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日本動漫《銀魂》人物]

虛[日本動漫《銀魂》人物]

日本動漫《銀魂》人物。原為「奈落」首領,後晉升為「天導眾」,在554話中,揭示其與主角坂田銀時等人的老師吉田松陽實際上是同一個人。 由於是龍脈「阿爾塔納」力量的具現化而誕生,不老不死,是「天照院」歷代首領的真身,實力恐怖。

基本信息

角色設定

角色身份

虛

誕生於地球 阿爾塔納,是 原本無名無姓,擁有 不老不死能力的生物,只要地球存在便不會死;據悉其幼年時期曾持續遭受人類迫害,死去過無數次,且每次都復活使得周圍對其的恐懼與敵意愈發濃烈。

同吉田松陽如出一轍的微笑 同吉田松陽如出一轍的微笑

暗殺組織 天照院奈落 歷代十三任首領真身,世人認為天照院首領繼承“虛”這個名字,其實天照院歷代十三任首領均由虛自己一個人所“扮演”,據傾城篇德川定定評價 “是一位絕不遜色於朧,精通古流武術的傑出人物”。

被譽為是 宇宙中最危險的生物,被 今井信女稱為是 “真正的死神”;後期雙眼被重傷損失視力的情況下仍然可以憑藉千百年來的戰鬥經驗與直覺感知外界全部動態,實力深不可測。

曾認為星海坊主和自己(吉田松陽)的弟子們是有可能殺死自己的存在。    

角色形象

注*角色多形象圖冊

角色能力

武器:

前期為 木棍樹枝等等任何可以作為攻擊的東西。

天照院時期為奈落 禪杖短刀

天道眾時期及後期的 太刀

熟知殺死除自己之外所有人的方法,其劍法出神入化,多次看不到有出手擊中目標或拔劍的動作,卻做到折斷敵人的刀刃、命中目標、或是一招致命;力氣很大毫不遜色與 夜兔族人,松陽時期輕輕一拳即可將人打入地下。移動速度極快肉眼近乎捕捉不到,可憑空消失與原地並後續出現與其他地方;精通古流武術用來發勁,操縱經脈。

角色經歷

注*角色經歷為跨篇章時間順序,涉及劇透,因TV動畫刪減劇情台詞較多,以下內容均以《銀魂》原版漫畫翻譯為主。  

幼年

幼年時期 幼年時期

其誕生於地球 阿爾塔納,是擁有不老不死能力的生物。幼年期間被人類畏懼、迫害、殺死過無數次,但是無論怎樣殺死,殺死多少次他每次都能復活,使得周圍對其的恐懼與敵意愈發濃烈。

天照院

沿襲人類 沿襲人類

經歷了漫長被人類迫害的時期,後來被人為囚禁與一座山洞裡,不知過去了多少年,待到牢籠自然腐爛後, 經歷了無數次死亡的「虛」,也徹底衝破他自己身體這座牢籠,開始“行動起來”。

就像是“惡鬼”模仿著人類曾經對他犯下的罪行,攻擊人類,就像“惡鬼”摸索學習著人類曾經對他做過的事情渴望成為人類一樣,將曾經被人類賦予的無盡死亡、痛苦、恐懼如數奉還。

接受天照院奈落首領身份 接受天照院奈落首領身份

其展開了漫無目的的屠殺, 對人類的畏懼、對人類的憎恨、對人類的渴求等等諸如此類的情緒使其不斷沿襲著周圍的一切生命,經歷過無數次的抓捕與處刑,但均以再次復活為結果;漸漸地不再有人選擇囚禁他,也不會再有人將他送往斷頭台,朝廷選擇了利用死神這條路,賦予了他象徵著“死神”的八咫烏面具,也賦予了他殺戮與奪取他人生命的權利,成為了為當權者效力、替其肅清一切不利存在的暗殺組織 天照院奈落的首領,之後的五百年里,其每日都沉浸在永無止境的殺戮之中,後續其開始想要 阻止自己成為真正的“死神”,便產生了逃離天照院,與這條沾血的不歸之路的想法。

在以第十三任天照院首領身份在職期間,曾多次刻意引導“獵物”逃跑或是直接放棄暗殺任務,因多次違抗朝廷下達的命令,被內部調查期間在一次外出執行暗殺任務中, 遇到了頻死的 ,並用自己的血將其救活。

