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規曹隨

蕭規曹隨

曹參-公元前190年,字敬伯,沛(今江蘇沛縣)人,西漢開國名將。蕭規曹隨,蕭何創立了規章制度,死後,曹參做了宰相,仍照著實行。比喻按照前任的成規辦事。漢朝剛剛建立時,人民飽受戰亂之苦,迫切需要休養生息,發展經濟。蕭何順應民意,制定了一系列鼓勵人民生產的積極措施。到了曹參當丞相的時候,大的社會環境還是如此,因此曹參審時度勢,採取“無為而治”的策略,遂留下了“蕭規曹隨"的佳話。

基本信息

詞語解釋

蕭規曹隨 ( xiāo guī cáo suí )

蕭規曹隨蕭規曹隨

解釋 蕭何創立了規章制度,死後,曹參做了宰相,仍照著實行。比喻按照前任的成規辦事。
出處 漢·揚雄解嘲》:“夫蕭規曹隨,留侯畫策。”
用法 主謂式;作謂語、定語、分句;含貶義
反義詞 興利除弊、破舊立新
英 文 follow established rules

歷史故事

文言版

惠帝二年,蕭何卒,參聞之,告舍人:“趣治行,吾將入相。”居無何,使者果召參。參始微時,與蕭何善,及為將相,有卻。至何且死,所推賢唯參。
參代何為漢相國,舉事無所變更,一遵蕭何約束。擇郡國史:木詘①於文辭,重厚長者,即召除為丞相史;吏之言文刻深、欲務聲名者,輒斥去之。
日夜飲醇酒。卿大夫已②下吏及賓客見參不事事,來者畢欲有言。至者,參輒飲以醇酒,間之,欲有所言,復飲之,醉而後去,終莫得開說,以為常。相舍後園近吏舍。吏舍日飲歌呼,從吏惡之,無如之何,乃請參遊園中,聞吏醉歌呼,從吏幸相國召案之,乃反取酒張坐飲,亦歌呼與相應和。參見人之有細過,專掩匿覆蓋之,府中無事。

參子窋③為中大夫。惠帝怪相國不治事。窋既洗沐歸,間侍,自從其所諫參。參怒,而笞窋二百,曰:“趣入侍,天下事非若所當言也。”至朝時,惠帝讓參日:“與窋胡治乎?乃者我使諫君也。”參免冠謝曰:“陛下自察聖武孰與高帝?”上曰:“朕乃安敢望先帝乎!”曰:“陛下觀臣能孰與蕭何賢?”上日:“君似不及也。”參曰:“陛下言之是也。且高帝與蕭何定天下,法令既明,今陛下垂拱,參等守職,遵而勿失,不亦可乎?”惠帝曰:“善,君休矣!”
(《史記·曹相國世家》)

白話版

惠帝二年,蕭何死了,曹參聽說了這個訊息,告訴舍人:“趕快治辦行裝,我將要進入國都當相國。”待了沒有幾天,使臣果然召曹參回去。曹參當初地位卑微時,跟蕭何友好,等到做了將軍、相國,兩人有了隔閡。到蕭何將死的時候,所推薦的賢相只有曹參。

曹參接替蕭何做漢朝的相國,所有的事務都沒有改變的,完全遵守蕭何制定的規約。選拔郡和封國的官吏:呆板而言語鈍拙、忠厚的長者,就召來任命為丞相史;說話雕琢、嚴酷苛刻、想竭力追求名聲的官吏,就斥退趕走他。

日夜喝醇厚的酒。卿大夫以下的官吏和賓客見到曹參不做事,來的人都想說話。來到的人,曹參就把醇厚的酒給他們喝,一有空,官員們想要有話說,曹參又讓他們喝酒,喝醉以後才離開,始終不能進說,認為這是常規。相國官邸的後園靠近官員的住處,官員每天飲酒唱歌呼喊,曹參的隨從侍吏厭惡他們,但不能對他們怎么樣,就請曹參到園中遊玩,聽見官員酒醉唱歌呼喊,隨從侍吏希望相國召來他們制止他們,曹參竟反而取來酒設座唱起來,也唱歌呼喊跟他們彼此呼應唱和。曹參見到別人有小過錯,一心給隱藏遮蓋,相府中沒發生過事。

