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村

荷蘭村

荷蘭村位於瀋陽市于洪區白山路。由楊斌以歐亞集團的名義興建,後因違規用地被收歸國有,現已轉讓與碧桂園。占地面積3300畝,由歐亞集團投資興建,投資總額18億人民幣。1999年初動工興建,2002年部分設施投入使用。荷蘭村坐落於瀋陽市于洪區白山路北側,位於瀋陽北二環路與三環路之間,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地勢由南向北微傾,地形平整開闊。西江街貫穿荷蘭村南北,將荷蘭村分為東西兩大區域。

基本信息

(圖)荷蘭村荷蘭村

簡介

(圖)荷蘭村荷蘭村

歐亞集團原定的總體布局與規劃,荷蘭村西部為高新農業產業園區及農業觀賞區域,東部分布著度假別墅、日光溫室等旅遊休閒場所,是荷蘭村農業配套服務性建築。

荷蘭村的農副產品深加工區包括花卉種球加工、蔬菜保鮮、草莓醬加工、奶製品加工、熱狗及馬鈴薯加工等各個深加工區域。與此同時,荷蘭村還曾規劃建設了包括農業科技區、國際會展中心、熱帶雨林、國際海員俱樂部等以現代農業旅遊為主打理念的眾多娛樂設施。

荷蘭村充滿了歐洲的魅力。在荷蘭村內,仿造17世紀荷蘭港建造的“霍倫區”與商店林立的“威廉區”隔海相望。每天都有免費的船隻來往這兩個地區,遊客可以享受渡船之旅。唐哥布魯克教堂里可以舉行婚禮,模擬電影院充滿了震撼力,三D立體音響館如夢如幻,小精靈幸運廳給人返老還童的感覺。

已成歷史

(圖)荷蘭村荷蘭村--大風車已經成為歷史

一夜之間,那個寫著“中國荷蘭村”5個大字的荷蘭村大門,從瀋陽城北永遠地消失了。這個“中國荷蘭村”由此開始處置鬆動,它鮮明地宣告一個泡沫神話的終結,一個新時代已經起航。

荷蘭村的風車拆除了

2008年11月6日清晨,往返穿梭於荷蘭村的人們,驚訝地發現了這裡似乎缺少了什麼,原來,那個象徵著荷蘭村整個城堡威嚴與地標似的大門不見了,它在一夜之間被拆除了。

“我們公司是受政府部門委託進行這項拆除項目的。”瀋陽市亞東拆遷公司在現場的負責人說。“整個拆除工作從5日夜裡10點開始,一直進行到了第二天早上6點。這期間全程封閉施工,沒有採用爆破手段,工人們用鏟車和鐵錘把大門頂部和兩邊的城樓拆掉後,很快恢復了通車,沒有影響市民正常通行。拆除工作要到10日才能全部結束。”

如今,沒有了大門的荷蘭村顯得光禿禿的,要不是那兩隻大石獅子還守在那裡,沒人知道這就是顯赫一時的“中國荷蘭村”。位於荷蘭村內中心廣場的“荷蘭風車”也一同拆除了,至此,大門和風車兩個標誌性建築與“荷蘭村”這個名字一起退出了歷史舞台。

回顧

(圖)荷蘭村荷蘭村

清算工作人員入駐“歐亞”

“荷蘭村這個名字今後不存在了,它已經成為一段歷史永久地消失了。”瀋陽市政府清算部門設立的新的物業公司如是說。2008年7月19日,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外發布公告稱,應瀋陽市建築承包開發工程公司等三家債權人的聯合申請,已於7月18日受理曾為楊斌荷蘭村募集資金的瀋陽歐亞實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並向社會公開徵集歐亞實業債權人。8月3日,瀋陽市中院再次發布公告,裁定將瀋陽荷蘭村房產開發有限公司等17家關聯企業併入債務人歐亞實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受理程式,統一清算。這意味著“歐亞實業破產程式正式啟動”。

