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寶釵

薛寶釵

薛寶釵,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主要人物,海棠詩社別號蘅蕪君。薛寶釵被作者描寫成一個有文才、有教養而美麗的女子(品格端方,容貌美麗。《紅樓夢第五回》),但卻被脂硯齋評為是第一號「無情」的人物。紅書作者曾盛讚寶釵的美麗,說她「艷冠群芳,任是無情也動人」《六十三回》。薛寶釵為金陵四大家族之薛家的掌上明珠,自小即被培養成才德兼備的女性。身上掛有一金鎖,刻著「不離不棄,芳齡永繼」八字箴言,與賈寶玉隨身所載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壽恆昌」恰好是一對,因此賈府之人認為釵與寶玉之間有「金玉良緣」。

基本信息

簡 介

薛寶釵張莉版薛寶釵
薛寶釵——薛姨媽的女兒,家中擁有百萬之富。她容貌美麗,肌骨瑩潤,舉止嫻雅。她熱衷於“仕途經濟”,勸寶玉去會會做官的,談講談講仕途經濟,被寶玉背地裡斥之為“混帳話”。她恪守封建婦德,而且城府頗深,能籠絡人心,得到賈府上下的誇讚。她掛有一把鏨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的金鎖,薛姨媽早就放風說:“你這金鎖要揀有玉的方可配”,在賈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辦下,賈寶玉被迫娶薛寶釵為妻。由於雙方沒有共同的理想與志趣,賈寶玉又無法忘懷知音林黛玉,婚後不久即出家當和尚去了。薛寶釵只好獨守空閨,抱恨終身。

代表花卉

薛寶釵薛寶釵

寶玉生辰的那晚,怡紅院裡“群芳開夜宴”行抽花名簽子酒令,寶釵抽到的是一枝牡丹,題曰:“艷冠群芳”,系有一句“任是無情也動人”這是唐代羅隱所作的《牡丹花》中的一句,原詩云:似其東風別有因,絳羅高卷不勝春。

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也動人。
芍藥與君為近侍,芙蓉何處避芳塵?
可憐韓令功成後,辜負儂華過此身。
牡丹素有“國色天香”之譽,盛開的時候雍容華貴,又稱“花王”。據《楊太真外傳》記載:開元中,唐明皇楊貴妃於沉香亭前賞牡丹,曾命大詩人李白進《清平樂》三篇,李在這三首詩中就把牡丹和楊貴妃揉合在一起歌詠。

寶釵體態豐滿,肌膚白暫,寶玉有次見了好雪白的一段酥臂,也不覺動了艷羨之心,想“摸一摸”。她家庭出身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珍珠如土金如鐵”的薛家,作為名門閨秀,賈府上下均對她另眼相看,而她的個性是“沉穩型,外冷內熱”.在《紅樓夢》中曹雪芹很明顯的把寶釵喻為牡丹花,在第二十七回目《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家飛燕泣殘紅》,作者把寶釵比作楊貴妃在書中不止一次,有一回,寶玉偶爾不慎對寶釵說;“怪不得他們拿姐姐比楊妃,原來也休豐怯熱。”結果惹得寶釵大怒,回敬他說“我倒像楊妃,只是沒一個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楊國忠的!”(見第三十回)這都可以說明,寶釵外表具有楊貴妃的特徵。聯繫到歷史上許多詩人把楊貴妃與牡丹渾為一體的事實,那末,把寶釵比作為牡丹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正冊判詞

薛寶釵林黛玉(陳曉旭)和薛寶釵(張莉)

畫: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圍玉帶;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注釋

這一首即是寫林黛玉和薛寶釵的。

“可嘆”句:說薛寶釵。意思是雖然有著合乎封建婦道標準的那種賢妻良母的品德,但可惜徒勞無功。《後漢書.列女傳.樂羊子妻》說,樂羊子遠出尋師求學,因為想家,只過了一年就回家了。他妻子就拿刀割斷了織布機上的娟,以此來比喻學業中斷,規勸他繼續求學,謀取功名,不要半途而廢。

金簪雪裡埋:說薛寶釵。前三字暗點其名;雪諧薛。金簪比寶釵,本是光耀頭面的首飾,竟埋沒在寒冷的雪堆里,這是對薛寶釵婚後,特別是她在寶玉出家後,只能空閨獨守的冷落處境的寫照。

評說

林黛玉和薛寶釵,一個是寄人籬下的孤兒,一個是皇家大商人的女兒;一個天真率直,一個城府極深;一個孤立無援,一個有多方支持;一個是叛逆者,一個是衛道者。有的人看見這首詩中同時寫了林、薛二人,以為找到了“釵黛合一”的證據,這是錯誤的。矛盾著的雙方既然互為依存,為什麼不可以在一首詩中並提林薛這兩個在思想傾向上彼此對立的人物,通過賈寶玉對她們的不同的態度的比較,以顯示抑揚褒貶呢?

