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姬

薄姬

薄姬(?―公元前155年),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 ,漢高祖劉邦的嬪妃、漢文帝劉恆的生母。薄姬原是項羽部將魏豹的妾室,魏豹被韓信擊敗後,薄姬被召入漢宮,但入宮一年多,卻連劉邦的面都沒有見過。薄姬年少時,與管夫人、趙子兒交好,約定三人之中不管誰先富貴,都不要忘了其他二人。後來管夫人、趙子兒先後受到劉邦寵幸。兩個美人侍候劉邦時,相見笑說與薄姬初時的約定。劉邦問起當中因由,兩人俱以事實相告。劉邦心悽然而憐惜薄姬,當晚召見寵幸她。之後,薄姬即有身孕,生下兒子劉恆。劉恆八歲時被封為代王。自有子後,劉邦鮮有和薄姬相見。劉邦駕崩後,因為薄姬少見劉邦,地位也不高,所以準許她出宮,從其子到代地就國,是為代王太后。呂后死後。大臣議立新帝,認為外家呂氏不善,皆稱薄姬仁善,故迎立代王劉恆為帝,是為漢文帝,尊薄姬為太后。漢文帝死後,太子劉啟即位,是為漢景帝,尊祖母薄姬為太皇太后。公元前155年,薄姬去世,葬於南陵。東漢時,追尊為高皇后。

基本信息

主要經歷

漢文帝親侍母病漢文帝親侍母病

薄姬是蘇州人,她的父親薄生在秦朝之時與從前魏國的宗室之女魏媼相好,未婚而生下了她。

魏媼拉扯著一雙兒女,在亂世之中苦苦求生。不久,秦朝就陷入了亂世。在這一片混亂中,從前戰國年間的諸侯遺族紛紛割據自立,想要趁此亂局混水摸魚,不撈個皇帝做也要恢復舊家邦。魏國宗室魏豹就在此時自立為王。

這時薄姬已經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魏媼心懷故國,見魏豹復稱魏國,便將心愛的女兒送進了魏豹的王宮,薄姬便成了魏豹的姬妾。當時有一位很著名的星象家、相士名叫許負,魏媼請他來給女兒薄姬相面,看她能否在魏宮中出人頭地。誰知道這許負一見薄姬,頓時大驚失色,道:“何止是在小小王宮出人頭地那么平常?她日後還要生下天子,成為世間第一貴婦人!”

許負先生的相術精準如神,是廣為世人推崇的。這話一說出來,魏媼簡直心花怒放。而魏豹聽說薄姬竟然還有這等遠大前途,更是喜上眉梢,算盤珠子立時打得飛快:薄姬的兒子要做天子,而她是我魏豹的小妾,她當然只能生出我的兒子來。那么,我的兒子做天子,我豈不是也當有天子之份?或者至少也可以放手一搏,為兒子打下前程吧?

魏豹說到做到,立即背棄自己和漢王劉邦所訂的攻楚盟約,轉而在楚漢之間中立起來,隱隱然有坐山觀虎鬥,想收漁人之利吞併天下的意思。魏豹這個想法好是好,問題是好過了頭,壓根就沒有想到,薄姬雖是“天子之母”,自己卻沒有“天子之父”的位份。

魏豹背約,令劉邦怒火中燒,這一下氣得,連項羽都先放在一邊了,趕著就派自己的親信將領曹參率兵,誓要先滅了兩面三刀的魏豹不可。魏國的實力怎么能是漢軍的對手?於是兵敗如山倒,漢高祖二年三月,魏豹天子夢未圓,自己辛苦打下的“魏國”倒先成了漢王劉邦的一個郡。

魏豹對“相面不準”的許負恨得牙根癢,只得投降。劉邦倒還算客氣,封他做御史大夫,並讓他守城。可是他的霉運正旺,不久該城被楚軍圍攻,與魏豹共同守城的周苛、樅公認為,魏豹曾為此地國王,是個靠不住的傢伙。於是魏豹不得不一命歸西。

