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轍

蘇轍

蘇轍(1039年3月18日—1112年10月25日),字子由,一字同叔,晚號潁濱遺老,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北宋文學家、詩人、宰相,唐宋八大家之一。嘉祐二年(1057年),蘇轍登進士第,初授試秘書省校書郎、充商州軍事推官。宋神宗時,任制置三司條例司屬官,因反對王安石變法,出為河南留守推官。此後隨張方平、文彥博等人歷職地方。宋哲宗即位後,召蘇轍為秘書省校書郎。元祐元年(1086年),任右司諫,歷官御史中丞、尚書右丞、門下侍郎。紹聖元年(1094年),哲宗起用李清臣為中書舍人,蘇轍因上書勸阻而忤逆哲宗,落職知汝州。此後連貶數處。崇寧年間,蔡京當國,再降朝請大夫,遂以太中大夫致仕,築室於許州,號潁濱遺老。政和二年(1112年),蘇轍去世,年七十四,追復端明殿學士、宣奉大夫。宋高宗時累贈太師、魏國公,宋孝宗時追諡文定。蘇轍與父親蘇洵、兄長蘇軾齊名,合稱三蘇。生平學問深受其父兄影響,以散文著稱,擅長政論和史論。其詩力圖追步蘇軾,風格淳樸無華,文采少遜。蘇轍亦善書,其書法瀟灑自如,工整有序。著有《詩傳》、《春秋傳》、《欒城集》等行於世。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三蘇游京

蘇轍蘇轍
蘇轍生於宋仁宗寶元二年二月二十日(1039年3月18日),時其兄蘇軾四歲,父蘇洵三十一歲,遊學四方。慶曆八年(1048年),蘇洵因父喪居家,閉戶讀書,把自己以學識品行教授給蘇軾與蘇轍。
至和二年(1055年),娶同里史瞿之女,蘇轍時年十七歲,史氏十五歲。
嘉祐元年(1056年)春,蘇轍父子三人同游都城東京(今開封),經過成都時,拜訪益州知州張方平。張方平以國士禮對待蘇轍父子。
嘉祐二年(1057年),蘇轍、蘇軾兄弟參加禮部會試,當時歐陽修知貢舉,將蘇軾、蘇轍兄弟置於高等,蘇轍名登五甲。蘇轍中第後,創作《上樞密韓太尉書》給樞密使韓琦。四月,蘇轍母親程氏去世,蘇轍父子回到蜀地。
嘉佑三年(1058年)至嘉佑四年(1059年)十月,蘇轍隨父蘇洵在東京遊歷。十二月,蘇轍全家至江陵,將舟中創作的詩賦一百篇整理為《南行集》。嘉佑五年(1060年)),蘇轍隨父從江陵回到東京,父子三人將途中所作的詩賦共七十三篇整理為《南行後集》,蘇轍作有《南行後集引》。三月,天章閣待制楊畋奉命根據考績遷調官職,授蘇轍為河南府澠池縣主簿。楊畋又舉蘇轍應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蘇轍與兄長蘇軾在東京懷遠驛讀書,準備制科考試。

科舉風波

嘉祐六年(1061年)八月,蘇轍參與殿試。當時仁宗已五十二歲,蘇轍想他或許對政事感到疲倦,所以盡力講政事得失,而對宮禁朝廷之事,議論尤為激切。策問試卷送上後,蘇轍自認為一定被黜落。覆考官司馬光將其置於第三等,初考官胡宿不同意。司馬光與范鎮商議後將其置於第四等,三司使蔡襄也力爭。只有胡宿認為蘇轍對仁宗不恭,堅持要求黜落他。宰相也要求將其黜落,仁宗說:“用直言來得人,而因直言拋棄他,天下人會怎么說我呢?”宰相不得已,把他列入下等。不久後,蘇轍被任命為試秘書省校書郎、充商州軍事推官。當時蘇洵奉命修《禮書》,蘇軾出任簽書鳳翔判官。蘇轍要求在京城侍養父親,獲朝廷準許。
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十二月,蘇軾還京。治平二年(1065年),蘇轍出任大名府推官,不久受命差管句大名府路安撫總管司機宜文字。
治平三年(1066年)四月,蘇洵在京師逝世,享年五十八歲。蘇轍兄弟自汴河入淮,順長江回蜀葬父。初年十月,葬父於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
宋神宗熙寧元年(1068年),喪期結束後,蘇轍兄弟東遊京師,於次年到達。
熙寧二年(1069年),蘇轍上書論政事,即被神宗召見於延和殿。