人物形象

薛寶釵是《紅樓夢》中的一個重要人物。她的重要性不僅在於她是寶、黛、釵愛情悲劇的主人公之一,而且還在於這一藝術形象所蘊含的豐富內容,以及這一形象的創新性。

對於薛寶釵這一人物形象,歷來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尊薛而抑林,有的則尊林而抑薛。鄒弢三借廬筆談》中載鄒弢與其友許伯謙因爭論激烈而“幾揮老拳”的故事,就是一典型事例。即使到今天,仍然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黛玉尖酸刻薄,心胸狹窄,愛使小性兒,而寶釵端莊穩重,溫柔敦厚,豁達大度。有人則認為,寶釵性冷無情,虛偽奸險,是個“女曹操”。同一人物形象,竟然有截然相反的看法,一則固然有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原因,同時也說明這一形象的複雜性、豐富性和描寫的客觀性。那么,到底怎樣看待這一人物形象呢?首先必須摒棄個人的偏見和愛惡,而從作品的描寫刻畫中進行具體分析。

薛寶釵薛寶釵
從《紅樓夢》對薛寶釵的描寫中可以看出,曹雪芹所塑造的薛寶釵形象,是封建社會中一位典型的標準的淑女。這一形像的基本特徵,表現為她是封建禮教忠誠的信仰者、自覺的執行者和可悲的殉道者。然而這一封建淑女形像又是複雜的、豐富多彩的。

薛寶釵一出場,作者就描寫了她的美貌和品格。她穿著“不見奢華,惟覺淡雅”,她“品格端方,容貌美麗”;“罕言寡語,人謂裝愚;隨分從時,自雲守拙。”這就概括地寫出了她謹守封建禮教,順應環境的個性特點,勾勒了一個封建淑女的輪廓。

這個人物的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她忠誠地信奉封建禮教;特別是強加在婦女身上的奴隸道德。她曾多次規勸賈寶玉走“仕途經濟”、“立身揚名”之道,以至引起賈寶玉的極大反感,說她說的是“混帳話”,並說“好好的一個清白女子,也學的沽名釣譽,入了國賊祿鬼之流”;她也多次向黛玉、湘雲進行“女子無才便是德”、“總以貞靜為主”之類的封建說教。這些都足以說明,在大觀園的貴族少女中,她是受封建正統思想、封建道德觀念毒害比較深的一個。但是也不能因此將她與賈政、王夫人、王熙鳳等人等同看待,一律說成封建統治者。她雖然屬於“主子”的陣營,但是,她不但談不上什麼統治權力,而且,作為封建社會的一位少女,連自己的命運也掌握不了;一切都得聽從封建家長的擺布。一方面是“主子”,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另一方面,又處在封建禮教的壓迫之下,這就是薛寶釵社會關係的特殊性。正是她的特殊社會地位,決定了她的思想性格與賈政、王夫人、鳳姐等的本質區別。那種將薛寶釵與賈政、王夫人等人等同看待的觀點是錯誤的。

薛寶釵另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很世故,即很會做人和處世。在賈府這個派系複雜、矛盾重重的大家族中,她一方面抱取“事不關己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的明哲保身的處世哲學;另一方面,她又善於處理人際關係,和各方面的人保持著一種親切自然、合宜得體的關係;正如脂評所說:“待人接物不親不疏,不遠不近,可厭之人末見冷淡之態,形諸聲色;可喜之人亦未見醴密之情,形諸聲色。”而在這種貌似不偏不倚的處世態度中,她特別注意揣摩和迎合賈府統治者的心意,以博取他們的好感,而對於被人瞧不起的趙姨娘等人,也未嘗表現出冷淡和鄙視的神色,因而得到了賈府上上下下各種人等的稱讚。賈母誇她“穩重和平”;從不稱讚別人的趙姨娘也說她“展洋大方”。就連小丫頭們,也多和她親近。