在荷蘭村裡的“荷蘭皇宮”,昔日是歐亞實業公司的辦公場所,現在由兩名保全站崗,物業公司介紹說裡面的工作人員全部是市政府和于洪區政府的清算工作人員。過去歐亞實業公司的人員,已經安排離散,有的發放了失業金或工資補貼等。

未來

是否有開發商參與還未知

荷蘭村大門扒了,風車拆了,是不是要換新的主人,有人說大門周圍要搞商業建築群,與裡面的馬路兩邊的空閒樓房連成一片,把這裡打造成商業區。眼下,荷蘭村內馬路兩側留下了大片閒置樓房,有的門窗破損,路燈殘缺,溝渠乾枯,一派破敗景象。將其改造為商業區應該不失為一步好棋。還有人說,國內某開發商集團事先已經表示,欲投入25億美元參與荷蘭村開發建設,並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新東家入駐後,當然不會保留舊的“行頭”,也許新主人有新的構想。

對此,物業公司給予了明確的答覆。他們說,目前這裡所做的一切都是由瀋陽市政府部門在操辦,該集團參與的希望不大。記者也從相關報導中發現,鑒於目前荷蘭村涉及農業用地轉為建設用地和十幾億債務問題,因此該集團沒有承諾接手荷蘭村。

氣象

荷蘭村房屋有望辦產權證

(圖)荷蘭村荷蘭村

“自打9月份開始,咱這個園區的居民真是過上了好日子。”在荷蘭村居住了3年的馬大娘說。自從政府部門接手後,首先發出通知,表示將給居民辦理住房的產權手續,這讓大夥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地。接著,政府部門開始大搞園區建設,在9月份,把所有樓房的外表牆磚都粉刷一遍,紅的紅,白的白,很多房子換了新顏。然後,他們把園區內的馬路全部重新鋪設,在大門口蓋起了門衛室,在四周建起了圍牆,還在院裡安裝了許多健身器材,這讓老百姓的日子一下子便得溫暖起來。

政府部門派來了消防人員,對所有車庫、樓道都進行了安全改造;又派來了電力施工人員,把電線接到了居民家裡,結束了過去多年的臨時用電歷史;政府還在園區內設定了閉路電視安全監控系統,並且對閒置多年的電梯進行調試,用不了多久居民就可以使用電梯上下樓了。種種舉措令這裡的房子又變得紅火了,物業公司相關負責人透露,現在就剩下100多套房屋,目前正在修整中。種種跡象表明,“荷蘭村”已經成為過去,那么,誰將給它起一個新的名字呢?

相關故事

(圖)荷蘭村荷蘭村曾是楊斌的“得意之作”荷蘭村

每個城市都會有自己的種種標誌性建築。與其說荷蘭村是 瀋陽地產狂飆時代的產物及標誌,莫若說,荷蘭村的過去,甚至是現在,仍與一個人密不可分。

2002年至2003年間,楊斌案震驚全國。這個福布斯中國第二富豪夸口“我才是大陸首富”的叫囂聲猶在耳,卻因事涉經濟犯罪一夜之間成為階下囚。

而荷蘭村,這個楊斌手中的一張王牌,其龐大而複雜的債務關係如何梳理?占地3300畝的建築群如何處置?從2004年流傳至今的種種招商與啟動傳聞是否成真?

荷蘭村給人們留下的,仍是太多的謎局和疑問。

2005年7月24日下午,一個微雨的黃昏,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來到瀋陽。由南向北橫穿瀋陽市後便是瀋陽北陵,繼續往北,遠遠便看到荷蘭村歐洲城堡式門樓上的幾個大字——“中國荷蘭村”。 荷蘭村給人們留下的,仍是太多的謎局和疑問。

