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我氏

蘇我氏

姓氏名,蘇我氏是日本從古墳時代到飛鳥時代代代都出大臣的有力氏族。其中的蘇我稻目、蘇我馬子、蘇我入鹿等都在相當長時期里控制了日本的政局和天皇的廢立。但隨著蘇我入鹿和蘇我蝦夷的相繼死去,這個氏族也走上了復滅的道路,在日本歷史上消亡了。蘇我氏的猖狂終於引來朝臣們不滿,為首的正是中大兄皇子——舒明、皇極天皇長子,自幼立志剷除蘇我一族,可惜知音難覓。第二年,又發生了一件與蘇我稻目在位時相同的排佛事件,國內瘟疫上下橫行,物部氏掌權的大連守屋奏明天皇后,親赴寺院放火焚燒了佛像佛殿,連三尼也一同遭受責罰,蘇我馬子悲痛欲絕。

姓氏起源

《古書記》和《日本書紀》里神功皇后三韓征伐等活躍的武內宿禰(たけしうちのすくね。たけのうちのすくね)做為祖先,具體的活動開始記載於6世紀中期的蘇我稻目(そがのいなめ),在這之前相關的事情並沒有記載的很清楚。

在河內的石川(現在的大坂石川河域,為南河內郡河南町-須賀一帶)、和葛城縣蘇我里(現在的奈良縣橿原市曽我町)為據點定居的豪族,另外,(以族譜上出現的名字發現)在這個地方定居過的還有渡來人,還有其他的說法是哪裡都沒定居過。新撰姓氏錄上蘇我氏被歸類於皇別(歷代天皇分支的氏族)。

姑且不論蘇我氏本身的出身,蘇我氏被認為與渡來系的氏族有很深厚的關係,以擔任王權職業奴屬民角色的渡來人的品部集團擁有了當時的先進技術,這一點,幫助了剛剛嶄露頭角的蘇我氏。另外,在佛教傳來之際時,最早被朝廷重用的也是蘇我氏。這被推測為,為了要牽制被朝廷委以祭祀重任的連姓的物部氏、中臣氏。

從蘇我氏掌握政治實權的時代開始,奈良縣高市群附近地區被集中性的設立了天皇的皇宮。由此,在六世紀後半,蘇我氏的勢力被認為在現在奈良縣高市郡附近。

家族名人

蘇我稻目

公元539年,宣化天皇即位,高麗之子蘇我稻目被任命為大臣。與宣化朝同時,另有欽明天皇在位,因宣化絕嗣,540年由欽明天皇統一政權,蘇我稻目繼任大臣。他積極增設、經營朝廷的屯倉,主張尊奉佛教,甚至將私人宅邸改修為佛寺,其虔誠之心可見一斑。

蘇我氏蘇我氏

蘇我稻目在位期間,一直與當時同掌朝政的物部氏因爭奪權利而敵對,552年10月發生的尊佛排佛事件,將蘇、物兩族敵對情緒推向高潮。

尚是佛教未曾傳入日本之時,百濟的聖明王派使節向大和國贈送了一尊佛祖釋迦牟尼的金銅像和若干卷經論。天皇正為信仰猶豫不絕,以物部氏、中臣氏為首的一批朝臣主張置之不理,理由便是本土的一百八十神得罪不起,況且為何要無端地信奉外來之神明呢?蘇我稻目卻不以為然,他主張崇揚佛法,認為佛教既然能從天竺流傳至百濟,必有其可流傳之處,此番佛之真諦,當物部氏未能明了。欣然自請將佛祖金銅像供奉在小墾國田家中,又把飛鳥向原的私宅改為佛寺,舉家拜佛誦經。大抵是崇佛規模不夠盛大,蘇我氏出資廣修寺院(不是民脂民膏就是挪用公款^^b),佛教迅速在國中興盛起來。少傾,卻發生了一起不幸——蘇我稻目崇佛的誠摯之心並未得到佛祖之恩賜,相反,無端地瘟疫橫行,死者甚眾,上下恐慌。物部氏掌權的大連尾輿趁機在年輕的天皇面前挑撥,說蘇我氏崇外佛得罪了八百萬諸神,繼而領皇命將佛像投入難波的河流之中,又縱火焚燒伽藍寺院,一時各地佛寺皆被查封,佛像被毀,蘇我稻目痛心疾首,怨氣抑鬱難消。

