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優躺

葛優躺

《葛優躺》是指演員葛優在1993年情景喜劇《我愛我家》第17、18集裡面的劇照姿勢。微博ID“青紅造了個白”發布了葛優躺在沙發上的表情包迅速走紅網路。《我愛我家》講述了葛優飾演的“二混子”季春生,去賈家蹭吃蹭喝的故事,經過引申,葛優躺比喻自己的“頹廢”的現狀。2016年12月7日,因“藝龍旅行網”在微博中使用了葛優肖像圖片做配圖,演員葛優將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肖像權的行為,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總計40餘萬元 。2016年12月14日,入選《咬文嚼字》的2016年十大流行語。2018年8月,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理了葛優起訴藝龍網官微使用“葛優躺”劇照的侵犯肖像權案件。8月7日,葛優躺侵權案二審,判決藝龍網在其微博賬號針對未經許可使用葛優劇照及照片的行為公開發布致歉聲明,置頂72小時,30日內不得刪除,並賠償葛優經濟損失7萬元,支付其維權合理支出5000元,以上總計75000元。

基本信息

詞語解釋

葛優躺葛優躺

原型
葛優躺出現在情景喜劇《我愛我家》的第17、18集。一天,和平(宋丹丹飾)好心領來了自稱發明家的紀春生(葛優飾演),據他自己交代:“(我)過得很好。也就是三天沒吃東西,八個月沒洗澡,不記得上回在屋裡睡覺是哪年的事了。”接下來兩天裡,紀春生在和平家蹭吃蹭喝蹭衣蹭住,主要是沒離開過廚房和沙發。一番調查之後,志新(梁天飾演)揭穿了紀春生這個招搖撞騙的二混子的真面目,要把他轟出家門,不料紀春生死皮賴臉癱在沙發上不走了。這才誕生了這組經典劇照。
引申
葛優躺被大家比喻自己的“頹廢”狀態所時廣泛使用。
相關
網友還按圖索驥,找到當今娛樂界的“京城四癱”,分別是大張偉鹿晗易烊千璽、張一山,皆因這四位北京小爺平時放鬆的時候都這么坐沒坐相兒的。

各方觀點

葛優躺葛優躺
正方
一張20多年前的癱躺劇照,在沒有任何宣傳、任何行銷、任何炒作的情況下,為何在短短几個月時間裡,成為“爆款”,甚至在這幾天有越刷越火、火到巔峰之勢。有解讀認為,“‘葛優躺’其實是一個負面的頹廢形象,可以理解為快節奏工作狀態下,人們對‘葛優躺’的羨慕嫉妒恨。如果你看到‘葛優躺’會有些羨慕,說明你需要放慢生活的節奏,減小壓力。”葛優躺有時候也是一種偶爾放鬆自己的坐姿而已,刻板中規中矩的坐姿,偶爾也可以換一种放松。
反方
細究起來,“葛優躺”的背後,似乎帶有幾分地方特色與性別偏好。比如說,由“葛優躺”發展出一個新名詞,叫“北京癱”,出自藝人大張偉接受電視採訪時,對北京人日常習慣姿勢之一的精闢概括。葛優本人,也因此概括而位列“京城四癱”之首。比之“葛優躺”,“北京癱”更側重對坐姿的精神層面解讀,也就是京味“大爺范兒”:舒坦就得,愛誰誰。此外,葛優出演的“季春生”,實際上是屌絲一詞出現之前的屌絲。沒錢、沒出息的男人,在個人儀容和形體上欠自律,這是不同時代均遭鄙夷、唾棄,劣質男性氣概的諸種表征。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君子站如松、行如風、坐如鐘。現代家具設計的一個重要趨勢,是鼓勵閒暇和身體放鬆,貼合身體自然曲線的座椅漸漸流行。同時,不同的家具塑造不同的身體感覺和公私分野。比如,賣場裡滿是“葛優躺”的人,大家覺得很喜感,實際上就是把家裡的慵懶帶到了公共場合,公私不分,成了欠文雅、不文明的代名詞。
對於網路上走紅的“葛優躺”、“京城癱”,希望大家僅供娛樂,切勿效仿,謹防損傷自己的脊柱,日常我們要養成良好的坐姿保護脊柱健康,尤其是長時間坐在電腦前的白領一族,長時間久坐可以在後背墊一個腰枕,減輕腰部疲勞,最好40-50分鐘起來活動一下。
中老年人更應該注意脊柱的保護,儘量睡平板床。枕略硬的枕頭,早晨起床要緩慢,切記猛地起來損傷脊柱。
有時間的情況下,每天晚上我們也可以做一下脊柱的保健工作,讓勞累一天的脊柱得到放鬆。

