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休·海夫納創立企業品牌]

花花公子[休·海夫納創立企業品牌]

花花公子是花花公子企業國際有限公司的品牌,英文名:Playboy Enterprises International, Inc。公司創立於1953年,主要從事娛樂產業,旗下包括化妝品,箱包,雜誌,傳媒等各個領域。

基本信息

品牌介紹

Playboy中文翻譯即為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創始於1953年,是美國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媒體集團企業,出版多種刊物,亦有電視、電影 等業務。其中花花公子雜誌除了在美國出版外,更在多個國家出版當地版本。儘管競爭激烈,但如今它的平均發行量都可以維持在320萬份左右,每月大約有1000萬美國成年人購 買。25年前,《花花公子/Playboy》開始開發海外市場,全球有19個版本,由不同國家的500萬讀者(主要為男性)分享。花花公子和它的兔女郎商標,已經成為美國文化的象徵之一。

1953年創立於美國伊利諾斯州的世界著名品牌“花花公子”強調將現代時尚與傳統經典相結合。洋溢著濃濃的紳士休閒味道,令人賞心悅目,風靡全球。

“花花公子”服飾系列品牌由美國花花公子企業國際有限公司( Playboy Enterprises International, Inc.)創始人休·赫夫納一手主導推出。

美國“花花公子”品牌從1953年誕生之初的高端品牌,逐漸走向了親民化路線,上至名流、政要,下至普通消費者,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花花公子”,它成為了全球最受歡迎的品牌之一。 1973年,“花花公子”品牌經過高速發展之後,定位不清晰的問題逐漸凸現出來,高端客戶不斷流失。為了滿足高端消費者的需求,創始人休·赫夫納又在“花花公子”品牌的基礎上孕育出了尊貴系列——“VIP花花公子”和“花花公子GOLF”系列,以時尚的款式、精選的面料和頂級的做工享譽歐美市場。正是這份創意精神加上對享受品質生活的獨到理解,成就“美國花花公子”輝煌的今天和充滿想像的明天。

發展歷程

雜誌

花花公子雜誌 每月出版,內容除了女性裸照外,還包括介紹時裝、飲食、體育、消費等。

第一期花花公子的封面及中間拉頁女郎為瑪麗蓮·夢露。本來其祼照是為月曆拍攝,休海夫納購得使用權刊登。第一期花花公子在1953年12月出版,售價50美分,總銷售量達53,991本。現仍存的第一期花花公子成為收藏的對象。2002年,全新的第一期花花公子價值約為五千美元。至於花花公子的著名禮服白兔標誌,則是在第二期以後開始使用。

1972年11月版的花花公子創下銷售超過七百萬冊的紀錄。七十年代後期以後,花花公子出現很多競爭對手,包括閣樓風情(Penthouse)雜誌等等,其銷路亦逐漸下滑。

每期《花花公子》都有一位花花玩伴的特寫,採訪、虛構的文學作品和經典花花公子藝術介紹。一些著名模特如納奧米·坎貝爾、辛迪·克勞馥,以及好萊塢明星莎朗·斯通、金·貝辛格都曾上過雜誌封面,而且以此為榮。麥可·喬丹、鮑伯·迪倫、比爾·蓋茨等都接受過《花花公子》採訪。約翰·厄普戴克、喬伊斯·卡羅·奧茨、史蒂芬·威廉·霍金和湯姆·克蘭西也曾在雜誌上撰文。

《花花公子》創刊號寫著的宣言中看出他的雄心壯志。赫夫納寫道:“如果你是男士,年齡介於18至80歲之間,那么《花花公子》就是專門為您量身打造的雜誌……如果您希望在娛樂的過程中獲得幽默、深刻和熱辣的體驗,那么《花花公子》定能成為您的心頭之好……我們希望在創刊之初就說明這一點,《花花公子》可不是一本適合全家人閱讀的雜誌……如果您是某人的姐妹、妻子或是岳母,又不小心拿起了我們的雜誌,那么就請您將雜誌遞給家庭中的男性成員吧,您本人還是讀《婦女家庭夥伴》為宜。”