555年春2月,百濟聖明王遇害,其子惠王子赴日請求朝廷援助以雪父仇。蘇我稻目以極度中庸之言辭向惠王子闡述了聖明王被害之根源,及保國長治久安之良策,希望百濟人民祭祀創建國家的祖神,去祈禱,拯救將要滅亡的國主,方“國必安,人必靜”,只要肯悔過前科,修理神宮,國家沒有不繁榮昌盛的。

不久蘇我稻目幾次被外派,於555年在吉備五郡設白豬屯倉,556年秋7月在備前兒島郡、冬10月在倭國高市郡等處,也分別設立了屯倉。

其後事件,直至570年春3月1日辭世,於《日本書紀》等處均未見記載。

蘇我馬子

蘇我氏蘇我氏

繼承蘇我稻目之位的是其子蘇我馬子。《日本書紀》上說馬子具武略、辯才,“有智有勇,處事果斷,敬奉佛教。家在飛鳥川邊,院子裡有小池,池中築了小島。為此,人家叫他島大臣。”(摘自第二十二卷)于敏達朝至推古朝期間任職,雖與物部氏矛盾頗深,卻因與皇室的姻親關係,勢力凌

駕物部氏之上。

571年欽明天皇病逝,由其次子敏達太子繼位。皇后廣姬過世後,迎立蘇我稻目才貌出眾的外孫女炊屋姬入宮為後,炊屋姬之母堅鹽媛出身蘇我氏,亦是欽明天皇的妃子。掌握了朝廷財政大權的蘇我氏,又是皇后的娘家,地位愈發穩固。

582年,蘇我馬子請求將兩尊來自百濟的佛像安頓在自己家中,自己皈依佛法,尊崇三尼。所謂三尼,即是善信尼、禪藏尼與惠善尼,本是三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兒,被馬子要求了出家的,招他們在殿供奉法會齋食。有人將齋食上看見的一尊佛舍利進獻給馬子,馬子多方試驗,舍利始終完好無缺,疑為神物,從此深信佛法,不懈地致力於修行。第二年,又發生了一件與蘇我稻目在位時相同的排佛事件,國內瘟疫上下橫行,物部氏掌權的大連守屋奏明天皇后,親赴寺院放火焚燒了佛像佛殿,連三尼也一同遭受責罰,蘇我馬子悲痛欲絕。三個月後,身染重病的馬子上奏請求以佛力治癒,天皇命其“一人行法,勿以他人效仿”,將三尼還給了他。馬子遂重建寺院,迎佛供奉。

這年秋天,敏達天皇與世長辭,他的四弟弟、亦就是炊屋姬同父同母的兄長繼承皇位,是為用明天皇。以蘇我馬子為大臣,物部守屋為大連,職位依舊。在穴穗部皇子(欽明天皇之子)的離間之下,物部氏逐漸站在自己這方,與炊屋姬、馬子形成敵對局面。

第二年,短命天皇過世,朝中為皇位繼承爭執不休。物部守屋欲立與之交好的穴穗部皇子,蘇我馬子則提倡擁立炊屋姬為女皇,並搶先一步暗殺了穴穗部皇子,派兵圍剿物部守屋。7月間,馬子親率各路大軍直撲討伐物部守屋,物部氏連連戰敗,不但家產耗盡,連其所屬田莊、部民也全被沒收,從此,物部氏滅亡。

肅清政敵之後——崇峻朝元(587)年八月,蘇我馬子立泊瀨部皇子為王,稱崇峻天皇。此時蘇我氏已走上政治顛峰,朝廷內外政策一概受其制約,彼此漸生嫌隙。天皇顯然十分不情願為馬子左右,欲將之除去,馬子先下手為強,派遣東漢直駒暗中行刺,一邊立炊屋姬為女王。一方面,炊屋姬是欽明天皇的皇女,另一方面又是蘇我馬子外甥女,馬子儼然一副高高在上、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態勢。

五(592)年十二月,炊屋姬正式登基,即日本歷史上第一個女天皇推古天皇。翌年,女皇立用明天皇次子聖德太子為皇太子,總攝朝政。史書上關於聖德太子的記載很多,大約是因為其在任期間大力推行改革,堅持與朝中沿襲多年的腐朽制度相抗衡,抑制豪強,增強王權;致力振興佛教,築寺修書,編纂史冊,業績頗多……總之就是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太子,三十年來令蘇我氏滿門不得不收斂起飛揚跋扈的姿態,一板一眼在朝中為官。

