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門銷煙

虎門銷煙

虎門銷煙(1839年6月)是指中國清朝政府委任欽差大臣林則徐在廣東虎門集中銷毀鴉片的歷史事件。此事後來成為第一次鴉片戰爭的導火線,《南京條約》也是那次戰爭時清政府簽訂的。1839年6月3日(清宣宗道光十九年歲次己亥四月廿二),林則徐下令在虎門海灘當眾銷毀鴉片,至6月25日結束,共歷時23天,銷毀鴉片19187箱和2119袋,總重量2376254斤。虎門銷煙成為打擊毒品的歷史事件。國際聯盟把虎門銷煙開始的6月3日定為“國際禁菸日”。1987年6月12日至26日,聯合國在維也納召開有138個國家的3000多名代表參加的麻醉品濫用和非法販運問題部長級會議。會議提出了“愛生命,不吸毒”的口號。與會代表一致同意將虎門銷煙完成的翌日6月26日定為“國際禁毒日”,以引起世界各國對毒品問題的重視,同時號召全球人民共同來解決毒品問題。

基本信息

主要過程

禁菸

 林則徐和關天培 林則徐和關天培

道光十九年正月廿五(1839年3月10日),林則徐正式抵粵,受

九響禮炮之禮,所有廣東高官員皆來迎接。美國商人威廉·亨德也在附近觀禮,他留下了有關林則徐相貌的重要文獻:“氣度莊重,表情相當嚴厲,身材肥胖,上唇濃密的黑短髭,下巴留著長髯,看來六十歲左右。”

林則徐首先參觀越華書院,並題了一對對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1839年3月10日到達廣州,到義律3月28日被迫同意繳出全部鴉片,總共18天,這充分說明了林則徐收繳鴉片第一回合的勝利。

林則徐與鄧廷楨等人會商後,就收繳的地點、驗收、押運、存儲、看管、守衛等各個環節做了無懈可擊的指令和安排。

1839年4月10日,林則徐、鄧廷楨等親赴虎門檢查收繳前各項準備工作。

1839年4月11日收繳,林則徐親自監督收繳全過程。

1839年5月18日,實用了34天,共收繳煙土19187箱,又2119袋,總重量1188127公斤。

收繳的這段日子,林則徐一刻不怠的監督這一龐雜的過程。日夜操勞,一絲不苟,無一紕漏。

繳煙獲得了完全的勝利,但如此巨量的鴉片如何處置,外國人推測中國可能對鴉片實行專賣,從而使鴉片買賣合法化,但他們想錯了。林則徐報告道光皇帝,要求驗明實物數量,然後焚毀。道光對林則徐表示了很大的信任,他讓林則徐和鄧廷楨、怡良等人將收繳的鴉片就地銷毀。

虎門硝煙,在林則徐的指揮下,向全世界宣告了中華民族決不屈服於侵略的決心。

眾鴉片煙商以為賄賂就能打動新來的欽差大臣,偏是林則徐就與歷來的官員不同,視錢財如無物,他限定所有煙商三日內交出全數鴉片,並簽切結書,聲明以後不販鴉片,保證:“嗣後來船永不敢夾帶鴉片,如有帶來,一經查出,貨盡沒官,人即正法,情甘服罪。”

少數的煙商屈服,交出鴉片,但大部分的煙商,包括官府差役、胥吏查辦,皆無所動。

林則徐便宣告:“若鴉片一日未絕,本大臣一日不回,誓與此事相始終,斷無中止之理。”林則徐不假差役胥吏之手,知知識界的士人與他同一陣線,召粵秀書院、越華書院、羊城書院三大書院六百四十五學子入貢院“考試”。這次名為考試,實為問卷調查,試題四道:鴉片集散地及經營者姓名;零售商;過去禁菸弊端;禁絕之法。自此林則徐掌握了所有煙商、貪官污吏之名單。

禁菸期間,林則徐寫了一封致維多利亞女王的照會,質問女王明知鴉片有害,在國土上包括倫敦、蘇格蘭和愛爾蘭等地不產鴉片,嚴禁國民吸食(註:實際上英國嚴禁鴉片吸食要到1912年的鴉片公約通過才實行)。

但卻在其管轄的印度種植生產鴉片,批准國民在中國進行鴉片貿易。他要求女王去除印度的鴉片,並通知女王中國已經通過《欽定嚴禁鴉片煙條例》,全面禁菸,使英國國民放棄鴉片貿易。