隨著雜誌越來越受到歡迎,眾多好萊塢女星都爭當《花花公子》封面女郎,這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索菲亞·羅蘭、伊莉莎白·泰勒、簡·方達和麥當娜等。最終,“花花公子”擴大為一個集出版、影音、娛樂和服裝為一體的大型集團。赫夫納在上世紀90年代退休後,將集團交與愛女克里斯蒂。但由於來公司業績下滑嚴重,克里斯蒂不得不請他人打理這個家族產業,自己提前退休。

品牌排名

該企業品牌在世界品牌實驗室(World Brand Lab)編制的2008年度《世界品牌500強》排行榜中名列第二百三十三。

危機

金融海嘯來襲,就連在美國乃至全球都有著極高知名度的“花花公子”集團也在劫難逃。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在上一季度虧損高達1.03億英鎊(約合10.1億人民幣)之後,集團的股東們紛紛表示,如果有人給出合理的價錢購買,他們十分願意將集團賣掉,不過除了旗下的《花花公子》。

據英國《獨立報》報導,隨著金融海嘯直卷全球,《花花公子》老闆赫夫納也受到嚴重衝擊,其產業甚至面臨破產威脅。赫夫納可能要裁員度過困境。聽到這一風聲,赫夫納旗下明星紛紛跳槽,以求自保。這一舉動無疑是雪上加霜。赫夫納一手打造的商業王國股價由6.2英鎊急跌至1.55鎊,生意亮起紅燈。

為了全局考慮,有高層建議赫夫納把其洛杉磯及紐約辦事處的人手裁減,否則有面臨破產的風險。公司發言人奧斯汀拒絕證實裁員訊息,只是說他們的政策是不評論公司業務,例如員工問題。

旗下產品

化妝品,箱包,雜誌,傳媒等

眼鏡

花花公子眼鏡 花花公子眼鏡

花花公子眼鏡延續了花花公子品牌的風格,傳統男士系列以穩重內斂為設計取向,中性新潮復古系列引導世界流行,彩色膠框系列更將年青消費族群熱情奔放的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PLAYBOY眼鏡新款,除了維持以往著重中年消費群體的傳統外,特別針對年輕消費群體及女性設計一系列新款,可分為傳統男士框、中性新潮復古框、彩色膠框和流行太陽鏡等系列。在每一款設計上,均有其特彆強調之重點及特色,適合15~50歲不同年齡層次的男、女消費者選配使用。彩色膠框將年輕消費族群熱情奔放的特性表現得淋漓盡致,穩重內斂、中性復古、演繹時尚,易於搭配。行銷國際極具知名度之“PLAYBOY花花公子”品牌眼鏡,引導眼鏡時尚新潮流。

E眼鏡網是花花公子眼鏡等各類名牌眼鏡專售平台,其上的花花公子眼鏡都是以廠家直銷的形式銷售,所以不管在價格和質量上都有所保證。

創辦人

休·海夫納(休·赫夫納)Hugh Hefner

休·海夫納於1953年創辦《花花公子》雜誌,它不但成為全美最暢銷的成人雜誌,而且行銷全球。該雜誌使海夫納成為百萬富翁和風流人物。時過境遷,他卻永不落後。日前,八十歲高齡的海夫納接受專訪並大談自己與三個金髮女郎的同居生活。

“我已經與上千女人上過床,至今她們還愛著我。”80歲的海夫納已經失去了一半的聽力,月初在花花公子大廈接受美聯社記者採訪後,努力了多次才終於站起來。然而,他自己卻認為,80歲是一個人的中年,只要精神不老,年輕和活力就一直不會離開人的身體。在三個女朋友的陪伴下,他自覺比十五年前更年輕。成為休·海夫納無疑是眾多男人的夢想。年過80,還日啖偉哥一兩顆,懷抱美女三四個,穿梭名流間,享受隨心所欲的休閒生活。他和三個美女的生活做成真人秀《鄰家女孩》之後更激起人們的欲望,以他的生活為藍本的電子遊戲《花花公子:豪宅》讓人們體驗著他的風光和他的煞費苦心。只有他才夠膽量說:很多人花前半生追逐名利,花後半生聲稱厭惡名利,而我,不願意將我的人生與任何人交換。