在薛寶釵的性格中,確實也有虛偽和矯情的一面。她喜歡討好人和奉承人。賈母要給她做生日,問她愛聽什麼戲,愛吃什麼東西。她深知老年人喜歡熱鬧戲文,愛吃甜爛食物,就按賈母平時的愛好回答。她還當著面奉承過賈母。她說:“我來了這么幾年,留神看起來,鳳丫頭憑她怎么巧,也巧不過老太大去。”結果是賈母大誇獎她:“提起姊妹”,“從我們家四個女孩兒算起,全不如寶丫頭。”金釧兒投井自殺後,王夫人心裡不安。她安慰王夫人說:金釧不會自殺;如果真是自殺,也不過是個糊塗人,死了也不為可惜,多賞幾兩銀子就是了。王夫人說,不好把準備給林黛玉做生日的衣服拿來給死者妝裹,怕她忌諱,薛寶釵就自動地把自己新做的衣服拿出來交給王夫人。這—段文字不但是寫她討好王夫人,而且還顯示出這個封建主義的信奉者是怎樣的冷酷無情。“壽怡紅群芳開夜宴”那一回,寫她掣得的酒令牙籤上畫著牡丹,上有午句詩:“任是無情也動人”。按照封建社會的標準,薛寶釵被稱做群芳之冠,但又說“無情”。“無情”,是指她是封建道德的信奉者和實行者;“也動人”,卻不過說她的貌美。丸說冷香,可能暗指她非熱心人的意思。但“無情”和非熱心並不等於奸險。水亭撲蝶,自然可以看出她有心機。但其目的是讓小紅、墜兒以為她沒有所見那些私情話,並非有意嫁禍林黛玉。借衣金訓,也並非有意識讓王夫人嫌棄林黛玉。她這樣做,完全是遵循封建主義的明哲保身的哲學,自然也就表現了她的虛偽和自私。她的思想言行所表現出來的虛偽,主要是由於封建道德本身的虛偽。她的頭腦里浸透了封建主義思想,她是一個忠實地信奉封建道德和封建禮教的淑女。她認為按封建道德規範去做是天經地義的事,是最道德的;所以她很自然地做到了“四德”俱備。人有說薛寶釵是“大奸不奸,大盜不盜”,恐伯就是指的她對封建道德的忠實情奉和執行;因為這種道德本身就是虛偽的。她得到了賈府上下的放心,並最後被選擇為寶玉的妻子,也主要是她這種性格和環境相適應的自然的結果,而不應當簡單地看作是由於她或者薛姨媽的陰謀詭計的勝利。那種認為薛寶釵的一切活動都是有意識地有計畫地爭奪寶玉的看法,既不得合書中的描寫,又縮小了這一人物的思想意義。事實上,她的性格特點並非奸險,並非事事時時處處都有心機,而是她按照封建正統思想去做,而且做得又是那樣渾然不覺。那樣如魚得水。人們從她身上看到的虛偽正是封建道德虛偽的體現。薛寶釵的有心機與鳳姐的兩面三刀是截然不同的。

作者塑造薛寶釵這個形像,絕非僅僅寫出一個沽名釣譽的國賊祿鬼和八面玲瓏的勢利小人;更不是要塑造一個虛偽奸隱的“女曹操”;甚至也不止是塑造一個標準的封建淑女形像;而是在薛寶釵這個形像中,寄託著作者複雜的感情,深深的感慨:既讚美這位美麗少女的聰明才智,同情她不幸的悲劇命運;又痛惜她奴隸般地信奉封建禮教,批判她“隨分從時”的處世哲學。因而,他要塑造的是一個品格端莊,容貌美麗,才華出眾,學識淵博的青春少女,被封建禮教所毒害以至毀滅的過程。正因為如此,作者對薛寶釵性格的發掘,並沒有到此止步,而是用細膩的筆觸,多方面地展現她性格中美好的、健康的因素與陳腐的、窒息的成分之間似乎矛盾然而又是奇妙的統一。這就是薛寶釵這一典型形像的根本特點。作者對這個根本特點表現得愈深刻,愈充分,便愈是深入地揭露了封建禮教對這個少女精神上的毒害和摧殘,便愈是尖銳地批判了封建禮教“吃人”的本質。在對封建社會批判的深刻性上,這一形像並不比賈寶玉、林黛玉的形像差,只不過前者的毀滅是叛逆者的悲劇,後者的毀滅是殉道者的悲劇。然而,他們都是封建禮教的犧牲品。薛寶釵的悲劇雖然不值得人們同情,但它所顯示的批判意義卻是非常深刻的。曹雪芹橫絕一代的卓識,正表現在這裡,作者塑造薛寶釵這一形像的匠心,也表現在這裡。只有從這個根本特點出發,才能真正認識這二藝術形像。