外國煙商認為交少量鴉片給林則徐交差便了事,於是採取施延手法,稱對命令要詳加考慮,成立委員會作報告,七日內回復。

林則徐非常氣憤,限令煙商依時交出鴉片,否則翌日十時親到十三行審判外國煙商。美國煙商表示願隨林則徐指示,遭蘭士祿·顛地阻止。結果三日之後,煙商決定象徵性交出一千零三十七箱鴉片。

於是鄧廷楨下令封鎖廣州海岸,圍困十三行,蘭士祿·顛地意圖逃走,被鄧廷楨活捉。

其時商務總監為查理·義律,他一聽到十三行被圍困,立即從澳門趕到廣州。義律只見十三行皆有人把守,便提劍闖入,看守人只得放行,但絕不讓他走出來。林則徐下令十三行內所有華人遷出,斷絕通信,斷水斷糧。十三行內有350名外國人,只得親自去烹調、洗滌、鋪床、擦燈、挑水、擠牛奶,做平時根本不用動手做的家務。

繳煙

道光十九年二月十一(1839年3月25日),義律屈服,願意約見任何一名官員。廣州知府與他見面,但義律又不出現。林則徐向義律作最後通牒——《示諭外商速交鴉片煙土四條稿》,痛斥義律,義律最終於二月十四(1839年3月28日)朝早六時服從林則徐之命令。

向林則徐呈送了《義律遵諭呈單繳煙20283箱稟》;

從林則徐3月10日到達廣州,到義律3月28日被迫同意繳出全部鴉片,總共18天。

不過義律留有後著,他不讓外國煙商直接交鴉片給林則徐,而是先交給他,再以“以不列顛女王陛下政府的名義”繳出鴉片,連利息、運費一共20238箱鴉片。

令商業衝突變相成中英兩大帝國的衝突。

封鎖十三行事件後被寫入《南京條約》,並以此為藉口索取賠款600萬銀元。條約寫道:“四、因大清欽差大憲等於道光十九年二月間經將大英國領事官及民人等強留粵省,嚇以死罪,索出鴉片以為贖命,今大皇帝準以洋銀六百萬銀元償補原價。”

道光十九年二月十六(1839年4月10日),林則徐、鄧廷楨及廣東海關監督豫坤乘船到達虎門,會同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驗收鴉片。煙販在沙角繳煙,並在路易莎號簽發收據。林則徐並建議繳出一箱鴉片,則賞茶葉五斤。

美國及荷蘭煙商承諾永不再販鴉片,義律卻從中破壞,繳煙途中運走鴉片,又以各種理由拖延繳煙時間。林則徐將計就計,也延長封鎖十三行的時間,義律無奈如數繳煙。三月十九(1839年5月12日),民間繳煙完畢,拘捕吸毒者、煙販一千六百人,收繳煙膏四十六萬一千五百二十六兩、煙槍四萬二千七百四十一桿、煙鍋二百一十二口。四月初六(1839年5月18日),煙販繳煙完畢,共收一萬九千一百八十七箱又二千一百十九袋。四月十一(1839年5月23日),蘭士祿·顛地等英國商販被驅逐出境,次日義律亦將十三行的英國人撤到澳門。

銷煙

林則徐本想將鴉片運回京師銷毀,不過御史鄧瀛認為為防鴉片被偷偷換掉,就地銷毀更好,道光帝同意。林則徐決定於虎門公開銷煙,接下來林則徐就要找出銷毀鴉片的方法。林則徐曾使用傳統銷毀鴉片“煙土拌桐油焚毀法”,但膏余卻會滲入地中,吸毒者掘地取土,仍得十之二三。於是林則徐找出第二種方法“海水浸化法”。

林則徐銷煙池舊址林則徐銷煙池舊址

海水浸化法的辦法是在海邊挑挖兩池,池底鋪石,為防鴉片

滲漏,四周釘板,再挖一水溝。將鹽水倒入水溝,流入池中。接著把煙土割成四瓣,倒入鹽水,泡浸半日,再投入石灰,石灰遇水便沸,煙土溶解。各名士兵拿木耙不停在池中攪拌,務求煙土完全溶入水中。待退潮時,把池水送出大洋,並用清水洗刷池底,不留涓滴。

當天日記里又說:“以日內消化鴉片,放出大洋,令水族先期暫徙,以避其毒也。”