建議新法

當時王安石為相,與陳昇之管三司條例司,命蘇轍入三司條例司。呂惠卿依附王安石,蘇轍和他討論時多有牴觸。王安石拿《青苗書》讓蘇轍仔細議論,說:“有不便之處,就告訴我不必疑慮。”蘇轍說:“把錢借給百姓,使出利息二分,本意是在救濟百姓,不是求利。但出入之間,吏員趁機營私作奸,即使有法也不能禁止,錢到百姓手裡,即使良民也不免亂花;到交還時,即使富民也不免超過期限。這樣,就怕一定要鞭打催促,州縣官的事不勝其煩了。唐代劉晏掌管國家財政,從沒有借錢給百姓。有責怪他的人,劉晏說:‘讓百姓僥倖得錢,不是國家之福;叫吏員靠法催督還債,對百姓不利。我雖然從不發放借貸,但四方的豐收和災荒谷價的貴賤,從來能及時知道。有谷賤處就收購,有谷貴處就發售,所以四方沒有太貴、太賤的弊病,豈用發貸款?’劉晏所說的,就是常平倉法。現在此法仍在而患在不整頓,你真能有意於百姓生計,就整頓實行,那劉晏的功績可以立刻見效。”王安石說:“你的話有理,我當慢慢思考。”從此後一月之間都不談青苗法。

被貶出京

河北轉運判官王廣廉奏請發給度僧牒幾千份作為本錢,在陝西轉運司私自實行青苗法,春天發放秋天收還,和王安石意見相合,青苗法便開始實行。王安石派人去尋求尚未收取的財利。朝廷內外知道這些人一定會迎合王安石心意添加事情,都不敢說。蘇轍去見陳昇之說:“從前嘉祐末年,派官去撫恤各路百姓,但他們各人都務求滋生事端,回來所奏的大多不可實行,被天下人恥笑。現在和此事有何不同?”他又寫信給王安石,竭力陳說此事之不可行。王安石發怒,將加罪,陳昇之勸阻,於熙寧二年(1069年)八月被貶出外,任河南府留守推官。
熙寧三年(1070年)二月,張方平為陳州知州,徵召蘇轍為陳州教授。熙寧五年(1072年)八月,蘇轍同好友頓起等在洛陽妙覺寺考核舉人。
熙寧六年(1073年)四月,文彥博代理司徒兼侍中出判河陽軍,徵辟蘇轍為學官。熙寧八年(1075年),蘇轍被改授為齊州掌書記。
熙寧十年(1077年),蘇轍改任著作佐郎,又隨南京留守張方平任簽書應天府判官。當時蘇軾也外任徐州知州,兄弟二人在澶濮之間相遇,一同前往徐州,留在徐州一百多天,創作了《逍遙堂會宿》等詩。
元豐二年(1079年)八月,蘇軾以作詩“謗訕朝廷”罪被捕入獄,責授為黃州團練副使。他上書請求以自己的官職為兄贖罪,不準,牽連被貶為監筠州(今江西商安縣)鹽酒稅,五年不得升調。元豐五年(1082年),蘇轍沿贛水至黃州,與其兄蘇軾相聚,一道遊覽了黃州及其對江的武昌西山。於次年(1083年)應張夢得邀請創作《黃州快哉亭記》。元豐七年(1084年)七月,蘇轍移為歙州績溪縣令。