當初魏豹敗後,魏宮中的女人們全部被俘。由於是“罪婦”,薄姬等人沒有資格充當劉邦的姬妾,只能去做宮中役使的婢女,於是她們都被送進了“織室”。

事情到了這一步,薄姬真是只能自嘆命薄,一句“當生天子”,居然使她到了這等處境,變成皇宮中最下賤的僕婦,去哪裡生天子呢?不過,世間總是意外多。魏豹死後,劉邦偶然想到了魏宮的姬妾宮人,於是便到囚禁她們的織室去瞧瞧。這一瞧之下,劉邦頓時心曠神怡,發現死鬼魏豹的宮人中,居然不乏美色嬋娟。於是色心大動,挑選了一批姿色出眾的女奴送進自己的後宮中。薄姬就在這批女人之中。

劉邦的日行一善

影視資料中的薄姬影視資料中的薄姬

一時間,薄姬以為自己將要時來運轉了,不禁又想起了當年許負“生天子”的預言,心中無比雀躍。誰知道,老天爺又再一次把她丟進了深淵。劉邦內有悍妻呂雉,外惑諸夫人,何況薄姬的姿色在魏宮女眷中並不出眾,因此劉邦壓根就不曾注意過這個小妾。

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薄姬連劉邦的面都沒能再見到。眼看青春流逝,她只能自嘆命苦。就在這個時候,老天再一次展現了奇蹟。當初在魏宮中,年少的薄姬有兩個最要好的女友,一個叫管夫人,一個叫趙子兒。薄姬視二人如同姐妹,知心貼意,還和她們立下了盟誓:“假如三人中有誰先得富貴的話,一定不會忘記另兩人,要共享富貴和機遇。”想當初薄姬在魏宮中時,可是不折不扣地履行了自己的誓言,然而到了漢宮,管夫人和趙子兒卻將薄姬的盟誓當成了一場笑話。也許是她們仍然嫉妒薄姬昔日在魏宮中超過她們的實際地位,也許只是根本就將這位姐妹視做過眼煙雲。

漢高祖四年,劉邦來到了河南成皋靈台。這時陪伴他的姬妾,正是管夫人和趙子兒。這兩個女人一時間十分受寵,得意非凡,閒聊的時候提起了當初和薄姬立下的誓言,覺得薄姬十分可笑,於是嬉笑不止。劉邦無意間聽到了一點話頭,見兩人笑得有緣故,便開口詢問。管夫人和趙子兒只得一五一十地將底細都說了出來。劉邦對這兩個沒有良心的女人十分反感,轉而心生淒涼之意,對單純的薄姬同情起來。

因為好友的背叛,薄姬反而得到了劉邦召見的機會,真是不可揣測的命運。

就在頭一天晚上,薄姬做了一個怪夢,夢中飛來一條龍,盤踞在她的身上。夢醒後正在詫異之中,卻忽然得到了為劉邦侍寢的機會,於是便將這個夢境告訴了劉邦。劉邦一聽,十分高興,認為此事乃是天緣,對薄姬說:“這是你將要富貴的徵兆。”

但是,劉邦並沒有喜歡上薄姬,他當初召她侍寢,幾乎等於是在“日行一善”,所以很快也就把她拋到了九霄雲外,特別是她懷孕生產之後,更是連面都不見她一次。薄姬雖然為劉邦生下了兒子,卻還是長年枯守孤燈,純粹守活寡。

意外的恩遇

漢文帝漢文帝

孤寂的薄姬在長達八年的時間裡,默默無聞地僻處掖庭一角,撫養著劉恆。由於極其不受寵愛,偏偏又生了兒子為諸寵姬所妒,薄姬的處境可想而知。漸漸地,她養成了謹小慎微、凡事忍讓的態度,就連照制度派來侍侯她的宮女,她都不敢得罪。在劉邦的後宮中,薄姬母子幾乎成了“好欺負”的代名詞。

這樣的處境,當然是苦惱的,但是世事就是那么翻雲復雨,難以預料。劉恆八歲這年,是漢高祖十二年,就在四月甲辰,他那高高在上、幾乎不曾多看他一眼的父親劉邦去世了。大權獨握的太后呂雉雖然對戚懿進行了殘忍的報復,對薄姬的態度卻非常公正。這當然是因為薄姬為人小心謹慎,更是因為薄姬和她一樣,沒有得到丈夫劉邦應該給予的善待,除了人生經歷和身份頭銜略有差距,在被丈夫冷淡這方面,呂雉覺得自己與薄姬多少有點同病相憐。正因此,薄姬意外地得到了呂雉特別的恩遇:薄姬被呂雉送往兒子劉恆的封地,不但讓她母子團圓,更給予她“代王太后”的稱號,使她成為大漢王朝僅次於呂雉的貴婦人。