道光十九年四月廿二(1839年6月3日),虎門銷煙正式開始,虎門搭起了一座禮台,前面掛著一面黃綾長幡,上書“欽差大臣奉旨查辦廣東海口事務大臣節制水陸各營總督部堂林”,廣東各高級官員全部出席。由於銷煙是公開參觀的,加上是端午節前後,因此人們紛紛前往虎門淺灘。另外,不販鴉片的外商、領事、外國記者、傳教士等等,都專程由澳門或其他地方前來參觀,當中無一是英國人,以抗議清廷對英國人財產施加壓迫。

當中有帶同家眷之不販鴉片的美商C·W·金、傳教士裨治文、商船船長弁遜等十人,不信林則徐有辦法把所有鴉片完整銷毀,於是前來實地考證。林則徐幹脆給他們進入池邊,讓外國觀察員直接詳看銷煙方法,沿途講解。待觀看全部過程、反覆考察後,皆心悅誠服,向林則徐脫帽致敬。

事後,傳教士裨治文在任職的《中國叢報》中記述:

“我們已經反覆檢查硝化過程的一部分,他們在整個工作進行時的細心和忠實的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料,我不能想像再有任何事情會比執行這項任務更加忠實的了。”

此外,《澳門月報》、《季度評論》、《新加坡自由新聞》、《廣州紀時報》等外國人報紙皆大編幅連續報導虎門銷煙,而且得到與鴉片貿易無關的外國人支持及肯定。英國本土方面也因此事件而物價增漲,尤其是大米、絲綢和銀。

澳葡政府亦對查禁鴉片一事相當合作,葡萄牙商人全部承諾不販鴉片,並歡迎林則徐親臨查辦。林則徐於是發表聲明,不但葡萄牙商人可以正常貿易,往中國貿易時更會得到保護,絕不被人欺凌。

從道光十九年四月廿二至五月十日(1839年6月20日)當中,共銷毀兩百三十七萬六千二百五十四斤鴉片,其中少數鴉片運送京師作樣本,然後銷毀。

主要影響

虎門銷煙虎門銷煙

虎門硝煙從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鴉片在中國的泛濫,在民間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其次,這次禁菸運動大大增加了中國廣大民眾對鴉片危害性的認識,使很多人看清了英國向中國販賣鴉片的本質,喚醒了中國人們的愛國意識。 經過這次事件,禁菸英雄林則徐被中國人尊為民族英雄。

其清廉、剛正不阿的品質也甚為後人傳頌。但是,“虎門銷煙”並沒有有效地解救中國於水火之中,反而加速了英國對中國的侵略。原因在於,禁菸運動直接損害了英國資產階級的利益,英國政府很快決定對中國發動蓄謀已久的侵略戰爭,“虎門銷煙”也成為了外國列強發動鴉片戰爭的導火索。從這個角度看,“虎門銷煙”加速了中國半殖民地化的腳步,從很大程度上推動了中國近代史的發展。

虎門硝煙一方面喚醒了當時中國很多愛國的有識之士,他們開始反省,重新定位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不再以“天朝上國”自居。 另一方面,也大大抑制了英國在中國的鴉片交易,沉重打擊了英國資產階級在中國的貿易掠奪,展示了中國人民禁菸的堅定決心和覺醒意識。

虎門銷煙給當時中國帶來的影響主要有四方面。第一,社會性質發生變化,這也是最根本的一點。第二,政治發生變化,中國的主權和領土的完整受到破壞。第三,社會經濟發生變化,封建社會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開始瓦解。第四,主要矛盾發生變化,外國資本主義和中華民族的矛盾成為當時的主要矛盾。

此外,這次事件還成為世界的禁菸運動的一個範例,歷史上很多國家、地區結合自身的情況對此予以效仿,抑制毒品泛濫。

林則徐領導禁菸運動的勝利,維護了中華民族的尊嚴和利益。“虎門銷煙”是中國近代史上反對帝國主義的重要史例,也是人類歷史上曠古未有的壯舉。史學家認為,它展示出了中華民族反對外來侵略的決心,對中國人民抗擊外來侵略有著標誌性的意義。

後世紀念

紀念碑

虎門銷煙紀念碑浮雕虎門銷煙紀念碑浮雕

新中國成立前,虎門要塞司令曾在當年銷煙的地方

立了一座高約一米的“林文忠公銷煙處”的紀念碑。但無人管理,整個銷煙池舊址雜草叢生,荒蕪不堪。新中國成立後,為紀念虎門銷煙這一大義凜然的壯舉,紀念林則徐這一偉大的民族英雄,中國政府於1957年在銷煙池舊址上建立了林則徐紀念館,豎起了“林則徐紀念碑”。

