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岳[中國抗日著名將領]

薛岳[中國抗日著名將領]
薛岳[中國抗日著名將領]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薛岳(1896年12月27日—1998年5月3日)原名薛仰岳,字伯陵,綽號“老虎仔”,廣東韶關市樂昌縣九峰鎮小坪石村人。薛岳是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國民革命軍著名將領,軍事家,曾獲得美國總統杜魯門頒授的自由勳章和國軍授予的青天白日勳章。在長沙會戰中自創天爐戰法,該戰法殲滅日軍十萬之眾,有效阻止了日軍的戰略目的,此戰役是中國抗日戰場一次十分重大的勝利。

1907年,薛岳考入黃埔陸軍國小學習,後考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1918年(民國七年),參加孫中山新建立的援閩粵軍,任司令部上尉參謀,不久任第一師機關槍營營長;1921年5月,薛岳任孫中山總統府警衛團第三營營長,成為著名的粵軍“三劍客”之一。

在1950年的海南島戰役中任海南防衛總司令,戰役失敗後撤退至台灣。1952年晉升為陸軍一級上將,蔣介石先後給了薛岳幾個虛銜,如“總統府戰略顧問”、“中國國民黨改造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行政院政務委員”等。兩蔣父子固然執禮甚恭,但並不授予實權。薛岳無兵可帶,無仗可打,百無聊賴,多半閒居在台灣南部嘉義鄉間,過著半隱退日子。1998年5月3日逝世於台灣,享年103歲。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896年(清光緒二十二年)12月27日,出生於廣東樂昌縣。時為中日甲午戰後,他的父親因仰慕岳飛,取名薛仰岳,後來自己改名為薛岳。

1907年(清光緒三十三年),薛岳進入保定陸軍校學習軍事。

1910年(清宣統二年),從保定陸軍校畢業。

1914年(中華民國三年),二次革命後薛岳加入中華革命黨,不久,恢復學生生涯,投入武昌陸軍第二預備學校第二期,受訓兩年。

1918年(民國七年)6月,加入孫中山所組的革命軍援閩粵軍,任總司令部上尉參謀,隨軍入福建,攻占以漳州為中心的20多個縣。

1920年(民國九年)9月,隨軍回粵,討伐岑春煊所率的桂軍。當時粵軍參謀長鄧鏗(仲元)兼第一師師長,任薛岳為機槍連少校連長,第二年,機槍連擴充為營,薛岳升任營長。

1921年(民國十年)5月,孫中山在廣州就任非常大總統,鄧鏗奉令成立大總統府警衛團,由第一師參謀長陳可鈺任團長,薛岳、葉挺及張發奎分任第一、二、三營營長。同年8月,孫中山溯西江至桂林,設定北伐軍大本營,薛岳任孫文總統府警衛任務。

1922年(民國十一年)3月,粵軍總司令陳炯明破壞革命,將鄧鏗刺死,叛象漸明。4月,薛岳護送孫中山回粵,設大本營於韶關,6月初,又護送孫中山及夫人宋慶齡由韶關回廣州。6月16日凌晨,陳炯明公然叛變,令所部葉炬、洪兆麟等部隊圍攻粵秀樓和總統府。警衛團葉挺營堅守總統府前門,薛岳所部固守後門,戰鬥持續了10多個小時,警衛團保護宋慶齡突圍。葉挺全營在前面開路,薛岳率領機槍營殿後,將孫夫人送到嶺南大學校長鍾榮光所住石屋。孫中山則在事變即將發生前登上了永豐艦。

警衛團被衝散後,薛岳帶著部分警衛團戰士到珠江永豐軍艦,繼續守衛在孫中山身邊。不久,奉孫中山之命,同林直勉等人秘密潛往廣西梧州請兵平叛,正值粵軍許崇智部回師受阻被迫開往福州,軍事行動暫停。薛岳秘密地乘搭“大明號”輪船赴香港,轉往上海,向孫中山匯報廣西請兵情況。