「抱歉,作為你的仇人我連死去都做不到,那么就請你活著憎恨我吧。」

在這之後,朧為了報答其的救命之恩,加入天照院並追隨在其身後。朧的出現讓百年置身與奈落“不見天日”的虛,後續產生了成為 “吉田松陽”這個存在的念頭。

「我除了奪取他人,無法賦予其他任何東西。我甚至很想混進那些孩子當中一起學習,學習如何洗乾淨這雙只會掠奪他人,沾滿鮮血的手。誰又會進一個殺手的學堂呢?我能教的也就只有些打打殺殺的技巧...」

朧:「既然如此,不如親身體驗一下如何?老師與弟子一起學習進步的學堂。你一定很適合這個職業,如果老師真的是壞人的話,我已經是一名出色的殺手了,所以就不要教打打殺殺的技巧啦,在哪個學堂里,請讓我當你的開山大弟子吧!」

隨後其將想法付諸行動逃離了天照院,朧也隨之逃離。但因為天照院的體制 “若出現叛逃者或意圖背叛奈落者,必須處死”,朧和其皆被奈落殺手追捕。

「在遇到你之前我就已經有了這種打算,但是能讓我下定決心離開,這都是託了你的福。雖然我犯下的罪行即便是我一死都無法償還,但是我可以活著繼續為自己犯下的罪行贖罪。我也要抗爭,與自己內心的“死神”抗爭。雖然那邊有人將你列入奈落成員之中,但是這邊也有人將你作為一員列入其中了,我們不是約好了嗎?讓你做我的開山大弟子。」

但天不盡人意,面臨奈落的層層圍堵與追殺,朧為了不拖累他,自覺以自己為誘餌,幫助了其暫時逃離,目睹了朧為保全自己而死 (朧後因不死之血再次復活),其愈發堅定了內心成為了吉田松陽的渴望。

松下村塾

松下村塾的建立 松下村塾的建立

逃出天照院的追捕後其隱姓埋名,正式成為了 吉田松陽,開辦了 “松下村塾”,不收任何回報地教導孩子們認字讀書習武,且在私塾教書時先後曾收留了年幼的 坂田銀時 桂小太郎 高杉晉助等人。

松下村塾教書的虛 松下村塾教書的虛

吉田松陽名言:

「一個小孩利用屍體身上所有可以利用的東西,靠這種方法來保護自己嗎?真是了不起啊!但是,那種劍,已經不需要了。因為畏懼而不得不保護自己而揮的劍,把它丟掉吧,送給你,我的劍。如果想知道它真正的用法就跟我來吧。從現在開始揮舞它吧。不是為了斬斷敵人,而是為了斬斷弱小的自己。不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性命,而是為了保護自己的靈魂。」

 

初遇坂田銀時 初遇坂田銀時

「被人稱之為怪物與食屍鬼的你應該能明白吧?怪物和怪物孕育出來的東西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怪物就是非人之物,非人之物僅能在滿是血腥的頭腦中誕生!怪物的劍,又豈是我能斬斷的...我不希望你再繼續通過模仿我而超越我,怪物的劍是斬殺不了怪物的,你要用你的劍,用人的劍,變得比我更強!」

「勝者得到的充其量就是自我滿足和自高自傲,你贏得了相較之下更有意義的東西」     

與幼年高杉晉助談論武士道 與幼年高杉晉助談論武士道

「如果沒有能守護的家門,能盡忠的主君,就當不了武士?你是這么想的嗎?我不這么認為。所謂武士道是約束軟弱的自我,使之逐步邁向強大的自我意志,遵從自我美學意識,不斷精進,樹立這一志向才是關鍵。所以無論是勤勉好學力圖當個正經人的他們,還是為了變得更強一些來這裡踢館的你在我看來都是出色的武士, 即使他們從來不知道你的本性,即使沒有要守護的君主,也沒有用來戰鬥的利刃,只要在心中樹立各自的武士道,每一個人都能成為自己的武士,能多目睹一個這樣的武士誕生,或許…這正是我心中樹立的武士道也說不定。你是因為迷路才來 到這裡才對?我也是,至今仍在迷惘,未嘗不可呢,時而煩惱,時而迷惘,你只要成為你憧憬的武士就好。」