返朝任職

元豐八年(1085年),神宗駕崩,宋哲宗即位。五月,蘇轍臥病,至秋痊癒。創作《病退》詩,有《病後白髮》詩。八月,因舊黨當政,蘇轍以秘書省校書郎被召回。
元祐元年(1086年),蘇轍至京師,任右司諫。當時宣仁太后垂簾聽政,起用司馬光、呂公著,想廢除新法,而支持新法的宰相蔡確、韓縝和樞密使章惇都被蘇轍彈劾去職。呂惠卿開始時諂媚王安石,到和王安石勢均力敵時,就排擠陷害王安石,比仇敵還狠,世人尤其恨他。到這時,他自知不免受責,請求提舉宮觀以逃避貶官流放。蘇轍連上三疏把他的奸惡加以揭露,以散官安置建州。
司馬光因王安石免疫法之害,想恢復差役法,不知差役法之害相當於免疫法。蘇轍說:“自從廢除差役法幾乎二十年,官吏百姓都未習慣。何況役法關係眾多事務,盤根錯節十分複雜,實行得慢些,方能審慎詳盡。如果不深究事情的始終,輕易地立即推行,恐怕實行之後,又產生各種弊端。現在州縣的免役錢,照例有累積剩餘,大約夠用幾年,暫且依舊雇役,到今年為止。催促監督有關官員審議差役法,趁今冬成為法令,來年再行差役法。要使既實行之後,不再有人議論,那就進退都有利了。”司馬光又因王安石設《詩經》、《尚書新義》來考取天下士人,想改變科舉,另立新的條例。蘇轍說:“進士來年秋天考試,沒有多少日子了,而議論不及時決定。詩賦雖然是小技,但要講究聲律,用的功夫不淺。至於治經書,誦讀和講解,尤其不是輕易的事。總之,來年都還不能實行。請求來年的考試,一切還照舊,惟有經書的釋義兼取註疏及各家議論,或提出應舉者自己的見解,不專用王安石的學說。並罷去對律令釋義的考試,使應舉的人知道有定論,一心一意做學問,以待選拔考試,然後慢慢地議論元祐五年以後科舉的條例,也不算晚。”但司馬光都不聽。

同年八月,被任命為起居郎,蘇轍上疏請辭,鏇即權任中書舍人,不久後正式擔任中書舍人。
起初,神宗因西夏內亂而派兵進攻,於是在熙河增設蘭州,在延安增設安疆、米脂等五寨。
元祐二年(1087年),西夏派使者賀哲宗登位,使者回去,尚未出境,又派使者入境。朝廷知道他們有請求蘭州、五寨土地的意思,大臣討論守或棄尚未決定。蘇轍建議答應西夏所請,朝廷便允許還西夏五寨,西夏順服。
元祐四年(1089年),權任吏部尚書。八月,奉命與刑部侍郎趙君錫出使遼國,任賀遼國生辰國信使。

拜相參政

元祐五年(1090年)五月,蘇轍被任命為龍圖閣直學士、御史中丞。十二月,任龍圖閣學士。元祐六年(1091年)二月,任中大夫、守尚書右丞。當時蘇軾遭人排擠,乞求外任,蘇轍也隨兄連上四札,也乞外任,但未獲準許。
元祐七年(1092年)四月,朝廷命蘇轍代理太尉、充任冊皇后告期使。六月,任太中大夫、守門下侍郎。十一月,朝廷因郊祀天地而特加蘇轍護軍,進封開國伯,實封食邑二百戶。

晚年生涯

元祐八年(1093年),哲宗親政,新法派重新得勢。
紹聖元年(1094年),門下侍郎李清臣主持科考,出題批駁元祐政事。他上書反對哲宗恢復熙寧新法,被貶官,削去職名任汝州知州。過了幾個月,元豐時諸臣都在朝廷任職,再貶蘇轍為左朝議大夫、袁州知州。未到任,又於七月降為左朝議大夫、試少府監,分司南京,筠州居住處分。蘇轍治州有優異政績,等到他被罷免離開,州里父老送別他的人都嗚咽流涕,延綿數十里不斷。八月,到真州時,作《阻風》詩。
紹聖三年(1096年)二月,蘇轍又被貶為化州別駕,安置雷州處分。此時,蘇軾也被貶為瓊州別駕,昌化軍安置。五月十一日,兄弟二人再次相遇於藤州,蘇轍送蘇軾赴海南。六月十一日訣別于海濱。元符元年(1098年),移到循州安置。元符二年(1099年),作《龍川略志序》、《龍川別志序》、春秋傳後序》。
元符三年(1100年),宋徽宗即位,蘇轍移永州、岳州安置,不久受任為濠州團練副使,岳州居住。十一月,恢復為太中大夫,提舉鳳翔上清太平宮。因有田產在潁川,便前往居住。
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七月,蘇軾在常州(今屬江蘇)去世,臨終前以不見蘇轍為憾。蘇轍得知後,在悲痛中為其撰祭文,不久又作《追和軾歸去來詞》。
崇寧年間,蔡京掌握國政,又降為朝請大夫,取消宮觀官,住在許州,又復授太中大夫退休。

