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安妮寶貝創作長篇小說]

蓮花[安妮寶貝創作長篇小說]

《蓮花》是作家安妮寶貝創作的長篇小說,於2006年3月首度出版。 該小說以神秘聖地墨脫為背景,講述了年輕女子慶昭在拉薩遇到可以結伴一程的男子紀善生,他們兩人穿越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前往墨脫尋訪善生舊友內河的故事。該小說標誌著安妮寶貝創作風格的成熟轉向,進一步超越對生活表象的敘事,以及對生命意義、人生真諦的追索與探尋。

基本信息

內容簡介

《蓮花》版本封面 《蓮花》版本封面

善生厭倦了都市紅塵滾滾的世俗生活,結束追名逐利的喧騰往日,內心長久壓抑的黑暗甦醒,脫拔而出,為踐行對朋友內河的允諾,只身前往西藏。在那裡善生與身患絕症、棄絕紅塵,前來西藏尋找淨化心靈之所的年輕女子慶昭相遇。由於彼此感覺默契,於是他們相約共同前往墨脫。一路上,兩人忍耐著長途跋涉的勞頓和極其惡劣的自然環境,不斷挑戰生理和心理的極限;同時,善生不斷向慶昭訴說自己和內河的往昔,雅魯藏布江河谷的奇崛險阻,恰似敘述中依次展開的一代人苦痛而流離的蛻變過程。兩年前,內河送幾個放學的孩子回家,被一場突然爆發的土石流席捲而去。  

歷經千辛萬苦,善生與慶昭終於到達了墨脫,善生兌現了他對內河的承諾,而慶昭也在一路艱辛的跋涉中身體奇蹟般地獲得了康復。小說結尾,善生至此不知去向,而慶昭決定一個人留在西藏,過遠離塵世的平淡生活。在蓮花盛開的地方,他們各得其所,一切都歸於自然平和。  

作品目錄

序 柒種
第一場 夢中花園
第二場 黑暗回聲
第三場 深紅道路
第四場 荊棘王冠
第五場 行走鋼索
第六場 花好月圓
終 殊途同歸 

創作背景

安妮寶貝曾在2004年動身前往位於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深處的墨脫,在兇險的大峽谷旅程中,她獲得異常壯麗的景觀體驗和精神回響。回到北京後,她開始進行該書的創作,並歷時一年多完稿。   安妮寶貝在該書序言中寫道:蓮花代表一種誕生,清除塵垢,在黑暗中趨向光。她也說這是一本以真實地點為背景的長篇小說,並強調此書與宗教無關。  

人物介紹

慶昭:她是一位知名作家,生活於大城市之中,卻幾乎閉門不出,沒有朋友戀人,也沒有伴侶孩子。她雖然身患疾病,但沒有選擇留在醫院,而是選擇獨自出行,她需要在旅行中找到生命存在的意義。  

善生:他童年喪父,由性格強硬的母親一手帶大,因此性格孤僻,是習慣把自己與身邊的人隔離開來的少年。他的精神世界習慣了獨自來往,沒有同伴和呼應。紀善生成年後成為企業高管,擁有幸福家庭,但仍然無法彌補內心的情感缺失。  

蘇內河:年少時,她被寄養在城裡的舅舅家,因6歲前在東海邊的小村莊長大而使其與城市生活格格不入。更由於自幼就從未見過自己的父母,雖然生活殷實,但長期寄人籬下所產生的自卑感使少女內河的精神產生了隱秘羞恥的一面。最終,她在墨脫尋找到心靈的棲息之所,留在墨脫做了國小教師,後在土石流中喪生。  

作品鑑賞

作品主題

《蓮花》藉助慶昭、善生、內河三個人的經歷,講述情感缺失所帶來的孤獨感和由此產生的創傷,探討救贖的可能性。小說將身體的傷痛設定為人物對自身進行反思的契機,藉此探討靈魂創傷與暴戾獲救的可能性。墨脫是出現於小說中的心靈棲息之所,而小說並不止於此,它指出救贖不是躲避在與世隔絕之地,而是強調信仰的力量,以直面創痛,打破幻覺。生命始終是充滿幻象的苦旅,心靈也能由因信仰而交付的行動而獲得撫慰,這正是小說最終給出的救贖之道。  

小說中主人公蘇內河、紀善生、慶昭之間的關係不關乎愛情,雖然內河與善生從懵懂少年便相知相依,耳鬢廝磨,同床共枕。長大成人後,兩人天各一方卻依舊惺惺相惜、心靈相通,但卻超脫了凡俗中簡單的兩性之愛;慶昭與紀善生在拉薩旅館邂逅,結成生死相依的旅伴,共赴傳說中蓮花的聖地墨脫,但他們之間也無關乎愛情;即使是內河與美術老師之間的畸戀也無關乎愛情。而善生的兩次婚姻也無關乎愛情,兩任妻子都因他的無愛而離去。由此可看出,作者已走出前期作品慣常的窠臼。  