「若是膽敢用你的刀指向我的學生,即使是動真格顛覆區區一個國家也在所不惜」   

被朧舉報,被捕入獄 被朧舉報,被捕入獄

後續,因為被 對師弟生妒恨之心的朧舉報,松下村塾被焚毀,松陽因 涉及肆意拉幫結派而被抓捕入獄

被弟子坂田銀時斬下頭顱 被弟子坂田銀時斬下頭顱

而在弟子們掀起一場 “為了奪回自己的老師”大規模叛亂之後,松下村塾近乎僅剩 坂田銀時 高杉晉助 桂小太郎三人被捕從而倖存。

朧:「松陽,這便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嗎?違抗天命,最終墮與地獄,在這種骯髒的地牢之中等死的同時還教獄卒(幼時的今井信女)學字嗎?」

「我與之抗爭的,並不是天命,而是我自己。我只是想用這雙只會奪取他人的手,嘗試著給予他人什麼。不過...最終沒能如願,被給予的那個人反而是我自己。我不明白,人,不過是一出生就抱著懦弱生存下去的生物,這也許是因為性格的缺陷,也許是因為身份,也許是因為成長的環境。沒有人能倖免,誰都是在與各種事物、各種無法達成共識的自我抗爭而痛苦地生存著的。」

「人生來就是痛苦,遺憾的是,並沒有從那種痛苦逃脫的方法,所以抗爭也會伴隨著痛苦,那不僅僅是被軟弱自身愚弄的痛苦,直視自己的軟弱,與之抗爭改變也是一種痛苦。」

「這些都是那小小武士們教會我的——人,其實可以活的比想像的要自由!」

「最後,可以幫我帶句話嗎?給我的弟子們...多虧了你我才可以成為吉田松陽,謝謝你...以及對不起,如果可以,真的很想讓你們見上一面,讓他們見見我引以為傲的大弟子。」

于吉田松陽處刑地,坂田銀時被脅迫,必須做出是 救下恩師還是保全同伴的選擇,隨後坂田銀時選擇 遵守先前與松陽的約定,選擇保全同伴,揮刀親手斬下了恩師的頭顱。

吉田松陽其”屍體“被帶走火化時,在火海之中復活並展現他真正的面目和姿態——「虛」。

   

試圖用不死之血與天道眾交換地位 試圖用不死之血與天道眾交換地位

天道眾得知他的復活,將其抓起來做研究,得知其具有不老不死的能力。

「虛,不對,應該叫你吉田松陽比較合適,你這傢伙是從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手段獲得到的這種力量!」

在天道眾的追問之下,虛漸漸吐露出自己的身世與經歷,吉田松陽的真實身份漸漸浮出水面,據角色回憶敘述得到結論,「虛」與「吉田松陽」這兩個名字都並非其名。

「虛?吉田松陽?我既是他們但又不是他們,我很清楚,他們其實什麼都不是。從那裡說起來好呢?那是一個久到都記不得年月的很久以前,不如說是根本就沒有名字,因為在我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人用什麼名字稱呼過我,與之相反的是,曾一度被迫承受著,無數譴責與敵意,僅有一個印象深刻的名字就是——惡鬼。」

虛因為其的不死性從而被身邊人畏懼,久而久之逐漸演變成迫害、虐待。其曾被刺穿、剁碎、灼燒、等等...以各種方式、狀態死過無數次。因為即便是一次次品嘗那足矣磨滅心智的痛苦也無法從世界上消失,所以為了躍過漫長而永無終結的生命以及永生所帶來的無盡痛苦,便創造出了無數的「自己」,並隨著時間持續不斷自我摧毀。

虛以配合其研究, 提供、賦予他們不死之血為誘餌,與其在天道眾中 擁有一席之地做交換,天道眾認為,若是可以得到或是駕馭這種力量,用來實現全宇宙更高程度的進化,是再好不過。

「若你們能找到殺死我的方法,這幅身體給你們隨便怎么調查解剖都沒有關係,不過還是要提醒你們,我是一個連自我了解的方法都不知道的人,但是如何將手腕從枷鎖中撕扯出來,立刻結束這無聊試驗的方法我還是清楚的,我很了解殺死除自己之外所有人的方法,,以及如果有人渴望這不死的力量,如何將這種力量賦予他們,我也知道。即便是你們不需要這樣做,我也很樂意配合,但取而代之的是我也希望你們賦予我力量,賦予我可以毀滅自己的力量。」