1924年(民國十三年),蔣介石率部東征討伐陳炯明,薛岳任粵軍第一師少將副官兼師參謀長。

1925年(民國十四年)2月,任第一軍第十四師副師長兼第十四團團長,在第二次東征中,常常以少勝多。由於戰果顯著,受到蔣介石的通電錶揚。

北伐戰爭

1926年(民國十五年)7月,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薛岳所屬的第一、二兩師為總預備隊,隨西路軍行動,執行攻占江西的作戰任務,為北伐軍的主力,隨總司令蔣介石行動。9月初,自長沙趨瀏陽,展開對江西境內孫傳芳部的攻擊。而南昌城的攻守戰,是北伐軍與孫軍搏鬥最慘烈的一役,城垣兩次失而復得,革命軍多有敗退,大受挫折,唯薛岳兼領的第一師第三團始終勇敢奮戰。10月3日,蔣介石召集全師官兵訓話,慰勉以第三團做模範。蔣介石檢討作戰挫敗原因,地圖不準確是主因。這對於薛岳是一大教訓。其後20餘年,薛岳行軍作戰以及公餘,更注意研究實際地理環境和地圖。江西全境肅清,革命軍做東下滬杭的準備,戰鬥序列重行部署,第一軍第一師劃歸東路軍總指揮何應欽,前敵總指揮是白崇禧。12月中,薛岳升代第一師師長,率部東進。由於浙江軍政人員的傾向國民政府,故而革命軍進展順利迅速。

1927年(民國十六年)2月18日,帶兵克復杭州,各軍隨即分途合擊,攻取上海、南京。薛岳率第一師由杭州進至嘉興,為使大軍在這一湖沼河漢錯縱地區運動容易,薛岳獲得青紅幫頭目的合作,通知徒眾同時分別架設便橋以利行軍,因之,在短時間內即直衝至閔行,與友軍合圍攻擊上海,3月20日克復上海。

土地革命

“八一”南昌起義失敗後,賀龍、朱德、葉挺等率起義軍南下廣東,進駐潮梅一帶地區。薛岳奉李濟深命令率新編第二師迅速開往揭陽、普寧地區,協同陳濟棠、徐景唐部,在湯坑與起義軍展開激戰。所部四個團都被擊敗,師部也被包圍,全師覆滅在即。這時,葉挺部營長歐震叛變,陣前倒戈。他便抓住這個時機,在趕來增援的鄧龍光部協同下進行反攻。紅軍寡不敵眾,彈藥將盡,被迫撤退。

湯坑會戰一結束,薛岳立即率領特務連輕裝前進,迅速地占領汕頭市,不準其他部隊開進汕頭。凡是各部要津、各種肥缺,都分別安排自己的親友掌管。

1926年(民國十五年)11月16日,張發奎、黃琪翔在廣州發動政變,奪取李濟深在廣東的軍政大權。薛岳也公開叛變李濟深,投靠張發奎。所率新編第二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四軍教導第一師,他任師長,除將第四團駐紮於廣州西村陳家祠外,其餘全部調往江門駐防。

1927年(民國十六年)12月11日,張太雷,葉挺等共產黨人領導和發動廣州起義。薛岳奉張發奎電令,調所部兩個團於12日晨從江門到達河南。3時半,從士敏士廠渡河進攻東堤一帶,並沿永漢路搜尋而上,進攻財政廳。這時,其師駐在廣州的第四團正進攻觀音山。上午8時,占領該山後,第四團連續五次向廣州起義總指揮部(原市公安局),進攻均被擊退。但到晚上10時,在李福林的國民革命軍第五軍和右派廣州工人“敢死隊”增援下,才占領了起義軍總指揮部。隨即白色恐怖籠罩廣州城。

薛岳與白崇禧薛岳與白崇禧

1928年(民國十七年)1月24日,薛岳和繆培南率部取道贛東北,北上投靠 蔣介石。1928年4月6日,到達運河車站。第二天受到蔣介石的接見,並被編入第一集團軍戰鬥序列,於31日進駐山東德州。7月,他和繆培南率先回響蔣介石發表的裁軍通電,鼓動上校以上官佐聯名上書,要求裁撤第四軍。9月中旬,第四軍縮編為第四師,繆培南任師長,朱暉日為副師長。薛岳不能見容於蔣介石,被迫離隊南下,到九龍閒居。不久,便參加汪精衛、陳公博等人的反蔣活動。