《紅樓夢》在塑造人物形像時,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即抓住人物性格的基本特徵進行反覆描寫和刻畫,以使其突出鮮明外,還繞圍這一基本性格特徵展開其他方面的描寫和刻畫,使人物性格更加複雜和豐富。薛寶釵的形像也是這樣塑造出來的。

薛寶釵薛寶釵
薛寶釵這個封建淑女的典型,除了她作為封建禮教的信奉者、執行者和殉道者這一基本點之外,她的性格還表現在其他許多方面。
薛寶釵不僅品格端方,容貌美麗,而且天質聰慧,博學宏覽。幼年時富有文化教養的家庭環境和聰慧的心靈,造成她深厚的藝術修養和廣博的知識。她對文學藝術歷史醫學以至諸子百家佛學經典,都有廣泛的涉獵和淵博的知識,連以“雜學旁收”著稱的賈寶玉也遠非所及。如元妃歸省時,對寶玉詩中“綠玉”改“綠臘”的指點,以及對湘雲問“”樹的解釋。她對藝術創作有著深刻的理解,發表過精闢的見解。如她在論畫時指出,藝術家在創作前必須心中先有丘壑,才能對素材進行精當的剪裁和處理,才能達到真實地再現生活的目的;她在詩歌創作中提出要“各出己見”,“不與人同”,“要命意新奇,另開生面”,她反對跟著別人腳蹤走去的摹擬和模仿的見解,無疑是頗有見地的。顯然,在這些地方,作者是將自己對藝術的獨到見解賦予了這位才華出眾的少女。

她自己的詩歌創作,也頗具特色。在大觀園的詩人中,只有林黛玉可以跟她抗衡。在多次詩歌比賽中,她是經常奪冠的。她的詩構思新穎,意境深邃,具有雍容典雅,含蓄渾厚的風格。這樣,作者又賦予薛寶釵的形像以濃郁的書卷氣和優美的詩人氣質。在這些地方,作者對她是讚賞的。

薛寶釵性格的複雜性和豐富性,還表現在她所具有的一些美好的品格。比如,她處事周到,辦事公平,關心人,體貼人,幫助人。一次,襲人想央求湘雲替她做點針線活,寶釵知道後,馬上對她講明史湘雲“在家裡一點做不得主”,“做活做到三更天”,“一來了就說累得慌”的苦衷,責怪她“怎么一時半刻不會體貼人”,並主動接去了要湘雲做的活計。還有一次,湘雲要開社作東,寶釵因伯她花費引起她嬸娘報怨,便資助她辦了螃蟹宴。因此,這位心直口快、性情豪爽的小姐,曾經真心地這樣稱讚寶釵:“這些姐妹們,再沒有一個比寶姐姐好的,可惜我們不是一個娘養的——我但凡有這樣一個親姐姐,就是沒了父母,也是沒妨礙的。”對於寄人籬下的林黛玉,家境貧寒的邢岫煙,也都給過種種幫助。即使對大觀園的下人,她也能體貼他們的起早睡晚,終年辛苦的處境,為他們籌劃一點額外的進益。

薛寶釵在寶、黛、釵愛情婚姻中的態度和作用,歷來是分析寶釵這一形像的重要內容。在一般讀者的心目中,釵、黛是一對情敵,有人甚至認為,寶釵為了爭奪“寶二奶奶”的寶座費盡了心機;是她“欺騙了寶玉,害死了黛玉”,爬上了寶二奶奶的寶座。她簡直成了破壞寶黛愛情的元兇和殺害林黛玉的劊子手了。