林則徐紀念館

虎門林則徐紀念館是為了紀念民族英雄林則徐而建立的歷史人物紀念館。位於廣東省東莞市虎門鎮口村南面的林則徐銷煙池舊址內。林則徐銷煙池舊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57年人民政府在銷煙池舊址建立了林則徐公園,並設林則徐紀念館。1972年,將林則徐公園和林則徐紀念館改名為鴉片戰爭虎門人民抗英紀念館。1985年,恢復虎門林則徐紀念館。館區面積近4萬平方米。虎門林則徐紀念館收藏的文物主要有:銷煙池木樁、木板、鴉片菸具、林則徐手跡等。該館基本陳列《林則徐禁菸》分三部分:鴉片戰爭前的形勢;罪惡的鴉片輸入;林則徐與廣東禁菸。該館通過講解宣傳、錄像放映等形式向觀眾開展愛國主義教育。

虎門硝煙池

虎門銷煙池位於東莞縣太平鎮口,銷煙池南臨珠江的小地方,北靠牛背山,西為鎮口關隘。為紀念林則除禁菸及中國人民抵抗外國侵略的英雄業績而建,1839年6月3日至25日,林則徐將收繳的鴉片當眾用“浸化”的方法在此銷毀。現在的銷煙池是1957年重建的。博物館內實物和史料展現了鴉片戰爭一幅幅場景,令人難以忘懷。 19世紀30年代大量鴉片運入,危害中國人民健康,無數銀子流出國外,害得國弱民窮。清道光帝接受林則徐禁菸奏摺,特派林則徐赴廣州查辦,迫使外國鴉片商販在虎門交出鴉片。為銷毀這些毒品,特意築了兩個大池子,長寬各45米。池底平鋪石板,四周欄樁釘板,池旁開一涵洞,池後通一水溝。銷毀鴉片煙時,先將池內蓄水,撒鹽成濃鹽滷水,將鴉片分批投入池內,用濃滷水溶化。然後再投入生石灰攪拌,馬上引起反應。爆炸開了,使其分解銷蝕。最後把這些混合廢品殘渣用江水沖走,涓滴不留。歷時大約三個星期後,鴉片終於銷毀殆盡。1839年6月3日到25日銷煙池中的池板、木樁等遺物現陳列在池旁的鴉片戰爭博物館裡。

影視作品

電影《林則徐》

導演/編劇:鄭君里

主演:趙丹、韓非

簡介:本片是歷史人物傳記片,也是新中國電影中的經典性作品,也是中國在美國上映的第一部彩色故事片。編劇葉元和呂宕創作的劇本曾獲中國作協和文化部“全國電影文學劇本評獎”活動的三等獎。導演鄭君里和岑范又著力追求和表現鮮明的民族氣派;並將林則徐等歷史人物形象的塑造與當時重大的歷史事件的敘述密切地結合在一起,“表現了中國人民不甘屈服於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頑強的反抗精神。”使得全片具有一種雄偉壯闊的藝術風格。作為一部人物傳記片,它成功地塑造了一個“民沾其惠”“夷畏其威”的封建時代政治家林則徐的銀幕形象。

總之,影片《林則徐》在表現林則徐這位愛國主義者在反帝禁菸的艱巨鬥爭的同時,又表現出他在這一點上與人民意願相一致的立場。由於整個清王朝的腐敗,所以林則徐的禁菸運動只能落得一個悲劇的結局。然而,影片在敘述林則徐的失敗時,也同時表現出,人民的抗英運動卻正在蓬勃地展開:被謫貶的林則徐正看到三元里人民的“平英團”消滅英國侵略軍的驚心動魄的鬥爭。從此,中國歷史揭開了新的一頁。可以說,影片《林則徐》正是中國人民抗擊侵略鬥爭的形象史中的光輝一頁。

電影《鴉片戰爭》

導演/編劇:謝晉

主演:鮑國安、林連昆

簡介:

榮獲第17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獎、最佳攝影獎、最佳錄音獎、最佳道具獎、最佳男配角獎;

1997年度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

上海影評人獎“永樂杯”1997年“十佳影片’榮譽稱號;

1997年加拿大蒙特婁國際電影節“美洲特別大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