曹參的兒子曹窋任中大夫,惠帝責怪相國不治理國事。曹窋洗澡洗頭以後回去了,乘機進言,按照惠帝的話勸諫曹參。曹參憤怒,用竹板打了曹窋二百下,說:“趕快入朝侍奉皇帝,天下的事不是你應當談論的。”到了朝拜時,惠帝責備曹參說:“為什麼給曹窋處罰呢?先前是我讓他勸諫你的。”曹參摘下帽子謝罪說:“陛下自己考察和高皇帝比哪一個聖明英武?”皇上說:“我怎么敢與先帝比呢!”曹參又說:“陛下看我的能力和蕭何比哪一個更強?”皇上說:“你好像趕不上蕭何。”曹參說:“陛下說的正確。況且高皇帝和蕭何平定天下,法令已經明確,現在陛下垂衣拱手(治理天下),我這樣一類人恪守職責,遵循前代之法不要丟失,不也可以嗎?”惠帝說:“好,你歇著去吧。”

典故來歷

剛即位的漢惠帝看到曹丞相一天到晚都請人喝酒聊天,好像根本就不用心為他治理國家似的。惠帝感到很納悶,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以為是曹相國嫌他太年輕了,看不起他,所以就不願意盡心盡力來輔佐他。惠帝左想右想總感到心裡沒底,有些著急。
有一天,惠帝就對在朝廷擔任中大夫的曹窯(曹參的兒子)說:“你休假回家時,碰到機會

就順便試著問問你父親,你就說:‘高祖剛死不久,現在的皇上又年輕,還沒有治理朝政的經驗,正要丞相多加輔佐,共同來把國事處理好。可是現在您身為丞相,卻整天與人喝酒閒聊,一不向皇上請示報告政務;二不過問朝廷大事,要是這樣長此下去,您怎么能治理好國家和安撫百姓呢?’你問完後,看你父親怎么回答,回來後你告訴我一聲。不過你千萬別說是我讓你去問他的。”曹窯接受了皇帝的旨意,休假日回家,找了個機會,一邊侍候他父親,一邊按照漢惠帝的旨意跟他父親閒談,並規勸了曹參一番。曹參聽了他兒子的話後,大發脾氣,大罵曹窯說:“你小子懂什麼朝政,這些事是該你說的呢?還是該你管的呢?你還不趕快給我回宮去侍候皇上。”一邊罵一邊拿起板子把兒子狠狠地打了一頓。

曹窯遭了父親的打罵後,垂頭喪氣的回到宮中,並向漢惠帝大訴委曲。惠帝聽了後就更加感到莫明其妙了,不知道曹參為什麼會發那么大的火。
第二天下了朝,漢惠帝把曹參留下,責備他說:“你為什麼要責打曹窯呢?他說的那些話是我的意思,也是我讓他去規勸你的。”曹參聽了惠帝的話後,立即摘帽,跪在地下不斷叩頭謝罪。漢惠帝叫他起來後,又說:“你有什麼想法,請照直說吧!”曹參想了一下就大膽地回答惠帝說:“請陛下好好地想想,您跟先帝相比,誰更賢明英武呢?”惠帝立即說:“我怎么敢和先帝相提並論呢?”曹參又問:“陛下看我的德才跟蕭何相國相比,誰強呢?”漢惠帝笑著說:“我看你好像是不如蕭相國。”
曹參接過惠帝的話說:“陛下說得非常正確。既然您的賢能不如先帝,我的德才又比不上蕭相國,那么先帝與蕭相國在統一天下以後,陸續制定了許多明確而又完備的法令,在執行中又都是卓有成效的,難道我們還能制定出超過他們的法令規章來嗎?”接著他又誠懇地對惠帝說:“現在陛下是繼承守業,而不是在創業,因此,我們這些做大臣的,就更應該遵照先帝遺願,謹慎從事,恪守職責。對已經制定並執行過的法令規章,就更不應該亂加改動,而只能是遵照執行。我現在這樣照章辦事不是很好嗎?”漢惠帝聽了曹參的解釋後說:“我明白了,你不必再說了!”

曹參在朝廷任丞相三年,極力主張清靜無為不擾民,遵照蕭何制定好的法規治理國家,使西漢政治穩定、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日漸提高。他死後,百姓們編了一首歌謠稱頌他說:“蕭何定法律,明白又整齊;曹參接任後,遵守不偏離。施政貴清靜,百姓心歡喜。”史稱“蕭規曹隨”。

相關條目

成語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