我們從作品的描寫中,得不出這樣的結論;我們看到的是生活的和藝術的真實。

在二人關係的開始階段;她們之聞確實是頗為緊張的;在寶黛青梅竹馬,情甜意密之時,突然來了一個“品格端方,容貌美麗”的薛寶釵,這對林黛玉來說不能不是一個威脅;特別是當有了“金玉良緣”之說後,黛玉更感到寶釵是她的一個實力雄厚的情敵。所以,她利用—切機會處處對寶釵投以充滿敵意的、鋒芒畢露的諷刺,總是警惕地暗中窺探寶玉和寶釵的動靜。書中多次寫到,寶釵和寶玉說話時,黛玉不是及時地來到,就是在背後偷聽了去。例如“識通靈”“認金鎖”的時候;寶玉看寶釵腕子上的香串時;還有一次,賈母傳寶黛二人吃飯,二玉因鬧了彆扭,黛玉竟一人先走了。寶釵使勸寶玉陪黛玉一起去吃飯;寶玉當時說了一句:“理他呢,過一會子就好了。”事後,黛玉多次在寶玉、寶釵面前重複這句話,可見二人的談話都被黛玉背後偷聽去了;這種情況書中還不少。可以這樣說,釵、黛關係的緊張,並不是寶釵要與黛玉爭奪寶玉引起的,而是黛玉為保護自己的愛情而處處防範的結果。相反,寶釵對寶、黛的親近,至少在表面上採取了明智的迴避做法。關於這,書中有多次明確的描寫。說寶釵為爭奪“寶二奶奶”的寶座,因而處處監視寶、黛,陷害黛玉,是不符合書中描寫的實際情況的,是沒有任何根據的。
但這並不是說寶釵對黛玉不感到棘手。也不是說寶釵對寶玉毫無感情,她對寶玉是有愛憎之意的;且時有流露。但由於封建道德觀念的嚴重束縛,使她連黛玉那樣痛苦曲折地表達自己傷感情的勇氣也沒有,在她看來,婚姻大事完全決定於父母之命,媒婆之言,如果表現出任何一點主動的意圖和行動,都是傷風敗俗的可恥勾當。薛蟠說她愛上寶玉的話,因太傷了她的廉恥;氣得她“整哭了一夜”。事實上,寶釵對寶、黛二人的親厚,往往表現出一種局外人的超然態度。當寶釵聽到有人開他們二人的玩笑時,常常添上幾句湊趣;有時自己也開他們的玩笑,並未表現出拈酸吃醋的形景。這就是釵黛和好前、她們在愛情問題上的態度。
出乎一些人的意料之外,這一對“情場冤家”終於和解了,而且是以黛玉主動認錯,承認“往日竟是我錯了”而導致和解的。有人認為,這是陰謀家薛寶釵的勝利,幼稚的林黛玉上了當。果真是這樣嗎?請讀讀“秋雨夕悶制秋雨詞,金蘭契畫剖金蘭語”那一回吧。寶釵確實征服了黛玉,但那不是用的陰謀詭計,而是用她忠誠信奉的封建禮教,和她超然的手腕。從這件事中,黛玉看出寶釵並未拿她的“行為失檢”作話柄,到處張揚,大作文章,而是“真心”地勸,說她,開導她,因而消除了“疑癖”,主動作了和解的姿態,此後,通過“薛姨媽愛語慰痴顰”等章回;進一步描寫了她們友情的發展。她們的關係親密到“竟比別人好十倍”的程度,連寶玉都感到奇怪,“暗暗納罕”。作者寫出了二人友情的建立和發展,就十分明確地排除了對寶釵形像——同時也即對作者的藝術構思——的誤解,寶釵不是撥亂其間的小丑,更不是破壞寶留愛情的元兇。她和黛玉都是封建禮教的犧牲品。這樣,就把批判的鋒芒指向了扼殺寶、黛愛情的真正元兇——封建統治者。

最後,在薛、林二人當中,賈府統治者選中了薛寶釵,黛玉因此“淚盡而逝”。那么,能否據此斷言,這是薛寶釵陰謀詭計的勝利,而林黛玉是陰謀下的犧牲品呢?前邊的分析已經作了否定的回答。事實上,賈府統治者所以選中了寶釵,是喜歡她“品格端方”,“穩重和平”,而決非她玩弄了什麼陰謀詭計的結果。如果把寶玉與寶釵的婚姻說成是寶釵煞費心機造成的“金玉良緣”,恰恰否定了封建禮教戲害青年的幸福和生命的罪惡。事實是,婚後寶玉“懸崖撒手”,出家為僧,寶、黛、釵三者的愛情婚煙糾葛,到頭來都是一場悲劇——是封建禮教的叛逆者和信奉者的雙重悲劇——儘管二者的意義不同——卻都是悲劇,真是所謂“乾紅一哭”,“萬艷同悲”。《紅樓夢》婚姻悲劇的意義正在這裡,它所批判的封建禮教的罪惡的深度也正在這裡;這個悲劇;並非僅僅是性格的悲劇,愛情的悲劇,而更是一個社會悲劇,時代悲劇。薛寶釵這個藝術形象對封建禮教的批判意義,並不亞於寶、黛二形像。