1929年(民國十八年)初,俞作柏因策劃倒桂有功,被蔣介石任命為廣西省政府主席。薛岳與俞是武昌陸軍第二期預備學校和保定軍校的同期同學。5月,他和李朗如等,奉汪精衛陳公博之命,乘俞作柏率部從上海南下就職,經廣州之時,勸俞趕走陳濟棠,統一兩廣,作為反蔣基地。俞感突然,未同意。7月,他又以遞送委任狀為名,前往南寧,勸俞早日出兵。待俞同意後,才回香港復命。10月1日,俞在廣西南寧通電反蔣,因部下呂煥炎叛變倒戈,反蔣失敗。12月,張發奎南下廣西,聯合李宗仁反蔣。在此之前與朱暉日等也在香港設立機關,分頭聯絡各地武裝團體,並於1928年12月3日,策應第四軍,舉兵反蔣。次年2月,第四軍在花縣討蔣失敗不久,薛岳和吳奇偉等在廣東廉江歸隊。6月中旬,參加北流戰鬥。第四軍與粵軍蔣光鼐、蔡廷鍇部激戰兩晝夜,損失慘重,縮編為三個團,他擔任第三十五團團長。

中原大戰

1930年(民國十九年)4月,中原大戰爆發。張桂聯軍從廣西分途北上配合馮、閻對蔣作戰。6月,其後續部隊在衡陽受到蔣光鼐、蔡廷鍇部阻截,後路被斷。在這緊急關頭,薛岳主張移兵東南,直搗南京,吸引蔣介石的主力,以達到“圍魏救趙”之目的。但未被張發奎等採納。後張、桂聯軍在衡陽遭到蔣、蔡部的圍攻,傷亡慘重。突圍至廣西時,第四軍僅剩千餘人。他因自己主張被否定,造成大敗,便灰心喪氣,牢騷滿腹,向部下公開宣布他和張發奎決不再幹下去,同意官兵自行處置所帶武器,致使軍心更加渙散。7月4日,第四軍退至桂林時,只剩下五六百支槍。可是,部分官兵要求堅持再乾。後來,李宗仁將桂軍一部分部隊充實第四軍的編制,任命薛岳為該軍第十師師長。10月,薛岳受白崇禧指揮,率部參與解南寧之圍,在對滇軍作戰中,腳部負傷。戰後,他向總司令部請求調動工作,呈稱:“平馬之役負傷後,復染瘧疾”,“尚未復原,懇準暫調工作,俾資調養”。12月,第四軍進行縮編,總司令李宗仁批准薛岳的請求,第十師併入十二師,他被調任柳州軍校校長。

1932年(民國二十一年)1月,他看到國民黨內部政局複雜,便辭職回九龍閒居。

圍剿紅軍

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5月,薛岳被蔣介石起用為第五軍軍長,參加對江西中央革命根據地的第五次“圍剿”。10月,到達南昌。先任北路軍之第三路軍副總指揮兼第七縱隊司令,後任第一路軍代總指揮兼第七縱隊司令。次年1月,任北路軍之第六路軍總指揮,負責贛南“剿共”任務。從這年4月開始,薛岳指揮第六路軍先後占領了韶源、上岡、壽華山、興國和贛南重鎮古龍岡。10月,又占領石城,威脅紅都瑞金。

中央紅軍開始二萬五千里長征後,薛岳奉蔣介石命令,指揮第六路軍和第八縱隊跟蹤追擊。紅軍入湘後,何鍵任追剿軍總司令,他為前敵總指揮。11月,蔣介石調集中央和湘桂軍四十萬,企圖將紅軍包圍和消滅於湘桂之邊。薛岳即奉命率部沿湘桂公路實施側擊,與紅軍戰鬥七天七夜。1935年1月,當中央紅軍進占遵義時,他指揮所部急行軍開進貴州省會貴陽市及其周圍,不久被蔣介石任命為龍雲總司令的第二路軍前敵總指揮兼貴陽“綏署”主任。