2007年2月27日,《花花公子》(Playboy)創始人休·海夫納(Hugh Hefner)和眾多美艷的花花公子女郎出席電視真人秀《鄰家女孩》第三季(reality TV show,The Girls Next Door Season3 Premiere)的開播首映。

他說:“與年輕人在一起令你年輕。”海夫納承認,有一段時間他試圖同時維持與七個女人的關係。“這令我名聲不好,同時也會帶來衝突,因為女孩們並不都是相處融洽。因此我決定縮減規模,最後剩下三位非常特別的美女。”他接受訪問時,依然穿著名聞遐邇的絲綢睡袍。

休·海夫納與兔女郎 休·海夫納與兔女郎

海夫納的女伴之一霍莉說:“海夫納令人神魂顛倒。”她說,她與海夫納共同生活,非常完美,儘管在保守的美國人看來令人噁心。她說:“這是一種真正的關係,一個真正的家庭。”海夫納說,來自阿拉斯加的霍莉現在是他最寵愛的女郎。“我很可能和霍莉一起度過我的餘生。”另兩位來自加州農村的布麗奇和來自聖迭戈的肯德拉則異口同聲地說:“難以置信!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可以過這種生活!”

三位女郎都對海夫納奉若神明,稱讚他的聰明才智。他使她們可以享受奢華生活:按摩浴缸、游泳池、豪華房車和私人飛機。

海夫納說:“婚姻適合某些人,但另一些人卻不適合。我以前結過兩次婚,對太太非常忠誠。但我必須承認,已婚期間並不是我生命中最精力充沛和最美妙的時光。很快,當浪漫和激情煙消雲散的時候,我發現了婚姻的可悲之處。”

曾在第一期《花花公子》上以瑪麗蓮·夢露做封面女郎而使夢露走上性感女神之路的海夫納說:“我現在感到比10-15年前還要年輕。”如今,他是電視真人秀《花花公子的女郎們》的主角,該節目已在美國播出,並銷往國際市場。

美國《花花公子》雜誌老闆赫夫納(Hugh Hefner)舉辦82歲慶生派對,美劇《護灘使者》(Baywatch)前女主演帕米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出席道賀。帕米拉全身赤裸端著生日蛋糕出現,引得全場驚叫連連,連赫夫納都忍不住盯著帕米拉的巨乳看,口水直流。

2017年9月,休·海夫納逝世,享年91歲。

相關事件

2009年1月,當時52歲的弗蘭德斯臨危受命,跳槽來到花花公子,成為公司首位創始人家族以外的人士。但是,弗蘭德斯還是沒能拯救花花公子的落寞。在他大刀闊斧地改革下,這本成人雜誌依然性感嗎?

最讓花花公子有底氣的,還是它的兔耳標誌

當人們幾乎可以隨時隨地在網路上免費欣賞穿著清涼的性感女郎時,一本以色情為主題的月刊應該如何生存下去,並保持其聲譽?

即便是對於行業翹楚《花花公子》,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花花公子公司現任CEO斯科特·弗蘭德斯的回答是,希望公司能擺脫低俗形象,轉化為一個品牌管理公司。畢竟,最讓花花公子有底氣的,還是它的兔耳標誌。時至今日,這個標誌仍然是全世界認知度最高的20個品牌之一,也是消費者和投資者最看重的價值。

今天的花花公子,相比乳房,更注重品牌。弗蘭德斯在努力將花花公子改造成為一個巨人,讓它的名字出現在各種各樣的俱樂部、電視節目和商品,讓消費者在看到兔耳標誌時,聯想到的是“優雅的花花公子”。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僅限成人收看的有限電視網Spice及其數位化資產,被賣給了網路色情業巨頭Manwin。而花花公子公司則與杜嘉·班納這樣的藝術界、時尚界領袖達成了夥伴關係,試圖將花花公子重新定位為更有雄心大志的品牌。

2008年12月,花花公子又與加拿大阿瑪亞線上博彩遊戲供應商簽署了一份全球許可協定,由對方在2009年協助其開發一系列品牌線上彩票遊戲,進軍線上博彩遊戲領域。

當然,弗蘭德斯也沒打算放棄花花公子的招牌產品,它最著名的精神象徵。他告訴美聯社,這本全世界最著名的男性雜誌,網站每月訪問量至今仍超過300萬人次,因此,“我相信《花花公子》會回來的”。