管理藝術

MBA鋪天蓋地的今天,《紅樓夢》居然與《韋爾奇自傳》一樣引起管理界的重視。例如,倪潤峰就特別欣賞王熙鳳的管理才能,同時也指出王熙鳳存有權威性不足的弱點。有的論者為王熙鳳封了一個“維持會會長”的頭銜,認為王熙鳳的權威管理是維持性的,不能適應市場經濟的需要。事實上,曹雪芹在《紅樓夢》中提供了兩種不同的管理模式,塑造了兩種不同的管理權威:一是貪婪集權型,主要以王熙鳳為代表;二是創新分權型,主要以賈探春、薛寶釵為代表。

王熙鳳是維持會會長還是掘墓人

我們先來看看王熙鳳的“管理權威”的屬性。應該說,在協理寧國府時,王熙鳳最出色地表現了她的管理才能。

首先,王熙鳳對寧國府做了一次家族診斷。她極其尖銳地指出,寧國府存有“五大弊病”:“頭一件是人口混雜,遺失東西;二件,事列專管,臨期推諉;三件,需用過費,濫支冒領;四件,任無大小,苦樂不均;五件,家人豪縱,有臉者不能服管束,無臉者不能上進。”

針對這五大弊病,王熙鳳決定採用猛藥。一到寧國府,她就發表了措辭極其強硬的就職演說:“既託了我,我就說不得要討你們嫌了。我可比不得你們奶奶好性兒,諸事由得你們。再別說你們‘這府里原是這么樣’的話,如今可要依著我行。錯我一點兒,管不得誰是有臉的、誰是沒臉的,一例清白處治。”

根據這一思路,王熙鳳開始制定規則,按崗定編,強化監管。這一措施收到了效果,寧國府的面貌立刻改變了。由此可見,王熙鳳的權威性確實是很強的。

然而,同樣是這個王熙鳳,在給賈母理喪時卻出乎意料地陷入“權威性不足”的泥潭困境。她既調不動人,也調不動錢,只得哀求眾人:“大娘嬸子們可憐我吧!我上頭挨了好些說,為的是你們不齊截,叫人笑話。明兒你們豁出些辛苦來罷!”儘管如此,仍然玩不轉,被氣得“眼淚直流,只覺得眼前一黑,嗓子一甜,便噴鮮紅的血來,身子站不住,就栽倒在地”。

為什麼王熙鳳在協理寧國府時威重令行,而給賈母理喪時卻權威不足、指揮失靈呢?這是因為,王熙鳳的權威主要依靠賈母和娘家做靠山。一旦靠山倒了,王熙鳳的權威便馬上土崩瓦解。

其次,王熙鳳肆無忌憚地以權謀私、行賄受賄、盤剝眾人,在賈府上下積怨極深,毫無人緣。對於這一點,她本人也意識到了:“若按私心藏奸上論,我也太行毒了。也該抽回退步,回頭看看。”

顯而易見,王熙鳳實際上並沒有真正的權威,有的僅僅是一時的權勢而已;靠山一倒,便寸步難行,一敗塗地,任憑她再有管理才能也無力回天。

還應該指出的是,正是王熙鳳的這種貪婪和瘋狂才給賈府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因此,王熙鳳並不是賈府的維持會會長;恰恰相反,她是賈府真正的掘墓人。在《紅樓夢》里,王熙鳳的下場實際上是最慘的。這是完全符合歷史邏輯的,也值得王熙鳳的崇拜者們不斷地深思和反省。

賈探春是利益為重的積極改革者

在《紅樓夢》五十六回中,曹雪芹以一個章回的篇幅,完整地描繪了發生在大觀園裡的經濟改革故事,並塑造了與王熙鳳完全不同的管理權威賈探春、薛寶釵。

為了克服賈府的經濟危機,賈探春憑藉自己對當時正處於萌芽狀態的市場經濟的敏感,富有創意地推出了一個全新的改革舉措:採用公開競標的方式,把大觀園分包給園中的老媽媽們。這樣一來,一個消費性的大觀園就被改造成了一個生產性的種植園,捉襟見肘的賈府經濟也因此找到了一個新的生長點。

對於賈探春的經濟改革,薛寶釵予以充分的支持。然而,在指導思想上,兩人卻存在著嚴重的分歧。賈探春對她的改革相當自負,鮮明地打出了她的改革旗號:“登利祿之場,處運籌之界;窮堯舜之辭,背孔孟之道。”在賈探春看來,既然經濟改革的目的在“利”,那么打出“背孔孟之道”的旗號就是順理成章的。很顯然,賈探春對於改革的思考是直線式的。