隱居去世

蘇轍側身像蘇轍側身像
崇寧三年(1104年),蘇轍在潁川定居,築室曰“遺老齋”,自號“潁濱遺老”,終日讀書著述、默坐參禪,謝絕賓客,決口不談時事,將所感皆寄託於詩中。
崇寧五年(1106年)九月,撰成《潁濱遺老傳》及《欒城後集序》。
大觀二年(1108年),蘇轍復任朝議大夫,遷任中大夫。政和元年(1111年),撰成《欒城第三集序》。
政和二年(1112年)九月,以太中大夫職致仕。十月三日(10月25日),蘇轍逝世,享年七十四歲。十一月,朝廷追復甦轍為端明殿學士,特賜宣奉大夫。
南宋紹興(1131年—1162年)年間,因其子蘇遲顯貴,蘇轍獲贈太師,封魏國公;夫人史氏贈楚國太夫人。淳熙(1174年—1189年)年間,追諡文定。

主要成就

政治

蘇轍在政治上反對王安石變法中的青苗法,認為青苗法“以錢貸民,使出息二分,本以救民,非為利也;然出納之際,吏緣為奸,雖有法不能禁;錢入民手,雖良民不免妄用;及其納錢,雖富民不免逾限。如此,則恐鞭棰必用,州縣之事不勝煩矣。“王安石聽後,亦頗覺有理。
宋哲宗初年”元祐更化“,蘇轍在京師,多所論議。當時司馬光變熙寧之法,廢除雇役法,恢復差役法,蘇轍極言不可。他的這類政治主張,與其兄蘇軾基本相同。《宋史》稱其“論事精確,修辭簡嚴,未必劣於其兄。”

水利

元豐五年(1082年)河歸北流後,依然決溢不斷。元祐元年(1086年)九月,朝廷命“秘書監張問相度河北水事”,十一月張問“請於南樂大名埽開直河並簽河,分引水勢入孫村口,以解北京向下水患”,回河東流之議復起。大臣文彥博、安燾、呂大防、王岩叟、王覿和都水王令圖、王孝先、吳安持、李偉等,都力主回河東流;右相范純仁和蘇轍、曾肇、趙瞻、范百祿、王存、胡宗愈等則主張維持北流,反對回河。

元祐三年六月皇帝下詔稱:“黃河未復故道,終為河北之患。王孝先等所議,已嘗興役,不可中罷,宜接續工料,向去決要回復故道。三省、樞密院速與商議施行。”

蘇轍面對回河加速之勢,連上三疏,極力反對,大意謂:“議復故道,事之經歲,役兵二萬,聚梢樁等物三十餘萬。方河朔災傷困弊,而興必不可成之功,吏民竊嘆。”“今小吳決口,入地已深,而孫村所開,丈尺有限,不獨不能回河,亦必不能分水。況黃河之性,急則通流,緩則淤淀,既無東西皆急之勢,安有兩河並行之理?縱使兩河並行,未免各立堤防,其費又倍矣。”在疏中他又針對北流致“御河湮滅失饋運之利”,“恩、冀以北,漲水為害,公私損耗”,“河徙無常,萬一自契丹界入海,邊防失備”等三說進行了反駁,極力主張停止回河之役。元祐四年正月,朝廷下詔停止回河及修減水河;七月,冀州南宮等五埽危急,都水監仍堅主東流或“二股分行,以紓下流之患”。

八月,蘇轍再次上疏稱:“夏秋之交,暑雨頻並。河流暴漲出岸,由孫村東行,蓋每歲常事。而李偉與河埽使臣因此張皇,以分水為名,欲發回河之議,都水監從而和之。河事一興,求無不可,況大臣以其符合己說而樂聞乎?”“臣願急命有司,徐觀水勢所向,依累年漲水舊例,因其東溢,引入故道,以紓北京朝夕之憂。故道堤防壞決者,第略加修葺,免其決溢而已。至於開河、進約等事,一切毋得興功,俟河勢稍定然後議。”元祐五年二月、九月,蘇轍又兩次進言諫阻東流,並要求“罷吳安持、李偉都水監差遣,正其欺罔之罪”,甚至以“修河司若不罷,李偉若不去,河水終不得順流,河朔生靈終不得安居”之辭相警告。但以太后為主的中樞始終傾向東流,雖時停時作,至元祐七年十月河水已大部東流。紹聖元年(1094年),“盡閉北流,全河之水東還故道”。

這次黃河回復東流,不過僅僅五年時間,至元符二年(1099年),黃河於內黃決口,東流斷絕,主流又趨向北流,仍至乾寧軍一帶入海。積極主張回河的吳安持、鄭佑、李仲、李偉等被朝廷加罪,“投之遠方”,結束了第三次回河的爭論。