2008年,弗蘭德斯對《花花公子》雜誌進行了重新設計,增加了更多的現代攝影作品,注重強調自然之美。編輯部主任吉米·傑利內克舉起雜誌三月號的一本樣書,向《華爾街日報》誇口:“在這一期里沒有一個乳房是假的。”公司還邀請一位性人類學家來幫忙調整內容,以使其能吸引“在免費網路色情環境中長大的一代人”。

今年冬天,這家因牽扯色情而長期被禁止進入蘋果數字商店的公司,將會推出其首個App套用,出版無裸體內容的版本,以生活貼士、雜誌文章為主打內容。當然,一定還少不了漂亮女人的照片。

“在這一期里,沒有一個乳房是假的”

從半裸的瑪麗蓮·夢露到辛迪·克勞馥,從身材火辣的兔女郎到左擁右抱的玩伴女郎,《花花公子》和休·赫夫納似乎實現了每一個男人的終極夢想。

光聽名字,花花公子就給人一種性感豐潤、奢侈浮華的感覺,而其創始人赫夫納,則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情場浪子,交往過超過2000個女朋友。

1953年,赫夫納買下了夢露的半裸照,花600萬美元創造了這本有不少“性”內容的主流男性雜誌。由於迎合了當時美國經濟復甦和年輕人反叛的思潮,這本以女性半裸照為主,談性、談休閒、談生活品味的雜誌,很快就脫穎而出。創刊僅一年,《花花公子》的每期銷售量就超過了10萬冊,發行量最高時達到800萬冊。

一時間,閱讀《花花公子》,成了美國人聲色犬馬、享受人生的代名詞。

然而好景不長,70年代的巔峰時期過去後,色情雜誌鼻祖《花花公子》很快就陷入了無所適從的境地:既不像英國《Maxim》雜誌那么溫和含蓄,又不如《閣樓》雜誌坦白露骨。網路色情的興起,更是使成人雜誌備受重創。《花花公子》威望仍在,但很少有人願意訂閱其實體雜誌了。

1982年,克里斯蒂·赫夫納女承父業,擔任花花公子CEO時,公司虧損520萬美元。到2001年,這一數字已達到近3000萬美元。

克里斯蒂大刀闊斧地對花花公子進行了改革:賣掉或關閉了一些不盈利的企業,清除了兔女郎標識的空氣清新劑和海灘浴巾業務,推出了泳裝和女用內衣產品,還購買了僅限成年人收看的有線電視網Spice和Vivid。

不過,這位套裝筆挺、長裙過膝的中年名媛,並沒有重振色情老大的雄風。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機的衝擊之下,花花公子瀕臨破產,旗下明星紛紛跳槽、以圖自保,網站虧損累計已達6800萬美元,而且數字還在不斷增加。當年12月,在公司股票跌到每股只有1美元左右後不久,克里斯蒂黯然辭職。

2009年1月,當時52歲的弗蘭德斯臨危受命,從報業連鎖企業Freedom Communications的CEO位置跳槽,來到花花公子,成為公司首位創始人家族以外的人士。

弗蘭德斯還是沒能拯救花花公子的落寞。

2009年9月,《花花公子》的廣告頁數下降了35%,股價急劇下跌。2010年,手雜誌發行量下降的影響,花花公子公司的市值嚴重縮水。連續虧損之下,股東出售呼聲陡增。

2010年7月,赫夫納計畫通過收購競標,將自己的寶貝公司從股票市場的驚濤駭浪中拯救出來。而FriendFinder Networks則打算“橫刀奪愛”,將《花花公子》買下,與其旗下的《閣樓》雜誌湊成一對“姐妹花”。不過,赫夫納十分堅決,將最初的1.85億美元再次提價,花花公子公司董事會成立特別委員會,討論之後也決定,由赫夫納優先收購。

2011年,2.07億美元砸下,花花公子轉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赫夫納手中,此時,公司的債務超過100萬美元。弗蘭德斯的地位沒有變。

“小而精”的花花公子能賺錢嗎?