1935年(民國二十四年)1月中旬,中央紅軍一渡赤水河,準備從川南北渡長江。蔣介石急調三十六個團進行包圍。薛岳奉命急調周渾元部渡過烏江,進入黔西,實施側擊,企圖將紅軍壓至長江以南,橫江以東,烏江以北、以西地區消滅之。3月上旬,紅軍三渡赤水河,進入川南。薛岳立即指揮各縱隊進行尾追,並大築碉堡進行包圍。4月,蔣介石也趕到貴陽督戰。就在這時,毛澤東揮師東向,四渡赤水,再過烏江,指向貴陽。這使蔣介石感到意外的威脅,便親自布置貴陽防衛。同時,急令雲南孫渡率部日夜兼程前往“救駕”。這時,紅軍便乘虛轉入滇境,從昆明西北方向渡過金沙江,圍攻會理。薛岳又率部渡江向會理尾追。當他到達目的地時,紅軍已向大渡河挺進(1863年5月,石達開就是在大渡河遭到覆滅的)。這時,蔣介石立即調集薛岳的中央軍及其他地方軍隊,二十餘萬人,組織大渡河會戰,企圖殲滅紅軍。可是,薛岳等正忙於調兵遣將之時,紅軍即分兵兩路,迅速地打破劉文輝部的防線,分別從安順場和瀘定橋搶渡了大渡河。薛岳率部從江西至大西南,行程兩萬餘里,轉戰西南數省,與紅軍作戰,雖未取得勝利,但為蔣介石統治西南各省擴充了勢力。西南戰事結束後,薛岳受到蔣介石的嘉獎。4月5日,薛岳晉升為陸軍中將。

抗日戰爭

1937年(民國二十六年)8月13日,“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後,薛岳離開西南到達南京,被蔣介石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九集團軍總司令,加入左翼軍戰鬥序列,駐節安亭。9月下旬,日軍進攻劉行、羅店,失守後,日軍分路進犯蘊藻浜、楊涇等地。10月8日,薛岳擔任左翼軍中央作戰區總指揮,在蘊藻浜南岸一帶堅守半個多月。10月28日,戰鬥移至江橋鎮、小南翔、陳家行、廣福鎮地區。他指揮第十九集團軍在竹園村與日軍展開爭奪戰,猛攻五次,失而復得,給敵重創。其部也損失嚴重,生存者不足十分之二三。11月1日,日軍繞到杭州灣在金山衛登入。11月13日,薛岳上任左翼軍總司令,奉蔣介石的命令進行吳福線軍事部署。12月12日,南京陷落。薛岳從錫澄線撤退後,升任抗日戰爭第三戰區前敵總司令,駐節屯溪,收容整頓隊伍,深入杭、嘉、京、蕪一帶敵後,切斷水陸交通,以策應抗日戰爭第五戰區對敵作戰。

薛岳將軍在長沙會戰薛岳將軍在長沙會戰

1938年(民國二十七年)5月,薛岳被調任抗日戰爭第一戰區第一兵團總司令,駐節河南開封,指揮國民革命軍第七十四軍、國民革命軍第七十一軍、國民革命軍第六十四軍、國民革命軍第八軍諸軍,以及國民革命軍第三集團軍、新編第三十五、八十八師的和二六四旅進行蘭封會戰。他確定首先在蘭封及其附近,消滅從菏澤南犯之日軍第14師團;然後移兵殲滅魯西、豫東之其他敵軍,以達到保衛京漢鐵路,阻止日軍西進之目的。5月14日,土肥原的第十四師團,分乘數百輛戰車、汽車和大炮牽引車從菏澤南竄。幾天之內,連陷內黃、儀封、野雞崗、楚莊砦等地,企圖消滅蘭封地區守軍主力,進而占領京漢鐵路,包圍武漢。薛岳先後收復了內黃、野雞崗等地。但因國民革命軍第27軍軍長桂永清擅自棄守要地蘭封,使整個作戰計畫遭到破壞。他向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控告,將桂革職後,重新調整布置,奪回蘭封,並將日軍壓至三義砦、興集和羅王砦三個據點,進行圍攻。就在殲滅在望的時刻,負責阻擊從魯西南下增援之敵的第八軍,違令退出歸德,使魯西日軍繼續西犯,支援被圍困之敵。5月30日,薛岳升任第一戰區前敵總司令,指揮第一兵團和第二兵團的湯恩伯、商震、孫桐萱、曹福林等部。6月1日,日軍兵分兩路,一路從歸德等地西犯,占領了睢縣,迫近蘭封、杞縣,一路向太康進犯,以解被困在三義砦、曲興集、羅王砦土肥原部之圍,進而攻擊開封、蘭封等地。蔣介石怕主力被消滅,令薛岳將部隊撤往京漢鐵路以西山地,前敵總司令部遷往洛陽。6月9日,蔣介石頒布武漢衛戍區戰鬥序列。薛岳任該衛戍區第一兵團總司令。7月,日軍侵占九江之後,以第一O一、一O六、第九師團和近衛師團一部,分別由湖口、九江南犯,企圖占領南昌,進而占據湖南長沙和粵漢鐵路,從南面包圍武漢。8月1日,薛岳奉命指揮南潯鐵路沿線和鄱陽湖沿岸的防衛,以粉碎日軍從南面包圍武漢的企圖。9月中旬,薛岳迅速地從南潯線正面調集主力部隊,以優勢兵力向敵進攻,在麒麟峰全殲鈴木聯隊。同時,第一六O師也在三角尖、金輪峰、南康尖殲敵七八百名。10月7日,薛岳指揮各路部隊發起總攻。至10日,第六十六軍擊潰萬家嶺、茅坪聶、老虎尖、石堡山之敵後,又擊敵于田步蘇;第四軍攻占扁擔山,第七十四軍攻占張古山。這時,敵一0六師團除逃脫千餘人外,其第一二三(木島)聯隊、一四五(池田)聯隊和一0一師團的一四九(津田)聯隊以及配屬部隊,計一萬餘人,全部被消滅,並有三百餘人被俘。