文學

蘇轍蘇轍集

蘇轍生平學問深受其父兄影響,以儒學為主,最傾慕孟子而又遍觀百家。他擅長政論和史論,在政論中縱談天下大事,如《新論》(上)說“當今天下之事,治而不至於安,亂而不至於危,紀綱粗立而不舉,無急變而有緩病”,分析當時政局,頗能一針見血。《上皇帝書》說“今世之患,莫急於無財”,亦切中肯綮。史論同父兄一樣,針對時弊,古為今用。《六國論》評論四國不能支援前方的、魏,團結抗秦,暗喻北宋王朝前方受敵而後方安樂腐敗的現實。《三國論》將劉備劉邦相比,評論劉備“智短而勇不足”,又“不知因其所不足以求勝”,也有以古鑒今的寓意。

蘇轍在古文寫作上也有自己的主張。在《上樞密韓太尉書》中說:“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認為“養氣”既在於內心的修養,但更重要的是依靠廣闊的生活閱歷。因此讚揚司馬遷“行天下,周覽四海名山大川,與燕趙間豪俊交遊,故其文疏盪,頗有奇氣”。他的文章風格汪洋澹泊,也有秀傑深醇之氣。例如《黃州快哉亭記》,融寫景、敘事、抒情、議論於一爐,於汪洋澹泊之中貫注著不平之氣,鮮明地體現了作者散文的這種風格。

蘇轍的賦也寫得相當出色。例如《墨竹賦》讚美畫家文同的墨竹,把竹子的情態寫得細緻逼真,富於詩意。

蘇轍寫詩力圖追步蘇軾,今存詩作為數也不少,但較之蘇軾,不論思想和才力都要顯得遜色。早年詩大都寫生活瑣事,詠物寫景,與蘇軾唱和之作尤多。風格淳樸無華,文采少遜。晚年退居潁川後,對農民生活了解較多,寫出了如《秋稼》等反映現實生活較為深刻的詩。抒寫個人生活感受之作,藝術成就也超過早期,如《南齋竹》:“幽居一室少塵緣,妻子相看意自閒。行到南窗修竹下,然如見舊溪山。”意境閒澹,情趣悠遠。蘇轍於詩也自有主張。他的《詩病五事》以思想內容為衡量標準,對李白白居易韓愈孟郊等都有譏評。如說李白“華而不實”,說“唐人工於為詩而陋於聞道”,這看法在宋代有一定代表性。

蘇轍著有著有《欒城集》950卷、《欒城後集》924卷、《欒城三集》10卷、《應詔集》912卷、 《詩集傳》《春秋集解》《孟子解》《論語拾遺》《古史》、《龍川略志》、《道德經解》等,並傳於世。

儒學

蘇轍與父蘇洵、兄蘇軾創立了蘇氏蜀學,他與蘇軾同為蘇氏蜀學的集大成者,它與荊公新學、二程洛學相對立,“三蘇”博通經史,遍采六經百家之說,又吸取老莊道家學說和佛教思想,逐步形成“三教合一”的思想體系。是北宋中期儒、佛、道三教融合的時代潮流的產物,是當時具有重要影響的學術派別。
蘇轍晚年曾著《蘇黃門老子解》,朱熹稱其書“合吾儒於老子,以為未足,又並釋氏而彌縫之,可謂舛矣!”反映了蜀學派的思想特色。此派在文學上的建樹最為卓著,但認為學術中最重要者並非文章辭賦,注重所謂“性命自得之際”。以文為“寓理之具”,認為“學文之端,急於明理,如知文而不務理,求文之工,世未嘗有也。”

書法

蘇轍書法作品蘇轍書法作品
蘇轍不僅在詩文創作方面才華橫溢,而且其書法也頗有造詣。蘇轍的書法運筆結字與其兄蘇軾頗為接近,書法瀟灑自如,工整有序。傳世墨跡有《雪甚帖》、《雪詩帖》、《車馬帖》、《晴寒帖》等。

個人作品

蘇轍著有《詩集傳》、《春秋集解》、《論語拾遺》、《道德經解》、《欒城集》(包括《後集》、《三集》,共84卷)、《欒城應詔集》12卷等,並行於世。 曾自撰《潁濱遺老傳》。《全宋詩》收錄有其詩。