侵權事件

葛優躺葛優躺
葛優被侵權
2016年7月25日,藝龍網公司發布微博,文字內容包括直接使用“葛優躺”文字和在圖片上標註文字,該微博共使用7幅葛優圖片共18次,葛優認為該微博中提到“葛優”的名字,並非劇中人物名稱,宣傳內容為商業性使用,侵犯了其肖像權,遂將該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賠禮道歉並予以賠償。後藝龍網公司於同年8月18日刪除了上述微博。
2016年12月7日,藝龍網公司未經葛優審核同意,在其微博發布致歉信,葛優認為該致歉信中藝龍網公司承認了侵權事實,但就此作出的致歉實為再次利用其進行商業宣傳,其致歉沒有誠意。
法院審理
2016年12月7日,北京海淀法院在微博進行案件播報,稱接到演員葛優對藝龍旅行網的起訴。因“藝龍旅行網”在微博中使用了葛優肖像圖片做配圖,演員葛優將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肖像權的行為,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總計40餘萬元。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原告葛優訴稱,被告在其新浪微博“藝龍旅行網”中發布了使用原告肖像圖片的的配圖微博,其中未經原告許可使用了18張原告的肖像圖片,並在每張圖片中均添加台詞字幕。整篇微博以圖片中配台詞的形式,通過介紹“葛優躺”,轉而介紹被告業務相關的酒店預訂。
維持原判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微博侵犯了葛優的肖像權,藝龍網公司應當承擔法律責任,判令藝龍網公司在其運營的微博賬號公開發布致歉聲明並賠償葛優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共75000元。
判決後,藝龍網公司不服,訴至北京一中院。該公司認為,一審法院不應判決其在微博中賠禮道歉,且賠償數額過高。
2018年2月,北京一中院院作出終審裁定,維持一審判決,即藝龍網公司侵犯了葛優的肖像權,賠償葛優各種經濟損失7萬餘元。
關於一審法院認定的賠償數額是否過高,法院認為,關於經濟損失部分,葛優作為著名演員具有較高的社會知名度,其肖像已具有一定商業化利用價值,藝龍網公司對葛優肖像權的侵害,必然導致葛優肖像中包含的經濟性利益受損。一審法院綜合考慮葛優的知名度、侵權微博的公開程度、藝龍網公司使用照片情況、主觀過錯程度以及可能造成的影響等因素,酌情確定藝龍網公司賠償葛優經濟損失7萬餘元處理適當。
審理案件
2018年8月,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理了葛優起訴藝龍網官微使用“葛優躺”劇照的侵犯肖像權案件。
法律解讀
這其實是一起很簡單的肖像權官司。很多人擔心,以後“葛優躺”表情包還能不能用了。這就要講到法律。《民法通則》第100條規定:公民享有肖像權,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這一條款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以營利為目的。如果不以營利為目的,自然不在話下。
但是,這也並不代表“葛優躺”照片和表情包想用就能用。從廣義角度講,當微信公號取得營利時,其實就體現了“以營利為目的”。在現實中我們也的確看到,很多公號採用了“葛優躺”照片或者表情包。由此帶來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這些公號使用類似“葛優躺”的照片或者表情包,算不算侵犯肖像權?需要指出,這類公號在使用時,既“未經本人同意”,也在事實上“以營利為目的”,其實已經符合侵犯肖像權的法律定義。如果“葛優躺”只是用於普通網友之間的點對點溝通交流,記錄和反映當時的心理情感,當然可以使用,相信葛優也不會斤斤計較。但如果沾染到營利,“葛優躺”就不是想躺就能躺,因為這裡面涉及肖像權問題。對於我們來說,別以為“葛優躺”侵權與己無關,這種侵權行為不是傳統商家的專利,也有可能大量發生在公號身上。
二審
2018年8月7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理了演員葛優起訴藝龍網官微,使用“葛優躺”劇照的侵犯肖像權案件。
北京海淀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條之規定,判決藝龍網在其微博賬號針對未經許可使用葛優劇照及照片的行為公開發布致歉聲明,置頂72小時,30日內不得刪除,並賠償葛優經濟損失7萬元,支付其維權合理支出5000元,以上總計75000元。
藝龍網提出了抗訴。但二審中,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藝龍網抗訴,維持原判。

社會影響

葛優躺葛優躺
葛優躺這種欠文雅、不文明的身體姿勢,卻奇蹟般地走紅,這說明,在一個惡搞文化主宰網路的時代,好孩子的標準正在發生改變。站沒站相坐沒坐相,依然不妨礙某個人或某個形象紅遍網路。
經典喜劇人物表情被“挖墳”、重新塑造和詮釋,這不是偶然性的網路事件,而是網紅時代,流行文化和網民感受力變化的必然結果。葛優扮演的“季春生”可惜早生了二十多年。放到現在,他的頹廢、玩世不恭、行為乖張,正是壓力越來越大、工作越來越忙、掙錢越來越不容易的當下,大眾情緒的解壓閥和突破口。“什麼都不想乾”、“只想這么癱著”、“漫無目的的頹廢”、“其實並不是很想活”……開啟了頑主和廢柴們“逆襲”正襟危坐正人君子的新紀元。
2016年12月14日,語言文字規範類刊物《咬文嚼字》雜誌社發布了“2016年十大流行語”,葛優躺流行語入選。

健康隱患

醫生建議,這種坐姿之所以舒服,是因為基本用不到我們頸部和腰部的肌肉,因此人也就放鬆了,但是長期如此坐姿,對脊椎、腰椎等危害都是非常大的。
1、長期坐姿如此,腰椎受壓,而且沒有承托力,整個身體下沉,身體中軸線後移,很容易引發腰椎盤突出,導致脊椎畸形。
2、不正確的坐姿不僅會對頸椎、胸椎、腰椎產生危害,而且心臟功能、呼吸功能都會受到影響。
3、尤其是青少年,脊柱正在發育,長時間不正確坐姿容易導致骨骼畸形發育,最終導致脊柱出現異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