2011年,在花花公子轉為非上市公司之後舉行的一個大派對上,這個代表了美國享樂主義近60年時間的品牌看上去似乎與往常沒什麼不一樣。

兔女郎和玩伴女郎在拉斯維加斯棕櫚樹賭場酒店花花公子俱樂部的黑色水晶枝形吊燈下遊走穿梭,西裝革履的男士則在舞池裡翩翩起舞。

然而,這種外表上的太平盛世,很大程度上只是個“看起來很美”的幻象。

派對之後不久,弗蘭德斯就對公司進行了徹底整改,員工縮減了75%,公司總部從有歷史意義的芝加哥老家搬到了洛杉磯,大量業務實行外包,引進了被許多員工認為是“更嚴厲”的企業文化。

在過去兩年中,通過外包、剝離大量媒體業務,花花公子已經削減了3300萬美元的成本。公司的員工數量,也已從弗蘭德斯入盟之初的585人,縮減到了今天的165人,其中65人的工作地點在著名的花花公子大廈。

就連《花花公子》雜誌,也開始厲行節約,將出版降至1年10期,大砍發行量,不邀請女明星拍照,也不請知名作家撰稿。

在弗蘭德斯開源節流的努力之下,截至2008年9月的財年中,花花公子的授權收入從2009年的3700萬美元提高到了6200萬美元,雖然收入有時不太穩定。

據知情人士透露,Manwin已經試圖就其答應的,每年向花花公子支付1400萬美元一事重新與花花公子談判,因為花花公子數字和電視內容並沒有產生足夠的收入。而花花公子表示,雖然已經有了這樣的討論,但公司拒絕在降低最低金額上予以通融。

花花公子自己同樣也違反了部分契約,因為棕櫚樹賭場的花花公子俱樂部關閉了,這讓花花公子少了400萬美元的授權費用。如果再次履約失敗,與赫夫納一起主導收購花花公子的私募公司Rizvi Traverse將不得不再次注資1000萬美元。

Rizvi Traverse公司表示,它對“自己在花花公子企業公司的投資感到滿意”,並補充說“斯科特·弗蘭德斯和他的團隊在重組公司的工作中取得了重大進展”。

總體來看,新策略似乎是有效的。今天,花花公子比過去更小、更精簡,但也更賺錢了。

儘管2012年的年營業收入從2009年弗蘭德斯加盟花花公子時的2.4億美元降到了1.35億美元,但截至2008年9月,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和攤銷的調整後收益,從2009年的1930萬美元提高到了3890萬美元。

建立一個品牌管理公司,並不像在官邸舉行豪華派對,或推出一本高質量雜誌那么風光迷人,但這似乎是更好的賺錢方式。

“詛咒”再度浮出水面

39歲美國艷星、《花花公子》前玩伴女郎安娜·妮可·史密斯在佛羅里達州一家賓館中意外死亡,讓一個流傳已久的《花花公子》玩伴女郎“詛咒”再度浮出了水面。儘管讓自己的艷麗裸照出現在《花花公子》雜誌的中頁上,是大多數模特的夢想和她們事業的巔峰,但當選《花花公子》每月玩伴女郎,卻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因為許多當上《花花公子》每月玩伴的女性都不得善終,甚至死於非命。

包括安娜在內,到目前為止已有至少25名《花花公子》玩伴女郎全都“意外”而死,其中3人死於謀殺、5人死於服藥或吸毒過量、4人死於慘烈車禍、12人死於癌症等疾病、1人死於墜機。

5人死於服藥過量

其中最有名的《花花公子》玩伴女郎莫過於瑪麗蓮·夢露,夢露成為《花花公子》雜誌1953年12月的玩伴女郎並非出於自己的決定,而是《花花公子》老闆休·海夫納買下了她未成名前的裸照,再刊登在雜誌上大撈了一票。夢露在1962年離奇死亡,她的死因有兩種版本,官方的說法是夢露死於服藥過量,但民間卻一直盛傳夢露是被美國情治單位奉甘迺迪兄弟之令暗殺而死。

除了夢露和2月8日去世的安娜外,還有另外3名“玩伴女郎”死於服藥或吸毒過量,譬如1994年12月的《花花公子》玩伴女郎艾麗莎·麗貝卡·布里吉斯,她在1989年前因為吸食了過量海洛因和安非他明而暴斃,死時年僅28歲。