體裁 作品名稱
《新論》《上皇帝書》《上樞密韓太尉書》《黃州快哉亭記》《巢谷傳》《老子解》
《墨竹賦》《南齋竹》《秋稼》

人物評價

張方平:二子皆天才,長者明敏尤可愛,然少者謹重,成就或過之。
趙禎:吾今又為吾子孫得太平宰相兩人。
蘇軾:子由之文實勝仆,而世俗不知,乃以為不如。其人深,不願人知之。其文如其為人,故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嘆之聲,而其秀傑之氣終不可沒。
劉攽:具官某天材穎茂,儒學純備。敏於事而慎於言,志於道而輔以術。早繇方聞之舉,藉甚士林之譽。粵自諫垣,進陟詞掖。倜儻正論,啟沃者非一;潤色王猷,灝噩乎吹萬。
陳襄:學與文若不逮軾,而靜厚過之。
張耒:某平生見人多矣,惟見蘇循州不曾忙,范丞相(范純仁)不曾疑。蘇公雖事變紛紜至前,而舉止安徐,若素有處置。范公見事,洞達情實,各有部分,未嘗疑惑。此皆過人者。
王辟之:蘇氏文章擅天下,目其文曰“三蘇”,蓋洵為老蘇,軾為大蘇,轍為小蘇也。
孫覿:白公(白居易)詩所謂辭達,大抵能道意之所欲言者。蘇黃門詩已不逮諸公,北歸後效白公體,益不逮,惟四字詩最善。張文潛(張耒)晚年詩不逮前作,意謂亦效白公詩者。公述潘邠老言,文潛晚喜白公詩。信矣,如所料也。
王稱:轍之名跡與軾相上下,而心閒神王,學道有得,是以年益加而道益邃,道益邃,則於世事愈泊如也,不有所守而然哉。
朱熹:蘇子由愛《選》詩“亭皋木葉下,隴首秋雲飛”,此正是子由慢底句法。
文天祥:國初,諸老嘗以厚士習為先務,寧收落韻之李迪,不取鑿說之賈邊;寧收直言之蘇轍,不取險怪之劉幾。
脫脫:蘇轍論事精確,修辭簡嚴,未必劣於其兄。王安石初議青苗,轍數語柅之,安石自是不復及此,後非王廣廉傅會,則此議息矣。轍寡言鮮欲,素有以得安石之敬心,故能爾也。若是者,軾宜若不及,然至論軾英邁之氣,閎肆之文,轍為軾弟,可謂難矣。元祐秉政,力斥章、蔡,不主調停;及議回河、雇役,與文彥博、司馬光異同;西邊之謀,又與呂大防、劉摯不合。君子不黨,於轍見之。轍與兄進退出處,無不相同,患難之中,友愛彌篤,無少怨尤,近古罕見。獨其齒爵皆優於兄,意者造物之所賦與,亦有乘除於其間哉!
王世貞:吾嘗謂子瞻非淺於經術者,其少之所以不典,則明允之餘習。晚之所以不純,則蔥嶺之緒言。然而得是二益,亦不小也。子由稍近理,故文彩不能如父兄,晚益近理故益不如,然而不失為佳子弟也。
茅坤:蘇文定公之文,其鑱削之思或不如父,雄傑之氣或不如兄;然而沖和澹泊,遒逸疏宕,大者萬言,小者千餘言,……西漢以來別調也。
楊慶遠:宦跡渺難尋,只博得三傑一門,前無古,後無今,器識文章,浩若江河行大地;天心厚有屬,任憑他千磨百鍊,揚不清,沉不濁,父子兄弟,依然風雨共名山。
張鵬翮:一門父子三詞客,千古文章四大家。
朱軾:轍自熙寧以前,滯於小官。及元祐之朝,耆舊居職,未及有所施用。至紹聖,而世變不勝言矣,其斥調停、論紹述之非,有味乎其言之也。平居澹然無營,至引當否、商是非,直言抗論,無所回撓,斯可尚也已。
瓜爾佳·文祥:取材當如宋富弼、蘇轍,庶有裨時政。
錢基博:①自宋初柳開、穆修以迄石介、尹洙、蘇舜欽、歐陽修、梅堯臣、王安石、曾鞏、蘇洵及其子軾、轍兄弟、秦觀、張耒、黃庭堅、陳師道,氣必疏快而力祛茂興,與發宋文之機利,而以殊於唐格者也。...其中歐、蘇、曾、王,與唐之韓、柳,並稱唐宋八大家,為後世言古文者之所宗。然惟歐陽修,碑傳議論,兼能並擅。蘇氏軾、轍,策論得歐陽之明快,而碑傳殊無體要。②今觀其文疏於敘事,而善議論,辨明古今治亂得失,出以坦迤,抑揚爽朗,語無含茹,而亦不為鉤棘;策論特其所長,碑傳則其所短,與軾蹊徑略同,而波瀾不如;氣不如軾之舒,筆不如軾之透。……策論至蘇氏父子,原原本本,述往事,思來者,有以見天下之賾,古今之變,而觀其會通,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直與周秦諸子同為一家之言,固不僅文章之工。而觀轍之所為,其學兼綜兵農儒法,其文出入莊、孟、蘇、張,雖不如洵之峭勁廉悍,而頗追軾之條達疏暢,意到筆隨,無愧難弟也。……然軾轍之文,有餘於汪洋,不足於淡泊;工於用盡,而不善於用有餘;可振厲以警發憒憒之意,而未能唱嘆以發人悠悠之思。
朱德:一門三父子,都是大文豪。詩賦傳千古,峨眉共比高。