 但天道眾 僅給了其身份、地位,卻沒有賦予他任何權力

 

天道眾

與坂田銀時交手 與坂田銀時交手

身為吉田松陽被斬首復活的近十年後,在黑繩島上以虛的身份與坂田銀時相遇,且與 坂田銀時 今井信女 沖田總悟 神樂先後交手。其餘人等不敵相繼倒下,銀時憑藉之前對其劍法的熟悉程度,與其打到不相上下。後續銀時擊落其佩戴的面具,虛對坂田銀時展露出了同當年吉田松陽如出一轍的微笑。

並且說出同樣的一句話:「你的劍是觸及不到我這邊的。」

已經死去的恩師,此刻再次出現在坂田銀時面前,且成為天道眾的一員,隨後趁飛船墜落爆炸撤離的坂田銀時多次吼道:「他到底是誰!」

據今井信女回應:「既是他但又不是他,不過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殺死”吉田松陽的不是你,而是那個男人。」

被擊落面具 被擊落面具

今井信女的話稱:「吉田松陽不過是虛這五百年來浴血殺戮中不經意流露出來一瞬間的微笑而已。」

賦予天道眾不死之血 賦予天道眾不死之血

劇情顯示,虛自加入 天道眾後,並沒有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隨後由於天道眾的貪婪過量攝取不死之血,天道眾眾人漸漸身體瓦解、脫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死之血只有在不死的身體裡才會安定,你們不是不死的身體,但卻如此不節制大量攝取不管身體的血已經滿溢,貪婪地攝取不死之血,就宛如將滾燙熔漿注入脆弱的容器,時間一長,容器便開始瓦解,不僅僅是手,頭也會脫落,不過很遺憾,你們不會死,直到你們這幅軀體的每一寸皮膚腐爛、被蛆蟲反覆啃食你們都不會死。」

 

天道眾瀕臨土崩瓦解,虛意在獲得天道眾用來 操控各個星球阿爾塔納的鑰匙 (天道眾烙印有特殊符文的手),派出自己之前宇宙遠徵收入麾下的 海盜集團“春雨”前往目標星球,毀滅、引爆了數顆星球。

與天道眾對峙的虛 與天道眾對峙的虛

「我並沒有奪走什麼,持有者一旦死亡鑰匙便會消失,這非常安全,原本是這樣的,我不過是撿到了你們掉落的——不滅的鑰匙」

虛炸毀春雨元老院之前,與元老院對話期間曾提到「虛」之名的由來。

「不老不死,那真的是全宇宙的夙願嗎?沒有終結的人生還能被稱之為人生嗎?不死而一直保持活著的狀態對於這樣的人生我們又該如何稱呼它?那就是“虛”吧!無生無死只有虛無。不斷經受著痛苦的人期盼著,痛苦結束時刻的到來,但是當身在幸福之中,人們也會期待幸福結束的時刻到來。歷經無數次死亡與重生,不管重複多少次我都仍然保持著“虛”,所以我再一次重生,殺死所有的我,終結所有的“虛”!」

「各位元老,今日來此我要與你們制定新的協定,一是將春雨的指揮權交給我,二是...小鬼就該閉嘴乖乖坐著。」

隨後虛一聲令下埋伏與外面的春雨十二師團便將長老院夷為平地,而身處爆炸中心的虛卻無損地走了出來。

朧因這些年來 身體過度透支戰鬥,阿爾塔納近乎消耗殆盡。  

「看來極限快到了,即便得到了不死之血,人類的身體也無法持續承受這種負荷,你至今為止所經歷過的死,都刻印在了你的身體裡。」   

朧身體過度透支戰鬥 朧身體過度透支戰鬥

「那不是對現在的我起的誓」
 

評價星海坊主 評價星海坊主

虛評價星海坊主:「障礙?我不太想用這個詞,畢竟好不容易才找到這樣一個,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或許可以殺死我的人。」

 「此刻我的身體裡,某個地方在隱隱作痛,是欣喜還是悲傷?因為你而分道揚鑣的學生們,又為了你再次集結在這片戰場,松陽,他們是來向你送死的。」

 