荒涼的荷蘭村

這無疑是一個龐大的建築群:一條四車道的大路貫穿其中,兩旁是寬敞的人行道,道旁是修砌完好的幾乎乾枯的人工河;河畔兩側,是商品門市房,再前方,則是總面積約為30萬平方米的“荷蘭村花園”,偶有車輛開過,招商廣告紙在風中獵獵作響。

紅牆、白窗,一排排建築整齊地靜臥在瀋陽灰濛濛的天空下,空無一人。這些建築大約完工於2001年,近看門窗已銹跡斑斑,窗下的狗尾巴草和蒲公英長到了半人高。 繼續向東,越過大風車,就是“海牙大酒店”——這個當年楊斌招待貴賓、後來臨時改為辦公場所的奢華之地,現已轉租他人。

“海牙大酒店”的對面是“威尼斯水上樂園”,這是目前荷蘭村內惟一營業的娛樂場所,主樓是KTV,樓下的溫室已改成了美食街。據工作人員介紹,“威尼斯水上樂園”於今年初開始營業。歐亞實業副總裁邊守捷對《瞭望東方周刊》表示,具體轉租給誰他並不清楚。邊守捷是目前歐亞實業惟一的媒體接待人。

(圖)荷蘭村荷蘭村--已成爛尾樓

關於荷蘭村的故事,幾乎每個瀋陽人都能說上一段。

張先生家住荷蘭村對面。“2000年初,親戚從美國來,我們帶他去看荷蘭村。親戚很驚異在中國還有這樣美的地方:大片的草坪上鬱金香花盛開,丹頂鶴和天鵝在嬉戲。那時候的荷蘭村,是瀋陽乃至整個遼寧的一塊金字招牌。”

“大約2000年底,近乎一夜之間大草坪上蓋起了荷蘭村花園、別墅群和商品門面房。當時我還琢磨著在這裡買套房子的。沒想到兩年後楊斌出事了。我們眼看著荷蘭村蓋起了別墅群,又眼看著它一天天地荒下來。”

緊鄰“海牙大酒店”的就是總面積約為47萬平方米的118棟別墅建築群,這些別墅的主體結構均已建好,外牆裝修和道路平整還未完成。

在這裡見到了一些建築工人。據介紹,他們來自瀋陽市建設集團華富建設有限公司華強分公司,正在進行別墅的外牆裝修及道路平整作業。

“我們5月初簽的契約,到現在幹了三個月了,一直欠錢,已經停工20多天了。”工地負責人告訴《瞭望東方周刊》:“我們也沒錢,都在向歐亞公司要錢,我的兩個施工隊,已經為工程墊付了100多萬元。”

2005年7月6日,承建118棟別墅外牆裝修的四家建築公司工人,曾集體向歐亞實業討薪,後經瀋陽市勞動執法部門調解,歐亞實業承諾於7月8日解決工人的部分薪水,但至今未果。

2003年5月的一份資產評估報告顯示,歐亞實業有限公司總資產為27.5億元,其中房屋為11.6億元,土地價值12.6億元。總資產超過總負債。

2003年10月,瀋陽市政府成立的“荷蘭村善後處理工作小組”進駐荷蘭村。工作組下設“生產組”、“穩定組”、“清算組”等,由瀋陽市主管農業的副市長李寶權掛帥,瀋陽市政府秘書長宋錫坤主持日常工作,市政府農業經濟處等部門則主要負責荷蘭村的善後處理工作。

據一位當時的工作人員介紹,工作小組主要負責保護資產與維護穩定。

2008年7月25日,從瀋陽市于洪區政府得到的信息是,“區荷蘭村善後處理工作小組”已於2004年底撤消,期間,又成立了“荷蘭村啟動工作小組”。

瀋陽市政府沒有就荷蘭村善後及重新啟動的相關問題接受《瞭望東方周刊》的採訪。

“我們目前所做的工作也就是園區綠化,道路平整,盡力保護這塊資產。”邊守捷顯得有些無奈與疲憊,“目前這種局面我們也很鬧心,這么大一塊地,房子也蓋了,總不能炸掉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