軼事典故

取名依據

關於蘇轍名字中“轍”的意思,其父蘇洵在《名二子說》中解釋說:天下的車沒有不順著轍走的,雖然論功勞,車轍是沒份的,但如果車翻馬斃,也怪不到轍的頭上。雖然“轍”不易致福,卻也難以招災。這與蘇轍相對內斂的性格也頗為相符。

啟發民智

蘇轍蘇轍
因“元祐黨爭”牽連,紹聖四年(1097年),蘇轍被責授為化州別駕,雷州安置。蘇轍初來雷州,水土不服。據載,雷州知縣張逢、海康縣令陳諤對蘇轍非常友善,以誠相待,禮遇有加。時勞問有。”
蘇轍雖謫居雷州僅一年,但他面對雷州當時“其民甘於魚鰍蟹蝦,故蔬果不毓;冬溫不雪,衣被吉貝(木棉),故藝麻而不績,生蠶而不織,羅紈布帛,仰於四方之負販。工習於鄙朴,故用器不作。醫奪於巫鬼,故方術(指醫術)不治”,致力於傳播先進的中原文化,啟發民智,破除迷信,致力於農、工、商之利,教民治窮致富。他在該詩引中又說:“我遷海康(今雷州)實編於民,少而躬耕,老復其真。……願以所知,施及斯人”;他教導人民“斫木陶土,器則不匱。績麻繅繭,衣則可冀。藥餌具前,病安得至?”這首詩表現出蘇轍體察民情,關心民瘼的民本思想,同時,該詩也是研究雷州當時風土習俗的重要史料。
此間,章惇得知張逢禮遇蘇轍,派董必明查暗訪,稱其以強占民宅,但因有租券,不便加罪,便於元符元年(1098年)詔蘇轍遷循州。後來,雷州人民在蘇轍居住地建遺直軒以紀念。

大貓據爐

蘇轍曾做黃白術,先在一個封閉的房間中放置一個大爐,將要生火時,看見一隻大貓站在爐上之後沒入水中,一會兒就不見了。蘇轍因此認為自己不是能將這種技藝傳下去的人,便不再講說此術。

十年流落

蘇轍聽聞鐵龜山人擅長術數,曾邀其至所坐舟中,向他詢問自己的吉凶。鐵龜山人說:“自此以後十年,應當飛騰升進,前十年的流落已經過去,但還有十年的流落。”