「看來是要老師親自出面,去糾正學生們的失態行為了。」     

朧請求去盡最後的忠義 朧請求去盡最後的忠義

交戰期間,地面受重傷的 傳回畫面,並且表現出, 要以虛(吉田松陽)弟子的身份去為他“盡最後的忠義”,虛沒有任何表情地注視著螢幕,朧這些年來所承受的痛苦,是時候結束了。朧決定去赴死, 並且以松下村塾吉田松陽大弟子的身份,將自己這些年來在天道眾所了解到的虛的過去、經歷、以及虛意圖傳達出去,傳達給當時對虛的一切還毫不知情的坂田銀時等人,提供關於虛的線索以及激勵他們讓他們徹底“打倒虛”。

與烙陽,虛與 星海坊主交戰過程中,兩人雖表現的 不相上下,但虛還是具有一定的優勢。

與星海坊主正面交鋒 與星海坊主正面交鋒

「從一開始我就察覺到了,總有一天會與你正面交鋒,遇到你之後我仿佛尋找到了困惑已久的答案,生物如今已經獲得了足矣跨越星際的高度文明,又為何至今都無法停止戰爭?那是與敵我的立場、信念、條例無關的,那便是生物的本性構造而成的。」

 

「或許我們擁有的某些特性,注定了我們無論如何進化,都會被區分為捕食者與被捕食者,而當這種情況,出現在立於生態圈頂端的生物身上...」

與星海坊主交手 與星海坊主交手

「你才不是什麼井底之蛙,見證過諸多生物興衰的我敢保證。所以我才清楚,即便你是數千年難得一遇的強者,也絕不可能偏離生物的常理,是的...你必須毀滅,因為你擋在了偏離的生物常理的我面前!」

 

之後星海坊主發現虛與自己的妻子 江華都是受 阿爾塔納的影響而 成為的不死之身,捨命將一塊阿爾塔納的結晶插入虛的心臟捏碎,意在將不同的阿爾塔納釋放到虛的體內發出互斥現象。虛被打倒,但實際在此之前,虛便搶先星海坊主一步意識到“想要打到面前這個對手必須先捨棄自己的生命”。在虛的右 臂被撕裂之前,他就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其中。之後,虛從掉在一旁的右臂重新再生出全身,並用之前插在星海坊主胸口的劍將其重創。

「若是這點程度便可以殺死我,過去就不會有那么多人尋找殺死我的方法了。很遺憾星海坊主,連你也做不到殺死我呢。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去了,若是沒有捨棄自己生命的覺悟就不可能打贏對手,但是有一點不同,你所能捨棄的生命只有一次。星海坊主托你的福,讓我時隔數百年再次體會到死亡以及活著的感覺,不過這也只是即將到來終結的即興節目,我們遲早會再會的,在那個世界。」

後虛因體內的阿爾塔納所剩不多而撤離。

最終戰

襲擊碼頭 襲擊碼頭

虛引爆星球最終目的為 引發全宇 宙規模的戰爭,從而利用解放大軍那稱為“足以毀滅一個星球”的毀滅性武器 “火之伽具土神”與地球 阿爾塔納相撞,造成乃至威脅整個星系的巨大爆炸,意在解放生命終結悲傷與痛苦。

與坂田銀時對峙 與坂田銀時對峙

「所謂終結,即為解放一切,將生命從世界無盡痛苦悲傷與各種各樣的束縛之中解脫出來,無論是人類重複的錯誤、或者是這些瀰漫這悲傷色彩永無止境的戰爭,都將消失的無影無蹤。」

感情出現動搖 感情出現動搖

後半戰中,為了平息暴走的龍脈 (阿爾塔納),聚集過來人們願意獻出自己生命力量。人類展現了與虛熟知:膽小、懦弱、放棄、無知、愚蠢截然相反的姿態,不屈、無畏、希望、勇敢、目睹這些,虛的感情動搖了。

「人類,我比你們都了解你們自己,你們就是一群愚蠢、膽小、殘忍、醜惡的生物,不斷犯著相同的錯誤不斷製造痛苦與悲傷,曾經你們是畏懼我的生物,是曾經無數次殺死我也是無數次被我殺死的生物,我會在這裡終結一切,不...已經是被終結的生物了,我所了解的生物本應該是這樣,可是他們是怎么回事?這種感情到底是什麼?」

 