為此,薛寶釵尖銳地批評她說:“你才辦了兩天的事,就利慾薰心。”薛寶釵指出:“若不拿學問提著,便都流入世俗去了。”實質上就是要以孔子的“義利觀”來指導這場經濟改革,以防止改革滑向物慾橫流的邪路。實事求是地說,薛寶釵的這一思想是非常深刻的。在薛寶釵的改革理念中,已自覺地包含了對於單純商業利益的理性超越。薛寶釵的這一改革理念,應該說是曹雪芹為當時正在轉型的中國社會重塑一個新的道德規範的積極嘗試。

儘管賈探春片面求利的改革指導思想受到了薛寶釵的批評,但她的直線式的思維模式卻一時難以完全扭轉。例如,賈探春只看到承包的種種好處:“一則園子有專定之人修理花木,自然一年好似一年了,也不用臨時忙亂;二則也不至作踐,白辜負了東西;三則老媽媽們也可藉此小補,不枉成年家在園中辛苦;四則也可省了這些花兒匠、山子匠並打掃人等的工費,將此有餘,以補不足,未為不可。”

與賈探春不同,薛寶釵卻考慮到承包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她清醒地意識到,能夠直接承包並得到好處的只是少數人,大多數人心裡仍是不服的。如果不考慮大多數人的利益,那么承包就可能因得不到大多數人的支持而遭遇種種意想不到的挫折。因此,薛寶釵建議,承包者年終時拿出若干吊錢來分給也在園中辛苦的老媽媽們,讓她們也能分享改革的成果。

她對承包者說:“還有一句至小的話,越發說破了。你們只顧自己寬裕,不分與他們些。他們雖不敢明怨,心裡卻都不服。只用假公濟私的,多摘你們幾個果子,多掐幾支花兒,你們有冤案還沒處投呢。他們也沾帶些利息,你們有照顧不到的,他們就替你們照顧了。”

薛寶釵這一“小惠”主張,不僅兼顧了大多數人的利益,同時也為承包者的經營提供了新的保證,的確是一個符合“惠而不費”原則的雙贏高招。

賈探春的直線式思維還影響到她對管理流程的改革思考。她考慮到,“若年終算賬,歸錢時,自然歸到賬房。仍是上頭又添一層管主,還在他們手心裡,又剝了一層皮”。賈探春認為,“如今這院子是我的新創,竟別入他們的手,每年歸賬,竟歸到裡頭來才好”。

對此,薛寶釵再次表示反對:“依我說,裡頭也不用歸賬。這個多了,那個少了,倒多了事。不如問他們誰領這一份的,他就攬一宗事去。都是他們包了去,不用賬房去領錢。”

薛寶釵的反對意見顯然是正確的。因為從本質上說,歸賬到賬房和歸賬到園子裡頭,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關係。從純粹的管理角度來說,同樣存在著重複算賬的麻煩,而承包者同樣存在著會被園子裡的新賬房剝皮的可能。因此,薛寶釵所提出的這些物質層面的改革主張,理所當然地受到了承包者和眾人的普遍歡迎。

薛寶釵是利義全一的高級管理人才

由於賈探春的思維是直線式的,因而她的改革思路只是停留在物質層面上。薛寶釵則不同,她在完成物質層面的思考之後,更進一步展開了精神層面的思考。為了給改革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薛寶釵提出了配套的改革措施,強化治安管理。她對老媽媽們說:“你們只要日夜辛苦些,別偷懶總放人吃酒賭錢就是了。”事實上,薛寶釵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加強治安管理,每天晚上帶人各處巡查。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她對改革環境的重視。

薛寶釵和王熙鳳一樣,深知管人是要討人嫌的。但她的處理風格卻和王熙鳳完全不同,她在就職演說中說道:“我本也不該管這事。就你們也知道,我姨娘親口囑託我三五回,說大奶奶如今又不得閒,別的姑娘又小,托我照看照看。我若不依,分明是叫姨娘操心。我們太太又多病,家務也忙。我原是個閒人,就是街坊鄰居,也要幫個忙兒,何況是姨娘托我?講不起眾人嫌我。倘或我只顧沽名釣譽的,那時酒醉賭輸,再生出事來,我怎么見姨娘?”