1939年(民國二十八年)2月,兼任國民黨湖南省主任委員和省主席。2月27日,南昌失守。9月,薛岳指揮第一次長沙會戰。9月下旬,日軍六個師團在百多架飛機和三百多隻艦船配合下,從贛北、鄂南、湘北分兵六路向長沙進犯。薛岳調集二十一個軍、五十二個師的兵力,分別部署在贛北、鄂南和洞庭湖畔,以阻止日軍從側面進攻。10月初,經過二十多天的戰鬥,日軍慘敗,傷亡四萬多人,其中包括少佐以上軍官四十餘人。受到蔣介石嘉勉電,並犒賞參戰將士十五萬元。

1941年(民國三十年)9月下旬,日軍以十一軍為主,派遣四個師團及兩個獨立旅團,共約十五萬人,在一百多架飛機、兩百多隻艦船支援下,分兵兩路,第二次進犯長沙。薛岳調集了十七個軍共二十萬兵力,在正面進行“後退決戰”的同時,將七個軍部署於東側山地,實施側擊,牽制敵人。經過逐次抵抗後,誘敵深入汨羅河、撈刀河伏擊地帶予以重創。最後,日軍被迫逃回新牆河以北原據點。國民黨軍隊取得了第二次長沙會戰的勝利。12月,日軍又以十二萬兵力對長沙發動第三次侵犯。日軍向新牆河陣地發起猛攻。薛岳命守軍逐次抵抗後,將敵誘致撈刀河、瀏陽河決戰地區。次年1月1日,日軍從東南方向進攻長沙。1942年1月4日,各部先後攻至第二次攻擊線,完成了對日軍的反包圍。隨即,從東、西、南、北方向球心攻擊,將敵擊潰。薛岳見殘敵突圍北逃立即命令各部追擊、側擊和截擊。這次會戰,歷經半個多月,使南犯之敵傷亡五萬多人。第三次長沙會戰後,他獲青天白日勳章一枚。

1944年(民國三十三年)5月,日軍任命板垣為華中派遣軍總司令,移關東軍南下,加上贛北、鄂南和湘北日軍,共二十餘萬之眾,在六百餘架飛機、三十輛汽車配合下,分兵三路第四次進犯長沙。1944年6月19日,長沙失守。第四次長沙會戰失利。長沙失守,蔣介石震怒,下令處以第4軍軍長張德能死刑。

日軍侵占長沙後,立即分兵南下進犯衡陽。早在日軍進犯長沙之前,薛岳已令戰鬥力較強的第十軍防守衡陽。7月30日,日軍在岡村寧次親自指揮下,對衡陽發動第三次攻勢。薛岳命令各部進行反包圍,並發出求援電十三件。這時,駐守衡陽城的第十軍和暫編第五十四師,兵員已減半,戰鬥力大損,增援部隊又受阻擋。1944年8月,日軍占領衡陽後,他將部隊撤至湘、贛、粵邊區,阻止日軍打通粵漢鐵路。

1945年(民國三十四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後,薛岳任南潯線受降司令官,9月14日,在南昌舉行受降儀式。10月10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給他頒發一枚自由勳章,表彰其在抗日戰爭中的貢獻。