他開始懷疑自己對人類的看法與認知,但又不願意相信自己看著進化至今的人類能有這樣的變化,此時 “吉田松陽幻影出現”虛便開始了自我矛盾。

警示人類這不是結局 警示人類這不是結局

   

「我會害怕人類?不...我只是不明白,那個人類,竟然令使那個憎恨詛咒人類的我誕生出的另一個渴望相信人類、保護人類的存在,那不過是我永無終結、在無數次生與死徘徊時所產生的一瞬間的茫迷惘而已,但是就是因為這樣的一瞬間,卻破壞了我的永遠。」

 

「人類啊,這並不是結局。只是你們做出了選擇,選擇了蔓延著痛苦與悲傷色彩的生,然而能結束這一切的人已經不存在了。松陽的弟子啊,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你沒能救下松陽,再也沒有誰能拯救你們的老師了」

隨後虛 自主跳入龍穴,身體被地下的 阿爾塔納吞噬。

重生

虛/吉田松陽的心臟 虛/吉田松陽的心臟

兩年後,江戶逐漸恢復往日的繁華, 坂田銀時 宣布萬事屋解散後獨自一人離開, 神樂 為了尋找喚醒 定春 的方法而離開, 志村新八 選擇留下將萬事屋繼續經營下去。 桂小太郎 晉升為國務大臣,勵志締造一個嶄新的新時代,真選組解散, 高杉晉助 與在兩年前的戰爭中神秘失蹤。

坂田銀時與失蹤的高杉晉助與松下村塾遺址碰面,幾經周轉,坂田銀時被奈落殘黨追殺,高杉晉助出手相助,逃離追殺後,後續高杉晉助向坂田銀時索要 “那件東西”,坂田銀時隨後拿出了藏在懷中的—— 虛/吉田松陽的心臟。


虛肉體重生 虛肉體重生

根據坂田銀時的回憶,他獨自一人走遍全國各地的龍穴,他堅信他(虛)還活著,雖然他成功阻止了虛終結世界的計畫,但是唯一沒有做到的就是拯救自己的老師,於是他不再身為萬事屋,而是身為松下村塾吉田松陽的弟子,踏上了尋找跳入龍穴被 阿爾塔納吞噬後再次 復活重生的虛

「他本來就是誕生於阿爾塔納之中,雖然那次戰爭讓他失去了自己的身體,但是,一定會在海的某個地方再次重生」   

尋找到了被老人收留的虛 尋找到了被老人收留的虛

坂田銀時最終找到了一處龍穴,老人為其講述了最近發生的一件奇怪的事情,並且抱出了被安置在襁褓內復活後的虛,隨後交給了他。

「最開始,我們以為是什麼動物的殘骸,可是後來它開始漸漸有了自己形態,怎么說呢,我們無法確認,或者說是沒有自信,這個活著的東西,是人類嗎?我們知道,這不是我們可以觸及的東西,如果你一直在尋找的是這個的話,請你帶走他吧。」   

嘗試殺死襁褓中的虛 嘗試殺死襁褓中的虛

坂田銀時帶走了襁褓中的虛,並嘗試想要殺死這個襁褓中的孩子,但是最終還是沒有下去手。

虛快速長大並且一路跟隨坂田銀時 虛快速長大並且一路跟隨坂田銀時

「無法確定,他是虛還是吉田松陽,或者說是一個這兩者都不是的狀態,我最終沒能下手結束了他,或許他正是察覺到了我這種心情,便在短時間內長大,但是...別說說話了,就連基本的表達自己的意志都不會,只是默默的跟著我,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到哪裡都跟著.....」   

被坂田銀時救起 被坂田銀時救起

與某處懸崖,重生後的虛失足跌落,被坂田銀時救起,無法忍受他一路的沉默,坂田銀時最終開口。

「真是的,你就不開口說讓我幫你一把嗎?不,做著奇怪的事情的人好像是我啊,感覺自己在培養最終BOSS呢,松陽,當初的你也是這種心情嗎?」

「不,我覺得不是這樣的。怎么樣?和你的小時候相比,我是不是一個乖巧懂事,不會太讓人費心的乖孩子吧?因為你是一個讓人加倍費心的調皮鬼。但是從今以後我要加倍依賴你,加倍讓你受累。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么就讓我任性一次撒個嬌吧,銀時,可以幫我個忙嗎?」     