薛寶釵把自己參與管理說成是身不由己、萬般無奈的事情,這樣不僅在相當程度上淡化了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的矛盾,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贏得了被管理者的同情。即使是強化治安管理,薛寶釵也不是金剛怒目式的,而是循循善誘,儘可能啟發人們的羞恥之心。事實證明,薛寶釵的這套柔性管理確實具有很強的感化作用,人們對此都口服心服。

由於有了薛寶釵的新設計,賈探春的這次承包改革獲得了很大的成功。正如李紈所說:“使之以權,動之以利,再無不盡職的了。”生產者的積極性被充分地調動起來了。“因今日將園中分與眾婆子料理,各司各業,皆在忙時,也有修竹的,也有護樹的,也有栽花的,也有種豆的,池中間又有姑娘們行著船夾泥的、種藕的。”同時,生產者的責任性也大大加強了。春燕道:“這一帶地方上的東西,都是我姑媽管著。她一得了這地,每日起早睡晚。自己辛苦了還不算,每日逼著我們來照看,生怕有人糟蹋。老姑嫂兩個照看得謹謹慎慎,一根草也不許人亂動。”

還應該強調的是,與王熙鳳相比,甚至與賈探春相比,薛寶釵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管理實權。但是我們完全可以說,《紅樓夢》中真正的管理權威就是薛寶釵。杜拉克就說過:“不論一個人的職位有多高,如果只是一味地看重權力,那么,他就只能列入從屬的地位;反之,不論一個人職位多么低下,如果他能從整體思考並負起成果的責任,他就可以列入高級管理層。”按照杜拉克的這一標準,薛寶釵顯然是可以進入“高級管理層”的。

精彩詩詞

凝暉鍾瑞匾額 

芳園築向帝城西
華日祥雲籠罩奇。
高柳喜遷鶯出谷
修篁時待鳳來儀。
文風已著宸游夕,
孝化應隆遍省時。
睿藻仙才盈彩筆,
自慚何敢再為辭?

燈謎

朝罷誰攜兩袖煙,琴邊衾里總無緣。
曉籌不用雞人報,五夜無煩侍女添。
焦首朝朝還暮暮,煎心日日復年年。
光陰荏苒須當惜,風雨陰晴任變遷。

謎底:竹夫人

詠海棠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
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憶菊 

悵望西風抱悶思,蓼紅葦白斷腸時。
空籬舊圃秋無跡,瘦月清霜夢有知。
念念心隨歸雁遠,寥寥坐聽晚砧痴。
誰憐為我黃花病,慰語重陽會有期。

畫菊 

詩餘戲筆不知狂,豈是丹青費較量。
聚葉潑成千點墨,攢花染出幾霜痕。
淡濃神會風前影,跳脫秋生腕底香。
莫認東籬閒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陽。

螃蟹詠

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
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裡春秋空黑黃。
酒未洗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需姜。
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謎語

鏤檀鍥梓一層層,豈系良工堆砌成?
雖是半天風雨過,何曾聞得梵鈴聲!

謎底:紙鳶的(其實就是鳥狀風箏)

臨江仙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
蜂團蝶陣亂紛紛。
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
韶華休笑本無根,
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

詠海棠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瓮灌苔盆。
姻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
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87版劇照

薛寶釵薛寶釵
薛寶釵薛寶釵
薛寶釵薛寶釵
薛寶釵薛寶釵

《紅樓夢》人物之金陵十二釵

人物名稱 人物關係 判詞
林黛玉 賈母外孫女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薛寶釵 王夫人賈政之妻)外侄女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賈元春 賈家長女,王夫人所出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賈探春 賈政趙姨娘所生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
史湘雲 賈母娘家(史家)的侄孫女兒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轉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妙玉 賈府家廟中的尼姑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賈迎春 賈赦的女兒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賈惜春 寧府賈珍之妹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傍。
王熙鳳 賈璉賈赦之子)之妻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賈巧姐 王熙鳳賈璉之女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村婦,巧得遇恩人。
李紈 賈珠賈政王夫人之子)之妻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秦可卿 賈蓉賈珍之子之妻)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紅樓夢中人

《紅樓夢》是我國古典小說中一部最優秀的現實主義文學巨著,是作者曹雪芹“嘔心瀝血,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長期艱辛勞動才給子孫後世留傳下來的一件寶貴的藝術珍品。在《紅樓夢》中,作者塑造了眾多的人物形象,他們各自具有自己獨特而又鮮明的個性。

紅樓夢四薛

《紅樓夢》 更多紅樓夢百科知識,詳見微百科:紅樓夢百科。
《紅樓夢》被認為是中國最具文學成就的古典小說,是中國長篇小說創作的巔峰之作,並被認為是中國古典小說“四大名著”之首,它的影響已經超越了時代和國界,是世界文學歷史上一顆璀璨的明珠,甚至在現代產生了一門以研究紅樓夢為主題的學科“紅學”。
薛蟠 | 薛蝌 | 薛寶釵 | 薛寶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