而人物善生的出現,增加了作品理性思考的力量,內河作為一種感性力量的出走和探索,一直希望得到善生的認證和允諾,而善生作為理性力量的考量和思索,則迫使她對自己的行為做深入的反省和重新認定。最終,在蓮花盛開的聖地,內河終於認識到:人生總有缺憾,必須接受命中注定的殘缺和傷痛,對生命真相的探索和對虛妄人生的揭密都不可能超越事物本身的規律,順從和降卑才是一個生命達到成熟和智慧的最高境界。  

藝術特色

《蓮花》中的人物都具有內在的複雜性,隨著時勢的變遷而變幻,在空間上相互交錯,在時間上相互重疊,在心路歷程上呈現出相互纏繞、相互補充的杜拉斯式的格局。因此,安妮寶貝的敘述是在以群體意識安慰現代人的漂泊感、失落感的同時,也隱含著侵吞私人空間和精神自由的潛在威脅。她以女性的敏感、陰鬱和孤獨,逼視著內心的焦慮,表現出尋找的審美趨向。在《蓮花》的敘述中,具有自傳色彩的敘事者與主人公合二為一甚至合三為一,其人稱經常在“我”與“她”和“他”之間轉換。這種將敘事主體劈裂為多個人的做法,反映了主體人格的內在衝突,也反映了作者的創作轉型。  

此外,作者用女性視角創作文本,造成了男性形象的缺失。慶昭身邊缺少男人,在她手術期間,只有一個叫宋的男人給過她短暫的溫情與關懷,於她的愛情觀中,世界人任何一個男子,她都可能會愛上,但是無論是和誰,最後都是和自己戀愛。他們只是戀愛中、婚中的工具或者載體,並不是人的信念。慶昭不依附於男人而活,她的精神和信念都不在男子身上,而是追求自已內心的平靜與精神上的獨立。同樣,在內河的世界,男性形象是缺失的。甚至在成長過程中,父親的形象就是缺失的。在內河年少時,狂愛上大她很多歲、且已婚的美術老師,並不顧世俗約束,與他私奔。但這樣的愛情始終不受歡迎和接受,最終兩敗俱傷。父親的缺席使得她在感情方面,表現出“戀父”傾向。成年之後的蘇內河總是愛上大她很多歲的男子,並希望在男子身上尋找父親般的愛,但結局都是失敗的,最終造成男人在她生活與生命中的缺位。  

從《蓮花》的敘事來說,回憶與現實的不斷交替無疑是小說最大的亮點。若不是有心留意小說發展的時間脈絡,讀者的確很容易在環環相扣、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中迷失方向,分不清現實、回憶和夢境的來路和去處。除去“序”和“終”兩章,全書共分為六場,而在這六個部分構成的整體中,主要的時間線索顯而易見,即慶昭與善生從相遇到結伴,最終完成墨脫之行的單向的、線性的物理時間。與這現實時間相伴的,是善生和慶昭回憶中的時間線索,這一線索的主觀化色彩十分濃重,並且存在橫斜逸出的“分支”。這兩條主要的時間線索相互交織、互為補充,共同構成了小說看似紛繁龐雜實則脈絡清晰的時間網路。在這個時間網路中,作者有意識地在其中安插了大大小小大約40次的時間切換,或是從現實的時間切回善生的過往,或是從善生的回憶切到現實的時間,或是從現實的時間切換到慶昭的往昔,或是從慶昭的回顧中切到現實的時間,其中也不乏一些回憶的嵌套。  

作品評價

《蓮花》不是輕狂或時尚的寫作,輕狂以另類自詡豐艷而蒼白,時尚以優越自得造作而虛空。安妮寶貝似乎遠離潮流,一如她對墨脫的鐘情。我相信,《蓮花》將會改變許多人對安妮寶貝的看法,因為《蓮花》作為一部好作品當之無愧。——瀋陽師範大學教授孟繁華  

該書探討人與自身、他人、環境等種種層面的關係,寫到不同種類生命的形態,寫到不同種類的死亡、苦痛和溫暖,生命的所向和所求。作品的現代主義風格,流露出神秘清冷的氣質,筆調優美抒情,揉合寓意和哲理,厚重壯闊。——人民網  

出版信息

出版時間出版社版本備註
2006年03月作家出版社第一版 
2008年10月萬卷出版公司第二版
2009年02月作家出版社紀念珍藏版、攝影珍藏版
2011年08月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典藏版 
2014年07月萬卷出版公司修訂版
2015年05月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精裝典藏版 
2016年07月天津人民出版社修訂版

作者簡介

安妮寶貝(慶山),原名勵婕,1974年7月11日出生於浙江寧波,作家,曾主編雜誌《大方》。已出版作品:《告別薇安》《八月未央》《彼岸花》《薔薇島嶼》《清醒紀》《二三事》《蓮花》《素年錦時》《眠空》《春宴》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