參加內戰

薛岳將軍薛岳將軍

1946年(民國三十五年)5月,薛岳就擔任國民黨徐州“綏署”主任,根據國民黨國防部“南北會師,占領山東,打通津浦線”的方針,發動了進犯魯南解放區之戰役,企圖打通臨(城)徐(州)和台(兒莊)棗(莊)間的兩條鐵路支線,迅速占領棗莊煤礦,以維持軍運和解決南京等地冬季燃料的供應。10月6日,薛岳令王長海為師長的整編第七十七師和馬勵武的整編第二十六師,在空軍支援下,分別向嶧縣和棗莊進犯。因魯南新四軍採取避實就虛的戰略方針,早已撤離,未經多大戰鬥,於8日便相繼占領了嶧縣城和棗莊一帶。11月初,又令各部從東、北、西、南向解放區大舉“清剿”,威脅臨沂人民政府和沂蒙革命根據地。中旬,駐防台兒莊的王長海部突然受到葉飛所率新四軍進攻,旅長戴之奇因兵敗畏罪自殺。12月上旬,薛岳又命令裝備精良的整編第二十六師,從嶧縣東面進犯解放區。

1947年元旦,該師離開嶧縣百餘里,被新四軍誘入卞莊、向城等地。隨後,在向城被新四軍從蘇北、魯中迂迴來的八個師包圍。他又立即從徐州調兩個整編師前往支援,其中一個師剛進抵古林村就受到新四軍的圍攻。5日,困於向城的馬勵武部突圍,傷亡慘重。其旅長蔣修仁被擊斃。10日,嶧縣城被新四軍攻破,馬勵武及其參謀長被生俘,整編第二十六師覆沒。

薛岳任國民黨徐州“綏署”主任半年多時間,連戰連敗,引起國民黨內部眾多非議。3月3日,蔣介石見他“指揮無力,名聲低落”,將其“綏署”主任撤銷。

5月10月,薛岳任南京政府參軍長。次年5月,轉任蔣介石“總統府”參軍長。在這期間,他常與陸軍總司令余漢謀、閒居上海的原第四軍軍長張發奎等粵籍要人,議論時政和自己出路問題。

1948年(民國三十七年)4月,國大在南京召開。薛岳與張發奎等成立競選小組為孫科競選副總統籌經費,拉選票。還非正式地內定了一個孫科的影子內閣:張發奎為國防部部長,薛岳為參謀總長,余漢謀為軍政部長,陳策為海軍部長,李漢魂為內政部長,鍾天心為教育部長。但是不久,粵人為孫科拉票的醜態被南京“救國日報”披露,並涉及孫科的私生活。薛岳等感到難堪,率領百餘人前往該報社問罪。上海一家報紙以“三帥奪大炮,表演全武打”之顯著標題,登載了此則新聞。

淮海戰役後,薛岳與張發奎等粵籍要人提出以“粵人治粵”的口號,反對宋子文繼續主粵。蔣介石為籠絡廣東地方要人,批准了宋子文的辭職請求,並任命余漢謀為廣州“綏署”主任,薛岳為廣東省府主席,張發奎接任余漢謀的陸軍總司令職務。

退守台灣

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2月,薛岳前往廣州上任,決心在廣東與共產黨繼續較量。他首先亮出“廣東人民大團結”的旗號,大力收羅廣東舊軍政人員,安插親信,排除異己。各廳、局、處、科級幹部的任免,都由自己說了算。同時,將原來十五個保全團,擴充為二十個團,編成五個師。由其親信分任師長。為了適應大兵團作戰,還在各師配備重型大炮、戰車,並把部隊從各地調集到廣州附近和省內各重要鐵路沿線,企圖阻止人民解放軍向廣東進軍。5月14日,薛岳的老部下吳奇偉在粵東起義,廣東省內政局大亂。10月11月,他來到海南島。1949年12月1日,任海南防衛總司令,統一指揮海南陸、海、空三軍。為了阻止解放軍解放海南,在全島設立三道防線:從文昌縣的銅鼓嶺起,中經抱虎嶺、木蘭頭、七星嶺、鋪前、塔市、海口市、白蓮、花場、天尾、馬梟、臨高角、新盈、新英、定城等沿海地帶為第一道防線;由瓊山縣在長坡、煙礦、黃竹、定城、新英,瑞溪、金:江、紅石嶺、加萊、那大、白馬井等為二道防線;以海口市,白蓮,花場、天星、馬梟一線為核心防線。其部署兵力達十萬之眾。薛岳認為這三道防線堅如“銅牆鐵壁”,自稱為“伯陵防線”。