道啟心海

蘇轍受其兄蘇軾影響,崇信道教。除這一原因外,蘇轍信道還與他自己所遇到的兩件事有關,一是因為道教治好了他多年的疾病,不能不使他對道教大感興趣。他接著談自己讀道經《抱朴子》的感想,認為自己要想找到金丹服之成仙恐怕不太可能,那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去服食茯苓。
蘇轍在《丐者趙生傳》中記載了他所遇到的第二件有關道教的怪事:趙生是一個乞丐,敝衣蓬髮,醉即罵人。後來趙生主動去見蘇轍,一席話之後,使蘇轍感到這個乞丐“非特挾術,亦知道者也。”蘇轍又把趙生介紹給蘇軾,趙在蘇軾那裡停留了半年之久,後隨蘇軾北歸,至興國為楊繪所留,不久被騾所傷而死,繪備棺葬之。到了元裙元年,蜀僧法震來訪,告訴蘇轍說,他路過雲安時,有乞丐自稱姓趙,與蘇轍相識,請代為問好。法震描述這個乞丐模樣後,蘇轍確認是趙生。當時,興國地方官朱彥博的兒子在座,“歸告其父,發其葬,空無所有,惟一杖及兩脛在”。據此,蘇轍判定趙生是一位道行很深、但還稍有欠缺的神仙。
應該說,這兩件事對蘇轍的影響是大的。第一件事使他相信道教的養生術,第二件事使他相信道教的神仙之說。蘇轍對道教的信仰基本上貫徹終生。他常常把人的健康歸功於道教的養生術,他在《李鈞壽花台》的序中說:“尚書郎晉陵李公秉性直而和,少從道士得養生法,未五十去嗜欲,老而不衰。”這是把別人的健康歸功於道教。他在69歲時寫的《丁亥生日》中說,自己少年病肺,中年病脾,但是到了晚年,“二疾忽已平”,為什麼呢?詩人認為這是因為自己拜老子為師、擺脫了百欲、明白了“道”的緣故。這就把自己的健康也歸功於道家道教。
除了對道教的信仰外,蘇轍對道家理論也有深入研究,他42歲時曾作《老子解》,把各家思想融會於道家,其兄讀了這本書以後,給予極高的評價。蘇轍在《梁武帝》中先說佛法與《老子》相出入,把佛歸於道,然後說:“老佛之道,非一人之私說也,自有天地,而有是道矣。”這等於把“道”放在一個至高無上的地位。朱熹對蘇氏兄弟的這一看法十分生氣,他認為蘇氏兄弟“合吾儒於《老子》,以為不足,又並釋氏而彌縫之”,這是“舛矣”,是“無忌憚者與”。蘇氏兄弟與朱之間的根本分歧在於:蘇氏兄弟要以道家為本位去融合儒佛,而朱要以儒家為本位去融合道佛。
蘇轍一生也寫過不少有關道家道教的詩文,有《樓觀》《和子瞻讀道藏》《送道士楊見素南遊》《和子瞻濠州七絕》《御風辭》《上清辭》等。

家族成員

輩分
關係 姓名 簡介
家世 曾祖 蘇杲 仕宦不顯,後贈太子太保。
曾祖母 宋氏 追封昌國太夫人。
祖父 蘇序 字仲先,官至大理評事,後贈太子太傅。
祖母 史氏 追封嘉國太夫人。
父親 蘇洵 字明允,自號老泉,唐宋八大家之一。贈太子太師。
母親 程氏 大理寺丞程文應之女,追封成國太夫人。
平輩 長兄 蘇景先 早夭。
次兄 蘇軾 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唐宋八大家之一,贈太師,諡文忠。
姐姐 蘇八娘 嫁其表兄程之才,早卒。
姐妹二人  —— 均早夭。
配偶 妻子 史氏 追封楚國太夫人。
子輩 長子 蘇遲 字伯充,官至大中大夫、工部侍郎、徽猷閣待制。
次子 蘇適 字仲南,官至承議郎、通判廣信軍。
三子 蘇遜 字叔寬,官奉議郎、通判瀘州潼川府。
長女 蘇氏 嫁文務光。
次女 蘇氏 嫁王適。
三女 蘇氏 嫁曹煥。
四女 蘇氏 嫁王浚明。
五女 蘇氏 嫁曾縱。

史料記載

東都事略·卷九十三》
《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傳第九十八》
宋元學案·卷九十九·蘇氏蜀學略》
史傳三編·卷三十三·名臣傳二十五》

後世紀念

三蘇祠

蘇轍像蘇轍像
眉山三蘇祠是蘇洵、蘇軾、蘇轍父子三人的故居,位於四川省眉山市城西南隅紗縠行南街。元代改宅為祠,祭祀三蘇。
明代洪武年間擴建,明末毀於兵火,僅存五碑一鍾。
清康熙四年(1665年)在原址按明代規模重建,爾後歷代均有增益補修,現占地面積56800平方米。
1980年7月7日,三蘇祠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4年4月成立“眉山三蘇博物館”。
2006年,三蘇祠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三蘇墳

三蘇墳三蘇墳
“三蘇墳”坐落在河南郟縣茨笆鄉蘇墳村東南隅。此地宋時屬汝州郟城鈞台鄉上瑞里,蘇軾、蘇轍兄弟葬此後就改稱蘇墳村。
“三蘇墳”處在許(昌)洛(陽)古道上的小峨眉山麓,背靠嵩山奇峰,面對汝水曠川。墓東、西兩邊的兩座小山由北向南逶迤而下,宛若兩道劍眉。

影視形象

2012年電視劇《蘇東坡》:宋昊林飾演蘇轍。

古代詩人

古代詩人

唐宋八大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