不再是“虛”也不是再是“吉田松陽” 不再是“虛”也不是再是“吉田松陽”

一路不曾開口說話的孩子,終於開了口, 坂田銀時似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吉田松陽的影子,於是驚訝地詢問著他是否是吉田松陽 。

「松陽?好令人懷念的名字啊,在永無終結,漫長的人生中,我擁有過很多的名字,每一個名字均代表了我一個輪迴的人生。我不是這些名字中的任何一個,而是一個不知道會成為什麼樣的存在。讓我從那些無數過去的名字當中回想起松陽這個存在的,正是你啊,銀時。」   

被出現的奈落殘黨中斷談話 被出現的奈落殘黨中斷談話

隨後奈落殘黨到達,打斷了兩人談話,千鈞一髮之際,虛將坂田銀時推下了懸崖,自己的身體被從高處置下的奈落禪杖刺穿。

「哎呀呀,看來出現了妨礙者呢...抱歉,我不能交給你們!我不能再讓歷史重蹈覆轍。」

 

虛主動挖出心臟 虛主動挖出心臟

隨後其主動挖出了自己體內的心臟,心臟凝固成了晶石,並且扔給了坂田銀時。

「這是我現在的心臟。沒有了他,別說不死,就連這幅身體都不能維持,也就不能再讓“虛”或者是我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現在我把它交給你...把終結、和未來,託付給你。最後還要給你添麻煩真是抱歉了,不過,能再次和你見面,我很高興。」

 

隨後虛身體被奈落殘黨帶走。

高杉晉助出現幻象 高杉晉助出現幻象

兩年前的那場戰爭中,高杉晉助曾闖入天鳥號飛船天道眾殘骸的存放處,試圖解決掉天道眾、以及虛不死之血的殘存,與其對峙時,出現了幻覺,周圍的天道眾殘骸均變成了虛的模樣,並且說出:

高杉晉助出現了虛的幻象 高杉晉助出現了虛的幻象

「真是殘酷啊,他們不過是棋子而已。把你們師徒捲入這種命運的人正是我吧?想殺我就來好了,不過,虛的因子以及跟隨那不死之血灑遍整個國家,已經瀕臨死亡的你還有能力終結這一切嗎?所以這就是你們選擇的道路...悲傷永無終結,痛苦永無終結。人類,你們會重複以往的錯誤。你還不明白嗎?你們人類的敵人不是虛,而是你們自己!」

高杉晉助被解放大軍攻擊 高杉晉助被解放大軍攻擊

高杉晉助揮刀欲砍下的一瞬間,身體便被四面八方刺來的利刃刺穿倒下, 天道眾以及不死之血被叛亂的解放大軍帶走,高杉晉助隨後將朧帶有不死之血的骨灰捅入自己的身體,奇蹟般地重新站了起來,並且獲得到了同樣不死的能力。不過僅能為其續命,高杉晉助自知時日不多,想趁自己還能活著的時候,坦誠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雖然目標同坂田銀時、桂小太郎一樣,但各自均在用自己的方法去拯救自己的老師。

虛被星芒教回收身體 虛被星芒教回收身體

兩年來天道眾復活,並且 吞併了“星芒教”與奈落,以不老不死為誘餌拉攏教徒,與各地發起襲擊, 盜取各各星球的阿爾塔納,試圖徹底研究,操縱不死的能力。而復活的虛,就是打開“不死”這扇禁斷之門的鑰匙,虛的身體被奈落殘黨回收,星芒教已經尋找到了即便沒有心臟也能讓肉體不死的方法。虛(吉田松陽)的弟子們,為了同一個目標,再一次不約而同地踏上了拯救老師的道路。

虛/吉田松陽的弟子再次相聚 虛/吉田松陽的弟子再次相聚

後續劇情有待更新

登場集數

*角色全期動畫出場,(加粗體為重要集數、部分)

紅纓篇

第61話 暗夜之蟲,會集光中

第179話 越是吊兒郎當的傢伙生起氣來越恐怖

第180話 越是重要的行李越沉重越難背負 (收養銀時)

第209話 不要以為會一直有父母和錢和青春和房子和T恤和我和你和銀魂動畫

傾城篇

第259話 傾城篇 五根手指
第260話 傾城篇 情定終生

將軍暗殺篇


第304話 將軍暗殺篇 萬事的守護者們

初次登場 初次登場

別了真選組篇

第314話 別了真選組篇 業(4分19秒黑繩島上與天道眾飛船船頭初次登場, 9分2秒與今井信女、沖田總悟、神樂相遇)