1949(民國三十八年)年,12月10日蔣介石兵敗退逃往台灣,薛岳的部隊直到1950年才從海南島撤退。到台灣後,蔣介石對他非常尊重。

1950年4月1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鄧華兵團在瓊崖縱隊和海南人民支持下,渡過瓊州海峽。薛岳部,兵無鬥志,一擊即潰,被殲五、六萬之眾。

1952年薛岳晉升為陸軍一級上將,“總統府”戰略顧問。

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相繼亡故後,李登輝當政。有著“國民大會代表”身份的薛岳,拒絕簽署國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改方案使得他在台北的房舍編列經費被取消。

1991年,李登輝把委員會裁撤,薛岳自付租金。台灣銀行欲索高額房租,薛岳不接受,便於1993年把薛岳告上法院。

1992年11月,世界客屬總會訪問團訪問樂昌,把薛岳所贈的一份珍貴禮物“銅鏡”帶到樂昌,上刻他的題詞“桑梓情深”,再次表明了薛岳對故里的牽掛思念之情。

1998年5月3日,薛岳逝世,享年103歲。

主要成就

政治成就

1939年(民國二十八年)1月,薛岳在任第九戰區司令長官期間,還進行了一系列湘政建設,他臨危受命就任湖南省主席。上任後,根據湖南的實際情況和抗戰需要,提出了“安、便、足”的施政方針。所謂“安”,就是力圖使湖南人民安居、安業、安心,“便”,即便民、便國、便戰;“足”,即足食、足兵、足智。並依此實施所謂“六政”建設。

薛岳把提高國民的健康水平作為湘政建設的第一要政,稱之為“生民之政”。他指出,唯有每個國民身體健康,乃能救國,唯有整個民族的健康,乃能獲得真正的自由平等。除了增加經費改善醫院醫療設備外,還各撥款四百萬元,新建了省立第三、六、七、八醫院。後來,又籌建了省立第九、十醫院。抗戰勝利前還電令省建、教兩處撥款建設南嶽體育館和開闢中山公園。與此同時,嚴令禁止鴉片和限制娼妓活動。

在施政中,薛岳重視發展農業、林業、興建水利,以及交通運輸和工礦企業,稱之為“養民之政”。他鼓勵湖濱農民開墾湖田,擴大耕作面積。準許基層幹部和文職人員,租種田地,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要求各地做到“一縣一農林場,一分鎮一農林場,一保一農林場”。

國民教育,即所謂“教民之政”,是薛岳湘政建設中的一個重點。他一方面發展中國小的文化教育,提高民智,一方面發展中等師範和職業教育,以適應工農業生產和中國小教育的需要,同時,反對學校商品化,責令各區專員對本區內之省立師範學校、職業中學及私立國立中等以上黨校進行督導,“嚴整學風,改善教法,如有違背現代教育方法,以學校為商品化者,均應報府嚴辦”。

薛岳還重視強化警察組織,肅清漢奸土匪,安定後方,稱之為“衛民之政”。他要求對那些被敵偽收買,“操縱市場,高抬物價,積極破壞社會經濟,進而怨惡戰爭發生反戰行動”者,進行“切實防範”;凡“參加偽組織,替敵人帶路、作偵探、作便衣隊、修築公路、運輸糧彈傷兵者一經捕獲,訊明確實,準予就地槍決,以正國法”。

為了喚起民眾力行抗戰,薛岳推行所謂“管民之政”,整頓和健全政治組織和社會組織。他規定:凡屬於社會組織之人民團體、經濟團體合作事業團體,均有絕對服自命令,力行抗戰建國之責,否則依法解散,重新改組;凡屬社會組織之文化團體,均有宣傳法令,喚起民眾力行抗戰建國工作之責,否則依法解散,重新改組。

薛岳實施的第六政就是所謂“用民之政”。他很重視糧政建設,指令有關部門合理地規定米谷價格,防止奸商、宮商高價圖利,以圖“谷主糧商,食米之人,皆得共生共存,而不背民生主旨。同時,還要求各縣市、各有關部門,要把評定、核正、檢查物價;作為“當前最重大之任務。指出:“高抬物價固不準,壓抑物價也不行,力求‘中正’二字,使商民賣得出,買得入;則物暢其流,價安於市。”如“奸商操縱,官商居奇,而縣府縱任不理,對民生漠不關心,物價反而高漲。