隨著薄姬一起來到代國的,還有她的弟弟薄昭和她的母親魏媼。

晉陽,是一座風景秀麗依山傍水的城市,薄姬多年來守完死寡守活寡,早已習慣了沒有丈夫的日子,如今雖然依舊寡居,但是所有的家人都能夠最終團聚,並且在兒子的封國上享受富貴,薄姬已是喜出望外。劉恆年幼,薄姬做為代王太后,實際上就成了代國的主宰,不用說王宮中人人都對她趨奉逢迎,這可真是薄姬有生以來,連想都不曾敢想的好日子。她每日裡只是關照兒子的飲食起居,在王國中遊山玩水,舒服之極。

正當薄姬在代國這個世外桃源享受人生的時候,其他的劉氏諸王母子,卻在水深火熱中煎熬。

由於呂雉孜孜不倦的“除苗”工作,此時劉邦的兒子們,只剩了代王劉恆和淮南王劉長了。齊王劉襄一系雖然在剷除呂族方面立下了首功,但是他們畢竟是孫輩,而且他們還有一個兇悍無比的舅父——誰也不想再侍侯一個換湯不換藥的陰狠外戚家族。劉長他媽家的親戚為人也不比劉襄家的好多少,只有代王劉恆之母薄氏家族,一向以克己謹慎聞名於世。一比之下,大臣們立刻拿定了主意。

這樣一來,皇帝的龍袍,就如同一塊大餡餅,向遠在晉陽與世無爭的代王劉恆頭上砸來。公元前189年閏九月,迎接劉恆進京為帝的使者來到了代國。這時的劉恆,已經做了十七年的親王,時年二十四歲。他簡直不能相信,世上有這樣的好事,他和他的臣屬們(除了一個叫宋昌的)都認為這是一個陰謀,萬萬不能相信。

然而他的母親薄姬卻覺得這是天意。為了穩妥起見,薄姬讓劉恆採用自己深信的卜筮之術,以占卜星象決定。占卜的結果是上上大吉。於是劉恆放了一半心,讓舅父薄昭隨使者進京,直到得到舅父的肯定答覆,他才輕車簡從向長安進發。

這時的劉恆的心還沒有完全放下,來到長安城外五十里處,他再次派人打探訊息,確信無疑後,才前往渭橋與迎接的大臣相會。當人群將他前呼後擁送進未央宮後,他成為大漢王朝的第五任皇帝。

劉恆即位後,封自己的母親薄姬為皇太后。

薄姬薄姬

在婚姻生活上,薄太后一生坎坷,是毫無樂趣可言的。然而她卻生了一個世上數一數二的孝順兒子。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深遠的二十四孝故事裡,漢文帝劉恆排第二,僅次於舜帝姚重華。據說,薄氏成為皇太后之後,漢文帝以皇帝之尊,仍然對母親孝順如初。薄太后曾經生了一場重病,輾轉遷延達三年之久。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然而劉恆卻打破了這句話,在三年之中,他每天都要看望母親,常常衣不解帶不眠不休地陪伴在旁邊,凡是御醫送來的湯藥,劉恆都要親口嘗過,確認無誤之後,才放心給母親餵下。

文帝在位二十三年,一直都對母親盡為子之道。

公元前157年,文帝先於薄太后離開人世。臨終時,他對於讓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不孝”深為抱憾,反覆囑咐妻子竇皇后和兒女們一定要對薄太后盡孝。為了彌補這個缺憾,劉恆要求將自己的陵墓照“頂妻背母”的方式安置方位。兩年後,薄太皇太后去世,竇太后謹遵丈夫的心愿,將婆婆落葬在劉恆霸陵的南方,仿佛劉恆背著母親的樣子。