1973年,當選1971年2月“玩伴女郎”的荷蘭裔女子威莉·雷也因為服用過量安眠藥而死,當時年僅23歲。1974年,當選1968年11月“玩伴女郎”的佩吉·揚也因服用過量安眠藥死於非命,年僅30歲。

花花公子

4人喪身慘烈車禍

在《花花公子》玩伴女郎中,有4人死於慘烈的車禍。28歲的湯婭·克路斯在美國印第安人保留區長大,她在1961年3月成為《花花公子》玩伴女郎,但5年之後,湯婭就死在了一場車禍中。

上世紀50年代美國“性感女神”簡妮·曼斯菲爾德的裸照曾多次出現在《花花公子》雜誌上,簡妮後來成了一名演員,並獲得了美國娛樂界著名的“金球獎”。然而1967年,簡妮乘坐的汽車和一輛拖車發生相撞,“性感女神”當場喪命,屍首分離,慘不忍睹。

29歲的克勞迪婭·詹寧斯本來是《花花公子》雜誌社的一名招待員,後來她當選為該雜誌的“年度玩伴女郎”,並成了一名成功的B級電影演員。克勞迪婭具有吸毒史,但她並非死於吸毒,而是在1979年駕駛汽車時睡著了,在接踵而來的車禍中當場喪身。

此外,20歲的加州女孩卡羅爾·威利斯在1970年7月當選“玩伴女郎”,她在第二年就死在了一場車禍中。

除了4名“玩伴女郎”死於車禍外,還有1人竟死於墜機。伊芙·梅耶是美國電影導演魯斯·梅耶的前妻,她在1955年6月成為《花花公子》“玩伴女郎”,然而1977年,當48歲的伊芙在西班牙特內里費島乘坐一架飛機起飛時,她的飛機竟和另一架飛機發生相撞,當場機毀人亡。

3人死於殘忍謀殺

在《花花公子》玩伴女郎隊伍中,有3人死於殘忍的謀殺。1977年2月的《花花公子》女郎斯塔·斯托維自從出名後,命運發生了劇烈轉折,成名後的她竟然開始吸毒,後來還成了一名妓女。1997年,40歲的她被兇手活活扼死。

另一名叫做多蘿茜·斯特拉頓的20歲美國女子在1980年當選年度《花花公子》“玩伴女郎”後,引來了大批追求者,結果她的丈夫嫉妒之下,開槍打死了妻子,然後自殺身亡。

1958年2月的“玩伴女郎”切麗爾·庫伯特在1989年離奇死亡,儘管有人認為她是自殺,但她的死因從來沒有得到過證實,切麗爾很可能也是遭遇了謀殺。

23歲的美國演員、《花花公子》前女郎蘇·威廉士則在1969年自殺身亡。

12人死於不治之症

此外,還有至少12名《花花公子》玩伴女郎死於各種意想不到的不治之症,其中包括癌症。死於各種癌症的包括《花花公子》1958年7月“玩伴女郎”林妮·艾爾斯特朗,她死時年僅30歲;《花花公子》1961年10月“玩伴女郎”簡·坎儂,她死於64歲;《花花公子》年度玩伴女郎康妮·科斯基,她於1995年死於肺癌,年僅48歲;《花花公子》老闆海夫納的前情人喬妮·馬蒂斯,她在1999年死於癌症,終年60歲;1963年11月的“玩伴女郎”特里·圖克,她在1990年死於癌症,年僅46歲;1962年10月的“玩伴女郎”蘿拉·揚,她在1999年死於癌症,終年61歲。

另外還有至少3名“玩伴女郎”死於心臟病,其中包括1956年11月的“玩伴女郎”貝蒂·布魯,1964年的 年度“玩伴女郎”多娜·米歇爾,1962年1月的《花花公子》女郎梅麗·皮蒂爾。

不過,儘管很多《花花公子》玩伴女郎都仿佛遭遇了噩運的“詛咒”,但仍有眾多模特渴望能登上《花花公子》雜誌的封面,因為一旦成為《花花公子》玩伴女郎,將使她們登上模特生涯的巔峰,使她們名聲暴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