戰略成就

天爐戰法

天爐是將兵力在作戰帶,布成網狀的據點,以伏擊、誘擊、側擊、尾擊等方式,分段消耗敵軍的兵力與士氣,最後,把敵軍拖到決戰地區,再狠狠的圍殲。薛岳保長沙,敗日軍而成名。中國戰史出版局還曾專門出版了薛岳撰寫的《天爐戰》一書。

八字口袋戰法

類似於一字長蛇陣,不論敵人攻其首尾,另一頭皆可相救,必要時可以完成合圍,缺點是如果敵人有優勢兵力,則可同時攻擊首尾和腹部。產生於武漢會戰時期。

事實上,這些理論是薛岳將軍經過長期戰爭實踐和研究各種戰爭,參考各種軍事著作,包括中國古代軍事著作,而產生的。其戰法是在敵強我弱第情況下,正面迎擊的最有效戰法之一。

軍事成就

萬家嶺戰役薛岳所部共斃傷日軍第一零六師團8000多人,占該師團總人數一半以上。擊斃的敵軍軍官包括第一一三聯隊長田中聖道大佐和工兵第一零六聯隊長茶村秀男中佐,大隊長3人;重傷第一四五聯隊長市川洋造中佐,大隊長2人,聯隊副官1人,中隊長和小隊長死傷過半。

天爐戰法示意圖天爐戰法示意圖
天爐戰法示意圖天爐戰法示意圖
天爐戰法示意圖天爐戰法示意圖
天爐戰法示意圖天爐戰法示意圖

三次長沙會戰,薛岳所指揮的部隊共殲滅日軍11.75萬人(三戰殲敵人數分別為2萬、4.15萬和5.6萬)。雖然中國軍隊在1944年的長衡會戰(第四次長沙會戰)中失利,長沙和衡陽相繼失守,但仍給日軍造成了傷亡6.8萬人的代價。

人物評價

前國家主席毛澤東:你們遭遇薛伯陵務必持重!

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撼山易、撼薛將軍難。

軍事家葉挺:萬家嶺大捷,挽洪都於垂危,作江漢之保障,並與平型關、台兒莊鼎足而三,盛名當垂不朽。

軍事家粟裕:薛岳用兵尚稱機敏果斷。

軍事家張治中:百戰名將。

學者、教授王建學:薛岳在抗戰當中對日軍的打擊最大,殲滅日軍也最多,他是日軍最懼怕的中國將軍,為中國的抗日戰爭立了大功。

親屬成員

父母兄弟

左起:薛岳、薛仲述、薛叔達、薛季良左起:薛岳、薛仲述、薛叔達、薛季良

父親:薛豪漢,字宗元(1871—1939)

母親:李慈玉(1877—1929)。

兄弟姐妹:薛岳是長子,其下是薛仰芹(字孟堅)、薛仰霆(字仲述)、薛仰驃(字叔達)、薛仰謙(字季良)、薛冠華,薛岳六兄弟中,出了四個國民黨將軍,除薛岳為四星一級上將外,三弟仲述、四弟叔達為中將,五弟季良為少將。

妻子

薛岳前後共有三位妻子,第一位是在家鄉娶的朱氏,無子嗣,後死於台灣。

第二位妻子為方少文,其父曾任樂昌縣長,方少文學識突出,曾給薛岳做秘書,後嫁與薛岳,生二男三女,據薛岳的侄子交代,薛岳的夫人方少文系海南文昌人,死於1947年。

第三位妻子譚幸申是方少文死後、薛岳到台灣後所娶,生二男二女,譚氏病逝於1994年,享年68歲。

子女

薛岳的第二位夫人方少文生了5個子女,都去了國外。

薛岳的第三位夫人生了4個子女。

後世紀念

薛岳墓

薛岳墓薛岳墓

薛岳將軍墓位於中國台灣省台北市五指山國軍公墓特動區內。

伯陵堂

薛岳故居“伯陵堂”,廣東薛岳故居“伯陵堂”將按原貌“修舊如舊”成抗戰紀念基地,主樓於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日前完工。

藝術形象

時間 影視作品 扮演者
2001 長征 師小紅
2010 血戰萬家嶺 紀錄片
2015 長沙保衛戰 張豐毅
2016 東方戰場 丁建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