雖然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呂雉是一個狠毒的女人,然而對於薄姬來說,呂雉卻不啻於是她的恩人。因此能夠與劉邦合葬的始終都是呂雉,薄姬不但沒有在權傾天下之後,將呂雉的棺槨從劉邦陵中遷出,更沒有將自己以“文帝生母”的身份擠進劉邦陵。她始終認為,呂雉才是丈夫真正的妻子。薄姬陵一如薄姬生前的為人,恪守著自己姬妾的身份,守護在兒子劉恆的身邊,隔河遠望丈夫劉邦和呂雉的合葬陵。

一守一望間,兩千年時光已經流逝。現在回望薄姬的人生,她似乎完全是為了“生天子”而來到這個人世的,上蒼賦予她的人生使命,僅僅是做一個母親。然而她是世間最幸福的母親。

趣聞軼事

薄姬與娘娘灘

薄姬回宮圖薄姬回宮圖

當年薄姬懷漢文帝後,卻遭呂后的極端仇視,漢高祖也聽信呂后讒言,鬮薄姬誣貶於荒野,逃到河曲黃河孤島上避難,此島故名娘娘灘。相傳薄姬來到此島後,到附近另一黃河島上生了漢文帝,此島故名太子灘。經過兩千餘年的滄桑歲月變化,漢娘娘英名至今留存在黃河灘上。

歷史評價

劉秀:“薄太后母德慈仁”

史書記載

《史記·卷四十九·外戚世家第

十九》

《漢書·卷九十七上·外戚傳第六十七上》

後世紀念

薄姬廟

薄姬廟,位於河南省孟津縣麻屯鎮薄姬嶺村北部,是當地百姓為紀念薄姬娘娘除蝗災而建的。相傳漢文帝時,洛陽一帶蝗蟲成災,薄姬體恤百姓,請願前往滅蝗,她住在蝗災最嚴重的一道嶺上,親自指揮官兵日夜驅除蝗蟲。後世人為歌頌其功德,便為薄姬修建廟宇,稱為“薄姬廟”。

香積寺塔

香積寺塔,又名漢塔、薄太后塔、望母塔,位於陝西省禮泉縣烽火鎮劉家村。

相傳漢文帝劉恆為紀念他的母親薄太后而建的。現已列入陝西省第三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裡有香積寺,原來很興盛早已廢毀。還有薄太后曾經居住過的行宮——紅覺院,已於1972年拆毀,夷為平地。禮泉縣人民政府1992年5月在寺院原址旁為“望母塔”和薄太后行宮遺址立碑兩塊。

為了紀念鄉鄰的恩德,文帝劉恆詔令更原村名為“薄太后村”視為舅家,又修磚塔一座,名曰“望母塔”。可惜的是,隨著歲月流逝和戰火兵災的破壞,舊塔早已毀損。看到的是唐代文宗皇帝太和八年(公元834年)大興佛教之時在原地所建。

漢薄太后南陵

漢薄太后南陵是漢文帝劉恆的母親薄氏之墓。位於陝西省西安市灞橋區狄寨街道鮑旗寨西北一公里處。薄太后陵因在漢文帝霸陵之南,故稱“南陵”。據《漢書·外戚傳》記載,文帝母薄太后“孝景前元二年(公元前155年)葬南陵”,“以呂后是正嫡,故不得合葬也”。陵封土形似復斗,底東西寬一百五十米,南北長二百米,高四十多米,底面積四十四畝,上頂而積三畝多,原陵園占地一百一十多畝。現墓基四周盡成農田,陵園現僅存有陝西巡撫畢源立碑,上有“漢薄太后南陵”六字。原陵園南側有卵石鋪砌的陵園大道一條,現池邊可見卵石和道旁鑲邊花磚碎塊。該陵系西安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家庭成員

父母

父親:薄氏,追尊靈文侯

母親:魏媼

弟弟:薄昭,封軹侯

丈夫

第一任丈夫:魏王魏豹

第二任丈夫:漢高祖劉邦

兒子:漢文帝劉恆

影視形象

時間 影視劇名 類型 扮演者
2004年 《 辛追傳奇 》 電視劇 鄭衛莉
2004年 《 楚漢驕雄 》 電視劇 湯盈盈
2005年 《 楚漢風雲 》 電視劇 梅麗娜
2010年 《 大風歌 》 電視劇 陳煒
2010年 《 美人心計 》 電視劇 白珊
2012年 《 楚漢傳奇 》 電視劇 徐揚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