聖德太子於推古朝十一(603)年十二月五日制定《官位十二階》,將朝官分為大德、小德、大仁、小仁、大禮、小禮、大信、小信、大義、小義、大智、小智十二級,配以不同顏色冠冕;次年夏四月三日,又親自草創並頒布《十七條憲法》(見載《日本書紀》第二十二卷),大大地束約了諸如蘇我氏之流豪強在朝中勢力。蘇我馬子礙於推古天皇對太子的支持,對改革陽奉陰違,依太子之命行使政務,如此一來甚至留下頗有影響力的後遺症——二十九(631)年春,四十九歲的聖德太子撒手歸西,蘇我馬子在朝廷再興波瀾,立刻脅迫女皇中止改革——然而三年後,蘇我馬子向朝廷要求割讓直轄地葛城縣之時,女皇“斷然”拒絕,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出當初一者脅迫一者拒絕、劍拔弩張的情態,可見聖德太子二十餘年的攝政,帶給朝廷多少翻天復地之變呀!

三十四(626)年夏五月,馬子大臣染疾身亡,葬於桃原墓。

蘇我蝦夷

咱們中國有句古話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意味著風水輪流轉。蘇我氏一族的得勢仿佛上天注定那般,歷時三代,長盛不衰,清一色地排除異己、擁戴“傀儡”,大概這就是無論風水怎么輪流,也轉不出蘇我氏之手的緣故吧。

馬子過世後,由蘇我蝦夷繼任大臣。三十六(628)年三月,推古天皇駕崩,皇嗣未立。蘇我蝦夷很想自己定嗣位,又怕群臣不服。倒向蘇我蝦夷的一派極力擁戴田村皇子,境部臣摩理勢等則推薦山背大兄(聖德太子之子),並幾度與蘇我蝦夷發生衝突。然而“畝傍山上樹木稀”——山背大兄同黨少勢力弱,朝中鮮有人以為靠山,蘇我蝦夷仗勢凌人,捏造遺詔,將捉拿到的摩理勢父子處以絞刑,又在畝傍山中搜到逃出的次子,迫其自刎。次年春一月,被蘇我蝦夷收服的群臣將皇璽獻給田村皇子,擁戴為皇,是為舒明。新皇對蘇我蝦夷言聽計從。蘇我氏氣焰萬丈,大興土木,征徭役、築私宅、修陵寢,出入招搖過市,排場不亞天皇。此舉激怒了聖德太子之女上宮大娘姬王,蘇我氏最終自取滅亡,此後話且按下不表。

十三(641)年十月天皇駕崩,由皇后寶皇女即位,史稱皇極天皇。蘇我蝦夷繼任大臣,兒子入鹿(又名鞍作)掌握國政,稱“代理大臣”。

皇極朝二(643)年冬,蘇我蝦夷私自將紫冠授予入鹿——按照聖德太子制定的《冠位十二階》,冠紫者乃一品大德,授予權在天皇,蘇我蝦夷僭越皇權,橫霸於世。

蘇我入鹿

蘇我入鹿被殺蘇我入鹿被殺

入鹿與父親同秉國政,權傾天下。

剛剛出任大德不足一月,立刻派人誅殺當初與舒明天皇同為推古朝繼承人的山背大兄皇子,皇子將馬骨投入寢殿斑鳩宮,伺機逃進生駒山,斑鳩宮已然化為灰燼,上下譁然。依照雙方實力,如果山背大兄發動軍隊討伐入鹿,得勝的幾率相當不小,但為了不連累無辜民眾,善良的皇子同親眷們以自刎終結。傳說此時天降祥雲,光輝燦爛,待入鹿抬頭看時,都成了頹敗的黑色……

蘇我氏的猖狂終於引來朝臣們不滿,為首的正是中大兄皇子——舒明、皇極天皇長子,自幼立志剷除蘇我一族,可惜知音難覓。亦是巧合,毬為引,靴做媒,牽連出另一位憤慨蘇我氏專擅的忠臣、中臣鐮足。那是在法興寺一次踢毬比賽上,中大兄皇子的靴子隨毬一同落在中臣鐮足身邊,二人一番禮尚往來,結為同好,為攜手翦除蘇我氏達成共識。

中大兄皇子先娶了蘇我入鹿表兄弟的女兒為妃,以達到窺探蘇我氏內部舉動之目的,隨後中臣鐮足一方面收買了守衛宮禁的諸將,瓦解蘇我氏親信的勢力,一方面在朝中尋得一班不滿蘇我氏惡行的重臣,其時已然“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民間流傳著幾首歌謠,表面上儘是描述男女幽會之事,內里大概象徵著局勢將有動盪吧。

其一:

島藪原上語遙聞。

其二:

遠方淺野雉聲鳴,悄然入睡有人驚。

其三:

小樹林中將我騙,不知奸者家與顏。

四(645)年六月十二日,新羅、百濟、高麗三韓使者向天皇納貢,對早已聽聞此事的中大兄皇子和中臣鐮足來說,無疑眼前一道閃亮——“東風”借來了。但凡小國納貢這等揚名立威的重大儀式,朝臣齊聚一堂,聽聞唱讀冗長表文,,津津有味,莫不榮幸。正是趁著蘇我石川麻呂唱讀的當兒,中大兄皇子與佐伯連子麻呂等人猝然動手,刺傷了蘇我入鹿,他慌慌張張想拔出隨身的佩劍抵禦,驀地想起入宮之際已被相好的俳優賺去,連平時收買的宮廷侍衛亦紛紛倒戈相向,自覺大勢已去,萬念俱灰,被佐伯連子麻呂一劍刺入心臟……

想其人生前權傾朝野,一呼百應,卻在瞬間被亂刃斬殺,將屍身拋棄在大雨中,僅用一張草蓆遮蓋,多么強烈的反差呀!朝臣們對蘇我氏的憤恨,更加可想而知。

蘇我蝦夷驚聞噩耗,立即組織帶領族黨反撲。中大兄皇子派人曉以大義,族黨聞言後或閉門歸隱或反戈一擊,蘇我氏眾叛親離。蝦夷於次日自焚,人們從烈焰中搶出他用來殉葬的典籍和珍寶,獻給中大兄皇子。

終於等到三首民謠可以揭開神秘面紗之時——其一,是中大兄皇子與中臣鐮足密謀誅殺蘇我入鹿的前兆;其二,是山背大兄皇子一族無辜冤死後來者為之報仇的前兆;其三,是蘇我入鹿出其不意被斬殺的前兆。

蘇我石川麻呂

蘇我石川麻呂,又名蘇我倉山田石川麻呂,是蘇我入鹿一族的表兄弟,很早便脫離了本宗而加入到政治立場敵對的一方去。誅殺入鹿那一日,三韓納貢的表文正由此人唱讀。

蝦夷、入鹿父子伏誅後,皇極女皇讓位輕皇子,史稱孝德天皇,年號“大化”。蘇我石川麻呂敘任右大臣,同政變中的功臣一道,輔佐天皇進行各項改革,史稱“大化改新”。然而改新派內部亦是暗流洶湧,迅速分裂。阿倍右大臣去世後,蘇我石川麻呂的異母弟弟蘇我日向向天皇誣告其兄企圖謀反,蘇我石川麻呂含恨自縊身亡。

氏族敗落

蘇我入鹿那一支本宗復滅之後,旁支難挑大樑,蘇我氏飛揚跋扈的日子一去不返。或者說,並非蘇我一族人人都想成為蝦夷、入鹿那樣的權臣,或者他們只想過安安穩穩的生活,至多是富庶的生活罷了,畢竟那對父子草菅人命囂張得有點過火,不單單是利慾薰心、失去民心那么簡單。

風水終究會輪流轉。

當年除暴安良的中臣鐮足被賜姓“藤原”,優寵備至。鐮足之子藤原不比等位極人臣,權傾朝野。

至於藤原氏百年來以“攝關”政治專擅朝綱,卻又是另一段史話。

渡來人說

蘇我氏渡來人說,現在在學者之間被熱列的議論著。記錄在以下的事件中。

但是,因為提出學說者沒有確切的證據,所以這樣的學說還沒辦法被認同。

系圖

孝元天皇┃

彥太忍信命┃

屋主忍男武雄心命(『古事記』裡面沒有)┃

武內宿禰

根據武內宿禰以前是後世的基準上、蘇我石川宿禰也是石川氏子孫的創作可見。

武內宿禰 ┃ 蘇我石川宿禰 ┃ 満智 ┃ 韓子 ┃ 高麗(馬背) ┃

蘇我稲目 ┏━━━╋━━━━━━┓ 欽明帝┳堅塩媛 馬子 境部摩理勢 ┏━━━━┫ ┣━━━┓ 推古天皇 用明天皇 蝦夷 倉麻呂(雄當)

┃┣━━━━━━┳━━┳━━┳━━┓ 入鹿 倉山田石川麻呂 赤兄連子日向果安

天智帝┳ 姪娘

安麻呂

元明天皇

石川石足

年足

名足

近年的研究

2005年11月13日奈良文化財研究所,發表在甘樫丘東麓遺蹟,發掘到蘇我入鹿邸“谷の宮門”遺蹟,符合考古學家們對於“日本書紀”中的記述被證實的期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