 

烙陽決戰篇

第317話 烙陽決戰篇 怪物與怪物之子(開場銀時夢境中出現,從吉田松陽突變為虛, 17分28秒至22分12秒具體介紹了虛的真身與天道眾的由來以及虛炸毀春雨長老院獲得春雨操控權)

第318話 烙陽決戰篇 請假條( 3分50秒登場,與春雨海盜進行會議中被星海坊主中斷, 9分49、 14分17秒與朧一起出現)

第319話 烙陽決戰篇 武士之歌 (16分49秒登場)

第322話 烙陽決戰篇 十年(15分30秒登場)

第323話 烙陽決戰篇 道(4分13秒登場, 21分27秒出現與懸崖上,並且與星

海坊主交手)

第324話 烙陽決戰篇 徨安之主(虛與星海坊主大戰,中間穿插了星海坊主與其同為不死者的妻子江華的回憶片段)

第325話 烙陽決戰篇 迷茫的兔子(被星海坊主注入異星球阿爾塔納晶石,依靠戰前斷臂復活)

與朧結識 與朧結識

第327話 烙陽決戰篇 大弟子 (回憶劇情,與朧結識成為吉田松陽)

第328話 烙陽決戰篇 希望 (虛的身世與曾經遭遇,加入天道眾的最終目的為引發全宇宙規模的戰爭)

 

銀之魂篇

襲擊解放大軍碼頭 襲擊解放大軍碼頭

第344話 銀之魂篇 不良的小孩後腦勺都留長髮(攜奈落不死軍團襲擊碼頭解放大軍)

第345話 銀之魂篇 頑強與頑固只有一紙之隔(與坂田銀時對峙且發生衝突 最終離開現場)

 

第354話 銀之魂篇 一邊做壞事一邊做善事的生物(17分25左右在廢墟之上出現,就一個鏡頭)

第355話 銀之魂篇 兔子在月夜跳得高 (19分25左右登場,秒殺準備撤離的夜兔隊伍)

第356話 銀之魂篇 讓無趣的世界變得有趣(開場即前部分登場阿爾塔納能量暴走,激怒坂田銀時對自己出手)

第358話 銀之魂篇 眾多的王(10分14秒左右登場)

第359話 銀之魂篇 無業不會受任何人影響(13分45秒登場,引爆了江戶終端的“門”)

被重傷雙眼 被重傷雙眼

第360話 銀之魂篇 殺手鐧要放到最後 (虛主場,被銀時用結晶刀重傷雙眼,雖然不失戰鬥能力,最終身體出現異常)   

第361話 銀之魂篇 名為人類的生物(虛主場,目睹人類的所作所為,虛的感情發生了變化,最終自主跳下龍穴,身體被地下的阿爾塔納能量吞噬)

第362話 銀之魂篇 招牌(3分40秒左右出現,銀時的回憶畫面)

復活後的虛 復活後的虛

第365話 銀之魂篇 救贖(虛復活重生,挖出了自己的心臟交託與坂田銀時,兩年前的戰爭中,高杉晉助因為朧的骨灰而獲得不死之血)   

 

漫畫出場

541訓之後(除547訓 551訓)

角色評價

虛這個角色作為銀魂一切故事的起點與一切結束的終點,無論是角色設定或是角色經歷都很令人深思,其身為吉田松陽在於內心抗爭的同時沿途收留主角等人,在這個稍有分心便無法分辨是非對錯的戰爭年代,即便身在牢中不忘幫助“解放”了自小從殺手組織長大隻知道殺戮的骸(今井信女),都是在遵循自己的意志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不後悔自己曾經堅持到底去做的事情,即便這條路已經無法走下去,如果自己認定那是正確的話,就要堅持走到最後,即便是要再死一次。」或許坂田銀時正是因為接受了吉田松陽的教導所以師徒在一定程度上有些相似。

因為其目睹太多世界上太多人性的陰暗、殺戮的殘酷、戰爭的無情、以及身為人類體驗了人類的痛苦,使其的思想漸漸走向極端,渴望通過終結一切生命來結束世界上無休無止的戰爭與不斷重複的悲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