把孩子放下來,給了他一面他常玩的小小的美國國旗,又用一條手帕把孩子的眼睛蒙了起來,然後退到屏風后面。孩子以為媽媽是和他鬧著玩兒,笑嘻嘻地等著。
屏風后面傳來噹啷一聲。巧巧桑跌跌撞撞地裹著白圍巾走了出來,她臉色蒼白,使勁向孩子伸出雙手,但是終於沒有夠著,倒下了。
“蝴蝶!蝴蝶!”
這是平克爾頓的聲音,他在向這裡奔來。可是,晚了。蝴蝶永遠地倒在血泊中。

化妝公司

何躍蘭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傳銷何躍蘭,湖南人,通過拉人頭、高額返利等方式開展網路傳銷,發展會員6萬餘人,遍及全國29個省市,涉案金額3.35億元。郴州警方稱此案為“2009年傳銷第一大案”。而何躍蘭和其他傳銷人員不同的是,她曾是一名下崗再就業者的“典範”,《焦點訪談》於2002年以自強公民為主題,報導了她的創業經歷。
何躍蘭成為“蝴蝶夫人”總裁後,在肩上文了一隻蝴蝶。
從2002年到2009年,七年間,何躍蘭經歷了人生的冰火兩重天。從央視推選的“全國十佳公民”,到涉案金額高達3億元人民幣、波及26個省市6萬餘人的2009年公安部督辦傳銷第一案頭目。在多省公安部門的協助下,警方打掉了以何躍蘭為首的“蝴蝶夫人”網路傳銷組織,抓獲該傳銷組織主要高層管理人員19名。至案發時止,該傳銷組織在全國20多個省市發展了大批下線,涉案資金高達3億元,光在郴州就發展了5000餘人。
湖南人何躍蘭通過拉人頭、高額返利等方式開展網路傳銷,發展會員6萬餘人,遍及全國29個省市,涉案金額3.35億元。郴州警方稱此案為“2009年傳銷第一大案”。5月17日,自封“蝴蝶夫人”的何躍蘭以非法經營罪被批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